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在体内一边走路一边顶_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有。”陈彪很是疑惑,为什么大早上的,老陈却一副气色不好的样子,不禁关心了几句:“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啊,身体不舒服了?”

是啊,要是你的好事被人三番四次的打扰,我看你脸色会不会好!

不过也不可能了,毕竟陈彪是个“三秒男”嘛。

 文学

“有什么事啊,大清早的来敲门。”

“啊,就是昨天开会嘛,邻村的村长得知你是个老中医,想让你过去看一下病。”陈彪说:“今天一大早就给我来了电话,这不我马上过来叫你了。”

老陈皱紧眉头。邻村的村长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身上的毛病肯定也不少。

医者父母心,虽说吃掉门内的秦柔很是重要,但是在治病面前也算不上什么了。

“村长,你等我一下,我进去收拾下东西咱们就出发。”老陈进去,“彭”的一下关上了门,差点儿撞到想要跟着进去的陈彪。

陈彪尴尬的摸摸鼻子,收起想要跟进去的脚。

“门外的是谁啊?”秦柔换好衣服出来,有些不敢直视老陈。在她看来,刚才做的事情太过于疯狂,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们村长,你昨天见过的。”老陈收拾着东西,嘴巴不停:“一会儿你从后门离开吧,现在让村长见到你,有些不好。”

具体什么不好,秦柔也答不上来,只能迷迷糊糊的听从老陈的意见。

老陈东西收拾好后,带着秦柔来到了后门。

后门往外是山区,树林子特别多,周围也没什么人。这也是老陈让秦柔从后门走的原因。

“妹子,今天这事儿,陈叔先说一声对不住了。”

老陈这么说也是为了探测一下秦柔的态度。如果她十分反感的话,这个小妮子也基本上没戏了。

只不过秦柔低下头,视线游移,不知道该往哪儿看好。支支吾吾的说:“陈叔,我知道,我……”

她说不下去了。

老陈一看这种情况,心里一喜。这小妮子并不是对这件事情无感!

自己还是有戏的!

老陈心里兴奋,但是脸上却一点儿都不显,和秦柔说完话后就给秦柔指了路,让她从后门离开了。

这时候老陈才拿上东西,打开门随着陈彪坐上了车。

在车上陈彪听着歌儿,和老陈唠着家常,很快就到了邻村。

在邻村的村长家门口下了车,陈彪一个电话,没一会儿就有一个老年人开了门,正是邻村的村长,秦卫军!

“哎呀,你终于来了!”秦卫军热情的和老陈握手,拥簇着他进屋里去:“久闻您的大名了,让您来治治病,真是蓬荜生辉啊!”

老陈尴尬的笑笑:“没什么没什么。”

怎么不知道自己老中医的名声这么大了?

“那么,事不宜迟,现在就开始吧。请问您哪里不舒服?”

“不是我,是我的女儿。”秦卫军提到他的女儿,突然脸就皱起来了:“我的女儿生了怪病,找了多少医生都没用,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你们了。”

“怪病?”老陈眉头皱起:“什么怪病?”

“唉,你还是来看看吧。”

老陈随着秦卫军进了里屋,一进屋就能闻到一股子浓郁的药味。床上鼓着一个大包,被子蒙住头,老陈看不到那人长什么样子。

“这就是我的女儿,秦倩倩。”秦卫军拉开被子,老陈一看,瞬间就愣住了。

秦倩倩闭着眼睛正在酣睡,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大概是缺氧的后遗症。而让老陈惊讶的并不是这个,而是秦倩倩惊为天人的容貌!

如果说苏秀琴,楚扬花她们是风姿绰约的美人的话,那秦倩倩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

她美的,连老陈都生不起一丝亵渎之心,只想好好的把她捧在手心里面,好好的呵护宠爱!

“她……她的了什么怪病?”老陈艰难的吞了口口水:“现在看来除了脸色苍白之外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闺女常年手脚冰凉,小时候就是。但是最近越来越厉害了,全身都冷的不像样。”秦卫军叹口气:“现在夏天,正是热的时候,可是她却冷的要死,没有暖水袋和暖气根本睡不着!”

手脚冰凉?老陈将手伸进被子握住秦倩倩的手,果然像冰块一般,没有温度!

如果不是看到秦倩倩嘴边呼出的白雾,他甚至以为马郑倩已经死了!

“这种情况……很严重啊。”老陈严肃。像是死尸一般的身体温度,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自然达到!

“我需要更加严密的诊断。”老陈看向秦卫军:“请您回避一下,我要好好的诊断一下。”

秦卫军点点头,担心的看了一眼女儿。

听到门上锁的声音,老陈也不在意,将自己的听诊器拿出来,把秦倩倩的被子掀开,露出上半身。

果不其然,现在正是最热的夏天,秦倩倩盖的是棉被,里面还放着好几个热水袋,来温暖身体。

厚厚的睡衣阻挡了听诊器,老陈没法,只能伸手解开睡衣的扣子,准备将听诊器伸进去。

可是刚解开了一个扣子,他的手就被人抓住了,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你想干什么?”

抬眼看去,秦倩倩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了。此刻黑溜溜的眼珠正在看着他。

“我是一名中医,被你爸爸找来,医治你的病的。”老陈安抚的微笑了一下:“现在开始治疗,你能配合一下吗?”

“不用治了,我的身体我自己心里有数。”

谁知,秦倩倩竟然一脸冷漠的拒绝了老陈的治疗,伸手将扣子扣好,又将棉被盖上:“我的病是治不好,也就我爸爸不接受现实,非要找一些医生来治疗。”

“这……”老陈傻眼,这病人不配合治疗,这可怎么办啊?

“医生,你出去吧,就说我的病是治不好,我爸爸也会给你钱的。”被子里传来她闷闷的声音,老陈一听,心中火起。

这是在质疑他作为中医的职业操守和能力!

“我保证能给你治好。”老陈严肃的说:“只要你配合,我们很快就能治好!世界上没有什么治不好的病!”

“来了这么多医生,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说。”

秦倩倩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那样子,但是脸上沧桑的表情又像是五六十的,看透世间百态的人。她扭头对老陈笑着:“那好吧,我就再相信你一回吧。”

美人一笑,倾国倾城无颜色。老陈不禁看的呆了,在心里喃喃自语:“真是天使……”

诊断工作开始。秦倩倩非常配合的将睡衣解开,白嫩嫩的身体晃着老陈的眼睛。

老陈拿着听诊器,心里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好不容易稳住心神,将听诊器贴在秦倩倩的胸口。

手指不小心触碰到她的皮肤,发现厚厚的睡衣下,肌肤也凉的像是冰块一般!所幸是心跳非常稳定,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全身上下一番诊断下来,老陈心中得出了一个非常吓人的想法。

秦倩倩应该是患上了渐冻症。

渐冻症,顾名思义就是逐渐被冰冻,人类发病率极少,但是也不是没有。因为这种病临床十分少,所以现在也没有研究出对其有用的解决方案。

看来秦倩倩说的是对的,她的病确实是治不好了。

不过看着她美丽的脸庞,老陈怎么都不愿意她在如此青春年华当中以这种方式死去。所以他抓住秦倩倩的手,信誓旦旦的说:“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相信我!”

秦倩倩一愣,然后笑了开来:“恩,我相信你。”

伺候秦倩倩重新躺下后,老陈出了屋子,眉头紧锁。秦卫军凑上来,紧张兮兮的问:“怎么样了?”

“情况非常不妙啊。”老陈实话实说:“你女儿患了渐冻症,虽然现在只是我的初步诊断,但是也八九不离十了。”

“渐冻症?”秦卫军不懂这是什么,老陈仔仔细细的解释了一遍,然后又说:“现在我这里的设备根本不能治疗,我需要去大医院里面看看有没有相关的治疗方法。”

秦卫军连忙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厚厚的红包:“请收下吧,多谢您!”

“这钱等我把你女儿医治好了再给我吧。”老陈对陈彪说:“你现在带我去城里面吧。”

“现在?”陈彪一愣:“现在出发到城里就已经黑了,你不回来了?”

“我要去城里的医院。”

毕竟人命关天,陈彪再怎么心里不愿意还是开着车带着老陈出发了。

镇子上也有医院,只不过规模很小,根本治不了大病,所以老陈直接忽略了这里,指挥着陈彪来到了城里面的大医院。

即使到这里已经是黑夜了,但是大医院里都有值班的医生,老陈进去找到一位值班的医生问道:“请问现在,渐冻症有相关的治疗方法吗?”

“渐冻症?”医生在电脑上查了查:“并没有,不过章县有一个医学专家发表了一片关于渐冻症的文章,你可以看看。”

这家医院并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老陈失落的走了出来。

天也黑了,两人就干脆找了家旅馆住了下来。老陈用手机查了查那片文章,里面详细介绍了渐冻症的症状和专家推测出来的解决方法。

老陈看了好几遍,最终决定先找到这个专家,然后再仔细探讨吧。

“咚咚咚。”

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老陈起身下床,打开门,却是一个不认识的女人。

那女人浓妆艳抹,穿这一条超级短的小短裙,风情万种的对老陈一笑:“大哥,需要上门服务吗?”

老陈烦躁的正准备挥手赶她走,却突然转念,侧身让她进来了。

“果然是大哥,好爽快!”女人坐在床边,摆出一个极具诱惑的姿势:“小妹我今年才二十,要不要试一试?”

二十?老陈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这种打扮,看起来像三四十的。

不过最近压力实在是太大了,经过那几个小妮子前后的撩拨,却始终没有一次本垒,老陈就已经憋得不行了。

现在有一个绝对不会被打扰的女人出现,此时不舒缓一下自己的压力,更待何时?

女人虽然小,但是她的技术确实不错。老陈舒服的躺在床上,刺激的浑身打着颤。这是他第一次被人吹出来,感觉刺激到爆!

女人擦了擦嘴,将身上的衣服除净,对老陈笑着说:“大哥,你也来照顾一下小妹吧?”

老陈欣然应允。

口舌走遍了她的全身,连脚趾都没放过,女人香汗淋漓,水蛇腰不断扭动,白嫩嫩的腿缠在老陈的腰上,暗示意味十分明显。

老陈也忍不住了,提枪上阵……

“老陈啊!你睡了没?”

陈彪的敲门声再一次响起!老陈快要疯了,这陈彪是阴魂不散吗?总是在自己快要上的时候打断自己!

“门外的是谁啊?”女人没有被吓到,依然紧紧的缠着老陈,手指暧昧的画着圈:“别出声,就当做你睡了,咱们继续。”

老陈一想,也对啊,没必要非要搭理陈彪的话啊!

于是也一声不吭,继续埋头,吻上了女人的红唇。

“碰!”

一声巨响,老陈和女人吓了一跳,同时抬头看去。大门已经被暴力踢开,一群真枪核弹的警察冲了进来,大声吼道:“不许动!”

被这一变故吓到的老陈从女人身上弹跳起来,可是也无济于事,赤身的老陈很快就被警察给控制住了。

“这……老陈,我真的没想到啊……”陈彪愣愣的看着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老陈:“你怎么会这样做呢?”

老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老陈心里骂骂咧咧,但是事已至此,也确实是自己一时贪念才造成了这样的后果,怨不得别人。

老陈安安分分的被带上警车,连带着那个女人也一起进去了。审讯时才得知,那个女人根本不是二十岁,而是十七岁!

老陈再一次受到冲击。

不过在十分钟后,老陈就被宣布无罪释放,一脸懵的从警局里出来了。

“你把我保出来了?”老陈看到陈彪就问,十分疑惑。

“我哪儿能那能力。”陈彪翻了个白眼,十分不齿老陈的行为:“上面一个大人物把你弄出来的,这件事情也不会公开,就当是烂在肚子里面吧。”

上面的大人物?老陈想了半天都不知道是谁。自己退休已久,哪儿认识什么上面的大人物啊?

更何况还是这种……不光彩的事情。

明白人都知道明哲保身,怎么还会有大人物替自己开脱呢?

“不过老陈,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会……这样。”陈彪的表情一言难尽:“那种货色你竟然也能看得上眼,你还真是……”

陈彪思索了一番,才下了定论:“口味不忌。”

老陈口说无凭,只能沉默。毕竟也是自己做错了,再怎么说也只会当做狡辩。

沉默的坐上了车,老陈拿出一张地图,在上面标记了一处地点:“那个医学专家就住在邻镇,今天中午就能到。”

“行。”陈彪看了看地图:“弄完今晚上咱们回家。”

他已经好久都没有沉浸在自家老婆那又香又软的温柔乡里了,因为老陈这个破事儿又耽误了快半天的时间!

车子飞速的行驶,老陈坐在副驾驶上,垂头沉思。到底是谁把自己保出来了?

自己一生光辉的形象就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被毁了,增添了这么一个污点,还被陈彪这小子知道了……

真是失策啊失策!

“对了,老陈,等回去的时候,你去我家一趟吧。”陈彪说:“我老婆的痛风更严重了,想让你来家里按按。”

老陈眼珠一转,刚歇下去的心思又转了起来。

快到中午的时候两人找到了这位医学专家所在的医院,并且成功的见到了人。

出乎老陈的意料,这位享誉盛名的医学专家看起来非常年轻,与老陈所想的五六十岁根本不一样。

“请坐。”钱千千面带微笑:“关于那位渐冻人,有没有更加详细的资料呢?”

“有。”老陈将所有自己掌握的资料全部告诉了钱千千,然后钱千千就开始在工作台上写写画画,埋头不理。

钱千千虽说长得不是特别好看的类型,但是她十分温润的性子,让周围的人都能感觉特别的舒服。

老陈也是如此,虽然她是个医学专家,身居高位,但是没有一点儿架子。

很快钱千千就得出了结论,只不过没有见到秦倩倩没办法验证。所以钱千千当机立断,要跟着他们回去!

毕竟渐冻人临床很少,所以每一次都是非常珍贵的机会!

老陈他们一杯茶都没有喝完就又上了车,在返程的路上,老陈和钱千千探讨了许多关于医学上的东西,钱千千对老陈也越发敬重。

原本老陈就是一位老中医,行医经验丰富,比她要多出来好多没听过的知识。

一场交流,两人均受益,让钱千千脸上的笑容也更多了起来。

路上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再次来到秦倩倩家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钱千千进屋给秦倩倩诊断,这次连老陈都进不去,被关在外面一脸无奈。

“你说这钱千千,靠谱不?”陈彪喝了一杯茶,有些怀疑。

“现在只有相信专家了。”老陈也说。

没一会儿钱千千就出来了,擦了擦手十分有信心的笑着:“我想我已经找到解决的方法了。”

“真的?”老陈瞪大眼睛。这么快就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多亏了秦倩倩的配合啊。”钱千千面带笑意:“不多说了,我现在要赶紧回去制作解药了。”

“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啊?”

“半个月。”钱千千信誓旦旦:“半个月时间足够了。”

因为只有陈彪有车,所以陈彪又非常苦逼的将她送了回去。出发之前,陈彪对老陈说:“你回去给我老婆传个话,我老婆醋劲儿大,我打电话怕她误会。”

“没问题。”老陈眼睛一亮。

这车程一来一回没个八小时绝对回不来,这一次没了搅局的人,老陈就不信吃不到楚扬花!

老陈年纪大了,陈彪也放心让他和娇妻同处一室。毕竟他想做什么,那个老东西也站不起来啊。

陈彪十分放心的走了,而老陈打了一辆摩的回到自己家里,将东西放下之后就去了楚扬花家。

“咦?怎么是你?”楚扬花一开门看到老陈十分惊讶:“大彪呢?”

“他去送医生回城里,让我来给你说一声。”老陈站在门口嘿嘿的笑:“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死相。”一听说陈彪进城了,楚扬花的心思也活络了起来。她的眼神瞬间变了,更加诱惑的将老陈迎进屋内。

“你是要喝茶还是喝咖啡?”

“喝你行不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43918.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