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妻俱乐部短篇小说:男友啪啪时总问我前任

美姿张秀丽:处男开荤是不是很吓人

一听可以多活几年,张举人忙的弯腰行礼,一脸热切,道:“还请山神教我。”

文学文学

而此时的晴儿一听要被摆出那般羞人的动作,俏脸瞬间涨的血红,声音更是带上哭腔。

“你……你这个禽兽!”

见张举人在忙活准备绳子,没注意这边,刘海嬉笑着上前,大手在晴儿身前摸了一把,嘿嘿笑道:“晴儿姑娘,这双修之法对你也有好处,待会儿等你享受到那种极乐仙境后,说不定还要谢谢本神呢。”

“呸!无耻!登徒浪子!”

晴儿一双美目直欲喷火的蹬着刘海,娇柔的身子更是不断扭动着,试图甩掉刘海那作祟的大手。

就在刘海想要把手伸进晴儿衣衫内之际,张举人拿着绳子走过来,道:“山神,准备好了。”

“嗯,开始吧,本神来帮你。”

刘海点头答应,随后单手抓住晴儿堪堪一握的脚腕,高高抬起。

“放手,放开我!”晴儿不住挣扎,眼泪开始打转。

可她一个娇柔女子,双手又被反绑住了,根本不是两个男子的对手。

张举人动作麻利用绳子拴住晴儿纤细的脚腕,另一头则死死系在床头柱子上方。

如此一来,晴儿一条腿被高高吊起,那神秘之地就毫无保留的显露了出来。

刘海当时就看直了眼,晴儿那地方竟是不毛之地。

这是人间极品。

刘海做梦也没想到,张举人这新买的小妾,竟是个人间极品。

“山神,然后要怎么做?”

张举人一句话让刘海回过神来,后者咳咳嗓子,道:“把绳子给本神。”

接过绳子后,刘海直接用绳子在晴儿上身缠了一圈。

兴许是因为勒的太紧,晴儿当场就哭喊道:“嘶……疼,禽兽,放开我!”

胸前传来的痛感让晴儿泪眼婆娑,不住扭动身子。

刘海却依旧不为所动,一手抬起晴儿屁股,用绳子直接勒住晴儿下方,绳子另一头却死死捏在手里。

“禽兽,放……放开我!”

晴儿开始不断的挣扎起来,只是她这么一扭,下面不住跟绳子发生摩擦,身子不由自主就开始颤抖起来。

听晴儿一个劲的骂自己,刘海心里暗笑,寻思一会有你哭着求饶的时候。

刘海干咳一声,随后扭头看向张举人,道:“你且好看,这是本神独创的房中捆绑术,更方便你们待会儿修习双修之术。”

言罢,刘海竟是揪着绳子来回拉动起

“噗呲噗呲。”

绳子不住在晴儿下面磨蹭这,没过多久,绳子和晴儿那地方接触的地方,就开始变得湿润起来。

晴儿下面被绳子勒得生疼,却又感到阵阵从未有过的快意,让她又是难受又是隐隐有了一丝期待。

强烈的羞耻感,让晴儿都快哭出来了。

“快……快停下,登徒浪子,停……停下……不,我不要了……”

只是任由她如何挣扎,咒骂,刘海动作不停,甚至还刻意加快了绳子拉动的速度。

起初晴儿还骂的厉害,可片刻后,她声音越来越小,脸蛋上逐渐染上一抹红晕,到最后更是下意识的夹住双腿,用微微颤抖的声音哀求道:“求……求你了,快……快停下,不能这样,停……我……我快忍不住了……”

刘海根本不理会她的求饶,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

没过多久,晴儿逐渐停止了喝骂和哀求,开始断断续续发出阵阵诱人的低吟,下面更是如同洪水泛滥,将大片床单浸湿。

这一幕落在刘海眼中,心里偷乐,他自然看的出来,晴儿分明是被弄出了感觉。

他非但没有停手,反倒玩的更来劲。

至于张举人,在一旁早就看的目瞪口呆。

尤其是晴儿那被绳子勒到变形的坚挺,和湿乎乎的无毛圣地,让他呼吸越发粗重起来。

“山神,我忍不住了,现在就双修吧!”

言罢就便是猴急的脱下裤子,一手揽着晴儿的柳腰,一手扶着下面,作势长驱直入。

见张举人这么猴急要同房,刘海多少有些不满。

可毕竟是人家的小妾,他也不能说什么,只得在一旁看的眼红。

张举人大口喘着粗气,想要直捣黄龙。

可晴儿毕竟未经人事,那地方十分狭窄,张举人这般粗暴的探门,当即让她觉得一股钻心疼痛。

晴儿哭喊着挣扎,拼尽浑身力气用脑袋撞开张举人。

“好你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入了我张家的门,还敢忤逆我!”

张举人恼羞成怒,一手抓起马鞭作势就要抽晴儿。

一看到张举人手中的鞭子,刘海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忙不迭的开口阻拦,道:“且慢!”

“山神,您为何阻我?”张举人强忍怒气道。

“张举人莫要恼怒,待本神再好生调教她一番,保证她求着跟举人同房。况且,这马鞭也不是这用的。”

说完,刘海接过张举人手中的马鞭,又道:“你把她翻过来,跪在床上,屁股对着本神。”

闻言,张举人点头答应,粗暴的拽过晴儿一条腿,直接将她翻个。

因为一条腿被吊起的原因,晴儿只得单膝跪地,宛若公狗撒尿的姿势。

“你……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意识到刘海还要继续折磨自己,晴儿拼尽全身力气,四肢并用的挣扎起来。

可她越是挣扎,越是不堪受辱,刘海心里的期待感便是越强。

“啪”

刘海抬起马鞭,不重不轻的在晴儿挺翘的臀瓣上抽了一下。

晴儿当即闷哼一声,臀瓣上当即出现了一条红印。

“啪啪!”

刘海手持马鞭,一下又一下的抽在晴儿屁股上。

晴儿疼的直掉眼泪,饶是她如何谩骂,甚至求饶,刘海都不曾停手。

“张举人,你可知如何在双修的时候,让自己更舒服?”刘海突然道。

“还请山神赐教。”张举人十分虚心道。

只见刘海停下手中动作,一手掰开晴儿臀瓣,指着那粉嫩处,一本正经的说道:“关键就在这里,这里面越是紧致,带给男人的刺激就越强,双修时,获得的好处自然就越多。”

“而我用马鞭抽她的屁股,她会因为痛感下意识缩紧这里面,这一收一缩会有什么功效,嘿嘿,就不用本神说了吧?”

被刘海这么一说,张举人心痒难耐,当即跃跃欲试,道:“不亏是山神,竟有这等神奇的法子,可否让我试试。”

刘海点头同意,把马鞭递了过去。

而此时的晴儿却有有些怕了,梨花带雨的不断摇头,语气也软了下来,道:“我……我来张家只是为婢,不是当小妾,两位大人,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见晴儿开始服软,张举人却不依不饶,冷哼一声便是扬起马鞭落了下去。

此时的刘海也没闲着,嬉笑道:“晴儿姑娘,你切放松身子,我会想办法转移你的注意力,到时候就没那么疼了。”

说完,刘海干脆盘腿坐下,捏起那勒在晴儿下面的绳子,拉动起来,还腾出一只手捏住晴儿那掉在半空不住甩动的坚挺,肆意揉捏

“噗呲……噗呲。”

鞭子接触肉体的脆响和绳子摩擦下面的水渍声此起彼伏,混合着晴儿略显凄惨的抽泣,弥漫在房间内。

不多时,晴儿的抽泣却逐渐转为低吟。

原本带来疼痛的马鞭,也不知为何,竟是让她有些享受起来。

甚至她突然很想让张举人抽的用力些,察觉到自己荒唐的念头,晴儿当即便是俏脸红到几乎滴血,死咬着樱唇,不敢再发出声来。

她越是这么强挺着,刘海就越是想玩的再刺激些。

“张举人,你可以伸一根手指进去感觉一下,那里面的肌肉是不是有收缩迹象。”刘海嬉笑道。

闻言,张举人腾出一只手,食指挑开勒在晴儿下面的绳子,直接探了进去。

“噗呲。”

水渍飞溅,手指连根没入。

晴儿身子开始剧烈颤抖起来,那种从未有过的快意,让她再也忍不住了,顿时发出一道令人无限遐思的低吟。

“啊……”

刘海暗中用力咽了口唾沫,问道:“如何?是不是和本神刚刚所说一样?”

张举人满脸欣喜,用崇拜的语气道:“山神果然料事如神,当真有收缩的迹象,这……这简直太神了!”

言罢他手里的马鞭再次加大力度,手指也肆意的在晴儿圣地不断地进进出出。

“嗯,不错不错,学的很快,就是这样。”

刘海连连点头,听着晴儿越发放纵的低吟,自己也觉得下面难受的紧,索性腾出双手,一手一个,捏住晴儿被勒到变形的两座山峰,肆意把玩起来。

晴儿的一汪美眸此刻已然满是水雾,身体表面泛出一层粉嫩,带着哭腔哀求道:“呜……不要这样,求……求你……停下,好……好难受……”

同时被两个男子这般玩弄,分明是那么令人羞耻,她却受不了体内传来的快意。

那一连串不堪入耳的低吟,让她简直无法接受,可自己却偏偏不能控制,甚至想要叫的更大声。

原本还坚持不肯同房的初心,也逐渐开始崩塌。

“呜呜……停下,我……我错了,我听你们的!求你们了,快停下!”晴儿终是哭喊着求饶。

闻言,张举人突然停下动作,看向刘海,道:“山神,既然她肯同房了,那我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虽说刘海还没过足瘾,可也不能因此一直碍着人家圆房啊,只得意犹未尽的点点头,道:“自然可以,不过这女子乃是初夜,经验不足,还需要我来亲自指点一番,这双修之法的重要性,你应该知道吧。”

“当然当然,那山神您的意思是?”

“也罢,帮人帮到底,本神再好好指教指教你们一番吧……”

张举人满脸感激道:“是是,多谢山神。”

说完,张举人拔出手指,冷哼一声,道:“你且听好了,待会山神会亲自指点你,你最好老实一点。山神说什么,你就做什么,若是不然,哼!”

此时的晴儿,无论是身体还是心里防线,都早已崩溃,再说对方还是一位举人老爷啊。

不想再一次体会那种羞耻感觉的晴儿,不得不抽泣着点头,道:“是,我……我听话,只求你们,别再那样对我。”

刘海手脚利索的将晴儿身上的绳子尽数解开,而后起身站在床边,道:“过来,把我衣服脱了。”

一听要给刘海脱衣服,晴儿当时就慌了,脸蛋通红。

张举人也算罢了,毕竟自己被卖到张家为妾,伺候自家丈夫,倒也应当。

可刘海一个外人,她怎么可能去伺候更衣。

“哼,我这是要亲自指点你一些双修姿势。穿着衣服,我如何示范?莫非,你是后悔了?”

随着刘海一声冷哼,张举人同样是瞪了晴儿一眼,那架势,当即吓的晴儿眼眶一红,不得不点头答应。

一手挡在胸前后,晴儿起身跪坐在床边,用颤抖的小手,花了半天时间才给刘海脱衣服。

眼见一切就绪,张举人迫不及待就想要开始双修,刘海却是心想,你们两个待会儿倒是可以爽了,我在一边干看戏多难受啊。

想到这里,刘海忽然灵机一动,开口道:“张举人,你去把你夫人叫来……”

听得刘海要叫柳如烟过来,张举人不解,道:“山神,这是何意?”

只见刘海神秘一笑,回道:“本神自有安排,你照办就是。”

见刘海不肯说,张举人只好满脸纳闷的让人把柳如烟请来。

不多时,柳如烟就到了,她一进门看到了床榻上身无寸缕,摆着一个极为羞耻姿势,胸前和下面还绑着绳子的晴儿。

再看看一旁的刘海和自家相公,也是不着衣物,柳如烟当即羞红了脸,慌忙挪开视线,羞臊道:“相公,这……这是怎么回事?”

张举人下意识看向刘海,后者干咳道:“叫你来,是要让你跟本神一起演示双修之法,助你相公增强体质,你且先把衣服脱了,我们抓紧时间。”

一听到双修两个字,柳如烟脑海中顿时就浮现出那些羞耻的姿势,和那种痛苦却又怪异的快感,两条腿下意识就紧紧并拢在了一起。

不过柳如烟很快就是脸色一白,用不敢置信的语气道:“相……相公,这里这么多人,我……我们怎么能……能这么多人双……双修呢……”

上次当着山神的面,和自己相公做那种事情,柳如烟每每想起来都感觉无比的羞臊。

如今不仅要当着山神的面,还要加上一个相公新纳的小妾,简直太羞耻了啊。

刘海故意叹了口气,道:“唉,本神一心为你夫妇二人着想,想要帮你们增强体质,再帮你祛除妖邪,只有这样才能让你顺利怀上张举人的孩子,如果你不想替张家延续香火,那本神也不勉强你们。”

张举人慌了,转身看向柳如烟,语气不悦道:“难得山神肯亲自指导为夫修炼,你还在这推三阻四的,难道你是不希望看到我增强体质,多活几年吗?难道你就那么不想替我张家生下一男半女吗?”

越说越气的张举人,干脆不待柳如烟说话,便气急败坏的上前,不由分说的直接撕开柳如烟的衣服,将她剥成光溜溜的小白羊后,用力把她推到了床上。

做完这一切后,张举人这才满脸赔笑道:“山神息怒,不要跟这等愚昧女子一般见识,还请山神教我双修之法。”

见张举人直接把柳如烟扒个精光,送到自己嘴边,刘海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却一脸淡然道:“看你这么诚心的份上,本神就破例再亲自示范一次。”

“这样,张举人你和如烟都有过经验了,正好你们两一对,我亲自教授晴儿,给你们做示范,等下示范完了,晴儿也应该学得差不多了,张举人你就可以开始和晴儿双修了。”

张举人哪里知道,刘海这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尝尝晴儿的滋味,所以才故意提出这样的要求呢,连连点头的同时,还不断的道着谢。

刘海则是心中一喜,这晴儿尚未破瓜,就好像一张纯洁的白纸一样,玩弄起来另有一番滋味。

更何况晴儿还是张举人新纳的小妾,张举人都还没来得及尝鲜,自己却能当着张举人的面享用他的小妾,光是想想都刺激啊!

想到这里,刘海再也按捺不住了,朝晴儿吩咐道:“晴儿,你且分开腿,坐到本神身上来。”

晴儿一听到刘海的话,顿时满面惊恐。

自己被卖到张府做张举人的小妾,本来就已经让她连死的心都有了,但好歹张举人也给了自己一个身份,她终究也算是张家的人了。

但现在,这个自称山神的男人,却要让自己当着张举人和他正房夫人的面,骑到一个陌生男人身上,这简直是打破了晴儿的底线了啊。

眼见晴儿动也不动,张举人顿时怒了,呵斥道:“你还愣着干什么?没听到山神的吩咐吗?再不听话,信不信我明天就把你卖到窑子里接客去?”

晴儿一听到张举人的话,顿时就吓得小脸惨白,她终究不敢忤逆张举人的意思,不得不爬到了床上,然后缓缓分开双腿,慢慢的坐到了刘海腰间。

看着晴儿美目垂泪,偏着头不敢看自己的娇羞模样,心中一片火热。

特别是她胸前那对如同新剥鸡头一般娇嫩的丰满,和两腿交汇处那若隐若现的粉嫩,更是刺激得刘海心痒难耐。

“来,晴儿,你身体先抬起来一下,把本神神力源头压在你下面,然后本身再教你怎么做。”

晴儿贝齿死死咬着粉嫩的嘴唇,两只白嫩的小手轻轻按在刘海肚子上,将自己的身体抬起了一些。

刘海见状,赶紧将自己那胀得生疼的玩意儿,紧紧贴在自己肚皮上,然后让晴儿轻轻坐了下来。

虽然没有直接进入晴儿体内,但少女那温热的娇嫩之处,此时就紧紧贴在自己那玩意儿上面,刘海甚至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从晴儿娇羞之处传来的阵阵潮意,和阵阵轻微的收缩。

“嘶嘶嘶……”

少女娇嫩白皙身子,和挺立的丰满,再加上私处相接的触感,种种无法言喻的刺激,让刘海不断地倒吸凉气,这种感觉简直是太舒服了。

“现在你慢慢扭腰,动作轻柔一些。”

晴儿死死闭着眼睛,用两只小手撑在刘海肚子上,开始慢慢扭动腰肢。

感受着少女身上最娇嫩的地方,就在自己那玩意儿上来回磨蹭,刘海差点爽的叫出声来。

好在他强行忍住了,并转过头去,道:“张举人,你和如烟往我这边来点,仔细看我们的动作,然后你们也按照我说的方法做!”

张举人连连点头,挪了一下位置后,和刘海并排躺在一起。

看着身上少女身无寸缕,坐在在自己身上来回扭动腰肢,再看看不远处自己朝思暮想的大小姐,这会儿也是光着身子,美目紧闭的摇晃着杨柳细腰。

如此刺激的场景,让刘海差没忍住直接喷发了。

一直都是埋头苦读圣贤书的张举人,平日里和夫人小妾行房,都是一个动作,何曾尝试过如此刺激的姿势啊。

见自己夫人满脸羞涩,美目紧闭的坐在自己身上,用娇羞处磨着自己那地方。

一旁还有新纳的小妾等着自己享用,一时间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将柳如烟推开,急不可耐道:“山神,这个双修法子我已经会了,快让我试试看,我……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刘海正在闭眼享受呢,听到张举人这么一说,一时间也找不出好的理由阻止,只好恋恋不舍的说道:“也好,那你就和晴儿用方才的法子双修,本神在一边从旁指导。”

“多谢山神!”

道了一句谢后,张举人粗暴的将晴儿推倒在床上,整个人直接就压了上去,随后虎吼一声,猛的一挺腰……

熟悉的紧致感再次传来,张举人身子一哆嗦,当即就感觉到一层屏障存在,却是虎腰狠狠一挺,全无任何怜香惜玉。

“啊……”

一阵闷响伴随着晴儿撕心裂肺的惨叫,猩红鲜血当即染红床单。

眼看张举人屁股疯狂扭动,冲撞处发出阵阵脆响,刘海看的那叫一个口干舌燥。

而此时的柳如烟更是看得俏脸通红。

亲眼目睹自己的相公当着和别的女人同房,让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心里更是下意识想到,莫不是自己与相公同房时,也是这般情形。

想着想着她便觉得那处竟是莫名的有些痒,下意识夹紧双腿。

这一幕被刘海看个正着,眼睛滴流一转,来了注意,咳咳嗓子低声道:“如烟,你可是觉得下面有些瘙痒,双腿无力,甚至还有抽搐感。”

被刘海一语说中,柳如烟红着脸蛋点点头。

只见刘海装模样的掐掐手指,而后脸色大变,道:“不好,这晴儿乃是初夜。一旦破身的话,元阴外泄,定是引起你体内那妖邪注意,眼下又开始躁动起来。”

闻言,柳如烟小脸当即煞白,慌乱道:“还请山神救我!”

“莫慌,之前本神就打算再赐你和孙夫人一些神力结晶,却被那修缮牌坊的官员干扰。好在本神刚刚已经重新凝聚了神力结晶,你且助本神唤醒神力,好尽快镇压体内妖邪。”

一想到那唤醒神力的法子,柳如顿时满面羞红,脑袋也深深的低了下去……

见状,刘海故作不满,冷哼道:“你若不要想,那便算了。到时候本神就把这些神力结晶尽数赠予孙夫人,以后你也莫要再找本神。”

眼看刘海动怒,柳如烟又惊又怕,急忙道:“山神息怒,小女子愿……愿意!”

说完就要伸出小手去握刘海那东西。

可刘海却摇摇头,抬手阻止。

那张举人当着自己的面拿走了晴儿的第一次,他又怎么会满足让柳如烟用手来伺候自己。

“这一次的神力结晶纯度极高,所以你要用嘴来助本身唤醒神力。”

柳如烟呆了一下,问道:“用嘴?那……那要……要怎么做啊?”

闻言,刘海直接站起身,一手扶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柳如烟。

“你切跪在地上,然后用嘴噙着本神神力源头,来回吞吐,便可助本身唤醒神力。”

一听要用这等羞耻的办法,柳如烟再次犹豫起来,甚至下意识扭头看了看张举人。

当着自己相公的面,用嘴噙着其他男人那地方,纵然是山神,柳如烟也感觉无法接受。

此时的刘海心急如焚,巴不得掰开柳如烟的嘴,直接用那东西硬闯进去。

只是张举人就在一旁,他不得不强忍内心的冲动,不耐烦的催促起来。

“孙夫人之前也是用这个办法获得本神的神力结晶,你还有什么犹豫的。若是再耽误一会,那妖邪吸收了过多的元阴,纵然是本神也无力回天,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

原本还在犹豫的柳如烟,听得这话,哪里还敢犹豫,忙不迭的双膝跪地,宛若母狗匍匐在刘海面前。

随后便见她檀口微张,朝着刘海那东西凑了过去,但却一时间无法下口。

“山……山神,它太……太大了,小女子嘴太小,无……无法含住啊……”

眼看柳如烟用嘴唇来回摩擦,就是不噙进去,刘海急的不行,索性粗暴的按着前者脑袋,屁股一挺,将那一张樱桃小口尽数填满。

“唔!”

强烈窒息和呕吐感,让柳如烟粉拳不断捶打,意图挣脱。

反观刘海,感觉到那一张小嘴的紧致感后浑身打个冷颤,然后用手拽着柳如烟的秀发,腰部缓缓动了起来。

“很好,就是这样,再坚持一下,神力结晶很快就要出来了。”

闻言,柳如烟强忍着呕吐感,开始吞吐。

刘海心满意足的看着身自己朝思暮想了数年,身份高贵的大小姐,以这般放荡的姿势吞吐自己的那东西,觉得灵魂都得到了升华。

抬头看了一眼依旧埋头压在晴儿身上辛苦耕耘的张举人,刘海心中无比得意。

就算是不能当着张举人的面办了柳如烟,却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玩弄她身子的每一个部位。

张举人自是不知,就在同一间屋子里,自己的娘子,正用嘴巴含着其他男子的那地方。

被压在身下的晴儿,此时早已化作不堪征伐,眸中布满了水雾,苦苦哀求道:“大……大人,慢一些,求你了,酸……好酸,晴儿不……不行了,求你慢……慢些……”

晴儿天籁般的低吟,让刘海心痒难耐,下意识将柳如烟的小嘴当作那无毛圣地,狠狠的动了几下。

“张举人,此时正是双修的紧要关头,她越是让你慢,你越是要快,本神再教你一个双修法子,试着把晴儿的双腿交叉,扛到你肩上,这也是双修之法的一种。”

被刘海这么一说,张举人直接无视了晴儿的求饶,大手交叠起那双玉腿,扛在自己肩上。

“嘶……这感觉,竟有如此美妙的双修之法!”

尝到了甜头的,张举人头也不回的说道,随后他的腰也挺动得更为卖力了。

阵阵猛烈的动作,让晴儿身子都开始痉挛了,就连叫喊声也越来越高亢,她整个身体都因为极度的欢愉而紧紧綳了起来。

这女子,叫的实在有些勾魂,真是便宜张举人这厮了,刘海心里多少有些羡慕,索性更加卖命的在柳如烟口中进出。

不知是否为了望梅止渴,刘海下意识的跟着张举人的节奏进出,时快时慢。

眼看张举人突然疯狂冲撞起来,刘海知道是时候了,再也没有怜香惜玉,用力将柳如烟的头往自己面前一按……

浑身燥热的刘海,索性催促柳如烟道:“再含的深一些,吞吐幅度大一些,神力结晶快出来了。”

柳如烟也盼着早些结束,索性眼睛一闭,连根吞入。

“嘶!”

这一下直探柳如烟喉咙,刘海险些直接缴械,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兴许是因为太过深入的原因,柳如烟被呛的“呜咽”出声,实在忍受不住,粉拳一阵推搡,挣脱开来。

捂着脖子好一阵咳嗽后,柳如烟泪眼朦胧的看着刘海,道:“不……不行了山神,我实在受不了了。”

也正是此时,张举人一声低吼,身子打个激灵,已然结束战斗,趴在晴儿身上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

虽说最后也没弄出来,可刘海也怕再玩下去的话,会被张举人抓个现行,只得意犹未尽的穿好衣物,嘱咐柳如烟说有时间再赠予她神力结晶,就离开了房间。

算算时间,刘海寻思着杨婉清多半也忙活完了修缮牌坊的事。

本打算找杨婉清泄泻火,可找了一圈也没看着人。

后来听府里下人说杨婉清已经备好了轿子,要去参加一场诗会。

“诗会?可不是应该在荒郊野外吗?”刘海眼珠子一转,顿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于是忙跑到外面,正好发现杨婉清正准备上轿子。

见状,刘海直接上前。

“山神,您怎么来了?”杨婉清道。

“听说孙夫人要去参加诗会,本神绝决定随你一同前去。这段期间,你体内妖邪极不稳定,本神必须贴身照看。”

一听刘海要跟着前去,杨婉清当即犯难。

“可是山神,参加这次诗会的人,都是受到邀请前去,山神一同前往的话,怕是……”

后面的话杨婉清也没说完,生怕会引得刘海不高兴。

可刘海却一脸无谓,道:“这有何妨,孙夫人对外宣称本神是你的随身医师便是。当然,若是孙夫人不愿,本神也不强迫,只是到时候若出了什么岔子,休怪本神没有事先提醒。”

听出刘海话中不悦,杨婉清顿时慌了神,一番犹豫后只得点点头道:“是小女疏忽了,就请山神一同前往吧,我让人再准备一顶轿子。”

“不用了,我们坐一顶轿子,也方便本神随时观察你的身体。”

说完就迈着八方步直接坐上轿子。

自己一个寡妇,却要在光天化日下跟一个男人同坐一顶轿子,着实有伤风俗。

可转念一想这毕竟是山神为了镇压自己体内妖邪,杨婉清也只好红着脸上了轿子。

轿内,杨婉清坐在角落,刻意跟刘海保持距离,脸蛋带着一丝淡淡的红晕。

“孙夫人,我观你气血起伏不定。定是那妖邪又有作祟迹象,你且坐到本神腿上,待本神为你好生检查一番。”刘海道。

闻言,杨婉清脸蛋上的红晕飞快晕染,那副娇滴滴的模样,看的刘海一阵口干舌燥。

“山神,这……这恐怕不妥,外面那么多下人,若是……”

不待她话说完,早已心痒难耐的刘海一把抓过杨婉清,直接按在自己大腿上。

杨婉清娇呼一声,正欲挣扎,却是听得刘海一本正经的道:“果然不出本神所料,这妖邪定是因为吸收了外界的灵气,有了躁动迹象。孙夫人莫要乱动,待本神施法镇压。”

此时,轿子突然停下,显然是外面的下人的听到了方才的动静。

“夫人,您怎么了?”

听得下人的声音,杨婉清吓的小脸煞白,不敢动弹半分,随后故作镇定的说道:“我没……没事,你们继续赶路。”

下人答应一声,继续起轿赶路。

“山神,我……我的身体怎么样了?”

杨婉清下意识扭了扭柳腰,本想挣脱,殊不知她这么一动,臀瓣隔着衣服在刘海那地方一顿乱蹭,让后者当即就是血气翻涌。

若不是因为在轿内不方便,刘海是真的恨不得将杨婉清按在轿中狠狠蹂躏。

只见刘海故作严肃的说道:“情况不容乐观,之前因为那官员的打扰,孙夫人没来得及服下本身的神力结晶。眼下那妖邪,已然分出两道分身,正在吞噬你的元阴壮大自己。”

“这……这可如何适合,还请山神救救小女子!”杨婉清无比焦急的说道。

闻言,刘海道:“孙夫人,你先张开双腿,用屁股抵着本神的神力源头,然后解开裙带,挺胸收腹,本神要用手先确定那妖邪分身的位置。”

“还……还要脱衣服吗?”杨婉清小脸通红,显然有些为难,在轿中这么狭小的地方,竟要脱掉衣服。

“孙夫人,你多犹豫片刻,那妖邪便会壮大一分。”

只见杨婉清咬了咬银牙,心道这一切都是为了祛除妖邪,只要她忍住不发出声音,倒也不会被发现。

想及此处,她小手缓缓解开裙带。

刘海舔了舔嘴唇,大手从后背环抱上杨婉清,直接将杨婉清的贴身肚兜一把扯下,而后大手直接按上那两团柔软坚挺。

察觉到那双作祟的大手,杨婉清下意识就要反抗,却听得刘海语气严肃的说道:“不要反抗,按照本神之前教你的。挺胸收腹,用屁股轻轻摩擦神力源头,助本神唤醒神力,一同镇压妖邪。”

闻言,杨婉清红着小脸点点头,臀瓣死死抵着刘海大地方,柳腰缓缓扭了起来。

眼看杨婉清背对着自己,疯狂扭动着柳腰,上身也被自己肆意玩弄,刘海都快爽翻天了。

这之前他不过是张府里一个地位卑微的轿夫,平日都是给别人抬轿子。

而眼前这孙杨氏,是被朝廷钦点,立了贞洁牌坊的烈妇,眼下却跟自己坐在一顶轿子内,尽情被自己玩弄。

此时的杨婉清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臀瓣下的那东西逐渐雄伟起来,隔着衣服偶尔会蹭到她隐私部位,之前那股巨大的空虚感再次传来。

“山……山神,为何我下面,又……又有了那种巨大的空虚感。”

听得杨婉清这般娇滴滴的声音,刘海心中狂喜,故作波澜不惊道:“莫慌,那是因为本神已经将妖邪分身尽数逼到了你那个地方。现在本神要用手探到你那里面,将那妖邪分身一举歼灭,你先把裙子脱下来,腿再分开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53168.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