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 棒 骚 奶 荡受— 抽搐 喷 顶 h

“小川,你好厉害啊,都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有……。”

 

 

来自杨薇的震撼与夸奖,让我心里美的很。但我什么也没有说,只装作听不懂她的话。

 

 

又揉弄了会儿,杨薇自己先受不了了。

 

 

她躺倒在我身侧,娇息急促中她嘤声说道:“小川,薇姨又痛了,你再帮我一下好吗?”

 文学

 

 

这是痛吗?这是想事儿了吧!

 

 

我兴冲冲的答应开始帮她。

 

 

那一瞬间,有醉人的嘤咛声从她鼻腔中冲出。

杨薇再次如同离了水的鲇鱼一样,挣扎不休。

 

 

望着她黑色蕾丝花边小裤裤,我装傻充愣的继续勾搭着:“我觉得好难受,薇姨你难受吗?”

 

 

杨薇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她羞声说,“等薇姨帮你你就不难受了,还会很舒服。”

 

 

我表现的很高兴,但还是很关切的问她,“那薇姨,你怎么才能舒服呢?”

 

 

杨薇不说话了,只是那张媚然的脸蛋儿上愈发红润可人,魅惑如妖精。

 

 

只是我刚刚下定心思准备要做点什么,就有一双白皙小手猛地推在我胸膛上,将我一把给推翻在床。

 

 

紧接着杨薇就羞红着脸蛋儿,急匆匆的起身下床。

 

 

她什么话也不说,快步跑回了自己卧室,更是‘嗒’的一声把房门反锁了。

 

 

我有点懵,这一时的急切想着赶紧占有她,哪成想竟然把她给羞跑了。

 

 

低头看看身下,我当时就急了,这特么火气正旺呢,我咋办啊?!

 

 

所谓偷鸡不成蚀把米,大概就是我这样的了。

 

 

……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九点多,出卧室看看,杨薇跟宝宝都不在。

 

 

正准备去洗漱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杨薇床上有个快递盒子。

 

 

本来也没什么,女人爱购物毕竟是天性,尤其是杨薇这么漂亮的女人。

 

 

我走进她卧室里,把床上的快递盒子翻弄在手中看。

 

 

果然没有任何关于盒内物品的明显标注,估计是店铺为了保护顾客的个人隐私。

 

 

于是我兴冲冲的把盒子从侧面缝隙处拆开,拿出了里面的东西。

 

 

我曰,竟然是一盒男女之间用的作案工具?!

 

 

我很诧异,杨薇的丈夫是驻外业务经理,常年不在家,她买套套干什么?

 

 

想不明白,干脆也就不想了,把包装盒重新粘装好后我就离开了她的卧室。

 

 

大约半小时后,房门被钥匙开启,杨薇抱着宝宝回来了。

 

 

不得不说,她今天穿着打扮真的非常漂亮。

 

 

白色的无袖雪纺衫,浅蓝色点缀着小花的垂膝褶花裙,大长腿上套着透明水晶丝袜。

 

 

在她进门脱掉那双亮银色的高跟鞋后,裹在水晶丝袜里的精致玉足更显诱人。

 

 

白皙的小脚丫顶端点缀着黑色凝花的指甲,在丝袜的包裹下将它的美衬托到淋漓尽致。

 

 

正在我贪婪打量时,杨薇的声音传进耳朵里,“小川你醒了啊,帮薇姨把东西拎厨房去。”

 

 

她的声音很平静,仿佛昨晚我们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从她手上接过装满东西的超市食品袋,我给拎到了厨房里面。

 

 

当我再回到客厅时,杨薇已经抱着宝宝在婴儿室内来回踱步。

 

 

而且这时候她已经脱掉了身上的雪纺衫,边喂着宝宝喝奶,她边来回走动着,时不时还会拿眼睛看看在客厅里注视她的我。

 

 

过了十几分钟后,睡着的宝宝被放在了婴儿床内,杨薇也蹑手蹑脚的轻轻出门。

 

 

“小川,你看电视的时候小点声,宝宝已经睡着了。薇姨先回卧室里工作,过会儿再给你做午饭,你要是肚子饿的话就先吃点零食。”

 

 

压低嗓音把话说完,杨薇就回到卧室里面,并且把房门给闭上了。

 

 

下一瞬,我听到刀片切割胶带纸的声音响起,应该是在拆快递。

 

 

惦记着那盒里的套套到底有啥用处,我准备凑上前去偷偷看下,毕竟这种东西没男人在,女人没法一个人用,除非……

我才迫不及待从沙发上站起来,踮着脚尖来到她卧室门前。

 

 

她新买的那种玩意……

 

 

将这些串联到一起,我很难不去幻想她等下要做什么。

 

 

耳朵贴在房门上,我仔细倾听,里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出,也不知在干什么。

 

 

想着闯进去看看,但又怕看不到旖旎的景象。

 

 

于是我偷偷摸摸的绕圈,从阳台那边来到杨薇的窗户外,趴在窗户前向里面看去。

 

 

这一看,直把我给看到火烧火燎的。

 

 

卧室里的大床上,杨薇正在自己帮自己。

 

 

“小川,小川,薇姨好舒服……”

 

 

我都兴奋的快要晕过去了,我朝思暮想的大美人,此刻竟然在幻想着跟我那样。

 

 

吞了口唾沫,我迫不及待的就想着闯进杨薇卧室,,

 

 

可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她停止了手头上的动作。

 

 

‘哧啦’一声响起,

 

 

那声响就像是撕开了块破布,但随后我就看到有透明丝袜的碎条耷拉在她玉腿上。

 

 

杨薇竟然这么急切,连脱都懒得脱了,直接把丝袜给扯破?!

 

 

“小川,不要这样,我们不可以的,不要!”

 

 

屋内低沉的娇媚声声,直让我心头火烧火燎。

 

 

我是万万没想到,杨薇的内心世界竟然这么丰富多彩,这么善于幻想。

 

 

我爆发了,二话不说,我立刻来到杨薇卧室门前。

 

 

扭开门锁后,我径直闯进屋子里面!

 

 

这时候杨薇正在快乐时刻,见到我闯进后顿时吓一跳,忙把裙摆放低,双手撤出。

 

 

“小、小川,你怎么又不敲门进来了?”

 

 

杨薇羞羞的站起身来问我,俏丽脸蛋儿上写满了赧然。

 

 

我这才回过神来,忙对她说道:“我刚才指头被扎了,想找你给我看看里面有没有刺,好痛,薇姨你快帮我看看吧!”

 

 

边说着,我坐在她旁边,大有我今天就不走的架势。

 

 

想来杨薇也意识到了这点,所以她拿起我的左手,在仔细的看着。

 

 

我没关注她这个,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我右手从她裙底抄进去,猛地一下子就给拽出一个玩具来。

 

 

与此同时,杨薇发出一声欢吟,娇躯更是忍不住的微颤着。

 

 

我好奇地问到杨薇,“你玩具还一个人玩,看到我来了还藏起来,不和我一起玩?薇姨,你也太小气了。”

 

 

杨薇大羞,脸色红的几乎要渗血,白皙小手也紧紧攥起,粉色指甲都快刺入掌肉里面了。

 

 

她使劲摇头,长发随之轻舞,平添诸多妩媚,但就是羞的什么也不肯说。

 

 

我继续喃喃自语,“可是不对啊,为什么玩具还裹着保鲜膜呢?”

 

 

“快给我!”

 

 

她不光说,她还动手跟我抢。

 

 

我当然不会让杨薇得手,赶紧把玩具挪向一旁。

 

 

结果在抢夺玩具的过程中,她脚下一个不稳,娇媚的小身子直接就把我给扑倒在大床上。

 

 

于是我环抱住她娇媚性感的小身子,将嘴巴凑到了精致的小耳朵旁边道:“薇姨,我知道你难受,让我帮帮你吧,好不好?”

 

 

杨薇好羞,我都能感受到她光滑脸蛋儿上的滚烫。

 

 

她美眼朦胧的她终于羞羞点头,如同嘤咛般的应了我一声。

 

 

下一刻,杨薇站起身来,双手撑住床沿,。

 

 

贝齿轻咬红唇过后魅声轻语:“小川,来吧……”

望着杨薇,我躁动了,因为她实在是太美了

 

 

她实在太美太惹火,

 

 

但是我清楚这种事情不能着急,我要慢慢的来,我要好好享受这个我朝思暮想的大美人。

 

 

我抱住了她,却没什么实质动作。

 

 

“小川小川,不要再这样了,你快点,快……”

 

 

杨薇急声催促着我

 

 

只是她越急我就越不急,

 

 

“小川,薇姨求你了,你快给我吧,求你了……”

 

 

望着杨薇那隐约的迷人轮廓,耳听着她的渴求声声,我几乎都要醉了。

 

 

我下意识要帮杨薇。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钥匙开动房门的声音响起。

 

 

我愣住了,原本央求不止的杨薇也顿时哑火,我们齐齐望向了卧室门口。

 

 

哪怕明知道在这里看不到客厅房门,但我们依旧在观望,同时诧异着到底是谁。

 

 

杨薇低声跟我说,“不应该是你叔儿的,他前天才跟我打电话说还得两个月才能回。”

 

 

我没开口,我是个傻子,太过在意这事可就不正常了。

 

 

想来杨薇也不需要我的回应,她继续说道:“你在屋里等着,我出去看看是谁。但有一点小川你记住,无论是谁来,都不准把你和薇姨的事情说出去,不然以后薇姨就不理你了!”

 

 

压低着嗓音威胁我一通,杨薇匆忙放下裙子,稍稍整理乱发后就出了卧室。

 

 

我倚靠着大床坐下了,心里无比的郁闷。

 

 

这特么到底谁啊,还能不能有点眼力劲儿了,我弹药准备好了突然来个搅局的不让打仗了,这特么的是要活活憋死个谁啊?

 

 

在我暗暗腹诽的时候,客厅里传来了杨薇诧异的声音,“曦曦,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

 

 

随后有甜腻的女声回道:“我姐夫走的时候拿给我的,让我没事多来帮你照看下宝宝,怕你太辛苦。他跟我说你知道这事啊,怎么,他没跟你提吗?”

 

 

杨曦恍然,“呃呃,提过提过,我忘了,快进来吧……”

 

 

杨曦,我听说过没见过,今年24岁,是杨薇的亲妹妹,刚刚大学毕业还没参加工作。

 

 

想着看看这个搅和我好事的女人到底长啥模样,于是我就从杨薇卧室里走出来了。

 

 

当我来到客厅时,顿时有些傻眼,还真不愧是同一厂家生产的产品,美貌鼻子眼睛的真的好像,而且身材也很好,。

 

 

那双逆天的大长腿,搭配上牛仔七分裤,更显修长。

 

 

如果非要找出她跟杨薇的区别,除了容貌上的稍稍几处异样,就只有两个人的气质了。

 

 

杨薇是熟女庄重典雅,一举手一抬足都有着迷死人的知性风韵。

 

 

杨曦是靓女时尚靓丽,行为举止中都透露出青春烂漫的美好气息。

 

 

在看到杨曦的第一时间,我就傻立在原地。

 

 

暗暗想着要是有朝一日能同时拥有这两朵鲜花,那多好。正在我心中憧憬的时候,杨曦抬起玉臂指向了我,满脸愕然。

 

 

“姐,进门的时候我就想问你,你脸为什么那么红,你该不会趁我姐夫不在家,和他?!”

 

 

杨薇当时就羞到不行,给了她一记粉拳。

 

 

“你别瞎说,这是我一个大姐的侄子,托付在我家住的。”

 

 

随后杨薇就趴在杨曦耳边悄悄说着些什么,不用听也知道,肯定是介绍我是个傻子。

 

 

果然,杨曦望向我的警惕目光变成有些怜悯。

 

 

“真是可惜了,这么帅,身材也好,怎么就……”

 

 

杨曦还没说的,杨薇就轻轻推了她一把。

 

 

杨曦立刻反应过来,然后笑嘻嘻的上前跟我打招呼,“你好啊傻大个,叫我曦姨。”

 

 

我能听出她语气里没有什么而已,所以自然也不在乎她‘傻大个’的称呼。

 

 

况且我现在也没心思去在乎,谁让她站的离我那么近,我闻着她身上的香气,都快醉了,我就想和她发生点什么。

我是真想和杨曦发生点什么,,但是杨曦根本没给我机会,跟我打完招呼后忽然想起了宝宝。

 

 

“哇,我大外甥呢,我想我大外甥了……”

 

 

你大爷,前一刻让我喊曦姨,我都还没喊呢你下一刻就跑去看外甥了,还真是亲疏有别。

 

 

杨曦大呼小叫的就要往婴儿室里闯,杨薇赶紧把她给拦住了。

 

 

“别闹,宝宝好不容易睡了,小孩子多睡觉身体发育的好。”

 

 

杨曦嘟着小嘴儿,满脸不乐意的离开了婴儿室门前。

 

 

不过在将随身携带的行李包卸下来丢在地板上后,她又关注起了杨薇红润的脸蛋儿。

 

 

“姐,你发烧了啊,怎么脸色这么红?”

 

 

杨薇当时就急了,杨曦不明白我还不明白嘛,她那是之前兴奋的余韵,被我弄的。

 

 

“没有没有,天太热的缘故。曦曦你先坐吧,我去给你们做午饭。”

 

 

借着做午饭的幌子杨薇逃向了厨房,杨曦坐在沙发上,满脸疑惑。

 

 

“有那么热吗?我怎么没觉得,屋里不是开着空调吗?”

 

 

嘟哝了一会儿,杨曦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转而将注意力关注在我身上。

 

 

“喂,傻大个,你还我没喊我曦姨呢,快喊。”

 

 

凭啥,你是奥特曼啊,你有拯救宇宙的能力啊?

 

 

即便你真是奥特曼可我也不是怪兽啊,干啥就得让你占我便宜凭空长一辈?

 

 

于是我甜腻的喊道:“曦姐好。”

 

 

杨曦嘟着小嘴儿不乐意了,“曦姨呀,不是曦姐,差辈儿了。”

 

 

我傻呵呵的笑着说道:“你年轻,漂亮,好看,就是曦姐。”

 

 

杨曦顿时乐了,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小羞赧,“行吧,眼力劲还挺好的,本宫允你喊曦姐了。”

 

 

听她说话,就知道没少受宫廷剧的荼毒戕害。

 

 

随便闲聊几句后,杨曦就从包里取出票夹子,掏出两张人民币来,一张10块,一张五毛。

 

 

“来,曦姐陪你玩个游戏,这两张钱都可以给你买零食,你随便挑一张。”

 

 

逗傻子玩呢?要不是看她人长的漂亮胸前又有料,我才懒得搭理她。

 

 

伸出手,我把五毛的给拿在了手中,还满脸的乐呵,“我要这张。”

 

 

杨曦笑嘻嘻的问我,“为什么啊,你为什么会选这张?”

 

 

我一本正经的回道:“因为这是紫色的啊,电视剧里都说了,紫色的东西贵气。”

 

 

杨曦微愣,显然是跟不上我这个傻子的逻辑思维。

 

 

稍后,她又从票夹子里重新取出一张百元大钞,还有一枚五毛硬币,又让我选。

 

 

我毫不犹豫的就把五毛硬币给抢到手里了,而且还满脸的喜欢。

 

 

杨曦又问我,“这次是为什么啊,那张百元大钞都发红了,多鲜艳贵气。”

 

 

我皱着眉头问她,“你是不是傻呀,纸才多少钱一斤,铜多贵啊!”

 

 

杨曦愣住了,好久才诧异地瞪眼,“我被傻子鄙视了?!”

 

 

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不过你要一直跟我玩这种游戏的话,我能玩到你倾家荡产。

 

 

但我显然小瞧了杨曦,因为她随后就扯着嗓子冲厨房喊道:“姐,他真是个傻子啊,我刚才试探他了,他要不是傻子的话,我把脑袋拧下来给你……”

 

 

这下轮到我发愣了,我是万万没想到啊,这姐妹俩竟然合起伙来试探我。

 

 

刚才进门的时候,杨薇怕是不只趴在杨曦的耳朵前介绍我是个傻子,可能是让她试探我是不是真傻。至于原因,应该就出在我先前要睡她的时候,那番话说的太理智了。

 

 

而杨曦也小丫头也是鬼机灵,看起来是在跟我玩钱多钱少的游戏,实际上那只是种手段。

 

 

要不是我装傻装的好,拿各种天马行空的理由糊弄她,光这只拿小数额的钱币,怕是就会被她给看出些异样。傻子或许不知道钱币数额多少的区别,但他肯定也不会老挑数额小的!

 

 

吗的,差点被这姊妹俩给装进去,好险。

 

 

难怪人家都说漂亮的女人多心眼,这话还真是一点不假。

 

 

细想想,要是漂亮女人傻的话,那不早被一群男人给忽悠的捅成马蜂窝了?!

 

 

在我暗暗庆幸的时候,厨房里传来了杨薇的声音。

 

 

“曦曦,你说话注意点,小川是受到了意外,你这样说话太伤他自尊了。”

 

 

我能听说,杨薇的话语中有愧疚还有庆幸。

 

 

愧疚是因为对我的怀疑,而庆幸则因为我真是个傻子。

 

 

旁边,杨曦应了一声,然后就打开行李包,取出了零食坐在我身前,招呼我一起吃东西。

 

 

其实我心里倒也对她们姐妹俩没有多少反感,对人有所防备,人之常情嘛!

 

 

而且我还挺喜欢这姐妹俩的,都那么善良,都对我这个‘傻子’没有半分的歧视。

 

 

只是我更喜欢的……则是杨曦那迷人的身材。

 

 

在她弯腰捡起地上的零食时,透过她宽松的衣领,我看到了无限风光。

只可惜我还没看过瘾呢,杨曦就坐起身来,将掉地上的零食吹吹送进自己嘴巴,然后将新从袋子里拿出的零食递给了我。

 

 

莫名的,有些小感动,这似乎就是那种不欺人的善良,只是我有些想欺负她了。

 

 

所以在喝水的时候,我含着水故意装作打喷嚏,将水全喷到了她身前。

 

 

杨曦都懵了,愕然望着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忙抓起桌上纸巾,用最快的速度去替她擦拭胸前的水渍。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曦姐对不起,你别生气……”

 

 

连声道歉的同时,我拿纸巾狠狠擦拭着。

 

 

我的天,那种手感真是好带劲。

 

 

杨曦也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嘤咛,“嗯~”

 

 

那嘤咛声声,跟她姐姐如出一辙,都是那么勾魂。

 

 

可我还没过瘾的,杨曦就羞红着脸蛋儿阻止了我,忙躲到一边,自己拿纸巾擦着那里。

 

 

我很害怕的耷拉下脑袋,连道歉也不敢说了,像足了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

 

 

过了近半分钟后,杨曦才小声说道:“没、没什么的,我没有生你气,你又不是故意的。”

 

 

哎呀,听到这话我心里那个暖啊!

 

 

我都已经做好了被她训斥的准备,毕竟年轻漂亮的女孩多都脾气火爆,被男孩惯到不成样了。但远没想到,她竟然没有发火,甚至还在随后宽慰我不用害怕。

 

 

心里真暖融融的,我这才理解了网上一些人的话:傻子的眼睛看世界,永远是最清澈的。

 

 

任何人傻子面前都不会去伪装,真善美伪恶凶,一眼即清楚。

 

 

我想,虽然相处时间很短,我已经喜欢上善良又漂亮表里如一的杨曦了。

 

 

正在我感受她内心的温暖时,杨薇戴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了,手中还端着一盘水果。

 

 

放下水果后,杨薇注意到了杨曦那张通红的小脸蛋儿,以及衣服上的异样。

 

 

“曦曦,你这是怎么了?”

 

 

杨曦羞声回答,“没什么,我自己不小心弄上水了。”

 

 

杨薇不太相信,“那你脸色为什么还红了呀?”

 

 

杨曦看了我一眼,然后低声说道:“衣服太透,又守着刘川,我怎么可能不害羞。”

 

 

杨薇这才了然,媚然脸蛋儿上泛起了灿烂笑容,“曦曦,你还没交过男朋友吧?”

 

 

杨曦有些不好意思,“不是你说我一个女孩子应该要矜持些保守些,不要乱处男朋友嘛,所以我没有正经交过,出去玩也都是和朋友们在一起,从不单独出去……”

 

 

听到杨曦的话,我对她更稀罕了。

 

 

24岁的女孩,漂亮如杨曦,身材火爆如杨曦,竟然没有正儿八经交过男朋友,那真是太好了!

 

 

她心地善良,身材火爆,相貌娇美,行为端正。

 

 

这样的女孩在当今社会,简直要列为比大熊猫还要高一等的特级保护动物……

 

 

杨曦暂时没有工作,也没有事情要做,所以今天她过来是为了陪杨薇住一段时间。

 

 

这些在吃午饭的时候,是我在饭桌上听她跟杨薇说起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45341.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