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老师那里不可以小说:公车轮流好爽

所谓生日聚会的地点,在玫瑰酒吧,滨海市一家高档的酒吧。

 

当四人抵达,找到卡座,已经有三名青年到场。

 

落座后,甄常建逐一介绍,其中为首的帅气高傲的青年,正是他巴结的对象江正豪,副市长之子。

 

左手边长着三角眼的男子,名叫郝有才,市办公室主任之子。右手边一身名牌,穿着时尚新潮的家伙名叫朱良生,一家大公司总裁的儿子。

 

这三个人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公子哥,道不同不相为谋,叶成也没打算跟这些人打招呼。

 

介绍完,甄常建特意咳嗽一声,声音中带着嘲弄的声音道:“这是陈落雪的朋友叶成,人家的工作可是非常了不起的民工。”

 

好像是之前商量好的一般,几人全都哄堂大笑起来。朱良生阴阳怪气的说道:“听说民工的工资很好,一个月至少一两千吧!”

 

吴晓华夫唱妇随的讽刺道:“一两三可是高收入,起码能解决自己的吃住问题。”

 

听到一圈人阴阳怪气的贬低叶成,陈落雪心中非常气愤,早知如此就不该来了。

 

还没等陈落雪说话,叶成看着甄常建道:“甄什么建,你脸上的伤疤还没好,就忘记疼了?如果我媳妇敢这么对我,二话不说大嘴巴子抽她丫的,什么样的泼妇你也娶。”

 

叶成对这些家伙的冷嘲热讽没放在心上,但并不代表着他可以随意被人侮辱,嘴巴也够毒,在吴晓华和甄常建的伤口上撒把盐。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被叶成当众揭穿伤疤,吴晓华和甄常建的脸色“唰”就变了。

 

 文学

甄常建恼怒道:“我们两口子的事,跟你个外人没有关系,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对,你们两之间的事,我可管不着。”叶成哀叹道:“我只是觉得你既可悲又可怜,被只母夜叉欺负,连个屁也不敢放。”

 

吴晓华一阵抓狂,泼妇似的插腰喊道:“你个死民工,你说谁是母夜叉呢?有种你在说一遍。”

 

“好了!”陈落雪生气道:“都是我的朋友,你们再吵我马上就走。”

 

自始至终,江正豪都在偷偷打量陈落雪,眼中带着炙热的目光。

 

见陈落雪说话,他忙跟着打圆场道:“大家都是朋友,能坐在一起就是缘分,没必要介意身份。”

 

说着江正豪一副绅士的端起酒杯,潇洒的说道:“来,大家共饮一杯,一笑泯恩仇。”

 

郝有才的一对三角眼转动,帮腔道:“还是江公子有气度,从来不介意别人的身份,我们可做不到。”

 

江正豪明显是这圈人的领头人物,他一发话,连怒气冲冲的吴晓华和甄常建,都换成了虚伪的笑脸举起酒杯。

 

陈落雪虽然讨厌这些虚伪的公子哥,但当着面也不好拉下脸,不自然的举起酒杯跟这些人碰杯。

 

对于这群人模狗样的公子哥,叶哥根本未放在眼里,不过是些仗着家里有钱有势,在外面飞扬跋扈的大少爷而已。

 

跟这些人喝酒,叶成觉得掉价,面前的酒杯连碰都没碰一下。如果不是陈落雪在这,他都懒得跟这些人打交道。

 

放下酒杯,江正豪优雅的笑道:“陈小姐,不知道你在哪高就?”

 

陈落雪简短回答道:“在一家公司做助理。”

 

吴晓华忙说道:“陈落雪可是我最要好的同学,江公子你认识的人多,可得帮我这老同学一把,最低也得给她介绍份经理的工作做做。”

 

江正豪正色说道:“既然晓华开口,我一定照办,这几天我联系联系,绝对给小雪找份好既轻松又挣钱的好工作。”

 

朱良生道:“江公子,你怎么把我给忘了。我爸的公司正缺个部门经理,你可以介绍给陈小姐。”

 

三人一唱两和,跟演戏似得,叶成就当是一群跳梁小丑在瞎蹦。

 

“良生,你不提我真忘了。”江正豪直勾勾的看向陈落雪,“小雪,你有没有兴趣做经理?只要你点头,我明天就给你安排好。”

 

陈落雪觉得一阵恶心,敷衍道:“我在公司做的挺好,暂时没兴趣做什么经理,多谢你的好意。”

 

江正豪道:“你是吴晓华的好同学,我跟吴晓华又是好朋友,我也当你是好朋友,你不用跟我客气。你想换工作,可以随时找我,在东海市我还是有些面子的。”

 

郝有才忙奉承道:“江公子,你可是副市长的大少爷,在东海市谁敢不给你面子。听说这次换届,江伯伯很有希望荣升东海市市长啊!”

 

江正豪随意看了陈落雪一眼,面露的炫耀得意之色。不过他嘴上装作毫不在乎的说道:“这事可不一定,还有两名副市长也有机会。”

 

郝有才道:“我对市局的事多少有些耳闻,我可听说其他两位副市长可没有江伯伯有能力,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相信江伯伯肯定能够当选。”

 

甄常建终于找到了自己说话的机会,谄媚的拍马屁道:“那江市长肯定是要荣升了,我们的得提前恭喜江公子。”

 

吴晓华巴结道:“当时候江公子可不要忘了我们这些朋友,还有我的好同学小雪。”

 

江正豪爽快的说道:“我的为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是那种背信弃义的人嘛!”

 

朱良生举起酒杯兴奋的说道:“来,为恭喜江公子,我们再干一个。”

 

推杯换盏后,吴晓华拉起陈落雪的玉手道:“小雪,江公子可还没有女朋呢,我觉得咱们女人找男人就应该找江公子这样的青年才俊,你还是很有机会的。”

 

她还明着不屑的瞟了叶成一眼,一脸的洋洋得意。

 

江正豪岂能不明白吴晓华的意思,急忙站起,绅士的弯腰伸手道:“小雪,可以陪我跳支舞吗?”

 

叶成就是充当挡箭牌来的,此时有人跳出来主动邀请陈落雪跳舞,他还哪能坐视不管。

 

他慢悠悠的抓住陈落雪的玉手,大男子主义道:“落雪是我的女朋友,只能陪我跳舞,其他男士的邀请一概不会接受。”

 

陈落雪非常配合的依偎在叶成的肩头,一副幸福甜蜜的样子。“不好意思江公子,如果我答应你,我男朋友会吃醋的。”

 

吴晓华等人演了半天戏,就是为了撮合陈落雪和江正豪,没想到折腾半天,被两句话给秒杀了。江正豪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冷哼一声。

 

甄常建心里暗自幸灾乐祸: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穷民工,竟敢得罪江公子,到时候怎么死得都不知道。

 

吴晓华见风使舵道:“既然小雪累了就不用去跳舞了,正好我俩好久没见,有些悄悄话要说。小雪,咱们去那边聊会天。”

 

叶成立刻明白了狗眼看人低的吴晓华的用意,分明是想把他和陈落雪分开,给这些公子哥找自己的麻烦创造机会。

 

他看陈落雪未动,笑道:“同学想找你说私房话,你就去吧!”

 

在吴晓华的一再央求下,陈落雪推辞不过,只好跟着走向吧台。

 

等陈落雪离开,一圈公子哥立马原形毕露。

 

郝有才瞪着叶成,叫嚣道:“穷民工,实话告诉你,江公子看上陈落雪了,劝你乖乖离开她,否则让你在东海市混不下去。”

 

甄常建心中一直憋着一股火,也跟着嚣张的鄙夷道:“小子,你那点工资能养活起自己吗?就你这样也能配得上陈大美女,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识相的赶紧滚。”

 

叶成冷笑道:“如果我不识相呢?”

 

江正豪翘起二郎腿,阴冷的看向叶成,威胁道:“不识相,就让你学会识相。”

 

朱良生骂骂咧咧道:“你小子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拽得跟二五八万似得,也不看看你面前的是谁。”

 

叶成非常配合的看看四周,摇头道:“没看见我面前有人啊,只看到四条狗仗人势乱叫的东西!”

 

“奶奶的,你骂谁是狗?”没等江正豪发飙,朱良生愤怒的抄起红酒瓶,凶狠的砸向叶成。

 

只不过红酒瓶刚落到半空,叶成不急不慢的伸手,一把抓住了朱良生的手腕。随着翻转,朱良生惨吼一声,他手中的酒瓶便出现在叶成手中。

 

对于这群飞扬跋扈、仗势欺人的公子哥,叶成可不会手下留情。红酒瓶抡起,狠砸在了朱良生的脑袋上。

 

“啪!”酒瓶爆碎,鲜血瞬间流出。

 

叶成的另外一只手闪电般抓住了朱良生的脖领子,顺势一带,朱良生一个大马趴摔倒在地。“你难道不知道狗乱叫,会被主人狠打得吗?”

 

看到血,甄常建脸色顷刻间变得惨白如纸,惊恐的叫道:“血、血!”他身体一软,瘫倒在地,抽搐不已。

 

叶成无奈的大笑起来,“有恐血症,还敢出来叫嚣,真是作死,晕倒就便宜你了。”

 

江正豪和郝有才一脸的惊骇,他们哪想到叶成下手如此狠辣,一下给朱良生的脑袋开了瓢,顿时愣在当场。

 

郝有才在这些人中一贯充当狗头军师的角色,平时仗着家里有点关系,加上跟江正豪走得很近,从来都是耍阴招欺负别人,哪见过流血的场面,吓得浑身抖索起来。

 

唯有江正豪算比较镇定,他的老子是副市长,正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在东海市真没几个人敢动他。

 

叶成跃过中间的茶几,飞起一脚,蹬在瑟瑟发抖的郝有才身上。这厮嚎叫一声,仰面摔到了沙发的背面。

 

酒吧二楼的监控室内,一名黑脸壮汉正翘着二郎腿悠闲的抽着眼,猛然注意到一副监控画面内一阵搔乱。

 

他马上拿起对讲机,吩咐道:“一层所有的保安注意,舞池西南方向有人捣乱,马上把捣乱的双方给我扔出去。”

 

放下对讲机,黑脸壮汉慢悠悠的站起身。“好久没遇到敢在玫瑰酒吧打架斗殴的人了,去看看热闹!”

 

“一群酒囊饭袋的狗东西,这么不禁揍!”叶成眼中闪烁着寒光看向江正豪,勾勾手道:“你不是威胁着让我学会识相嘛,来给我说说让我怎么学?”

 

江正豪被叶成森寒的目光盯得,心里泛起一股寒意,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呼喊道:“你要干什么?我爸是江刚,你敢动我一下,绝对饶不了你。”

 

“你怎么不说你爹是李刚呢!”叶成快速伸出三根手指,死死抓住了江正豪的喉咙

 

江正豪立刻感到了死亡的威胁,吓得手脚乱蹬,脸色憋得通红,呼吸越来越艰难。

 

他的双手紧紧抓住叶成的手臂,使尽吃奶的力气,也没能掰开叶成的三根手指。

 

叶成低头附在江正豪的耳边,如见到老朋友般笑道:“以后你再敢纠缠陈落雪,我不介意捏碎你的喉咙。”

 

“住手!”接到黑脸壮汉的命令,一名精瘦的保安队长,马上带着一队保安来到出事地点。

 

陈落雪没想到叶成会跟江正豪等人发生了冲突,跟着保安挤入人群,看到叶成正掐着江正豪的脖子,连忙劝道:“叶成,手下留情,别冲动!”

 

吴晓华也跟着跑进来,看到甄常建如烂泥般瘫在地上,马上慌了神,哭哭啼啼道:“老公,你这是怎么了?”

 

叶成根本没理会保安队长的呼喊,对陈落雪微笑道:“放手吧,不用担心,我手上有分寸。我不想让这家伙死,他想死也死不了。”

 

江正豪吓得真翻白眼,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啊?根本就不像是民工。

 

保安队长见闹事的人根本未理睬他,恼怒道:“你难道不知道玫瑰酒吧的规矩,任何客人不得闹事,还不赶紧住手。”

 

叶成依然对保安队长的话置若罔闻,转头对江正豪道:“你小子到底想死,还是想活?”

 

江正豪艰难的说道:“想……活!”

 

“想活好办,只要你答应以后永远不再纠缠陈落雪,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狗命。”叶成一脸戏谑的表情,仿佛手中根本不是掐着一个大活人。

 

江正豪连连点头,他只觉得脖子一松,气息顺畅了许多,慌张胆颤地说道:“我保证以后不再纠缠陈落雪,放了我吧!”

 

叶成抬起另外一只手拍了拍江正豪的脸蛋,仿佛戏弄宠物般笑道:“这才乖嘛,记住你的保证,否则打屁股。”

 

江正豪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气的怒火熊燃,但脸上又不敢过多表露出来,生怕这个野蛮‘民工’发飙。

 

保安队长忍耐到了极限,怒道:“你小子敢在玫瑰酒吧闹事,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什么地方。”

 

说罢,他闪身上前,带着劲风的一拳打向叶成的胳膊。叶成灵活的转身,眼看拳到就要打到面前,他机敏快速的抬手,把江正豪拉到了身前当肉盾。

 

保安队长再想撤拳已经来不及了,刚猛的一拳打在了江正豪身上。

 

江正豪哪挨过重拳,惨叫一声,差点没背过气去。

 

叶成嘲弄道:“这一拳可不是我打得,你要怪就怪酒吧的保安。”

 

“还不赶快放人!”保安队长恼羞成怒,转身来到叶成的另外一侧,一记勾拳打向叶成的脑袋。

 

叶成并未躲避,如法炮制,眼看就要被拳头打到,手臂拽动,江正豪又出现在身侧,保安队长的一拳再次打在江正豪身上。

 

保安队长不认识江正豪,下手也没顾忌,不信打不到叶成,连连挥拳攻击。

 

江正豪可倒了八辈子血霉,被叶成拎着当肉盾挡来挡去,连挨了四五记重拳,肚子内翻江倒海,浑身剧痛,嘴角溢出了血迹。

 

站在楼梯上看热闹的黑脸壮汉眼前一亮,暗叫高手,对着对讲机道:“黄家乐,你不是他的对手,退下吧,我马上过去。”

 

保安队长一百二十个不服气,撤退几步,对手下的保安吩咐道:“把这里给我围起来,大福哥要亲自动手。”

 

保安们如同打了鸡血般立刻分散开,把卡座四周围住,亲眼见证大福哥动手的机会可不多。

 

陈落雪趁机劝道:“快放了他吧,别再打了,不要把事情闹大。”

 

叶成道:“我倒是准备放过江公子,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放过我?”

 

江正豪有种骂街的冲动,我现在被你控制着,哪敢不放过你。

 

他还算聪明,连连保证道:“今晚的事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我们互让一步,以后我绝不再纠缠陈落雪。”

 

陈落雪唯恐事情闹的无法收场,急忙道:“既然江公子都保证了,你快放了他吧!”

 

“我女朋友替你求情,我就放你一马,记住刚才的保证。”叶成也知道陈落雪是关心自己,怕在事情闹大,这才松开了江正豪。

 

陈落雪拉起叶成的手道:“我们走吧!”

 

“在玫瑰酒吧闹完事,就想拍屁股走人?”就在这时,一个黑脸壮汉走了进来。

 

他身高一米九零,比四周的人都高出半头,身体强壮,站在那如半截黑塔差不多。

 

江正豪眼中闪过一抹喜色,他知道这名黑脸壮汉,是负责酒吧保卫工作的经理,外号大福。

 

之前,他曾见过大福出手教训在玫瑰酒吧闹事的混混,硕大的拳头一拳就能把人的骨头打碎,力气极大。只要大福肯出手,叶成只有躺着出去的份。

 

叶成上下打量黑脸大汉几眼,随意说道:“不走人,难道酒吧还管吃管住?”

 

大福从眼前看似貌不惊人的男子,身上感到了危险气息,傲然道:“管吃,但不管住!”

 

叶成笑眯眯的说道:“原来酒吧还管吃,看来我以后得常来吃白食了。”

 

“只要你敢吃!”大福猛然冲至叶成身前,小沙包似的拳头挥过。“请你吃拳头。”

 

就在大福近身的刹那,叶成的力量爆发,拳头带着劲风挥出,跟大福的拳头撞到了一起。没有任何的花招,就是硬碰硬。

 

“嘭!”一声闷响,两人同时后退一步,距离再次拉开。

 

大福大吃一惊,这家伙竟敢跟他对拳,而且力量丝毫不在他之下。他好久没遇到能跟自己交手的高手了,心中兴奋起来。

 

两人再次接近,一晃连对了四拳。叶成暗自心惊,眼前这黑脸大汉的每一拳爆发力极强,硬碰硬下来,他的手臂已隐隐作疼。

 

大福更是心惊不已,对手每一拳的力量都在增加,他的手臂生疼发麻,自己引以为傲的力量竟然占不到任何便宜。“这家伙真是怪胎,难道还没有使用全力?”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保安队长黄家乐心中彻底服气。

 

他知道自己根本接不住大福的全力一拳,这个看起来非常普通的家伙,竟能连接四拳而不败,武力值绝对在自己之上。

 

江正豪恨不得大福能一拳把叶成打死,看叶成居然一点事也没有,心里暗惊:大福,你今天没吃饭吗?

 

冲突刚发生的时候,周围的客人都躲得远远。这种冲突并不太糟乱,躲避好的客人都伸长脖子瞧着热闹。

 

陈落雪一直担心叶成不是高大黑脸壮汉的对手,看到叶成应对自如,紧张的心才渐渐放松下来。

 

叶成稍微迈开一小步,甩着手臂道:“难道你还想打?”

 

“并不是我想打,而是你破坏了玫瑰酒吧的规矩。”大福眼神冷峻的看着叶成,“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被我们扔出去,要么打倒我,走出去。”

 

“被人扔出去多没面子,我当然选择后者。”叶成双拳一前一后,摆好架势,随时可以攻击和防守。“来吧,速战速决。”

 

“我也正有此意!”大福面色冷静沉稳,脚踏弓步,双拳也是一前一后。他并没有主动出击,而是在伺机而动。

 

叶成暗自调整呼吸,将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目光犀利冷凌,神情专注,面色肃然。

 

整个人好似一柄随时出鞘的宝刀,跟平时的形象判若两人,一股久经沙场后才会有的肃杀威压席卷向大福。

 

陈落雪还是第一次见到叶成如此冷酷的表情,冷峻、严肃、酷劲十足。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不自觉的被叶成此时的气质所吸引。

 

叶成突然动了,低喝一声,好似下山的猛虎般前冲,身体瞬间腾空。他的膝盖高高抬起,去势凶猛的顶向大福的胸口

 

速度、力量、爆发力惊人,无一不展示出叶成超高的攻击技巧,带着一阵劲风扑来,他的动作快到极致。

 

大福是眼睁睁的看着叶成的攻击袭来,却无从躲避。叶成的膝盖迫近,他粗壮的双臂交叉在一起,肌肉的力量瞬间爆发,撞击了出去。

 

“嘭!”大福感觉犹如一辆汽车迎面撞来,双臂发麻。他不仅没能把叶成撞出去,自己高大的身躯反而向后快步倒退。

 

借助惯性的力量,叶成的膝盖一直压制着大福的双手,而他的双手却闲置着随时可以发出袭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35212.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