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流这么多,还说不要:深入浅出身体交流是什么意思

当然,非常爽。

 

是我从来没经历过的爽。

 

灵琴清张开双眼,问:“这就完事了?”

 

“嗯。”我有些窘迫。

 

毕竟,该办的事情,我还没办完,就这么缴枪了,有点太不敬业了。

 

“还不拿纸巾给我擦干净?”灵琴清命令道。

 

我赶紧拿纸巾给她擦拭,当我的手碰到那处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她身体的颤抖。

 

胡乱擦了一通之后,我感觉自己又有些亢奋的想要起来的时候。

 

灵琴清问:“怎么没有血?不是说第一次会落红吗?为什么没有?”

 

尴尬的说:“好像失败了,没弄成。”

 

“什么?这么久都没弄成?你……”灵琴清怒冲冲的说:“把你的手,从我那里拿开!”

 

我:“……”

 

“真是笨死了!”

 

“要不,再来一次吧,这次一准能成。”我试探着问。

 

眼前一抹雪白,煞是诱人,我满怀着憧憬的想再试试,毕竟我还没有真正尝过女人的滋味。

 

“你这里太臭了,被你弄的粘糊糊的好难受,我要回去洗澡。”

 

“可是……”

 

“刚才不是弄过了,还不算破瓜吗?”

 

我:“……”

 

“我不管,反正我要回去了。”

 

此刻的我,真的不敢强留她,打心眼里的恐惧感还是有的,我只能低声劝:“你不让我弄可以,不过我有言在先,如果你男人出什么事别怪我。”

 

“乌鸦嘴,放臭屁!不许你说丧气话!”

 

“好好好,我不说行了吧。”我脸色有些难看,“反之,出了什么事,跟我无关。”

 

“你才出事呢,你们全家都出事!”

 

我大汗。

 

 文学

穿好衣服扔了个红包给我,灵琴清开门离开了。

 

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刚才太紧张了,只顾着瞎摸乱亲的,现在居然想回味都既不太清楚了。

 

真特娘的操蛋。

 

现在人走床空,我只能独自叹息,唉,刚才太窝囊了,居然到了门口也没办成。

 

不过,灵琴清的身材真的好。

 

她男人有艳福了,娶了这么漂亮的女人!

 

此时的我不但不感觉累,反而觉得很兴奋。

 

要是让我再来一次,我绝对能弄进去,也要让灵琴清那个小娘们知道我的厉害。

 

这一晚,我睡的很甜。

 

第二天灵琴清和洪森伟新婚,大摆筵席,风光无限。

 

不愧是大户人家,请的酒席都有几十桌。

 

庄户人家能来的都来了,亲戚朋友高朋满座。

 

我当然也到场了。

 

作为开光师,我可是有一份功劳的,而且不用给份子钱。

 

免费吃喜酒我当然乐意了,他们也把我当做贵客,给我坐在最好的席位上吃饭。

 

晚上宴席开始的时候,跟我一桌吃饭的还有我表姐,褚鳕襄。

 

我表姐也是村里顶尖的漂亮女人,她跟灵琴清是同学又是同年,两个人关系特别好。

 

虽说是表姐,可她一直看不起我这个穷表弟。

 

我爸妈刚去世那段时间,我也去我姨妈家住过一阵子,那时候我表姐就非常讨厌我,动不动就对我拳打脚踢的,虐待我。

 

那时候我小,不懂事,也不敢反抗。

 

只知道,我必须离开,宁愿做乞丐,也不被她欺负。

 

现在,我们俩坐在一桌吃饭,跟仇人差不多,根本没有什么话好说。

 

“小贝啊,下个月你表姐也要出嫁,到时候你还得给你表姐开光。”媒婆王婆说道。

 

我擦。

这消息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惊得我筷子都掉地上了。

 

这不是捉弄人吗?

 

怎么对头一个个的都要出嫁。

 

全赶一起了?

 

我表姐,要我给开光。

 

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说句不好听的,我连想都不敢想,那是什么样的画面。

 

“王妈,别这么说,说不定啊下个月不是他呢?能活到那时候再说。”褚鳕襄红着脸说。

 

尼玛,真是一对璧人啊。

 

一对毒舌,都不带变样的。

 

“襄襄,这大喜的日子,别说不吉利的话。”王妈急忙说道。

 

我低着头也不搭话。

 

反之,过几天,她就要被我破瓜了,到时候再说。

 

接下来,喜娘新郎出来敬酒,众亲友将他们送入洞房。

 

看着灵琴清水灵灵的俏模样,再回想起昨晚她在床上的曼妙身姿,我忍不住又有了反应

 

表姐似乎看到了我的反应,眼中满是不屑,好像她有多纯洁似的。

 

“等着吧,等你破瓜那天,再弄你!”

 

没等来表姐破瓜,却等来了第二天的丧炮。

 

洪森伟,死了。

 

死在了新婚之夜,死在了灵琴清身上。

 

我听到消息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暗暗想着:“完蛋了,这下完蛋了。”

 

因为我没给灵琴清开光成功,洪森伟才在新婚之夜横死的。

 

血光之灾啊。

 

我心里忐忑不安。

 

洪家一片哀嚎,喜事还没办完就变成了丧事,换做谁看了都难免唏嘘。

 

不少人都在偷偷议论洪森伟的死因。

 

洪森伟长的五大三粗的身体很棒,不像是短命鬼的样子才对。

 

平时除了有把子力气,人也比较憨厚,不是那种奸猾狡诈之徒。

 

可谁能想到,昨晚新婚之夜,他回到房间的时候就直接睡了,也没圆房,把娇滴滴的新娘子扔在一边,守了空房。

 

一夜都没见他有什么动静,等到早上起来的时候,洪森伟没气了,死在了床上。

 

洪森伟的死状很有些恐怖,张着大嘴全身僵硬,脸色铁青,好像是中了邪一样,脸眼都半睁着,狰狞可怖的样子吓坏了众人。

 

“堂哥怎么会死在床上?说,你对他做了什么?”一个人指着灵琴清怒喝道。

 

他叫程基勤,是洪森伟的表弟。

 

据说是社会人,背后稳着一条龙直到胸口一个龙头张着嘴,看上去有些唬人。

 

听村里人说,他在外面专门帮别人要债,村里人对他也都是敬而远之。

 

“我没干什么啊,什么都没做。你可别冤枉我啊,我也不想守寡啊。”灵琴清哭着说。

 

程基勤冷笑着,“我哥昨天好好的,为什么进了房就死了?你得给我们个说法,不然!哼哼。”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我看的一阵心惊肉跳。

 

家伙,十足的狠角色,难缠。

 

灵琴清早就吓的乱了方寸。

 

我看着她的眼睛瞄向我的时候,心里一沉,“麻痹,这婊子要出卖我了。”

 

刚要抬腿走人的功夫,灵琴清指着我喊道:“是他,章小贝,都怪他!”

 

我尼玛,这娘们!老子没给你破瓜,没睡你,还错了?

 

没等我多想就被程基勤拽着胳膊,推倒在灵琴清的面前。

 

“想溜?不把事情说清楚,谁也别想走!”程基勤重重的踢了我一脚,屁股生疼。

 

“都怪他,是他没给我破瓜,才把森伟害死的,就是他!”

 

人群顿时一阵哗然。

 

洪森伟的家人父母兄弟更是勃然大怒,扑上来对我就是狠狠的一顿揍,质问我为什么不给灵琴清破瓜。

 

我没办法,被逼着把当晚的情况如实说了。

 

“没用的废物!”程基勤神色怪异的看着我俩,怒喝道:“这小子肯定是故意的,拿了钱不办事,让我哥送了命,得给我哥陪葬!”

 

“关我屁事啊,当时我没成功可第一次没成,我还想再来一次,是她不给我机会提起裤子就走了。”我大惊失色,大声的辩解道。

 

“你俩一起给我儿陪葬!”洪森伟的父亲洪谩广怒喝道。

 

于是,我和灵琴清一起被洪家人关了起来。

 

“都怪你啊,没用的废物,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被害的要跟你一起给那个死鬼陪葬?都怪你,都怪你!”灵琴清一阵拳打脚踢的对我。

 

我抱着头任由她打我。

 

到了这份上,马上都要陪葬了,打几下也没什么。

 

我现在心里乱糟糟的,根本感觉不到疼。

 

忽然间,我想起了表姐昨天说诅咒我早死的话。

 

麻痹,女人的嘴,真特么的够毒的。

 

这才刚过夜,就快成真了。

 

可惜了,没有睡成灵琴清已经很亏了,表姐的身体也可能睡不到了。

 

好气啊。

 

“呜呜……我还这么年轻不想死。还没有活够,还没尝到做女人的滋味,我不想死!”

 

我想安慰她,但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

 

“如果你想在死前尝尝女人的滋味,这个,我可以帮你。谁叫你和这废物没有破瓜?你这是活该!”

 

“今天,就让我来帮帮你。”

 

“破瓜,这个我最拿手了!”

我抬头一看,竟然是程基勤。

 

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灵琴清警惕地望着程基勤问:“你……你什么意思?”

 

程基勤正色道:“你不是想尝尝做女人的滋味吗?这个我可以帮你。”

 

“帮我?”灵琴清一怔,叫道:“想睡我!门都没有!”

 

“你让我睡一次,伺候我开心了也许我能说服他们把你放了。”程基勤说道。

 

“真的?”灵琴清眼睛一亮。

 

“当然是真的。”程基勤的眼中闪着邪光一步步的靠近。

 

我实在看不下去,失落的一批,灵琴清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要被程基勤睡,简直是好白菜被猪拱啊。

 

她的第一次本该是属于我的,反倒是程基勤占了便宜。

 

“喂,小子。”程基勤轻蔑地朝我看了一眼,说道:“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眼看着他要去脱灵琴清的裤子。

 

灵琴清突然推开程基勤朝门口跑去。

 

“操!”程基勤干骂了一声,被灵琴清推得坐倒在地。

 

待他爬起来时,灵琴清已跑出了门外。

 

“臭婊子,你给我站住!”程基勤叫骂着追了出去。

 

我愣了一下,见门口没人,也赶紧跑了出去。

 

麻痹,还没跑多远就被人发现了。“章小贝,你给我回来!”

 

我大惊,咬着牙拼了命的狂奔。

 

后面立即有好几个人追了上来。

 

这时候是上午,村子里有很多人,要是他们围堵我,我绝对逃不了。见后面来追我的人越来越近,我径直朝村子后山跑去。

 

这些年我经常在山上打猎捡蘑菇摘野果,没有人比我更熟悉后山了,我自信一旦到了山上,他们就别想再抓到我。

 

果然,我一头钻进山里后,那些人就停了下来,然后转头回去了。

 

我准备在山上呆两三天,待程基勤下葬后再回去。

 

突然,从山上传来一道叫骂声,我仔细一听,像是灵琴清的声音。

 

我略一犹豫,悄悄朝声音所发出的地方潜去。

 

待近了,我惊讶地发现,程基勤竟然将灵琴清压在了地上。

 

“放开我!你敢这样对我,我可是你嫂子!”灵琴清说道。

 

“嘿嘿,你不是没跟我堂哥洞房吗?算什么嫂子?你跟我好,我可以保你不死。”程基勤边说边要去脱灵琴清的裤子。

 

“我死也不跟你好!”灵琴清不断挣扎。但是,她被程基勤压得死死地,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

 

“既然你想死,不如在死前让我舒服一回。”程基勤猥琐地说道。

 

突然,灵琴清一眼瞅见了我,立即叫道:“章小贝,救我!”

 

程基勤回头一看,见是我,哼道:“你这废物也出来了?”

 

我镇了镇,说道:“你放了灵琴清。”

 

程基勤依然将灵琴清压得死死地。“灵琴清我睡定了!你他妈的赶紧走开,不然,抓你回去,明天就给我堂哥陪葬!”

 

“别走!”灵琴清立马哭了,梨花带雨,“章小贝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要是走了,我恨你一辈子!”

 

“他哪算是男人?他若是男人,你俩就不会给我堂哥陪葬了。”程基勤边说边又去扯灵琴清的裤子,对我完全熟视无睹。

 

程基勤说得对,如果成功地给灵琴清开光,我俩都不会死。

 

但是,眼睁睁看着程基勤强了灵琴清,我做不到。

 

我捡起地上一块石头朝程基勤冲了过去。

 

程基勤已经将灵琴清的裤头拉了下去,他喘着粗气,下手更粗鲁了,完全没想到我已到了他身后。

 

我举起石头朝着程基勤的后脑勺狠狠打了下去。

 

“靠!”程基勤一声怪叫,回头朝我瞪来。我举起石头再次朝他打去,程基勤后一个驴打滚避了过去,骂道:“狗日的,敢打我,老子宰了你!”

 

我自知不是程基勤的对手,见他爬了起来,扬起石头朝他砸了过去,喊道:“灵琴清快跑!”

 

程基勤摸了摸后脑勺,一手的鲜血。他怒目圆瞪,气势汹汹朝我扑了过来。

 

我撒腿便朝山上跑。

 

“狗日的,有种别跑!”程基勤边骂边追。

 

我吃百家饭长大,家境太过贫穷,对于程基勤这种地痞我有一种强烈的畏惧感。刚才用石头砸他,也是出于男人的本能英雄救美,事后才觉得这是多么地鲁莽。

 

见程基勤紧追不舍,我慌不择路,最后竟然来到了一座悬崖边。

 

这座悬崖叫九死崖,崖壁陡峭,深不见底。听村里人讲,崖下面是沼泽,没人敢下去。因为沼泽会有沼气冲上来,有些鸟在空中飞着飞着就会突然朝崖下坠去。

 

这时后无退路,程基勤已追了上来,我顿然心如死灰。

 

“敢坏我好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宰了你,老子再去睡灵琴清。”程基勤冲上来,一脚踢在我的腹部。

 

只感觉小腹一阵剧痛,我朝后退了七八步。突然脚下踩空,身子陡然朝下栽去。一股奇强的气息扑鼻而来,我只感觉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等我再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一半已经陷入了沼泽当中,我想要求救,可是却如鲠在喉,沼泽的气息压迫着我的胸膛,使我的声音久久发不出来!

 

我一时陷入绝望当中,我知道,就算自己能够喊出声音来,这死亡之地又怎么会有人路过呢?

 

就算真的有人路过,谁又会救我?

 

就在我陷入昏迷之前,突然间眼前一亮,看到了奇怪的一幕。

 

在沼泽的最边缘,有一个小小的池塘,池塘当中的清水一望见底,仿佛与世隔绝一样,和我现在所深陷的这个沼泽有着天壤之别。

 

更让我跌破眼睛的是,此刻在这溪水当中,居然有一个女人在水里进行洗浴!

 

那女人和我之间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正对着我。

 

女人亭亭玉立,身姿妙曼;皮肤白净,面若桃花。

 

简直是不食人间烟火,犹如九天仙女下凡!

 

这一刻,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死之前看到了的幻觉,本能之下,我捡起旁边的一块石子,顺着女人的方向丢了过去。

 

女人在这一瞬间抬起头来,和我四目相对。

 

就在这刹那之间,原本在洗澡的女人,突然间从溪水当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瞠目结舌。

 

下一刻,那女人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

 

我此刻身在沼泽当中,可见这儿可不是人能站的地方。可那女人的芊芊玉足,站在沼泽的表面之上,丝毫没有下陷。

 

近在咫尺,一股迷人的清香扑鼻而来。

 

我抬起头,正面对着一双如玉的双腿,以及……

女人用冷冰冰的眼光看着我,紧接着女人手中突然间出现一把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武器,对着我的喉咙刺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眼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幻,是死前的幻觉。

 

却没想到,女人的武器到达我喉咙一寸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

 

女人用稍微诧异的眼光盯着我,邪魅的一笑,“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没想到穷山恶水中居然有如此天赋之人,你是平凡之人,看到了我,本应杀你灭口,但如今看你有着上天的天赋,我饶你不死。你我结下契约,我来满足你未完成的心愿。”

 

我只当眼前一切不过是幻觉,伸出了自己的手,咬破了中指,按照女人的话,将中指的血液点在了女人的额头之上。那双手所触之处,深深感觉到女人皮肤的滑嫩如水,仿佛一切并非是梦。

 

按照女人的话做好契约之后,女人问:“你有什么心愿?”

 

我只是弱弱的说了一句:“我希望变得强大,要有很多钱,不要再受人欺负。”

 

女人说:“你的要求太多了,只能一个。”

 

我想,反正我穷了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那就让我变得强大吧。”

 

“如你所愿。”女人说完,摇身一变,成为一道白光飞入我的额头中。我浑身一振,像是被电流击过,刹那间眼前白花花一片。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34438.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