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老*骚*货被王小猛干一次还上瘾了!

“王小猛你这个家伙,又偷懒是不?吃我们家的,住我们家的,还偷懒你是不是想死呀?!”当王小猛正看着赵菲菲洁白大腿流哈拉子的时候,赵菲菲突然扭头掐腰的对着他吼道。

听着赵菲菲的话,王小猛赶紧晃了晃脑袋,用手擦了下嘴角,憨厚的笑道,“咋会呢,姑姑,我这不是正干着活呀。”

 文学

虽然赵菲菲看着刁蛮任性,动不动就挑自己不是,但是王小猛知道,赵菲菲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比谁都疼自己,心疼自己是个没爹的娃儿。

“小姑,你整天在地里干活皮肤咋还这么白嘞?”王小猛讨好的说道。

“那是,给你说小姑的皮肤可是比你大姑姑的都白,你说咱村哪个姑娘有我白呀?”赵菲菲听王小猛夸自己当即得意的笑道,当即忘了王小猛偷懒的事了,哪个女人不希望别人夸自己白呀。

“嗯嗯,那是,咱村女人都没小姑白。”王小猛赶紧点头道,不过心里却嘀咕道,大姑姑比你的也不差吧。

就在姑侄俩笑呵呵说话时候,突然从地头传来一阵喊声,“王小猛,赵菲菲,赶紧回家,孙兴去你家了!”

听着人的喊声,王小猛登时吓了一跳,孙兴,赵家庄的村长,仗着自己大舅哥是公安局局长就整天为非作歹,最是好色,以前几次想强上赵雪都被王小猛给撞破了,没想到今天又去了。

想着这会儿家里就大姑姑赵雪一人在家,王小猛急了,扛着锄头就往回跑。

到了家,就看到门口挤着一群村民,嘴里嘀咕着作孽呀之类的,可是碍于孙兴的淫威根本不敢进去制止,看着王小猛要往院子里冲,登时拉住他。

“小猛,你别犯傻呀。你要是得罪了孙兴,你这孤儿还能在赵家庄待着呀。”

“就是,小猛,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你祖上想想呀 ,你还没下崽呢。”

……

王小猛听着村民的劝告,奋力挣扎着身子,仍是不停往里挤,“放开!你们放开我!你们怕孙兴,我不怕!放开我!”

想着大姑姑赵雪一直对自己爱护有加,好吃的都让自己吃,此刻却正在屋内被孙兴那混账羞辱,王小猛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

王小猛从小干活一身的腱子肉爆发力很大,几个村民硬拉着,还是被他给挣脱了,脱开后的王小猛赶紧朝屋内冲去,可是房门被孙兴村里面拴上了,根本就推不开。

王小猛透过门缝看到孙兴将赵雪按倒在桌子上,赵雪的双手被孙兴反剪在后背,而更让王小猛愤怒的是,赵雪的裤子被脱到了腿弯处,而孙兴这个畜生正在……

看着赵雪哭喊求饶,王小猛心如刀绞,用尽了力气拼命的砸门,可是奈何因为家中只有两个女人,赵雪和赵菲菲为了防止歹人进门,用的是上好的枣木,结实极了,根本就砸不开。

因为疼痛,赵雪的哭号声渐渐小了,孙兴那猖狂的笑声越来越大了,“咋样小雪,爽的没劲骂了吧,哎呦,你这可真紧,妈的,爽死爷了,过几天再尝尝你妹妹滋味,真没想到你俩这美人坯子竟然还都是雏,哎呦,便宜我了!”

听着孙兴的话,赵雪用尽全身的力气骂道,“孙兴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

赵雪的谩骂一下子激恼了孙兴,孙兴手啪的一声扇在了赵雪的脸上,“臭婊子敢骂老子,要不是老子你连男人啥滋味都不知道呢!”

门外的王小猛看着赵雪被孙兴一巴掌将嘴角血都打出来了,急的哭喊求着围观村民道,“你们帮帮我,帮我把门撞开,求求你们了,求求……”

可是赵家庄的村民早就被孙兴打怕了,那里敢和他做对呀,听着王小猛地请求,不仅没要帮的意思,反而劝说王小猛别闯祸了。

看着屋内孙兴猖狂大笑着在赵雪身后粗暴的动作着,王小猛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身子一晃就要倒下,可是这时候却被才跑回来的赵菲菲扶住了。

赵菲菲哭着说道,“小猛,别闹了,咱们惹不起孙兴,咱……”

可是赵菲菲的话,还没说完,王小猛就像猎豹一样将赵菲菲推开了,嘴里喊着,“不!孙兴你这个杂碎,你敢动我雪姑姑我杀了你全家!”

王小猛冲开了人群,村民只当他是受不了刺激,想找个地发泄一下,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王小猛竟然真的往村长孙兴的家跑去。

王小猛的速度很快,在村里七拐八拐就到了村长孙兴的家里,他现在就是头失去理智的猎豹,逮谁咬谁,看着孙兴家的院门在里面拴着,王小猛往后退几步,接着一个大跳就上了院墙。

刚跳进院墙,就看到一个女人曼妙的身子在窗户里若隐若现,王小猛知道那是孙兴的老婆,也就是公安局长的妹妹马小花,他二话不说快步冲进了屋里,在马小花还没来的及喊之前一下子捂住了她的嘴!

“孙兴那个畜生强了俺雪姑姑,我就让你偿命!”王小猛说完拉着马小花就往桌子上走去,他看到那里有把水果刀。

听着王小猛的话,马小花吓坏了,眼泪都流出来了,等王小猛腾出手去拿水果刀的时候,她才有机会说话。

“你是王小猛吧,我知道你,你爹死在了矿上,你小小年纪,还没给家里留个后可不能做傻事呀,你要是杀了我,你就得被判死刑了。”

王小猛此时满腔的怒火,想着孙兴玩弄赵雪的狰狞面孔,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理智可言了。

“死,死我也要拉着孙兴全家做垫背的!”王小猛低吼道。

马小花看着已经失去理智的王小猛,心里暗骂狗日的孙兴又给老娘招惹祸害了,看着王小猛已经将水果刀拿了起来,马小花脑子里一亮,立马喊道。

“小猛,孙兴那畜生不是强了你雪姑姑吗?那你,你也把我那个不也是一报还一报吗?这样我不用死,你也不用死了,还能报仇不是挺好吗?”

马小花的话,让王小猛一愣,看着马小花三十多岁的身子,风韵犹存,丰腴的身子,挤在自己身上软绵绵的,王小猛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

感受着王小猛动作一顿,马小花知道自己的提议让他心动了,为了活命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只手慢慢的就往王小猛裤裆抓去,这让王小猛的身子猛地一颤。

身体感觉到王小猛的变化,马小花更是卖力了,有些粗鲁的一下子将马小花推在地上,拿着水果刀指着马小花道。

“脱!孙兴那王八蛋敢欺负雪姑姑,俺今儿就也欺负他老婆,看什么看,给我脱,脱光了!”

马小花见王小猛不杀自己改成强了自己了,心里也是一喜,看着王小猛大裤衩子已经被撑起来,便手脚利索的将衣服快速的脱干净了。

王小猛第一次见到脱光光的女人,登时被迷住了,心里暗骂孙兴老婆皮子还真他娘的白呢,尤其是那一对雪白,白嫩的让王小猛想咬上一口。

王小猛稍稍愣了一下,登时将裤衩子脱掉,像狼一样,冲向了马小花。

“唔……”

王小猛感觉着自己就像是进了一个狭窄深邃的山洞之中。

感觉着那股巨大的温热和压迫,王小猛像是突然被激怒的饿狼,开始狠狠的冲击猎物。

王小猛看着马小花紧咬着嘴唇就是不叫出来,他怒了,他就是为了报复孙兴,他就是要马小花惨叫出声,想着赵雪趴在桌子上的凄惨叫声,他一边拿着匕首杵在马小花的脖颈上,一边吼道。

“叫呀!你这个臭表子怎么不叫呀!我要弄死你!”

可是他却不知道,在这样的威胁下和冲击下,马小花却没有害怕的感觉了,反而觉得刺激非常,自己丈夫跟这小伙简直没得比。她紧咬着嘴唇就是因为太爽了,要是自己叫出来让王小猛发现了,会恼羞成怒,但是此时见王小猛拿着水果刀威胁,她也顾不得假装了,赶紧“吓得”尖叫出来。

这叫声果然让王小猛兴奋了,大手使劲的抓上了马小花的雪白,嘴里骂骂咧咧道。

“狗娘养的孙兴,你欺负俺雪姑姑,俺就把你老婆弄死!”

王小猛一边说着一边更加粗鲁的驰骋,但是他却不知道这样的刺激和虐待却让马小花得到了久违的快*感,她只希望王小猛更狠些,再狠些。

可是就在王小猛愤怒的冲击折磨她的时候,大门突然哐当哐当的响了起来,接着就是门闩被打开的声音,再接着就是孙兴的声音。

“小花,俺回来了,饭做好了吗?”

可是当他推门而入后,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黑一白两具身体,在地上……

“操你大爷的王小猛,你敢弄我老婆!”

说着孙兴,就冲着王小猛打来,可是就在他要冲上来的时候,王小猛手上一用力,水果刀生生的陷进了马小花洁的脖颈之中,丝丝鲜血流出,疼的马小花尖叫。

“孙兴你个狗娘养的,来呀,你敢来我立马宰了你老婆!”

看着王小猛眼中的狠厉,孙兴吓了一跳,他能当上村长,这么肆无忌惮的作恶,都是靠马小花那个公安局的哥哥罩着,要是马小花出了什么事,他所有的一切就都没了,所以听着王小猛的话,他犹豫了。

而这时候一直在享受的马小花,见孙兴突然插一脚进来,害的自己被王小猛用水果刀抵住了脖子,登时惨叫道。

“你这个没良心的,又去祸害人家小姑娘,作孽呀,你别过来,他真会杀了我的。啊……疼,王小猛你轻点,啊……”

王小猛听着马小花的惨叫,看着孙兴脸上的愤怒和无奈,兴奋极了,咬牙切齿的冲击也是越来越快,可是突然他感觉到马小花猛然收紧,一股巨大的温热侵袭而至…

王小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冲刺,而后直到看着马小花痛苦的直抽搐,才站起身来。

随后用手抵着马小花的脖子,驾着被“吓得”腿软的马小花到孙兴跟前,看着孙兴可恶的嘴脸狠狠地说道。

“够娘样的孙兴,你要是再欺负姑姑我就把你老婆给宰了!”

这时候马小花被王小猛挟持着,看着此时情绪不稳的王小猛孙兴知道不能刺激他,强忍着心底怒气,冷眼盯着他,低吼道。

“放了我老婆!”

看着孙兴这个时候还敢耍横,王小猛水果刀一下子扎在他的手臂上,哧溜一声拔出来,看着孙兴手臂不停流血,恶狠狠的说道。

“这是利息,下次就没那么好运了。”

接着一下子将马小花推到孙兴身上,而后快步跑了出去,而见马小花脱困,孙兴强忍着手臂的疼痛就要追出去,可是却不料被马小花给喊住了。

“回来,别去!你是要让人知道你老婆被人给糟蹋了吗?你这个狗日你让你少做点孽,你不听,现在连累我……”

马小花的谩骂声,让孙兴不得不忍气吞声。

王小猛跑出孙兴家后将水果刀随手仍在村里的粪堆上,想着刚才孙兴那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心底一阵兴奋。

这时候他刚报复了孙兴不敢立即回家,他害怕孙兴回头就找上门,要是自己回家的话,恐怕还会连累两个姑姑,想着雪姑姑那么好的女人被孙兴这个畜生给糟蹋了,王小猛就悔恨的想死,他心底发誓以后再也不要让姑姑受到任何伤害了。

王小猛一直在村后的小树林里猫到了天黑,等村里炊烟升起的时候,他才开始偷着往家跑去,刚到家门他就听到屋内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了。

“赵雪你可真没白疼王小猛,这家伙真带种,今儿拿着刀子就把孙兴王八蛋给捅了。”

“可不是,我看着孙兴捂着胳膊去卫生室,血流的哗啦啦的,听马小花说要不是孙兴反应的快,说不准被王小猛捅死了。”

“是呀,小猛这孩子可比咱村男人都有种!”

“行了,别说了,说不准以后孙兴咋的报复小猛呢,要我说等他回来,还是劝劝他,让他跑吧。”

“好了不说了得回家做饭去了”

接着王小猛看着一群女人呼啦啦的从屋子里出来,赶紧藏到角落里等他们走远了才出来,可是刚要进屋看看赵雪怎么样的时候,就听到屋内传来了赵雪和赵菲菲的声音。

“姐,要不咱让小猛出去躲躲吧。他捅了孙兴,这孙兴能饶了他呀。”

“哎,小猛那性子你还不知道,平时看着吊儿郎当,其实拧的很,要是没出事还好,这会我刚被孙兴给欺负了,他咋的肯走呀。”

“他敢?他要是不走,看我不打烂他的腚!”

赵菲菲刁蛮的声音刚一落下,王小猛就气哼哼的进了屋子,“不!我就不走!我就在这守着,看他狗娘养的孙兴能咋的我!”

说着王小猛一下子就窜到了床边,看着赵雪发白的脸,王小猛哭着趴在了她的身上,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自己珍爱的姑姑,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糟蹋了他却无能为力,他怎么能不气,不怨,此时他觉得即使将孙兴千刀万剐也不解恨。

王小猛越想越气,哭声越来越大,惹得一直强颜欢笑的赵雪也开始呜呜的哭了起来,而赵菲菲更是在一旁抹泪,看着王小猛哭的身子一颤一颤的,心想,这个小侄子果然没白疼。

经此大难,三人都没有任何的食欲,哭完后三人就睡下了,赵雪家的房间就两个,外屋赵菲菲和赵雪两人睡在大床上,而王小猛就在里屋睡个小木床,这个木床还是自家破房子塌后他强行扛出来的呢。

黑夜无言,却将姑侄三人的心紧紧地拢在了一起,昏睡中王小猛做了一个梦,梦中他和赵雪、赵菲菲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但是突然画风一变赵雪和赵菲菲赤果果的拥在自己身边,柔腻白嫩的肌肤,让王小猛人大呼爽,而赵菲菲的小手更是大胆的往自己裤*裆里抓去,舒爽的感觉让王小猛顿觉一股尿意袭来,接着醒了。

王小猛经历了人生第一次梦*遗,醒来后摸着黏糊糊的下面,他心虚的往门口看了看,然后赶紧将裤衩子脱掉,藏在了枕头底下,然后起身去方便。

因为此时已经是深夜,两位姑姑已经熟睡了,所以他也不用担心自己这么光着出去会被撞见,着急忙慌的打开沉重的枣木门跑到了院子里,在东南的茅厕里呼哧呼哧的方便完抖动了两下身子,转身就回屋子了。

可是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赵菲菲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而且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下面,吓得王小猛赶紧伸手捂住,声音沙哑的问道。

“小姑你,你咋醒了?”

听着王小猛的问话,赵菲菲才从那“巨大”的震惊中醒来,刁蛮道,“你这个小家伙还好意思说,开个门用那么大声,把我弄醒了,我不得看看呀。”

赵菲菲说着话,眼睛已经玩味的在王小猛的身上转悠起来,结实的胸膛,浑身散发着荷尔蒙,让她这个未出阁的大姑娘有些脸红,不自觉的就想要伸手去摸。

而看着赵菲菲伸手朝自己摸来,吓得王小猛赶忙往后一退,“小姑你,你干啥呀?”

王小猛突然往后一退,让赵菲菲手上一下落空,忍不住往前一步,伸手去摸,可是她却没有注意到脚下的门槛,所以一下子被绊到了。

“啊……”她惊呼着。

而眼看着赵菲菲就要摔倒在地,他也顾不得了保护自己的春光了,赶忙伸手抱住了赵菲菲,接着咚的一声,王小猛后背摔倒在结实的地面上疼的嘶哑咧嘴的。

而这时候赵菲菲也反应过来了,看着王小猛疼的脸皮抽搐,吓得手捧着王小猛的脸说道。

“小猛摔哪了,别吓姑姑。”

赵菲菲的话,让王小猛一阵无语,就不能起来再说吗?压的他…呃…他正要开口让赵菲菲起来的时候,才突然发现……

因为在熟睡的缘故,赵菲菲此时只穿了一件浅薄的睡衣,王小猛仰着头看着压在自己身上挤变形的雪白双峰,看着赵菲菲白嫩的脖颈,他咕咚咽着唾沫,而他那刚在睡梦中吐露精华的小小猛也是猛然起来反应。

“咦,小猛你身上是什么东西。”赵菲菲正担心一直压着会把王小猛压坏,想着赶紧起身的时候,突然感觉小腹位置被什么东西抵住了一般,本能的说道,接着小手冲着那顶着自己腹部的东西就抓了过去。

而看着赵菲菲探究着去抓自己那东西,王小猛赶紧心虚的就要起来,可是就这么一下,怪物顶的赵菲菲更加用力了,温热的感觉让赵菲菲轻呼一声…

好奇心驱使赵菲菲迫不及待的起身去抓那做怪的小家伙,王小猛再想制止的时候已经晚了,赵菲菲已经抓在了手里,而后还兀自不知的嘀咕了一句,这是啥东西呀。

可是接着她就吓得赶紧捂住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王小猛,“小猛这是你的?”说着还用力攥了攥。

赵菲菲柔腻的小手让王小猛忍不住舒爽的倒吸一口气,赵菲菲劲爆的身材,搭配着一脸懵懂的神情,让王小猛兽血爆燃,那物也是在赵菲菲手里撑了撑,似要将赵菲菲的手给撑开。

“小姑,你赶紧松开,赶紧去睡觉吧,我……”

王小猛只觉得自己就快忍不住了,想要直接将娇美的姑姑给推倒,可是理智又告诉他,不可以,至少不可以在雪姑姑正蒙受大难的时候,再害了小姑姑,他慌忙将赵菲菲推开,而后慌张的跑回屋内,用被子蒙住了头。

而身后的赵菲菲呢,丝毫没有察觉到王小猛的窘态,在王小猛逃走之后兀自感受着手上残留的温度,嘴里喃喃道。

“小猛长大了。”

第二天天方大亮,赵菲菲就喊王小猛起床下地了,王小猛看着赵菲菲站在自己床前一脸玩味的模样,吓得赶紧将裤子拉进被窝呼噜呼噜的穿好之后才敢出头,惹得赵菲菲笑的花枝招展的。

“你这小家伙还知道害羞呢。赶紧给我起来。”

赵雪因为昨天失去第一次,孙兴又那么粗暴,所以她身子没有恢复过来,王小猛担心赵雪的身子,就让赵菲菲在家看着她,而王小猛自己则扛着锄头,去玉米地里了。

大清早的,赵家庄这个小村子已经热闹起来了,鸡鸣狗叫声,掺和着爹娘教训尿床孩子的骂声,将整个村子搅闹的充满生活质感,当然要是没有孙兴这个祸害这里绝对是人间仙境。

想着孙兴那个混当的恶事,王小猛气的手使劲的攥着锄头,手掌和锄柄摩擦产生的吱吱声,丝毫未能减轻他心中的愤怒。

王小猛一进玉米地,就呼哧呼哧的将气都撒在了地里,好似那长着的杂草就是孙兴一般,嘴里嘟囔着。

“狗娘养的孙兴,宰了你,杀了你,你个狗东西……”

王小猛正愤怒的嘟囔着的时候,突然感觉肩膀被人白了一下,接着听到身后一声喊,“王小猛!”

王小猛本能的回头,可是一回头,一个麻袋瞬间从自己脑袋套了下来,接着他就被人扛了起来。

这突然被人抓住,王小猛心里顿时恐惧起来,开始疯狂的挣扎起来,他是个健壮的半大小子,力气大的很,三四个大人弄他都费劲。

“打晕了!”这是王小猛听到的最后一句,而后他就被人一棍子敲在了脑袋上。

看着王小猛被打晕,领头人一下子将套在他身上的麻袋拿开,看着的王小猛稚气未脱的脸摇了摇头道。

“真可怜,哎。”

“头儿,要不咱把他放了吧,这孩子看着不大,就这么死了,怪可怜的。”

“说什么傻话呢。要是把他放了,孙兴能愿意,他那当公安局长的大舅哥会放了咱们几个?快点吧,别罗嗦了,身上绑块石头,沉鱼塘里,就没咱什么事了。”

……

清晨的鱼塘冰凉的水,将王小猛给冻醒了,当他意识到自己在水中的时候,他慌忙挣扎着就想往上游,可是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绑了,而自己被塞在麻袋里,身上绑着块石头。

重力让他的身子不停的往下沉,他能感觉到鱼群从麻袋外游过去了声音。

他有很多事情没做,他得保护两位姑姑,他不能让老爹死的不明不白,他得给老王家传宗接代,巨大的生存本能让他拼命挣扎,可是他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根本就使不出来,又气又急,渐渐的他下沉的速度越来越快。

等他的身体重重的打在水底的时候,他的意识已经模糊了,手脚开始无力了,他知道自己就要死了。

可是陡然间他模糊的视线里跑出来一条大鱼,他觉得不可思议,可是它确实看见了,他不知道鱼是怎么钻进麻袋的,而他也来不及考虑,就见那条鱼变成一个黑色的药丸,一下子钻进了他的嘴巴里。

接着他感觉一股温热的气流开始在自己的身体里乱撞,他感觉这股气将自己的血管骨头都要冲爆了,他疼的在水底打转,剧烈的疼痛让他受不了了,他在水底愤怒的吼叫着,鱼塘的水被他搅动的不停翻滚,那他捆着他的绳子被他挣裂了,麻袋被他撕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被撕裂了。

他愤怒的双脚用力一蹬,嘭的一声从鱼塘中冲天而起,带起一根人腰粗细的水柱,而后比原来水中强上一万倍的疼痛,开始向他涌来,他大叫一声,而后摔倒在鱼塘旁的草丛中,晕死了过去。

而于此同时刚进地里的村民突然感觉身下的土地一阵晃动,吓得登时大喊“地震了,地震了”接着就往村里跑,可是当他们刚跑出地头的时候,脚下的震动陡然消失了,就像从没发生过一样,让他们都诧异的挠了挠头,嘴里喃喃道,“做梦了?”

而不只他们觉得是在做梦,王小猛更是觉得自己在做梦,当日头穿过杂草的缝隙照射在他脸上的时候,他才晃了晃发晕的脑袋,醒了过来,在心里嘀咕道。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被人沉塘了吗?咋上来了。”

接着他就想到了那条鱼,接着就想起了那痛入骨髓的疼痛,现在想想都觉得疼的浑身直哆嗦,王小猛不是傻子,自己被沉塘,略微一想就想到是孙兴那个混账要报复自己。

心里咒骂着孙兴,想着这次一定饶不了他,要是自己不宰了他,他回头发现自己没死,一准儿也会再害死自己的。

这样想着王小猛就要回村去杀了孙兴,可是就在他双腿用力要站起来的时候,却忽然觉得身子陡然一轻,接着嗖的一声,一下子就窜了四五米高,吓得他重新跌坐在了地上,咕咚咽着唾沫,脑袋里一万头某马,奔腾而过。

接着他开始查看自己的身体,瞬间闻到了浓重的恶臭,然后看着身上黑乎乎的像大粪一样的东西,瞬间一头扎进了鱼塘里。

冰冷的鱼塘加速了他脑袋的运转速度,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的王小猛,猛地往嘴巴里灌了好几水,而后像个傻子一样傻笑着,暗骂狗娘养的老天爷终于开眼了!

想着自己的奇遇,王小猛暗暗咽了口唾沫,这回自己想宰了孙兴没人能制止吧,握着拳头感受着身体里巨大的爆发力,他兴奋不已,看着远处的一颗大腿粗的他一下子跳了过去,然后一拳砸了出去。

咔嚓……大树轰然折断,看着干净利落的断痕,王小猛咽了咽唾沫,他知道自己的人生从现在开始要彻底的转变了。

兴奋的像个孩童一般,不停的探究着身体的变化,身体神奇的变化,让他痴迷……

正当他一点点熟悉身体的时候,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吓得赶紧低下头,心里暗道不会是那将自己沉塘的几个家伙来确认自己死没死吧,要是那样的话,王小猛不介意将那几个家伙直接处理掉。

这样想着王小猛蹲在草丛中,隐住身形屏住呼吸,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彻底的不淡定了。

只见前面草丛中渐渐走出来一个曼妙的身子。

上身丰满腰身纤细,还不待他去看女人脸的时候,那女人四下张望一番,确定没人后,立即蹲在了草丛里,而后在王小猛目瞪口呆中,哗啦一下将裤子脱去,将那白花花的屁股露了出来,紧接着哗啦啦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王小猛眼睛都看直了,虽然他已经见过马小花那里,但是眼前女人小解的一幕还是让他兽血沸腾。

他咕咚咽着唾沫,猛然间觉得自己身体好似不受控制似得开始猛烈地反应起来,他吓坏了。

他虽然是个火力旺盛的半大小子,但是他自持这么点诱惑他还是能抗住的,可是现在他竟然有些控制不住,想要立即将那个女人给压在身下。

这样的发现让他吓了一跳,他本能想到应该是自己身体陡变引起的后遗症,如果他能够内视的话,肯定会发现此时他的体内有一头火龙正红着眼想要冲出他的身体。

王小猛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身体,这时候要是冲出去,这女人一叫自己的名声可就完了,他还没娶妻生子可不能落一个偷看女人小解的坏名声。

这样想着他偷偷的往后退着,想要趁这个女人没主意的时候,赶紧跑掉,可是他此时身体发生陡变他尚未完全适应,一抬脚力量没掌握好,咔嚓一声就将脚下手腕粗的棍子给踩断了,吓得他赶紧止住了身子,眼睛紧紧盯着前面的女人,希望她没听到。

可是注定是不可能的,他是力大无穷,却不能操控人的意识,在声音响起的那一刻,前面小解的女人,登时吓得从草里站了起来,而这时候王小猛也看清了女人的相貌。

咕咚咽了口唾沫,心里暗道这不是赵屠夫的女人凤织吗?这个女人可是泼辣的很,要是被她发现自己偷看她小解她不得遍地嚷嚷去呀。

这凤织今儿要去邻村串门,走到鱼塘这的时候,突然觉得尿急,看着周围没人,就钻进草丛方便起来了,可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会竟然有人,她提着裤子,声音颤抖的往发声之处走来。

王小猛看着凤织一点点的往自己这里走来,登时吓得不行猛地转身,想着立马拔腿就跑,可是刚一转身,凤织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王小猛,你给我站住!”

王小猛听着凤织喊出自己的名字,知道逃不了了,只能嘿嘿笑着,讨好的说道,“凤织,凤织嫂子,你可别误会,我刚才……”

王小猛还没说完,凤织两步就跑了过来,泼辣的上去就扭住了王小猛耳朵。

“好你个王小猛,竟然敢偷看老娘小解,走,跟我去村里游街。”

听着凤织的话,王小猛吓了一跳,自己可不能跟着去游街,那样的话,自己的名声可就彻底的臭了,再说了现在孙兴那混账以为自己死了,他怎么可以提前暴露自己还活着呀。

这样想着王小猛一下子将凤织的手从耳朵上扒了下来,可是他此时已经和原来不同了,以前用尽力气或许也就刚将凤织撕扯开,可是现在呢,一下子就将给推倒在地上了,嘭的一声,接着就是凤织的痛呼声。

“哎呦,你这个小不死的,这么大劲,想弄死我呀……”

可是她话还没说完,就像是被人一下子掐住了嗓子,不说话了,然后眼睛直直的看向王小猛的下面。

裤子上老大一个帐篷,看着帐篷的规模,凤织就能猜到大小,再想想自己男人看着五大三粗壮实的像头牛一样,其实就像针一样粗细,而且每次刚捣鼓几下就偃旗息鼓,挠痒痒一般,将自己感觉刚勾上来,就歇菜了,想着多少个夜晚自己解决,凤织心里一阵酸楚。

此时看着王小猛的家伙,凤织心动了,她今年已经三十了,如狼似虎的年纪,和老公又不和谐,此时陡然看到王小猛这个壮小伙怎么可能不心动,眼睛转了转脑子里却有了另一番规划。

“王小猛,你,你咋这么大呢?”

王小猛本来听着凤织的谩骂,正想着怎么道歉呢,此时却听着凤织话音一转,有些摸不着头脑,接着顺着凤织目光猛地一低头,也是吓了一跳,卧槽,咋变得这么大呢,这比平时得大了一倍不止吧。

王小猛吓了一跳,愣住了,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对这个的尺寸很在意,曾不止一次的偷偷丈量过,他记得可是没这么大,至少没这么夸张,而后一想就明白很可能和自己的奇遇有关系。

想明白缘由后,王小猛心里禁不住暗骂一声,真他娘的邪门,这东西这么大,哪个女人敢跟自己呀。

王小猛想到自己的终身大事心里正自发愁,根本就没注意到凤织一双眼睛已经冒火了,正低头看着的时候,就见视线中突然伸出一只手,不待自己反应,迅速的抓住了自己。

“嗷……”

凤织的小手温暖柔腻,让王小猛忍不住轻呼一声,浴火迅速蹿升。

凤织嫁给赵屠夫已经有五六年了,至今未出一子,身子丰腴,前突后翘,皮肤细嫩,尤其是此时低头弯腰,身前鼓鼓囔囔的从宽松领口露出来,看的王小猛血脉膨胀。

闻着凤织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女人气息,双手不受控制的一下子抓住了凤织的峰峦。

凤织知道自己将王小猛的火气弄上来了,心里感叹,王小猛这个家伙半天一句话不说,没想到一上来就玩大的。

接着她抬头,就看到王小猛双眼通红,就像野兽一般,不过凤织没有害怕,心里想着这么粗壮,肯定能让自己尝到做女人的快乐。

但她不知道王小猛此时正面临多么大的痛苦,王小猛只觉得自己身上就像是一团火,感受着凤织的每一声呻*吟就像是魔音一般,让火更旺,他只觉得自己此时要是再没有女人的话,肯定会爆体而亡。

他努力的控制理智可是根本不管用,在凤织小手彻底抓上的时候,他忍不住了,他心底发出一声怒吼,在凤织娇呼声中,一下子将她推倒在草地上。

此时的王小猛只觉得这个身体不是他的了,他努力的抗争着,残存的一点理智告诉他,这个女人不能碰,他想转身离开,可是却动不了。

当凤织某处碰到他的时候,他只觉得潮湿和温暖不停的刺激着他,而最后的一点理智也一点点的流失了。

“王小猛你个大男人,咋磨磨唧唧的呢?”

凤织突如其来的喊声,把一直处在浑浑噩噩靠本能前进的王小猛惊醒了,眼中的红色褪下去几分,而后低头看着凤织的模样,尤其是身下的情况。

王小猛吓得猛地站了起来,而后扭头快步朝鱼塘跑去,在凤织目瞪口呆的情况下,一头扎进了鱼塘冰冷的水中。

冰凉的水让王小猛浑身的浴火渐渐褪去,沉在水塘中,他脑袋里不停回想刚才的情况,他那会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似乎体内有另一个家伙在控制着自己,这个发现让他有些恐惧,他知道这肯定是那个鱼药丸的副作用。

正在他慢慢的将要捋出些头绪的时候,凤织那气恼泼辣的声音从鱼塘边上传来了。

“你个狗日的王小猛,真是个没种的货!……”

听着凤织泼辣的骂声,王小猛心里也是郁闷,他连马小花都上,咋还会嫌弃比马小花年轻漂亮的凤织呢,只不过他想到自己连做这事的时候,都是被别的东西控制,这让他很恐惧,也很郁闷。

凤织在鱼塘边上骂骂咧咧的半天才走开,王小猛在水底看着凤织一颤一颤的屁股,心里暗道可惜。

凤织走了,他才开始专心思虑自己身体的变化,他此时已经恢复了理智,思虑开始清晰起来,他知道今天发生的事绝对不可以让外人知道,甚至;连自己的两个姑姑都不能告诉。

可是今天孙兴可是找人将自己的沉塘了,要是被孙兴发现自己还活着肯定再找自己麻烦,王小猛眉头紧皱,一下子从水中窜上了岸。

上了岸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水中闭气这么长时间都没事,这让他对自己身体的变化更惊喜了,感受着自己身上惊人的爆炸力和变化,他知道自己新的人生即将开启,所以他绝对不能死在孙兴这个混蛋手里!

被逼无奈时,人会迸发出无穷的潜力,包括脑力,更何况王小猛本来就不笨,所以他在抓耳挠腮之后,陡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既能瞒天过海,还能保护姑姑,又能伺机报复孙兴。

装傻!

就算孙兴发现自己没死,见自己已经变成了个傻子,没了威胁,肯定不会再防备自己了,谁会和个傻子计较呢。

是以,在正中午的时候,一个嘴歪眼斜流着哈喇子,浑身脏兮兮的傻子走进了赵家庄。

而刚下地回来的村民看着怪模怪样的王小猛,登时将他围了起来,像看猴一样的看着他,王小猛见那么多人围观,装的更加的卖力了,竟然脱了大裤衩当着人面就撒气尿来了。

而村民看着王小猛竟然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顿时相信他变成了傻子,都是一阵唏嘘。

“哎,你们说这是造了什么孽呀,好好一个人咋就傻了呢。”

“可不是呢,多好的孩子,那么有种,都敢和孙兴那王八蛋干,咋就傻了呢。”

“今早上看他还好好的呀,一准是撞邪了。”

“这小猛也够可怜的,爹娘都死了,自己又傻了。”

……

看着围观的村民俨然相信自己变成傻子的事实,王小猛心里欢喜,他们越把自己当傻子,证明自己演的越好,那孙兴也就更加不会防备自己了。

而这时候,赵雪和赵菲菲也被村民拉来了,原本她们根本就不相信王小猛傻了,要知道早上出门的时候,王小猛还正常着呢,可是此时看着王小猛嘴歪眼斜流着哈喇子的模样,容不得她们不信,登时两姐妹哭着抱住了王小猛。

看着伤心不已的两个姑姑王小猛心里难受,但是为了大计,他不得不继续装,而且还不能有丝毫的破绽。

赵菲菲和赵雪哭了半天,见王小猛只会呵呵的咧嘴傻笑连个囫囵话都说不明白,两人也就死心了,确定王小猛真傻了,赵菲菲用手擦着王小猛嘴角的哈喇子哽咽道。

“小猛,你别怕,就算你真傻了,姑姑也养你一辈子!”

可是话音刚落,王小猛这傻小子就呵呵笑道。

“小姑,我要和你睡觉觉,要和姑姑睡觉觉。”

赵菲菲虽然性子比赵雪活泼,可是毕竟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听着王小猛当着这么一群人面说要和自己睡觉,又气又恼,当即就想打他,可是看着他仍然是一脸傻呵呵的笑,心里一痛,和赵雪一起哄着他回家了。

王小猛变傻的事情一转眼就传遍了整个赵家庄,这让在家喝酒庆祝王小猛死了的孙兴一脸诧异,猛拍桌子对着马小花道。

“啥?你说王小猛傻了?他不是死了吗?”

“什么死了?是傻了。也不知道咋回事,突然就傻了,哎……”马小花说话的时候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本来她还想着瞅着个机会再勾*搭下王小猛,再尝尝那童子*鸡的好滋味呢,现在人傻了,她还能有啥念头呀。

听着马小花的反问,孙兴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忙改口道,“呵呵,是,傻了,傻了,咋回事呀?”

“老娘咋知道咋回事呀?你这个遭天杀的祸害没死,他咋就傻了呢?!”马小花骂完,气呼呼的回房里了。

孙兴看着马小花扭着肥臀劲劲的回房里,心里暗骂一声,这个老*骚*货被王小猛干一次还上瘾了!

接着他眼睛闪过一丝疑惑,他可是嘱咐刀疤杀了王小猛的,怎么王小猛傻了呢?这是怎么回事,他得去王小猛家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而已经回家的王小猛也是在被赵雪和赵菲菲不停的追问到底是咋回事,怎么变成这样了,可是王小猛坐在床上只是盯着赵菲菲鼓鼓的胸前流着口水,嘿嘿笑着,说要吃奶奶,睡觉觉,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姐,别问了,小猛都傻了,咱们说啥他也听不懂。”赵菲菲看着不死心还一个劲追问的赵雪哽咽道。

“呜呜,你说小猛咋这么命苦呀,从小没娘,他爹又死了,自己又傻了,这老天爷真是不开眼,这狗日的孙兴没事,小猛咋就……”

赵雪的话刚好被赶到孙兴听到,接着快走几步就进了屋子。

“咋了小雪这么快就想了呀。听说小猛傻了呀,这可咋整呀,以后你家可是连个像样的男人都没了呀。”

孙兴的声音一传过来,赵雪吓得浑身一抖,看着闯进屋里来的孙兴,赵雪慌忙从床上拿起扫炕的扫帚疙瘩护在身前。

“孙兴,你想干什么?!赶紧给我滚!”

赵菲菲更是紧张的抱着王小猛,而王小猛,看着孙兴一步步朝赵雪走来眼中狠辣一闪而过,接着就要下床。

王小猛健康的时候都不一定打得过孙兴,这会傻了更加不是孙兴的对手了呀,赵菲菲见他起身赶紧伸手去拉,可是她哪里拉的住王小猛呀。

王小猛流着口水,嘴里喊着喝奶奶,在孙兴就要抱住赵雪的时候,一下子挡在了赵雪的前面。

“奶奶,喝奶奶,你有奶奶。”

王小猛说着朝孙兴就抱了过去,嘴巴流着口水就往孙兴胸前两点啃去,惹得孙兴大怒,一脚将王小猛踹到了地上,王小猛顺势就在地上撒泼打滚。

看着在地上打滚的王小猛,孙兴才想起来正事,盯着王小猛问道,“这狗崽子还挺有良心人都傻了,还护着赵雪,不过这王小猛傻了,以后呀,就由我照顾你们姐妹啦,哈哈,菲菲洗白白,你姐姐爽了,我也不能亏待你这个妹妹呀。回头我就伺候伺候你哈,保证你舒服!”

孙兴说完,冲赵菲菲做了个挺腰的动作,吓得赵菲菲捂住眼,而后哈哈大笑的离开了,只留下可怜的三个人在屋里哭哭啼啼。

痛苦的时间过得很慢,下午三四点钟赵雪和赵菲菲才将闹腾的王小猛哄睡着了,这会坐在外屋愁眉苦脸的商量着怎么办。

“姐,咋办呀?”

“什么怎么办,就是砸锅卖铁也得把小猛给治好,我知道十八里铺有个老头可厉害了,一准能治好小猛。”

“可是姐,咱家哪有钱呀。”

……

屋外两个女人的对话,装睡的王小猛自然听的清清楚楚,见她们费劲心思的为自己想办法,心里感动,暗道,姑姑别怪小猛,小猛也不想骗你们的。

就在王小猛偷听两个女人谈话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女人的喊声,“小雪、菲菲在家不?”

凤织的喊声,把王小猛吓了一跳,凤织是最后见过他的人,要是说自己装傻有人不信的话,肯定就是她了,自己见她的时候,可是活蹦乱跳的。

王小猛想的没错,凤织刚从娘家一进村就听人说王小猛傻了,她自然不信,今天在鱼塘那会他可是正常的很,怎么可能一个下午的工夫就傻了呢,所以她就打算来探探虚实。

而赵雪和赵菲菲听着凤织的喊话,赶紧起身,“嫂子,你咋来了呀?”

“哎,我这刚从娘家回来,就听说小猛傻了。”凤织试探的问道。

“人在里面呢,嫂子自己去看看吧。”赵雪有气无力的说道。

赵雪和赵菲菲见王小猛真傻后一颗心都碎了,她们不想看王小猛可怜的模样,听到凤织问小猛的事,摆了摆手让她自己去看了。

凤织看那两人的模样,心里咯噔一声暗道这王小猛不会是真傻了吧,她赶紧钻进里屋,就看到王小猛躺在床上熟睡,嘴角还不停的流着口水。

她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不过接着眉头就舒展开了,看了看门口,听着赵氏姐妹在外面小声说话,她轻轻推了推王小猛的身子喊了两声,见他一动不动,嘴角一笑,手一下子伸进了王小猛的薄被里。

隔着王小猛的大裤衩子,凤织心里暗自震惊,这还没反应呢,就这么大,难怪在鱼塘时候一出来就那么大个。

她觉得这王小猛傻了也挺好的,那样的话,只要自己哄骗的到位,到时候还不是自己说怎么干,王小猛就怎么干吗?

凤织越想心里越痒,看着王小猛在自己手下已经渐渐有了抬头之势,心道这会你傻了可就逃不了了。

王小猛呢,本来就是装睡,此时凤织这个娘们上下玩弄,他怎么受的了,双手在被窝里使劲的攥着床单,努力的克制自己。

膨胀、充血,撕裂般的感觉,让王小猛有些忍不住了,要不是担心会被赵雪和赵菲菲知道自己装傻,他恨不得立即将凤织这个女人给翻到,狠狠的惩罚她!

“唔……”

突然,王小猛只觉得浑身一股电流滑过,偷着睁开眼,就看到凤织竟然俯着脑袋!

红润的小嘴,轻轻一抿,王小猛瞬间感受到了直击心脏的舒爽,脚趾头都绷紧了。

柔腻的感觉让王小猛忍不住了,紧咬牙关,心里暗骂凤织这个女人真他娘的大胆,就不怕被姑姑发现了。

凤织哪管王小猛想的什么,将裤子脱好,只露出该出来的位置,一抬脚直接上了王小猛的床。

外面两姐妹嘤嘤的谈话声不停的钻进凤织的耳朵眼中,而此时她竟然在里面偷偷的和她们的傻侄子做这好事,这让凤织感到异常的刺激,嘿嘿一笑,就要坐下去。

可是就在此时半天没动静的王小猛,突然嘴吧呜噜一声一个翻身,身子打在她的腿腕处,她一个站立不稳,登时惊叫着摔倒在床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47836.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