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屁股撅起来再浪一点:一定要找那些人报仇!

性感女护士秦雪和其男朋友周一山刚租了我房子的那个晚上,我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电脑,盯着监控视频,期待好戏的来临。

这种现场直播,可比看小电影什么带劲多了。

文学

我叫郭东,有好几套房子,都是父母留给我的,我也没啥正式的工作,就靠收房租,做包租公度日,我自己住了其中一套,隔壁那套我特意租给了这个性感女护士。

我的这些房子,都是装了监控的,为的是怕租户在屋内干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或者是损坏我的房子,当然,监控都装在隐秘的位置,租户不可能知道。

这种针孔摄像头,是最先进的,不仅能看到清晰的画面,还能听到声音。

要是一般的租户,我还真的懒得去看监控,但秦雪实在是太年轻和性感,我就情难自禁,难以控制了。

视频里面秦雪穿着吊带和热裤,大长腿上是黑色丝袜,那丰满之地翘翘的,看着就带感。

周一山和秦雪,是年轻男女,我猜想他们今晚肯定如干柴烈火。

虽然浴室里面没有装监控,我没能看到这个性感护士洗澡的美景,但他们的卧室,我是装了监控的。

我的猜测一点都没错,晚上九点多,两人就上床。

秦雪还侧躺着在玩手机,但是周一山却是从她身后,一把抱住了她。

秦雪此时穿着包臀小裤裤,上面是吊带衫,那事业线深不见底,胸前白皙的一片展露,再加上那雪白的大长腿,任何正常的男人见了,都会冲动。

我要是有这么一个性感女神做老婆,也夜夜抱着她玩。

我盯着监控画面的眼睛,也随之睁大了,心跳加快。

呼吸也越发急促。

周一山很主动,但秦雪,好像没什么兴趣。

“一山,你身体有问题,就不来了吧,每次像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真的没什么意思。”秦雪幽幽地道。

“小雪,我这次特别有感觉,我一定可以的。”但周一山火急火燎的,那双手,在秦雪那又长又直的美腿上面摩挲,还开始去扯秦雪的吊带衫。

“你每次都这么说,但每次都不行,我都做你女朋友两年了,但我还是个女孩,还不是女人,我觉得你还是先去治疗吧。”

秦雪叹气道。

我听了他们的对话,心中顿时一喜,看来周一山不仅仅是不行,只怕是完全不能人道啊。

秦雪是大美女,这么年轻,总不能老守着一个废物,我觉得不能让秦雪这样的女人,一辈子就这么过,我要挽救秦雪于水深火热之中,让她尝到什么才是女人的滋味。

秦雪来租我房子的时候,我已经被她的美貌和气质迷得不要不要的,在不了解情况之前,我觉得我挖墙脚的话多少有些不道德,但现在看来,我必须挖墙脚,不然的话,秦雪一辈子就完蛋了。

我心里,已经没任何的障碍。

秦雪不愿意,周一山却是继续动作,很快将秦雪剥光了,我盯着监控视频,眼睛都看直了,我以前也是谈过女朋友的,还接受过无数小电影的熏陶,但我从未见过这般身材好的女人。

她那一对,颤颤巍巍的,还微微上翘,绝对是极品,而她身上,一丝赘肉都没有,身材比例完全符合黄金比例。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要是能睡这个女人一个晚上,我估计不仅仅是我,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

周一山果然是个废物,还没正式扑到秦雪身上,就完事了,难怪秦雪说自己现在还是女孩,我很好奇,秦雪为何甘心给这么一个男人做女朋友。

秦雪问周一山道:“你不是说一定可以的吗?”

“我……最近比较累,也没赚到钱,压力有点大……对不起啊……”周一山为自己的不行找着借口。

“那你多休息吧,我去洗个澡。”

秦雪的脸上显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失望,去了洗手间。

……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除了每天看监控,但是一直没什么好机会和秦雪接近,有时候我们碰上了,也只是打个招呼,并没过多的来往。

有时候我想去秦雪家里,找机会和他亲近,但是却没好的由头。

而且秦雪和周一山总是一起上班,下班虽然秦雪稍微早一点,但周一山总是随后一个小时就回家了。

但我每天都关注秦雪的一举一动。

而周一山一如既往废物,每次都是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这让我开心,也让我替秦雪觉得不值。

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的,有一天,机会来了。

这是一个周五,秦雪和周一山难得一起下班了,我在监控里面看到他们手里提着不少菜,但他们没回隔壁,却来敲我的门了。

我连忙关了监控电脑,去开门。

“房东,我们租你的房子也这么久了,想请你吃个饭,希望你赏光。”一开门,秦雪就笑语盈盈地对我道。

她身上的香气,淡淡袭来,再加上她这温柔的话语,我的心都快醉了。

“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以后你们也多来我这里做客。”我连忙答应了。

我们一起到了隔壁之后,秦雪就去厨房弄饭菜了,而我和周一山则是开始喝啤酒。

我总感觉他们请我吃饭是有事的。

果不其然,两瓶啤酒下肚,厨房里飘出香气的时候,周一山就有些扭捏地道:“房东,今天我们请你吃饭,还有事要你帮忙。”

“你们是我的租客,有什么事情直说,家具电器什么的,还要添加什么,完全可以提出来。”

我道。

“最近我们手头有些紧,房租能不能缓一个月?”周一山笑着端起了酒杯,显然是想讨好我。

“这个没问题。”

我直接就答应了,和周一山碰了一下杯。

我总不能因为他们没钱,就将他们赶走,这样的话,我就见不到秦雪这个大美女了。

“谢谢你,房东。”

周一山立马给我再次敬酒,对我千恩万谢,然后她把这事告诉了秦雪,秦雪也微微红着脸谢谢了我。

秦雪的手艺很不错,做了七八个菜,色香味俱全。

很快,我们三人一起吃饭,闲聊着,没多久就熟络了不少。

我和周一山都喝了不少酒,秦雪倒是没喝。

但她就坐在我的身边,今天的她,穿着一套职业装,雪白的衬衫,包身的短裙,美腿上还穿着丝袜,相当性感。

在酒精和她的体香的刺激之下,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秦雪就坐在我的身边,我的腿一动的时候,故意碰到了她穿着黑丝的美腿。

秦雪的美腿实在是太性感了,我只是轻轻接触了一下,我就感觉自己快飞了起来。

而秦雪似乎不知道我这是有意为之,悄悄把美腿收拢了一些,并未有什么过激反应。

我很想还对秦雪有些别的动作,但我脑子还是清醒的,她男朋友周一山在旁边,我不能乱来,不过,我动了要挖墙脚的心思。

秦雪这样的女人,哪怕是嫁人了,我都要抢来,何况周一山压根没能力让其从女孩成为女人,在我的眼里,周一山就是个废物,怎么能配得上秦雪这种极品女神?

觥筹交错,吃喝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和周一山都有些醉了,我脑袋昏昏沉沉的,就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

也不知道是多久了,我迷迷糊糊被吵醒了。

我微微睁开眼睛,发现客厅里面的大灯已经关了,只开了个小灯,周一山正搂着秦雪,上下其手,压在沙发上面乱来。

这混蛋,将衣服都褪去了,只穿着一个大裤衩,他的一双手,正抓在秦雪身上那两处最为性感的地方。

“一山……不行,房东郭东就在这……太羞人了……要不等房东回,或者……我们回房间……”

但是秦雪一边扭动,一边低声哀求道,看起来她还是比较保守的,不像是周一山那么开放。

而周一山这混蛋,那简直就是无耻,居然当着我的面,就要和秦雪做那事。

“没事啊,房东醉得像是一滩烂泥呢……我现在就要……我已经去医院治疗了,我感觉很好,这一次一定可以的,你再相信我一次……”

但是周一山这家伙无耻地对秦雪道,他直接就抓住了秦雪的吊带衣,猛然一撕。

秦雪的吊带衣,就这么被撕开了,露出了里面贴身的黑色的内衣。

看来,周一山喝了一点酒,还真是着急和冲动了。

秦雪虽然还穿着内衣,但胸前的美好却露出了一半还不止,假装睡觉的我受到了刺激,差点就睁大了眼睛。

这种情况,我还真的只能假装睡觉,实际上,我一直在窥视秦雪那美好的身躯,不过,我可不希望周一山的病情好转,我恨不得直接起身,将周一山砸晕,将秦雪带走。

很快,周一山就抱着秦雪,气息都紊乱了,他完全没顾及我的存在,准备将秦雪身上的衣物全部剥掉。

我内心很纠结,我很想看秦雪和周一山的现场直播,又不希望秦雪被周一山欺负,我觉得自己才配拥有这么性感的女神。

“一山……不要这样。”但是秦雪却是继续低声道,开始挣扎了起来。

她还是很害羞的,但是周一山喝了酒,那兴致显然是上来了,秦雪一挣扎,他更加亢奋,用力撕扯着秦雪的衣服。

“你怕什么,房东都睡着了……再说了,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说不定我这么一刺激,就能成为真正的男人了……”

周一山喘着粗气道。

装睡只睁开一点点眼睛的我,差点瞪大了眼睛,因为周一山开始动作了,很快将秦雪的吊带衫和包臀小裤裤给解开了。

更让我冲动是,随后周一山竟然将秦雪的衣物内扔,秦雪的小内内,差点就掉落在我的脸上。

很快,秦雪身上美好的一切完全暴露在我面前,她前面那地方,颤颤巍巍的,我简直有种流鼻血的冲动。

我心想,我要是能抓着那里把玩,把这个性感美女护士压在身下,那绝对舒爽。

我内心很是嫉妒周一山这混蛋,他是一个废物,竟然可以找到这么极品的女神做女朋友,而我是个猛男,目前却是单身,只能装修看着他欺负秦雪这么性感的女人。

“万一房东没睡着呢?”

秦雪小声道,她还是不太愿意和周一山发生那种关系,她显得很是清纯,不像是周一山,一点廉耻都没有。

不过,她的声音柔柔的,听起来很性感,让人越发冲动。

“秦雪,你真多事……婆婆妈妈的……你可是我女友,有责任和义务让我感到快乐,而且今晚我很有感觉,我会让你等下也有感觉的。”

周一山喝了点酒,脾气也大了起来,骂骂咧咧的,从秦雪的身上爬了起来,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早就把眼睛闭上了,装作睡得恨死。

但我又很想睁开眼睛,我怕周一山真的可以了,把秦雪给占有了,我迷上了秦雪,虽然我不在乎秦雪是女孩还是女人,但是如果以后秦雪能把自己完完整整交给我,我更加开心。

“房东……房东……”周一山喊了我几句,还拿手在我脸上轻轻拍了几下。

但是我装作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真的睡得很死,一副别说有人在一旁做那种事情,就算是打雷也不会醒来的模样。

周一山信以为真,立马回到了秦雪的身边,坏笑道:“房东……睡得和死猪差不多,别说我们在这里做坏事,就算我将其扛出去卖掉,他也不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你要是拒绝我,我就生气了。”

说完,他搂着秦雪,继续胡来了起来。

他像是一条野狗一般,在秦雪的身上乱啃。

他的动作力度很大,秦雪胸前那完美而雪白的地方,都被他抓弄得通红。

这家伙据说是一个健身教练,看起来一身肌肉,很是强壮,但很可惜,他该强壮的地方,却强壮不起来。

秦雪也相信了我睡得很死,也就没反抗了,而她似乎也怕周一山生气。

“这混蛋,玩得还真开,他肯定是在外面胡来玩多了,以至于不行。”我心中暗骂。

我心中很不平衡,秦雪是这般完美的性感女子,怎么就被这么一个男人拿下了呢?

如果他们两人结婚了,那秦雪岂不是守活寡?

我发誓要挖了周一山的墙角,我觉得要让秦雪真正体会到做女人是什么滋味。

周一山兴致很高,但却是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他刚将那大裤衩脱掉,就没了动静,很显然,他已经完事了。

“你……你又完事了你不是说可以了吗?”

秦雪失望地问道,她还在喘息,她身上的皮肤,白里透红,更加性感,似乎这一次她也来了感觉,她是正常的年轻女人,有需求,那是正常的。

“可能我是太激动了,医生说我有希望的……我没想到还是这样,下次我肯定会回复的,或者过一段时间我会恢复的。”周一山垂头丧气道,其实,估计他自己都绝望了。

说完,他就抱起自己的衣服,去卧室里面了,完全不顾还在沙发上什么都没穿的秦雪。

“这个废物,暴殄天物啊,你不配拥有秦雪,秦雪应该和我在一起。”

我差点直接骂了出来。

“哎……”

我听到秦雪叹息了一声,此时的我,还真想去安慰安慰秦雪,将秦雪抱在怀里,好好疼爱她。

随即,秦雪也从沙发上起来了,她那完美的一切,都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很快,周一山在卧室里面发出了鼾声,而秦雪从浴室拿了一套衣服,就去了浴室洗澡了。

而秦雪因为粗心,浴室的门竟然没反锁,只是关上了。

我没喝醉,但酒的确有些上头,让我变得更冲动,我忽然有了一种冲进去的冲动。

我想去抱着秦雪,好好疼爱她。

我可不是周一山那种看起来很强壮,但实际上不行的男人,我一次最少要一个小时,任何女人到了我的身下,都会被征服。

我相信,我只要征服秦雪一次,秦雪尝到了做女人的滋味,绝对会离开周一山,而投入我的怀抱。

浴室里面响起了哗啦啦的流水声,我坐在沙发上,心中的一团火焰,越烧越旺了。

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从沙发上站起来,蹑手蹑脚去了洗手间的门口,反正此时周一山已经睡得像是死猪一般了。

这家伙先前以为我睡着了,没想到,却被我骗了,他和秦雪做的那事情,被我看了个遍!

这套房子,是多年前装修的,浴室的门都有些缝隙了,这原本就是我的房子,现在只是租给秦雪和周一山住而已,房子里的一切,我都熟悉。

这下正好,我透过缝隙,就看到了浴室里面的一幕。

浴室里面,热气腾腾。

对于秦雪大热天都洗热水澡,我是很理解的,毕竟女人不像是男人,热天就洗冷水澡,她们一般都洗热水澡,这样对身体好。

雾气之中,一个雪白高挑的身子,站立其中,那曲线玲珑,没一丝赘肉,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腾腾的热气当中,秦雪的身子更加增添了一份神秘和性感。

我的脑袋一热,我再也忍不住了,在酒意的驱使之下,直接闯了进去。

浴室的门真的没锁,我一推就开了。

原本微闭着眼睛的秦雪,一下睁开了眼睛,惊恐地看着我,她大概没想到我怎么忽然冲了进来。

我知道女人在这种情况之下,一般会发出尖叫,我意识到自己太冒险了,要是秦雪忽然尖叫,周一山醒来,发现我的行为,那事情就不好说了。

我连忙冲了过去,一只手抱住了她的腰,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将其顶在浴室的墙壁之上。

这么一来,我们两人就亲密接触了,我的身子,甚至还压在她胸前那完美之处,将其都压得变形了。

我脑子里面的血一下就沸腾了起来,我很强直接要了秦雪。

“呜呜呜……房东……你……你干什么?要是被一山发现,他会杀了你的……”秦雪脸色绯红,挣扎着含糊不清地道。

“对不起,我……我醒来了,迷迷糊糊想上厕所,没想到你在洗澡,我怕你喊出声来,让你男朋友发现了,只好捂住你的嘴巴,你只要不喊,我马上松开……”

秦雪的话让我清醒了不少,我连忙解释,这个时候,我可不能说实话。

我要弄秦雪,现在可不是什么好机会,毕竟周一山就睡在外面的卧室里,秦雪只要大喊一声,那就要出事。

男人最不喜欢被绿,要是被周一山发现我要弄秦雪,那他肯定找我拼命,那说不定就要血溅五步。

“呜呜……你快离开这里……我不喊……”

秦雪犹豫了一下,嘴里发出了呜呜呜的声音,她似乎是相信了我说的话。

我松了一口气,将她的嘴松开了。

我看着秦雪,很想抱住她,直接在这里和她做那种事情,但我知道这样不行,对这个女人,只能攻心,慢慢获取她的芳心,而不能用强。

“对不起啊……我……我先回去了。”

我怕自己憋不住会做出那种事情,也担心周一山忽然醒来,只好逃也似的走了。

但秦雪太性感了,还守活寡,我发誓,要拿下这个性感护士,让她做我的女神,让她享受什么才是做女人的滋味。

……

回到我住的房子之后,我立马进了卧室,将电脑打开了,开始看监控。

虽然我租给秦雪的房子浴室没监控,但我知道,等下还是有风光可以看。

果不其然,没多久,秦雪就洗完了澡,她只穿着贴身的衣物出来了。

她回到了卧室之内,我连忙把监控镜头切换到了她的卧室。

周一山正发出轰隆的鼾声,睡得如死猪一般。

秦雪躺在了周一山的旁边,将卧室里面的灯关掉了,但她似乎却难以入睡,因为她的房间变得黑暗了,我什么都看不见了,但我却听见她不时翻身的声音。

她身边虽然有男人,但却难掩寂寞。

我不能让这么美好的女人做一辈子的寡妇,我要让她成为我的女人,我得想一个办法,拿下这个女人。

第二天,是周末,我依旧从监控里面关注秦雪和周一山的生活。

和往常一样,这两天休息,秦雪和周一山都没上班。

周一山每天都要找秦雪,想行周公之礼,但都是没开始就结束了。

星期天的上午,秦雪下楼丢垃圾的时候,我故意也下楼了,于是我们不期而遇了,我想慢慢撩拨她,让她心甘情愿投入我的怀抱。

“小雪,丢垃圾呢。”

我对秦雪笑道,她穿着简单的家居服,但依旧展现出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毕竟这是大热天的,家居服都有些半透明。

尤其是她胸口处雪白一片展现了出来,让人心动。

“是,房东。”

秦雪微微脸红道,很显然,她还对前天晚上我闯到卫生间,看了她身子的事情有些害羞。

但我就喜欢比较羞涩的女人,这种女人,别有一种风味。

“我叫郭东,我的名字你早就知道了,以后你叫我东哥就行了,老喊房东,就有些生份了。”我道。

“好的,东哥。”秦雪没和我多说,点头之后,就上楼了。

……

周一的早上,在监控里面我发现秦雪照旧去上班了,周一山却是在家睡觉。

“这家伙不会是被炒鱿鱼了吧,打算在家吃软饭。”我心中想道。

但到了下午五点多,周一山却是出门了。

我也假装出门,于是我和周一山遭遇了。

“房东,你也出去,那晚我也喝醉了,没能好好照顾你,我听秦雪说是你自己回家的,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周一山还很客气地道,看来,这男人对我内心的想法,一点察觉都没有,而那晚我闯进浴室的事情,秦雪也没有和她说。

“兄弟,你太客气了。”我笑了笑,故作惊讶道:“咦,今天你没上班?”

“上个月我是上白班,现在我换成上晚班了。”周一山道:“我现在就是去上班呢。”

“那几点下班啊,一定很辛苦吧。”我心中暗喜,开始套周一山的话,故意问道。

以前他和秦雪基本上是形音不离的,一起上班,下班的时间也只隔开那么半个小时,我很难单独和秦雪接触,但是现在周一山上晚班了的话,我的机会就来了。

“我凌晨三点才下班呢,的确是很辛苦。”周一山叹气道:“但为了生活,没有办法。”

凌晨三点?我心中开始窃喜了,秦雪一般下午六点半回家,这中间她有八个多小时是单独在家的,这样,我就可以想办法了。

周一山很快离开了,我在楼下的店子提前吃了晚饭,就回家在卧室的电脑监控视频面前,等着秦雪回家了。

我一直在想,要怎么样才能拉近和秦雪的距离,忽然之间,我有了一个主意。

六点半的时候,我在监控里看到秦雪准时回家了。

今天她似乎有些累,回家之后脱掉高跟鞋,就坐在沙发上休息看电视,甚至,她晚饭也没煮,而是点了个外卖。

看来周一山上夜班,她也不想自己弄饭菜。

晚上九点左右,重头戏终于来了,她去了卧室,似乎是准备去洗澡。

她甚至连换的衣服都没带,穿着贴身的衣物,就去了卫生间。

她的卫生间我没有装监控,我看不到此时她洗澡的风光。

这栋楼的这一层八户,那都是我的房子,总电源开关,就在我家里。

大概过了几分钟,我估摸着她在洗澡了,一下将她家的电关了,她家里,一下就变得一片漆黑。

“啊!”

接下来,我就听到了隔壁发出了一声尖叫。

然后,才是秦雪摸摸索索从浴室出来了,她回了卧室,找到了手机,就开始打电话。

这电话她是打给我的。

我阴谋得逞地一笑,接通了她的电话。

“房东,怎么回事……我家停电了……我好怕黑。”秦雪在电话里声音都有些颤抖。

“我马上过来看看,你开一下门。”我回答道。

很快,我拿了一个手电筒,去了隔壁秦雪家。

其实,我有备用钥匙,但她租房子的时候,我告诉了她我钥匙全部给她了,因此,我不能用备用钥匙去开门,这样,她才有安全感。

秦雪开门之后,我就拿手电筒照了一下她,此时,她穿得很是性感,她上面是吊带衫,下面是短裤。

她那一对完美饱满而高耸,那吊带衫压根就遮掩不住,我都能看到一大半。

而秦雪的头发湿漉漉的,甚至泡沫都没冲掉,她估计先前都来不及擦干身子就胡乱穿上了衣服,衣服都有些湿,都贴在她的身上。

这么一来,她身上的一些,都朦朦胧胧展现在我面前。

此时的她,实在是太性感了。

这种情节,我只在小电影里面看过,我一下就燥热了起来,我感觉浑身的血往头上涌,我想直接将秦雪压在墙上。

“房东……怎么会停电啊。”

秦雪看到我之后,松了一口气道:“我正在洗澡呢,澡都没洗完,就没电了,你看我头发上还有泡沫呢……我最怕黑了。”

“你是不是没交电费啊?”

我故意问道,一双眼睛,借着手电筒的光,不断在她身上打量,她身上的香气,幽幽袭来,让我难以把持。

我虽然不是什么坏人,但也不是柳下惠,这么性寒的女神就在眼神,我不可能不看这绝世美景。

“周末才交的电费,不可能欠费”秦雪道。

“那要不你去我家洗个澡,我来检查一下电路。”我沉吟了一下之后道。

把她弄到我家,我就能制造和她亲近的机会了,要是在这里办她,万一周一山回来了就不好,而秦雪一旦到我的家里,我要对她做点什么,就方便许多了。

“这……这不好吧……”秦雪有些娇羞地道。

毕竟是大晚上的,孤男寡女的,她的担心是正常的。

看起来,她还是比较纯情和传统的女孩子。

我就喜欢这种女孩子,因为这种女孩子一旦将其搞定,她就会很忠诚地跟着我。

“这有什么不好的,你还怕我吃了你啊?”我故意笑道。

其实,我是真的想吃了这个大美女。

“好吧,那谢谢东哥了。”秦雪犹豫了一下之后道,她记住了我白天和她说的话,不再喊我房东,而是喊我东哥了。

于是,我将这个大美女领到了我家。

秦雪慌乱之中,忘记带换的衣服了,我心中暗喜,我知道等下她洗完澡要换衣服的时候,肯定有好戏发生。

很快,我的洗手间里响起了水声,秦雪开始洗澡了。

听着里面哗啦啦的水声,我幻想着在那氤氲的水汽之下,一具白花花的无比性感的身子在那里冲喜,我内心就很激动。

今晚,我能不能拿下这个性感女神呢?

但要拿下一个女人,是有技巧的,尤其是秦雪这种传统的女人,要是操之过急,只怕会适得其反。

这种女人,得让她对我有好感才行。

我忍住了想冲进去的冲动,将总开关上的一个闸合上了,隔壁就来电了。

然后,我就坐在客厅里抽烟,等着好戏来临。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浴室的门开了一条缝,秦雪的头探了出来,她满脸通红地道:“东哥,我……我忘记拿换的衣服了……你能给我拿一套过来吗?”

“好啊,你衣服在哪里?对了,你家是保险丝烧了跳闸了,我帮你换了,现在你家有电了。”

我心中激动道,我知道秦雪的衣柜里面,肯定有那些性感的衣物,我早就想参观一下了。

“东哥,谢谢你了,我的衣服在卧室的衣柜里……你随便拿一套就行。”秦雪羞得不行,耳根都红了。

“我马上去拿,反正你的门没锁,我能进去。”我内心狂喜。

我来到了秦雪的卧室。

刚一进去,就闻到了里面的香气,这香气淡淡的,应该不全是香水的气味,应该还混杂着他的体香。

我很陶醉地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就打开了她的衣柜。

衣柜里面,衣服琳琅满目,黑丝、罩罩什么的各种贴身的衣物都有,看得我眼花缭乱,那些衣服要是穿在秦雪的身上,肯定是很漂亮性感的

“这女人如果是我的女朋友就好了。”

我心中的渴望是越来越浓了,那我就真的是夜夜笙歌了。

忽然之间,我看到一套黑色的连体衣,这是丝袜装的,很薄。

“就是这套了……”我很喜欢看女人穿这种衣服的样子,当即就做了决定。

于是,我拿着这套连体衣,回到了自己家里。

“秦雪,开门,衣服拿来了……”我去敲浴室的门。

浴室的门依旧是开了那么一点,秦雪探出头来,虽然我看不到其余的部位,但我却在自动脑补。

“怎么是这件啊……”秦雪将连体衣拿在手里,脸色更红了。

“没事,等下我回卧室了,你自己回去就行,我不会偷看的。”我故意正气十足地道。

秦雪没说什么了,将浴室门关了,显然是换衣服去了。

我连忙回了自己卧室,将监控的画面切换到我自己家的客厅,我家也都装了监控,不过浴室却没装。

大约两分钟之后,秦雪将浴室的门开了,准备出来了。

我心中一喜,打开我的卧室门,快步从卧室走了出来。

在我的刻意制造机会的情况之下,我们两人在客厅遭遇了。

秦雪此时,就穿着那套半透明连体衣。

“啊!”

秦雪哪里想到我忽然出现,她吓得尖叫了一声,就要用换下来的衣物挡住一些关键的部位,她也知道自己穿的这套连体的衣服,实在是惹人犯罪。

但忽然之间,她脚下一滑。

我连忙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她。

温香软玉入怀,我简直陶醉了。

“哦……好痛……”但是随即秦雪哼哼了起来,原来她崴脚了。

“你没事吧?我以为你走了呢,因此从卧室出来了,对不起。”我一边解释,一边将秦雪扶起来了。

我终于和她有了最为亲密的接触,此时的她就在我的怀里,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我心头如小鹿乱撞。

“没事,我自己回去抹点红花油就行了。”秦雪的耳根子都红了,她在我的怀里挣扎道。

“你好像崴脚了,可不能自己走,不然伤势会加重,我学过推拿,我帮你按摩一下,给你上点药,等下就好了。”

我连忙道,我依旧紧紧抱着秦雪,这样的机会得来不易,我哪里舍得就这样放弃。

“那就谢谢了。”秦雪娇滴滴地道。

此时的她明显没有反感我,大概她觉得她从浴室出来被我撞上,是一个意外,毕竟在我回了卧室之后大概两三分钟,她才从浴室出来。

我将秦雪拦腰抱起,放到了沙发上面,等她坐好了,我就将她的鞋子脱掉了。

她穿的是一双简单的家居凉拖,但当我把她的玉足握在手里的时候,我简直被迷住了。

她的玉足,增一分嫌肥,减一份嫌瘦,握在手里,很是舒服,她的脚趾甲上,还涂抹了指甲油,看起来很是可爱。

“真正的美人,是任何部位都完美的,周一山那小子,还真是暴殄天物,但他不配拥有秦雪。”

我已经神魂荡漾了。

“东哥,你……你不会是忽悠我的,你压根不会推拿吧?”秦雪见我痴痴的没有动作,不禁怀疑了起来。

“我得先检查一下你的伤势啊。”我回过神来道。

我收敛了心神,开始动作起来,先是给秦雪的脚按了按几个穴道,让其血脉开始畅通,然后才开始推拿其狡猾。

虽然我怀了要亲近秦雪的心思,但我这推拿技术,是祖传的,可不比那些中医院的专家差,甚至,我还有些独门技法,还有一些我祖父留下来的药膏。

“嗯……嗯……”

因为有那么一点点吃痛,秦雪的鼻子里面,发出了含混不清的声音。

而这种声音,和秦雪做那事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是很像的,我的心神,一下就摇晃了起来,我甚至想到了那次她请我吃饭,我喝多了看到她和她男朋友周一山在沙发上的那一幕。

但我知道,现在若是胡来,秦雪就会怀疑我,让我觉得人品有问题,我先得展现我的推拿之术,让她感激我才对。

听着秦雪那销魂的声音,对于我来说还真是一种煎熬,偏偏她穿的是那种半透明的连体性感衣服,我要坐怀不乱,还真是太难了。

秦雪的美目是微闭的,我趁机偷看她身,让我大饱眼福。

而老天对我也不薄,她竟然崴脚了,我和她才能有肌肤之亲。

“好了,你可以试试走路了,应该不痛了。”

虽然心中有万般不舍,但十几分钟之后,我还是果断地对秦雪道,要拿下这种女人,不能太简单粗暴,必须要有些耐心。

秦雪试探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发现脚的确不痛了,红红的脸上露出了惊叹之色。

她又试着走了几步,赞叹道:“东哥,你这推拿之术简直是神了啊,我脚一点事都没有了,你比我们医院的那些医生,厉害多了啊,真是谢谢你啊。”

此时的她,对我的防范明显放松了一些,她也不用手遮挡了,她就穿着这套黑色的连体半透明衣服,站在我的面前。

她身上那些关键部位,尤其是她胸前的美好,隐隐约约展现在我的面前,吸引着我。

“不必言谢,都是我不好,匆匆从卧室出来,惊吓到了你。”我再一次道歉,然后道:“现在我送你回去吧。”

“东哥,我……我身上好像也有些痛,是不是摔着了,要不……你也帮我检查检查?”就在我以为今晚的美好时光就要结束的时候,秦雪却忽然怯生生地道。

“难道这妹子对我,也是有好感的?她好像很信任我?”我心中,顿时狂震道:“好,我帮你检查检查。”

这样的机会,我是巴不得的。

很快,秦雪趴在我客厅的沙发上。

她的身材是玲珑有致的,我都看呆了,这只能用玉体横陈来形容,先前她是坐着的,对我的刺激感还没那么足,但是现在,她是趴着的,那翘翘的丰满,就那么展现在我的面前,让人兽血沸腾。

“东哥,怎么还没开始?”

秦雪小声催促了起来,她的声音甜甜的,糯糯的,在这夜里显得更加勾人。

“马上。”我立马道:“我先给你按按一些关键的部位,你要是觉得痛的地方,就告诉我。”

“好。”秦雪道。

我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我看她的耳根子,更红了一些。

于是,我从她的头部检查起,然后到香肩,然后从背部一路下来。

当我的手放在她那翘翘的丰满之上,那手感,那弹性,简直让我要飞了起来、

秦雪的身子,明显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秦雪,你背部没啥问题,没受伤,要不翻个身,我检查一下你正面?”我更加大胆了,主动提议道。

秦雪没做声,但是主动翻身了,而她眼睛基本是闭着的,一副娇羞的模样。

我知道这女人,只怕也是动了情,对我有些意思了。

她的这种不拒绝,让我的胆子越来越大了,我知道,今晚发生一点什么的可能性很大了。

秦雪一翻身,我的鼻血都差点喷了出来。

因为她那对美好,因为尺寸规模太大,几乎有一般露在了外面,那种白皙足以淹没任何的男人。

而她的衣服很透明,透过那连体衣,我都可以看到她那性感的丁字裤。

这种视觉上的刺激,真的让我冲动。

但我还是忍住了,没直接扑上去,要勾搭一个女人,那就得慢慢攻心,让她的心和身都属于我。

我开始检查她,她只是扭伤了脚,在我的推拿之下,已经基本没问题了,她身上并无伤。

但我还是趁机一边欣赏美景,一边帮她推拿。

她很是害羞,微闭着眼睛,压根不敢看我。

“你其余地方没什么伤,但为了防止意外,我给你松一下筋骨,让血脉通畅一下,好好放松一下。”

稍微检查之后,我对秦雪道。

“好的,东哥,谢谢你。”秦雪同意了,还向我道谢。

于是,我开始给她推拿,从颈部、到肩膀,到手臂,到腰部,甚至是腿部。

最后,我的手慢慢到了她那一对下方的位置推拿,甚至,有时候手指还若有若无地扫过那两个地方。

但我的动作幅度不大,让她觉得我不是故意的。

因此,她脸色绯红,却没说什么。

而我,此时手都有些颤抖,因为那地方,实在是太有弹性了,我很想用手掌直接覆盖上去。

而在我的慢慢撩弄之下,她的呼吸也有些紊乱了起来,似乎我这种若有若无的接触,让她觉得很是刺激。

大概二十几分钟之后,我适时地结束了对秦雪的按摩和推拿,道:“你没什么伤,不过……”

我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

秦雪脸色微红问道,其实,我看出来她刚才对我多少有些动情,不然不会在我要送她回去的时候,却要留下来让我检查。

“你的身体经络,有些问题,你是护士,你应该知道,你是不是最近夜梦频繁,而且白天精神状态不好?”

我故意道,我虽然懂一些推拿,但是我在医术上的造诣,还没这么深。

“东哥,你不是医生,没想到懂的真多,最近我的确睡不好,精神也不是太好。”秦雪叹气道。

“其实,你这个身体,要调理还是很容易的,当然,鉴于你目前的情况,只怕不好调理。”我开始卖关子了。

“东哥,你能不能说得明白一点?”秦雪好奇了起来。

“这话,有点难以启齿啊。”是继续吊秦雪的胃口。

“东哥,你平时说话不这般扭捏啊。”秦雪道。

“那我说了啊。”我犹豫了一下之后道:“看你的经络,你……你应该是长期得不到男人滋润,得不到关心,因此身体机能下降,失眠多梦。”

“胡说。”秦雪一下脸红了,大概是想到了她男朋友周一山不行的事情。

“我可没胡说,我祖父可是神医,虽然我没从医了,但是我还是学了一些独门绝技的,你这个样子,我已经知道原因了。”

我认真道,秦雪那害羞的样子,让我无比心动。

秦雪没做声了,算是默认了这件事情。

“我没说错吧,周一山肯定不行,而你还这么年轻,要是就这么守一辈子活寡,那真是艰难啊。”

我叹气道。

秦雪脸色更红了,低着头,不说话。

“秦雪,你喜欢周一山吗?你还这么年轻,我看,你早点换个男朋友,才是正途啊,你总不能守一辈子活寡吧,如果你们结婚了,那你后悔想要离婚就难了。”

我开始劝说秦雪,只有她踢了周一山,我才有机会。

秦雪也沉默起来,看来她内心也在纠结。

“我对一山,其实没什么多少感情,我们是读大学的时候认识的,他是我的同学,我家里出了点事情,母亲重病需要一笔钱,他帮了我出了这笔钱,我才答应做他女朋友的,而且,我们很快要订婚,甚至是结婚了。”

沉默许久之后,秦雪叹息道。

“你是完美的女人,你能接受这么不完美的感情和婚姻吗?”

我激动了起来,要去秦雪真的嫁给了周一山,那就完蛋了,她可是我的梦中女神,我绝对不能让我的女神过那种守活寡的生活

“我也是没办法,我花了周家八十万,周家现在生意不行,也没钱了,这时候我能和周一山说分手吗?我压根不敢提这件事情。”

秦雪幽幽地道,她小心翼翼看了我一眼,然后道:“东哥,你……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

“秦雪,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对你动心了,但你有男朋友了,我对你的好感只能藏在心里,如果周一山是个正常男人,我肯定不会打扰你,我会祝福你们,但是现在,看你这个样子,这么年轻就要守活寡,我真的心疼你啊。”

我动情地道。

“东哥,你……你喜欢我?”秦雪羞得满面通红。

“恩。”我点了点头道:“但你这种情况,我让你和周一山分手好像有些不道德,但我也不忍心看你一辈子不幸福。”

“哎,我就是个命苦的人,我不配让你喜欢,东哥,你还是把我当成普通朋友吧。”秦雪听到我喜欢她,并未生气,也没有责备我,而是叹气道。

她没有马上离开,还继续和我聊天,我算是看出来了,她不讨厌我,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也渴望有正常的生活,但是周一山就是个废物,压根不能给她正常的夫妻生活。

“可我一见倾心,我是不可能只把你当普通朋友的,以前我还觉得喜欢你有罪恶感,毕竟你是周一山的女人,但是现在,我觉得我不能让你和周一山在一起,那样会毁掉你一辈子!要是你把钱还给周一山,你是不是就可以离开她了?”

许久之后,我试探着问道,是虽然不算什么有钱的人,但有几套房子,只要卖掉一套房子,那至少都有上百万。

秦雪没说话,她沉默了一会儿,看了一下我家墙壁上的钟,一下就站了起来。

“怎么了?”我以为我先前的话吓到了秦雪。

“时间不早了,周一山快回来了,他……他特别小心眼,要是发现我这样在你家,那就麻烦大了。”秦雪有些惊慌地道。

然后,她快速离开了。

看着她那性感背影,我内心难安,我觉得我有责任要把这个女人从水深火热之中救出来,她压根不喜欢周一山,她和周一山在一起,那只是为了报恩,这不是爱情。

但我估也不会轻易离开周一山,毕竟周家对她家有恩,她很善良,不是那种不知恩图报的人,就算我帮她把钱还给周一山,她也会觉得亏欠周一山。

这让我头痛了起来。

现在我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女人,但是我又没法让她和我在一起。

这个晚上,我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我一直都在想这些事情。

当然,我也没忘记看监控,我在手机上弄了一个软件,通过我的手机,我直接可以看到隔壁的情况。

秦雪从我这里回去之后,马上就将那性感的连体衣换掉了,换了一身正常的睡衣,但她却坐在沙发上,愣愣出神,还不断叹气。

看,她也觉得和周一山这样的废物在一起,那绝对是荒废美好的年华。

这让我有多少有了一些信心,没有感情,那就没基础,周一山和她之间的关系,并非牢不可破。

因此,我开始想办法,要怎么样才能和秦雪在一起。

很快,我有了一法。

现在秦雪已经对周一山有些讨厌了,要是让周一山更加丑陋的一面展现在秦雪面前,秦雪说不定就会踹了周一山。

周一山看起身体强壮,但却这般废物,说不定是私生活不检点,在和秦雪谈之前,有过什么事情,才变成这样。

现在的年轻人,很多热衷于在网上约,周一山十有八九是在外面约多了,才变成这样,以至于在医院治疗,都起不到作用。

周一山虽然不行,但我相信,只要有美女勾引他,他肯定立马屁颠屁颠去赴约。

我决定给周一山设一个套。

我是有周一山微信的,因为现在交房租都是微信转账,我打算利用他的微信做点文章。

几天的时间很快过去,这几天,我都没什么机会单独和秦雪呆在一起,虽然周一山最近上晚班,但我也不好晚上去找秦雪,而停电停水这类的手段,也不能老玩,不然会让秦雪觉得我人品不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60703.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