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女儿招待上司:初三女儿的密汁

她显然没有会到我的言下之意,而是抿嘴一笑,“不怕就好,他这人就这样,其实心不坏,往后啊!我希望你们两个可以好好相处,毕竟你们在一个部门工作呢。”

 

她笑起来真美,我的心旗为她飘动不停。

 

我们上了三楼,往左走了几米,她停在了中间的那扇,“瞧,306,你就这间,你等一下,我去拿钥匙。”

 

“好。”

 

她走到了隔壁,从腰上拿下一串钥匙来,打开隔壁那间房门,我想这就是她的房间吧!

 

我放下自己的箱子好奇地走了过去,“这是你的房间?”我明知故问。

 

“嗯。”她说着,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我可以进去参观一下吗?”我有种想窥探她隐私的欲望。

 

“可以,你进来好了。”

 

得到他的许可,我便走了进去,进门是个过道,旁边就是个小卫生间,进去就宽了,是个客厅,再过去就是房间了,原来是一室一厅一卫,倒像个单身公寓,这房子装修过,白色的墙面,白色的瓷砖,虽简单,但还算雅致,特别的干净,看来沈雪是个很爱清洁的女人。

 

客厅不大,摆了一张餐桌和一个书桌,就没多少空间了,书桌上放着一台台式电脑,和一台小彩电,房间的门开着,一眼就瞧见里面红色的床单和一张一米五的席梦思床,看来对他们的待遇不错。

 

我说:“我的房间也有这么好吗?”

 

没想到她倒了一杯过来,“喝杯茶吧!”

 

“谢谢,”我接过她用一次性杯子装的茶。

 

她说:“装修是一样的,只不过,你们的床不一样,你们是那种上下层的铁床,有可能以后会有人跟你合住,但目前,房间够,你就单独住一间。”

 

“哦”看来,公司对他们小两口还挺照顾的,给他们提供夫妻房,我心里有些难过,因为我想到沈雪每晚被刘封压在床上,我心里头就不是个滋味。

 

我四处打量着,坐在了书桌旁,准备喝茶,这时,我注意到电脑的显示器的下面,放了几张碟子,一看,最上面一张光碟的封面居然有个女叉开着双腿,露着她的下面,天哪,那道诱人的沟壑就摆在了我的面前,我惊呆了。

 

没想到这么清纯的玉女背后,也是这么浪,和老公一边做,一边看小电影,怎么可以这样?

 

我的眼前晃了一下,那些碟子已被她藏到了她背后,只见她脸红地像柿子,“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说这样的话,让我有点哭笑不得,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哪样?难道你们看这些片只是陶冶情操?

 

我心里更加地难过,沈雪不但被猪给拱了,而且那猪一边看着小电影一边拱她,那不被拱烂才怪。

 

气氛顿时沉寂了,而且变得尴尬

 

她慌里慌张地说:“我们还是走吧!”

 

“好吧!”我也没办法再呆下去吧,我不是禽兽,否则的话这种情况,我就把她给上了。

 

我站了起来。

 文学

 

“你……你先走。”她吞吐着说。

 

我知道她是要藏一下那几张碟子,果然我刚走几步,就听见身后,拉抽屉的声音。

 

我的心再一次如被刀割。

 

到了卫生间的时候,卫生间的门开着,我下意识地朝里面看了一眼,不是吧,里面还挂着女式里衣,指头那么点宽的布料,窄的都不能完全遮住她的下面了,真不敢相信,她会穿这种,原来在她清纯的外表下,是那么浪的形象。

 

我好失望,但我对她的占有欲却莫名其妙地更强了,我真的很想看看她在我面前穿这种小内内的样子。

 

身后传来一声尖叫,然后我被推了出去,显然,她想起里面挂着她的里衣,而且发现了我在欣赏,于是她把我推了出去。

 

我在自己的房门前等着,她出来了,脸上红扑扑的,手上多了一把钥匙。

 

她低着头,走了过来,找到了我房间的钥匙,帮我开了门,她进去了,我跟了进去。

 

她进去查看了一下,“嗯,有些脏了,你自己打扫一下吧!”

 

我趁她进去的时候,悄悄地把门给锁上,并上了保险,我真不知道我哪来的胆子,此刻,我只想占有她。

 

她回头的时候,才发现门被我给关了,她吃了一惊,“你关着门干什么?”

 

“我……”我把手里的箱子靠在了墙上。

 

她估计发现有些不对,眼睛瞪着我说:“让开。”因为卫生间与对面的墙形成的过道有些窄,只能供一个人通过,只有我让开,她才能出去。

 

我没有让开。

 

她走过来推我,我趁势一把抱住她,紧紧的。

 

她如受惊的兔子,慌张地推着我,试图从我怀里挣脱,但是我抱地紧紧地。

 

“你放开我,放开我……”她叫喊着。

 

我怕她喊来人,情急之下,我的嘴亲了过去,堵住了她的嘴,我疯狂地吻她,亲她的小嘴,吮吸她……

 

“呜……”她企图挣开我的吻和我的怀抱,但始终未能如愿。

 

我继续吻她,胳膊紧紧搂着她,手在她的背部、臀部揉搓,其中一只从后面伸进了她的两腿间。

 

她的双腿夹得紧紧的,不让我的手钻进去,真没想到她的双腿夹得那么紧,我的手居然进不去。

 

可是这样,却更加地激起了我的反应,我改变方向,因为她穿着是制服短裙,我的一只大手绕到她前面,直接按在她的大腿内侧,顺着她的大腿内侧,往上摸。

 

她的身子打起了抖,双手拼命地捶着我的肩头。

 

她的大腿滑溜溜的,我一下子就摸到了她的小内内,我的头脑一片空白……

 

我的手挑开她的内内钻了进去,摸到了她的那里,起先还有点干涩,但不一会,就被我给摸得湿润

 

我太兴奋了,每个细胞都在兴奋,老弟也膨胀地历害,它顶着她的小腹冲撞着……

 

她的反抗突然停了,我一阵狂喜,但我脸上凉凉的,有东西流下,而且我的嘴也尝到了咸味。

 

我怔了一下,有些不对劲,抬头一看,她流泪了,我的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

 

当我看见她的两行眼泪的时候,我的心就软了,我不可以这样对她,我承认我很喜欢她,而且在我看见了她电脑底下的小电影和她的里衣后,升起一种对她的强烈的占有欲,但我终究是见不得她的眼泪。

 

我放开了她,退了一步,我狠狠地抽着自己的脸,“我不是人,不是人。”

 

我的耳光啪啪啪地响着,我相信我的脸肿了,我恨自己这样对待自己喜欢的一个人,我的形象毁了,我痛恨自己。

 

她抽泣了起来,哭着说,“我还以为你是个老实人,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我看错你了,滚开。”她吼道。

 

“对不起,我错了,我就是太喜欢你了,没有控制住自己,请你原谅我。”我忏悔着。

 

“滚开,”她再次吼道。

 

我的背贴在墙上,让出一条路来,她从我身边冲了过去,与我擦身而过,然后,她打开门跑了,我还听见了她的泣声和她的跑步声,渐行渐远,不一会就消失了,我的血液凝固了。

 

我到底干了什么?我禽兽不如,我这样骂着自己,很是懊悔。

 

我明白,是我错误地以为她是一个浪的女人,只要我用点强,她就会服,没想到我错了,她不是我想的那种人,可能她只是在刘封面前才那么浪的人,在其他人面前,包括我,都是一本正经的,我对刘封更加地嫉妒,为什么,她对刘封那么好,我哪一点不如他?

 

我坐在满是灰尘的床上,脑子里浮现着我强吻她的情景,没错,该摸的我摸了,不该摸的,我也摸了,事后想想,后果很严重,要是她把这事告诉刘封,本来和他就有介蒂的我,还怎么在这里混?

 

说不定,人家过一会就冲上来揍我,到那时候,我不会还手的,因为确实是我错了。

 

我静静地等着这一刻的到来。

 

可是这一刻久久没有到来,我的心更加地忐忑不安,我不知道灾难什么时候会到来。

 

等待灾难往往比灾难来了更可怕。

 

我忐忑不安地等待着。

 

中午时分,外面的安静被打破,我听见很多人,上了楼,并听见筷子敲铁盒的声音,还闻到了饭香,哦,原来是职工们打了饭回到宿舍来吃。

 

我的肚子早就饿了,可是现在的我没有一点胃口。

 

这时,我听见了敲门的声音。

 

我在想,完了,该来的还是来了,我坦然地打开了门,没想到的却是一个女的,但不是沈雪,而是一个陌生女,此女虽比不上沈雪那么美貌,但五官周正、小家碧玉,年纪也小,估计二十出头,还是不错的。

 

她笑着对我说:“欢迎做我的邻居。”

 

“邻居?”我的眉头皱了起来。

 

“嗯,你的左边是沈雪,右边就是我了。”她笑着说。

 

“哦,原来是右边的邻居。”

 

她笑着把一个饭盒和一叠饭票递给了我,“这是你的饭盒和饭票,是沈雪叫我给你送来的,一般的员工只包一顿中餐,你特殊包三顿的,我们公司补贴的标准是五块一餐,中餐和晚餐,早餐是两块,你超过这个标准那就要自己贴啰,还有你吃了饭后自己到后勤处去领套被子和生活用具,私人用品比如牙刷、毛巾之类你自己解决,还有这里是晚上十一点关门,你在外面玩的时候如果超过十一点就进不来,还有你厂服和厂牌,自己到后勤处去领,带上你的合同就行了……”

 

她滔滔不绝地讲着,我已经听不下去了,我关心的是沈雪。

 

我打断了她,“沈雪为什么不自己来?”

 

“哦,她说,她有事来不了,所以叫我来了。”

 

“哦。”我心里有些没谱,这沈雪是什么意思啊!自己不来,叫别人来,是故意避开我吗?还有她没有把这事告诉刘封吗?

 

我的眉头皱得很深。

“我叫柳青,希望以后咱们可以和平共处,互相帮助。”说着,她伸出了小手。

 

“哦,”我空出一只手来,握住了她的小手,这只手也没有沈雪的手那么柔嫩光滑,不过还是挺软绵绵,很温暖。

 

我说:“谢谢你,柳青,我叫张三财,往后多多关照。“

 

“好。”她甜甜地笑着。

 

几秒后,我们的手分了开,“那我去打饭了,你要不要一起?要不然,你可能不认识路。”

 

“好,一起。”虽说心情不好,但饭还是要吃的。

 

我洗了把手和饭盒,拿了几张饭票,合上门,她也刚好从自己的房间拿了饭盒出来。

 

“走吧!”

 

“诶”

 

她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不远也不近。

 

下了楼,左拐右拐,才到了那个食堂,要不是她带路,我还真找不到。

 

食堂很大,估计有足球场那么大,青一色的涂青漆的长桌长椅,都固定在地板上的那种,成队列排开,大概有十来排,很长,从门口处,一直排到打饭菜的柜台,人也很多,青一色的穿着蓝灰色工作服的工人,女人比男人要多,里衣公司女工多是正常的,而且有些还长得不赖,我忽然发现,我进了一个满园春色的地方。

 

打过饭,我就坐在食堂里吃。

 

我吃饭很快,几分钟就搞定了,在食堂外的水槽洗了饭盒,我就找了个女工问了一下路,当然我找了个美女。

 

美女很耐心地跟我说去后勤处的路线。

 

我连连道谢,她嫣然一笑说不用客气。

 

我拿着饭盒,按照那美女给的路线,我找到了后勤处,离食堂并不算远,是在围墙边的一幢小房子里,很容易就找到了。

 

我走了进去,大厅里有几个人围坐在桌边聊天,这是他们的休息时间,可我还是打扰了他们,因为我的房间现在空无一物,没法住人。

 

我走过去,打断了他们,说明了来意,开始他们有些不悦,但当我亮出了合同放在桌上,他们几个一起看了一下,态度就马上变了,这些人马上就对我客气起来,估计是看了后,知道是我是那种要特殊对待的人之一。

 

很快,一个四十左右的大妹子(身上有种农村妇女的气息),就分给了我一套被子床单、席子,还有一些脸盆、扫把等日常用品之类的。

 

我一个人拿不下那么多,那大妹子却主动地要求帮我拿一些。

 

我说好,感觉自己又遇到好人了。

 

我和她搬着那些东西,来到我的住处,她把东西放下,但是没有马上走,而是帮我一起收拾。

 

我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陌生人,她也不欠我什么。

 

我说:“大妹子,谢谢你,这些我自己来吧!您回去休息吧!”

 

“没事,没事,闲着也是闲着,我帮你整理一下,你一个人能做什么?”

 

我请她离开了几次,但她都乐呵呵地留了下来,抹桌、擦床、打扫,她都抢着干。

 

然后又帮我铺好床。

 

估计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我们已经把这个房间布置地像个家了,一切都变得干净了起来。

 

她洗了把手,我以为她要走了。

 

可是她却一屁股坐在我的床上。

 

我吃了一惊,老实说,她不是个让人讨厌的女人,她有着周正的相貌,柔软很大很丰满,把工作服顶得高高的,我目测过去,她应该是d罩,真的挺大的,但她的腰却娇细,老实说,她还真有那么几分姿色,只是她显得太平庸,虽然她身上有那种我喜欢的成熟韵味,但是她身上却缺少我要的那种高贵和典雅,所以她不是我的菜。

 

面对着一个陌生的性感女人,我有些不好意思,我说:“大妹子,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要不然,您还是回去歇着吧!我要午休一下。”

 

大婶有些不高兴了,“怎么,刚帮你那么多,就赶人家走了?”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来……坐这,坐老妹身边。”她拍了拍床边说。

 

我不敢,矗立在那。

 

“怎么,怕我吃了你不成?你别怕,老妹见你也有种乡土气息,有种亲切感,只是想和你聊聊,大哥来坐这。”

 

她大哥一叫,倒显得我有些想多了,或许人家真的只是看你也是乡下来的有亲切感。

 

我的脸上火辣辣的,坐到她身边,但故意保持了几公分的距离。

 

没想到她却靠了过来,我感受到了她火热和柔软的身体,她的饱满的柔软碰到了我的手臂,妈呀,真的好软,像碰到了一堆嫩豆腐,我下意识地移了开。

 

她又靠了过来,直到我移到了铁架上,没法再移。

 

“张师傅,你紧张啥呀,要吃亏也是我吃亏呀,你怕啥?”她的眼睛怔怔地看着我。

 

我侧着脸,也能感受到她灼热的目光。

 

我想站起来,但被她给抱住了,她那饱满而柔软紧紧地贴着我压扁了。

 

我很紧张,那种紧张就好比是羊羔遇见了狼,少女遇见了色狼,我说:“大妹子,你干什么?”

 

“你叫什么?”她答非所问地说。

 

“哦,我叫张三财。”

 

“不错的名字,”她笑了,“叫人家翠花就好了,或者叫小花。”

 

小花?我都想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居然让我叫她小花,嘴上却弱弱地说,“大妹子,你能不能走开一点。”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会变得这么软弱。

 

“干嘛了,你是不是男人?”

 

她这个问题把我给问哑了,我不是男人,那是什么?

 

哦,对了,她这是在激将,我要是真向她证明我是男人,那我就上当了。

 

我听到她呼吸粗重起来,她的一只手摸着我的身前,“张师傅,你真帅,老妹帮了你那么多,要不然,你也帮帮老妹吧?”

 

“怎么帮?”我白痴地问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35479.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