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换妻俱乐部:舔下面小黄文

 

接下来,身边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很快秦姨就躺在床上对我说:“童童,我涂好了,你猜猜看,秦姨的糖涂在什么地方了?”

 

 

我趴在她身上,用手去抓,秦姨笑咯咯的说:“忘记定规则了,童童只许用嘴去找哦。”

 

 

我伸出舌头,秦姨浑身发抖,她摇头:“不是这里哦,往下一点。”

 文学

 

 

我傻傻的说:“秦姨,我一定会找到的。”

 

 

说完,我慢慢的往下,香甜的味道立马传到嘴中,很甜,像是抹了蜜一样。

 

 

我一张嘴,秦姨嘴里就发出了声音,她双手用力按着我的脑袋:“童童好聪明,姨没有骗你吧?”

我没有说话,秦姨双手按着我的脸,她的呼吸声很快,嘴里叫着:“好童童,快点,还有其他地方也有哦。”

 

 

她对我说话,总是那么的温柔。不像其他人,只会打我骂我,我心里特喜欢秦姨。

 

 

直到味道没有了,我又往下,秦姨咬着牙齿说道:“童童,往下。”

 

 

感觉到秦姨瑟瑟发抖,我有些害怕了:“秦姨,你是不是哪里痛?我不玩了,我要睡觉。”

 

 

秦姨笑着安慰我:“没事,姨很开心呢。你再往下一点,马上就到了。”

 

 

我按照她的指使,秦姨语气哆嗦起来:“童童,再往下一点就是了。”

 

 

往下移动了些,秦姨尖叫出来,她高兴的对我说:“童童,就是那里了。”

 

 

我循着甜味,秦姨特别激动,一只手按着我的脑袋,不让我离开。

 

 

我被蒙着眼睛,也不知道是哪儿?

 

 

“哦,童童,你好厉害。”

 

 

我记不得忙了多长时间,甜味正在慢慢的变淡。很快,秦姨发出一声嘹亮的声音,我被吓到了,就哭了出来。

 

 

秦姨绷紧了身子,好几秒后,她才放开我。

 

 

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姨,我不玩了,我要睡觉,我不吃糖了。”

 

 

每当情绪化的时候,我的智商根本不够用,像是几岁的孩子。尽管这种情况随着年纪增长改变了不少,可我一紧张,还是会出现傻傻的情况。

 

 

我哭着摘掉蒙在眼睛上的丝袜,睁开眼睛时,刚好看见秦姨拉起被子。她脸蛋红红的,靠在床上休息,好半天才安慰我:“童童,没事,姨跟你做游戏呢。我数到三,你要是不哭了,我就出去倒牛奶给你喝。”

 

 

我抹掉眼泪,点点头。

 

 

秦姨揉了揉我的脑袋,小脸红红的,然后往外面走去。

 

 

过了好几分钟,都不见秦姨进来。

 

 

我好奇的走下床,想要出去看看。刚到房间门口的时候,看见秦姨坐在沙发上忙活,面前放着一个杯子,已经快有半杯了。

 

 

我当时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都快看掉了。

 

 

又忙了一会儿,秦姨皱着眉毛,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她长长的舒了口气,最后把睡衣放下来,端着杯子往房间里走来。

 

 

我连忙爬到床上,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

 

 

秦姨微笑着把杯子递给我:“童童,快喝吧,喝完了就睡觉。”

 

 

我愣了下,不敢说话,几口喝完了。秦姨看着我喝完以后,小脸似乎又红了几分。

 

 

后半夜,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脑袋里全是刚才在客厅里看见的那一幕。

 

 

而且秦姨一直在我身边,我刚开始有些难受,但是时间长了,我发现居然变得舒服起来。我抓住了秦姨的手,抿着嘴没说话。

 

 

“童童,姨帮你按摩好不好?”

 

 

我小声的开口:“我要睡觉。”

 

 

秦姨一愣,几秒后幽幽的叹息了声,小手放开了我。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起来时她正在厨房里做早餐。闻着飘来的香味,我跑进厨房打算帮忙,从小我妈就教育我说,勤能补拙,笨不怕,但要勤快。

 

 

刚进去就被秦姨吸引住了,她身上系着一件围巾,从侧面看,她围裙里,居然是真空的。

 

 

当她弯腰时,顺着宽松的领口看去,里面的风景一览无遗。

我害怕秦姨发现自己偷看,连忙收回视线。

 

 

也不知怎么着,看见秦姨后,我就有些不受控制,于是羞红了脸,弓着身子。

 

 

秦姨端着早点往外面走去:“童童,你先吃吧,我去喂孩子。”

 

 

丢下一句话,她抱起婴儿车里的孩子坐到沙发上,我呆呆看着秦姨的手解开纽扣,我吞了吞口水。

 

 

这个年纪,哪怕我对女人一无所知,可依然会本能出现一些反应。低头看了眼,不禁想起昨晚的场景。

 

 

犹记得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我红着脸站起来,说上厕所。

 

 

走进卫生间,在剧烈的心跳中,我把门关上,然后脱下裤子,我哆嗦的触着,非常的舒服。

 

 

站了会儿,脚有点酸,我坐在马桶盖儿上专心忙活,一股从未出现过的感觉,浮上心头,我牙关一直打颤。

 

 

脑海中,下意识出现了秦姨穿着丝袜的大腿,刺激的不行。仿佛在做什么坏事一般,怀着忐忑的心情,我陷入了疯狂。

 

 

一瞬间,骨头都轻了几两。

 

 

我迷恋上了这种感觉,快要撑不住的时候,我就好奇的停下,等感觉淡化了,就又继续。一个人坐在马桶盖上,乐此不彼。

 

 

这时候,我无意间看见一个塑料盆里,装着许多秦姨穿过的衣服,还有各式各样的丝袜。脑海中的画面,愈加栩栩如生,秦姨穿着丝袜小高跟,对我不断微笑。

 

 

我瞪大眼睛盯着塑料盆里的东西看,只想将这种感觉延续下去,舍不得结束。

 

 

“童童?”

 

 

外面传来了秦姨的声音。

 

 

我呼吸急促的答应了声,秦姨又问:“你还没有好吗?”

 

 

我有些害怕,惊慌的开口:“快好了。”

 

 

然而并没有上厕所的声音,一紧张,智商就往下降,当时我也没有意识到这点。

 

 

几分钟左右,我不停吞咽口水,心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我不知自己哪儿来的胆子,从塑料盆里捡起一条秦姨穿过的丝袜,放到鼻子上深吸了口。

 

 

上面有股淡淡的香水味,可好闻了。

 

 

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传来,秦姨走到卫生间门口,敲敲门,小声的说道:“童童,你到底在干什么,我要进来了哦。”

 

 

我手慌脚乱的把丝袜丢到塑料盆里,心虚的说:“没事,秦姨我马上就好了,你等我一下。”

 

 

秦姨笑着开口:“好吧。”

 

 

我嘴里‘吭哧吭哧’的喘着气,脑仁都快沸腾了,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

 

 

接下来,一种强烈的冲击涌上天灵盖,犹如魂儿都飞出去了,我整个人都失控了。

 

 

就在这个时候,秦姨从外面打开门走了进来。

 

 

一看见里面的场景,秦姨顿时愣住了,现场大眼瞪小眼,我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秦姨看着我:“童童,你……”

 

 

我心里害怕的不行,连忙提起裤子:“对不起姨,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说着,眼泪啪嗒往下掉,那会儿六神无主,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蹲在地上。秦姨没有生气,而是笑着蹲在我面前:“没事,你别害怕。”

 

 

她盯着我看了几眼,视线有些复杂。

秦姨是鹅蛋脸,看起来非常的妩媚,她嘴上涂着口红,耳朵上海挂着两个银光闪闪的大耳环。我恨不得把头埋进胸腔子里,小嘴紧紧抿住。

 

 

“秦姨,你真的不生气吗?”

 

 

我鼓起勇气问了句。

 

 

秦姨笑着摇头:“没事,说明童童长大了。”

 

 

“姨,你能不能别把这件事告诉我妈?”看见她真的没有生气,我胆子不禁大了起来。其实我最害怕的,是她一转身,把这件事情说给我妈听。

 

 

我是智商不怎么高,但不代表我是个智障。

 

 

秦姨摸了摸我的头:“你在我眼里,只是一个孩子,放心吧。快把裤子拉下去,姨帮你清理一下,多脏啊你就往上提裤子?”

 

 

我扭扭捏捏的把裤子往下拉。

 

 

秦姨立刻瞪大的眼睛,样子很惊讶,她不说话了,脸蛋白里透红的。

 

 

害羞的捂着,脸上烫的不行:“秦姨,我不要清理了。”

 

 

秦姨抓住我的手,不让我提裤子,她温柔的看着我说:“童童,我是你阿姨,放心吧,阿姨不会嫌弃你的。你把手拿开,好脏的。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就去告诉你妈,说你在卫生间里偷偷做坏事。”

 

 

我憋红了脸,扭扭捏捏的站在秦姨面前,她抓住我的手:“童童,听话。”

 

 

我犹豫了下,还是把手放开了。秦姨意味深长的说道:“童童,你已经是小大人了。”

 

 

不知道秦姨要干什么,之前那种舒服的感觉消失了,我只感觉到疼痛。她眼神火热的盯着看,我没敢表现出来,咬住牙齿坚持。

 

 

在男女方面的事情上,我就像一张白纸,一无所知。从小我父母就刻意让我远离这方面的事情,而且上学时,老师也对此闭口不谈。

 

 

秦姨随手从盆里拿起一条丝袜,小声的对我说:“童童,你喜欢阿姨的丝袜,阿姨就用丝袜帮你清理好不好?”

 

 

我双手捂着自己的脸,点点头,鼻子‘嗯’了声。

 

 

很害羞,恨不得找条裂缝钻下去。她手里拿着丝袜,仔细的帮我清理,一遍一遍。

 

 

没过一会儿,刚才的感觉又出现了。

 

 

我不停打哆嗦,随后靠在墙上,站着一动不敢动。秦姨正好和我对视在一起,我抿着嘴,飞快的扭过头,不敢在看。

 

 

“童童,阿姨跟你商量一件事好不好?”

 

 

秦姨装作没看见我的窘态,依然平静的说话,我问她什么事情?

 

 

她笑着说:“不要把这些事情告诉你叔叔,这是阿姨和你之间的小秘密,你帮我保守了,我就每天做好吃的给你吃。”

 

 

我点点头,说好。

 

 

有了我的承诺,她胆子更大了。我呼吸慢慢加快,脸红心跳的问秦姨:“姨,好了吗?”

 

 

我只想离开卫生间,甚至不顾她的威胁,一把提起裤子就往外跑。

 

 

以前读书的时候,也经常有几个张扬跋扈的女同学,在下课时间把我拖进女厕。然后蜂拥而上脱光我的裤子,我则是一动不敢动的站在原地,任由她们仔细的观察。

 

 

只是她们光看,但不会像秦姨这样。我知道那些女同学全因好奇,但秦姨却抱着某种目的。

 

 

秦姨眼神亮晶晶,她小声的说:“童童,你好吓人。”

我面红耳赤的咬住嘴唇,低头扣着手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见我烧红了脸,秦姨的力气又变大了些。她明目张胆的,一瞬间,我感觉全身轻飘飘的,心都快化了,非常舒服。

 

 

“童童,你要信守我们之间的承诺哦,绝对不可以跟你叔叔提起。你要是告诉他,我可会生气的。到时候就不让你住我家了。”

 

 

在她的威逼利诱下,我们身份调换,我反而成了任人宰割的小绵羊,有点哭笑不得。那种很微妙的感觉,我逐渐迷恋起来,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秦姨,还没有好吗?”

 

 

我支支吾吾的说了句,双手抓住秦姨的手。

 

 

站在这个角度,刚好能顺着秦姨的领口往里看去,我顿时头晕目眩,嘴里‘嗷’的喊了一嗓子。

 

 

“童童,你还痛吗?”

 

 

秦姨不笑了,表情怪怪的,看我那种视线,就像我曾经趴在橱柜外面,看着里面可口的蛋糕一样。我在橱柜玻璃上看见自己的眼神,和秦姨此刻看我的眼神如同一辙。

 

 

我抖了抖嘴,摇头说:“不痛了。”

 

 

牙齿咬的‘嘎嘣’响,瞪大眼睛看着秦姨领口里,我背着手靠在墙上,随着体温升高,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正在体内酝酿着。

 

 

几分钟后,我身子里面好像有一座火山喷发了。

 

 

好几秒后,我身上没有一点力气,软软的靠在墙上。

 

 

秦姨把丝袜丢到盆里,笑咯咯的看着我:“小坏蛋,罚你帮姨把这些丝袜洗好了。”

 

 

她对我抛了个大媚眼,我的魂儿差点被她勾走了。

 

 

见我愣愣的点头,她这才让我提起裤子。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诉我,这些事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绝对不能跟外人提起。

 

 

看秦姨的样子,她是准备把这件事长期发展下去……

 

 

晚上叔叔回来了,自从秦姨生完孩子后,他一直都在加班,基本每天晚上都是夜不归宿。

 

 

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很帅气,西装领带,充满了阳刚的味道。能怪能娶到秦姨这么漂亮的女人,他们站在一起,完全就是天造地设。

 

 

吃晚饭时,他淡淡看了我一眼,问秦姨说:“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孩子?”

 

 

秦姨点头:“嗯,暂且住在我家一段时间,省得你天天加班,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接着看向我:“童童,你叫他郭叔叔就好了。”她有点害怕郭叔叔不待见我,其实我心里比她还怕。索性我叫了一声郭叔叔,他微笑着答应了。

 

 

郭叔叔用纸巾擦拭着嘴角,边解领带边开口:“这孩子眼睛圆圆的,像是小鹿,挺可爱。”

 

 

他回来了,代表我就不能跟秦姨睡在一起了,心里有些舍不得,又不好说什么。吃完饭,秦姨帮我打扫了房间,我倒没有什么意见,这么温馨的房间,比我家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睡了十几年的木床,我一直以为床是硬的。来到秦姨家,我才知道,原来床也可以这么柔软舒适。

 

 

收拾好,我躺在床上,呆呆看着天花板。脑袋里想着刚才在卫生的场景,说不上来为什么,身体很快就燥热起来。

 

 

满脑袋里,全是秦姨。

 

 

迷迷糊糊的就睡过去了。

记不清过了多长时间,我睡的正香,被隔壁房间的动静吵醒了。揉了揉眼睛,我从床上做起来,很快就发现有点不对劲儿,隔壁的动静很大,隔音效果不太好,隐约间可以听见声音。

 

 

“啊,受不了了……”

 

 

秦姨尖叫出来,我一听,耳根都酥了。

 

 

“哼,老子这几天加班,有没有偷人?要是让老子知道你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非得弄死你不可。”

 

 

秦姨声音听起来有些幽怨:“我怀孕快一年的时间,你一直没碰过我,我都快憋死了。老公,我要……”

 

 

我当时就精神了,睡意全无,聚精会神的听着隔壁的动静。

 

 

郭叔叔接着说话了,他吼的声音很大,听起来有些痛苦:“你要弄死老子啊?轻点,我要到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是狂风暴雨般的声音。这个年纪,我已经意识到秦姨和郭叔叔在干什么。

 

 

听了会儿,我用枕头捂着耳朵,不想再去听。但是他们的声音穿透力太强了,尽管我捂着耳朵,可他们的对话还是一字不落的被我听见。

 

 

郭叔叔大吼出来:“好美。”

 

 

接着秦姨又开口:“动静小点,童童还在隔壁房间呢,要是让他听见了,我以后怎么面对他?羞死我了。”

 

 

“怕什么,都这个点,他应该已经睡着了。好舒服,秦雯,舒服死我了。”

 

 

秦姨的娇喘声,不断落入我的耳朵。她语气有些哆嗦,听着非常舒服,第一次听见别人那个,还与我只有一墙之隔,那颗心脏激动的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我吞了吞口水,鬼使神差的走下床,蹑手蹑脚的推开门走到秦姨和郭叔叔房间门口。看着房间,紧张的险些窒息,站在他们房间门口,动静更大了。

 

 

我站在原地纠结的不行,最后实在忍不住了,这才试着去拧门,结果一拧就开了。他们没有反锁,想必也没预料到,我会偷看。

 

 

把门打开一丝缝隙,刺眼的灯光出现,适应了下,我往里面看去。

 

 

秦姨皱起眉头,嘴里传来阵阵旖旎的声音。我大脑‘嗡’的一声,顿时不会思考了。

 

 

“唔……好痛。”

 

 

秦姨浑身大汗淋漓,犹如刚才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郭叔叔喘着大气,表情很恐怖。许久后,这才心满意足的呼出一口气。

 

 

看见郭叔叔不动了,秦姨皱了皱眉头,没有说什么。她脸上有些失望,一把就将身上的郭叔叔推开了。

 

 

我心情无法言语,很震撼,当时懵在原地了。看见秦姨走下床,我惊慌失措的把门关上,力道没有把握好,关门的时候发出一丝声响。

 

 

逃回房间,靠在门上,心情好长时间都没平复下来。我都能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了,很害怕,就像做错事的孩子,生怕被秦姨他们发现,然后把我赶出门。

 

 

接着,我听见隔壁的开门声,脚步往我房间走来,最后停在门口。

 

 

有人在外面‘咚咚’敲了敲门,我眼泪都快吓出来了,靠在门后不敢开口说话。秦姨温柔的声音响起:“童童,你睡着了吗?”

 

 

见我没有说话,外面沉默几秒,敲门声再次响起。

 

 

“童童,给秦姨开门好不好?”

知道躲不过去了,我吓得嘴唇哆嗦,小心翼翼的打开门,秦姨走了进来。她身上穿着一件薄透的睡衣,能看见里面雪白的肌肤,看起来朦朦胧胧的。

 

 

往上看去,接下来,我被那一幕吸引住了。

 

 

“童童,秦姨问你点事情,你老实的告诉秦姨,好不好?”

 

 

她害怕吓到我,摸了摸我的头,然后坐到我床上。我拘束的站在她面前,低着头,紧紧咬住嘴唇,那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秦姨,怎么了?”

 

 

我干脆装疯卖傻到底,既然她们都以为我是彻头彻尾的傻子,不如便这么一直伪装下去。没人会相信一个傻子的话,同样,也没人会跟一个傻子计较什么?

 

 

秦姨盯着我看了几眼,脸蛋红红的问我:“童童,刚才你是不是躲在门口偷看我和郭叔叔做游戏?”

 

 

我心里一惊,果然被发现了。

 

 

秦姨笑容更深了,她拉着我的手,把我拉到她面前。不拉还好,这一拉,近距离看着,我羞红了脸,倔强的扭过头去。

 

 

她坐在床边,而我背着手站在她面前,就算她站起来也要比我挨半个头,何况是坐着了。这样的姿势,实在太暧昧了。

 

 

秦姨妩媚的大眼睛里面精光阵阵,她笑着说:“童童,不要害怕,秦姨不生气。小孩子不能撒谎,刚才你是不是躲在门外偷看了。”

 

 

“放心吧,你郭叔叔不知道,就我看见了。你说房子里面,就咱们三个人,要不是你,难不成屋里进小偷了?”

 

 

她像一个拿着糖果骗小孩子的怪阿姨,循循善诱引导着我。我心里有点害怕,毕竟自己也知道自己刚才干了什么事,说好听了那是好奇,说难听了,是心里变态。

 

 

我住在秦姨家,他们只要不高兴,可以用任何一个借口把我扫地出门。

 

 

我张了张嘴,看向秦姨漂亮红润的脸庞,小声的说:“秦姨,你长的好看,要是我以后长大了能娶到你这样的老婆,一定好好疼爱她,关心她。”

 

 

秦姨被我逗的咯咯笑,她一笑,晃得我眼睛花。她伸手掐了掐我的脸,看我的视线更柔和了:“坏小子,知道逗秦姨了?没事的,你就告诉我实话。”

 

 

被逼的不行,我差点把头埋进胸腔子,心虚的点点头:“嗯,对不起秦姨,我以后不敢偷看了。刚才我睡不着,然后就……”

 

 

秦姨嘴上虽然笑咯咯的,但是我能感觉出来,她对郭叔叔一点都不满意。

 

 

她视线复杂起来,最后意味深长的对我说:“咱们童童也长大了。”

 

 

说话时,她灼热的视线一直看着我。

 

 

嘶!

 

 

我吸了口凉气,太舒服了。

 

 

“秦姨,你不会生气吧?”

 

 

“姨不生气,只要保守咱们之间的小秘密,不管你做什么,姨都不生气。快点休息吧,姨累了,今天晚上就跟你睡在一起了。”

 

 

听见她要跟我睡在一起,我惊得瞪大眼睛,这可是我的房间。

 

 

她似乎不打算听我的意见,说完就掀开被子躺了上去。我不停的咽口水,看着她渴望的眼神,突然就不敢动了。想了想,我弱弱的开口问秦姨说:“秦姨,你跟我睡在一起,郭叔叔不会生气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35801.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