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厨房在厨房里边给老公打电话:陌生人进了我身体好刺激

王小翠似乎在犹豫,不过回头看了眼我后还是脱了内衣。

 

我极力压制住自己的火气,眼珠子却是死死地盯着王小翠那两团软软的肉团。

 

要不是意志坚定,我说不定就要露出马脚了!

 

不过即使如此,我下面还是来了反应。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我继续往下揉捏。

 

 文学

触碰到了胸脯的边缘,经过试探后我发现王小翠并没有抵抗的意思。

 

我喜不自胜,连忙在那儿揉捏了几圈,王小翠舒服得几乎要喊出声来。

 

王小翠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说:“壮子,你要不是个瞎子的话,姐都想嫁给你了。”

 

我知道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并没有慌张,而是露出喜色,转而很快又变得沮丧起来。

 

道:“谢谢王姐,你能这么说,我真的很高兴,不过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就算我眼睛好了,也没人能看上我,我家里太穷了,现在家里唯一的支柱都倒下来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的手更进一步,一只手抓住了王小翠的小白兔。

 

王小翠嘴里发出声嘤咛,面色红得就跟能滴出血来似的。

 

我连忙道歉:“对不起啊王姐!我刚才不是故意的!实在是我看不见啊!”

 

“你要是觉得不方便的话,我不按摩就是了。”

 

王小翠顿时急了,忙道:“没事的,你可以继续,壮子……你是不是没碰过女人?”

“我家里穷,还是个瞎子,哪有妹子看得上我?”我苦笑道。

 

王小翠也不说什么,直接抓住我的手按在了她小白兔上!

 

我体内的那股邪火瞬间翻腾起来,喉头干涩的厉害,无论怎么吞咽口水都无济于事。

 

“姐,你这是……”我语气慌张。

 

王小翠笑了起来:“你放心按,我就是这儿不舒服,经过你的按摩后好多了。”

 

“你也不是个小孩子了,该知道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不过你家里的确有些艰难,要不然的话我还能帮你介绍个姑娘呢。”王小翠惋惜地叹道。

 

我一边享受着手掌传来的温暖,一边自责地说:“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不是个瞎子的话,我表弟二牛就不会出事,也幸好有王主任帮我们把二牛抬回来,要不然我们还真不知道怎么过日子呢。”

 

王小翠一听,立马就知道我说的是王大富。

 

不过她并没有赞同我的话,而是不屑地嗤笑。

 

“你别把王大富当成是救命恩人,他坏得很。”

 

“王姐,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以乱说啊,王主任还来我们家慰问二牛呢,其他人哪有这种心思?”我想了想,觉得似乎还少了些什么。

 

我继续说:“就是不知道上面啥时候能把赔偿款发下来,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女人是感性动物,一听我如此推崇王大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王小翠发出声冷哼,我立马加大了手中的力道,让王小翠舒服舒服。

 

王小翠说:“壮子,你真的不用对那个家伙这么尊敬,你们家二牛出事八成就和他有关!”

 

其他人怕王大富,可王小翠不怕啊。

 

见我嘴巴张得大大的,王小翠继续说道:“你继续按,不用停。”

 

“我跟你说的这些话都是我所知道的,不会骗你,其实上面的赔偿款早就下来了,只不过你们得不到而已。”

 

“这些赔偿款全都落入了知王大富和他那些喽啰口袋里,连一根毛都不准备给你们家留呢。”

 

我心道果然如此,不过我还是装出十分惊讶与惶恐的模样。

 

“啊?这是真的?”

 

与此同时,我停住了手中动作。

 

我懊恼地拍了下大腿:“这怎可能呢,今天我去找他的时候,大富还说上面不仅不想给赔偿款,甚至还要我家给上面赔偿,我们哪里能拿出来那么多钱啊!”

 

看到我慌了神,王小翠的眼神里盛满了怜惜。

 

她说:“这些话你暂时不要跟其他人说,明白了吗?”

 

“嗯,我晓得。”

 

接下来我更加卖力地帮王小翠按摩,让王小翠全身上下都酥麻酥麻的。

 

更让我感到刺激的是,在我的触摸下,她早已动情,满脸潮红地享受着我的抚摸。

 

我心想现在能进行下一步计划了,揉搓完小白兔后,我故意将下面支起的帐篷‘不小心’顶了顶王小翠的脑袋。

 

我还装作浑然不知的模样说:“刚才真是对不起,我没看到你的脑袋在这里。”

 

王小翠脑袋突然被顶了下,起初她以为是我的皮带扣子,回过头来发现居然是我的那个玩意!

 

我见王小翠没说话就知道她肯定也有了些心思,当即说道:“姐,刚才我是不是碰到你脑袋了,我刚才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气。”

 

王小翠哪里会生气?

 

即使隔着裤子,王小翠都能感受到我那儿的雄伟磅礴!

 

要不是裤子兜住这玩意的话,恐怕就要突破防线了!

 

王小翠把脑袋凑了上去,和我的玩意只差了几公分而已。

 

我把这一切都看在眼底,心神激动之下,那玩意还哆嗦了一下,惹得王小翠阵阵发笑。

 

我不禁有些尴尬,不过幸好没被王小翠发现我的异样。

 

眼看着王小翠拿出她纤细的手掌比划着我那个玩意,我心中暗笑,直接往前走了一步,把自己的玩意直接贴在了王小翠布满绯红的脸上!

 

王小翠被吓了一跳,浑身一颤,眼睛瞪得老大,满是浓烈的渴望!

 

要不是看在我是个瞎子的份上,王小翠怕是要怀疑我是故意的呢!

 

不过我此时倒也没有隐瞒,而是坦然道歉:“对不起王姐,我实在是太激动了,我从小到大还从来没碰过女人那里呢。”

 

这时候撒谎的话,反而会让王小翠怀疑。

 

王小翠果然放下了心中的疑惑,竟开始观摩起我的这个玩意来。

 

她盈盈笑道:“没事的壮子,姐守了这么多年的寡,心情和你是一样的。”

 

“所以我特别能理解你,但是你不能把咱的事情往外说,知道吗?”

 

眼看着王小翠陷入了我的陷阱中,我更高兴了。

 

当即点头道:“嗯!我知道的!王姐这么善解人意,长得肯定很漂亮,要是我能娶个和王姐一样的媳妇就好了。”

 

王小翠害羞地笑了。

 

其实王小翠长得不算赖,甚至还能在村子里排得上名号呢。

 

也只有王大富那个从城里嫁过来的媳妇能稳压王小翠一头,其我人顶多就是和她平起平坐而已。

 

“那姐今晚教你怎么玩,成不?”王小翠说道。

 

她说完之后就有些后悔了,臊得满脸通红。

 

我欣喜若狂,我没想到的是王小翠竟然这么直接,激动得说话都哆嗦:“王姐……你、你不是在骗我吧?我听说和女人睡觉很舒服,可是我没经历过,也没啥经验。”

 

王小翠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将我抱在怀中。

 

她分明早就想尝尝我那个大家伙的味道了,只是碍于一直没有机会罢了,现在终于等到这个机会,怎么可能轻易就放过这个机会?

 

我故意动作拘谨得僵着身子,让王小翠发笑。

 

不过也正是如此王小翠才没有怀疑我,认为我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子而已。

 

“姐不骗你,我来教你。”

 

王小翠一边说一边帮我脱衣服,我意志差点就被王小翠冲破了。

 

王小翠的身子实在是太好了!

 

就跟绸缎子似的!

 

更令我受不了的是,王小翠的指尖轻轻划过我后背的时候,让我全身酥麻酥麻的,就像被电流击中似的。

 

我也不再矜持,抱着王小翠开始亲吻起来。

 

我们互相拥吻着走进了王小翠的房间,随后,我激动地将王小翠扑倒在床上。

 

此时的我哪里还像是一个瞎子,倒像是一头被心中欲望支配了身子的野兽罢了。

 

王小翠也是欣喜不已,两人很快脱了个精光躺在床上。

 

王小翠坐在我的身子上,看着我身上微微显现的肌肉线条,吞了吞口水。

或许是因为在她看来我就是块没被开发过的肥沃土地,毕竟我是个瞎子,带给她的刺激感是其他人所不能给予的。

 

因为在我这个瞎子面前,她可以不用掩饰自己的想法,更放得很开。

 

更加不用说我的资本那么足,那玩意儿就跟村里的驴似的。

 

因此,我把刚到嘴边的话也硬生生咽回到了肚子里。

 

此时的我也很享受着王小翠给我带来的刺激感。

 

王小翠果然把我无视了,脸上露出了极为疯狂而又享受的表情。

 

尤其是王小翠甚至还让我帮她按摩那个私密地带。

 

我没有阻止,伸手到那儿的时候发现那里已经变成了沼泽地。

 

我用娴熟的按摩技艺帮王小翠解决生理上的问题,她除了没叫出声来,该做的都做了。

 

“壮子,不要停……”王小翠动情地哼唧

 

我也来了兴头,上次我跟田馨差点就捅破了那层窗纸,这口火气一直被我憋到了今天,恨不得将火气全都释放出来!

 

王小翠浑身上下都软乎乎的,就像是一滩水似的躺在床上任由我摆布。

 

到了最后,我加大了力道与频率,让她开始忍不住惊呼起来。

 

虽然声音很小,可也刺激到了我!

 

“壮子,我受不了了,你快帮帮我,把那个玩意给我!”

 

就在王小翠满心期待着我的进入时,我生生忍住了。

 

一动不动地蹲在床尾说:“不,我不能这么做,我表弟二牛还在床上躺着呢,我这个做哥哥的都没能帮他报仇,甚至没能帮他把赔偿款要回来,我真是没用。”

 

我这么一说,把之前的气氛全都搞坏了。

 

王小翠瞬间变了脸,却并没有责怪我的不识趣。

 

在这个村子里被王大富一家欺负了,村民也只能老老实实吞下这口恶果,谁都不敢奋起抵抗,因为王大富他们一家有的是办法对付他们。

 

这里山高皇帝远,谁能管得着?

 

王小翠开始安慰我:“你不用担心,一切都会过去的。”

 

但现在她的欲望已经被我吊起来了,要就这么放弃的话,多少是有些不甘心的。

 

而我的目的正是这个!

 

我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没用的,除非我们家从村子里搬走,可是咱能搬到哪里去啊,我们又没有钱也没有权势。我表弟已经丧失了那方面的能力,要是连我也失去那个……那我们家就真的完了!”

 

在农村,香火延续是件十分严肃而又重要的事情。

 

王小翠想了想,也一脸愤然。

 

她摸着我的脸柔声道:“你不用担心,我是村里妇女委员会的会长,我要是对付他的话他也不敢吭声。”

 

“明天我就把这件事情告诉村民,让大家看看王大富的狼子野心。”

 

我心中大喜,忙道:“王姐你就是咱家的恩人,以后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跟我说,我就是做牛做马都会报答你的。”

 

在我看来,只要王小翠出马,没什么事情解决不了。

 

“你不用做牛做马,以后我要是有需要的话就来找你,我知道你这玩意大得很,以后肯定有不少女人喜欢。”王小翠打量着我的玩意,舔了舔唇。

 

“事情我都已经答应你了,是不是能继续做了?”

 

我自然是求之不得。

 

毕竟王小翠长得不赖,身材又好,我看过她好几次洗澡,早就对她垂涎不已。

 

要是这次占有王小翠的身体,让她以后都念着自己的好,那么我在村子里也算是有了一方靠山,以后再也不用怕王大富那家伙了。

 

想到这里,我喜滋滋地准备提枪上马。

 

王小翠面色红润,很老实地躺在床上岔开双腿,等待着我的恩赐。

 

我兴奋地用力一挺,就要把那玩意送进去。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王会长,你有看到我们家大哥吗,他好像不见了!”、

 

是弟妹田馨的声音!

 

王小翠连忙打了个激灵,一脸的欲求不满。

 

真是扫兴!

 

我心情也是极为郁闷,这都是第二次了!

 

每一次都是在他即将要得逞的时候被人打扰。

 

他本想不理会田馨,继续刚才未完的事。

 

可王小翠却说:“要不这次还是算了吧,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要是你弟妹找不到你的话,他们估计会动员全村人找你。”

 

“到了那时候,人多眼杂,指不定就有人看到你在我家。”

 

王小翠也满脸惋惜,和我穿好衣服之后,才冲着门外说:“壮子在我家吃饭呢,没啥事!”

 

田馨还是不放心,让王小翠打开门把我带走。

 

离开的时候,我恋恋不舍地看了眼站在门口目送我的王小翠。

 

不过我还是有些高兴的,因为王小翠已经答应帮助我揭发王大富的丑闻。

 

回家的路上,田馨一直低着头,小心翼翼地搀扶着我。

 

我觉察到气氛不对劲,便问道:“馨馨,你是不是有啥心事?”

 

她丈夫突然变成了半个残疾人,要是没点心事才怪呢!

 

她犹豫了一下,才吞吞吐吐地说:“大哥,这段时间来姨一直跟我说一件事,我考虑了很久,觉得也应该跟你说说。”

 

“啥事情?”

 

“咱姨和二牛都说以后让大哥照顾我,让我给王家留下血脉,延续香火。”

 

我一听,顿住了脚,愣愣看着她。

 

田馨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就是上次梅姨跟我说过得那件事。

 

我一脸正色地问道:“馨馨,那你是怎么想的?我们家会尊重你的想法,绝对不会强迫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

 

让田馨思想那么传统的人服侍两个男人,也的确为难她了。

 

虽然夜色很暗,可我还是能看到田馨红了脸。

 

她说:“我寻思着,二牛下半辈子可能已经没有了那方面的能力,而大哥你又看不见东西,我作为王家的媳妇,答应这件事情也是应该的。”

 

“更何况我和大哥之间本来就有都有些想法,我若是答应了咱姨的话,大家才能皆大欢喜。”

 

我张了张嘴,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说。

 

嫁入我们家的确委屈了田馨,我轻叹了一声,把手搭在田馨肩膀上。

 

“那二牛是怎么想的?”

 

这么重要的事情,没理由不经过表弟同意。

 

“二牛他一开始就是这么劝我的,那时候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直到现在才想通了。”

 

田馨的话,让我有些意外。

 

看来这个主意的确是表弟的意思。

 

不过我心中也在摇摆。

 

我真的要这样做吗?

 

之前表弟不在家的时候,我就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

 

现在表弟下半身的幸福没了,他竟然第一时间就想到让田馨照顾我。

 

这让我心里很过意不去。

似乎意识到了我的不对劲,田馨又说:“大哥,这不是正合你心意吗?”

 

“而且我好像对大哥也的确有点意思,给二牛生孩子也是生,给大哥生孩子也是生,反正都是为王家生孩子,而且这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大哥你要好好想清楚。”田馨也有些着急。

 

我深深吸了口气,才说:“那好吧,不过也得等咱们都做好了准备再说,说不定二牛的伤势会有回旋的余地呢?”

 

田馨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只是显得有些心事重重,脸色也不是很好。

 

我心里明白,她这是钻了牛角尖。

 

觉得我先前明明那么热烈,现在却畏首畏尾的,这让她多少有些不爽快。

 

我回到家之后没有洗澡就躺在了床上。

 

脑海中一时间浮现出田馨的影子,一会儿又变成了王小翠的身影。

 

这两个女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至少我还没有办法在这两个女人之间转圜,至于田馨刚才和我提起的事情他也放在了脑后。

 

虽然我可以答应田馨说的那个条件,可也要等到表弟二牛完全没有了希望再谈论,要不然日后二牛要是恢复了过来的话,田馨该如何在家里生存下去?

 

怕是没脸继续在王家了吧?

 

想到这里,我就有些头疼。

 

到了第二天早上,王小翠果然行动了。

 

梅姨从外面走回来的时候嘴里骂咧咧地说道:“这个王大富真不是个东西,怎么连二牛的救命钱都敢贪污,他以后生孩子是不是不要屁眼了?”

 

“姨,怎么了这是?”我摸索着上前问道。

 

梅姨神色稍缓,可眼底还是充满了怒火,她咬牙切齿道:“今天早上我去地里干活的时候路过宣传栏,就看到上头刚出的告示,是妇女委员会会长王小翠张贴的,你知道上面写的是啥不?”

 

我虽然心里已经猜到可能是什么内容,但还是摇头。

 

梅姨气得不行,喝了口水后继续说道:“上面写了王大富和王海贪污了你弟弟二牛的赔偿款,据说还不少呢!”

 

“不行,今天下午我就要去村委会和他们方面对质,问问他们到底几个意思!难道王大富一家就真的是咱村里的土皇帝不成?”梅姨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二牛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听到这些话后一言不发。

 

随后田馨也从外面回来了,跟我汇报了外面的情况。

 

据说这个告示张贴出来之后引起了满城风雨,只是半天时间而已,村头村尾都在讨论这件事情,还有人说明年村长选举不能继续投给王铁牛了。

 

不少人都看清楚了王铁牛一家的心都是黑的。

 

有些比较激进的青年甚至要将王大富揪出来暴打一顿,可见他平时在村里是有多招人厌!做了多少坏事才能这样啊!>>>>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34613.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