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全本中年熟妇|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老公,你怎么又不行了……”

可正当王建章想要用手排解下那股火气,突然看到屏幕上剧烈抖动的两具身体一顿,那叫王大虎的黑汉子就瘫趴在了他那媳妇的身上,接着一阵女人夹杂着喘息的埋怨声就传了过来。

什么!她男人竟然是个快枪手?

一想到这五大三粗的黑汉子竟然是个快枪手,白长那么高的个头中看不中用,王建章这老光棍顿时一阵唏嘘,看着自己身下那斗志昂扬的地方,一脸的得意。

想当年他老婆在的时候,每次都将她杀的丢盔卸甲,含泪求饶。

唏嘘的同时,一想到那黑汉子的媳妇,王建章心头反而突然火热了起来,她男人虽然长得不咋地,可那女人却长得前凸后翘,特别是那双如水的眸子,妩媚动人。

而且那女人刚生过孩子,浑身透着一股成熟女人独有的韵味。

只不过在这手机屏幕上,那漂亮的女人一直被他老公压在下面,王建章这老光棍也就只能瞧见她那若隐若现的部分风景,望洋兴叹。

越想王建章心头就越发的火热,恨不得立刻冲到隔壁,一脚把那没用的玩意踹开,帮帮这可怜的女人,让她真正当一回幸福的女人。

 文学

不过这种事也就在心中想想,王建章可不敢就这么冲过去。

可哪怕如此,看着那具被压在下面看不到全貌的娇躯,他心里也一阵心痒,真是暴遣天物!

“睡觉!没用的玩意!”

就在王建章这老光棍浮想联翩的时候,屏幕中画面突然黑了。

“老婆,你小声点,房东还在隔壁,再来一次,我行的,你相信我!”关灯之后,在那女人的埋怨中,那黑汉子显然脸上也挂不住了,低声央求道。

“怕什么,那老头都五十多岁了,他年纪的老人这点恐怕早就睡死了,那就再相信你一次,我这难受的要命,赶紧的。”

很快隔壁再次响起了床板嘎吱的声音和男人的喘息声,不过这时候王建章一边听着一边心中暗自嘀咕,这贱人,竟然说老子不行!

这一晚上王建章在床上辗转反侧,满脑子都在琢磨怎么把隔壁那寂寞的女人睡了。

可没成想,机会会那么凑巧!

第二天一大早王建章就照常起床准备去锻炼身体,可正好碰到隔壁的那两口子。

那黑汉子笑了笑给他打了个招呼,王建章也装作昨晚什么也没听见一样,回了声就目送那黑汉子急匆匆的洗完脸出去了。

至于他那漂亮媳妇,则留在家带刚满月的孩子。

看到黑汉子出门了,王建章这老光棍突然不急着去锻炼身体了,而是走到沙发前坐下,拿起张报纸装模作样看了起来。

那女人刚搬到王建章家,也不知道这老光棍的生活规律,所以也就没注意,抱着脏衣服朝阳台洗衣服的水池走了过去。

王建章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报纸装模作样地看着,眼珠子却转向了那女人。

他坐的沙发距离正好紧挨着阳台,而且就隔着一扇玻璃,将那女人的一切尽收眼底。

越看王建章越觉得这女人很有味道,虽然刚生过孩子,可这女人的身材完全没受到影响,反而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

不管是从正面还是从后面去看,这都是个令人垂涎的女人,就像是熟透了水蜜桃,轻轻一挤都能掐出水来,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看得王建章恨不得冲上去好好把玩。

这样的尤物嫁给那没用的黑汉子,还真是暴遣天物!

王建章一边欣赏着这诱人的娇躯,一边暗自为这女人感到不值,要是她的男人是自己,绝对会让她夜夜欢到喊满足。

正当王建章正在偷瞄着着女人的时候,这背对着他站在水池前刷洗衣服的女人,手中的肥皂突然一滑跌落在地上,她连忙弯下腰去捡。

那被裙子撑得高高的翘臀正好朝着王建章这边,他这一眼看过去,正好看到了那裙子下露出的一线风景。

一想到昨晚这女人那撩人的叫声,王建章真想冲过去凑近了瞧。

可还没等他想完,那女人就已经捡起了肥皂,撅起的翘臀再次收了回去,看得这老光棍心头一阵遗憾。

这女人衣服洗了一半,王建章越看他心里越痒痒,发现这女人真是美。

虽然他房间里也藏了几部片子,可相比起眼前这熟透了的女人,上面的女主角却根本比不上对王建章的诱惑,特别是她洗衣服时屁股一扭一扭的时候,更是分外撩人,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象将她压在水池台上杀的她连连求饶。

“哇!”的一声孩子啼哭声突然打断了王建章的幻想,很快他就看到那女人连忙放下手中的衣服,一脸慌张小跑着朝房间跑了过去。

她跑动的时候正好路过沙发前坐着的王建章,两眼火热地盯着她那胸前的此起彼伏,这老光棍喉咙中不由自主地咽下了一口唾沫。

这女人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戴,那对宝贝都快跳出来了!

不过客厅距离那房间就几步的事,这女人根本没给王建章多几秒的享受福利的时间,就慌慌张张地跑进了房间。

就在王建章暗自遗憾的时候,听到那女人在房间里似乎抱着孩子哄了一下,突然听到了一阵吃的香甜的咂嘴声,他遗憾的心头再次火热了起来。

他也是经历过的人,自然知道那是孩子是饿了。

越听王建章越在沙发上坐不住,都看不到那女人了,索性也就不再装模作样,目光放到那两口子的房间那,看到那扇露出一条缝隙的门,他突然生出了一个主意。

“咚咚。”快步走到房间门口伸手请敲了下门,还没等里面的女人回应,他就推开了门,正好看到那女人手忙脚乱地让那孩子松嘴,就想要将掀起的衣服放下去。

这手忙脚乱的动作,非但没有挡住,还让王建章这老光棍一眼就看到了那若隐若现的地带,更重要的是,她这一系列的动作,反而让那还没吃饱的孩子不满了,张嘴“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

面对这哭的撕心裂肺的孩子,还有两眼直勾勾的王建章,她索性当着这老光棍的面,再次喂起那哇哇直叫的孩子。

看得孩子再次香甜的吃了起来,王建章那叫一个眼馋。

“王叔,你有事吗?”

将孩子的嘴堵住,那女人这才有些脸色不好看的看向了这老光棍。

“大虎他媳妇,我是想说下房租的事,你们昨天不是说了先住一晚,房租今天给我吗?我这急着用钱,你看……”

注意到了这女人眼中的抵触,王建章尴尬地搓了搓手,连忙把之前想的借口说了出来。

这两口子昨天的确和他商量了,因为刚到城里,还没来得及去取钱,所以先住一晚上,今天再给他房租。

王建章这老光棍虽然有那种嗜好,可看人家刚从乡下来,心一软也就同意了。

但没想到,现在反而成了他最好的借口。

“啊……王叔你放心,我们昨天既然已经说好了,肯定会说话算话,我男人他已经出去取钱了,等会他回来就给你,王叔要没别的事出去时帮我带下门。”

听到是房租的事,这女人语气顿时弱了三分,不过说到最后话锋却一转。

“那就好,那就好。”听到这女人的话,王建章尴尬的笑了笑,也不好再继续看,转身就走了出去,顺手还给她带上了门。

回到客厅看到那扇已经关好的门,王建章摇了摇头,也没继续在家里呆,锁上自己房间的门直接出门去锻炼身体了,顺便也释放下心头的火气。

在外面锻炼完身体,顺带吃了个饭后,王建章晃晃悠悠地就往家里走。

嗯……嗯……

这点那叫刘大虎的男人应该取钱回来了,走到家门口用钥匙打开门,正准备喊一声,可却听到屋子里有声声奇怪的女人哼叫声。

声音是那两口子的房间传出来了,难不成这两口子大白天又开始了?

想到昨晚听墙根的刺激,王建章心头一动连忙住嘴,轻手轻脚回到自己的房间,小心的打开手机屏幕连上那针孔摄像头。

但手机屏幕打开了,他却发现看不了了,摄像头就好像被什么挡住了。

听到隔壁那销魂的声音,心痒难耐的王建章索性放下手机,开门摸到了隔壁门口,看到这两口子的门是虚掩着的,他暗自一喜。

王建章弯下腰,小心翼翼地将头朝门缝那凑了上去。

可这一看,他却没看到那黑汉子在房间,但看到床上的女人,他浑身一下火热了起来!

那女人此刻正跪坐在床上,衣服半遮半掩的拖挂在身上,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肩后,左手撑着后腰,仰面朝上,口中正发出声声压抑的喘息。

王建章虽然通过门缝能看到这女人,可却因为侧对着门这边,他并不能清晰地看到她放在前面的那手是如何运动的,心里那叫一个心痒难耐。

看来她男人真是不中用,自己老婆都满足不了,需要她自己动手。

面对这火辣撩人的香艳画面,王建章浑身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动,浑身血脉膨胀的难受。

而且这时候那女人也慢慢爬到了巅峰,口中发出的声调也越来越高。

王建章昨晚刚被撩起的邪火,在这一瞬间变得更加滂湃,渴望到了极致!

捂着胸口的手不自由自主地顺着小腹滑了下去,口中开始发出声声冷嘶,逐渐陷入到了忘情的状态之中……

王建章这老光棍,这个时候心头那股火已经窜起来,压是压不住了。

现在身边没有女人,他也只能这样发泄下了。

可随着王建章这老光棍陷入到那种飘飘欲仙的沉醉中时,他根本没注意到自己扶着门的手一用力,那门缝顿时变大了。

“啊!王叔!”

脑袋正兴奋的左右摇摆地那女人,正巧扭头朝向门这边,看到弯腰趴在门缝那偷窥自己的王建章,整个人顿时一个激灵,口中发出了一声尖叫。

随着这声尖叫,王建章猛地回过神来,一抬头正好和那女人四目相对在一起。

“啊……你继续……”

这时候王建章找不到借口,更找不到什么说的,羞的面红耳赤,连忙抽出手,尴尬的支起身子,本能地转身就朝自己房间走去。

王建章支起身子,本来还有些羞怒的那女人,突然看到了他那撑起的大帐篷,喉咙一动,心中一阵狂跳的将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她没想到王建章竟然会偷窥自己,更没想到,这老头年纪大是大了,可那玩意也大啊,自己那没用的男人一比完全就是小蚯蚓,怪不得那么不中用。

这样的大家伙要是用起来……

脑海中不由自主的这么一想,那女人脸顿时红的仿佛要滴血,心中怦怦一阵狂跳,竟然忘记了王建章偷窥自己的荒唐行径。

至于另一边跌跌撞撞跑回自己房间的王建章,完全不知道这女人的想法。

将门关好坐在床上,王建章脸上依旧羞的通红,他感觉自己这张老脸根本没法见人了,偷窥归偷窥,可偷窥时干那事还被那女人看到了。

坐在床上王建章刺激得直喘粗气,浑身布满了冷汗,那老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啊!”

可就在王建章觉得自己没脸见人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隔壁突然又想起了一声女人销魂的叫声,浑身一下又燥热了起来。

隔壁那女人竟然又开始了,难不成她不介意自己偷窥她?

越想王建章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一想到刚才看到的那喷血的一幕,他感觉自己没准真能和这空虚寂寞的女人发生点什么。

王建章这么想,可却没想到机会很快就来了!

王建章在自己房间里胡思乱想,一时间直接把这两口子今天要给自己交房租的事给忘了,直到傍晚听到有人开门,正好肚子饿了他这才走出门。

看到脸色有些不好看地走进门的黑汉子,王建章正打算开口,就见他眼神躲闪匆匆走到他们两口子的房间前敲门。

“呃……”

王建章想起房租的事,正打算开口喊住他,却没想到门突然开了。

看到那女人,王建章一想到之前的尴尬,虽然充满了坏心思,可他脸上终究还是挂不住,推开门就出去吃饭了。

吃完饭在外面溜达一圈回来后,王建章本想找那两口子要房租,可看到他们的门紧关着,虽然能听到里面传出哄孩子的声音,可他终究还是没拉下脸去敲门。

在客厅看了会电视也没等到这两口子出来,王建章就回到了自己房间。不过他并没有睡,而是躺在床上开始闭目眼神,他想看看这两口子今晚还会不会像昨晚那么玩。

白天从门缝偷窥时,他已经发现了,安装的针孔摄像头之所以看不见。是因为这两口子把行李箱放到衣柜上,正好就挡住了摄像头。

时间分分秒秒的流逝,王建章等的开始有些犯困,孩子哭声倒是响了几次,可他也没等到那两口子恩爱的声音,渐渐失去了性质。

“老婆,你说隔壁睡了吗?”正当王建章这老光棍打算睡了,突然听到隔壁的黑汉子压低了声音问道。

“这点应该睡了吧,都怪你,怎么取个钱还能让人偷了,还好他今天没追着咱俩要房租,不然今天我们就得睡大街,你说怎么办。”

打起精神的王建章,听到这话,顿时恍然大悟。

怪不得刚才撞见那黑汉子他眼神那么奇怪,怪不得自己回来这么久那两口子也一直缩在房间里,敢情是没钱交房租啊!

这下王建章也有些犯嘀咕了,这两口子没钱交房租,自己到底该怎么办,赶出去倒是没问题,可要是赶出去了,岂不是就错过那尤物了?

“那老婆你说咋办,咱们好不容易借了点钱出来打工,这钱没挣到就这么回去,村里人肯定会埋汰死咱俩,而且那些亲戚肯定会上门要钱啊。”

面对自己老婆的埋怨,那黑汉子吞吞吐吐半天,声音越说越低。

“怎么办怎么办,你这个没出息的家伙,那玩意没用这脑子也没用,整天就知道问我,要不……我明天给王叔商量下,你一大早先溜出去避开他,赶紧找个地方打零工,能挣一点是一点,不然咱们别说住了,饭都没法吃……”

那女人明显是有脑子的,虽然很嫌弃他男人,可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主意。

这女人要和自己商量?

难不成商量商量就能白住?老子又不是傻子!

听到这话,王建章冷冷一笑,不过想到那女人诱人的娇躯,他心头再次有些火热,躺在床上开始琢磨起明天怎么刁难下那女人,顺便占点便宜。

不过要能和那尤物发生点什么,让他们先住着也不是不可能。

“王叔,起了吗?”

第二天王建章特意多睡了一会,让那黑汉子先溜出去,可躺着躺着,突然听到了自己的门被敲响了,同时传来了那女人悦耳的声音。

“来了来了。”自床上一跃而起,王建章快速穿好衣服,就打开了门。

可门一打开,看到外面的那女人,他浑身一热,下面顿时就有了反应……

这女人今天出奇的大胆,穿了一件半透明的吊带睡衣,看上去有些老旧,显然已经穿了很长时间了,可这并未影响她性感的身子。

而且透过这半透明的睡衣,还能隐约看到她里面依旧没有穿胸衣。

“大虎他媳妇,你这是?”虽然看着这女人心头一阵火热,王建章却故作一本正经,就好像昨天被撞破偷窥的不是他一样。

“王叔,之前忘记给您介绍我了,我叫赵秀云,以后王叔可以叫我秀云,今天大虎出去了,我有个忙想要请王叔您帮下……”

感觉到王建章那一本正经之下的火热,这叫赵秀云的女人心中暗自得意。

说着故意一撩耳边的长发,妩媚地看了他一眼。

听到赵秀云这话,一想到昨晚听到隔壁传来的那些话,王建章心头顿时一阵火热。

这一大早王大虎一走,这女人就来找自己帮忙,难不成是耐不住寂寞,想和自己发生点什么不为人知的事吗?

如果真是这样,房租的事也不是不能商量。

“行,那叔以后就叫你秀云了,以后大家都住在同一屋檐下,说什么请啊,你有什么事直接给叔说就行,叔能办到的肯定帮你!”

面对赵秀云这婀娜的身姿,因为心头的火热,王建章几乎是拍着胸脯保证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王建章心头却打定了主意,要真是商量房租的事,今天必须把这女人吃到嘴里,不然都对不起自己日思夜想煎熬了这么久。

“王叔,你人可真好!”

看到王建章一本正经的模样,赵秀云俏脸微红,毫不吝啬地夸了他一句,顿时让这老光棍的心中飘飘欲醉,心旷神怡,更加期待她后面的话了。

“也不是什么大忙,就是刚才我在屋子里打扫卫生不小心扭到了肩膀,现在胳膊使不上力,想请王叔你帮帮我洗下头。”

王建章一听这话,心头本来有些失落,敢情要自己帮忙就是洗个头啊!

可转念一想,看到赵秀云这娇羞的模样,王建章心头再度火热了起来,因为虽然是洗头,可洗着洗着没准还能洗到别的地方去,这种亲密接触的好机会,不用白不用。

王建章赶紧答应了,跟着赵秀云就朝浴室走去。

跟在赵秀云的身后,王建章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她那挺翘的玉臀。

随着她一走一扭动,看得这老光棍心头一阵荡漾,越看心头那股邪火就更甚,恨不得将大手覆上去好好感受下手感。

浴室的门一推开,一阵沁脾的香风顿时扑面而来,让王建章忍不住深吸了一口。

看到浴室中还弥漫着的水雾,这老光棍心头顿时兴奋了起来!

因为瞧浴室里的这样子,赵秀云这娘们刚才肯定已经洗过澡了,怪不得穿的那么撩人,可她既然都洗澡了,怎么不把头顺带给洗了,反而请自己来帮忙?

这孤男寡女的在一起做这么亲密的事,要发生点什么很容易,越想王建章就莫名的兴奋。

看着前面摇曳的腰肢,心中那股邪火腾然而起!

“要不是大虎不在,我也不好意思麻烦王叔您。”

不过还没等王建章这老光棍将脑海中的想法付诸于实际,已经走进浴室的赵秀云就扭转身,冲着他嫣然一笑。

“没事,没事,小问题,秀云你看要怎么给你洗啊?我还是第一次给女人洗头……”

听到赵秀云客气的声音,王建章赶忙收回神,故作正经地冲她说道。

“这个简单,水我刚才已经调好温度了,您把花洒打开,然后给我洗就好啦。”说着赵秀云就弯下身,把头凑到了花洒下面。

看到赵秀云这姿势,王建章浑身气血一下翻涌了起来,鼻孔一热险些上火喷血。

因为赵秀云这一弯腰,后边不偏不倚正好背对着他,那近乎半透明的睡衣,将她那撩人的身段凸显的淋漓尽致。

“王叔,快点呀,我已经准备好了。”

正当王建章有些愣神的时候,赵秀云突然甜甜地喊了一声。

强压下心头的躁动,王建章含糊的应了一声,不舍地挪动脚步,将身子侧站在了赵秀云身侧,将花洒拿到了手中。

神情有些恍惚的王建章拿过花洒,想都没想就直接打开。

“啊!”

那奔流的水柱顿时喷洒了出来,全部喷到了赵秀云的头上,感受到水柱的强力冲击,赵秀云本能地惊叫了一声。

被赵秀云这声尖叫惊醒的王建章,拿着花洒的手顿时变得有些手忙脚乱,不偏不巧那还未关闭的花洒喷出的水一部分直接浇在了赵秀云的身上。

“对不起,秀云对不起,叔不是故意的……”

一番折腾才把花洒给关闭的王建章,正打算给赵秀云道歉,可眼睛刚落到她身上,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

赵秀云身上穿的本来就是那种半透明的吊带睡衣,现在被水一浇,那薄薄的衣裳顿时和身体紧紧贴在了一起,将那玲珑的曲线美呈现的淋漓尽致。

咕咚!

王建章呼吸变得有些粗重,喉咙咕咚咽下一口唾沫。

“王叔没事没事,这身衣服本来就打算要换洗了,你快帮我把头给洗了吧。”

赵秀云被王建章用花洒喷了这么一身,本来还有些不高兴,可看到这老光棍的反应,心头反而生出了一丝窃喜。

“好好,那叔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听到这甜腻的声音,王建章不舍地将目光收了回来,小心地打开花洒,朝已经再次弯下腰的赵秀云头上喷了上去。

将赵秀云的头发打湿后,王建章挤了一些洗发露开始给她洗了起来。

随着近距离的接触在一起,王建章只需要轻吸一口气,就能闻到赵秀云身上散发出的那阵阵幽香,让这老光棍脑海中忍不住浮想联翩起来。

“秀云,你知道叔以前是做什么的吗?”

给赵秀云洗着洗着,看到她那白皙如天鹅般的玉颈,王建章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个坏心思。

“做什么的呀?”赵秀云随口问了声。

“叔以前是中医,最擅长的就是中医按摩!这中医里有句话叫肾虚脾弱,说的就是女人生完孩子后容易衰老,这女人常做头部按摩不仅能降低疲劳,还能延缓衰老,活血驻颜,要不要叔给你顺带做个头部按摩?”

王建章一脸正经地说着,那双眼珠子却贼兮兮地盯着赵秀云这玲珑有致的曲线。

“要啊!肯定要啊!”

正弯腰在那享受王建章洗头服务的赵秀云,听到这话,没有多想,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年龄和美貌,是女人最看重的因素,经久不衰!

得到赵秀云的同意,王建章有模有样地按摩了起来。

王建章其实说的没错,他的确是个老中医,而且当年行医的时候,他那手独到的按摩手法也是一绝。

随着他的按摩,赵秀云顿时感觉头部轻飘飘的,舒服的眯眼享受了起来。

虽然赵秀云弯着腰,可正因为这种姿势,她胸前那曼妙的风景线才会完美呈现。

特别是那薄薄的睡衣被水浸湿后,呈现在王建章眼中的,几乎是半透明的风景,看上去近乎让王建章感到窒息。

赵秀云在享受的同时,王建章这老光棍已经不满足于帮这女人按摩,近距离感受这股子幽香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43982.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