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的胯下又粗又硬:高中男生互摸飞机经历

同时她也听到了林晓兰叫她的声音,连忙匆匆穿好衣服,从厕所里出来开门。

文学

来人果然是林晓兰,林晓兰来找李美娟是商量以后教张大雷数数的事情。

李美娟一直想让张大雷去小超市帮忙,不过以前的他不会数数,所以在那边只能帮忙干点力气活。

但昨天李美娟却是发现张大雷学习数数也是有成效的,故而就给林晓兰打了个电话。

两人在门口随便聊了几句,确定了这件事,随后林晓兰就离开了,临走时还恋恋不舍的朝着堂屋的方向看了一眼。

而李美娟关好门就匆匆回到堂屋,她要看看刚才偷窥自己的人是不是张大雷!

却说张大雷,刚刚张大雷被林晓兰的敲门声惊动,匆匆跑回堂屋,可是他却震惊的发现自己的反应一时半会竟然消不下去。

没办法,张大雷只好咬咬牙回到卧室,躺床上装作睡觉的样子。

李美娟回到堂屋后,也是没有发现张大雷,她皱了皱眉头,张大雷竟然没有在堂屋看电视,那他去哪了?

等李美娟来到卧室,刚好看到在那里装作睡觉的张大雷。

而听到卧室门打开的声音,张大雷也是赶忙装作熟睡的样子,同时蜷缩着身子,尽量不让李美娟看到自己的生理反应。

可李美娟却是更加疑惑了,因为平日里张大雷睡觉都是躺在那里,很少会说会是像现在这样蜷缩起来的。

于是乎,她走到床边喊了声:“大雷,你怎么又睡觉了?”

张大雷没吭声,依旧装作呼呼大睡。

这时候李美娟心中冷哼一声,同时小手抓起张大雷的被子掀起了一部分。

因为张大雷闭着眼睛的缘故,他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而就是掀起来被子的刹那,李美娟立刻惊呆了,她看到了张大雷的雄厚本钱!

怎么那么大!李美娟心里忍不住想着,她以前从未关注过这个傻子小叔子,也是在今天才知道张大雷竟然这么伟岸。

刹那间,李美娟又想起一件事,顿时脸色苍白起来。

昨天晚上,进入自己身体的明显比平日里老公的尺寸大那么多,那绝对不是老公!

昨晚是因为李美娟喝酒太多才没有想起来,现在她终于回忆起来了,当时那种撕裂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老公给自己的。

而且后来对方竟然和自己做了半个小时,自己都忍不住达到巅峰了,可他还是一点都没有达到巅峰的迹象!

种种信息结合在一起,李美娟想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可能,昨天晚上和自己做的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老公,而是张大雷!

想到这里,李美娟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她缓缓放下被子,转身茫然的离开了张大雷的卧室。

等李美娟走出去关上门,张大雷才长舒一口气,他也没有意识到李美娟已经发现昨天晚上那人就是他。

“真是惊险,不过能看到嫂子的身体,啧啧,也真是值了!”张大雷回想起刚才那雪白的大白屁股,心中忍不住激荡,就连反应也更加强烈。

李美娟离开张大雷的卧室,茫然的走回自己的卧室,呆呆的坐在床上。

她真没想到,老公昨天晚上故意要灌醉她,还要把她的眼睛给蒙上,竟然是为了让张大雷这个傻子来弄自己!

老公为什么会这么做,李美娟想了想就明白了,还能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孩子!

没错,张大年的精子活力低,可是张大雷的身体那么健壮,精子活力肯定高,所以张大年就让张大雷来代替他借种。

李美娟只觉得心头涌起一股绝望的感觉,自己昨天晚上竟然被那个傻瓜小叔子给弄了,而且还把自己弄得撕心裂肺的叫喊。

这个平日里自己根本瞧不上眼的小叔子,却是从后面用那种羞耻的姿势把自己弄了。

一想到那一幕,李美娟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就在这瞬间,她想到要和张大年离婚,必须离婚,张大年竟然背着自己偷偷做这种事情,一定要离婚!

可是就在离婚的念头升起后,李美娟忽然又念起张大年的好了。

能让老公做出这种事的,不正是她李美娟自己吗?

要不是她用孩子来逼迫张大年和她离婚,那张大年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来,想来昨天晚上张大年眼睁睁看着自己被那个傻子弟弟弄,还是用那种羞耻的方式弄,他的心里也很难过吧?

李美娟沉默了,她想了下,张大雷的精子活力很高,而且他也没有什么遗传病。

虽然现在傻傻的,但那是小时候摔的,听说他之前是很聪明的,也就是说,自己如果怀了张大雷的孩子,那孩子生下来也是个正常的孩子。

既然如此,那就继续这样下去得了,等回头张大雷让自己怀孕了,她和张大年也就可以有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了。

至于孩子未来像张大雷,这也没什么。

村里人只知道张大雷是张大年的亲弟弟,抱养的事情却是只有他们一家人知道,而且没有人外传出去,所以这也不是什么问题。

想通这些,李美娟长长的叹了口气。

老公是爱着自己的,自己和他离婚也找不到更好的结婚对象了,张大年虽然长得一般,但是在农村里的条件还算可以。

李美娟如果离婚,成为二婚头的她,多半只能嫁给那些家里很穷的穷小子,或者就嫁给个年纪很大的钻石王老五。

但这都不是李美娟想要的,思前想后,李美娟还是最终下定决心,这件事暂时就不说出去了。

只要她装作不知道,那老公自然不会说出去,而傻瓜小叔子也不会说出去。

想通了这个关节,李美娟只觉得心里轻松极了,等回头怀了孩子,她也就不用被村里人说是不下蛋的母鸡了。

同时她又回想起昨天晚上那一幕来,张大雷弄她的时候,起初的确是很疼,疼得她都哭喊出来了。

但是后来等她适应后,那种胀满的感觉却是让她觉得浑身颤抖,实在是很舒服。

现在想想,如果能再重温那种感觉的话,哪怕只有一次也是很不错啊!

如是想着,李美娟甚至有些口干舌燥,赶忙倒了杯水咕嘟咕嘟喝了半杯,之后才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此刻她的眼睛比以往更加明亮,明亮的眼睛背后,还带着浓浓的憧憬。

一天过去,当天晚上张大年故技重施,又摆上一桌好酒好菜。

如果换做平日的李美娟,她或许就该会质疑了,毕竟昨天是两人认识三周年纪念日,那今天又不是,老公为什么又弄这么多好吃的?

“老婆,最近你辛苦了,咱们今天继续大喝一顿!”张大年哈哈笑道。

李美娟也是笑了笑,笑容里带着妩媚:“好啊,今晚你是不是又要吃那老中医给的药了?”

“对啊,就是这样,今天我还要吃药。那老中医都说了,没准吃这个药能让咱们俩怀上孩子。”张大年笑着说。

“行啊,只要能怀上孩子,那我付出再多也无所谓。”李美娟一语双关的说道。

张大年当然不知道这会老婆已经察觉了他的所作所为,他还以为李美娟对这件事一无所知。

“来来来,老婆,今天我又买了几瓶红酒,咱们喝个痛快!”张大年说着又把红酒打开。

今天李美娟更加配合,堪称是来者不拒,一杯接一杯的喝着。

只不过张大年不知道的是,李美娟在喝酒之前已经吃了解酒的药,所以喝了和昨天一样多的酒时,她只是醉了六分,并不像昨天那样几乎全醉了。

李美娟装作喝醉的样子:“老公,我头好晕!”

“是吗,那我扶你进去休息!”张大年大喜。

随后他就像昨天那样扶着李美娟进去,同时也给李美娟戴上了昨天的黑布眼罩。

等完成这一切,张大年才走出来,再次叮嘱张大雷,要按昨天那样来。

张大雷表面上傻呵呵的,心里却是别提有多兴奋了。

跟着张大年来到卧室,当看到躺在床上的嫂子时,张大雷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老公,今天咱们不用那个姿势了,咱们这样来。”李美娟装作喝醉的语气说道。

其实她现在也是醉了大半,只不过意识还是清醒的。

“正面?好吧……”张大年担心这样可能会被李美娟发现,但一想自己用的黑布眼罩质量很好,应该没什么问题。

所以他点点头:“没问题老婆,你先等着,我这就脱衣服上床来!”

说完他就示意张大雷上床,张大雷傻呵呵的点头,跟着脱裤子上了床。

“老婆,我来了,你还是要忍着点疼啊,老中医给我这个药实在是太霸道了。”张大年还是给老婆提了个醒。

“放心吧,昨天晚上我都适应了。”李美娟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

看着躺在床上满脸微笑的嫂子,张大雷也是忍不住有些痴了。

这就是他嫂子,平日里那个总是瞧不起他的嫂子。

可是眼下嫂子却是马上就要被他狂弄一次,昨天张大雷还觉得不够尽兴,因为看不到嫂子的正脸。

今天好了,嫂子愿意用正脸面对自己,到时候也就可以看到嫂子是什么表情了。

想到这里,他心中更加兴奋。

令张大年有些奇怪的是,这时候李美娟却是拿起枕头盖在自己头上,难道老婆还很害羞吗?

张大年当然不知道,李美娟之所以用枕头盖在头上,就是不想让张大雷看到她接下来露出的羞人面容。

所以今天她才改成了正面对着张大雷,想着这样会好一点。

但是刚刚她又想到一件事,这样的话,张大雷怕不是能看到自己的面容。

所以李美娟最后还是用枕头把自己的小脑袋给盖住,这样张大雷就看不到了。

张大雷郁闷极了,他感觉嫂子是不是猜到了自己的想法,所以故意用枕头盖住,不让自己看到她那漂亮的脸蛋?

又一次的翻云覆雨,这种舒爽是李美娟从来都没有体会到的,当初她第一个男人就是张大年,她平生中也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做过这种事情,张大雷是她第二个男人。

被这样的男人弄着,虽然李美娟觉得很疼,但是那种感觉却是让她觉得非常舒服。

一个小时后,总算是完事儿了,在这过程中,李美娟差点晕死过去,张大雷在她身上趴了一会儿,傻呵呵的要起身,但李美娟紧紧拥抱着他,嘴里喃喃着。

“老公,等一下,这样好舒服,好舒服。”

见状张大年也是叹了口气,看了看张大雷,脸上满是羡慕,虽然张大雷是个傻子,可是战斗力简直让无数男人都羡慕死了啊!

片刻后,李美娟的理智渐渐恢复,实际上她刚才的理智就已经恢复了,只不过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所以李美娟才紧紧搂住张大雷,不让他离开自己的身体。

现在李美娟也是恋恋不舍的松开张大雷,还主动抱着他的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老公,你真棒!”李美娟笑着说。

张大年还以为李美娟是在夸他,可他绝对想不到,李美娟这句话却是对张大雷说的,因为她早就知道了张大雷和张大年的计划。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62628.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