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扒开抽打花蒂:宝贝儿看你是怎么吃我的

这个男人,是她们舞蹈学院女性师生们都趋之若鹜的清冷男神啊。

修长身躯美感十足,脸型俊美,五官有一种盐系的少年感。

文学

白芷曾经看过他穿着白衬衫站在阳光下的样子。

一双狭长双眸淡淡扫过来,浅色剔透的琥珀般瞳仁,带着疏漠。

而此时,后臀有一根火热的巨物隔着她轻薄的粉白芭蕾袜在摩擦。

男人桀骜的抬高了下巴,有些不可一世的意味。

从镜子和她对视,那双毫无情感的瞳眸,如今填满了欲色。

白芷有些慌,像受惊的小动物在不停颤栗,“老、老师,你在做什么”

陈流修长的两根手指掐住她下颌,脸颊贴在她的脸侧,质问:“你不知道老师在磨你的小逼啊。”

性感声线带了暴戾,和他平日的禁欲形象截然相反。

白芷问那句话只是想让他良心发现,却没想到他那么坦荡“陈老师这里是学校,我是你的学生”白芷细细呜咽。

硕大的肉棒在她腿缝,磨着敏感的私处抽插,羞耻心爆发。

“你还知道是我学生嗯在学校就敢三番四次的公然勾引老师”

“没有、我没有呜呜”白芷小脸挂泪,摇头否认。

“还敢说没有芭蕾系新星,会好几天重复学一个动作都学不会你说是不是故意的“一次次的用小逼磨老师,老师这几天被你弄硬了十几次你不知道硬得晚上都要摸鸡巴半小时才射。

“最过分的是什么你知道吗白芷昨天老师被你这骚穴夹得太爽,最后忍不住当着十几个学生的面射了出来“我饶了你,你今天却还敢装笨学不会”

陈流的一只大手伸到她前面,往下移,捏住又软又嫩的两瓣小花谷抖了抖。

白芷娇颤一声,“我不是故意的,是老师次次那里顶着我,我怕有接触才学不好您找个搭档给我,我就能做好了”

白芷有些委屈。她说的是真的。

这个舞是双人舞,她们班十几个人,男生占了三分之一,是以搭档的话,只有一半的女生有。

因为这个舞也不是拿去表演的,而是训练,期末考核会加分而已。所以陈流让另一半的女生,女女自由搭档。

白芷安静内向,刚入学没交到什么朋友,是以落了单。

陈流便亲自指导。

而白芷一直学不好的那个动作,是男舞者在女舞者身后,扶着腰,女舞者随之旋转飞舞。

为了固定和稳住姿势,男舞者的裆部嵌进女舞者的臀。

男女都穿着轻薄的紧身连体袜,肢体接触,肉体摩擦之间,产生冲动是正常的。

她们班的那群小男生都当场射了一大半。

笑呢,是被女生们笑了。

但年纪小,阅历浅,克制不住很正常。

只是男生们不太懂,弄脏了裤袜,被陈流训了:下次要及时掏出来射,免得又要回去换裤袜,浪费时间。

结果没想到,昨天,陈老师也

当时白芷被他扶着腰,感觉臀下抵着的男根在微微跳动,耳后的男性呼吸声越来越粗沉。

正当她做下一个动作时,就被松开了。

一道压抑的低喘响起,一条乳白的线划过白芷的腰肢,在众目睽睽之下,激射在了防滑地板上。

白芷回过神来,回头一看,便见她们的老师握着狰狞粗大的一根,胸口沉重起伏。

缓过来之后,淡淡看了她一眼,把分身放了回去,“继续练习。”

大家大气不敢出,也不敢耽搁上课时间。

但下课之后,老师一走,连男生们都在耻笑:

“原来老师也会忍不住,我还以为这种刺激程度,就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才会爽射。”

女生们道:“说不定老师是在给你们上课啊。”

男生们问:“上什么课爽射的课”

女生们:“觉得自己快射了就要及时掏出来,别弄脏了裤袜课。”

男生们:“有道理。”

然后他们开始调情说起荤段子。

白芷在旁边听着脸蛋燥热,偷偷摸向腰后,沾上了老师一些精液的布料。

有些担心又有点愧疚老师会不会因此丢脸,在学生面前丧失威严而今天,陈流扶她腰扶着扶着,忍不住光明正大的磨着她,以示惩罚。

听到她怨他肉棒顶着她她才学不会,还想让他给她安排个搭档。

“还是老师的错了你这小逼还想夹着谁的肉棒磨嗯跟老师说说。”

白芷不敢说了。

“说啊,想跟谁搭档好好说。”陈流被紧身裤绷出形状的硕大龟头用力镶进她的花心,隔着布料去旋转的磨、插,带着一定的威胁。

白芷娇吟一声,“老、老师,不要”

“不要什么不要我的肉棒还是不要搭档”

“都、都不要”白芷有一种直觉,敢指定了搭档她肯定会完蛋。

“不要搭档可以,但老师的肉棒不能不要。还没罚够。”陈流话落,遒劲的手臂捉住她双臂,重重的顶着嫩极的地方。

这一动作,紧实的小臂肌肉迸发出十足的力量和线条。

白芷呜咽,“老师要怎样才能罚够”

“让老师射出来先。”陈流低低喘着。

“让老师射出来先。”陈流低喘着,扣她腰的大手松开一只。

熟练扯下黑色的练功袜裤,掏出了紫赤色的欲根。

白芷没回头,她先是感觉到一个滚烫炙热的肉柱,从她身后的腿缝挤进来,散出来的热气,严严实实烫着她腿间娇嫩的肌肤。

接着,从镜子里,她看到硕大龟头从她腿间露出来,深粉色的光滑,顶端的马眼口在激动的一张一合。

然后前段的棒身,一截一截的映入她眼帘。

她愣住不动,傻傻地盯着。

“好看么”

磁性带着电流般的嗓线钻进她耳里。

陈流咬着傻了眼的姑娘的粉嫩耳垂。

白芷回过神,转过脸看他,摇头,“老师,不行,我们不能这、啊”

毫无预兆的,男人忽然恶劣地重重往前顶,整根阴茎插进了她腿缝, 她绵嫩敏感的花唇被快速摩擦了一下。

隔着一层丝薄紧贴的舞蹈裤。

圆黑硕大的精袋也啪地打在她挺翘圆润的臀部上。

她的腿缝包住他分身的根部,即使这样,还有一半的前端,穿出她腿间暴露在空气下。

尺寸和长度都可观,非常可观。

白芷猝不及防,惊呼出声,声里带着明显娇媚感,她又赶紧咬住唇。

她眉眼下耷、眸含水波、小嘴儿微张的惊慌模样,实在很像叫床的骚。

一丝无误的落入陈流的眼里。

“你用你嫩逼磨我的时候,我可没说学生你要自重,不能对老师这样。”陈流的语气,似乎是你对我这样那样的时候,我都包容你了,怎么轮到我要这样那样你了,你却不懂得回报同样的对待。

白芷气得要死,她明明是无心之举

“那个动作本来就是那样的其他女孩儿也会那样对舞伴啊”

“你也知道就是那样的那你每次躲什么躲一躲就他妈出错”陈流有些暴戾。

那个姿势,如果她每次都一遍过,就不至于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可她敢一遍遍的、每节课都出错十几次。

每节课就40分钟,她敢蹭他肉棒20分钟

非要蹭得他气息不稳,十分暴躁,甚至想当着全部同学的面,狠狠操她一场再说。

这个想法,在课堂上被她撩得欲望极深的时候,想了几次。

后来就TM成为惯性了,下了班回到家都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在半夜,一遍一遍在梦里上演,各种姿势。

想操这个叫白芷的学生,成了陈流的执念。

陈流算不上正经人,出了校门,剥去教书育人的身份外皮,到了晚上华灯初上,去到灯红酒绿的场所,也是不折不扣的食色动物。

但他还是有底线,知道学生是不能碰的。

衣冠时是衣冠,禽兽时是禽兽,衣冠禽兽就是人渣。

也有不少并非他教的女学生,暗示邀请过他,他明确的冷漠,让她们心思放在专业上。

更何况是自己的学生,更下不去手。

是以他一直忍着,并不打算付诸行动。

她做了什么呢

磨上瘾了是吧是不是非要操死她才听话

“你说别人也会那样磨舞伴白芷,别人的逼可没有像你这样,软软绵绵的包住老师肉棒,蹭上半节课。”陈流在她耳畔,隐隐咬牙。

他手移到她下身,狠狠揉了揉那两瓣,被贴身袜裤紧裹出形状的花唇。用力之极,手臂青筋都在鼓动。

软绵肥厚。

嫩极了。

刚摸上,身子就像过了电,颤栗,弓着娇柔的腰背,像是要高潮。

作者没穿过紧身舞蹈袜,只能脑补:跟普通丝袜差不多,只是材质稍微好一点,弹性和贴身程度更好,然后很薄,相比起来不太容易勾丝但也很容易破损。摸上去的感觉跟薄丝袜差不多,有沙沙的粗粝感,对于怕痒和敏感的女孩这种感觉很美妙>3<我上个月空着的时候,就把这个文的大纲走向想好啦,更偏向剧情小甜饼。

会穿插很多心理啊什么的。

以及陈流的设定是:非处。但不滥交,也没多少女人,不约炮。

写到了晚上华灯初上,去到灯红酒绿的场所,也是不折不扣的食色动物是想表达他性格挺开放,会去玩儿,也接受夜场的暧昧但只是喝酒时互相调戏几分钟,没瘾了就撤,不会开房,连带女人出夜店都没。

不是那种无趣、正经、巨古董、内心又有点小闷騒的男人。举例隔壁伺虎喂狼的纪琛医生。突然被cue的纪医生:

陈老师不太会被规矩圈限,但道德伦理还在,有起码的底线,比如做老师就不能搞学生虽然最后还是TMD搞了白芷的人设就是白纸。陈流插嘴:对,让我用精液涂涂画画的白纸

太阳落下,只剩下一点点余晖,天空暗红的昏。

白芷一脸失神的回到寝室,室友们都已经洗好澡,准备去食堂吃饭了。

还问白芷想吃什么,给她带回来。

白芷摇摇头,被欺负哭得红红的眼角垂下来,小嘴也忍不住撇下,她立即转过身,面向墙壁。

不饿,没胃口,吃不下,好恶心。

室友们知道白芷被留堂训练,见她这幅模样,只以为被陈流骂的,毕竟陈老师真的挺严肃,所以没有引起她们的怀疑。

不过她们还是有点愤愤不平,白芷性子慢,内向,话不多,没有很要好的朋友,但因为她是跳级上来的,年龄是她们班上最小的,也乖乖的一副激发人类保护欲的无害五官。

陈老师怎么凶得下去

可又想到陈老师禁欲清冷的模样,被他凶也很幸福啊特别能满足抖M的心理。

一时间,她们不知道该嫉妒白芷,还是给白芷打抱不平。

算了。

室友刘画给了她一瓶酸奶,“你不想吃饭就先喝瓶酸奶垫垫肚子吧。”

还贴心的撕开,递给她。

不给还好,一给,白芷看到那白白滑滑的粘稠液体就掉眼泪了,小手拼命抹着。

刘画尴尬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惹得小姑娘难受。

另外两个室友拉了拉刘画,小声道:“算了,别管她,我就觉得她脾气怪怪的。”

刘画倒没生气,她把酸奶放在桌子上,“不喜欢喝的话那就不喝了,你要是饿了我柜子里有点零食你可以拿来吃。”

然后三个人就走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刘画关上门的时候,听到很小很小的一声谢谢。

寝室的其他人一走,白芷立刻抱着睡衣,冲进卫生间。

她解开绑在腰上当裙子的外套,这才露出芭蕾袜。

裆部位置的布料被撕破了,一道口子,羞耻的像条开裆裤,勒着腿部嫩肉,整个花户暴露在她眼下。

粉嫩嫩的肥唇,湿漉漉的水光,突起的花蒂硬得充血,不止,还交错着几道半干的白浊线条白芷立刻换下,扔进垃圾桶里,放水洗澡。

可一碰到自己的身体,浑身就颤巍巍,脑海里浮出一小时前的事。

她被迫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如何被老师弄得脸色嫣红,神情迷离。

腿间一根不容忽视的火热巨龙来来回回顶弄她十几分钟,细致而缓慢的磨人。

她胸前的紧身衣,早就被陈流扯下领口,两只兔子被他拨出来,大手握住,揉搓捏弄樱红乳尖,又被他身下顶得不停跳动,晃出一道道雪白的乳浪。

而那双修长大手,好厉害胸口被揉的好舒服,下面也是身体变得怪异,敏感到轻颤不住,一阵阵酥麻和奇妙的愉快感节节攀升,掌控了她大脑意识和躯体。

白芷甚至不自觉的翘起小屁股去迎合他摩擦。

檀口微张,发出身体想让她发出的声音。

她仰着小脸,清秀的细眉蹙起,眉尾下耷。

小家伙显然动情了。耳边一道轻笑,“说你骚货还真是骚货。想要了嗯亲一下我,就给你想要的。”

陈流在她耳畔道,声声蛊惑。

白芷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老师好像知道。

只要亲了,老师就会给她。

陈流就和她耳鬓厮磨着,她侧转过脸,就能亲到他的唇。

白芷乖巧的啄了一下,正后退着。

就听见他低低夸了她:“真乖。”

然后她就被奖励追了上来。

陈流灵活的长舌含住她的唇瓣。

柔软唇面,被有点粗糙颗粒感的舌头细细舔舐着,染上一片水光润泽。

白芷有点喜欢这种温柔接触的感觉,舒服的闭上了眼睛,乖乖享受奖励。

忽然,探在她阴唇的指尖用力一按,隔着一层薄料,技巧性极强的疯狂打着圈儿的揉。

白芷没受住,咛了一声,唇自主的张开了,被陈流趁虚而入,抵进檀口,缠着她的舌头咂咂吮吸。

“唔嗯”白芷意乱情迷的从二人纠缠的口中溢出呻吟。

白芷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滋生,叫嚣,一波又一波的催着她。

控制不住的嘤咛,意识凌乱。

因接吻距离太近,而跟他交错的呼吸,一同变得炙热沉重。

白芷夹紧了他的手,穴口自动的一张一合吸着什么。

陈流感到肉棒上一阵蠕动吸吮,哼笑了笑,龟头专心陷进那处去顶弄,旋转,温暖的液体透过布料,沁得龟头一片水色光泽。

陈流松开她。

白芷嘤咛一下,低下了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63523.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