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丝裤袜系列小说大全|我的乱偷史大炕上的偷换

他抓到了软绵绵的东西,质感一触就是罩罩儿,显然是晚上李芬偷偷戴回去的。

不过即便隔着罩罩儿,他也依旧感受到了那种饱满的弹性,特别的有手感。

老吴很兴奋,抓弄的愈发卖力……

李芬正为身下的旖旎处被侵袭而难受呢,身前突然就遭遇到了魔爪的抓弄。

 文学

她本能的想要抗拒,但老吴的五根手指就跟有魔力似的,哪怕隔着罩罩儿的存在,也依旧成功刺激到了她最顶端的敏感处。

那种销魂的触感,就跟触电了似的,令她娇躯酥麻,而且还特别的舒服。

都三年了,三年没有男人碰到过自己那里,今晚被老吴抓弄着,相当快活。

只是女人的矜持让她羞涩,她在娇息急促中央求道:“吴、吴大哥,别、别这样!”

李芬想要挣扎,可是下面的触感又让她没有了半分力气,甚至连抬胳膊都难。

以前不这样的,想来是三年的寂寞难熬,让她的身体变的敏感万分。

“吴大哥,求你了,不要,被抓了,我好、好难受……”

李芬嘤咛中夹杂着央求,让老吴兴奋到难以自持。

原本他还有些忌惮,担心这抓胸的举动惹恼了李芬。

但见她现在反应那么强烈,他愈发的兴奋冲动了,甚至还隔着裤子狠狠顶了一下。

“啊~!”

李芬当时就受不了了,腔子里爆发出醉人的娇吟声,宛若天籁。

那娇吟声中斥满了被袭扰的欢快感,钻进老吴的耳朵里,几乎要酥掉他整个身子。

他受不了了,手掌抓挠的更加带劲,甚至还强行钻进了李芬的裙子里面。

温热的罩罩儿被强行拽下,双手如同两只大碗,扣向了李芬身前的娇媚。

可他的手再大,也扣不住李芬那对惊人的美好。

而且不单大,还特别的富有弹性,狠狠按一下子,都会瞬间回弹,力量十足。

感受着手掌心的那对温热美好,拨弄着顶端的两粒火热,老吴兴奋到要死要活的。

而这时候,李芬更是难以言喻的纠结着,嘤咛声忍不住的钻出腔子。

她不行了,前面被老吴弄到好舒服。

三年的寂寞苦楚,今夜在老吴的撩拨下如同开了闸的水库,找到了宣泄点。

尤其是老吴的手指特别巧,力度适中,一下一下的,拨弄的她舒服到不行。

她甚至都能感觉到,下面已经湿润了,那是爱的宣泄。

可是她真的不能沉浸在这种情绪里面,她不能跟刚见面一天的男人发生那种事情。

于是强忍着内心深处的强烈冲动,李芬艰难的央求着,“吴大哥,求你了,放开我吧,我求求你了,我们真的不能做那种事情,我们才、才第一次见面,我……啊~!”

她的央求声声,在老吴的用力一顶下,彻底化为泡沫,后续的央求都无法继续。

那一瞬间,李芬只感觉到下面仿佛活了过来,竟然不受控制的抽动着。

就好像是一张饿极了的小嘴儿,在等待着爱的吞噬。

她愈发的恐惧,恐惧身体对自己的背叛,恐惧脑海中溢出从了老吴的念头。

于是她强咬住舌头恢复对身体的控制,猛地挣扎住了老吴的怀抱。

“老吴,你混蛋!!!”

在脱离老吴怀抱束缚的一瞬间,李芬彻底羞恼了。

不光羞恼老吴对她不尊重的所作所为,更羞恼自己竟然差点沦陷在老吴那儿,被其勾引。

她痛下决心,坚决要辞职,坚决不能再跟老吴相处下去。

工作没了就没了,大不了重回农村种地,再辛苦也能把孩子给拉扯大!

可就在李芬准备将愤怒的决定脱口而出时,老吴却先她开口了,更是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芬儿,我错了,我对不起你,我混蛋,我该死,不不该不尊重你!”

话说完,老吴又用刚才摸过李芬胸前饱满的手,在自己脸上狠狠抽了个大耳刮子。

那响亮的声音,李芬听在耳朵里都觉得肉疼。

随后,老吴苦着老脸向她赔罪解释。

“芬儿,我对不起你,可是我真的忍不住了。我就想摸摸你那里过过瘾,我都好些年没有接触女人那里了,而且你又那么漂亮,那儿也那么大那么美,我一时没忍住就动手了……”

看到老吴苦兮兮的样子,又见他自残式的打耳光,李芬心软了。

她其实更恼火自己差点被老吴那里诱惑到,所以才会对老吴发火。

可现在老吴这样的表现,又让她心里不忍,她实在不想看到老吴这样。

而且她认为,事情的根由可能在她那。

她下午洗澡的时候不穿罩罩儿就出来了,是个正常男人就受不了就会有想法的。

老吴这样做似乎无可厚非,真要什么都不做,那看起来反倒还不太正常。

在老吴的道歉声声中,李芬终究还是没把辞职的话说出口,脱口而出的反倒是原谅。

“吴大哥,我能理解你,但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老吴点头,连连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做。

李芬松了口气,觉得今晚这事总算是过去了。

可就在她决定起身回自己屋里睡觉的时候,老吴竟然又一次拽住了她的小手。

李芬既羞又恼,以为老吴又要强迫她做些什么。

可就在这时候,老吴说道:“芬儿,你实在太美了,身材也太好,我怕我以后会忍不住伤害你。可我就这样熬着又实在太难受,你能不能好心帮帮我,拿手帮我弄出来。”

李芬大羞,她完全没想到,老吴竟然又一次提起了这回事。

她本能的想要拒绝,可是话到嘴边,却又惦记起了刚才身下遭受的火热侵袭。

纵然隔着裙子和裤子,可那种灼热,那种硬挺,她真的感受特别清晰,真的很需要。

她,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又该不该拒绝了……

在李芬纠结的时候,老吴依旧在开口哀求。

甚至最后他都说道:“芬儿,求你帮帮我吧,我那里真的好难受,都多少年没发泄过了。我现在要是腿好使的话,我都愿意跪下来求你,求你帮我解决一下!”

当这话传进耳朵里的时候,李芬彻底不好意思了。

老吴一个大男人,竟然不顾尊严的说出这些话,她觉得自己要是再拒绝也太不近人情。

又想到老吴还愿意她把儿子接过来,还愿意出学费……

惦念起这些好,看到老吴的苦楚,她终究还是勉强答应下来。

但她心里还是很清楚,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她想那事儿了。

找这么些的理由,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合适的台阶,让自己的行为变得阳光而已。

于是,她羞羞的点了点头,“我、我只能帮你一次,就一次,以后再也不可以了。”

见到李芬羞红着脸低下头,听到她妥协中带有紧张颤抖的声音,老吴兴奋了。

他就知道,这一出苦肉计唱下来,绝对能打中李芬的渴求。

他腿是废了,但是下面没废,他能感受到李芬那里突然特别的粘滑,哪怕隔着裙子。

所以这一切他都是有预谋的,也确实是朝着他希冀的方向在发展!

见李芬答应后,他兴冲冲的拉开了裤链,当着李芬的面把那里暴露出来。

甚至还趾高气昂的挑了挑,如同再向李芬挑衅。

看到这一幕,李芬当时就感觉到几乎要窒息。

尽管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见识老吴的强大和狰狞,但每次都会带给她强烈的视觉冲击。

甚至于她还会忍不住的去想,如果塞进自己那里面去,会是怎样一种欲死欲仙的快活。

不敢再想了,李芬真的很怕自己会忍不住。

所以她闭上眼睛,伸手触弄向老吴的身下。

望着那只渐渐身来的小手,老吴特别的刺激。

虽然下午被李芬摸过一次了,可那次是半强迫的性质,跟这次不同,这次可是李芬主动!

很快,那只小手就摸索了过来,轻轻的将那里握住。

那一瞬间,温润的小手让老吴舒服到忍不住叫出声来。

“噢,芬儿,芬儿,真舒服,我想要你,我想弄进你的身子里面去,我想全部弄进去!”

这话说的很龌龊很直白,丝毫不遮掩老吴此刻真实的心思。

他不想说,可是根本忍不住,李芬的小手实在太过瘾了。

而这时候的李芬,听到老吴的心里话后,竟然心跳的十分厉害。

她并不羞恼老吴会这样说,因为这话听在耳朵里让她特别特别的亢奋。

尤其是下面,她觉得仿佛都会呼吸了,在竭力呼吸着老吴的气息,呼唤着老吴的到来。

不过也正因为这种兴奋,彻底让她羞到不行。

她不敢再继续了,惟恐自己一个忍不住,今晚把身子交代在老吴这儿。

猛地起身,李芬快步离开了屋子,头也不回,话甚至都不留一句。

老吴紧拉慢扯,都没有留下李芬。

他忍不住的有些懊恼,心里忿忿自责,“真是嘴贱,嘴贱……”

外面的雨依旧在下,而且雨势越来越大,但雷声却是渐渐消失了。

好久听不到雷声后,老吴知道今晚没戏了,只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而翻来覆去辗转难眠的也不止他一个,还有隔壁卧室的李芬。

这时候李芬正将裙子掀开,拿下巴给压住,露出下面的小裤裤。

原本洁白的小裤裤,这时候托底的地方已经湿漉漉的了。

她羞红着脸,将小裤裤脱下,然后拿卫生巾轻轻擦拭着。

尽管动作很轻盈舒缓,可每一次的碰触,都会让她忍不住的想起老吴。

尤其是想到老吴那里的火热和狰狞巨大后,她就忍不住的难受着。

“如果、如果继续让老吴帮我摸着上面,我帮他弄着下面,应该不会这么难受吧?”

心中喃喃过后,李芬羞到无以复加。

匆忙把下面擦干净,然后就蒙头倒在了床上。

她感觉自己都没脸见人了,那么羞人的心思都能泛起……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老吴跟李芬见了面,两人各自尴尬。

所不同的是,老吴是面上尴尬心里旖旎,而李芬是表里如一的尴尬着。

吃过早饭后,李芬就借着回老家接孩子的事情赶紧离开了。

老吴一人在家,也没什么事儿,恰好昨晚也睡的不舒坦,就又补了一觉。

中午12点多了,李芬才急匆匆的带着孩子回来。

“对不起吴大哥,我回来晚了,耽误你吃饭了,我这就去做饭。”

松开手中牵着的小手,李芬着急忙慌的往厨房走。

不过老吴却阻止了她,“不用做饭了,我刚点了三人份的外面,很快就送来了。”

李芬老家离这百十里路,连去带回的还得收拾东西,还得等公共汽车,这一上午的工夫就算快了,所以老吴根本不介意。

将那个面容清秀衣着干净的小男孩唤到近前后,老吴开始逗弄他玩,并询问他的名字。

人说儿子随娘,这点还真是不假,小男孩的容貌就跟李芬似的,特别俊秀。

老吴看在眼里喜欢在心里,更是不由自主的将小男孩的模样跟脑海中儿子小时候的相貌叠合在一起,当年儿子也三岁,尿了他一身,结果被他一顿胖揍。

现在想想,儿子没了,他心里酸的厉害,泪珠子啪啦啪啦的直掉,忍都忍不住。

小男孩特别懂事,也没人吩咐,就上前替老吴抹眼泪儿。

“爷爷,你别哭了,男子汉大丈夫,哭鼻子羞羞羞!”

边说着,他还边把手伸进口袋里,摸出了两块糖。

“我还有两颗糖,都给你吧,妈妈说吃糖多了对牙齿不好,我就不吃了……”

说的是不吃,说的是全给,可小手攥着糖紧巴巴的,大眼睛里充满了不舍。

可最终,他还是把糖塞给了老吴手里,更是剥开一颗递进老吴口中。

而他,只是将糖纸放在嘴巴前拿舌头舔了舔,就喜笑颜开。

将这个举动看在眼里,老吴又是心疼又是喜欢,一把将孩子给搂在了怀里。

“小童童,以后你就是爷爷的亲孙子,爷爷供你上学,供你上大学,供你结婚!”

李芬在旁全程关注,看到孩子的举动她欣慰的笑了。

可听到老吴的话后,她连连摆手,表示绝对不能这样。

她感受得到老吴的诚意和真挚,可她真的不能接受这些。

她怕受了老吴的好,以后那就守不住了……

谢绝了老吴的好意,李芬就回屋收拾东西去了。

她的衣物倒是不多,也很简朴,但孩子的东西却挺多的,毕竟小孩淘。

收拾了好一会儿,才把屋子给收拾利索。

而这空当里,屋外传来了老吴跟小童童玩耍的欢笑声,爷孙俩玩的特热闹,很是欢快。

但从老吴爽朗的笑容中都能听出,他是真心的喜欢小童童。

躺在床上,李芬脸上洋溢起了欢欣的笑容。

她这一路子上就在琢磨,老吴是不是因为想要得到她身子,所以才违心的喊来小童童。

但现在她已经可以确定,老吴是真心喜欢小童童,更是无私的热心肠。

“老吴这个人,其实挺不错的……”

李芬那张精致脸蛋儿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很是突然的,外面传来了老吴痛楚的声音。

紧接着,小童童也吓的哭了。

听到外面的动静,原本还准备稍稍休息个三五分钟的李芬,赶紧从床上起身出屋。

她担心老吴的心跳骤停,那可不是闹玩的,晚了会出人命的!

三步并两步的来到屋外,老吴果然脸色憋的闷红。

但奇怪的是,他这次没有拍胸口自救,双手反倒紧捂住身子下面。

旁边小童童吓的哇哇哭,就像是犯了什么错误似的。

李芬赶紧上前询问,“吴大哥,你怎么了,哪不舒服?”

老吴强忍着痛意,脸上硬挤出笑容,“我没事儿,就是吓着孩子了,你快哄哄他。”

老吴不说内情,李芬就走到小童童面前,向他询问。

含着哭腔,小童童断断续续的把事情经过说了出口。

原来,刚才他们爷孙俩玩的时候,小童童非得在轮椅上蹦跳,结果踩着老吴那里了。

老吴痛的忍不住大叫,小童童以为在吓唬他呢,当时就给吓哭了……

弄明白事情真相,李芬气的脸都发白。

一把抓住小童童按在腿上,另一只手则给他把裤子扒了下来。

不容分说的,噼里啪啦就是一通巴掌,直把小童童给打的痛声哀嚎,直喊不敢了。

李芬特别生气,老吴那么喜欢孩子,孩子竟然还没大没小的上他轮椅上蹦跶,更是把那儿给踩到了,人老吴能不痛吗?

“在家就告诉你要老实,不准闹,你来了就忘事,你吃忘蛋了?!”

扬起手里李芬还要打,不知啥时候滚动轮椅来到近前的老吴一把拉住了她胳膊。

“不准打,要打也打我,是我纵容他在我腿上跳的,关孩子什么事,孩子要是懂那么多事,那还是孩子吗?”

强行将小童童抢过来,老吴赶紧护在怀里。

看着小童童屁蛋儿上通红的指头印,老吴心疼到不行。

“你太混账了,打孩子下这么狠的手,你瞅瞅把这屁蛋儿给打的,我要是扒开你裤子给你来这么一顿巴掌,你受不受得了?”

李芬听到这话,当时就脸色通红。

哪有这么说话的,自己都三十岁的女人了,被他给扒了裤子打屁蛋儿,也太不像话了。

不过她心里还是暖暖的,终究小童童也是她肚子里割出来的一块肉。

老吴这么心疼小童童,她心里当然是特别的暖和,对老吴的印象也越来越好。

最终,小童童被李芬抱到了屋里,训了一通。

小孩儿可能是委屈,也可能是坐车累了,李芬还训着呢,他就摇晃了几下脑袋,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着了,手心里还紧抓着老吴没舍得吃的那两颗糖,时不时的还会抽泣两下。

轻轻扒开裤子看了两眼,李芬有些心疼,懊悔自己下那么重的手。

可是随即她又气呼呼的嘟哝道:“活该,让你顽皮!”

帮小童童安置利索后,李芬又着急忙慌的出了房间。

外卖已经送来了,可谁也没有心思吃饭。

她转到老吴卧室门前,门也没敲就进去了,想着问问老吴的伤势要不要紧。

结果话还没出口呢,刚推开门的,她就看到老吴正坐在轮椅上弯腰拨弄着那儿。

即便现在不在状态,可那家伙什也确实不小,都赶上死鬼丈夫最佳状态了。

难怪状态一来后竟然可以那么大,这先天基础就强啊!

李芬羞红着脸,心里默默地惦记着。

可终究是看到了不该看的,她讪讪的想要闭门退出。

但就在这时候,老吴把她给喊住了,“芬儿,你过来帮帮我。”

自从昨夜过后,老吴就对李芬改了称呼,叫的特别亲昵。

李芬虽然有些不习惯,但现在也顾不得更正什么了,她更关注老吴的要求帮忙。

她羞声试探着问道:“又、又帮你干那事儿啊?”

老吴苦笑,“什么啊,疼,我起不来身子,看不到最下面,你帮我看看,好像破皮了。”

“啊?!”

李芬听到是这事,当时就羞到不行,自己竟然还往那事儿上面想,太丢人了。

可这会儿也顾不得丢人了,只惦记着小童童作的孽,赶紧上前去看。

好在已经看过好多次,所以也就没那么尴尬了。

只是伸手全部抓着托起来的时候,心里还是挺娇羞的,惟恐老吴再有什么变化。

可这怕什么来什么,李芬刚把手摸上的,老吴呼呼的就起来了。

那反应,比火箭点火快多了,噌的一下子就竖了起来。

李芬都能清晰感受到,起来的瞬间有微风拂到了自己脸上,还带着股男人特有的气息。

她强忍住心里的羞涩,动手仔细帮老吴观看着。

确实是被小童童跳起来一脚踩中后,夹到下面的皮了,都有些红肿。

李芬很是不好意思,终究是儿子犯的错,她对老吴道歉,“对不起啊,吴大哥……”

正准备替小童童说些道歉的话,结果她就感觉到被托在手里的那玩意儿,竟然挺了一下。

挺的特别巧,刚好贴着她的嫩手给滑了过去,蹭的还挺给力。

那一下子给蹭的,就跟钻进了李芬心里去似的,直蹭的她痒痒的。

不光是心里痒,那里也特别的难受,她都想拿手挠挠。

而就在这时候,老吴的话也传进了耳朵里,“芬儿,帮我揉揉吧,我真的好难受。”

老吴没有多说什么,李芬羞羞的也不敢多想。

甚至她都没想,下意识的就给握住了,轻轻地揉弄着。

至于是对小童童犯错的补偿,还是对老吴那里的觊觎,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总之,她愿意这样做,发自内心的。

只是老吴相当不规矩,她正羞赧的揉弄着呢,突然,有双魔爪就落到了她身前。

而且不容拒绝的,隔着衣服就疯狂的揉搓起来。

那一瞬间,李芬感觉全身上下电流涌动。

“啊~!”

“老吴、老吴你松开,别弄,我难受!”

李芬羞红着脸蛋儿不停的央求着,可老吴却是越来越兴奋。

他不光揉弄,还疯狂的捏动着,几乎都给李芬把那儿给捏爆了。

“芬儿,你这真美,是我见过最美最美的XX,我玩一辈子都不够!”

这是老吴的心里话,尽管有些龌龊直接,可他就这么放肆的给说了出来。

而这话听在李芬耳朵里,更是动情动性。

她受不了了,这么赤果果的言语猥亵,更是直接下手抓挠她那里,弄的她又痛又难受。

李芬再三的央求着,希望老吴可以松开手,更是以不再继续帮他弄为要挟。

可老吴就是死不撒手,反倒抓挠的愈发卖力气。

甚至还强行穿进裙领,去近乎肆虐的爱抚那对浑圆的娇挺。

李芬是想松开手,可现在在老吴的撩弄下,她根本松不开。

唯有那里才能给予她最大的满足,才能让她心里和身子舒服些。

所以她死死的抓住,也开始卖命的揉搓着。

然后两个人谁也不说话了,就跟对命似的,互相折磨对方,却也满足了自己……

足足半个多小时后,李芬真的受不了了,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

急促娇息中,她艰难的向老吴求饶。

“老吴,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我好难受,求求你松开我吧,我求你了。”

老吴却是正在兴头上,望着李芬娇媚的表情,他眼里几乎要冒火。

“芬儿,我知道你哪难受,让我进去吧,我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

“不行!”

试探的要求刚提出口,李芬就义正严词的拒绝了。

尽管她很想,可是她真的不能跟老吴做那种事。

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孩子都接来了,要是真做了那事儿,那她感觉这事就像是场交易。

这会让她感觉到自己很低贱,跟古代妓院里那些拿身子换钱的女人没什么区别。

见李芬态度决绝,老吴也就没敢急在一时,决定徐徐图之。

在李芬的小手爱抚下,很快,老吴就感受到了火山即将爆发的充盈感。

望着李芬那张粉润精致的小嘴儿,他有了一股子邪念。

不能打进你下面那张嘴里去,我还不能打进你上面那张嘴里去?

于是,他故意引诱李芬说话。

李芬哪防得了他这只老狐狸的圈套,正张着嘴巴说话呢,噌噌的,就有什么东西打进了嘴巴里,撞在了小舌头上。舌头一尝,黏黏的,还热乎乎的。

联想到手掌中感受到了抽动感,她顿时明白过来口中含着的是什么,顿时羞到不行。

李芬赶紧松开手,想要起身离开,结果又是蹭地一下子,打了她个满脸桃花开……

李芬都快羞疯了,“老吴!!!”

咬牙切齿的喊出老吴名字后,她强撑着起身,然后往洗手间跑去。

虽然李芬喊的话里充满了羞恼,但老吴一点都不生气。

他现在舒坦都来不及呢,想想刚才李芬喊他名字的时候,嘴角都渗出白色东西来了,他就兴奋到不行不行的。也就是腿不利索,不然他非得蹦高不可,太舒坦了!

不过态度还是有的,做人,全靠一个装字。

把身下收拾利索后,老吴滚动着轮椅来到了洗手间门口,做起了诚挚的道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43490.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