快点吸我 揉我的奶|叫女儿吃饭却看到香肠

天色才刚暗下来,隔壁的一对男女就按捺不住内心地骚动,猛地传来了一阵嗯嗯哼哼让人想入非非地声音。

那女人的声音时大时小,仿佛有一股魔力,听得我内心邪火乱窜,又是激动,又是期待。

 文学

我悄悄地走到墙脚,把其中一块小砖头给抽取了出来,眼睛凑了过去。里面,女人光着嫩白的身子,正对着我,躺在男人的身下。

这已经不是我头一次偷看了,但我还是忍不住感叹,这个女人就像是造物主的杰作!

精致的面孔,修长的腿,纤细的腰肢,再加上那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简直可以迷死天底下所有的男人。

女人叫小桃,半个月前跟她老公大建来到东阳村,特地租了我家房子,据说两人刚结婚来一场蜜月旅行,想来体验乡村文化。

这时,大建把小桃曼妙的身体翻了过来,我恰好看到了她胸前又大又白的柔软。

咕哝……我猛吞了口口水,心想,这么大,估计我一只手都抓不住吧。

两人没有发现正在被我偷窥,不仅让我大饱眼福,也让我心里无限地渴望,渴望有一天能把小桃压在身下。

可惜的是,大建是个快枪手,没两下就完事了。

小桃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掩藏不住的失望,粉嫩地玉腕缠抱了上去,娇滴滴地说着:“建哥,我……我们再来一次吧?”

“乖,宝贝,我有点累了,睡醒了我们再弄吧。”大建打了个哈欠,喘着重重地粗气转过身去,没过多久就鼾声雷动了。

终于等到这个时候了。

我搓着手,心里渐渐兴奋起来,这半个月以来,重头戏可都在大建睡过去以后才发生的。

“唉!”小桃深深地叹了口气,熟练地岔开了自己浑圆白嫩的两条腿,玉指缓缓地往下移动。

她的手又细又长,频率慢慢地开始加快,开始沉浸在快感当中。

其实我很困惑,大建完全满足不了小桃,为什么两个人还会在一起,在农村,这跟守活寡没啥区别。

呜……小桃抿着嘴,平躺在床上,刻意地压低着自己的声音。

或许是这个姿势不够舒服,她微微蹙起了眉头,又翻身趴了下来,撅起那又白又大的屁股,手指从下往上……我脑子顿时一阵空白。

偷窥了这么久,这是我头一次,完完整整地看到那里,眼睛都发直了,感觉小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一般。

突然间,我心里那种要弄小桃的心思,完全控制不住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有个一个大胆的想法……其实小桃睡的床,是靠向我这边的,只要把墙壁上的砖头抽空,我就能一亲芳泽。

我蹑手蹑脚地抽取另外两块砖头。

这时,小桃用手弄得自己娇躯猛颤,嗯嗯哼哼地叫着,何况她背对着我这边,哪发现墙壁空出了一块?

见她那么忘我,我兴奋极了,心想着哥哥来帮你,伸出了双手,悄悄地往她的翘臀摸了过去……    天色才刚暗下来,隔壁的一对男女就按捺不住内心地骚动,猛地传来了一阵嗯嗯哼哼让人想入非非地声音。

那女人的声音时大时小,仿佛有一股魔力,听得我内心邪火乱窜,又是激动,又是期待。

我悄悄地走到墙脚,把其中一块小砖头给抽取了出来,眼睛凑了过去。里面,女人光着嫩白的身子,正对着我,躺在男人的身下。

这已经不是我头一次偷看了,但我还是忍不住感叹,这个女人就像是造物主的杰作!

精致的面孔,修长的腿,纤细的腰肢,再加上那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简直可以迷死天底下所有的男人。

你不是说累了吗?”

小桃顿了一下,热情似火地娇笑道。

我知道,她一定是错把我当成了大建,我自然也不会主动承认。

入手即滑!

这是我头一回摸着女人的身体,感觉她浑身又软又嫩。

太好摸了。

小桃身体异常敏感,在我粗糙的手指下,她已经瘫倒在床娇哼哼起来。

“呼,老公,不要停。好舒服。呜!啊!”

小桃兴奋地说道。

我心想,还有让你更爽的呢,要不要试试?从小我可一直被村里人夸,本钱足,那会我似懂非懂,以为自己长得壮实,等长大了,才明白他们是啥意思。

我的手继续在她敏感的身体游走。

小桃丝毫没有察觉,极力地在配合着我。

我沉浸在这种香艳的感觉当中,无法自拔,可耳边却传来了一阵雷鸣般的鼾声。

咦?

小桃立刻停了下来,转过头来。

糟糕,被发现了,这回我想要抽回手已经来不及了。

小桃看到了墙后的手,先是一愣,接着娇俏的脸上露出了愤怒之色,或许是想起了刚才的滋味,她眼里充满了复杂。

“你是?”

小桃把脸凑了过来,透过砖墙后在认真地打量着我,当她看到我身体挺拔的部位,双眼顿时一亮。

“房东的儿子?”

小桃突然笑了起来,眨了眨了那双桃花眼,问道:“从实招来,你偷看多久了?”

我这会被抓了个现形,老实说,心里尴尬地要命,又猜不出她问我这些背后的真实意图,所以就沉默着,并不作声。

“再不说,我就抓你去见你妈。”

小桃咯咯娇笑着,把手伸过了墙壁,一把抓住了我身体最坚挺的部位。

嘶!

她的手握住的感觉,让我很爽,但听她说的话,我却害怕起来,要是她真的拉我去见我妈,我立刻就会成为村里所有人的笑话。

“不要。”

我摇了摇头,心里后悔的要命,还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呢,要不是我急切地想要摸小桃,怎会被她抓住?

“你这孩子,嘻嘻,嘴挺严实的,我喜欢。”

小桃呵呵笑着,她的手在我身体最挺拔的部位摸来摸去,根本没有停过,啧啧叹道:“本钱也不小,之前我咋没发现呢?”

就在这时,大建翻过了身,弄出了一点响动出来。

“快,把砖头给堵上。”

小桃脸色微微有了变化,立刻把手抽回去了,“明晚到你家外头那个小凉棚等我,不来的话,我就告诉你妈。”

“哦!好。”

我被她威胁了,偏偏又没有解决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先答应下来。

把砖头给合上后,隔壁的动静慢慢小了,我却在床上翻来覆去,想起小桃的话,怎么也睡不着。

既然睡不着,我去池塘游个泳好了。

我想着,便开了门,没想到刚走到院子门口,就被一道身影给挡了下来

“臭小子,你去哪?”

我妈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妈,我想去瓜棚那边守夜呢。”

我害怕被她瞧出不对劲,打算赶紧开溜。

“站住!”

我妈拉住了我的耳朵,恶狠狠地说道:“你个臭小子是不是忘了?你嫂子今天回来了,你不进屋看看,有啥要帮忙的?一个人就想跑出去轻松自在?”

嫂子?

一提到嫂子,我心里顿时就不乐意了。

其实嫂子长得很漂亮,白白净净的,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但偏偏她性格孤傲的很,平时面对我家人,都是一脸嫌弃的样子。

虽然她是我嫂子,但想要我伺候?做梦吧。

“怎么?妈说的话,不好使了?你去不去?”

我妈狠狠地瞪着我。

“我去。”

我妈对我最威胁的,就是她一双手,跟铁钳似的,总喜欢撅我的耳朵,那味道真得酸爽,看她现在的样子,只怕又打算收拾我了。

“厨房里,我刚炖了鸡汤,你盛一碗,端过去。”

我点了点头,三步并作两步急匆匆跑到厨房,端起香气四溢的母鸡汤就去了嫂子住的东屋。

东屋是我家装修的最好的房子,虽然大哥大嫂平时也不怎么回来,但房子始终都给他们留着。

到门口时,我叫门没人应,,一转头才看到角落里的浴室亮着灯,里面哗哗流水声。

嫂子在洗澡。

不知道是不是小桃闹起的邪火还没去,想起嫂子那样儿,我心头有点热乎乎的。

嫂子长得很漂亮,细腰丰臀,皮肤又白嫩嫩的,我哥那会娶她,可接连大笑了好几天呢。如果不是她太刁蛮,我其实对嫂子的印象也不会那么差。

我在房间里溜达了一圈,刚把鸡汤放下,就听到嫂子浴室的开门声。

糟糕了!

嫂子平常很厌恶别人进她房间,或许是小时候的阴影,让我担心极了,担心自己被发现了,指不定又要闹出啥幺蛾子。

我来不及思考,隐隐约约看到了嫂子的身影。

我瞄了旁边的大床,立刻钻到了床底。

下一秒,我看到了嫂子的脚丫子在眼前晃悠,那脚丫子真漂亮,指甲上涂满了红红的指甲油,精致极了,要是能摸上一把,肯定舒爽死了。

我这心里想着,就听见我妈的敲门声。

“妈,这么晚了,你咋还过来呢?”嫂子开了门,说道。

“钰慧啊,你现在是两个人了,得多滋补滋补,我刚让小猛给你端了鸡汤,又担心那臭小子别躲在角落里把鸡汤给偷喝掉,就过来瞅瞅。”

我一脸黑线,心里不爽极了,妈啊!儿子是这样的人吗?

或许是看到了桌上热腾腾的鸡汤,我妈开始一个劲地劝嫂子喝汤。

嫂子性子孤傲的很,总是推脱,说坐了一天的车,没啥胃口,接着又说累了,我妈也没办法,只能起身走了。

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只剩下我砰砰地心跳声。

我心里暗叫了一声倒霉,难道我要在床底趴一晚上了?

嫂子回来了。

从我的角度看,嫂子的小腿白皙而紧致,散发着迷人的光泽。尤其挂着还未干的水渍,一股沐浴露的香味传来,竟然让我有一股蠢蠢欲动的心思。

嫂子丝毫没在意床底下有人,她叹了口气,就上了床。

我暗地里祈祷嫂子早点睡,我好偷偷溜走,可没想到接下来的一幕,差点让我跌破了眼镜。

嫂子上床没多久,我就看到床上掉了一块东西。

细细一看,我差点鼻血都飙升了出来,那是一件贴身衣服,布料单薄,巴掌大小,竟然还有好几处镂空的。

我心猛地跳动了一下,颤着手,将其揣在了手心里。

这是嫂子用过的。

我细细地观看着,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虽然我内心有点讨厌和抗拒她,但身体似乎又很渴望亲近她,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理,尤其是这会,冲动完全战胜了理智。

我想看一看光光的嫂子,长得啥样。

正在我准备爬出床底的时候,我听到头顶上传来一阵悠长声,这声音清脆悠扬,比小桃的还要迷人。

偷听了小桃和大建足足半个月的我,下一秒,立刻意识到嫂子正在干什么。

我立刻懵了。

难道,难道平时孤傲的嫂子,也在弄那玩意?

我忍不住一阵口干舌燥,心跳再次不受控制地加速。

嫂子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不得不说,那声音真的很销魂,像是具有极大的魔力,听得我邪火焚身。

不行,我得想办法泻火。

我的手情不自禁地滑向了裤子,但接下来的事情更让我懵逼不已,“啪嘎”一声,一根黄瓜掉落在地上。

那根黄瓜弯弯的,比平时吃的黄瓜都要弯曲一些。

接着,我看到一双葱嫩的手,把那根黄瓜捡了起来。

嫂子在用黄瓜?

我完全想象不到,嫂子用黄瓜是个什么样的画面,但其中的美妙刺激,却让我无法形容,我甚至都幻想自己就是那根黄瓜。

嫂子的声音愈发的高亢,经历了小桃的洗礼之后,我知道她快了。

我也加快了节奏,忍着嘴上的哼叫声,幻想着她正在被我征服。

嘶!

太爽了。

我忍不住要高歌一曲。

突然,“咔嚓”的一声轻响,嫂子的低哼瞬间停住,只是大口地喘着粗气。

我简直郁闷的要死,就差那么一点就出来了。

“哎,又冷又脆的,还是不如真的好用啊!”

感觉到嫂子语气中浓浓的幽怨,我心里有种强烈的渴望想冲出去,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向外拱了拱。

忽然,“啪”的一声,灯亮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你……”

嫂子下了床,慌张地捂着嘴,看向床底的我,眼神满是不可思议

被发现了,我只好从床底爬出来,畏畏缩缩地低着头站在床边。

嫂子这会脸色潮红,湿湿的秀发贴在额头,看得我一个劲儿地吞口水。

不过,我可不敢光明正大地看,只能偷偷地瞅上一眼。

我心想这下完蛋了,但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嫂子张着嘴,满脸的震惊。

我顺着嫂子的目光看去,才发现原来嫂子是看到了我还没消的地方。

我心里忍不住一阵得意,但也明白这可不是得意的时候。

“嫂子,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

我说的口干舌燥,但嫂子却像是个木头人一样,眼皮子都没眨一下。

见嫂子盯着我看的出神,我也开始大着胆子打量起嫂子来。

嫂子很白,比小桃还要白,我都忍不住有种强烈的冲动想要抓上一把。

我和嫂子这会隔着不远,只要我一伸手,绝对能达成心愿。

好几次,我抬起手,又压了下去。

“嫂……嫂子,那……那我出去了。”

我的嗓子好像被什么堵住了,说话都不怎么利索。

我可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要是再晚一会儿,我怕自己真就被邪念完全控制,那可就真出大事了。

踉跄地走到门口,正当我要打开门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被人拽住。

我回头一看,却见嫂子满脸红晕,低着头,应该是不好意思看我。

“小猛,你……你能……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帮……帮忙?什么忙?”

我话刚一出口,就瞥到床边断了的一半黄瓜。

这下,嫂子的脸越发潮红起来,都红到脖子了。

“黄……黄瓜,断……断里边了。你……你帮我取出来吗?”

看到嫂子又羞又恼的样子,我心里可乐开了花。

“这不太好吧。”

虽然嫂子从来不正眼看我,但她毕竟是我嫂子。

正当我迟疑的时候,却瞥到嫂子已经到床边躺下。

嫂子紧紧地抿着嘴唇,头也别到一边,不过双腿却劈的很开。

我狠狠地吞着口水,怀着一种探宝的激动心情走到床边坐下。

视线里黄瓜若隐若现。

当那黄瓜再次出现的时候,我飞快地捏住,但一时没掌握好力度,竟然碎了一点。

我本想道歉的,不过嫂子也没开口,我也就没出声。

这次我三指成抓,往里边伸了进去,嫂子轻哼一声,我也不知道她表达着什么意思。

探索一下后,我捏住了黄瓜,用力往外一抽,“呲溜”的一声,黄瓜终于出来。

嫂子猛然哭泣一声,好似全身没了力气,像滩烂泥一样躺着。

我连忙起身走到门口,因为我真的快要把持不住了。

应该是吸了新鲜空气,我也恢复了些清醒。

我又深吸了口气,忽然瞅到手里的黄瓜,我心里顿时产生了个邪恶的想法。

“嫂子,这半根黄瓜还没坏能吃,能不能给我晚上当宵夜?”

等了半响,我才听到嫂子哼哼唧唧有气无力的声音。

“你……你想要就拿去。”

早上从瓜棚守夜回来,我哈欠连连,昨夜受了那么大的刺激,脑子里一会是嫂子,一会是小桃,几乎就没怎么睡。

我打了水,正想洗脸清醒清醒,却听到背后传来嬉笑的声音。

“小王,帮姐姐打盆水呗。”

知道是小桃来了,想起昨夜小桃的放浪模样,我就忍不住心头一热。

“昨晚送你的水还不够多吗?”

我心里可是打着坏主意,想试试小桃的反应。

谁知小桃幽怨地叹了口气,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我,然后缓缓下移。

不用去看,我都知道小桃在瞅啥。

“水再多有什么用,治水的人又不行。”

听到小桃这怨妇一般的语气,我立马知道她对大建这个快枪手很不满意。

看着小桃那火辣辣的眼神,我不禁心道:机会来了!

我假装咳嗽了一声,挺了挺腰,嘿嘿笑出声来。

“小桃姐,不知道我这根定海神针能不能帮你治水?”

“能不能治,要试过才知道。”

小桃轻咬了一下嘴唇,像是西游记里的女妖怪看唐僧一样盯着我。

“先让我瞅瞅你这根定海神针。”

小桃说话的时候就朝我抓了过来。

我也没有闪躲,任由她抓摸,不过我却拉着她来到墙角的草垛后边。

小桃半蹲着,从我这个视角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领口,完全是视觉触觉双重享受。

看着小桃殷勤卖力的样子,我心里很是自豪,谁说城里人就高贵了,还不是一样被我的家伙事深深吸引。

说实话,我也很想改被动为主动将小桃压下去,但心里还是有些发慌,只能尽情地享受着。

小桃捣鼓了好大一会,不过我也足够强,硬是让她弄的小手脱力都没交代。

“名字叫小猛,这东西也猛的厉害,看来我弄断手都出不来了。等会我支开大建,你来我的房间。”

说完话,小桃有些气恼地对我轻拍一下,但漂亮的脸蛋上却满挂着惊喜。

看着小桃一扭一扭的背影,我心里躁动的厉害。

“回头再好好治你的水。”

洗完脸,我妈让我喊嫂子吃饭,如果以前我铁定不愿意去,但现在我可没什么好担心的。

来到东屋,我轻咳一声,喊着:“嫂子,吃饭了。”

“小……小猛啊,我没胃口,你和妈先吃着。”

听出嫂子声音里的害羞,我知道她这是因为昨晚的事不敢见我故意找的借口。

“行,那我让妈把饭给你留着,你想吃的时候去吃。”

不等嫂子回话,我就去了大建和小桃住的屋子。

看到我,小桃冲我妩媚一笑,急忙拉着大建出了门。

“快走吧,我都要饿死了。”

大建宠溺地笑着,也没多说什么。

饭桌上,大家都默不作声地吃着饭,由于我妈不大放心嫂子,就给把饭送了过去。

“老公,我昨晚被蚊子咬了,你待会去买盒蚊香回来。”

“行,我这就去,你先涂上肥皂,这样能止痒。”

看着大建关切的样子,我心里窃笑不已,蚊香和花露水我家都有,但我知道这是小桃故意支开大建,我又怎么会说。

大建刚出门,小桃冲我抛了一个媚眼,起身走了。

我心头一热,匆忙把碗筷收拾好,就跑去敲了小桃的房门。

小桃热情地将我迎进屋,她的外套已经脱了,只剩下一件看起来很有质感的黑色吊带裙。

我看得心头越发火热,真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给她治水。

“小桃姐,你哪里被蚊子咬了?”

我坏笑着,光明正大地盯着小桃的胸口。

“就是这里啦。你们家的蚊子咬人可疼了。”

小桃妩媚地笑着,拨了一下肩带,洁白的手指轻轻抚着。

“来,我给你揉揉。”

对于小桃这么明显的暗示,我立马上前,打蛇随上棍地盖了上去。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一只手完全盖不住,心里也越发激动起来。

小桃眼睛微微眯着,轻柔地勾着我的脖子,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用力点。”

小桃的声音像是有某种无法抗拒的魔力,让我不受控制地加大了力度,而她温热的手像是蛇一样钻了过来。

“好想被抽啊。”

小桃卖力地晃动着,像给人摇尾巴示好。

这么近距离地欣赏的机会可不多,我自然不会白白错过。

对于小桃苦苦哀求我帮她治水,我就当没听到。

过了一会,我终于也压不住心中的熊熊浴火,正要进去,却猛然听到门外传来大建的声音。

“老婆,我买了蚊香和花露水。大白天的你待屋子里干什么?”

我顿时慌了,好在小桃没慌,她急忙指着一旁的窗户,压低声音。

“快……快从窗户出去。”

我没有多想,急忙提起裤子跳出窗户。

“这下好了,白白浪费了一次大好机会!”

看着裤子,我心里郁闷的要死,正当我想要收拾下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小猛……你在这里干什么?”

是嫂子的声音!

我心里一咯噔,事发突然,一向能说会道的我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

幸好嫂子也没有多问,只是上下打量着我,目光最终停留在崛起的地方。

“跟我来吧。”

听到嫂子命令似的声音,我急忙提好裤子,听话照做。

跟在嫂子身后,我闻到一股扑鼻的香味,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香气,但很好闻,我也就努力地嗅着。

来到嫂子房间,我低着头不敢去看她,手也不知道该放哪里好。

虽然昨晚帮她抽了黄瓜,但以嫂子一向的刁蛮,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突然,我听到“噗嗤”的笑声,抬头一看,就看到嫂子好笑地看着我。

“小猛,我没记错的话,你马上就要满十八岁了吧?”

我点头应声:“还有一个月就十八了。”

“这个年纪也该到想女人的时候,你有没有和女人那个过?”

嫂子意味深长地打量着我,我觉着嫂子似乎有些紧张,好像很在意的样子。

嫂子有点怪怪的,问的我也怪不好意思的,但这会可顾不上想那些,急忙摇头。

“没有!”

嫂子点了点头,好像很满意的样子。

忽然,嫂子撩了一下耳边的秀发,挺了挺身,“那……你觉得嫂子怎么样?”

这会我也冷静了下来,我打量了嫂子一下,“嫂子你是城里人,又有文化,长的又漂亮,哪儿哪儿都好。你也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如果不是我嫂子,我肯定会死皮赖脸地追你。”

直到现在我也不清楚嫂子是个什么意思,但也明白女人都耳根子软,夸一下总是没错的。

听到我的夸赞,嫂子娇笑不已,应该是笑的太厉害,都笑的直不起腰。

正当我看得起劲儿的时候,猛地发现嫂子朝我走了过来。

“你想不想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说话的时候,嫂子竟主动地拉起我的手。

我一下子蒙了,但心里也在揣摩,嫂子问我这话到底是啥意思?

我还没回话,嫂子就拉着我往床边走去,而我竟像个牵线木偶一样,压根没有半点反抗的念头。

来到床边,嫂子麻利地躺下,背对着我。

“昨天坐了一天车,屁股都坐疼了,你来帮我按摩一下。”

刚才看到嫂子左摇右摆的样子我早就忍不住了,这会又听到嫂子的明示,我啥也顾不上了,直接就盖了上去。

同时,我也偷偷地打量着嫂子,生怕她突然生气骂我,但嫂子却很安静,要不是听到她舒服的哼唧声,我都要以为她睡着了。

不过,隔着裤子,比起小桃,手感还是差多了。

享受一会后,我也不敢太过分,小心地帮嫂子按起来。

“小猛,隔着衣服按的很不舒服,我不想动,你帮我把衣服脱了吧。”

听到这话,我手上的动作立马停下。

这……我是不是听错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63675.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