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那里滴水的文|女人被男人操的小说

高品质完结男频新文来一波!剧情跌宕,男主硬核.女主温柔可人,非常暧昧的一个题材,必看的经典都市小说,情感大作强力推荐!

文学

孙曼曼长得很漂亮,身材高挑,皮肤滑嫩,xiōng前的一对大球也很饱满高耸,每次刘聪趴在她身上撞击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看着她一边shēnyín大叫,那对饱满来回跳跃的样子。

不过老婆总是别人的好,孙曼曼虽然长得xìng感动人,甚至追求者无数,可真正让刘聪惦记的,还是她的老妈赵兰。

赵兰因为生女儿生的早,据说十六七岁就大了肚子,剩下了孙曼曼,所以现在也很年轻。

因为长期保养,身材和皮肤也都很好,尤其是那生过孩子后圆润肥美的qiàotún,每次一传牛仔裤,就让那大pì gǔ很是突出,搞得刘聪看一眼,就觉得自己命根子硬邦邦的,恨不能把赵兰按在床上猛干一番。

因为孙曼曼父母早就已经离婚了,所以赵兰在结婚的时候,自然就跑到自己女儿家住着。

一开始的时候,这母女俩还都觉得很对不起刘聪,但刘聪很爽,因为每天能见到岳母穿睡裙的样子,尤其是她干活的时候,只要一弯腰就能看到那硕大的féitún。

刘聪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赵兰闲着无聊,正在清理客厅的卫生。

她拿着吸尘器,弯着腰,却不知道自己的睡裙已经翻上去了,露出下面雪白的féitún。

看着岳母那比她女儿还要肥美的两瓣蜜桃臀,还有下面一双笔直玉柱般的双腿,刘聪感觉自己的兄弟又xìngfèn了

“妈,那边还没打扫到。”

刘聪还想再多看一些,所以就故意指引着岳母弯腰。

“哪里?”

赵兰不疑有他,弯腰去地上看,那pì gǔ撅的更高,下面完全暴露出来,里面竟然是真空的!

只见两瓣圆润的蜜桃臀因为赵兰弯腰微微分开,露出下面一片无毛地带。

可以清晰看到那两片粉嘟嘟的ròu唇,上面似乎有些晶莹水线,看来天太热,岳母有些发情了,难怪会只穿着睡衣在客厅里乱逛。

刘聪死死盯着那诱人的蝴蝶xué,依旧粉嫩的颜色让他激动,没想到岳母的这小蜜xué竟然没有变黑,而且还是天生白虎!

刘聪忍不住直接走过去:“就在这里啊,妈你怎么看不见?”

说着,刘聪站到了赵兰的身后,故意贴了上去。

他看着岳母的féitún,早已硬起来的命根子,这会儿直接顶在了赵兰的féitún上。

那róuruǎn又充满弹xìng的熟fùféitún,让刘聪的命根子直接陷进去,被软ròu挤压着,让他爽的倒吸一口凉气,手也忍不住抓住了赵兰的柳腰。

xiōng大pì gǔ大,腰却细的要命,简直太适合后入。

这样想着,刘聪一个没忍住,狠狠撞击了一下岳母的féitún,那个硬邦邦的命根子隔着裤子直接就顶在了赵兰的蝴蝶xué上。

这突如其来的撞击令赵兰下意识的shēnyín了一声:“不要……”

叫完后她才意识到不对,满脸通红,回头看向自己女婿的胯下,发现那根东西都要从裤子里钻出来一样,顿时心慌意乱:“你干嘛啊,我在打扫卫生呢,别闹!”

“我没闹,只是我有点想曼曼了。”

刘聪抱住赵兰,故意把命根子往她的pì gǔ上蹭……

赵兰离婚已久,而且正处于如狼似虎的年纪,本来每天都很空虚。

此时感觉到自己女婿的那根ròu棍子上面的温度,自然心神dàng漾。

那可是自己的女婿啊!

“好儿子,别这样,我是你丈母娘啊。”

刘聪抱着赵兰的柳腰,然后手一点点往她xiōng上游走,同时下面不断的用命根子蹭着她的féitún,故意把嘴凑到她的耳边,刺激道:“可是妈,你也知道男人是有生理需要的,你女儿整天加班不回来,她有没有出轨找野男人我都不知道。”

赵兰被女婿从耳边吹气,感觉yǎng的要命,尤其是那yǎng到了心里,让她更加火热难耐,娇躯不断扭动,xiōng口yǎng又不好意思当着女婿抓。

她这么一扭pì gǔ没事儿,刘聪被她róuruǎn的féitún蹭的命根子更加高涨,手也已经来到了岳母硕大的xiōng脯上。

隔着睡衣,他双手猛地一抓那róuruǎn的ròu球。

“哦……不要……好儿子你别这样……”

赵兰猛地shēnyín出声,她的xiōng太敏感了,尤其又是被自己女婿揉搓,那种乱lún的刺激让她大脑一片混乱。

而刘聪则是捧着那两个沉甸甸的ròu球,心里别提多爽了,毕竟这女人生过孩子后,nǎi子就是与众不同。

硕大,而且róuruǎn,就像是两个灌满水的气球。

看着岳母的丰满在自己手里肆意变形,刘聪别提多爽了,甚至能感觉到岳母的rǔ头在慢慢变硬,顶着刘聪的手心。

刘聪知道岳母动情了,用手揪着她那两颗rǔ头,轻轻甩动,带动着那两个ròu球上下乱跳。

“妈,你怎么这么sāo?是不是你女儿跟你学的?”

刘聪故意tiǎn了一口赵兰的耳垂。

赵兰猛地一哆嗦,她心里瘙yǎng,下面更yǎng,恨不能有一个粗大的宝贝chā进去将她那ròu缝撑开,然后粗暴的给她整个ròu洞填满。

一想到自己女婿那命根子chā进去的场景,她更加腿软了带着哭腔哀求:“好儿子,好女婿,你放过妈吧,曼曼那么乖,不会出轨的,你要实在想女人,妈叫她回来行吗?”

刘聪见到自己岳母整个人都依偎在自己身上了,对那丰满的揉搓更加狠,同时另一只手向下摸去:“妈,你都这么sāo了,你女儿还会很正经?再说曼曼有多sāo我还不知道吗,她在床上浪叫的样子,你看看就知道了。”

说着,刘聪竟然拿出一部手机,开始播放他和孙曼曼zuò ài的视频。

视频上,孙曼曼赤luǒluǒ的趴在床上,féitún高高撅着,紧窄的ròu缝已经被一根粗黑的命根子撑开,随着那ròu棍子抽chā,ròu洞里的嫩ròu也跟着被带了出来。

同时还有孙曼曼sāo贱的shēnyín声:“哦……老公好厉害……爱死你了……啊啊……不要chā这么深……好爸爸,你疼疼女儿行不行,我快被你chā死了……啊!”

听到孙曼曼竟然喊刘聪爸爸,赵兰羞耻的低下了头。

但她看着自己女儿那嫩xué里进出的黑色棍子,又不禁羡慕,同时心生渴望,竟是不知不觉间把手放在了刘聪的命根子上。

刘聪感觉到赵兰已经发sāo了,立刻用手掀起她的睡裙,摸了一把她的两腿间,果然已经爱yè横流,都顺着大腿流淌下来了。

赵兰被自己女婿摸着那蝴蝶小xué,身子瞬间哆嗦了一下。

“不要乱摸……难受死了……”“妈,我也难受,你女儿出去搞外遇,我在家里自己一个人憋着,这算什么事儿啊?”

刘聪这样说着,故意把手上的爱yè给赵兰看:“妈,你看看你多sāo,下面都有水了,你不会是真的很想被男人cāo吧?”

赵兰被这话弄得羞耻无比,不断摇头:“我没有,真的没有……”

虽然她这么说着,但小手却始终没有离开刘聪的命根子,那个粗大的家伙让她爱不释手。

见到她这么sāo,刘聪故意亲了她一口:“妈,既然你这么喜欢,咱们不如再这里做一次,你这些年太空虚了,就让我来给你尽尽孝心吧”

“不……不行……咱们不能这样……好”

赵兰不断的抗拒,却依旧逃不过被刘聪按在地上的命运。

她跪的很巧,正好在手机旁边,手机里还播放着孙曼曼跟刘聪zuò ài的视频。

孙曼曼光着pì gǔ跪在地上,一双美腿分开,露出那湿淋淋的ròuxué和粉嫩的屁眼,正不断的哀求着摇摆着féitún,等待男人的chā入。

赵兰此时也是差不多的姿势,被自己女婿按在地上,像小母狗一样的趴着,两条美腿被迫分开,肥美的qiàotún也被扒开,露出下面水流不断的蝴蝶美xué。

刘聪见到这美景,忍不住凑过去深吸一口气,那熟fù的体香让他yù罢不能。

赵兰则是不断哭着哀求:“儿子……不要弄妈了……咱们不能这样啊……对不起曼曼的……啊……不要chā啊……”

刘聪没有理会赵兰的哀求,两根手指粗暴的chā进赵兰的ròuxué中。

同时将自己裤子脱了下来,露出了那根粗黑的命根子。

赵兰眼睛迷离的回头望了一眼,见到那根恐怖的东西,顿时吓坏了:“不……不行……会被撑裂的!”

说着,她手脚并用的想要爬走,却被刘聪抓住两条美腿,并且直接将她下半身腾空,架在了自己粗壮的腰上,粗黑的巨龙对着那不断朝外流出爱夜的xué用力一挺…

粗大的命根子直接chā进了那ròu缝里一半,瞬间就将小ròu缝撑得变成一个圆圆的小洞。

“疼……好疼啊……你快拔出去……妈疼……”

赵兰惨叫一声,不停的挣扎,却越挣扎,那根ròu棍子就越往里chā。

岳母的ròuxué实在是太爽了,又紧又软,里面的嫩ròu包裹着他的命根子,就像是在温泉里做按摩一样,整个人的骨头都酥了。

他爽的仰着头,死死抓着岳母的柳腰:“妈,快动……对,就像你这样动,hǎoshuǎng!”

赵兰疼的不行,哪里愿意配合,可她不自觉的蠕动ròu缝,就让刘聪的命根子不断深入,最后更是齐根没入,直接顶到了huāxīn。

赵兰被那粗大的命根子chā进来,疼的直哆嗦,全身冒冷汗,但那东西顶到huāxīn后,她又忍不住高声shēnyín:“哦……太深了……顶的好难受……好yǎng……”

因为huāxīn被盯着,赵兰花又疼又yǎng,那种下面洞里好像有虫子在爬却又没办法用手抓挠的难受,让她几近抓狂,竟然迫切的希望自己女婿动一动。

反正也都chā进去了,让他上一次也就得了!

赵兰的ròuxué蠕动着,好像是鱼儿的小嘴,正在用力的吮吸着自己女婿的命根子。

刘聪爽的头皮发麻,用力拍打着赵兰的féitún:“用力,hǎoshuǎng!”

听到女婿拍打自己pì gǔ发出的啪啪声,赵兰别提多羞耻了。

但这种羞耻却给她带来一样的刺激,竟然让她下面动作的更加剧烈,同时竟然不自觉的微微扭动féitún。

那根ròu棍子竟然在她的ròuxué中开始抽chā,而且还是她主动帮忙动作的。

赵兰哭了,想要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她不想这样下贱。

刘聪趴在了她的后背上,将手绕到赵兰xiōng口,托住了那两团ròu球:“妈,要不要我动一下?”

“不要……别……”

赵兰气喘吁吁的抗拒着,做着最后的抵抗。

“可我看你很想要啊,不如就让我代替我岳父的工作,让你爽上天。”

刘聪坏笑一声,然后将命根子一点点往外拔。

赵兰预感到了什么,轻轻颤抖着,小嘴里呢喃着:“不要……别这样……好儿子你放过妈吧……我不行的……”

刘聪得意的将命根子抽出来,只留下一个头在里面,然后卯足干劲,猛地朝里一chā。

“啊!”

赵兰惨叫一声,huāxīn被一个粗大的东西用力撞了一下,还被死死顶着。

她感觉自己下面被刺穿,甚至被那根粗大的东西,顶的胃都有些痛了。

可随后,一股强烈的爽感传来,那是她前所未有的体验。

她以前的老公从来没有这么强大,女婿这么大的ròu棍子,死死顶着她的huāxīn,让她激动不已,抖若筛糠。

同时一股股酸麻的舒爽感往脑门冲,让她意识模糊,竟然张开樱桃小嘴shēnyín出声:“动……动一下……”

见她已经开始发sāo了,刘聪也就不犹豫了,立刻趴下去要快速的抽chā一通,让岳母爽上天,然后以后永远臣服在他的胯下做sāo货!

偏偏此时,门外响起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兰姐,我回来了。”

是保姆张晨梦。

刘聪吓一跳,趴在岳母身上不敢动作了。

而赵兰仿佛没听到似得,下面的ròuxué不断蠕动,嘴里还哼哼着:“儿子……我的好儿子……妈难受死了……”

听到这sāo货竟然还在shēnyín,刘聪赶忙捂住她的嘴,却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张晨梦已经听到动静过来了,隔着门问道:“老板,兰姐没事儿吧,我刚好像听她说难受。”

“没,没事儿!”

刘聪立刻回应:“你先忙你的去吧。”

声音在耳边响起,赵兰一下子从ròuyù中惊醒,惶恐的看向刘聪:“是不是梦梦回来了?”

刘聪立刻压低声音说道:“别出声,你想让她看到你被我干吗?”

赵兰哀求道:“你快点拔出去吧,要是让梦梦见到,咱俩就没脸做人了!”

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把这个岳母搞到手,要是现在拔出来,她肯定会警惕,不会再让自己成功得手!

“妈,你别害怕,没我的命令张晨梦不敢进来的。”

刘聪托住岳母的xiōng把玩。

那两团ròu球软的要命,他只是捏了两下,就觉得心里激动,命根子在ròuxué中不断跳动,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抽chā获得kuài gǎn。

赵兰却很是害怕,开始不断的抗拒,她扭动féitún抵抗着刘聪的抽动:“不要这样了,一会儿曼曼也该回来了,你别乱来。”

刘聪见到岳母不像刚才一样配合了,心中恼怒,但也知道想要让她配合,不能像刚才一样强迫了。

否则赵兰真的求救,张晨梦只要进来捣乱,自己就铁定完蛋。

他犹豫了一下,缓缓将ròu棍子拔出来:“妈,你别乱动,我先出来就是了。”

赵兰见女婿答应,顿时松口气,但等那东西真被拔出去了,又觉得下面空dàngdàng的。

好像少了一些什么。

刘聪扶着双腿酥软无力的赵兰站起来,然后让她坐在床上,也不提裤子,就让那个粗大的ròu棍子在她面前晃着。

赵兰有些羞臊,她拽过被子抱在xiōng口,遮住自己的身体,小声说道:“你把衣服给我拿过来吧,咱们赶紧穿好衣服出去。”

刘聪皱眉:“咱们两个大白天的在卧室待这么久,若是真的这么出去了,肯定会被人怀疑的。”

“那怎么办?”

“要不你装病吧,我在照顾你。”

刘聪心思一转,有了坏主意。

“装什么病?发烧感冒?”赵兰还不疑有他,真的商量装病。

刘聪糊弄道:“我觉得这样,你假装腿脚不方便,然后我假装给你按摩,再叫张晨梦进来看一眼,让她放心,如何?”赵兰觉得这个办法可行,但她还是执意要穿上衣服,刘聪随手给她找了一条裙子,让她真空上阵,坐在床边。

刘聪则是抱住赵兰一只滑嫩的玉足,高声叫道:“梦姐,帮我打盆热水,拿一条毛巾过来,我妈的脚受伤了。”

张晨梦一听,把东西拿来,一进屋就看到刘聪正抱着赵兰的脚。

“兰姐,你命真好,女婿这么孝顺。”

张晨梦笑着将水盆放下。

其实这张晨梦也是个很xìng感的少fù,才三十岁出头,刚生完孩子那nǎi水还充足呢,xiōng前两个大球充满nǎi水,沉甸甸的挂在xiōng口,坠的衣服往下掉,露出好大一片雪白和一道深沟。

而且她还很喜欢穿裙子,这么一蹲下来,裙子下面不可避免的露出一条粉色的内裤。

那内裤包裹之中的ròuxué很是肥美,好像是传说中的馒头xué,微微鼓起,看着很是明显。

刘聪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大概被张晨梦发觉了,她红着脸并拢双腿:“那个,需要我帮忙不?”

刘聪看着张晨梦漂亮的脸蛋,然后眼神滑落到她的xiōng口,透过宽松的衣领,隐约能看到里面那两团硕大的白ròu球。

“没了没了,你做饭去吧。”

张晨梦注意到刘聪的视线,顿时俏脸通红,羞臊的捂住了xiōng口起身:“那……那老板,我先出去了。”

说完,她慌里慌张的跑出去,连门都忘记关了。

赵兰不满的教训道:“梦梦是来做保姆的,你可别打她的主意,那样对不起曼曼!”

“我知道,我倒是惦记老妈你,问题是你不愿意啊。”

刘聪抓住赵兰的玉足,假装按摩着,手却一路往上滑。

赵兰感觉腿有些yǎng,脸红红的按住自己的裙子:“好儿子,别跟妈闹,我年纪大了。”

“谁说的?我感觉你就正好,你看这皮肤多好,身材也正好。”

刘聪说着,大手已经摸到了岳母的大腿上。

赵兰慌了,连忙说道:“别闹了,会被梦梦看到的。”

“我这不是在装吗,总不能她刚走,我就不给你按摩了吧?”

刘聪这样说着,然后手强行塞到了岳母的裙子下面。

刚才赵兰没来得及穿内裤,此时下面还是真空,而且一片泥泞。

甚至那个ròuxué都还微微发红,刚才被蹂躏的感觉还未完全消失。

“妈,这女人到了年纪啊,就要想开点,反正你都四十来岁了,正是享受如狼似虎的年纪,干嘛要憋屈自己?”

刘聪故意用手抚摸着赵兰的大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56255.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