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交乱系列小说合集:教室里不行太大太长了

老夏很想冲进去告诉林熙,那杯中的酒被下了药,可是,心中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响着,别多管闲事那个凶恶的女人对他又不好。

 

 

他有些犹豫了,到底该不该上前去告诉林熙。

 

 

老肥男人一直微笑着,还很绅士般伸出手让林熙喝。

 

 

林熙把酒杯放到唇边,却没有喝,可能是之前喝的酒很醉,她这会下不了口。

 

 

老夏在外面紧张看着,还伸出手想要阻止的动作,见到她还没有喝,又停了下来。

 

 

“孙哥,你答应我的事情一定要做到。”林熙有些不放心地再次确认。

 

 

老男人笑着说:“哥办事你放心。”

 

 

林熙毫不犹豫一口就把杯中的酒喝了。

 

 

地中海老男人很高兴,鼓着掌说道:“小林,你酒量真的很不错。”

 

 

老夏在外面看到这一幕,狠狠的一拳砸在墙上。

 

 

紧随其后两人离开了吃饭的酒店,老夏紧紧跟在后面。

 

 

地中海老男人趁着扶林熙的机会,把咸猪手伸到林熙的身上一顿抚摸。

 

 

林熙有几次拍了一下他的手,只是酒醉之后没有力气,根本拍不开,倒像是给他挠痒痒,更加的ci激他的神经,胆子更加的大。

 

 

老肥男人带着林熙进了另一家酒店,开了房间,现在的林熙已经没有什么意识,完全任由老肥男人摆布。

 

 

老夏在后面跟着气得牙痒痒,却是没有什么理由上去带走林熙,林熙对老夏可是恨得不要不要的。

 

 

这老肥男人也太着急了吧,把林熙扶进房,只是随意用脚踢门,然后就不管了,被老夏用手挡住,留了一道门缝都不知道。

 

 

 文学

只见他一脸的猥琐模样,伸出手隔着衣服抓着林熙那对大木瓜…

   老夏在门外看得清清楚楚的,这老肥男人真的是下流,给林熙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做得出来。

  现在更是做出更加过分的事,他大手在林熙那对大木瓜上揉搓,那张臭气熏天的大嘴,也啃在林熙那诱人的小嘴上。

  虽然这样了,老夏觉得这还是不关自己什么事,偷偷看看就行了,谁让林熙那凶恶的女人老是整他。

  林熙仿佛还有一丝意识,轻轻呢喃着:"不要,不要…"

  她还不停地推攘着压着她的老肥男人,这一幕,全都落在老夏的眼里。

  他已经想明白了,当一个观众就好,抓住这个把柄,看林熙那个凶恶的女人还敢不敢整他。

  "唔,不要,孙哥,不要…"林熙还在努力挣扎着,被灌醉,又下药,早就提不起半分力气。

  她的手有气无力抓着衣服,老肥男人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大手更是把林熙的小手抓起来放在鼻子下闻来闻去的。

  "小美人啊,孙哥我早就想见见你了,自从上次开会见过你,我就朝思暮想再见你一次,你真美,把我的魂儿都勾走,今晚你帮孙哥伺候好了,校长之位绝对你是的。"

  "操!真是不要脸,卑鄙无耻。"老夏听见老肥男人那恶心的话,爆了一句粗口,竟然用这种龌鹾的手段潜规则下面的人。

  看来,这个老肥男人早就打林熙的主意,这次林熙主动约他,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自作孽不可活,活该。"老夏在门口暗暗骂了一句。

  里面的动作并没有因为老夏在这里想而有所停留。

  老肥男人的大手把林熙的衣物给脱了,一件一件仍在地上。

  林熙的挣扎以及小声的喊叫,反倒是成了ci激老肥男人的兴奋剂,特别是把那小件罩罩解开的时候,更是如此。

  老夏的位置都能看到老肥男人的眼睛放着精光,嘴角更是流着口水。

  林熙又不敢大声叫喊,毕竟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求助于老肥男人。

  包臀短裙也被老肥男人给撩了起来,露出里面红色的小四角。

  他开始脱他身上的衣物,裤子…

  林熙此时身上燥热起来,感觉像是有一团火在她体内燃烧,口干舌燥的。

  看着压着她的那个男人,她竟然有那方面的冲动,好在她还能控制…

  "孙哥,你,你是不是给我下药了?我的头怎么…好热,身上好热…"林熙很是难受地说着,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她心里很明白。

  她开始扭捏起来,那一对又白又大的木瓜晃得门外的老夏睁不开眼,更别说那个老肥男人。

  "诶!小美人,别怕,那只是一颗让你更加销、魂的糖而已,糖的作用开始了,那里是不是很想要呀?还…"

  老肥男人越说越下流,越发得意,他可是早就盯上林熙,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这一次,说什么也要好好的折腾她一晚上。

  他一脸的猥琐模样,下了床,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瓶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被他给吃了,随后返回床上,就要去脱林熙最后那条小四角。

  床上开始了挣扎,林熙的求救声不断。

  老夏在门外也是犹豫不定,这个老肥男人真不是男人,就算是要潜规则林熙,也不能给她下药,还强行上她。

  潜规则,那也得让林熙自愿才行。

  老夏最看不惯就是这些所谓的领导,这副丑陋的嘴脸。

  虽然他很不喜欢林熙凶恶的样子,不过,大家都是同事,同在一个学校上班,他怎么能真的眼睁睁看着林熙在他的面前被人糟蹋呢?

  里面的挣扎,更加激烈,可能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林熙的本能反应大,力气大了一些,老肥男人迟迟不得手。

  老夏知道不能在拖下去了,不然,老肥男人就得手,他咬着嘴唇冲了进去。

  "你们在干什么?"老夏的突然出现,以及怒喝声,吓得两人一跳。

  "老夏…"林熙就像是抓到了救命草一样喊道。

  老肥男人听见林熙叫老夏,明白他俩认识,心虚一哆嗦,刚挺起来的枪,立马焉了。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赶紧捡起地上的衣服遮挡着脸,朝着门口跑去。

  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潜规则,就被人家的熟人遇上…

  老夏追到门口,背后听见林熙叫他。

  "老夏,老夏,我好难受…"林熙的声音很是勾魂,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老夏的肚子里挠他一样。

  他也紧张害怕,害怕那个家伙倒回来,或者是被人看到,还以为是他把林熙给怎么了,迅速把门给关上。

  "老夏…"

  林熙不停地呼喊着老夏,他转过身,看见林熙迷离着眼,迷人的曲线在床上扭来扭去,应该是药发挥了作用。

  她的额头上冒出了汗珠,她的双手更是放在那件红色的小四角上,一点一点地往下脱。

  "老夏,我好口渴,我要喝水…"她的声音哪里像是要喝水,分明就像是一个十足的荡、妇,充满了那种欲望。

  她诱人的红唇微微轻启,小香舌更是伸出来在唇边动来动去,时不时还伸出手指放进嘴里。

  销、魂的声音更是一浪高过一浪,此时的她,哪里还有半点学校老师的样子,分明就是小浪货。

  她那条小四角已经被她褪到膝盖处,里面最神秘的地方显露出来。

  老夏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在林熙的销、魂声下,以及那具极品娇躯诱惑下,裤子再次被支撑起来,仿佛就要冲破拉链一般。

  他的喉咙处不停地吞着口水,身体里就像是有一团邪火,不停地燃烧着,让他也很难受。

  "老夏,老夏,到床这边来…"林熙再次呼唤着。

  老夏就像是被魔上了身一样,还真的朝着床走去,全身血液沸腾窜到头顶。

  林熙的身体就像是一件艺术品一样,真的很美,很美。

  老夏刚到床边,林熙伸出葱花般的玉手,猛地一把拉他倒在床上,翻身把他压在身下。

那对又白又大的木瓜紧紧地挤压在他的胸口,开始撕扯他的衣服,另一只手悄然滑进了他裤子里面,握住了他那里…

老夏虎躯一震,岂能被一个女人骑?随即反倒把林熙给压在身下,坚硬的地方狠狠地顶着林熙这个顶头上司的大腿根部。

 

 

"啊…"林熙发出一声勾魂的浪、叫,不知道是不是她故意的,或者说是有意的,这些老夏是不清楚,但是,却勾起他体内的洪荒之力。

 

 

他不是彬彬有礼的知识分子,只是一个宿管而已,在这种情况之下怎么会做出正人君子该有的行为?

 

 

他迅速把上衣脱下扔在一边,强壮硬朗的肌肉凸显出来,胸肌更是在他故意显摆之下颤了颤。

 

 

林熙妩媚地对着老夏抛媚眼,电流不断地击着他。

 

 

双手更是在他的胸肌上抚摸,挑逗着他,诱人的那两片唇瓣一张一合,还对着他吐出丝丝缕缕的气息。

 

 

这让本来就难以控制的老夏,更加的心痒难耐,根本就无法再控制。

 

 

"你这浪蹄子,老子今晚不上了你就不姓夏。"老夏说完疯狂地吻住林熙,两人缠绵在一起。

 

 

要是在之前,一百个老夏都不敢这么明着叫她浪蹄子,最多在心里叫而已。

 

 

这一次,林熙没有凶他,也没有瞪他,反而露出享受的表情,还迎合着他。

 

 

他的大手也同步进行,这具娇躯带给老夏的感觉就是爽,不管是抚摸着,还是压着,都是爽得不要不要的。

 

 

林熙的娇喘之声更是一浪高过一浪,不大的房间充满了浓浓的暧昧

 

 

她的小手犹如灵蛇一般,再次滑进老夏的裤子里,抓着老夏的命根子,感受着粗大的舒服感,那里火辣辣烫着她的小手。

 

 

老夏在她的耳边吐着热气,时不时咬着她的耳廓,痒得林熙再次娇喘。

 

 

她的那只小手开始在老夏命根子上套弄着,嘴里含糊不清说着:"我要,老夏,我要…"

 

 

老夏抬起头看着身下放浪的女人,真美,他的大手还抓着女人大木瓜,手里一紧,林熙再次娇喘:"啊…"

 

 

这一声,使得老夏的头脑一热,仿佛所有的血液冲击到头顶。

 

 

这时,林熙的手松开了他的命根子,趁着老夏站起来,她也坐了起来,双手抓着他裤子往下撕扯。

 

 

那坚硬粗大的命根子弹在她的脸上…

 

 

啪。

 

 

清脆响亮的一声,紧紧贴着她的脸颊,那滚烫的温度,让林熙本来就红了的脸更加的红了。

 

 

不过,此时的她,哪里还顾得上,早已狼吞虎咽起来,应该是在药的催化下,她更加的疯狂。

 

 

老夏也迷失了自我,沉浸在她的口中。

 

 

房间里一片淤泥,娇喘之声不绝于耳…

 

 

正所谓久旱逢甘霖,棋逢对手。老夏好多年没碰女人了,这难得的一次,也是相当的卖力,而林熙更是在药的加持之下,也很疯狂。

 

 

从两人开战以来,那张床就一直发出反抗的声音,吱吱嘎嘎响过不停,只不过,床上的两人完全不当回事。

 

 

一次,两次,三次…

 

 

这一晚折腾到黎明,随着老夏身体狠狠的一阵颤抖,从林熙的身上下来,才算是结束了这次漫长的战斗。

 

 

满身是汗的两人,疲惫不已,全身乏力,连去洗澡的力气都没有,就这么昏昏睡了过去。

 

 

等老夏睁开朦胧睡眼的时候,身边的林熙早已不见了人影,浴室也没有人,连她一件衣服的影子都没有。

 

 

老夏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心里微微有些失落,同时,也有些担心林熙秋后算账。

 

 

林熙是什么样的人,老夏还不清楚?这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老夏都有些后悔昨晚上怎么没有控制住上了她,看着时间都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不过,让老夏有些疑惑的是,林熙怎么就走了?而不是醒来就找老夏的麻烦?这有些不符合她的脾气。

 

 

随后,老夏想到也许是她知道自己昨晚上干了什么事,没脸见老夏吧!他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抽了一支烟后,不得不返回学校,刚到校门口,就看见林熙在不远处坐着,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

 

 

老夏赶紧转过身,对背着林熙,在心里默默祈祷别被她看见。

 

 

越是靠近的时候,他越是紧张,心跳如打鼓,老夏知道林熙肯定是在这里等他。

 

 

"咳…"

 

 

林熙干咳一声,吓得老夏腿一哆嗦,转身看着她,心知还是被她看见了。

 

 

"林,林主任…"他紧张结巴地小声喊道,后面的话他又不知道说什么。

 

 

随后,他低着头站在林熙的面前,就像是小孩子做错事了一样,在大人面前认错。

 

 

可,林熙至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他一眼,除了刚开始那一声干咳,也就没什么动静。

 

 

完全就像是把老夏当成空气不存在一样,这让老夏心里担忧的同时又疑惑。

 

 

他悄悄地抬头看着林熙,见她沮丧着脸,神情恍惚,老夏忍不住再次轻轻叫了一声,她还是没反应。

 

 

正暗自高兴,抬脚刚走了几步,脸上的笑容僵硬住,他觉察到有些不对劲。

 

 

折返回来,走到林熙的面前,轻轻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喊道:"林主任,林主…"

 

 

 

 

这一耳光相当的响亮,力道也沉,老夏左脸颊立马呈现出五条红红的手指印,火辣辣的疼得老夏直吸冷气,上下牙齿都互相打架。

 

 

"你疯了…"老夏吃痛地大声吼一声,随即意识到了什么,才小声说:"你,能怪我吗?"

 

 

老夏当然知道林熙为什么打他,不就是因为昨晚上那荒唐的一事。

 

 

不对,昨晚上是老夏解救她,她不但不感激,反而打他,这让老夏更加的气愤。

 

 

还想开口跟她理论,只见林熙那吓得怕人的眼神一直冷冷盯着他。

 

 

"不怪你这个人渣,难道要怪我?如果不是你,我会跟你做那种事情?"她的情绪激动,说话的声音没有刻意的压制。

 

 

在不远处玩耍的女学生朝着这边看过来,老夏是清醒人,这种话题可不能在学校随便乱说的,搞不好轻则开除学校,重则打官司。

 

 

他好不容易得到这份工作,还不想就这么丢掉,他立马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林熙别说这么大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35555.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