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的文章看了流水|叫出来我就好好疼你

她张着嘴,就快到最后关头了,差点到达了巅峰,可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方志明竟然忍受不住,一下子就完了。

白鹭就差那么一点就能到达顶点,千钧一发的时候就感觉方志明完了……

文学

失望的神色顿时蔓延开来,一瞬间她头皮发麻,分外怨恨的看着方志明,十分生气的伸手拍了一巴掌方志明,大吼:

“喂!醒了!”

方志明昨天晚上可喝了不少的酒水,被拍打了一下也迷迷瞪瞪的压根就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甚至还翻个身又继续的睡过去。

白鹭心中气的要死,可是又不能说什么,剩下的那点兴致都败坏了个干净,最后没办法只好起来擦拭,套上衣服去厨房做早餐去了。

白鹭自己健身,所以吃的都是很健康的,方志明就不一样了,他这个人一定要吃的很重口味,因为这个事情白鹭可说过他很多次了,但是每次他都不听,一幅人要是没有一些口腹之浴怎么行。

要说方志明之前也还是个很匀称的男人,甚至还有一些小腹肌,可是这会儿变的脑满肠肥的,就连那都变短了不少……

曾大胆在白鹭起来之后他也跟着起来了,看见桌子上吃的东西,不禁感叹了一声:

“方志明娶了你还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的福分了,你看看你,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白鹭本来是一肚子气的,想着自己要去工作还不能过愉快的夫妻生活,导致自己皮肤都不好了,但是曾大胆夸奖了几声,又让白鹭觉得开心了起来,她娇嗔了一句:

“哪有啊,别的女人不也是这样的吗?再说了,志明还总说我做的这些东西不好吃,还不愿意吃呢!”

曾大胆坐了下来,双腿大喇喇的张着,他今天嫌热,就穿了一件沙滩裤,里面内裤都没穿,那蛰伏在里面歪在一边,在宽大的裤腿里探头探脑。

白鹭本来是想要给曾大胆递过去调羹的,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手滑,手里的调羹掉了下来,她蹲下来捡起来,忍不住的朝着曾大胆的裤裆看了去,结果就看见了……

她咕咚的一声吞咽了一口唾沫,起来的时候有些脸红红的,曾大胆问:

“怎么了,脸那么红?”

他不知道白鹭刚看到了自己,所以脸红心跳,还十分关切的问了一句。

“没有,就是感觉这天也太热了,对了舅舅,要是去我们健身房的健身的话,还得去办张卡,得本人拿身份证去的,你今天有空吗?”

可不想曾大胆居然摇了摇头:

“昨天和志明说好了,今天要去建材市场看看好的材料,他说公司就给他放一个星期的假是不是?”

白鹭愣怔了一下,无比幽怨的说:

“气死我了,他回来就光顾着和狐朋狗友去喝酒吃饭,压根也没有和我说只放假一个星期的!”

曾大胆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可能太忙了忘记和你说了吧?”

“才没有,就知道喝酒,气死我了。”

白鹭十分生气,方志明在她坐月子的时候就和她说准备翻修一下家里,白鹭

原本就特别不喜欢这丑丑的装修,当然十分赞成了。

白鹭还以为方志明回来会在这里呆很久的,没想到就一个星期,还不和她说,她怎么可能不生气呢?

这会儿方志明也起来了的,迷迷瞪瞪的从屋子里走出来,喊道:

“老婆,今天吃点什么啊?我好饿啊。”

“饿个屁!吃屁吧!”

白鹭气呼呼的拿起包就走了,留下曾大胆和方志明两个人,方志明甚至还不知道老婆为什么生气,还是曾大胆和方志明说了一下他才反应过来的。

“哎哟,我这不是忘记了吗,又不是故意不告诉她的,女人真小气。”

方志明也知道白鹭不会生气太久的,心安理得的去刷了牙,看着桌子上的麦片还有水煮鸡胸肉西蓝花,一张胖乎乎的脸登时皱成了一团:

“又吃这些,总吃,真烦。”

曾大胆已经吃完了,他对吃的倒是不挑剔。

白鹭很生气的打了车去了健身房,她手头上现在已经有两个学生了,一个将近一百八十斤的胖妞,来这里就是为了减肥的,还有一个是一百五十斤的生了小孩儿的中年妇女,那中年妇女只能晚上八点多来上课,胖妞是白天来减肥的。

白鹭到的时候胖妞还没到,健身房这个时间段没有什么人,都是一些教练在这里,最近健身房里招过来了不少的小助理,考虑到白鹭是健身房里为数不多的私人教练,所以也给她配了一个,这个女孩子今年也就是二十二岁,身材娇小,十分聪明,叫做苏苏。

苏苏老早就来了,看见白鹭立刻贴上来:

“白姐姐,你来啦!”

白鹭点了点头,把包给了苏苏,苏苏给她放好了包之后又屁颠屁颠的跟上来:

“白姐姐的客人,今天练什么啊?”

苏苏这小女孩十分的好学,而且很勤快,左一个白姐姐右一个白姐姐,她平时做什么训练苏苏也跟着做,苏苏长的不是十分的漂亮,脸蛋上有一些小雀斑,黑色的头发扎起来,还戴着一副眼镜,有点胖乎乎的。

但是苏苏嘴巴很甜,总是用崇拜的眼神看着白鹭,白鹭心中也十分的受用,有懂的的地方都会告诉给苏苏知道,现在苏苏也掌握了一些小技巧了。

“今天练臀,你也跟着一起来练吧,回头我给你拉伸一下。”

白鹭招呼了一声苏苏,苏苏忙不迭的点头,跟着白鹭先做了热身,然后就去练臀。

这健身房是连锁的,这边的负责人是个快四十岁的男人,要说健身房里都是一些俊男靓女,这经理就一点都不像应该在健身房里出现的人。

陈经理长的也算是高,但是很瘦,要不是五官看着有那么一点顺眼,还真的会让人感觉到是个贼眉鼠眼。

可能是因为很瘦的,所以穿着西装也显得松松垮垮的,不是那么好看。这边的健身房尽头有两个办公室,一个是陈经理的办公室,另外一个就是员工的休息室了。

陈经理的办公室装的是那种单向玻璃,他能从里面看到外面的情况,但是别人没办法从外面看进来。

陈经理经常在屋子里面看外面训练的女人,其他男的他多一眼都不想看。有几分姿色的来这里训练的都会穿很性感的衣服,包裹着傲人的上围,底下则是勒紧的健美裤,陈经理眯着眼睛就能看到勾勒,光是看着都感觉血脉喷张。

陈经理最喜欢看的还是白鹭,白鹭身材特别好,又因为生了小孩儿,所以那双非常圆润,无时无刻都带着少妇的馨香的。

陈经理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一来就是看白鹭在外面撅着训练,二来就是搜集关于健身房的小电影。

看着里面的女优和一个或者几个肌肉男在卷腹或者深蹲器材底下做,大汗淋漓的样子,就让陈经理浑身发热,他兴奋的想要把白鹭压在瑜伽垫上,然后伸出手来。

陈经理想到这里又忍不住了,拉开了自己的裤拉链,他的桌子椅子都比较靠墙,所以就算是光着下方,有人进来也不会看到他这幅光景。

他点开了一个健身房的视频,看着在更衣室里面搞起来的两个人,肌肉男握住了女优的腰肢,贴着穿着健身裤的女优,不断……

陈经理邪念加深了不少,他一定要和白鹭做一次才甘心!

白鹭哪儿知道陈经理在办公室里想着这一些?此时她还在外面继续做训练,全然不知道有一只恶狼已经看上了她。

白鹭心中对老公十分的生气,所以训练完了产后妈妈之后还不回去,打算等健身房关门了才回去的。

健身房十点半关门,这个时候已经快十点了。她自己又去做了一下训练,其他上完课的人陆陆续续的已经都走了,这个时候,陈经理忽然叫了一声:

“白鹭,你进来一下。”

白鹭刚刚做完一组训练,听见陈经理叫她,虽然不知道叫她干什么,但是还是跟着一块进了去,白鹭走进去时候陈经理就把门给关上了,白鹭这个时候还一头雾水。

“经理,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就是最近有个兼职,不知道你做不做?就做一个星期,但能得到不少钱的。”

陈经理这样说道。

白鹭最近还真是挺穷的,方志明的钱都拿去翻修房子了,她想买个香水都不行,听见陈经理这样说,白鹭肯定很开心:

“可以啊!是什么兼职啊?”

“喔,是这样的,健身房这几天要开展一个跳健身操活动,但是你也知道我们这里不是肌肉男就是学徒,女教练太少了,没几个上的台面的,只有你是比较资深的女教练,想让你领个头,时间是六点到七点,你有个学生是八点的对吧?所以应该没有影响的。”

陈经理涩眯眯的看着白鹭,身上浴火难耐,他最近搞到了几个“药片”,这种“药片”接触到人的后颈就会很快融化,然后散发出一种甜味,吸进去之后就会浴火难耐。

“那好啊,这周大概能有多少啊?”

“你教学生是二百一节课,这个一个小时算你三百吧,一周七天就两千一了,你看行吗?”

陈经理悄悄的把那药片拿了出来。

“好!”

有钱不赚怎么可能?白鹭立刻点头。

“对了,你过来,给你看一下这个跳操视频。”

陈经理说完朝着白鹭招招手,白鹭上前去,两个人靠的很近,陈经理趁机拍了一下白鹭的肩膀,白鹭虽然有些不太自在,但还是没有挣扎。

陈经理没有把手放下来,而是点开了视频,这个时候白鹭闻到了一股子甜滋滋的味道,猛的吸进去两口,就觉得身体渐渐的发热了起来,奇怪了,是刚才训练得太过了吗?

白鹭这样想着,摇晃了一下脑袋,有些昏沉,就在这个时候,本来还十分正经的跳操顿时变成了两个肌肉男压住了那个女教练。

女教练嘴里叫着雅蠛蝶,然后被肌肉男压在了舞台上脱掉了衣服,两个硕大跳了出来,被其中一个握住了……

另外一个也不甘示弱,挺了一下自己的腰杆子,把那塞进去,女教练一开始是拒绝的,可是这会儿却享受了起来。

陈经理觉得差不多了,看着那近在咫尺的饱满,一把握住了,白鹭只觉得浑身如同过了电一般,浑身发颤,她仰着头娇喘了一声,舒服得不行。

此时她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只觉得好舒服。

白鹭从前就混迹各大夜店物色器大活好的男人,她有很多男朋友都是从那些夜场里面找到的,只是都不算太长久,后来遇见了现在的老公方志明,白鹭也觉得已经玩够了应该收手了,然后就嫁给了他。

当然方志明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的灯就是了,方志明以前长的挺帅气,而且又舍得给女人花钱,不然白鹭怎么可能会和他结婚?

只是这些情趣之类的东西到了这个年龄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现在让方志明逢年过节给白鹭送一枝花,他可能都会说不如买个西蓝花。

白鹭知道自己铁定是中招儿了,想要挣扎,可是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她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却发现一点力都使不上了。

陈经理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的放她走,要知道陈经理已经垂涎了她的美色好长一段时间了。

“陈经理,你干什么呀?”

白鹭这个时候还有那么一些理智,张开樱桃小口询问着说,察觉到了那巴掌隔着衣服贴着自己,她身子也忍不住的跟着发颤了起来。

“哎哟,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是想给你看跳操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你说怎么办啊?”

陈经理贴的很近的询问着说,白鹭知道陈经理肯定是涩胆包天了,当下就想要拒绝,只是自己的身体又因为药物的缘故酥软成了一团,要不是锻炼的多了这会儿很有可能已经软倒在了陈经理的身上了。 

陈经理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要知道白鹭这样的尤物他已经是垂涎良久了,每次从单向玻璃往外面看,就能看见白鹭的那对和臀,光是看一眼就感觉再也没有办法承受得住,他喘着粗气,今天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这个女人长得还真是太涩情了,看看这胸,看看这臀,本来就是勾引人了的,现在更是不得了了! 

陈经理想着白鹭这个女人就是的故意的来健身房当教练的,到时候很有可能还会勾引那些男学生出去开房也说不定。

这样的女人的骨子里面不就是放浪的吗?还不如先让他尝尝鲜呢!

陈经理这样一想,就觉得自己做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错误,当下便把人拉扯了过来,白鹭本来就站不稳了,这会儿跌坐在了陈经理的腿上,陈经理是很瘦,可那却很大。这会儿已经完全兴奋了起来,鼓鼓囔囔的抵在白鹭身上。

健身裤薄薄的布料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抵挡得住,陈经理趁机用虽然很瘦但是十分有力量的双腿把白鹭撑开,白鹭被迫无奈,顿时门户大开。

虽然还穿着健美裤,可是隔着裤子感觉到了触感,让白鹭浑身发颤,白鹭脑袋都是“嗡嗡”的发热的,她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颤抖着说:

“陈经理,你不可以这样做的……”

“你说什么呢?是你突然软在我身上了,白鹭,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了?我给你看看?”

陈经理说完,把手伸进了白鹭的衣服里面,顺着摸着白鹭那马甲线,美好的触感让陈经理忍不住的喘着粗气,他沉下了一双眼睛来:

“这里是不是生病了呀?”

陈经理的手一路朝着上面去,手指贴在白鹭的衣内衣边上,滑溜一下就塞进去了,一手握住,还没等陈经理开始呢,就已经起来了。

陈经理咬着牙说:

“瘙货!还装什么矜持!你是不是来感觉了?”

白鹭紧紧的贴着陈经理的西装裤,只觉得越发的空虚起来,她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液,也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缘故,她感觉格外的空虚,迫切的想要某些来填满她。

白鹭被陈经理的手揉的娇喘连连,面红耳赤,尽管白鹭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这种陌生的刺激还是让她觉得分外的带感。 

“反正我已经吃了药了,这不是我要背叛志明,是陈经理卑鄙无耻想要和我做的,我怎么可能是一个男人的对手?”

她在心中这样和自己开脱,于是在陈经理一把抓住她穿在健美裤里面的那一件类似于丁字裤的内裤,一把拉住,正好卡在了她之间,她只觉得一种电流一般的舒服在一瞬间席卷而来。 

白鹭迷离着双眼,沉浸在是舒服之中,陈经理看见白鹭一幅任人宰割的样子,不禁冷笑了一声,

“我本来就知道你不是什么贞洁女人了!天天穿的那么瘙就是给男人看的吧?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觉得好空荡啊?痒不痒啊?”

白鹭被陈经理的荤话弄的面红耳赤,她想要增加快乐,可是陈经理根本就不给她这样的机会。反而越发变本加厉的折磨白鹭。

白鹭很快就觉得快到顶端了,可能是因为药物的缘故,她的身体特别容易来事,没几下就觉得呼吸不顺畅了,她双眼迷离了起来,很快奔涌,白鹭哆嗦一下,居然就这么到达顶点了……

陈经理感觉到了,忍不住的冷笑着说:

“果然是荡妇!看看我怎么治理你!”

陈经理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把白鹭的裤子给拉下来,白鹭去了一次之后觉得身体的热度非但没有降低,反而感觉更来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蔓延而来。

白鹭已经认命了,甚至还要投入到其中享受一番,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过来了一阵敲门声:

“陈经理,陈经理,外面有人找你。”

没想到那么晚还有人找他,陈经理十分的生气,看着到嘴的肉要飞了,可是又不能不出去,他只好强忍着怒火:

“好,我现在就出去。”

然后十分麻利的把电脑关了,白鹭腿软的站了起来,浑身还在发热,可还是能走路的,当下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陈经理从屋子里面走出去之后,就看见苏苏站在外面,苏苏脸上有些茫然不知所措,戴着眼镜有点呆板,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从办公室里面走出来,颇有些奇怪:

“我还以为白姐姐已经回去了呢,没有想到是跟陈经理在办公室里面,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两个了?真是对不起。”

白鹭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思去搭理苏苏,但还是挣扎着走了出去,陈经理看见到嘴的鸭子飞了之后非常的生气,又看了一眼站在旁边,身材娇小的苏苏,心中的邪念升腾而起,随后和苏苏说道:

“你先在办公室里面等我一下,我等一下就回来。”

苏苏不疑有他,虽然不知道两个人在屋子里面到底是做什么,但是还是乖乖的在办公室里等着陈经理回来。

是商场里面的人和陈经理商议着过一段时间跳操的宣传,陈经理心里面非常的操蛋,如果是这些东西的话,随便告诉他不就好了,为什么偏偏这么晚了才和他说?他有些没好气的点了点头,心中的那一股火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下去。

白鹭慌忙的走到了电梯那里,摁了下电梯的按钮,随后寻思着,自己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中了什么药,可是,既然是这种助性的药物的话,那应该很快就能够解得了。

只是刚刚舒服了一次之后,让她觉得身体越发的灼热起来,她没有办法,只好跑到了旁边24小时便利店里面,花钱买了两大桶一升的水。

买好了水之后,她立刻就坐在马路的公共椅子上面,打开了水的瓶盖,咕嘟咕嘟的往下吞咽着,喝了好多水,身体的热度才逐渐的消退了下去,头脑这个时候也变得分外清醒了起来。

刚才真的好险呀,如果不是苏苏在外面叫了一声,很可能他现在已经在里面和陈经理打得火热了。

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是感谢这小丫头片子呢?还是觉得她打搅了好事,如果苏苏没有出现,她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和陈经理做了……

做完了之后还能在心里面找为自己开脱的话,白鹭想到这里又气恼了,她喝下去了大半瓶的水,一股尿意席卷而来,她匆忙的走到了旁边去上了一个卫生间,这才觉得身体舒服了一些,那种发热的感觉也消退了不少。

清醒之后,她觉得刚才的一切实在是有那么一些荒唐。

不过陈经理是个好涩之徒,这件事情谁都知道,之前他还看见陈经理追求过一个身材不错的学生,不过那一个学生嫌弃陈经理瘦的像竹竿一样,一点都看不上,最后面拒绝了陈经理的求爱,陈经理的性格十分古怪,可是却是一个钻石王老五,家里面十分的有钱。

而且这个健身房还是陈经理自己有股份的,这要是巴结上了陈经理这个大款的话,之后的好日子怎么可能会少得了呢?

但是,白鹭怎么说都是一个有夫之妇,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心中有些庆幸之外,又有那么一点落寞,觉得自己刚才实在是有点丢人。

陈经理回到了办公室里面,看见苏苏正中规中局的坐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着一个小学徒,工作认认真真,而且长相其实就是平平无奇。

陈经理手头上面还有那种小药片,于是又握了一颗在自己的手中,走过去的时候拍了一把苏苏的肩膀,并和苏苏说道:

“最近这段时间我看你好像是挺卖力的,一直都跟在白鹭的身边,有没有觉得学到了什么东西呀?”

苏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觉得一股香香甜甜的味道钻进了自己的鼻子里面,不知道这股味道是从哪里来的?她又呼吸了几下,觉得很香很甜。

那股味道钻进自己的鼻腔里面,没有多久,苏苏就觉得自己浑身发热,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感在身体里面流窜着,她觉得有点奇怪,于是拉了一下自己的衣领,感觉热了起来,头脑昏沉之前她还十分天真的问了一句:

“陈经理,你这里是不是没有开空调啊?好闷好热啊。”

“我这里当然有开空调了,是不是你的身体不舒服呀?我之前学过医,或许我可以给你看一看,你过来。”

陈经理循循善诱的说,苏苏这个小女孩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心思,于是十分顺从的站了起来,朝着陈经理的方向走了过去。

可是刚刚才朝着前面走那么一两步,就觉得头脑昏昏沉沉,没有办法,噗嗵的一声便躺在了陈经理的怀抱之中,陈经理只觉得温香软玉在怀,虽然她的身材没有白鹭那么好,可是还是不错的。

“怎么啦?怎么就躺下来了呢?”

陈经理明知故问,随后把手伸进了苏苏的衣服里面,苏苏只觉得自己的皮肤酥麻麻的一阵,快乐的感觉席卷了全身。

她忍不住的喘息出声来,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苏苏的头脑还算是挺清楚的,两个人现在,也太亲密了一些,于是想要从陈经理的身上爬起来,可是手软脚软,根本就做不到。

苏苏娇喘着,陈经理伸出了粗糙的手指探入到了苏苏的衣服里面,苏苏里面穿着的是一件运动内衣,上面的海绵薄薄的,陈经理的手覆盖在上面,使劲的揉搓着,像是泄愤一般。

苏苏还是一个处,哪里被人这么过,但是怎么说她都是上过学的,也和班级里面的人交流过,所以看过这方面的小片段,当时只觉得白花花的身体在一起有点恶心。

是现在想起来又觉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激动在身体里面蔓延着,她一面害怕一面又觉得有些兴奋。

“我大概知道你得的是什么病了,我会好好的和你治疗一番的,你放心吧。”

陈经理这么一说,随后又和苏苏说道:

“你这个病实在是不得了啊,你这是发瘙病啊!没有男人抚,就会受不了的!”

苏苏怎么可能不知道陈经理话语之中的潜在台词,心中又惊又惧,可是因为下了药了的缘故,所以一直都变得很开放,她被迫迎接着陈经理。

陈经理十分兴奋的把人搂在了怀里,不断的亲吻着,苏苏的初吻还没有送出去呢,这会儿被曾经理粗暴的将柔软的嘴唇吸入到了他的嘴巴里面使劲的婖舐着。

苏苏哪里招架得住如此火辣辣的法式深吻,两条滑溜溜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一股热流从身体里面升腾而起,头脑也越发的混沌了起来。

她竟然挺动着自己柔软的身子贴了上去,只觉得浑身上下哪里都是痒痒的,她想发泄,但毫无章法。

而陈经理早已经是一个老司机了,看得出来苏苏现在已经病入膏肓,没办法能招架的住自己的挑拨,于是特别的开心。

陈经理自己坐在了柔软的老板椅上面,还把苏苏抱起来跨坐在了自己的身上。

苏苏身上穿着的是那种比较宽松的运动裤,上半身则是穿着T恤,陈经理十分粗暴的把T恤给脱掉了,露出了里面的运动内衣,他把运动内衣推了上去,随后便看到了那两个小馒头。

那小馒头前端格外的惹人喜欢,陈经理一逗弄,苏苏只觉得浑身上下都传来了一阵电流,让她忍不住的发了一个颤,她的手没有任何力气的搭在了陈经理的肩膀上,可是身体却十分诚实的往前,虽然害怕,可是却十分尊崇着本能的浴望。

陈经理哪里会放过她,把人往自己身上一带,将她的裤子给脱了下来,虽然苏苏里面穿的十分保守的那一种内裤,可陈经理现在已经受不了了,也顾不上嫌弃,把她的内裤到了一边去,那露出散发着少女的香味。

陈经理也是见多识广的人,其实他根本就没有被苏苏这平凡的外表还有平凡的身材所吸引,他更喜欢那种散发着少妇馨香的女人,就好像是白鹭那样的。

只是现在,丢了一个大西瓜,只能拣个小芝麻来玩玩了。

苏苏浑然不知所措,被陈经理几下,便觉得泛滥成灾,陈经理看了一眼之后,忍不住的骂了一句瘙货,随后笑着说:

“果然是得了发瘙病啊,不然的话你哪里会这样,看你这个样子平平无奇,应该是第一次吧,第一次就那么瘙浪贱了,你妈怎么把你生得那么贱呀?”

陈经理的话里面是污言秽语一片,可是听在苏苏的耳朵之中,却让他觉得有些羞愧又非常的兴奋,就好像天生就是吃这一碗饭似的,她的身体又忍不住的往前一下。

陈经理见状,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把自己的裤拉链给拉了下来,蛰伏了许久便跳了出来。

苏苏忍不住的发了一个颤,有点不知所措,陈经理也不管那么多了,润了一下,便朝着去,苏苏一瞬间只觉得浑身发疼,想要挣扎吧,可是又没有办法,只好被动的接受着。

陌生的感觉又带着十分的痛楚,可正是因为有药物的缘故,所以这种疼痛又话作为了快乐,快乐使得苏苏浑身发抖,她如同一个老手一般,晃动着自己的腰肢,在陈经理的身上驰骋了起来,陈经理也见过不少这样的女孩子,虽然没有什么经验,但是今天的速度表现的非常的好,两个人很快的就纠缠成了一团,狭窄的办公室,里面传出来了一阵沉重又娇俏的呼吸声。

苏苏吃了药之后,就好像是一个妖精一般,陈经理竟然在她第一次的情况下也足足跟她做了三次,而苏苏则是躺在了地上抽着,享受着那余韵。

陈经理已经很久都没有那么快乐过了,有一种心满意足的感觉,看着地上躺着的苏苏,功夫还算是可以,往后慢慢的调教一下,估计就是一个银娃。

“今天这个事情你不说我不说大家都不说,不过我绝对不会少了你好处,这里有2000块,你先拿着去花,当做零花钱吧,你也知道我特别喜欢健身房,这里的氛围,以后有需要我也会找你,你这一个学徒的身份不用担心,过几天我就让你变成正式员工。”

员工也就意味着苏苏可以接待客人了,接待客人之后的钱就是苏苏自己所得了,也不用跟在白鹭的身后。

对一个学徒来说是非常好的机会,而且她只进来了短短两个月时间,本来是不能够转正的,没转正的员工只能够拿2000多块钱的工资,而转正后的员工,因为接待客人,所以工资会飙升到1万甚至2万。

苏苏现在头脑有些昏昏沉沉的,还没有能够反应的过来,陈经理就已经离开了,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屋子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人都没有。

苏察觉到了自己第一次交给了陈经理,有一些小憧憬,可是又觉得分外的委屈,她哭哭啼啼的走了出去,最后面还是去药店那里买了一颗药吞了下去,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享受到了一种美妙,让苏苏也察觉到了,钱来得是那么的容易。

白鹭回去的时候,屋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这两个男人竟然在外面喝了一个通宵,让她又急又气,心中有一股邪火不能够发出来,可是今天在,办公室里面所遭遇的一切,她又不好说,似乎自己也是半推半就的,到时候陈经理倒打一耙那就不妙了。

白鹭第二天请假,并没有去训练,因为她心里面还是有些担心对上陈经理,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而她现在也不好和陈经理撕破脸皮。

到了第三天白鹭才去的健身房,可没想到她才一天没来,这里就变天了,本来应该是自己小助理的苏苏竟然一跃的成为了健身房里面的女教练。

这里的女教练包括白鹭也就只有三个,其中两个前一段时间已经辞职走了,也就是说只有她一个了,其他的女教练还没有像她那么优秀的。

这会儿苏苏竟然也变成了一个女教练,这就让她觉得有些奇怪了,因为按照道理来说,苏苏不应该能够成为教练的,她现在还没有够资格去训练别人,明明前不久还是一个学徒罢了,可是这会儿却被提拔成了教练……

白鹭怎么说也在职场之间摸爬滚打了很久,选择这一个职业,正是因为自己喜欢,而且能够锻炼身体,还能够在健身房里面看到形形色色的肌肉男。

其实对于审美,白鹭已经有了一些疲劳了,看到那些俊男美女的时候,下意识的会看一下这些人的身材,再也找不到心动的感觉,和自己老公现在也算是搭伙过日子,没有想到老公现在这么不争气,连给个幸福生活都很难。

白鹭把自己扯远了的思绪又收了回来,看着站在她面前仍旧是有些腼腆的苏苏,心想她身上肯定发生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但是白鹭心中却能够猜测的出来。

这妮子最近和陈经理出双入对的,再加上前两天陈经理对她下药不成让她跑了的事情,当时苏苏好像也在场,可能陈经理饥不择食,把这个小妮子收入囊中的也说不定。

这么一想,苏苏会被提拔成女教练,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情了。

白鹭心中感叹了一声,真的是后生可畏,要知道之前她自己为了一个职场位置,也没有那么拼过,没有想到这两个人搞成了一起之后,这小妮子就节节高升了。

可白鹭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太痛快的,要知道她之前走上女教练的这一个位置,还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凭什么这个小女孩来这里,不到两个多月就已经能够晋升,成为和她一样的女教练,拿着和他一样的工资了?

可是不满归不满,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谁又敢在外面声张啊?陈经理的手段还是有的,若是白鹭在外面胡说八道,很有可能她在这一片都混不下去,她是要养家糊口的人,怎么可能会给自己添堵呢?

虽然心知肚明,但是并没有把这件事情给戳破,两个人还是心照不宣,甚至苏苏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来问她,她还会提点一二,不过苏苏这个小女孩还算是挺够义气的,每天中午都带她出去喝茶,吃点点心。

也不枉费自己对苏苏好。

方志明那边和曾大胆两个人很快的就把材料给敲定了下来,只是方志明公司那一边催促着方志明快一些回到岗位上,若是提早回去的话,还能够得到补贴,正巧这一段时间方志明又非常的耗钱,于是,在这一天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了,只给白鹭发了一个短信。

鹭收到短信的时候,心中气的要死,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是这么一个人。

尽管知道丈夫就是为了能够让他们两个人都有好日子过,所以才会回到岗位上的。可是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早一点和自己说不就好了,明明昨天晚上她还看到自己的老公出去喝酒应酬呢,这会儿能陪自己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昨天晚上方志明可以抽空和白鹭一块单独相处,再把这一件事情说出来,白鹭心中也没有那么怨恨方志明,可是方志明偏偏觉得他们两个已经是老夫老妻了,所以说这一切都没有什么用,两个人在电话那里闹了一通脾气,白鹭直截了当的把人给删掉了,心中愤愤不平,可是还能怎么样?难不成离婚吗?小孩还那么小。

白鹭一想到这个,就给娘家拨了一通电话,她妈让她不用担心,小孩在这里吃好的穿暖的,他们老两口正好有时间带小孩,听见爸爸妈妈那一边的消息,白鹭只觉得浑身上下舒坦了许多。

“过几天你们屋子就要开始动工了,到时候地板砖啊,门啊窗啊都得换,本来我寻思着,应该让志明和你一块看看花色的,毕竟是两个人的房子,我去做主不太好,但是你们两个一直都忙,也没有时间教下,今天我就和你说一下吧,你看一下这门窗还有地板砖的花色或者是木板,你喜欢哪一个?”

曾大胆已经摸清楚了白鹭上班的规律,白鹭正在旁边吃着香蕉,听见他这么一说,才把口中的香蕉吞咽了一口下去。

按照道理来说,健身的人不应该吃那么高热量的东西,不过白鹭每天都有训练的量,所以十分任性,也没有什么所谓。

白鹭凑过去看了一下,这倒是自己老公喜欢的风格,虽然这房子是两个人的名字,也有白鹭的份,但是白鹭也没有想要干预这些装修,装修不都是男人的事情吗?和她一个女孩子有什么区别呢?

于是她摇了摇头说:

“志明和你怎么介绍的你就怎么装修好了,我倒是没有什么所谓的。”

白鹭说完这句话听不到回应,于是抬起了头,发现舅舅正在看着她手里面握着的那一根香蕉,不知为何白鹭竟然起了一个坏坏的心思,故意的将香蕉拨开了外皮,随后吞吐着就是没有咬下去,牙齿有意无意的留下了几道痕迹,瞧着分外的诱人。

她伸出了丁香小舌,婖舐着这一根香蕉,发出啧啧声,似乎是故意的,让曾大胆看见。

他知道白鹭肯定是故意的,没有想到这娘们儿的老公才刚刚去了外地她就这么肆无忌惮了!

白鹭觉得逗弄曾大胆还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不过也不敢太过于变本加厉,玩了一会就一口就把香蕉给吞到了肚子里面去,随后询问着说:

“这屋子要是装修的话,那我要住哪里呀?志明有没有和你说过这事?”

方志明倒是真的和曾大胆说过,方志敏不太放心自己有那么一个美艳的老婆,所以万事都求曾大胆帮忙,但是方志明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这一个举动,简直就是送羊入虎口。

曾大胆当时想了想之后,有些苦恼的说:

“这房子一时半会没有找好,你爸爸妈妈那一边又非常的远,还是在农村,而且你老婆还有工作,不可能是会回农村去的,再说了你老婆的,多家又离这里不近,估计没有什么好地方要住,只能租房子了。”

方志明听了之后,分外上道又和他商量了一下:

“舅舅,这可不行呀,你也知道,白鹭就一个娇惯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去租房子住呢?而且最近我手头上面也紧,没有办法能够给她租到好的房子,她心里面肯定怨我,哎呀,这还真的是难办了。”

“你这个人做事就是欠调理,一开始怎么没有想到这一个,不过,白鹭也一样啊,我跟你说一下,让她乖乖的出去租房子住,一个男人不能够没有一个男人的样,平时你都被你媳妇欺负成什么样子了?”

曾大胆故意的这么一说。

方志明立刻点头如捣蒜:

“就是就是,一开始把人娶进门的时候都没有发现那么凶悍,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泼妇,可是孩子都生了,生活还是要继续,我能怎么办?”

“这话你可千万不要让人听见了,否则你媳妇有的跟你闹的,我想想看,不如这样吧,住我家那边吧,我那里也有多余的房子,不过就怕你见外。”

曾大胆铺垫了一大片之后,才把这句话给说了出来,方志敏听了之后,眼前一亮,舅舅那一边是什么样的家庭,他心里面清楚的很。

全家人就一根独苗,是家里面的掌心肉。加上他跟曾大胆的关系不错,再说了最近两个人也走得比较近,此时曾大胆愿意帮助方志明,方志明更觉得曾大胆着一个人是非常靠谱的人。

“如果不麻烦的话,那就让白鹭去你那一边住吧,回头的话我让她自己开车来上班,这也比较方便一些,我是真的没有钱出去租房子住了,我担心她心里面怨我,你那一边似乎装修得还挺不错,而且房子挺好。”

其实方志明心里面就是不想出这个钱,想要占便宜。

白鹭听见舅舅这么一说,心里面气得牙痒痒的,要是方志明知道舅舅对她动手动脚的,这一件事情,估计肠子都得悔青了。

不过,这方志敏确实是不靠谱,而她心里面对于这个舅舅也分外的好奇,随后才点了点头:

“那我到时候就开家里面的车去吧,舅舅那边应该有停车位吧?”

“我停车位也就只有一个,到时候你把车子开过来可能不太方便,不能这样吧,我反正都是要去你家那边监督装修的。我就上午监督装修,下午和你一块去上课吧,我也想报一个班,让自己身体强壮一些。而且你一个女人在外面好像也有点危险,况且还长得那么好看,要是有不法分子对你……你懂得。”

明明知道曾大胆就是口花花在这里胡言乱语,但是白鹭的心里面还是觉得暖洋洋的一片,她老公就不会这么想,还说她都生了小孩了,就算是被不法分子给盯上了,也不会吃什么亏,说到这一个话白鹭还真的是恨得牙痒痒。

“那就谢谢舅舅了。”

白鹭说完这一句话,把香蕉给吃了干净,拍了拍手,随后转过去问道: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办理手续呀?我最近挺闲的。”

“择日不如撞日吧,今天就去吧,反正方案已经敲定下来了,而且他一边工人已经联络好了,都是我平时玩的比较好的那几个人,保准把你们房子装修得靓靓丽丽干干净净。”

曾大胆说着伸了一个懒腰。

两个人下午的时候就去了健身房那一边办理手续,一般办理这个手续都需要经理出来确认一下签字,随后就能够成为健身房里面的会员了,至于会员嘛,其实也就那样交了钱上课。

可是他们两个人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陈经理,正巧这个时候曾大胆说自己有点想上厕所,健身房里面是有桑拿室,也有卫生间和淋浴的,设备十分齐全,白鹭把人带到了卫生间那一边去便离开了,说是在前台那里等他。

曾大胆进去之后就掏出准备放水,随后听见了一阵娇俏的声音,他愣了一下,竖起耳朵听,心中也兴奋了起来,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对俊男美女在这里就开始情不自禁起来了。

曾大胆曾经幻想过跟某个女人在这样的环境下做,但是寻思着卫生间还是太不方便,何况这种公共卫生间还有点脏,所以就把这一个念头给掐灭了。

可这会听见别人的小动作他还是非常好奇,他悄悄的跑进了一个隔间里面去,正巧那一对男女就在旁边办事儿。

“陈经理,我们在这里不好吧,待会要是有客人进来了,就会听见这里的动静。”

虽然对方说话很小声,但是因为两个人都是在隔间里面,所以听得非常清楚,特别是曾大胆现在还把耳朵贴在了门那里,听见陈经理三个字曾大胆差一点都要吹出口哨来了,看样子就是白鹭说的那个经理吧?

“管他们那么多,他们又不认识我们两个,怎么样,这几天没做,是不是想我了?想不想我弄你?痒不痒?”

自从知道苏苏骨子里也是银娃,陈经理在健身房里也就变得肆无忌惮了。

这不才大白天呢,竟然就带着苏苏进到卫生间里面搞成了一团,正好就被上厕所的曾大胆给听见了。

曾大胆听的可以说是津津有味。

苏苏已经好几天没有和陈经理一块做这种事情了,心中又有些激动,而且非常的想做,半夜的时候还心心念念的,因为体验过了一次美妙时候,苏苏就一发不可收拾,既然能够舒服又得到钱,她为什么不做呢?

再说了这样的事情做一次,对方就会给她2000块钱,要知道她之前一个月的工资才2000块,得到了钱之后,她就可以像白姐姐那样,到处都买奢侈品,包包和衣服,可以让自己光鲜亮丽,之前的她灰头土脸的,不过是因为没有钱,现在有了钱,还怕这一些东西装饰不了自己这一张平凡无奇的脸吗?

现在的脸也可以是人工做出来的,所以苏苏一点都不奇怪,到时候多攒一点钱去做整容微整形,也能够让她变成美人坯子,她就不相信,到时候有了脸还钓不到那些金龟婿!

从这一刻开始,苏苏的价值观已经改变了,能够先人一步体会到那一种奢侈的美好,她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放手呢?

只是没有了药物助兴,苏苏心中又有些惧怕了起来,感觉到陈经理用嘴唇亲吻着自己那一刻,心中又惊又惧,随后她很小声的询问了一句:

“陈经理你还有没有那种药啊?我觉得吃了那种药之后,浑身飘飘然的,也没有那么拘谨。”

陈经理听了之后,笑骂了一句小瘙货,随后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小药片,而贴在墙壁那里听见他们两个谈话的曾大胆不禁好奇了起来,这两个人交头接耳说的那一些小药片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果对自己有用的话,兴许可以多找几个过来,到时候备着。

苏苏看见那一小药片,于是在自己的胸口拍了一下,一股香甜的味道蔓延了出来。

这一次陈经理用的量不是很多,只用了小半块图片,另外半块则是放到了口袋里面,这个东西,是需要五六秒钟接触皮肤,才能够化作烟雾,被人体吸入进去的。

苏苏只觉得甜甜的味道蔓延开来,身体也感觉到了酥酥麻麻非常的舒服,一种飘飘然的感觉贯穿了全身,苏苏也放开了一些,没有刚刚那种拘谨的状态,而是紧紧的贴了上去,甚至十分主动的拉开了拉链,低了下来。

为了更好的伺候陈经理,苏苏特意的去那些网站那里学习了不少的技巧,看得苏苏脸红心跳,可能是因为有了一次欢快之后,苏苏也不介意这一些了,甚至从网上买了不少的这样的物品,夜深人静的时候就自己慰藉自己。

一开始不太适应,但后来她慢慢觉得这种舒服的感觉十分的美妙,渐渐的也就如鱼得水了,这会给陈经理弄,虽然有那么一点生疏,但还是比之前好很多。

陈经理嘶嘶的抽着冷气,另外一只手摁在了苏苏的头上,苏苏感觉到不太舒服,可还是得接纳。

弄了一阵子之后,就连她自己都有些受不了了,于是把陈经理推在了马桶盖上,自己上去,一瞬间,两个人的契合舒坦无比,苏苏嘴里面发出了一阵阵喘息的声音,虽然这个女人长得不怎么样,但是声音格外的好听,光是听着就让人血脉喷张。

曾大胆也见过不少这样的女人,但是听见这样魅惑人的声音还是头一回,光是听着就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都酥了,而且有隐隐约约抬起来的意思,他赶紧的捂住了裤裆,匆匆忙忙的走了出去,深呼吸了好几下,才把那一激动给平复了下去。

回到了前面的接待室,他往旁边坐了一下,这里正好能够看到卫生间那一遍,白鹭有些奇怪的询问了一句:

“舅舅,你上一个厕所怎么那么久啊?”

曾大胆没有把这一件事情告诉给白鹭知道,而是打了一个马虎眼,说自己刚才上了一个小的之后,又有点想要上大的,所以出来的就比较迟。

白鹭听了之后没有继续往下问,不过看见曾大胆的眼神之后,白鹭又觉得事情不像是曾大胆说的那么简单。

果然没有过多久,白鹭顺着曾大的眼神看过去,就看见了陈经理和苏苏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从卫生间里面走出来,要知道那可不是男女都可以通用的卫生间,而是单单纯纯的,男人用的卫生间。

这两个人竟然在上班期间就搞在一起,还真的是不要脸,苏苏可能还没有得到所有的满足,所以脸上还泛着一点红光,一副少女含春的模样,看得白鹭恶心不已。

虽然白鹭心里面不太痛快,可是并没有言语,而是上前去,十分开心的介绍了一番曾大胆要过来这边开卡的意向,不过他并没有告诉陈经理,这是她名义上的舅舅,而是说这个男人是她的客户。

陈经理才刚刚和苏苏在里面翻云覆雨一番,随后便卖力的介绍着苏苏给曾大胆,白鹭在旁边听了之后,心中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好哇,这小妮子现在占着和陈经理有一腿所以来这里抢自己生意了吗?她朝着面红耳赤的苏苏看了过去,眼神里面带着一抹不痛快。

苏苏心里面也知道抢了白鹭的客户不太好,可是陈经理这么一说,她又没有立场说任何的话,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白鹭,白鹭虽然生气,但是想着这小妮子估计还没有那么心机,所以便把这口气给压了下去。

说了白鹭相信曾大胆肯定会选择她的。

“虽然你介绍的都不错,不过我和白鹭认识,所以我还是选择白鹭吧,我们现在就办理手续,回头我还有点事情要忙,没有时间和你们唠嗑。”

曾大胆输完之后便排出了一张卡来,陈经理知道自己再费口舌也没有用了,随后赔了一个笑脸,便叫人过来办理的手续。

这里的课可以选择一个季度或者按每一个课时来结算。按照季度的话,看起来好像是比较优惠,但事实上其实也差不多,况且有些人办理了之后就不会来了,正好也省了事情,按照课时的话就是几个课时为一个阶段缴费。

可以选择五个课时,或者是十个课时,十五个课时,二十个课时这一些都是可以的,主要是看对方的承受能力,曾大胆也不知道会在这里呆多久,于是说道:

“那我就先选十个课时,之后我再看看,我要不要再继续续费。

白鹭算了一下,一节课200块钱,十节课就是2000块钱,而这2000块钱里面,每一节课她都可以抽成百分之五十的,白鹭就觉得有点小得意。

曾大胆看见白鹭笑得十分可爱,心中也觉得这一个钱花的比较值。

把钱刷了之后,白鹭就带着曾大胆参观了一下这边的器材,还有桑拿室,换衣间之类的地方,参观了一番之后,时间也就差不多了,曾大胆怎么说还是有事情要忙的,于是就和白鹭分开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52313.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