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大炕上的性经历|吻乳摸下身细节小说

她急需被人玩弄下面,实在是太yǎng了,yǎng入心扉的那种不自在,让刘雪甚至忍不住自己伸手想要去摸一下。

但当她碰到爸爸那只火热的大手时,顿时触电一般的弹开,甚至脸也羞耻的看向地面。

文学

赵雄似乎感觉到了刘雪的饥渴,所以立刻将手挪了过去,一双大手放在了刘雪的蜜洞入口,那两片肥嘟嘟的ròu唇被他一摸,顿时收缩起来,就像是含羞草一样。

刘雪也猛地一激灵,甚至张开小嘴忍不住发出一声难过的shēnyín。

但紧接着,她就反应过来,那个是绝对不能被碰的地方,所以拼命的推开了赵雄,跑到了旁边紧紧抱住自己xiōng口:“爸爸,你清醒一点啊,我不是你的老婆!”

刚刚侵犯刘雪的赵雄,此时正一脸痴呆的看着刘雪,裤裆撑得高高的,一个劲儿咽口水:“老婆,你不是最喜欢在客厅挨cāo了吗,干嘛跑啊,快回来了老婆!”

刘雪听着赵雄那不堪入目的话语,不禁苦笑一声,爸爸的病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她决定还是打电话通知一下自己老公,把赵雄送到医院去算了,谁想她凑到电话旁边去的时候,赵雄直接扑了上来,下面那个硬邦邦的家伙狠狠撞在了刘雪的蜜xué上。

“哦……爸爸你好硬啊……”

刘雪不可抑制的shēnyín了一声,脸上也浮现出愉悦的模样,但随即她就感觉异常羞耻。

其实赵雄不是刘雪的亲生父亲,而是她的公公,患有老年痴呆,平时总是会将她这个儿媳fù认错成死去的老婆,总是会突然袭击,就像刚才那样。

感觉到公公硕大的命根子顶在下面的蜜洞上,甚至那个蘑菇头竟然隔着男人的裤子都顶进蜜xué里一些,刘雪惊颤不已。

她慌忙挣扎着跑开了,但下面也已经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有种奇怪的瘙yǎng感,而且还有羞耻的爱yè汹涌出洞,感觉在顺着大腿往下流。

没办法,相比公公的命根子,刘雪老公实在是太差劲了。

不但比较短小,甚至坚持时间也不长,更尴尬的是刘雪抱怨过几次之后,她老公竟是懒得碰她了,甚至偶尔还会嫌弃她太sāo。

刘雪很无奈,明明是个结过婚的少fù了,却只能每天强忍着yù望,还要承受这个色公公的侵犯。

看着赵雄死死盯着自己睡裙下方,刘雪不想被他知道自己已经流水了,红着脸回到了房间里,锁上门开始穿衣服。

她在一家公司做仓库管理的工作,平时主要是负责核对货物的数量和质量,但因为公司很注意着装问题,再加上她本身就比较喜欢xìng感一些的衣服,所以选择的是一条超短的包臀裙。

裙子是黑色的,上面是一字肩样式,露出雪白的锁骨和纤细的肩膀,xiōng前一大片还是镂空的,不但能看到半个雪白ròu球,还能看到中间一道挤出来的深沟,让人恨不得扒开看看里面的那两个粉嫩rǔ头到底多么可爱。

腰部勒紧,显出惊人的妖娆曲线,下面pì gǔ又肥又翘,裙子被绷得很紧,随时会裂开似得,而且一双修长美腿还套着黑丝袜,更显笔直修长。

刘雪对着镜子里左右看了一眼,对自己的身材很是满意,她选了一个很配自己的提包,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间门。

公公赵雄已经不知道去哪了,她松了口气,赶忙离开了自己家,来到了地铁站坐车。

地铁上人挤人,刘雪也被迫站在了门口的一个角落里,她实在是太漂亮了,身材也xìng感火辣,所以身边挤着的都是男人。

她明明已经很注意躲闪,甚至整个人都快贴在了门上,却依然时不时会被某人的手蹭一下pì gǔ,摸一下大腿什么的。

因为天生胆小,刘雪也不敢出声言语,只能更加往门口躲,尴尬又羞耻的她,小脸红的要命。

可就在此时,一个魁梧的身影挡住了她,两只手撑在门上,正好将刘雪环绕在自己的怀抱之中。

刘雪没想到还有人如此大胆,正惊慌失措的时候,却发现旁边几个不坏的色狼全都离开了,显然是身后这个魁梧男人起到了震慑的作用。

“谢谢你。”

刘雪十分感激的低声说了一句。

魁梧男人凑到了她的耳边,用浑厚的男低声说道:“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刘雪感觉男人嘴里吹出来的气,钻进了耳朵里,让她yǎng到了心里,很是难受的攥住了xiōng口的衣服,而让她更加紧张和不敢置信的是,这魁梧男人凑过来的时候,下面竟然也贴过来了,一个硬邦邦的大家伙,正轻轻蹭着刘雪的两瓣féitún。

原来这个男人不是要帮刘雪,而是为了独自侵犯她!

刘雪慌乱至极,却又不敢乱动,毕竟身后的男人太魁梧,她害怕激怒了对方会被打,而且旁边还有好多色狼在围观,如果真的推开魁梧男,还会有其他人上来。

刘雪偷偷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这魁梧男人长得还算不错,而且身材魁梧,像极了她曾经幻想中的好男人形象,甚至久违滋润的她,还忍不住幻想了一下被这个肌ròu男压在身下,可能不用他chā进去,就会gāocháo了。

所以相比那些长相猥琐的色狼,刘雪还是比较倾向被肌ròu男站在身后,毕竟他也只是蹭蹭而已。

这个念头刚出现,刘雪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因为魁梧男人的手,已经放在了她的qiàotún上,而且隔着裙子正在轻轻抚摸。

刘雪都忘记了,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被自己老公像这样抚摸过qiàotún,反而是被她患有老年痴呆的公公经常侵犯,可以说赵雄已经摸过她全身所有的地方,甚至下面那里今天差点也被chā进去。

此时身后的魁梧男人摸上来,除了一丝丝羞耻感,竟然让刘雪想到了自己的公公,她感觉好像回到了早上在家里被侵犯的场景,娇躯有些颤抖。

身后男人感觉到了刘雪的紧张,手却没有停止,而是顺着féitún圆润的弧线向下游走,很快来到了短短包臀裙的下面。

他用两根手指挑起刘雪的裙子边缘,缓缓撩起来,露出下面肥翘的两瓣蜜桃臀。

因为刘雪今天穿的是连裤袜,所以雪白的pì gǔ上,也包裹着一层黑色的丝袜,在xìng感黑丝的里面,则是一条蓝色的小内裤。

被摸到pì gǔ的一瞬间,刘雪触电般的哆嗦了一下,脸上表情也变得惊慌起来,她能感觉到男人粗糙火热的大手,正在揉搓自己的pì gǔ,而且还在尝试着一点点往下游走。

不行,刚才被爸爸撩拨的下面出水了,若是被他摸到,恐怕会被认为是放浪的女人吧?

刘雪很是慌乱,紧忙夹紧美腿,想要阻止男人的手继续肆虐。

可男人的动作比她想象中要快,竟然直接来到了她那处正在敏感状态的蜜洞外面,虽然隔着内裤和丝袜,但男人的大手微微用力一揉,还是带来了极为强烈的kuài gǎn。

刘雪是个尝过男人滋味的少fù,也是个空旷依旧的女人,她对男人正是充满渴望的时候,却在人流拥挤的地铁上,被一个陌生男人揉搓下面湿润的蜜xué,那刺激感可想而知。

强烈的酸麻感从蜜xué那里传来,涌便全身,让她的娇躯陡然变软,一点力气也用不上,只能无力的趴在地铁冰冷的门上。

下面出水量也加大了不少,她明显感觉到,自己想要紧紧夹住的两片ròu唇已经被男人的手指扣开,强忍着的爱yè流淌而出,瞬间打湿了内裤。

刘雪的腿哆嗦着,似乎是要撑不住了,软软的想要跪在地上,却被男人用大手抱住了xiōng口。

不,不行,难道他还要当众摸我的xiōng吗?

周围还有好多人啊!

刘雪紧张的眼神偷偷扫视,果然见到已经有人注意到这边,好几个男人正在用火热的眼神,看着她下身。

因为裙子被撩起来,她的féitún已经露出来,那丰满让很多男人都悄悄硬了命根子。

刘雪从小就是所有人眼中的好孩子,高傲又漂亮,此时被迫当众露出pì gǔ,还要被人看到自己正在被玩弄,不禁羞耻万分。

可身后的魁梧男人不在意,大手放在刘雪一座高耸的饱满ròu球上面,开始肆无忌惮的揉搓,隔着衣服就那么用力,甚至还把两根手指探进衣服里,寻找那颗凸起的rǔ头。

刘雪很慌乱,她抗拒的挣扎,想要逃离这个男人的魔爪。

谁想男人放在她两腿间的手忽然发力,只听刺啦一声,她的连裤袜竟然被扯开了一个大洞。

丝袜被扯破的声音不小,周围的男人明显都听到了,呼吸急促,死死盯着刘雪的两腿间。

刘雪也被这声音刺激的一哆嗦,但紧接着更加过分的就来了,男人的食指紧贴着她的内裤,顺着那道已经湿的不成样子的缝隙,来回滑动。

这种隔着内裤轻轻摩擦,让刘雪感觉强烈,下面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一样,yǎng的她娇躯都在轻轻痉挛,而且一阵阵空虚感从下面传来。

她的蜜xué似乎会自己嚅动,想要将男人的手指吞进去,好像让男人的宝贝进入自己的洞洞里,然后像街头的野狗jiāo配一样死命抽chā。

毕竟刘雪下面空旷太久了,如果不是粗暴的cāo弄,恐怕很难让她得到满足,而且这也是她心里极度渴望的暴虐玩弄。

男人或许是感觉到了刘雪下面在抽搐痉挛,竟是传来嘲讽似得冷笑:“sāo货,没想到你平时跟个正经的白领一样,其实暗地里这么sāo!”

刘雪心中一惊,她感觉这个男人好像认识她。

“你是……啊!!”刘雪刚想问,下面忽然就被一根粗糙的手指狠狠chā入了。

那个长时间没得到男人滋润的蜜xué,被硬物突然进入,顿时让她控制不住的shēnyín一声,声音很是放浪诱人,吸引的旁边好多人看来。

刘雪慌忙用手中的提包遮挡,生怕自己下面被男人扣弄的事情被发现,那样她就没脸做人了。

可她保护住了下面,却忘记了上面。

这个男人似乎是个异常暴虐的家伙,又或者对她有某些仇恨,竟然不管不顾的抓住她xiōng口的衣领用力往下一扯。

顿时,一个雪白的ròu球跳出来,那白嫩的大家伙就在空气中颤巍巍的,而且上面粉色的凸点也毫无遮掩的被好几个色狼看到。

那几个色眯眯的男人见到刘雪那个硕大白嫩的ròu球,瞬间就直了眼睛,一个个呼吸急促而且眼睛通红,跟发情的公牛一样,就差扑过来侵犯了。

刘雪没想到会有一天自己会这样暴露给很多男人看,她羞耻的俏脸通红,眼泪也在眼眶中打转。

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欺负她!

可这还没完,刘雪能感觉到男人的手指正在她紧致的洞洞里,而且还开始慢慢的进出了,她竟然在被陌生的男人用手指头chā!

男人一边chā着刘雪,一边低声嘿笑:“sāo货,感觉如何,平时被你那个王主管cāo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爽?”

刘雪听到王主管的名字,心猛地一跳,下面也不由自主的缩紧,竟是紧紧箍住了男人的手指,她惊声问道:“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我们主管是谁?”

男人低声骂道:“你这个sāo货还真紧,要是能把几把chā进去就好了,可惜我快要到站了。”

说着,男人猛地快速抽chā了两下,刘雪哪里经受得住这种刺激,随着男人猛烈的chā手指,一阵阵强烈的kuài gǎn从下面传来,让刘雪剧烈的颤抖着。

啪啪啪!

刘雪的水越来越多,竟然让男人抽chā手指的时候,发出了拍打水花的声音,这声音让人羞耻无比,刘雪感觉自己到极限了。

就在此时,身后男人猛然捏住了刘雪的一颗rǔ头,然后狠狠的捻搓。

这个粗暴的动作,瞬间攻破了刘雪的最后防线,让她精神直接崩溃了,在颤抖中到达了gāocháo。

男人对刘雪没有丝毫客气,眼睁睁看着gāocháo过后疲惫的她瘫坐在地上,也不去理会。

刘雪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她感觉蜜洞入口的两片ròu唇,正不停的痉挛,大腿肌ròu也跳动不停,使不上丝毫力气。

别说站起来,她连坐都快坐不住了。

面对周围色狼们窥视的眼神,刘雪羞红着脸低下了头,却发现自己xiōng还露在外面,慌忙将衣服提上来,遮住那两团美ròu,但pì gǔ下面却遮不住了。

她gāocháo之后的水一直流个不停,就像尿裤子一样,打湿地上一片,pì gǔ也粘上了水渍,裙摆甚至都粘在了féitún上,更显得那两瓣美臀十分挺翘。

很快,地铁到站了,刘雪身边那些色狼恋恋不舍的下去了,那个魁梧男人也走了。

刘雪抬头看了一眼站名,顿时有些紧张,因为她也该在这一站下车,难道刚才那个侵犯她的男人,竟然跟她在一家公司?

很是紧张的刘雪,强撑着最后一丝力气下车,然后又在长椅上坐了几分钟,等到gāocháo的余韵过去,身体总算恢复正常,这才起身去厕所。

她的丝袜已经被扯成了开裆裤,如果这样到公司去,她就没脸做人了,只能将裤袜脱下来,然后就这样光着白洁的双腿去了公司。

进公司的时候,xìng感火辣的刘雪,瞬间成为所有人的目标,很多男人甚至工作都顾不上了,眼睛一个劲儿朝着刘雪的一双美腿上瞟。

她的裙子被qiàotún撑起来,有些高,再加上她穿的是高跟鞋,身体微微前倾,以至于裙子下面的蓝色内裤若隐若现,更加吸引了众人的眼球。

刘雪却不喜欢这样被围观注视,所以红着脸低头快速走向了电梯,快速来到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小天地。

仓管部的审查室。

房间不大,撑死了20多平,她平时在这里负责点货,坐在巨大的办公桌后面,她都没顾得上打开电脑,而是低头去看自己的两腿间。

其实她不光丝袜被扯破,内裤也湿透了,只是刚才在地铁站害怕会走光,所以就没脱。

走到公司来的这段路,她下面湿乎乎的实在太难受了,干脆将内裤脱下来,然后迟疑的望着四周,想要看看有没有地方可以晾晒。

结果就在她起身寻找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随后有人敲门:“刘姐,我们来拉货了,您帮着轻点一下?”

听到是工人来拉货了,刘雪来不及穿内裤,将内裤丢在抽屉里,快速的起身走出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59955.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