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饥渴寡妇乱小说:污到下面滴水的全文

熟女操穴小说爽到叫视频|高H文官场俱乐部黄书在线h文

老陈的体型和小涛本来就很像,再加上家里一片漆黑,白雪根本分辨不出来老陈的身份。

“怎么比以前大了这么多,人家喜欢死了。”白雪还没有意识到认错人了,一双玉手熟练的在来回游走。

文学

老陈不敢回答她,害怕被她听出来,毕竟,老陈和小涛的声音是有些不一样的。白雪仍旧没有怀疑老陈,她见对方不说话,就不再问了。

“老公,咱们今天玩玩新花样呗?趁着我师傅还没回来,咱们在桌子上弄一次,好刺激的!”白雪扭动着腰肢,顺从的趴在了客厅的桌子上。

老陈强忍住呼吸,朝她身后走了过去。

老陈的手一下握住了她的臀部,老陈用手抓了一下,白雪更是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娇嗔。

“哎呀,你坏死了,用这么大力气抓人家。”白雪脸色潮红的责怪道。

她喊的声音越大,老陈就越兴奋。手游走的速度就更快了。白雪低吟的声音此起彼伏,整个房间内都是她的靡靡之音……

摸了几分钟后,感觉时机差不多了,蓄势待发!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白雪透过玻璃微弱的反光,察觉到了不对劲。

“师傅!是您吗!您快停下!”“我是白雪!咱们不能乱来!”白雪认出来了老陈,惊慌失措的尖叫道。

苟且半天的男人,竟然是自己师傅!白雪羞愧难当。

“不行!白雪,你委屈一次吧,师傅都十几年没碰过女人了,憋得难受!”

什么伦理,什么道德,早就被老陈抛之脑后。现在老陈只要往前一挺,就会到达西方极乐世界!

“呜呜呜!”“不要啊!”白雪已经绝望的哭了起来。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师傅给睡了

老陈正准备占有白雪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小涛回来了!老陈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提上了裤子。白雪也急忙站了起来,收拾了一下身上凌乱的衣服。

门打开后,小涛一脸疲惫地走了进来。

小涛是位程序员,当初是老陈帮忙介绍到老陈朋友的一家大型网络公司上班,薪资丰厚,就是平时工作很忙,有时周末都得加加班。

这时,家里也来电了。

小涛打开了开关,屋内顿时亮了起来。

“雪儿,你哭了?”见白雪的双眼有些红肿,小涛担心道。

“没,没有。”白雪摇了摇头,神色慌张的钻进了卧室内。小涛没有多疑,跟在白雪身后走进了卧室内。

过了一会儿,三人就开始吃晚饭了。

经历了刚才的意外,白雪对老陈有些抵触,她坐在了桌子的另一边,故意和老陈离的很远。

“雪儿,师傅,我要出差了。”晚饭吃到一半,小涛突然开了口。

“什么时候回来啊?”老陈表面上波澜不惊,心里乐开了花,小涛走了,家里岂不只剩下自己和白雪两个人了。

“要一个月以后。”小涛回答道。

“能不去吗?”白雪明显有些紧张。

“不行啊,你也知道,因为有师傅的关系,老板很器重我,这次的出差,任务非常的艰巨,所以我一定要认真完成任务。”小涛的事业正处于关键的上升期,他对这次的出差非常重视。

“不吃了!”白雪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对劲,她一转身,朝卧室走去。

“我也不吃了”老陈匆匆扒拉了几口饭,也回了卧室。

小涛一脸的茫然,“都怎么回事?难道今天的饭菜不合胃口吗?”小涛一阵喃喃自语。

躺在了床上后,老陈怎么也睡不着,依旧满脑子都是白。

第二天起床后,小涛已经出差走了,家里只剩下了老陈和白雪两个人,白雪明显在故意抵触老陈,她连早饭都没有吃就去上班了,故意减少和老陈在一起相处的时间,老陈很失望。

后面的几天都是如此,白雪一直躲着老陈,在公司碰面,老陈和她打招呼,她都爱理不理的,白雪这样对老陈,让老陈很是难受。

这几天,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的原因,白雪学人穿起了热裤,短短的热裤,只能到大腿根,两条雪白笔直修长的美腿完美的露了出来,每次看见她,老陈的眼睛都忍不住一阵放光,但白雪还是故意躲着老陈,老陈没有机会接触她。

不过老天爷还是眷顾老陈的,几天后,公司秘书突然打来电话,白雪低血糖昏迷了,让老陈去接她回家,老陈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接到电话后,老陈就暂时从客户那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公司,办公室的沙发上,白雪已经昏迷不醒,两条美玉一样的大长腿,笔直的横在了扶手上,引人垂涎

老陈看着她的大长腿,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之后老陈拒绝了公司员工们的帮忙,独自背着白雪回家。

公司离家很近,在回家的路上,老陈的手一直在白雪的臀上,不停的乱摸。

白雪虽然低血糖昏迷了,但不等于完全失去意识,她感觉出来了老陈在占她的便宜,只是她还在昏迷之中,根本说不出话来,任由老陈在她的玉体上乱摸。

玉腿上的肌肤,光滑,细腻,摸在上面比摸婴儿的脸蛋还要柔软,老陈暗暗赞叹,白雪真是人间极品,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长得这么好。

老陈摸的开心,白雪心里却在不停的骂娘,被师傅一直揩油,她快要气死了,她很想反抗,可是身体又动弹不了,只能趴在老陈的后背上,不停的翻白眼。

从公司到家,步行只有十分钟的路程,白雪以为回了家,老陈就能放过她了,可是,她错了,更猛烈的暴风雨还在等着她呢。

老陈把她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接着把她的高跟鞋给脱了下来,将她那一双白皙、肌肤如牛奶般的美脚给抱在了怀里。

“白雪,你低血糖,按摩脚能帮你快速恢复血糖。”老陈的手在她的玉脚上面不停的来回揉搓。

她玉脚上的肌肤和大腿上的肌肤一样的细腻,握在手上,滑滑的,软软的,老陈抱着她的玉脚,一阵阵的心猿意马。

白雪已经睁开了眼睛,她愤怒的看着老陈,与此同时用眼神威胁老陈,让老陈放开她,可她越是这样,老陈就越兴奋,老陈就喜欢白雪的这对玉脚,她的这双小脚丫,老陈能抱在怀里玩一年。

“白雪,师傅给你好好按按,你的身子弱,按按促进血液循环。”老陈的手顺着她的玉脚,往上摸。

不一会儿,就摸在了她的小腿上,白雪的小腿曲线优美,没有一丝的赘肉,摸在上面完全是一种享受,正摸着摸着,白雪突然恢复了知觉,她抬起玉脚,一脚踢在了老陈的身上,老陈“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不要脸!”被老陈摸了这么大半天,白雪气的满脸通红,把老陈踢倒后,她生气的走进了卧室内。

老陈看着她的背影,一阵不舍,自己还没摸够呢,怎么就走了呢!白雪回到了卧室,把她屋里的门给紧紧关上了。

老陈知道,自己的计划再次失败了。

老陈心灰意冷的回了房间,但躺在了床上,心里仍旧对白雪的那对玉脚流连忘返。

经历了这件事之后,白雪对老陈愈加防备了,就连穿衣服都变得保守了起来,她再也不敢穿热裤了,每天都穿起来了牛仔裤,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可她不知道,她穿牛仔裤的样子同样迷人,那深紫色的牛仔裤,勒的紧绷绷的,她走路的时候,臀部一直不停的左摇右晃

老陈和白雪彻底陷入了冷战之中,白雪每天早出晚归,故意躲着老陈。

甚至出门之后,连卧室都会上锁,老陈已经一丁点接触她的机会都没有了。

某天深夜,白雪却还没有回家,老陈不由得有些担心,一般到这个点,白雪再怎么加班都会回家,但今天,却一直不见踪影。

老陈放心不下她,下了楼,朝公司走去。来到了写字楼不远处的小巷子边上,果然,白雪遇见麻烦了,她被几个身上纹着刺青,染着黄毛的小混混给盯上了。

白雪长得好看,估计附近的几个小流氓早就对她垂涎三尺,终于在今晚动手了。

看见这么多的坏人,白雪一脸的惊慌失措,几个小混混嚣张的笑着,朝着白雪步步紧逼,“都给我住手!”危急时刻,老陈大喊一声冲了过去,身为师傅,保护白雪义不容辞。

“师傅!你小心啊!”白雪虽然和老陈之间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但再怎么说,她还是很担心老陈的,见老陈要和小混混们扭打在一起了,白雪下意识喊了一声小心。

这一句“小心”让老陈心里暖暖的,跟小混混们打架就更加卖力了。

老陈虽然年龄大,但注重锻炼,身体非常的强壮。

而且年轻的时候老陈还学过几年的拳脚功夫,和这几个小混混动手,完全不在话下,三下五除二,把小混混们打的连连后退。

“哼!给我记住了,以后谁敢碰她一根汗毛,我跟你们没完!”小混混们被老陈打的屁滚尿流,临走的时候,老陈一声冷哼,气势如虹,小混混们被老陈彻底吓到了,他们走后,白雪的脸色终于恢复了平静。

“师傅,谢谢你。”冷战这么久,白雪第一次主动跟老陈说话。

“没事的,保护你,是我应该做的。”老陈笑了一下,满不在乎的道。

“师傅,你受伤了!”刚才和小混混们不停的打架,老陈虽然打赢了,但身上还是挨了不少拳脚的,胳膊上,胸膛上,有好几处淤青。

“回家我给你擦点药酒吧。”白雪见老陈为了救她受了伤,她心生感激,对老陈以前不好的印象大为改观,老陈点了点头,和她一起朝家里走去。

回家后,白雪顾不得换衣服,就拿来了医药箱给老陈擦药酒,老陈干脆把上衣给脱了。

一时间,充满肌肉的上身,裸露了出来,白雪看见老陈姣好的身材后,美目中一阵吃惊。

老陈虽然年过半百,身材却保持的非常好,八块腹肌,拥有多少青年男子都梦寐以求的身材。

白雪在掌心挤了一些药酒,接着俯卧老陈胸膛,缓缓的涂抹了起来。

她的手很滑,按在老陈的胸膛上,非常的舒服,白雪站在老陈的旁边,她的臀部,就摆在老陈的眼前,离老陈的眼睛不足十公分,她的玉臀真是越看越漂亮,鼓囊囊的,牛仔裤都快给撑爆了,老陈盯着她的玉臀,一阵想入非非。

老陈好想去摸一下。

心里胡思乱想着,不一会儿,老陈就有了反应,正在给老陈擦药的白雪,也有些察觉。

她知道老陈又动歪心思了,给老陈擦完药后,神色有些慌张的转身就想走,但偏偏她脚下一滑,身体不由自主的朝老陈怀里坐了下来。

“师傅,对不起!”坐在老陈怀里后,白雪迅速意识到了什么,她神色慌乱的站了起来,逃也似的钻进了卧室,再也不出来了。

老陈看着白雪的背影,一阵不舍,她臀部的柔软,还在老陈心头缠绕。

第二天早上,二人见面的时候,白雪还有些不好意思,匆匆跟老陈打了一个招呼,就先去上班了。

自从这件事之后,老陈和白雪之间的关系,再次发生了变化,白雪已经不像以前对老陈那么抵触了,但她对老陈还是有些排斥,二人的身份毕竟是师傅和徒弟。

过了几天,小涛打电话过来了,他在外面出差的时间又延长了一个月,老陈和白雪等于又多了一个月独处的时间。

天气越来越热,也不知是不是老天的再次安排,周末的时候家里又停电了。

周末那天,白雪在家休息,见老陈不在家,她嫌太热就把南北通透的窗户给打开,之后直接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午觉。

而老陈在客户那早早签好了商业合同,就提前回了家。

一回到家,就看见了在客厅里睡午觉的白雪,她没想到老陈会这么快回来,所以她穿的很清凉,一件薄薄的小背心,里面没有穿里衣。

躺在沙发上,小背心已经被汗水湿透了,白色的背心里面的景色若隐若现,尤其是白雪丰满的胸部,背心被汗水湿透后,胸部的轮廓几乎清晰可见

白雪的下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短裤,紧绷绷的短裤,只能勒住大腿根,两条玉腿和白皙的脚面完全露了出来,虽然南北通透的窗户都开着,但白雪依旧很热。

她身上不停的出汗,老陈有些心疼她,就拿了一把蒲扇,坐在了她的旁边,给她扇风,老陈每扇一下,白雪的小背心就微微鼓起,里面美妙的风景清晰可见。

老陈一下找到了乐趣所在,很卖力的给白雪扇了起来,她的小背心每鼓起一次,老陈就会兴奋一次,白雪在睡梦中只觉得越来越凉快,她渐渐睡的更香了。

“师傅,是你!”睡了一会儿后,白雪终于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一看,是老陈在大汗淋漓的给她扇风,白雪顿时一阵感动。

“师傅,你去休息吧,别管我了。”白雪有些愧疚,师父这么大年龄了,还给她扇风,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没什么的,小涛不在家,就剩师傅疼你了,天气这么热,你怎么睡得着,我给你扇扇风,你好凉快一点。”老陈义正言辞的回答道。

“师傅,谢谢你。”白雪根本没有想到,老陈趁着扇风的时候占她的便宜,“热坏了吧”她见老陈出了这么多汗,忍不住拿了一张纸巾帮老陈擦汗。

她伸着胳膊帮老陈擦汗,那傲人的胸部一下挺了起来,薄薄的小背心,随时可能撑爆了似的。

给老陈擦完了汗,时间已经很晚了,天气太热,二人无心吃饭,随便对付了几口,晚餐就算解决了,但这个时候还没有来电,卧室则都热的不能睡觉。

家里只有一张凉席,老陈建议,把凉席扑在客厅的地板上,两个人一起躺在上面睡觉,白雪刚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但天气实在太热了,为了能有一个好的睡眠,她最终接受。

老陈和白雪一起躺在了客厅的凉席上,第一次和师傅躺在一起睡觉,白雪有些拘束,她故意和老陈离的远远的,害怕老陈会触碰到她,这让老陈无可奈何。

天色越来越黑,不知不觉就到了半夜,这个时候,天气突然变得更加闷热,老陈和白雪躺在凉席上,依旧热的大汗淋漓,老陈热的实在睡不着觉,见屋内漆黑一片,一咬牙干脆把内裤给脱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老陈渐渐的凉快了许多,就在老陈渐渐想要入睡的时候,突然感觉一对很柔软的东西撞到了老陈,那种感觉软软的,充满弹性,让老陈很舒服,老陈睁开眼睛一看,竟然白雪睡着后,不小心翻身,把臀部贴到老陈了!

“白雪,你睡着了吗?你的身子撞到师傅师傅了!”老陈试着喊了两声。

见白雪睡的很香,根本没有醒来的迹象,老陈的胆子逐渐变大,在白雪的身上摩擦了起来。

摩擦了没一会儿,白雪在睡梦中感受到了什么,她发出了“吭哧”一声响。

老陈浑身一激灵,正准备收手,发现白雪双眼还在紧紧的闭着,老陈的手又再次按了下去。

这次,老陈两只手同时出动,缓缓的抚摸了起来。

白雪突然发出了一声低吟,“啊!”睡梦中,白雪的娇躯突然抽动了一下,她夹紧了双腿一阵摩擦。

“好难受!老公,你终于回来了,人家好想你!”此刻白雪估计正做着什么美梦,她夹着老陈的胳膊,美腿也变得愈发的滚烫。

这真是上天赐予老陈最好的礼物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老汉老陈注定是要走一遭了。老陈双眼通红,对着眼前性感绝美的白雪,缓缓抵了过去

不料的是,白雪突然醒来,并狠狠给了老陈一巴掌!

“不要脸!”

说完,白雪便起身进了卧室。

就在老陈还一脸懵逼时,白雪已穿戴好衣物,去外边开个宾馆暂时住着了。

老陈心里大呼可惜,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之后白雪直接搬出了家,并且提出了辞职。

这一切来得太快,让老陈心中一下子无法接受。

以至于老陈接下来几个月浑浑噩噩,公司资产一落千丈,最后土崩瓦解、破产了。

无奈的老陈只能带着少许积蓄,住在家里。

因为身体条件不错,老陈索性也不重视事业了,就在小区游泳馆当了个救生员。

另外,他把房子的单间重新租了出去。

新搬进来的也是一对情侣,女的叫钟海钰,男的叫杨凯。

房租没开多少,因为附加了条件,老陈的一日三餐,需要小两口来负责。

除此之外,女房客钟海钰长得肤白貌美、身材修长,姿色跟白雪不相上下。

“陈叔,你下班回来啦?先去饭桌那儿坐会儿吧,马上吃饭了。”

见老陈下班回来,钟海钰热情道。

她似乎刚洗完澡的样子,头发还是湿漉漉的,上面的水滴下来,波如蝉翼丝绸睡衣湿了一大片,紧紧的贴在胸口,胸前的美好清晰可见。

老陈看见的第一眼,就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腾的一下涌到了头顶,当下眼睛都直了。

那边的钟海钰说完话见他久久不动,顺着他的视线往自己胸前一看,当即低呼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那个……陈叔,其实……其实我……”

老陈被她这一叫给吓回了神,手忙脚乱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

吃饭时,杨凯说特意下班回来买了老陈最爱的猪头肉。不过老陈的注意力此刻都在钟海钰的身体。

这顿饭吃的老陈是极其难受,往后的几天,都有些不在状态。

这天老陈去游泳馆上班,因为是早上的原因,里面并没有什么人,老陈要先把池子洗了,然后水换了,方便下午营业。

弄完池子还要打扫室内卫生,等他打扫到更衣间的时候,陆陆续续的有人来了。

是几个年轻的姑娘,长得亭亭玉立,花枝招展的。

大概是没注意到里面还有人在,几个人进来就开始脱衣服,吓得老陈立马就躲到柜子后面去了。

这是几个还没结婚,但是玩得很开的姑娘,听她们讨论男女之事,言辞之间颇为大胆。

老陈心下好奇,侧过脑袋悄悄看了一眼,这一眼顿时看得他气血上涌。

几个姑娘已经全部脱光光了,白晃晃的一片,亮得人眼睛都要瞎了。

尤其是其中个子最高的那个,那腿又长又直,明明是站着脱衣服,却像是故意勾引人似的。

展示似的把腿伸出来,然后把泳衣穿进去,弯腰下来拉的时候,胸前的美好垂下来,圆滚滚的两团,晃得老陈鼻血都出来了。

美好的东西是短暂的,还没等老陈看够,几个姑娘已经换好衣服,打闹着出去了。

老陈走了出来,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结果发现出血了。

到底是年纪大了,受不得刺激。

老陈悻悻的跑到卫生间去整理自己的鼻子,回来的时候路过游泳池,看着在里面玩得欢快的几个美女,他生怕自己失态,努力不往那边看,然而对方却先叫住了他。

“大叔,那边那位大叔!”

老陈反应过来,抬头望去,发现是刚刚那个长腿美女。

难不成刚刚偷看被发现了?

老陈有些紧张的走了过去,看到长腿美女从钱包里面抽出了一百块钱,笑着对他道:“大叔,能劳烦你帮我们买几瓶水吗?”

对方笑意盈盈的仰着头,胸前的饱满紧紧的包裹在泳衣里面,挤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老陈愣了下才应了声好,抬手去拿钱,不小心和对方湿漉漉的指尖碰了下。

空有一股电流产生,随着老陈的指尖直蹿而上,直电得老陈浑身哆嗦了下。

生怕对方察觉出不对,老陈傻乎乎的接过钱就跑,跑出去很远都还能听到身后那阵枝花乱颤的笑声。

老陈懊恼的踢了踢墙壁,再次回去的时候已经回复了平常的样子。

对方接过水,笑意盈盈的对他说谢谢,傲人的胸脯挺了挺,看人的眼睛里全是勾人的媚意。

老陈草草应了,直到回家之后脑子里都是那画面。

钟海钰见他吃饭的时候一直在发愣,感觉心不在焉的,收筷子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陈叔,你怎么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56941.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