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进去就拿不出来了震啊:没穿罩子被同桌玩的故事

他喜欢的是慕容雨,而且一直把李小沛当成晚辈看待,如今稀里糊涂地把她给睡了,他觉得很对不起慕容雨。

老张内心充满了纠结。

可李小沛却不依了,她像个八爪鱼一般,缠着老张,还想来个帽子戏法三连发,可任凭她怎么勾搭,都让老张没了欲望。

文学

“你,你们男人,难道都是这样的吗?提起裤子就装作不认识了?说,你,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说着说着,她泪水哗哗掉了下来。

“没,没啊!你别哭,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我只是怕你嫌弃我,是个糟老头。”老张赶紧给她擦眼泪,安慰道。

“我不嫌弃你,你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爱我。这辈子我就跟着你这个糟老头,啥日子都不嫌弃。”

被老张搞了以后,李小沛感觉以前跟那些男人都白搞了。而且,老张跟慕容雨之间总是怪怪的,作为一个女人,她敏锐地感觉两人肯定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此时,李小沛心里对老赵,已经有了一种别样的情绪,只是她还未察觉罢了。

到底该怎么才能把老张攥在手里呢?

或许是刚才折腾的太累,她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一边躺在老张的怀里,沉沉睡了过去。

人老不以筋骨为能,早上老张摸着酸痛的腰骨从床上坐起身,回头看看李小沛。

她睡的正香,白皙的脸庞透着被滋润过的红晕,这么细看的话,卸了妆的李小沛其实也很耐看,虽然没有慕容雨那般清纯,但也是难得的妖娆女人,再想起昨晚的疯狂,他内心还是很满意的。

只不过,他是个糟老头,就怕李小沛随时会离他而去,接着他又转念一想,只要活在当下,能快乐就好,总不能真的拉着李小沛陪着他一个糟老头吧。

想到这,他似乎彻底想通了,嘿嘿一笑,在李小沛丰满的胸脯上大力的揉了几把,这才起了床。

出门买来了豆浆油条,刚到家,忽然一阵香气袭来,接着一双柔若无骨的手臂将老张腰环住。

“起来啦,一会就能吃了。”

李小沛把头搭在老张肩上,朝他耳朵里吹着气,吃吃笑道:“吃什么?吃你吗?”

说着她把手往下一移,便伸进了老张的裤子里,一把握住。

在冰凉柔软的小手几番抚弄之下,老张便坚硬如铁了。

“别闹,我给你做早餐呢……”

李小沛充耳不闻,反而钻老张身前,拉开他的裤子侍弄了起来。

老张虽然久历花丛,但以往那个年代女人还没这么大胆开放,一边做饭,一边享受服侍还真是头一遭,于是几分钟之后腰杆一麻就缴了货。

老张看着嘴角还挂着白浆的李小沛歉意的道:“不好意思,一时没忍住。”

李小沛媚笑着站起身,用葱白般的手指把嘴角的液体抹进口中,吮了一下道:“这有什么,跟我上过床的男人倒有不少,早上会起来给我做早餐的还真只有你一个,年纪大点就是会疼人。要不,我做你女朋友吧?!”

老张看着李小沛妩媚的脸庞以及从浴巾上面露出的大片雪白的酥胸,心里不由一荡,差点就答应了。

“你年轻漂亮,我当然没问题了,只是你不冲动,先考虑几天,不说这个了,先吃饭吧,刚才搞这么一出,煎的有点老了……”

李小沛不知老张是退为进,还以为真的是替她着想,又是一阵感动,吃了饭拉着老张回到床上又云雨了一番这才上学去了。

诊所在工作日的上班时间,生意正常清淡,老张想起昨天在李莹花家小区遇见的那个女人,他恨恨的关了诊所的门,想去找那个女人算算账。

结果到了昨天那户人家,门却开着,一个中年男人在房间里正打扫着卫生。

看见老张探头探脑在门口张望,问道:“你租房?”

老张一愣,道:“你是房东?那住在的那个人呢?搬走了?你知道她搬哪了吗?”

中年男人见老张不是租房的,也没耐心跟老张瞎扯,随口道:“搬哪去我哪知道?不租就走开,别妨碍我。”

十年了,好容易找到的一丝线索又断了,老张在佩服那个女人过段的同时,心里又对那个女人暗恨不已。

要不是这个女人,他老张也会有儿有女,幸福日子别提有多美满了。

老张垂头丧气的下楼,正准备回诊所。

这时,一股刺鼻的香水味袭来,紧接着一个丰腴的女人就一把将老张的胳膊抱住。

“张哥,我还以为你吃干抹净就不认账了呢,这么好,还来看我,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啊?哦,你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张哥,你真坏!”

说着,李姐抱着老张的胳膊就要往楼上拖。

李姐抱着老张的胳膊都快挂到他身上了。

这娘们早上醒来,看家里哪还有老张的身影,心里暗骂这糟老头也是个负心汉,可感觉浑身酸痛,还以为昨晚被老张折腾个够,这会看到老张,旱地早就渴望酣畅淋漓的大雨。

她的手立刻搭在了老张的裤裆,啧啧称赞。

老张愣神的功夫,就被这娘们给按住了,眼看着霸王又要硬上弓,他立刻说道:“够了,你是想折腾死我?让我早点埋进土里?”

李姐想想也对,双手不由松开了。

老张暗叫我的妈,这时不走,就走不掉了,这娘们实在恐怖,他一溜烟地就消失在了社区。

身后李姐娇滴滴的叫唤他,都只装作听不到。

刚跑回诊所,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看李小沛推开了他家的门。

今天李小沛梳了个麻花辫,穿了件白色的衬衫,把胸口撑得圆鼓鼓的,随着走动的节奏,一上一下的颤动着。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经过了昨晚滋润后的李小沛,看起来更加地妖娆,那微红的俏脸上,眸光一扫,就让老张浑身躁动了起来。

“老张,你,你看啥呢?”

“看你啊!”

老张笑眯眯地说道。

“好看吗?”

李小沛得了老张的赞赏,把手上的菜篮子扔下,在他的面前转了一圈,眼里充满了期待的味道。

“嗯,好看,太好看了!”

李小沛很是欢喜,拦腰将老张抱住,在他的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温柔地说道:“老张,看你这么乖巧的份上,我给你露上一手,省得你心里把我当成是个花瓶或者坏女人。”

她今天过来,其实还有另外的目的。

眼前学校里马上要实习了,学校的领导提过多次,要表示表示,但以她家的条件,不过是个小县城的普通人,哪有多余的钱去送礼?所以她左思右想,打算先在老张的诊所里当护士。

带着目的来,李小沛就显得格外殷勤,在厨房忙上忙下的,让老张心里头还是暖暖的,他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有个这样的女人,其实也挺不错的。

但他的脑海里又蹦出了慕容雨的样子。

老张不由地一叹,李小沛虽好,但他喜欢的还是慕容雨。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跟李小沛解释这件事。

“小沛,你跟了我这糟老头,不觉得委屈和可惜吗?”

老张问道。

“谁让你把我喂的那么饱,嘻嘻,我稀罕,有什么委屈和可惜的?”

李小沛刚洗完菜,走到老张面前,目光挑衅地瞅了老张裤裆一眼,一双嫩白修长的大白腿在他身上磨啊蹭啊。

唉哟,我的娘,这小丫头是真想要我的老命了。

老张立刻就有了反应。

见老张露出享受的样子,李小沛心道机会来了,她凑了过去,一双香舌有点霸道地钻入了老张的唇舌之间。

老张虽然年轻时,荒唐过一段时间,但哪受得了这种刺激,一颗老心脏早就砰砰乱跳,又是激动又是期待的。

“喜欢吗?”

李小沛柔声问道。

你这骚蹄子,怎么这么会勾搭男人?

老张问道。

“嘻嘻,遇到你这老头,什么勾搭的本事都会了!那你怕不怕我去勾搭其他的男人。”

李小沛又问道。

老张不由有些迟疑,虽然跟李小沛并不存在感情,只是一段露水情缘,但别说,他还真有点喜欢这小丫头,要是她去勾搭其他男人,他应该也不会开心的吧。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李小沛把外面的裤子脱掉了,老张这才发现,这小丫头里面什么也没穿,上面居然还残留着昨晚浅浅的红痕。

她不管不顾地,开始背对着老张,挺起翘臀,在老张的的裤裆前磨来磨去,嘴里还发出一阵阵销魂的轻吟声。

这骚娘们。

老张邪火骤然高涨,再经不起这种刺激,裤子一拉,腰身猛挺,那舒爽的滋味瞬间让他差点哼了出来。

就在两个人正处于激战之时,忽然诊所的门被推开了,慕容雨拘谨的走了进来,回想这两天发生的事,她内心充满了羞涩,老张是她的长辈,但她内心似乎很喜欢跟老张待在一起。

尤其是老张摸她的时候,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感,让她深夜都难以入眠。

她今天来找老张,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只是单纯想来看看老张,可看到眼前的一切,她瞬间惊呆了。

老张那惊人的本钱,就这样跃入她的眼帘。

李小沛在老张的身上翩翩起舞的放浪姿态,让她羞得满脸通红,却又偏偏不肯错过任何的细节。

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她充满了愤怒,心里更是酸酸的,感觉最珍贵的东西瞬间被闺蜜给抢走了。

蓦然间,她惊醒了过来。

难道,我,我喜欢上了老张?怎么可能?他比我爸爸年纪还要大,我怎么会喜欢上他?

可我不喜欢他,为什么看到闺蜜跟他在一起,又很不开心,而且似乎还有点渴望坐在他身上的,就是我呢?

这个念头在脑中滋生,让慕容雨脸瞬间红到了耳根。她修长的双腿夹得紧紧的,整个身子发软,靠在墙脚哪里还迈的开步子。

我这是怎么了?

慕容雨脑子有点乱。

可就在这时,李小沛却发现有人在墙脚偷窥,初时她先是一惊,不过随即发现原来是一脸羞燥的慕容雨,一种满足的快感油然而升。

处处被慕容雨压了一头,这次终于占得先机,李小沛心念一转,嘴角浮出一抹得意的弯度,吟哼声更大了。

“老张,你真厉害,呜呜,我好喜欢……”

“老张,再深一点,人家还要。”

老张听到李小沛妖媚的呼喊,高速律动的动作又不由加快了几分。

汗水顺着脸颊流下,他也顾不上擦,一心只想把李小沛这个浪蹄子给怼穿。

就在老张勇攀高峰,快要达到顶点的时候,厨房的门嘭的一声响了,他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居然是满脸羞红的慕容雨。

眼看被发现,她羞的脸红的几欲滴出血来,转身便跑,无奈身子还在发软,在诊所门口还差点摔倒。

老张看见慕容雨之后,心下大急,眼见慕容雨转身而去,他也顾不上李小沛了,裤子一提就追了出去。

好在慕容雨身体不适,没跑多远就被老张追上。

“小雨,小雨,你先别跑,你听我解释好不好?”老张拉着慕容雨的胳膊,把她拉到路边没什么人的地方说道。

慕容雨胳膊被老张手掌触碰,只感觉他的掌心温度很高,简直就要烫到她心里去了,身上的麻痒好了大半,不过来自那处的渴求却又深了一层。

但她并不是那种轻贱的女人,甩开老张的手厌恶的说道:“我亲眼看到你把那根丑东西弄到李小沛那里去了,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难道这也是治病?你当我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吗?”

老张有点张口结舌,确实这不太好洗。治病要办那事,都是骗子“大师”用来骗财骗色的手段。

正当老张不知道怎么解释好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没错啊,就是治病,不过不是治我的病,而是治他的病。”

老张和慕容雨扭头一看,说话的是李小沛。

李小沛本来很生气,跟自己正缠绵的男人,提裤子就跑,去追另一个女人,换谁都生气,但她已经识髓知味,男人常有,可像老张这样天赋异禀的却不常见。

老张这块唐僧肉她是吃定了。

但无疑在老张心目中慕容雨是高过她的,她撒沷,发脾气只会把老张越推越远,还不如“懂事”点,只要能常在他身边,还怕不能日久生情吗?

“你给他治病?”慕容雨一脸的不相信。

李小沛抱着胳膊走过来道:“不错,是我给他治病啊,你不知道,那个肥婆房东给张哥下了很猛烈的春药想迷干他的,但张哥宁死不从,不过吃了那种药如果不那个的话,会暴体而亡的。”

这番话要是老张自己说,慕容雨是一百个不相信,好歹也是大学生,但是出自李小沛之口,她不由有点半信半疑。

“真的假的,还暴体而亡,怎么那么像电影里的情节。”

李小沛一甩手道:“爱信不信,你以为我会看上这个老头子?也就你当个宝,我只是好心救人而已,走了,你们慢聊!”

说着李小沛扭着屁股转身而去。

老张这时候还不顺杆上,就白活小五十年了,他表情诚恳的说道:“小雨真的,我只喜欢你一个,但当时意识都不清醒了。”

话说到这份上,慕容雨也勉强相信了,她转身想走,准备回宿舍静一下。

老张哪能那么轻易放她手,一把拉住慕容雨道:“你上哪去?来都来了,在这吃午饭吧。”

说着不由慕容雨拒绝就把她给拖回了诊所。

回到诊所,老张进厨房把正在摘菜的李小沛换了出来,让她出去陪慕容雨。李小沛贴着老张,用她的大胸来回的蹭着他的手臂问:“你怎么谢我?”

老张知道哄住慕容雨是李小沛帮了忙,不过这事也特么是因她而起啊,不是她勾引自己哪来这么多事,于是只是含糊不清的道:“别闹,我心里有数。”

李小沛踮起脚在老张脸上啄了一口才道:“少跟我打马虎眼,回头没人再找你算账。”

老张看着李小沛妖娆诱人的背影,抹了把汗,这浪蹄子比李莹花还难对付,不过好在还算秀色可餐。

不多时,老张整治了一桌饭菜招呼正聊的热火朝天二女过来吃饭。

慕容雨多少还有点尴尬,而李小沛则看上去就像没事人一样,谈笑风生,这也让老张暗自嘀咕,上什么卫校啊,应该去混沪影,北视啊,以李小沛这演技,这没皮没脸的架势,一线不敢说,二三线总能混上吧。

本来坐拥二美一起吃饭,原应该是件很愉悦的事情,但慕容雨心里横着一根刺,弄的老张也不自在,饭桌上的气氛始终都热烈不起来。

老张正琢磨着说个什么话题,活跃一下,突然感觉大腿一沉,接着一件温香软玉的事物就直奔裤裆而去。

他低头一看,只见一只指甲都涂成哥特黑的粉嫩小脚丫,穿出长长的桌布正顶在他的裤档上。

再往桌那头一瞧,李小沛端着碗假装吃饭,就好像那只脚跟她一毛钱关系没有似的。

但那只粉嫩的脚丫子,张开五根珠圆玉润的脚趾头,对着老张的裤档就毫不客气的展开了攻势。

虽然李小沛相貌比慕容雨差了半档,但脚丫子却生的很是诱人,白皙圆润,上淘宝当个脚模都够了,更难得她脚趾修长灵活,弄的老张没多会就鸡儿绑硬。

老张生怕被慕容雨发现,好不容易哄瞒过去的,这要是再发现还能找什么借口呢?赶紧拿起公筷夹菜给二女,道:“来,两只鸡腿你们一人一只。”

只是把鸡腿放在李小沛碗里的时候用筷子压了压她的碗,示意她别闹。

李小沛却毫不在意,显然对刚才老张在厨房里含糊其词不满,更是对他瞪了一眼示威。

不过脚却收了回去。

显然李小沛还是知情识趣的。

终于在老张刻意找话题,李小沛又转而配合之下,饭桌上的气氛稍微好转了一些。

老张得知慕容雨和李小沛都快到了实习的时候,还没想好去哪个医院,于是也搅尽脑汁帮慕容雨出主意。

老张跟慕容雨就实习的事聊着,谁也没注意,李小沛故意把筷子给打翻在地,然后一头就钻进了桌肚里。

“第三人民医院不好,太忙了,一百多个床位才二十几个护士,三班倒都忙不过来,工资还低,今年都好几个护士辞职不干了。”

老张正说着,忽然感觉下体有异样,余光往下一看,差点没吓出个好歹来,原来李小沛胆大包天竟然从桌肚下面钻了过来,一把就拉开他的裤子。

刚刚老张急着追慕容雨,没来及穿上内裤,这倒给了李小沛操作上的便利。

然而老张明面上跟慕容雨聊的正酣也不敢露出什么异样,只能一只手放下来左支右挡。

老张的家伙一只手可摭不住,何况他还是在盲视的情况下操作,没挡两下就被李小沛一口叼住。

顿时一种被温热湿润紧紧包裹住的快感从局部传遍全身,老张差点没舒服的叫出声来。

他的异样引来了慕容雨的关注。

“张叔,你怎么了?身体又不舒服了?”慕容雨虽然觉得老张的神态不太对劲,但是未经人事的她哪里会往那个地方想,这可是饭桌上!

老张勉强镇定了下表情,咳嗽了声,掩饰道:“没事,腰有点不舒服,老毛病了,毕竟上了年纪……”

慕容雨闻言关切道:“那要不要我帮你揉揉?”

说着她还站起身来,把老张唬的出了一身的汗,旗杆都软了,连忙摇手道:“不用,不用,揉了反而不好,贴药膏就行了。”

说到这里老张灵机一动对慕容雨道:“药膏在卧室里,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我现在不方便动,小雨你帮我拿一下好了。”

慕容雨不疑有它,应了一声转声去了。

老张赶紧低头对李小沛低声喝道:“你疯啦,被小雨发现,就没得解释了!”

李小沛满不在乎的一歪头,手上动作仍然不停,说道:“谁叫你敷衍我!”

老张有点吃不消她了,讨饶道:“姑奶奶,你想怎样,划条道,我做的到一定做!”

李小沛又活动两下,这才放手道:“这还差不多,我马上要实习了,我想来你的诊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52534.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