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再做一次就好了*和两个男人玩3p好爽

老刘今年五十四岁,病退后守着城中村里的两层小楼当包租公,小日子过得挺顺心。

这天,老刘正在打扫楼梯,却忽然发现楼梯尽头的走廊上,一男一女正搂在一起乱啃着,两人粗重的喘息声,隔了老远都能让人听到。

 文学

“咦,那不是周美萱吗?才刚结婚就在外面偷男人?”

两个人亲热了好一会儿后,周美萱才和男子进了房间,没多久房间里就传出阵阵压抑的叫声。

老刘心里直骂娘,这周美萱在所有住户里面,算是最漂亮的一个,性格却是冷傲的很。

好几次老刘头借着收房租的机会,想和她多说几句话,却连个好脸色都没得到。

“这次我看你怎么逃出我的手心……”

老刘在自己房间里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亲眼看到那个男的离开后,这才慢悠悠的来到二楼周美萱的门前。

敲了好一会儿,周美萱才来开门,但是房门一打开,老刘眼睛都直了。

周美萱身高差不多一米六八,本来身材就十分高挑,这会踩着一双鱼嘴细高跟鞋,让那两条被肉色丝袜紧紧包裹着的美腿,显得更加修长。

老刘直勾勾的盯着两条美腿,一时间连话都忘记说了,周美萱眼中闪过一道厌恶的神色,稍微把门关上一些后,才冷冷的问道:“什么事?”

“啊……那啥,我就是来问问小周你今天有没有空,有个房客刚送了点老家特产,想请你……”

老刘话还没说完,周美萱直接就冷冷的打断道:“没空。”

眼见周美萱要关门,老刘也有些火了,心说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冰清玉洁的烈妇了,老子今天还非要尝尝你的味道不可了。

老刘用肩膀顶着门,一边贪婪的看着周美萱白色衬衣下,呼之欲出的丰满,一边笑着说道:“小周,我房间里有样东西不见了,正好我在监控里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戴眼镜的年轻人,他还摸进了你家。”

周美萱精致白皙的脸蛋,一下就变得煞白起来,失声道:“你……你装了监控?”

“为了保障所有住户的安全,当然要装监控了……”说到这里,老刘硬是挤近周美萱家里,然后装作关心的样子,一把抓住她滑嫩的小手说道:“我就是怕小偷在你家乱来,所以特意上来看看的,小周你别怕!”

被一个年纪都快能做自己爸爸,居心不良的老头抓着自己的手,周美萱下意识就想要挣脱。

“小周,你要是实在害怕的话,要不我先给你老公打个电话,然后咱们再报警,等你老公和警察来了一起去调监控录像?”

一想到自己刚刚在走廊上的所作所为,要是被自己老公知道了的话,周美萱简直不敢想象后果会怎么样。

面对老刘隐晦的威胁,周美萱不得不放弃了挣扎,颤声说道:“不……不要报警……”

眼见自己垂涎已久的猎物终于服软,老刘心中无比得意,趁机一下就将周美萱抱进怀里,嘴上却说道:“看你,都在发抖了呢,别怕,有我呢!”

周美萱娇躯一颤,却不得强忍着挣扎的念头,任由自己被老刘抱着。

见周美萱不敢反抗,老刘愈发胆大,右手向着她衬衣下的饱满伸去。

又急又羞的周美萱终于绷不住了,一把抓住老刘的手腕,哀求道:“老……刘叔,我……我求求你放过我行不行,我给你钱,我……我求你了……”

“看来你还是在害怕啊,唉,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只好给你老公和派出所打电话了……”

说到这里,老刘另一只手拿出手机,做势要打电话,周美萱心里防线彻底崩溃,不得不放开老刘的手,带着一丝哭音道:“不要,我……我听你的就是了……”

老刘捏了捏周美萱精致小巧的下巴,干笑了几声:“小周,你放心,有我在,谁也不敢把你怎么样。”

老刘说着话,一只粗糙的大手已经开始揉捏周美萱的饱满了。

“刘叔……”

周美萱两只白嫩的小手,死死抓着老刘的手腕,带着一丝哭音道:“刘叔,你放开我,你如果再这样,我就……”

“你就怎样呀?报警吗?”

老刘冷笑几声:“小周,我一个糟老头子能把你怎么样?我就是看到小偷进了你房间,所以过来瞧瞧你丢没丢东西,你要真不放心,就报警去吧。”

周美萱死死地咬住了嘴唇。

她新婚不过才满月,要是老公看到了自己……

一想到那严重的后果,周美萱美目含泪,不由得松开双手,屈服道:“刘叔,你不要太过分,否则……否则我宁愿报警……”

老刘兴奋急了,这个一向高冷的周美萱,还想在他面前做什么贞洁烈女,如今有了把柄在他手上,看她再怎么蹦跶!

周美萱的饱满在老刘的手掌里跳动着,这柔软的感觉让老刘身体某处都燥热起来。

老刘是个老光棍了,好久没尝过女人的滋味了。他以前找的都是村里的老寡妇,那怎么能和周美萱比呢?

他使劲揉捏着周美萱的饱满,看着那两处高耸在自己的揉搓下变换成各个形状,心里头也燥热得不行,恨不得马上就把周美萱给压在身底下。

周美萱又羞又臊,却又不敢反抗,只好闭上上演撇过脸去,毫无力度的说道:“刘叔,你不要这样……”

“小周,你叫我不要哪样呀?”

老刘一把将周美萱的双手举过头顶,推着她按在了墙上,又腾出一只手来,继续揉捏着周美萱的饱满。

可怜周美萱的白衬衫是新换上的,此时被老刘的汗手给摸出了一道道发黄的印记。

周美萱一张水嫩嫩的脸蛋都红透了,眼角也渗出了泪珠,只得踢腾着两条腿,去踢老刘的膝盖。

“小周,这天怪热的,刘叔帮你散散热咋样?”

老刘不怀好意的笑着,伸手开始去解周美萱的衬衣扣子。

“你放开我!”

哪知道周美萱反应却是很大,尖叫一声后,开始拼命挣扎起来。

可她越是挣扎,老刘就越兴奋。

他那处已经抬头,怎么能半途而废,他不管不顾地一把将周美萱推倒在茶几上,茶几上放着的玻璃杯被扫落在地,发出“哗啦啦”的碎裂声。

“小周,你就乖乖从了我吧,要不然……”

周美萱趁老刘说话分神之际,竟是拼尽全力挣脱了。

她一边慌乱的扣着被老刘扯开的纽扣,一边用决绝的语气道:“你……你太过分,我们刚刚说好,你只……只能摸的……”

老刘正是到了关键时候,见周美萱居然不识相,威胁道:“小周,咱们不是说好的嘛,你要是不配合的话,那视频我可是要交给你老公了哦……”

让一个年纪比自己父亲还大的老男人摸自己的胸,周美萱已经感觉很恶心了,她决不允许老刘得寸进尺。

“如果你要得寸进尺,那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哪怕我……也一定让你去坐牢……”

老刘脸色顿时就黑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周美萱,居然不受自己要挟。

正当两人僵持之际,房门忽然响起……

忽然响起的敲门声,让周美萱长松了口气,逃似的跑去开了门,发现居然是自己老公韩晓光回来了。

“萱萱你这是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啊?”

一想到自己刚刚就在屋子里,被一个老男人占便宜,周美萱眼睛瞬间就变得通红起来,却不得不强做笑颜道:“我没……没事……”

韩晓光有些疑惑,不过也没多想,和老刘打了个招呼后,不等周美萱说话,就热情的请老刘留下来吃饭。

周美萱来不及反对,又不敢直接赶老刘,只好去厨房将饭菜端上了桌子。

几个人落了座,韩晓光和老刘在说着时政新闻,周美萱心不在焉地吃着饭,忽然,她觉得有人在用脚有一搭没一搭地蹭着自己的大腿根!

周美萱还以为是自己的老公韩晓光,便含羞带怯地瞥了一眼韩晓光,韩晓光却不明就里,给周美萱夹了菜,关切地道:“萱萱,今天让你受惊了,你多吃点。”

周美萱旁边坐着的老刘也冲着周美萱眨眼睛:“小周是要多吃点,没想到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就能把小周吓成这个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小周认识那个戴眼镜的人呢。”

周美萱觉得那只脚顺着自己的腿,一点一点地往上移动,一下子就伸进了自己裙子最深处!

她顿时忍不住嘤咛一声,两只腿死死地夹住了那只脚!

不对,这肯定不是自己老公的!

周美萱了解韩晓光,韩晓光从来没有这么与她调情过,更不要说还有老刘这个外人在呢。

她心中一惊,忙抬头看老刘,果然见老刘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原来这只脚是老刘的。

周美萱又羞臊又愤怒,一张粉嫩白皙的脸染上了红晕,她松开夹紧的双腿,手伸到桌子下面,用力把那条腿拨开后,赶紧夹住了腿。

谁料老刘根本不死心,那只不安分的脚还在周美萱的小腿上画圈圈,让周美萱跟着痒痒起来。

韩晓光注意到周美萱有些不对劲,便摸了摸周美萱的额头,皱了皱眉头,道:“萱萱,你的额头怎么这么烫啊,你是不是生病了?”

周美萱又急又羞,掩饰道:“没,我就是热的……”

而桌子底下,老刘竟是又伸过来一只大手,这大手顺着自己的大腿游走,并用力扒拉开周美萱紧闭着的双腿,在周美萱那处画圈圈。

周美萱趁着韩晓光不注意,无比羞愤地瞪了一眼老刘,随后两腿一夹,想要夹紧双腿,老刘却在这时抽出了手。

他装作不小心把自己的筷子给碰到了地上,韩晓光忙道:“萱萱,再去给刘叔拿一双筷子来。”

老刘赶紧摆手:“不用不用,我捡起来擦擦干净就好。”

他一下子钻到了桌子底下,看到周美萱的短裙内,那黑色的蕾丝短裤若隐若现。

老刘逗弄之心大起,他伸出粗糙的大手,从下头挤进周美宣的两腿,狠狠地捏了那里一把。

老公就在旁边,周美萱根本不敢吱声,只能死死咬住嘴唇,一只手忙将老刘的大手推开,顺势用手捂住了那个地方。

老刘从桌子底下钻出来,嘴角噙着一丝笑容,感叹道:“说起来啊,小周你也要注意一点,你一个女人在家可千万别给陌生人开门呀。”

韩晓光忙对周美萱道:“萱萱,刘叔这是好意提醒,以后我要是不在家,除了刘叔,你别让任何人进来。”

周美萱本想拆穿老刘,可老刘那双眼睛里充满威胁,周美萱也只忍气吞声,轻轻点了点头。

韩晓光和老刘又继续说起了新闻。

而桌子底下,老刘那只不安分的大手又探了过来,这次,大手的动作十分迅速,猛地在周美萱的那处将丝袜扯开了一个小洞,把手指头伸了进去,在蕾丝底裤的边缘不断地摩擦。

周美萱想要夹紧腿,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老刘的手已经伸进了底裤中……

“老公……”情急之下,周美萱很想立刻告诉韩晓光,可是老刘却笑了起来。

“小韩呀,你不用担心,我看小周就是被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给吓得。我这楼里安装了监控……”

韩晓光忙道:“是吗?刘叔,太好了,我们一会儿吃完饭去看看监控,然后报警吧。”

老刘得意的砍了周美萱一眼,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周美萱的脸色一下子就吓的惨白起来,在老刘的注视下,周美萱委屈得想哭,但却不得不将两条紧紧夹在一起的腿缓缓松开,老刘粗糙的大手就趁势在那里轻轻一探。

周美萱顿时浑身酥麻起来,她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有半点反应,生怕被坐在自己旁边的老公看出异样。

与此同时,她偷偷伸出一只手道桌子底下,拼命想要阻止老刘的举动。

可老刘的手孔武有力,周美萱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也拨拉不动,急得眼眶都红了。

韩晓光还不知道近在咫尺的老婆,居然正在被别的男人乱摸。

见周美萱不敢反抗,再加上有桌子的掩护,老刘更加肆无忌惮,大肆攻城略地。

他嫌周美萱的丝袜太过于碍事,干脆就把那丝袜的洞越扯越大,然后整个大手都探进了周美萱的蕾丝底裤中,一面与韩晓光谈笑风生,一面手下不停。

死死咬着嘴唇的周美萱,此时早已是满脸通红,苦苦忍耐着老刘的轻薄,她现在只盼望老公快点离开。

老刘一边和韩晓光说话,,一边玩弄着他老婆,这种刺激的场景,让老刘只感觉自己的魂都要飞出身体了,简直不要太刺激了。

很快,老刘的手就感觉到了阵阵潮意,心想周美萱这个小妖精可真勾人,真想跟她酣畅淋漓的战斗一番!

一想到平常高傲的周美萱被自己征服时的样子,老刘就越加兴奋起来,手指头动得越来越快。

周美萱在这波攻势下,不由得身上发软,她只得伏在桌子上,一只小手伸到桌子下面,死死地扯住了自己的底裤,维持着最后的尊严。

正在这时,韩晓光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手机说了几句话,就很抱歉地对老刘说道:“刘叔,你先吃着,我公司有点事,我要去书房先工作了。”

韩晓光才一离开,老刘立马就钻到了桌子下头,不等周美萱反应过来,两手直接粗暴的扒开了她的双腿!

周美萱差点忍不住尖叫起来!

她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快速离开了餐桌,整个人如同受惊了的小兔子,端着饭碗就钻进了厨房。

趴在桌子底下的老刘郁闷死了,真是可惜啊,刚刚就差一点,他就能看到那美景的全貌了!

他愤愤地咬了咬牙,不行,这小妖精今天把他的馋虫给勾出来了,他正好还有周美萱的把柄在手上,今天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得手!

周美萱一颗心砰砰砰直跳,她苦苦想着办法,想把老刘弄走。

但她却不知道,她站在水槽边低头洗着碗,臀部丰满挺翘,看的老刘心中火焰愈发熊熊燃烧起来。

老刘直接来到周美萱身后,大手一下子拍在她的翘臀上。

周美萱才刚刚惊呼出声,就想起韩晓光还在书房,不得不用手捂着小嘴。

她红着眼睛,压低了声音,带着哭音道:“刘叔,你要怎么才能放过我?”

老刘环抱着周美萱的细腰,两只粗糙的大手分别握住了周美萱的饱满,一边一个地揉搓着。“放过你?小周,你这话说的就难听了哈,我这不是在帮你吗?”

周美萱强行忍住心头的恶心,苦苦哀求道:“刘叔,你要是要钱,我可以给你,求你不要跟我老公说起这件事情,放过我吧。”

没想到,她的哀求却愈发激起了老刘的渴望。

老刘的大手一下子探进了周美萱的底裤,开始摸索其中的美妙了:“小周,叔缺钱吗?叔不缺呀,叔缺的就是你这样的大美人。只要你答应叔,今天让叔给弄一回,叔肯定立马把监控给删了,以后再也不提这事儿了。”

一想到自己老公就在隔壁,周美萱就极力挣扎起来,哭求道:“不要,刘叔,求求你放开我!”

然而,越是挣扎,老刘的动作越大,周美萱顿时就倒吸了一口气,身子跟着瘫软下来。

“小周,你好好考虑一下,被那个戴眼镜的小伙子弄也是弄,被叔弄也是弄,也少不了你一块肉,你要是不同意的话,那叔只能跟小韩商量一下了。”

周美萱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她知道自己不答应的话,老公一定会和自己离婚。

而且现在自己全身上下都被这个可恶的老男人摸遍了,就差那么一层窗户纸而已,大不了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算了。

想到这里,周美萱无助的闭上双眼,凄声说道:“刘叔,你要记住你的承诺,不能让我老公知道,还有,一定要删了那个监控视频。”

眼见周美萱终于屈服,老刘喜不自胜,总算可以尝尝这个极品女人的滋味了,他迫不及待的搂着周美萱进了卧室。

门一关上,老刘就像是慌不择食的饿狼一般,将周美萱给扑倒了床上!

他迫不及待地撕扯着周美萱的衬衫和丝袜,因为太过用力的缘故,衬衫的扣子都被老刘给扯飞了,一颗一颗地迸射到了墙壁上。

扯开衬衫,周美萱那对裹着黑色蕾丝里衣的硕大,就完全暴露在了老刘的眼前。

老刘顿觉气血上涌,他低笑了起来,扑了上去。

一想到自己老公就在隔壁,自己却要被一个老男人侮辱,无比绝望的周美萱只能侧过脸去,紧紧闭上眼睛,等待噩梦的降临。

看着周美萱美目紧闭,泪流满面,衣服彻底放弃挣扎的模样,老刘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火焰,直接将周美萱的黑色底裤连同肉色丝袜一起脱掉,随后虎吼一声就扑了上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48904.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