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时躲在桌下帮男友口:男女直捣黄龙小说

忘羡浴桶未删减:交缠喘息律动粗壮花蒂

我所生活的地方,是一个很贫穷很落后的偏远山区。我们村自古就有一个习俗,新娘洞房花烛夜不能见红,否则会给丈夫带来血光之灾。因此,新娘出嫁前必须先由别人帮忙破瓜,俗称开光。

但并不是随便一个男人都能给新娘开光的,村中只能选出一个合适的人专门给新娘开光,这个人被称为开光师。

文学

但历代以来,每个开光师的寿命都不会很长,因为给新娘开光多了,就会霉气缠身,通常只活了四十来岁就会因为各种无法预测的意外死去。因此,几乎没有人愿意做开光师。

愿意做开光师的,都是那种穷困潦倒,无法自力更生的人,别无选择的情况,才会做这个职业。因为做了开光师,村中每家每户都集资供养他,为的就是让他以后也能给自己的媳妇开光。而且每次给新娘开光,都能得到新娘的一个红包。

我从小就没有父母,七岁就成了孤儿,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在我十八岁那一年,村中那个开光师得了一种怪病,突然死了。

村中不能一日无开光师,各大族老都找上了我,让我继承开光师这个职业。说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该轮到我报答父老乡亲的时候了。

我很不想做,但如果我不做,就会被逐出村庄,迫于各方面的压力,最后不得不答应该下来。反正像我这样的穷人,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能活多久就活多久吧。不如有生之年,为村里做一些贡献,燃烧自己,照亮别人。

而且,就算我不做开光师,村里的姑娘也不可能会有人嫁给我的,与其做一辈子光棍,还不如做个开光师,也能尝尝女人的滋味。

在村中的大祠堂里举行了隆重的仪式之后,我正式成为了开光师。

在我正式成为开光师的第七天,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来了。

村中最大户的陈姓人家有人要结婚了。新郎叫陈继文,而新娘是我们村中公认的三朵村花之一的林清清。

林清清比我大两岁,从小就是一个美人胚子,不过她从小也很凶,老是欺负我,非常讨厌我,因为我没有父母,就跟乞丐儿差不多。有一次因为我偷了她家菜地里的一根黄瓜吃,不幸被她发现了,被她逮个正着。我被她按在菜地里,暴揍了一顿,揍得鼻青目肿,嘴巴都流血了。最过分的是,她居然扒下了我的裤子,非常狠毒地用那根黄瓜往我身子里……

说来都泪,那一次直接给我的童年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从那以后,我都很怕她,每次看到她,我都会菊花一紧,都不敢多看了她一眼。每次遇到她,我都避而远之。

但偏偏天意弄人,没想到我成为开光师之后,第一个任务就是给她破瓜开光!

特么的这就尴尬了!

说真的,我到现在都有些怕她。虽然长大后的她出落得水灵灵的,像一个温柔的淑女,但是小时候她留给我的心理阴影实在太大了。

不过,接到这个任务,我心中还是有些狂喜的,老天开眼啊,老子终于可以报当年的一插之仇了!当年她用黄瓜对我后面做那样的事情,今日我就用男人的方式同样对她!

在她和陈继文洞房花烛夜的前一天,她被媒婆送到了我家,让我来给她破瓜。

那晚她是穿着新娘装来到我家的,这是风俗规定。她本来就长得漂亮,再加上穿上了新娘装,并且化了妆,就更加娇艳动人了。

媒婆将林清清送到我家之后,交待了一下注意事宜,就走了。

媒婆一走,破旧的房间里,只剩下我和林清清了。

第一次给别人的新娘开光,而且是这么漂亮,这么令我畏惧的女人,我感到压力山大,因为我一点经验也没有啊!

看着身材高挑,亭亭玉立,娇艳动人的林清清,我心口怦怦直跳,一时间茫然不知所措。

“那个,清清姐,你今晚好漂亮啊!”为了给自己压惊,我只好先跟林清清聊聊天,放松放松紧张的心情。

“张小北,你的床怎么这么脏啊!”林清清看了看我的床,不禁皱起了鼻子。

我的名字就叫张小北。在这时候,她依然很强势,第一句就揭我的短。

“因为我穷啊,有张睡就已经很不错了。”我面红耳赤地说道。

“真是没想到啊,你会成为我们村的开光师,真是便宜你了。”林清清说道。

“我也不想,但是没办法,为了混口饭吃。”我说道。

“你说,我们村这个风俗是不是太过迷信啊,其实我一点也不想给你这样弄。”林清清一点也不给我面子。

“这个风俗是自古以来就在我们村留传下来的,你别忘了,早几年那个读多了点书,有些文化的李青山,就是因为不相信这个风俗,不肯让他的新娘李玉莲给那个开光师破瓜,结果在他结婚当晚就暴死在床上,现在李玉莲都变成寡妇好多年了。”我担心林清清会重蹈覆辙,所以不得不提醒她。

这件事村人皆知,林清清当然也知道。自从这件事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再以身犯险,拿自己性命来开玩笑了。

林清清听了我的话之后,估计也是不想一结婚就成寡妇了,红着脸说道:“那就赶紧开始吧,早点办完让我早点离开你这个狗窝,我一分钟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最紧张,最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还是来了。既然成为了开光师,这一关我迟早都是要经历的。而林清清既然要嫁人,也是必须要经过这一关的。

“好……好的。你先把……把衣服脱下来吧!”我因为紧张,说话都不利索了。

“嗯。”林清清应了一声,然后她的脸瞬间红透了,低着头解自己的衣扣。

不得不说,林清清害羞的样子真的非常迷人,我一下子就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了。

林清清解开衣服的时候,我看到她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由此可以判断,她肯定也是非常紧张。毕竟她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脱衣服。

当林清清将她的衣服一件件除下来的时候,我感觉到口干舌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那身材实在是太完美了,修长笔直的双腿,傲人的身材,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一点也不含糊,简直就像是艺术品一般。

我心想,要是我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女人做老婆,估计我天天都是不愿下床了。

当林清清将最后一道屏障解除下来时,我的鼻血再也无法自控地流了下来……

“你的鼻子怎么流血了?”林清清看到了我流鼻血,很惊讶地问道。

我尴尬极了,急忙找个借口掩饰自己的窘迫:“我今晚吃得太补了,可能上火了,所以就流鼻血了。”

“屁,像你这种人也能吃得太补,骗鬼去吧。”林清清不屑地说道。

我就更加尴尬了,扯了两节纸巾将鼻血擦干,然后说道:“别说这些了,你快躺在床上吧。”

面对如此美丽动人的林清清,我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林清清也知道自己今晚必须要经过这一关,所以就依言躺在了我的床上,轻轻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我。

我也开始紧张地脱自己的衣服。

脱完了衣服之后,我就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爬上了床。

林清清感觉到我爬上床了,她的身体都在颤抖,将两腿夹得很紧。我看得出来,她很紧张,甚至可以说是害怕。

没想到以前对我这么凶的一个女人,现在在我面前终于也会有害怕的时候了。

“清清姐,你放松一点啊,你把腿夹得这样子,我咋整啊?”我一点经验也没有,一时间竟无从下手。

“你爱咋整就咋整,要是把我弄痛了,我要你好看!”林清清不但没有将腿放开,还狠狠地警告了我。

“……”我满头黑线,尼妹啊,第一次做这种事,哪有不痛的啊!

听到林清清这样的警告,我就更加不知怎么下手了。

“你还愣着干嘛?赶紧做完了让我走人。”林清清又羞又怒地说道。

“哦……那我来了……”我说完,就鼓起勇气,爬在了林清清的身上。

林清清的身体很香,那是一种女孩子特有的体香,闻到这么好闻的香气,我的热血瞬间就沸腾了起来。因为师出有名,我的胆子越来越大,在她身上肆意地游离。

“你磨磨蹭蹭干什么,赶紧直奔主题!”林清清可能是受不了我的蹂躏了,只想早点完事走人了。

我不敢再磨蹭了,只好服从命令,奔入主题。

不过,我们两个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一点经验也没有,而且林清清一点也不配合,一直将腿夹得那么紧,而我又由于太紧张,折腾了很久,居然连哪里开始都找不着。

林清清可能是被我折腾得有些受不了了,终于将腿移动了一些,可是我刚刚将她的双腿扛起来,准备开始的时候,我却忍不住门前谢恩了!

“嗯……”即使是门前谢恩,林清清还是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当然,我也是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无比舒服的畅快,即使没有得其门而入。

结束了之后,林清清张开了双眼,问道:“这样就完事了?”

“是的。”我窘迫到了极点。

“赶紧拿纸巾来给我擦干净!”林清清命令道。

我不敢违抗她,只好拿过纸巾给她擦拭。

擦完之后,林清清夺过我手中的纸巾看了一下,没发现有血,然后坐起来又看了一下床单,依然没有发现传说中的那一片落红,便问道:“怎么没有见红啊?”

“我刚才好像还没有成功给你破瓜。”我无比尴尬地说道。

“你怎么回事的啊,搞了这么久都没有成功。”林清清责怪道。

“我第一次做开光师,没有经验啊!等下我们再重新来一次吧!”我解释道。

“你的床一股子馊味,太难受了,我不想跟你再来了,刚才来过一次应该算破过瓜的了,我要走了。”林清清说完,就下床将她的衣服穿了起来。

我一向都怕林清清,见到她不让我重新再来一次,我也不敢强求她,只能对她说道:“你不让我要,但我有言在先,如果你丈夫出了什么事,可不要怪我啊!”

“呸呸呸!给我闭上你的乌鸦嘴,不许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林清清恼怒地说道。

我顿时不敢再乱说什么了。

接着,林清清又补充了一句:“你小小年纪就做开光师,要死也是你死,你就等死吧你!”

我大汗。

林清清穿好衣服,甩下一个红包,就直接走了。

林清清走了之后,我打开她的红包,里面是两百块钱,出手也算大方。

我觉得这个职业其实也挺好的,不但可以睡女人,还有红包拿。虽然会折寿,但至少也活得精彩。如果一辈子都没睡过女人,活一百岁又有何用?

我躺在床上,闻着林清清残留在床上的香气,回味着刚才的情形,热血又沸腾了起来。

但现在已经人去床空,我只能独自叹息,唉,刚才太窝囊了,怎么就没搞顺利啊!当年的一插之仇,还是没能报啊!

想起自己刚才没能彻底完成任务,林清清就走了,我真的很担心她的丈夫会出事。如果真出了事,我也难逃罪责。

但是林清清不让搞,我也没办法了,只能听天由命了。

这一夜,我闻着林清清残留的香味,睡得很甜。

第二天是林清清和陈继文大婚的日子,大摆宴席,非常风光。大户人家办喜事,就是不一样。

我作为给林清清破瓜的开光师,当然也有份去喝喜酒,而且是不用封红包的那种。说白了,就是可以免费去吃一顿,而且他们还要敬我如上宾,和贵宾坐在一起吃饭。

晚上宴席开始的时候,和我一桌吃饭的还有我的表姐楚雪湘。

我的表姐楚雪湘也是三大村花之一,她跟林清清同年,而且她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林清清结婚,她当然也会到场祝贺。

虽然楚雪湘是我表姐,但是她也跟林清清一样,从小就看不起我。我父母刚去世的那段时间,姨妈曾经将我接到她家里住,可是我表姐非常讨厌我,动不动就对发脾气,甚至打我。

我受不了这种气,就离开了姨妈家,宁愿做乞丐,也不想被她欺负。

现在我跟楚雪湘同一桌吃饭,也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像仇人一般。

这时,媒婆王婶说道:“小北啊,下个月你表姐也要嫁人了,到时候你还得给你表姐开光啊!”

听到这个消息,我顿时如听到晴天霹雳,手中的筷子都掉了下来。尼玛啊,敢不敢不要这么捉弄人啊!

给表姐开光,卧槽,给我一百个胆,我都不敢啊!

我连想,都不敢想象那画面!

“王婶,你先别说这些,说不定这个人都活不到下个月呢!”楚雪湘红着脸说道。她的话跟林清清一样毒,真是天生一对好闺蜜啊!

“湘湘,这大喜的日子,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王婶急忙说道。

接下来,新郎和新娘出来逐桌地敬酒,首先敬了他们双方父母的那一桌,然后就到我们这一桌贵宾桌了。

今天的林清清红晕满脸,非常的光彩照人,新郎也是满脸红光,春风得意。用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来形容这对新人,一点也不过。

看到陈继文能够娶到林清清这么漂亮迷人的媳妇,我心中其实是有些羡慕妒忌恨的。但是没办法,谁叫人家有钱,自己穷,还沦为了开光师,这辈子就别想娶媳妇了。

想到这些,我心中不禁一阵怅惘。

一共摆了四十多酒席,每一桌都敬了一遍酒之后,陈继文已经醉得东倒西歪,路都走不稳了。

众亲友只能将陈继文和林清清送入洞房。

看到陈继续和林清清被送入了洞房,想到接下来他们要发生的事,我心中又是一阵懊悔。昨晚自己本来是有机会捷足先登,好好享受林清清这样的美人的,可是自己不争气,能怪谁呢?

不过,我也是有些做贼心虚的,因为没有成功给林清清破瓜,如果陈继文在洞房花烛夜见了红,会不会出事啊?

第二天一大早,从陈继文家传来一阵长长的鞭炮声,接而,我就听人说,陈继文死了。

那声鞭炮,是报丧炮。

我一下愣住了。首先想到的是,我没有给林清清成功开光,因此,给陈继文带来了血光之灾!

村里大部分人去了陈继文家,给他办丧事。

我想知道是什么情况,也跟着去了。

陈家一片哀嚎,昨天是喜事,今天就成丧事,任谁看了都会感觉唏嘘。

不少人在议论陈继文的死。

据林清清讲,昨晚陈继文喝了很多的酒,进了洞房后,一头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本来是甜甜蜜蜜的洞房花烛夜,林清清却“独守”了空房。

今天一早,林清清起床,发现陈继文还躺在床上,便去叫他起来,谁知怎么叫陈继文都没有反应。最后感到不对劲,才发现陈继文的身体已经僵硬了,早不知死了多久了!

“堂哥怎么无端端就死了呢?一定是你对他做了什么!”一个人指着林清清大声说道。

那人叫陈继秦,是陈继文的堂弟。长得牛高马大,经常光着膀子,背后纹着一条龙,听说专门在外面给人看赌场、收债款,下手非常狠,村里人都对他敬而远之。

林清清泪流满面,哭喊道:“我没有对继文做什么。我嫁给了他,怎么会害他?”

陈继秦冷笑了一声,“那为什么堂哥死了?你得给我们一个说法,不然,哼!”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我看了,都感到一阵心惊。

林清清也是吓得花容失色。突然,她似乎想到什么,急声叫道:“是张小北!都怪张小北!”

我心一沉,林清清到底是要“出卖”我了!

趁没人注意到我,我准备离开。不料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后肩,狠狠一拉,就将我拉到了林清清的面前。

“想走?把事料理清楚了先!”陈继秦重重地踢了我一脚,叫林清清把话说清楚。

林清清指着我说:“是他没有给我破瓜,所以继文才死的!”

人群顿然一阵哗然。

陈继文的父母更是勃然大怒,扑上来对我便是狠狠一巴掌,质问我为什么不给林清清破瓜。

我只得将当时的情况如实说了。

“原来是个没用的废物!”陈继秦神色怪异地看了看我和林清清,说道,“这小子拿了红包不破瓜,导致堂哥结婚当晚就死了,得给堂哥陪葬!”

我大惊失色,忙给自己辩解,当初我是没有成功,但是,我本还想来一次的。第一次不成,第二次一定成。但是林清清没给我机会。

“既然这样,那就你俩都给我儿子陪葬!”陈继文的父亲陈满光愤愤地说道。

于是,陈家的人将我和林清清关了起来。

门从外面一锁上,林清清就对我一阵拳打脚踢,“都怪你,没用的废物,害我也要给继文陪葬!都怪你,你这个废物!”

我自知理亏,双手抱着头躲在墙角任林清清打骂。

打了很久林清清才停下来,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竟然哭了起来。

“呜呜……我不想死。我还这么年轻,还没有活够,甚至还没有尝到做女人的滋味,我不想死!”

我看了看她,想安慰她,但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

文学

这时,门被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一脸阴笑地对林清清说:“谁叫你和这废物没有破瓜?你这是活该!不过,如果你想在死前尝尝女人的滋味,这个,我可以帮你。”

“把女孩变成女人,我最拿手了!”

我抬头一看,见是陈继秦。回想起他刚才的话,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林清清也立马站起身,警惕地望着陈继秦问:“你……你什么意思?”

陈继秦正色道:“你刚才不是说还没尝过做女人的滋味吗?这个我可以帮你。”

“帮我?”林清清一怔,想了想,明白了陈继秦的意思,叫道:“我才不要你帮呢。想睡我,没门!”

“你让我睡一次,说不定我可以说服我伯伯,把你给放了。”陈继文说道。

“真的?”林清清眼睛一亮,显然她也不想死。

“当然是真的。”陈继秦的眼中闪着邪光,一步一步朝林清清靠近。

我心里倍感失落,林清清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要被陈继秦睡,简直是好花被猪拱啊。她的第一次本该是属于我的,谁知道我没得到,陈继文也没得到,反倒是陈继秦占了便宜。

陈继秦轻蔑地朝我看了一眼,说道:“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他说着就要去脱林清清的裤子。

林清清突然推开陈继秦朝门口跑去。

“操!”陈继秦干骂了一声,被林清清推得坐倒在地。待他爬起来时,林清清已跑出了门外。

“臭婊子,你给我站住!”陈继秦叫骂着追了出去。

我愣了一下,见门口没人,也赶紧跑了出去。

谁知刚到门口就被人发现了。

“张小北,你怎么出来了?”那人问。

“我……我上厕所。”我说着就朝毛厕的方向快步走去。

走了没多远,就听见后头有人叫道:“张小北,你给我回来!”

我大惊,撒腿便跑。

后面立即有好几个人追了上来。

这时候是上午,村子里有很多人,要是他们围堵我,我绝对逃不了。见后面来追我的人越来越近,我径直朝村子后山跑去。

这些年我经常在山上打猎捡蘑菇摘野果,没有人比我更熟悉后山了,我自信一旦到了山上,他们就别想再抓到我。

果然,我一头钻进山里后,那些人就停了下来,然后转头回去了。

我准备在山上呆两三天,待陈继文下葬后再回去。

突然,从山上传来一道叫骂声,我仔细一听,像是林清清的声音。

我略一犹豫,悄悄朝声音所发出的地方潜去。

待近了,我惊讶地发现,陈继秦竟然将林清清压在了地上。

“放开我!你敢这样对我,我可是你嫂子!”林清清说道。

“嘿嘿,你不是没跟我堂哥洞房吗?算什么嫂子?你跟我好,我可以保你不死。”陈继秦边说边要去脱林清清的裤子。

“我死也不跟你好!”林清清不断挣扎。但是,她被陈继秦压得死死地,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

“既然你想死,不如在死前让我舒服一回。”陈继秦猥琐地说道。

突然,林清清一眼瞅见了我,立即叫道:“张小北,救我!”

陈继秦回头一看,见是我,哼道:“你这废物也出来了?”

我镇了镇,说道:“你放了林清清。”

陈继秦依然将林清清压得死死地。“林清清我睡定了!你他妈的赶紧走开,不然,抓你回去,明天就给我堂哥陪葬!”

“别走!”林清清立马哭了,梨花带雨,“张小北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要是走了,我恨你一辈子!”

“他哪算是男人?他若是男人,你俩就不会给我堂哥陪葬了。”陈继秦边说边又去扯林清清的裤子,对我完全熟视无睹。

陈继秦说得对,如果成功地给林清清开光,我俩都不会死。

但是,眼睁睁看着陈继秦强了林清清,我做不到。

我捡起地上一块石头朝陈继秦冲了过去。

陈继秦已经将林清清的裤头拉了下去,露出里面浅红色的蕾丝边底裤。他喘着粗气,下手更粗鲁了,完全没想到我已到了他身后。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62632.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