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得又深又狠h_顶撞着她过分的紧致

老王已经五十二岁了,但精力却非常充沛,老婆因为受不了他的折腾,硬是和他分居两地。

这天下着毛毛细雨,老王正幻想着如何才能把许静睡了的时候,一缕刹车声把他从想象中拉回了现实。

老王不满扭头,却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许静抱着孩子从出租车走了下来。

许静真不愧是个做过空姐的极品少妇,172的高个,穿着黑丝也能看得出全身肌肤滑的和豆腐一样,特别是那绝美的上围,穿着简单的白色连衣裙都无法掩盖她的傲人。

许静丈夫常年在外地出差,老王在这里当保安已经有两年时间,见过许静丈夫的次数用一只手都能数的清。

 文学

也就是因为丈夫一直不在身边,老王一直都在暗地里猜测,许静一定非常渴望,说不得被男人一碰身子就软了。

小区规定,出租车不能进去,许静只能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拎着从超市买回来的一大袋东西艰难进去小区。

距离她家还有一段距离,她皱着娇额,张开了老王期待已久的樱桃小嘴,楚楚可怜望着他问:“王叔,能帮我把东西送回家吗?我一个人实在拎不动了。”

老王是个怜香惜玉的老头,而且他早就想帮许静一把了,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干着急。

现在许静主动开口,他自然乐的屁颠屁颠。

老王从许静手中接过购物袋,无意间触摸到许静那只滑嫩的无骨玉手,这种感觉让他心里面一阵难耐。

许静抱着孩子走在前面,老王跟在身后,一边贪婪嗅着许静身上弥漫出来的成熟女人味道,一边欣赏着她那婀娜的背影。

许静的连衣裙很单薄,加上又是在雨中,许静上身浸透的衣服贴合在肌肤上,黑色的小衣显露出来,那翘臀一晃一颤的抖动,再加上那双修长笔直的黑丝大长腿,看得老王邪欲萌生,不禁来了感觉。

他欣赏的目光变得色眯眯起来,立即就有了反应,他只想撕开丝袜,好好地感受一番。

毕竟现在在小区里面,而且还是光天化日,老王硬生生把自己这个邪火给强行压制下来。

许静开门后老王跟着走了进去,客厅内一股独特的奶香味儿扑面而来。

这是老王第一次来到许静家里,他贪婪的吸着只有生过孩子的年轻少妇才有的特殊体香味道。

“王叔,真是麻烦你了。”许静把熟睡的孩子放在卧室走了出来。

因为许静一直抱着孩子,浸透的短袖粘黏在肌肤上,将她引以为傲的轮廓勾勒了出来,这诱人的画面让老王使劲儿吞了口唾沫。

做过空姐的少妇就是不一样,那绝美的上围,加上纤细的腰肢,浑然天成为一体,让老王的目光变得禽兽起来。

“没啥,我就是随手的事儿。”老王摆手,随意朝客厅看了一眼。

雪白的墙壁上挂着的都是许静性感的写真照片,这些写真大都是比基尼,而且许静的动作也格外大胆,和许静在小区内的清纯形象差距很大,照片上的许静不是抚胸就是张开双腿,看得老王两股鼻血差点喷了出来。

许静很不习惯和陌生男人单处相处,特别是这个门卫老王,每次自己路过门口都能感受到他饿狼般的目光,恨不得把自己吃了。

自己今天却没办法把他带进了卧室里,可是看着老王贪婪的看着自己的性感照片时,潜意识里又十分的享受。以至于,都感觉浑身发烫,有了强烈的感觉。

老王生怕自己的丑态毕露,老王急忙移开目光,却发现在茶几上放着一只手动吸奶器。

许静的孩子只有六七个月,还没有完全断奶。而许静这对,孩子肯定都吃不完,还要用器具把多余的吸取出来。

看着吸奶器还有半瓶奶,老王舔着嘴唇,想象着许静用器具吃力的吸取着,他真想代替了这只吸奶器,然后帮助她缓解痛苦。

这个邪恶的想法让老王精神一震,顿时激动了起来。

许静发现老王一会盯着吸奶器,一会又盯着自己的胸口,顿时羞恼不已-,水汪汪的大眼睛嗔了一眼老王,老王顿时感觉整个人都要上天了。

许静脸红的说道:“王叔,今天谢谢你了,改天……请你吃饭。”

听得出来是在下逐客令了,老王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心道岂能这么容易就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便认真的说:“之前听说你这边水管保修了,要不就趁现在我帮你修了吧。”

老王的态度很诚恳,许静也心想也好,便道:“对…那麻烦王叔了。”

老王笑道:“不碍事,小事一桩。”

许静感激点头:“那麻烦王叔先去洗手间看看,我去换套衣服,这湿衣服穿在身上怪难受的。”

许静说完,脸都红了一片,出门的时候还是大太阳,她才穿着这么少,谁知道突然下雨了,连衣裙紧紧的贴在身上,把白皙滑嫩的皮肤看的一清二楚。

要是细心一看,就能看到许静因为抱着孩子,小衣偏了位置,那高地的位置隐隐约约显露在他的面前。

老王这种老司机怎么能发现不了,恨不得现在放下水管,拔了她的连衣裙狠狠的压在地板上。

老王不舍得看着许静走进了卧室里面,笑呵呵说:“没事,你去吧,交给我好了。”

片刻之后,许静换了身深色睡衣出来,随手把换下来的脏衣服扔进了脏衣娄里面,把刚刚换下来的黑色镂空小裤却暴露在了老王眼前。

老王看着性感的小裤,反应更强烈了,这许静真开放啊。看着看着,老王心里打定主意。便对身后的许静道:“你过来,我指给你看,以后坏了你自己弄一下就好了。”

听完,许静不疑有他,便弯腰指着洗手台说:“王叔,就是那里,水管还在渗水呢。”

焦急的许静向老王说着渗水的厉害情况,可老王哪儿听得进去这些话,他此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许静睡衣衣领里面。

映入老王眼帘的是许静身前美妙的风景,那对没有被小衣遮盖的风景随着许静的呼吸起伏着。

许静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老王看光了,在她焦急的询问下,老王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看着喷溅的水,心里有了主意,道:“把这个水闸关了就行了,你自己来关下,以后省的麻烦。”

许静小心翼翼的靠前,可是水溅的实在太厉害了,要是上去肯定全身都是水的。

“要不……算了吧,水太大了,要不王叔你帮我修好就行了……”

老王顺着衣领又瞄了眼许静的波涛汹涌,内里的风光被他看个正着,老王鼻子一热,故作正紧道:“这有啥,现在自己会了,以后再松开就省再去修了,王叔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能吃了你不成。”

许静红着脸,心里有些怪不好意思,这门卫老王都能做自己爸爸了,想来也不会动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纠结了一会,最终还是战胜了内心的恐惧,答应下来。

许静羞涩着脸,伸头趴了进去,挺翘的臀部正好抵在老王的跟前。

老王顿感呼吸急促了起来,小眼睛顺着许静那双修长的美腿上慢慢上移,一直到大腿根部。

许静换的是一条红色的小裤一层单薄的布片把许静的美臀紧紧包裹。

老王舔着嘴唇,恨不得现在就扒了许静的裤子,钻进睡衣下面疯狂而又贪婪的索取。

许静丝毫不知道老王正在后面窥视着自己短裙内的风景,正在竭力找着水闸开关位置,随着身体的扭动,被小裤包裹的翘臀也跟着颤抖,更加将完美的轮廓勾勒了出来。

“王叔,这水闸开关该往那边转啊!”许静娇媚的声音打断了老王的思绪。

可能是许静害怕姿势太过于尴尬,许静身体尽量向下,不过这致命的姿势还是让老王几乎把控不住自己。

“昂,你往左转转看。”

老王随口应了一句,他故意要上去帮忙,手若有若无的摩擦着许静的大腿,许静立刻身体往里挤了挤。

见此,老王心里骂娘了一句,不过他也知道,心急不得,这种少妇还是慢慢调情才有味道。

随后他稍微调整了下位置,眼前这极其诱人的姿势,以及这若有若无的体香,都让他不由的遮掩自己的反应,避免被发现尴尬。

果然,许静还是不会关水闸,都鼓捣了五六分钟了,水越来越大。

见许静此时已经急红了眼,眼里沾满了水润。

老王也不着急,反正许静没有让他帮忙,他就耐心的欣赏眼前这曼妙的酮体就好了。

可能是因为着急的原因,随着动作力度的变化,许静的屁股高低起伏,水溅到身体上,碎花裙沾再度粘在了娇嫩的肌肤上。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拿手去揉搓。

“别着急”老王故作严肃的说:“慢慢来吧,你往左在用点力试试。”

许静此时又羞又愧,也顾不上羞涩,涨红着脸,道:“王叔,你别光看啊,你帮帮我啊……”

“我?我帮你?!你自己出来我帮你关了就是了”老王一看许静也知道差不多是时候了,便说道

“你……你还是进来搭把手,帮我关了啊!”许静何尝不想出去,可是刚因为换了睡衣,所以没有穿小衣,眼前水越喷越多,碎花裙紧紧的贴在胸口上,这几乎就和她没穿衣服一样!她都快急哭了。

老王被这突如其来的画面冲昏了头脑,故作为难说道:“这有点不大好吧,毕竟男女授受不清……”

“没事……王叔你都可以做我爸爸了,别管那么多了!”许静脸上都要渗出血来了。

在许静的哀求下,老王颤颤巍巍的朝着自己朝思暮想的空姐女神伸出了双手……

眼前的女神,早已被水打湿了身体,可以看得出来身体白嫩柔滑,浑身散发着粉嫩的光芒。

“快点啊,王叔,这水太大了……”许静泪眼婆娑道!

老王不再犹豫,身体向前倾了过去,身子毅然的贴在了女神的……

瞬间,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就要缴械。

他也算是花丛老手,可是哪里有遇到过许静这级别的完美女神。

“你别急啊……我这就帮你……”说着,老王的双手就已经动作起来。

老王刻意放慢关水闸的速度,许静见水慢慢变小,让她舒畅了很多,可是不知怎么的,哪儿感觉被一阵火热挡住,她比较是结婚的少妇,哪里不知道那是什么。

她想趁机抽身出去,可是这感觉酥酥麻麻的,痒中带着一份羞耻的舒爽。

让她一时间竟没有拒绝身后这个老汉。

“王叔……好……了么?”许静也看出来老王速度慢腾腾的,又羞耻又生气。

“别急,我这不是为了让你看清楚么!”

老王故作一本正经,一边慢悠悠的关着开关,一边慢慢摩擦,那感觉,他爽的几乎要昏死过去。

他这方面经验太丰富了,知道怎么轻而易举的勾起女人那方面的渴望,所以不由的用上了技巧。

就在老王摩擦的时候,许静竟然有了感觉。

许静羞的几乎要渗出血来。

她也越来越无法把控好自己的感觉,此时她只觉得,门卫老王又魔法一样,竟舍不得让他退下去,她不由得并拢双腿,扭了扭屁股,眼神逐渐迷糊起来。嘴里甚至小声的低吟起来。

老王自是听到了这反应,心里也是一惊,这就受不了了?

眼前这梦中的女神,身体竟这么灵敏,一定是长期缺少滋润的缘故!

要是自己能上一回,那……死也愿意啊!

“好……好了么!”许静一出声,就压抑不住娇滴滴的吟了出来。

她顿时感觉羞愧不已,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竟然希望老王狠狠的进来!

这也太可怕了,自己怎么会希望中年大叔来侵犯自己!

一想到这里,她立马清醒过来,语气也急促起来:“实在不行就算了,今天不修了!”

老王知道自己不能太过火,于是立马关了开关,水瞬间就停住了。

“好了……”老王松了口气道。“你没事吧?”

许静红着脸,道:“没事,我收拾一下这柜子,你没事的话就回去吧。”

她说完,又想起刚刚的事情来,自己那儿,居然被门卫摩擦了半天,更可怕的是自己还有了感觉,想起老王的雄厚和自己老公的……

她已经羞的抬不起头来。

老王当然知道许静没穿小衣,看着许静害羞又装冷漠赶人的样子,心里直觉得好笑。:“好,那……我回去了。”

等确认老王出门以后,她才从柜子里出来,浑身是水的在坐在地上,顿时感觉一阵空虚。

仿佛感觉自己身体打开了一道大门,继续要要人来满足……

“我这到底是怎么了……”许静一边拍着自己的脑袋,一边回想起老王的样子来。

其实老王也不丑,年轻时候的魅力还在,身体也健壮,倘若好好打扮一番,肯定也是个十分有魅力的中年男子。

此时老王回到宿舍靠在墙上,随着每一次的动作,他的脑中都是关于许静的所有画面。

殷红的小嘴,绝美的上围,纤细的腰肢,完美的翘臀,当幻想到许静撅着屁股的画面,老王从喉咙发出一阵低沉的吼声,他终于交代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老王释放了心中的压抑,看着窗外的瓢泼大雨,脑中全都是许静的画面。

天色逐渐暗沉,老王坐在宿舍双眼无神的看着大雨落在水坑中冒出来的水泡。

就在老王想象着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和许静来一个亲密接触的时候,一个娇柔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个身影的主人正是许静,她穿着鹅黄色轻薄的连衣裙,身材玲珑有致,曲线美的让人惊心动魄,她打着雨伞来到小区门口朝四下环视,最后又落寞的收回了目光。

老王打开房门问:“许小姐,有什么事儿吗?”

许静挤出笑容:“这段时间我总感觉腰酸背疼,所以就请了一个按摩师傅过来,可是雨太大把道路给淹没了,按摩师傅不能过来了。”

老王双眼放光,心里一阵狂喜,计上心来。

他以前就做过按摩推拿,看到许静落寞的表情,老王关切说:“许小姐,这种事儿你怎么不早说,我当年在我们那儿就是开按摩推拿店的。”

许静诧异问:“王叔,你也会?”

老王自夸说:“那是,我的手艺可是我们那儿的一绝,而且我对人体经脉非常了解,很多人都慕名来找我,最后我想过安逸的生活,所以才来到这里当保安了。”

“可是……”许静红着脸看了一眼老王,老王表情严肃,看不出半点异常。

老王抓紧了双手,一想到马上就可以触碰到许静那娇嫩的身躯,热血再次冲上了脑袋,他故作镇定说:“许小姐,你可别这么想,我们做保安的就应该和业主打成一片,这才能叫做和谐小区嘛。”

许静小脸微微一红,想到一会儿要躺在床上被异性触摸,再加上老王的雄厚,让她瞬间有了羞耻感,想拒绝,却又想起腰疼的实在受不了,只要咬了咬牙,终于点头道说:“那王叔,你要是没事儿就去我家里吧,我现在腰疼的都快直不起来了。”

老王再次来到了许静的家里,孩子已经熟睡。

客厅的灯光非常暗沉,原本放置茶几的地方摆放着一张按摩床,在桌上燃烧着一盏香炉,整个房间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儿。

许静进入房间换了套洁白的浴袍走了出来,这种浴袍是绸缎缝制出来的,虽然系的很紧,但衣领却很宽敞,老王足足比许静高一头,顺着宽敞的衣领缝隙可以看到衣领内的风景。

许静柳眉微皱,用手揉着后腰,怯生生看着老王问:“王叔,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老王指着按摩床说:“可以了,许小姐,你趴在床上吧,我尽快让你缓解一下疼痛。”

许静趴在按摩床上,老王头头是道的说了起来:“按摩讲究的是力道均匀,只有这样才能把穴位按压通透,许小姐,我可要开始了。”

“嗯。”许静嘤嘤应了一声。

老王激动的将手按压在了许静纤细的腰肢上,虽然隔着睡袍,可触摸到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肢时,老王的心脏都快要跳了出来。

这手感让老王心痒难耐,随着他用力的挤压,许静的娇躯便用力颤抖,她感觉到体内好像有一股电流一样游走,一缕控制不住的低吟声也从樱桃小嘴中传了出来。

老王被这声音勾的魂儿都快没了,差点把手伸到了许静的腿间。

“王叔,再用点力,这样更舒服一些。”

许静娇滴滴的请求让老王火焰焚身,他从腰肢按摩到了颈部,又从颈部回到了腰肢,他已经不满足隔着衣服如此触摸,他想要来点更加刺激的项目。

老王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了一个点子,他的手速慢了下来,长叹一声:“许小姐,你的腰酸背疼是不是隔几天就会疼一次?”

许静一听,急忙说:“是啊,王叔,你怎么知道的?”

“怪不得,刚才我按摩一圈后,发现你身体里面的毒素太重了。”

许静急忙坐了起来,她紧张问:“那应该怎么办?”

老王一本正经说:“你这种情况是要排毒的,不然现在感觉不出来啥,等你到了三十岁,体内毒素会攻心,到时候你的皮肤会变得松弛,脸上的皱纹也会比同龄人多很多。”

许静焦急问:“王叔,我不想变成这样,你有没有办法把我体内的毒素排出来?”

老王见许静已经上了自己的贼船,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假装关切说:“许小姐,其实推油可以把你体内的毒气排出来,可是外面下着大雨,恐怕找不到女推油师啊。”

许静失望说:“那我只能等到天晴了才能排毒了?”

老王急忙说:“推油的话我也是内行,要是许小姐不嫌弃我这个糟老头,我可以帮帮你。”

许静小脸变得红彤彤,一想到自己的身体将会一览无余的展现在老王面前,她低着头害羞说:“王叔是为了帮我,我怎么会嫌弃呢。”

老王激动无比,他的心跳跳动的非常快:“不嫌弃就好,你体内毒气太重,需要尽快排出来,厨房要是有橄榄油的话,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老王故作镇定从厨房把橄榄油拿了出来,他的心里面异常激动,无比期待接下来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许静以前应该做过推油项目,不等老王开口,她就非常自然的脱掉了身上的浴袍。

当看到穿着贴身衣裤的许静时,老王顿时愣住了,他吃力咽了口唾沫,直勾勾盯着许静的迷人部位。

这种光明正大欣赏和之前蹲在洗手台下偷窥的感觉截然不同,老王顿时感觉自己的心跳都漏了一拍了。

看着许静白皙的肌肤展现在眼前,老王使劲吞了口唾沫,他把橄榄油挤到了手心上,激动无比的朝许静的后背探了过去。

这次肌肤相亲,老王身子颤抖,心里面好像有无数蚂蚁在啃食,让他心痒如麻。

粗糙的手掌在橄榄油的润滑下从许静的后背轻轻滑过,每一次的移动,许静都会如同触电般一样颤抖起来,喉咙深处也会传来低吟声。

老王如痴如醉,眯着眼睛享受着许静温热的体温从手心俯身而来。

每次将橄榄油涂抹到腰肢的时候,他都会有意无意的朝许静挺翘的臀部蔓延过去。

许静的俏脸已经潮红无比,她用力并拢了双腿,随着老王的轻抚,她已经慢慢沦陷了。

他知道……许静身体灵敏无比,所以……

许静哪里知道老王是刻意的,每每被老王揉按的时候,就能感觉到灼热和空虚弥漫了她整个身心……

老王注意到了这画面,将手收了回来,小声说:“许小姐,后背的毒素差不多已经聚集在了一起,现在你躺在按摩床上,我给你排身前的毒气。”

“王叔,真是辛苦你了。”许静轻轻侧过身子,躺在了按摩床上。

老王一边往许静娇躯上滴着橄榄油,一边说:“许小姐,你穿着小衣恐怕会影响排毒,要不把小衣解开,这样效果会更好一些。”

许静柳眉微微紧皱,她用贝齿紧咬下唇,犹豫了许久,想要拒绝老王,可是现在浑身酥软,根本提不上劲,半推半就的,最后还是弓起身子把小衣给解了下来。

这一幕让老王鼻血差点喷涌了出来,老王吃力咽了口唾沫,真想把脸埋进去啊。

当老王那双粗糙双手落在小腹时,许静紧紧的并拢双腿,脸上绯红无比,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双手从小腹蔓延,来到胸口下,老王顿了顿,他舔着发干的嘴唇,最后蔓延而上,攀上了胸口,轻轻的揉按起来。

“啊……”许静控制不住的喊了出来,身子不由自主的开始摆动了起来。

这一瞬间,她很想摆脱老王,可是现在根本提不上劲来,而且她根本控制不住身体的自然的反应,紧紧的咬住自己的樱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许静的回应让老王舒爽无比,他故意松开了手,朝小腹抚摸了过去。

当快要触碰到那儿时,他又将双手折了回去,再次攀上胸前。

一来二去,许静有了强烈的感觉。

小裤已经画上了地图,她的身子不安的扭动着。

老王见许静已经彻底被自己的手法征服,他一只手放在身前,另外一只手游走在小腹上,有意无意的触碰……

许静低吟着,灵敏的身子,根本经不起老司机这种娴熟的撩拨,这种被摸的感觉让她脑中一片空白,她的肢体不受控制的耸动起来,以此迎合老王的试探。

老王此时爽上了天际,舒服的直想叫出来,可是心里却也失落不已,要是……能更进一步就好了……

老王见情况差不多了,张开嘴巴,凑了过去。

许静的身子如同触电一样剧烈颤抖起来。

“啊……”

许静没有反抗,闭着眼,无意识的呢喃了一句,让老王一阵陶醉。

老王见此更加卖力起来,此时,老王却也是纠结不已,自己已经主动了,万一许静等会找自己算账翻脸怎么办?可是现在不上,岂不是错失良机?

就在老王纠结的时候,许静脑子里也是翻江倒海一般,她身体的空虚,让她本能的用双臂抱紧了老王的脑袋。同时希望老王能够满足自己。

可是她心里却是一阵狂吼,我怎么能对一个比我大那么多的老男人产生这样的感觉!他的年龄比自己大了一倍不止!

就在许静犹豫间……老王的整个脸都埋了进去,他卖力的动作着,随着许静的激烈回应,他一只手放在她的身前,又将另外一只手向下蔓延,顺利的越过阻碍,来到了神秘之地。

许静此时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王叔……别……王叔不行……”

许静松开了紧抱着老王脑袋的双手,想要起身,老王哪里会让她走开,他一边按住许静,将她的小裤拉了下来……

当最后一层遮羞布脱下来的时候,此刻许静一丝不挂的躺在按摩床上。

老王抬头就看到了那令人心神向往的地方,他的呼吸粗狂起来,将手伸了过去。

老王不知何时早就脱了裤子,他向前挺了挺腰,让许静抓住自己,卖力的动作着。

许静不断低吟,老王不再刺激她,而是将两只手指伸了进去。

许静虽然生过孩子,但保养的很好,完全不像生过孩子的少妇。

当两根指头变成三根的时候,许静突然高高拱起了身体。

老王邪恶的笑了一声,许静闷哼一声,他快速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和裤子,抱着许静将她扔在了沙发上。

许静刚刚坐了起来,老王突然跪在许静腿间,一头就扎了进去……

“真香!”

身体内部的舒爽刺激让许静并拢了双腿,用力压着老王的脑袋,和自己无缝结合。

“王叔,好舒服,我已经半年没有这么舒服过了,我快要升天了……”

许静不断低吟,老王也更加卖力起来。

一阵阵浪潮随着许静失声低吟倾斜而出。

他依依不舍的抬起了头,将脸上的水渍擦拭干净,坏笑问:“许小姐,这次的毒气排的很多啊。”

许静有气无力的半躺在沙发上,完事后,她的力气被抽离的干净,早就没有力气讲话了。

老王看着那绝美娇躯一颤一颤的躺在沙发上,他直起身子把头凑到她的身前。

许静完事之后,第二波渴望又被老王给带动起来。

她坐在沙发上紧紧抱着老王的脑袋,迎合着他的动作。

老王迫切的想要得到许静,他吃力的找准位置,腰部慢慢用力,然后一点一点……

就在紧要关头,许静的身子突然一个机灵,她猛地松开了紧抱老王脑袋的双臂,费力挣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老王的动作一滞,眼神有些迷茫。

许静急忙说:“王叔,我们已经过头了,不能错下去了。”

老王压抑在心头的火焰无法彻底点燃,他抱着最后一丝侥幸说:“许小姐,我们已经都到了这一步了,难道你还害怕啥吗?”

许静朝摆在桌上的婚纱照看了过去:“我已经结婚了,我有丈夫,我不能做出对不起我丈夫的事情。”

“这有啥?你丈夫长久都在外地出差,半年也不见得回来一次,难道你就不空虚寂寞?我现在可以满足你的空虚,让你的身体充实,而且这件事情只有我们俩知道,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

“不行。”许静依旧坚持己见:“我丈夫明天就回来了,我不会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

老王长叹一声,刚才那么好的机会,可自己却没有把握好这个绝好的机会,只能任由机会从眼前离开。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老王本想一不做二不休的扑过去将许静压在身下。

可最终他还是打消了这个疯狂的想法,他知道许静并不情愿,如果自己一意孤行,那等待自己的将会是牢狱之灾。

老王将地上的衣服捡了起来,他幽怨的看着许静,轻声说:“许小姐,你体内的毒气还没有完全排除,以后要是有机会,只要你开口,我绝对不会第一时间帮助你的。”

许静别过头,擦了擦眼睛说:“谢谢。”

老王缓慢将衣服穿好,来到房门口他稳住脚步扭头看了眼许静。

这个一丝不挂的美女依旧端坐在沙发上,没有回头看自己。

刚才的美好稍纵即逝,让老王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将房门打开,老王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43838.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