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击 哭泣求饶 bl: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别这样,校长,等等,等一会!”

 

翠云村小学校长办公室里,传来吸引人的轻语声和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嘿嘿,小蹄子,等待会张大奎那傻子拿来了千鞭丸,今天让你上不了课!”。

 

此时,一个二十左右的小伙子正朝这里走来,小伙子看起来有些傻傻的。

 

等接近校长办公室时,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小伙子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李德柱这家伙,竟然公然在学校里弄这种事?妈的,以前我是真傻,不过现在我恢复了神智,看看这现场直播,就当是叫了我那么多年傻子的利息吧!”

 

走到校长办公室门前,张大奎敲了敲门,傻里傻气道:“校长,我来了!”

 文学

 

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过了一会儿,校长李德柱从里面走了出来。

 

门没关严实,从外往里看,校长办公桌上正躺着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张大奎认出来了,这是学校里教低年级语文的文若娴老师。

 

文老师早就嫁做人妇,平日里温柔端庄,但是现在却是满脸媚态,连衣裙也撩上去大半,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

 

“大奎啊,现在学校有件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李德柱一脸严肃。

 

张大奎一脸激动认真:“校长,我保证完成任务!”

 

“张大奎你很不错,好好表现,年底考虑给你加工资。”李德柱呵呵笑道。

 

“谢谢校长!”张大奎一阵傻笑。

 

“我整天为学校的事情操劳,身体都弄坏了,你去村头卫生室给我拿药过来,郑医生知道的。”李德柱道。

 

“没问题!”张大奎说完转身撒丫子跑了。

 

回到办公室里,文老师捂着嘴轻笑:“你没告诉张傻子他要拿的是千鞭丸?”

 

“嘿嘿,我就是告诉他,以张傻子的智商也不知道千鞭丸是啥,宝贝,让我再亲亲……”李德柱说着贱笑起来。

 

“你怎么那么急嘛……人家……人家都没洗澡。”文老师娇嗔。

 

“就喜欢你不洗澡,那样才够味!”

 

很快办公室里再次响起诱人的声音。

 

张大奎一路狂奔出学校,直奔村头卫生室。

 

卫生室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美丽女人正坐在药品柜台后面玩手机,脸上带着迷醉的神色。

 

女人三十岁左右,五官非常精致,皮肤白皙,身材娇小玲珑,但胸前的规模却不小,即便是宽松的白大褂都掩饰不住那丰满的身材,让人见了就忍不住想去触碰一番。

 

她就是村里唯一的女医生郑雪云,不过这会郑雪云的神情与平日里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有些不同,她虽然表面上在玩手机,可小手却伸到了那。

 

随着小手的动作,她脸上的迷醉之色也就越浓,呼吸也粗重了许多。

 

就在这时,张大奎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郑……郑医生,校长……校长让我来拿……拿药!”

 

郑雪云被吓了一跳,尖叫一声,小手也赶忙抽了出来。

 

当看到是张大奎时,郑雪云才松了口气。

 

“张大奎,嘟嘟囔囔说什么呢?”

 

“郑医生……”张大奎猛地抓住她的小手,满脸的急切,“校长的药……让我来拿!”

 

郑雪云忍不住浑身一颤,张大奎抓的正是她刚用过的小手!

 

“咦?郑医生你洗手了没擦干净啊!”

 

郑雪云脸上瞬间浮现出两朵红霞:“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药在那纸包里,赶紧拿走!”

 

她用力把小手从张大奎手里抽出来,张大奎刚才很用力,她那葱白般的小手都被攥红了。

 

郑雪云脸红红的看着张大奎拿起桌上用纸包的药,这是李德柱前几天就委托她老公带来的药,郑雪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拿了药,张大奎挥挥手示意自己走了,挥手的刹那,郑雪云还看到他刚才握住自己小手的手上似乎沾了什么…

一想到那东西是什么,郑雪云只觉得脸蛋火辣辣的,怎么就偏偏让他给遇上了呢。

 

不过她也庆幸,幸好来的人是张傻子。

 

张大奎十几岁的时候家里发生变故,父母去世。

 

从那以后,张大奎就呆呆傻傻的,做事也是一根筋。

 

村里见他可怜,就让他去学校当个门卫,平日里也可以给学校里干点杂活。

 

郑雪云在里面庆幸张傻子对这方面什么都不懂的时候,殊不知外面的张大奎却已经跑到没人的胡同里,满脸冷笑拆开了这包药。

 

“千鞭丸,啧啧,看来李德柱这老家伙是真不行了。”

 

张大奎忍不住摇头,他又伸出手来,用鼻子一嗅:“看来郑雪云的老公那方面也不咋地,不然她能光天白日就在诊所里安抚自己的空虚?”

 

若是有村里人看到这一幕绝对会惊呆了,因为张傻子现在的表现可一点都不傻!

 

清醒过来后,张大奎并没有立刻告诉别人自己病好了的事情。

 

毕竟这几年浑浑噩噩过来,他什么生存技能都没学会,现在的他还需要这份在学校里打杂的工作。

 

“嘿!李德柱真是废物,弄个女人还得吃千鞭丸,干脆让老子替你多好!”张大奎冷笑着。

 

“还有那文若娴,平日里装得为人师表,没想到背地里竟然是这种货。还有她老公,夫妻俩都在一个学校教书,竟然还被绿了,真他妈没用!”张大奎的语气带着讥讽,甚至还带着几分快意。

 

回想起自己当傻子的这些年,他心里对这些人一点好感都没,他们压根就没拿自己当人看,有时候甚至当面嘲笑辱骂他,他也听不出来别人是嘲笑,反而跟着一起傻笑。

 

想到这些,张大奎眼里就带着憎恨。

 

张大奎把药匆匆包好,又跑回学校,这会文若娴正一个人在校长办公室里百无聊赖的坐着。

 

刚才李德柱突然接到村长电话,急忙跑去村委商量事情去了。

 

偏偏文若娴已经被他挑起了感觉,眼下无处发泄真是难受

 

就在这时,张大奎匆匆跑过来敲门:“校长……药……药我拿来了!”

 

听到外面张大奎的声音,文若娴突然眼前一亮,这张傻子虽然傻,但他也是个男人啊。

 

虽然肯定不能和他真刀真枪的来一场,但是眼下有个男人在总比没有强。

 

她咳嗽一声:“那个大奎,进来吧。”

 

张大奎推门走进来,看到只有文若娴一人时,脸上有些疑惑:“文老师,校长呢?”

 

“校长出去了,你把药放桌上吧。”文若娴随口说道,同时眼睛在张大奎身上上下打量着。

 

虽然人傻,但张大奎发育的还不错,高大威猛,身板壮实,穿着宽松的衬衫和大裤衩。

 

看着张大奎的装束,文若娴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这想法让她浑身燥热。

 

“大奎啊,你的裤子都快掉了,还不赶紧往上提一提。”文若娴故意说。

 

张大奎一愣,他的裤子压根就没掉,可文若娴为什么这么说?

 

不过按照自己以往的表现,现在他应该按文若娴说的办,于是张大奎就抓着裤带硬是往上一拉,宽松的裤衩瞬间就变成了紧身裤。

 

文若娴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他那里……怎么那么的明显,里面该不是塞了棉花吧?

 

她当然知道张大奎不可能塞棉花,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张大奎那里真的就有这么壮观吗?

 

“这样好了吗文老师?”张大奎傻傻的问道,不过心里却是在冷笑。

 

这文若娴可真浪,居然想看自己的本钱,对自己有意思?

 

文若娴一脸惊喜,冲张大奎勾勾手:“好了好了,大奎你过来,我有事想跟你说。

张大奎满脸茫然:“好的文老师。”

 

等走到文若娴面前,文若娴指着他的那个地方道:“你这里是不是经常会变化呀?”

 

“是啊文老师,你咋知道的?”张大奎满脸惊讶望着她。

 

文若娴心里偷笑,但是脸上却一本正经:“我看出来了,你这是得了肿瘤,它是不是有时候会很难受?”

 

“没错没错,文老师你说的肿瘤是啥?”张大奎心中一热,表面上却是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肿瘤就是很严重的病,如果不赶快治疗你就会死的!”文若娴表情严肃,说的和真的似的。

 

张大奎顿时满脸惊恐:“会死的?文老师,文老师,你可得救救我!”

 

说着张大奎还突然抓住文若娴滑嫩的小手,眼睛也有意无意瞄了瞄她的黑色连衣裙胸口处。

 

文若娴的身材真是完美,从这个角度望去,正好能看到那雪白的春光。

 

文若娴没有察觉到他的眼神,被张大奎粗糙的大手抓着,她只觉得浑身上下开始兴奋起来。

 

张大奎平日里经常干粗活,大手也非常粗糙。若是放在平时,文若娴肯定嫌弃他的手把自己抓痛了。

 

可现在不同,寂寞难耐的她反而觉得这样更加刺激。.

 

她轻咳一声,并没有把小手抽出来,反而用另一只手拍拍张大奎的胳膊:“大奎,我既然认得出你得的病,那就有治好你的办法。”

 

说着她把纤纤玉手放到张大奎的那个地方,接触的刹那,两人浑身都是一颤。

 

文若娴终于碰到了她想碰的东西,俏脸上满是震撼,这也太壮观了吧?

 

张大奎哪里受过这种刺激,又威猛了不少。

 

文若娴的眼睛都快瞪直了,天呐,真有这么雄壮的男人?要是把李德柱换成张大奎的话,那自己还不得舒服的疯了?

 

她再也忍不住了,但作为教师的尊严又不允许她接受一个傻子和自己真刀真枪的作战。

 

没办法,她只好采取了折中的办法。

 

“大奎,看到文老师这里吗,往文老师这里放,到时候你的病就治好了。”文若娴以诱导性的语气说着,这是她讲课时候惯用的手段,没想到却用到了张大奎身上。

 

一听文若娴让自己去碰她,张大奎起初还以为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文老师……我……我该怎么放啊?”张大奎故意装傻问道。

 

文若娴叹了口气,心说这真是个傻子,有这么好的宝贝真是可惜了。

 

要是换个精明伶俐的,有这么好的东西还不知道得祸害多少姑娘。

 

但也幸亏张大奎是个傻子,自己现在才能一步步的教他。

 

想到这里,文若娴柔声道:“大奎,你按我说得来,我说什么你就跟着做什么。”

 

此刻的她仿佛又回到了讲台上,变成了那个温柔端庄的文老师,只不过学生只有张大奎一个。

 

“等下文老师会坐在桌子上,等我分开腿,你就把你得病的地方对着文老师。”文若娴温柔的讲解着。

 

张大奎听得都快冒火了,他现在真想直接扑上去,撩起文若娴的连衣裙帮帮她。

 

不过他不能这么做,万一让文若娴看出来他已经不傻了该怎么办,到时候失去了学校这份工作,张大奎估计连饭都吃不上了。

 

他继续扮演傻子的角色:“文老师,我对着你……哪里啊?是这里吗?”

 

说着张大奎用手指戳了戳文若娴的腿,感觉很舒服。

 

如果是平时张大奎敢这么戳她,文若娴肯定一脚把他踢一边去了,反正张傻子也不敢还手。但是现在她不舒服的要命,张大奎粗糙的手指接触到她滑嫩的小腿,却让她有种别样的刺激

她甚至在想,要不要主动抓住眼前男人粗糙的大手帮自己,甚至于……

 

“当然不是了,文老师是让你放在老师的那个地方,你知道吗?”文若娴平息了下情绪,继续引导他。

 

“哪个地方?”张大奎愣了下,随后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傻笑起来,“我知道是哪里了!”

 

见他傻笑的样子,文若娴愣了下,难道这傻子知道怎么来?看来他也不算全傻嘛,至少放在哪。

 

“嘿嘿……一定就是这里了!”张大奎傻笑着用手指点了点文若娴的小腹,刚好点到她的肚脐眼上。

 

小腹被猛地碰了下,文若娴心里的感觉更盛了,同时心底里对自己感到无比的悲哀,自己居然还认为张大傻懂得男女之事,看来自己才是真傻!

 

她再也忍不住了,语气里带着严厉:“文老师说的不是那里,看好了,文老师说的是这里,记住了,是这里!”

 

说着文若娴指了指自己裙子的某个地方,脸上也带着几分不耐烦,就是教小学生也没他这么笨的,教了这么久都不知道是哪里。

 

见文若娴有些生气了,张大奎脸上露出惶恐之色:“我知道了,知道了,文老师不要骂我,不要骂我。”

 

可他心里却在呐喊:臭娘们,要不是老子为了装傻,现在早然你死去活来了,真是烦人!”

 

“那好吧,文老师要坐到桌子上了,你知道下面该怎么做?”见张大奎有些害怕自己,文若娴也不敢再训斥他,生怕吓得他跑掉,到那时候自己拿什么来帮忙?

 

“知道了文老师,我马上就来。”张大奎喏喏道。

 

文若娴点点头,扶着桌子坐了上去。她没把连衣裙撩起来,虽说撩起来的话会更舒服,但教师的自尊心不允许她被一个傻子侵占更多的领域,隔着裙子已经是她能接受的极限了。

 

见文若娴坐好,张大奎心说自己不能再装傻了,否则这小娘们估计会真生气的。

 

他走上前一步,紧靠着办公桌,按文若娴说的那样直接凑了过去。

 

被张大奎碰到的刹那,文若娴当场就愣住了,甚至忍不住叫出了声。

 

听到文若娴的叫声,张大奎赶忙停了下来:“文老师,你……你没事吧?”

 

“没事,别停下,继续,快点!”文若娴语气焦急。

 

闻言张大奎心说这女人真奇怪,刚才还一副为人师表的样子,现在就成了急不可耐的潘金莲,于是他干脆继续开始。

 

文若娴已经尽力压制避免自己叫出来了,可是喉咙里还是发出像哭一样的声音,这是本能,是无法避免的。

 

不过可惜的是,这股巨大的冲击力却只能抵达文若娴身体表面,至于里面却是触及不到。

 

她现在的感觉复杂极了,一方面体表承受着超乎寻常的刺激让她兴奋不已。

 

这一刻,她甚至想直接撩起连衣裙,让张大奎帮帮自己。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这样做,所以她能做的就只有继续忍耐。

 

“文老师,你怎么好像在哭啊,难道是我弄疼你了?”张大奎见文若娴满脸挣扎的表情,心下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于是故意这么说道

“不要管我,继续,继续!”文若娴忍不住闭上眼睛,额头皱的也比之前更厉害了,她必须要忍下去,必须忍!

 

突然间张大奎停住了,皱着眉头看着自己那地方:“文老师你是不是骗我,说好的给我治病,可为啥越治越难受了?”

 

张大奎一停,文若娴顿时感觉身体空落落的,好像野猫百爪挠心一样。

 

听到他的解释,文若娴更是哭笑不得,憋着没法释放肯定难受。

 

不过她又没办法直接跟这傻子说,只好用柔和的语气说道:“大奎,这你就错了。治病都是一点点来的,现在你那里不舒服是正常的,慢慢就会好了。”

 

如果换成是以前的张大奎,现在就会乖乖点头然后按照文若娴的吩咐继续。

 

可张大奎已经不是张傻子了,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给文若娴再加一把火。

 

现在的她理智还是压制住了欲火,而张大奎却要让她的感觉继续升腾,直到吞没她所有的理智。

 

张大奎摇摇头,依旧是傻傻的语气:“文老师,我得想想。”

 

说完他真的坐到旁边椅子上,摆出一副思考的架势,只是身体上的那个地方却证明他肯定没想好事。

 

见张大奎坐到一边去了,文若娴更加难耐,她开始有些后悔,早知道自己就不跟张大奎说什么得病的事了!现在她浑身上下不舒服,可是眼前唯一的男人张大傻还真犯了傻气。

 

看着张大奎,她变得越发的难受,心中甚至生出了想法,要是自己撩开裙子让张大奎真的来帮自己的话,那该有多舒服?

 

文若娴实在承受不了,几分钟后她终于做了个大胆的决定,直接朝张大奎身上抓了上去。

 

“文老师,你……”张大奎话说到一半就呆愣住了。

 

文若娴竟然一把撩起那黑色的连衣裙,露出里面光洁亮丽的美景。

 

可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竟然主动坐到自己身上!

 

虽然文若娴里面还穿着一件,可那几乎和没穿差不多,难道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了?

 

“文……”张大奎还想说什么。

 

文若娴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声音也比平日里狂野许多:“闭嘴!我给你治病的时候你闭嘴就行!”

 

说完文若娴变得主动起来,两人也贴的更近。

 

文若娴现在感觉很害羞,没想到她竟然放弃了尊严主动做这种事情,这实在是太羞耻了!

 

但羞耻之余,来自身体的满足感反而让她有种兴奋的感觉。

 

甚至于,她还在想要不要再进一步,若是能与张大奎来一场负距离接触,那会不会直接舒服到天上去?

 

文若娴是个感觉很强的女人,可惜却嫁给了三等废柴老公,平日里根本得不到满足,否则她也不会找只能靠千鞭丸才能起来的校长了。

 

就在文若娴心里进行思想斗争时,她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没办法,虽然很不舍,但她还是从张大奎身上下来去接电话。

 

张大奎刚才快乐极了,他原本只是想撩拨下文若娴,可没想到这一撩拨竟然逼出了这么疯狂的她。

 

文若娴从身上下去,他也觉得非常扫兴,只能看着文若娴诱人的身段继续瞎琢磨。

 

“什么!现在就要去开会?我待会过去不行吗?”文若娴皱着眉头打电话。

 

“好吧,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说完她挂断电话,脸上满是不舒服。

 

但是看到张大奎时,她的脸上再次露出笑容和不舍,一步步走到张大奎面前。

 

“大奎,这次文老师不能给你治病了,下次……下次文老师继续给你治。对了,你以后别穿这么长的裤子,穿短裤就行,这样更方便治疗。”文若娴笑着说。

 

张大奎傻眼了,文若娴的意思不就是让他直接那样子吗,难道她想和自己真刀真枪来一场?

 

不过作为一个傻子,他当然不能表露出来,只能呵呵傻笑:“好的文老师,谢谢文老师。

等文若娴走后,张大奎才长舒一口气,扮演傻子也挺不容易的,幸好没露馅。

 

瞥了一眼桌上包着千鞭丸的纸包,张大奎嘴角露出冷笑,靠着壮阳药约炮,李德柱那玩意早晚废掉!

 

出了办公室,张大奎准备回到门口站岗。其实站岗不是他的工作,他平时只是喜欢和门卫大爷在一起。

 

看门大爷人挺好的,是极少数待他不错的人,所以张大奎傻的时候也知道去找看门大爷。

 

就在这时,温柔的声音突然在张大奎背后响起:“大奎,你……有空吗?”

 

张大奎回过头来,眼前是一名穿着白色衬衫和浅白色长裤的女人。

 

女人约莫有二十出头,长得很清秀,五官也很精致,特别是戴着的金丝眼镜更为她增添了几分气质。

 

和文若娴相比她有些偏瘦,但是该翘的地方却一点都不逊色于对方。反而因为比较瘦的缘故,酥胸显得特别挺翘,简直就像是两个汁水甘甜的大桃子。

 

“林老师,是你啊!”张大奎傻笑一声。

 

这女人叫林嫣然,是校长李德柱没过门的儿媳妇,也在这学校里教学。

 

林嫣然虽然没有文若娴漂亮,但是她那文静的书卷气质却是让农村老爷们更加着迷,只不过她的身份让大伙都不敢碰她。

 

开玩笑,李德柱可是和村主任是拜把子兄弟,谁敢对他儿媳妇动念头?

 

“大奎,你现在有时间吗?”林嫣然俏脸一红问道。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脸红,但张大奎还是傻呵呵的回答:“有空啊,我有很多空。”

 

听他这么回答,林嫣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笑靥如花:“大奎,不能说有很多空,应该说我有空。”

 

张大奎傻呵呵点头:“我有空,我有空。”

 

“那……你过来帮我看下门可以吗?”林嫣然红着脸问道。

 

“看门?好啊!”张大奎也没问看什么门,不过这也正符合他傻子的身份。

 

“跟我来吧。”林嫣然说完就带着张大奎来到学校办公室角落的一间房子门口。

 

看到林嫣然带自己来这里,张大奎立刻懵逼了。

 

卧槽!这里是学校的浴室啊,林嫣然带自己来这里做什么?

 

“大奎,这个门坏了,我想……又担心有人会进来,你能帮我看着不让别人进来吗?”林嫣然俏脸红红的说。

 

张大奎只觉得鼻子有些发痒,娘的,林嫣然竟然要洗澡,而且还让自己帮她看门。

 

这是老天爷在给自己发福利吗,浴室的破门坏的真是太他娘的及时了!

 

“呵呵,好啊。”张大奎表面上傻笑着,心底里却是乐开了花。

 

要说全校哪个老师最让人着迷,第一名绝对非林嫣然莫属,最令人着迷的往往不是那些长得漂亮的,而是气质好的美女。

 

林嫣然就属于那种气质型美女,而且她的身份还为她增添了几分圣洁,谁都不敢调戏她,哪怕说句荤话都不敢,这反而使得村里老爷们对林嫣然更加垂涎欲滴。

 

一想到自己接下来就要看到林嫣然的玉体,张大奎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对了,如果有人要跑到门口偷看的话也不行,你就把他们轰走。”林嫣然进去之前还补充了句。

 

张大奎连连点头,心里却在想,老子一个人偷看就行了,别人连根毛都别想看!

 

林可嫣进去后很快就开始脱衣服,虽然明知道张大奎是傻子,可她还是小心翼翼的往门口的方向看了几眼。

 

门关不严,透过门缝就能看到里面的情况,她担心张大奎也会偷看。

 

不过张大奎怎么可能会那么傻,这会当然是要装一下。

 

几分钟后,看到张大奎就像铁塔一样守在外面,丝毫都没有动弹,林嫣然才放下心洗起澡来。

 

她每天都要洗澡的,昨天晚上因为批改作业太晚没洗澡,今天上午实在受不了,所以明知道浴室门坏了还是要来洗澡。

 

就在这时,张大奎从兜里掏出一个小镜子,对准门缝的方向往里美滋滋的看了起来。

 

很快他就看到那具雪白,从那如凝脂般的玉颈到光洁的后背,再到看似不大但却浑圆丰润的翘臀。

 

张大奎感觉鼻子更痒了,虽然可惜林嫣然没有把最诱人的正面展示出来。

 

但是当他发现林嫣然是背对着自己时,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

丫的,反正她看不到,那干脆自己回头去看。

 

说干就干,张大奎缓缓转过身子,透过门缝往里美滋滋的看了起来。

 

眼看着无数珍珠般的水滴滴落到林嫣然乳玉般的肌肤上,张大奎只觉得嗓子都要冒火了。

 

就在他感觉自己即将控制不住某个地方时,突然间一声大喊在他背后响起:“张大奎,你干什么呢!”

 

这声大吼把张大奎吓懵逼了,不过幸好他反应快,赶忙把身子转过去。

 

恰好就在他转身之后,林嫣然才满脸惊恐转过身来。

 

她一只手捂住下面,另一只胳膊想把胸前遮盖住。

 

可无奈她的胳膊太细了,根本遮不住,甚至还露出了不少区域。

 

“张大傻,你偷看什么!”刚才的男声再次响起。

 

这时林可嫣也终于认出声音的主人是谁了,正是学校教数学的老师周一蒙,他也是文若娴的老公。

 

她赶忙草草擦干身子穿衣服,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难道真的是张大奎在偷看自己?

 

张大奎这会有点慌,他没想到自己才刚偷看了不到两分钟就被人发现了。

 

周一蒙的声音非常愤怒:“平日里看你是个傻子,没想到还是个色傻子!跟我去保卫科!”

 

身后的浴室里传来林嫣然匆忙穿衣服的声音,张大奎心知很快她也要出来了,到那时局面对自己将更加不利。

 

突然间张大奎想到一个好主意,他故意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身体却往旁边移动了下,让出了那道能看到浴室里场景的门缝。

 

周一蒙虽然那方面很弱,但他也是个有正常欲望的男人,当即就下意识地透过门缝往里看。

 

刚巧,这会林嫣然正忙着系衬衫扣子,无意间往外瞥了一眼。

 

就这样,两人确认过眼神。

 

“啊!”林嫣然顿时尖叫一声,赶忙用手护住了自己光洁的小腹。

 

如果说刚才周一蒙声称张大奎偷看还没有证据的话,那周一蒙偷看自己却是被抓到了铁证。

 

虽然他看的时候自己只露着小腹,但这也改变不了他偷看自己的事实!

 

“周……周老师,你……你为啥说我偷看啊,明明你刚才摆摆手让我闪开,我没闪,你……你就说我偷看!”张大奎结结巴巴的解释着,像极了傻子的辩解。

 

闻言周一蒙脸色大变,张大奎这不是倒打一耙吗?

 

不过他演的这出戏简直绝了,当林嫣然冷着脸走出来时,她已经完全相信了张大奎的话。

 

一个傻子懂得看什么女人,倒是周一蒙这个臭不要脸的,刚才竟然公然从门缝往里偷看,真不要脸!

 

“周老师,这件事我会告诉校长的!大奎是我叫来帮忙守门的,可没想到还是被某些居心不良的人溜了过来!”林嫣然俏脸比冰还要寒冷。

 

虽然她平日里待人都是很和气,但是对待偷窥自己的色狼,那必须要比冰山还要严酷!

 

“林老师,我没有……张傻子,你放你娘的狗臭屁!明明就是你偷看!怎么还赖上我了!”周一蒙先是对林嫣然说,接着又指着满脸委屈的张大奎大骂。

 

“周老师,你是一个老师,说话尊重点!大奎虽然有点笨,但他的人品也比你这位人民教师要好的多!别以为我没看到!”林嫣然说到最后几乎是咬紧牙关说的。

 

虽然她正和校长李德柱的儿子谈恋爱,但两人顶多就是牵牵手而已,根本没做过什么亲密的动作,她的身子可还没被任何一个男人看过!

 

想到这里她还有些庆幸,幸好周一蒙来得晚了,要是再早一点,恐怕自己还真让他看了这清白的身子。

 

不过林嫣然不知道的是,她清白的身子早就被张大奎看过了,虽然只看了后面的翘臀部分。

 

面对林可嫣的指责,周一蒙虽然想辩解,但是却根本无从辩解。

 

毕竟他刚刚的确是偷看林嫣然了,虽说没看到什么实时性的东西吧,但那也是看了……

 

“林老师,你要相信我,刚才张大傻真的在偷看你洗澡,不是我!”周一蒙急得额头都渗出汗来了。

 

不过在林可嫣看来,确认为他这是做坏事被抓住才流汗。

 

“哼!看在文老师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说出去。但如果再敢诬陷大奎,那就别怪我直接跟校长打电话了!”林嫣然的声音依然冰冷

既然周一蒙没看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她考虑到都是同事,所以决定不公开这事,毕竟传出去对她的影响也不好。

 

这下周一蒙算是彻底绝望了,他恨恨地瞪了张大奎一眼,转身跑开了。

 

此刻张大奎依旧是满脸委屈的样子,转头再看林嫣然时却带了几分歉意:“林老师,真对不起……我……我没拦住他。”

 

“没事的大奎。”林嫣然声音很柔和的安慰他。

 

出了这档子事,林嫣然也没法继续洗澡了,她只好整理了下就回教师宿舍。

 

看着林嫣然远去的迷人身姿,再想起刚才浴室里看到的一幕,张大奎觉得庆幸之余又特别兴奋,跑到附近的水龙头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凉水才降下火来。

 

危机解除,张大奎却没想到周一蒙的报复也很快就到来了。

 

当天下午周一蒙主动跑到门卫室,点名让张大奎跟着他去干活。平日里学校的杂活都归张大奎,所以周一蒙这么做也没错。

 

但是当看到眼前这一堆东西时,张大奎却是愤怒了,周一蒙竟然让他把学校东墙边上的闲置砖头搬到最西边去!

 

“张大傻,校长说了,这些砖头在这里放着碍事,你都搬到西边去吧!”周一蒙看着张大奎一脸冷笑。

 

这些砖头放在哪都没关系,反正学校空地方大的很,周一蒙这就是纯粹公报私仇了!

 

不过张大奎并没有表现出来,还是傻呵呵的干起了活,哪怕累得满头大汗也一句怨言都没有。

 

整整一下午,张大奎不知道流了多少汗,但还是傻子一样把这些砖头都般到西边去,而周一蒙则是见证了整个过程。

 

现在周一蒙也有些懵逼了,难道自己上午看错了,张大傻果然是真傻?

 

可他要真是个傻子,怎么会偷看林嫣然洗澡,后来甚至还诬陷自己。

 

想到这里,周一蒙还是隐隐有些怀疑,但是表面上却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他只好放弃,打算另找机会再试探张大奎。

 

搬了一下午的砖,张大奎也是累得够呛。幸好他傻的时候天天干活,也算是锻炼出一副好身板,这才勉强坚持下来。

 

当晚拿着门卫大爷的保健锤敲背时,张大奎心里把周一蒙全家骂了个遍。等骂到文若娴时,他突然想到一个堪称是疯狂的报复计策!

 

“周一蒙,既然你做了初一,那就别怪你大奎爷爷做十五了!”张大奎冷笑,“一顶绿帽子还嫌不够,你大奎爷爷就再多送你一顶!”

 

当天晚上张大奎跑去调查了周一蒙的课程表,并且把这个大胆的计划好好完善了一番。

 

次日午后,天气有点闷热,文若娴百无聊赖坐在办公室里。

 

她第一节没课,但是第二节却有课。因为担心睡过头,所以她干脆和老公周一蒙一块来办公室。

 

周一蒙第一节就有课,现在已经去上课了,现在办公室里就她和另外两名教师。

 

无聊的瞥了这俩老师一眼,其中一个是四十多岁的女老师,另外一个虽然是男人,但已经五六十了,而且早就谢顶。

 

文若娴暗自摇摇头,怎么自己周围的男人全都是这种弱鸡?

 

老公周一蒙是废物也就罢了,就连其他同事也都是废柴,李德柱虽然还凑合,但每次都得吃千鞭丸。

 

这时文若娴突然想到了张大奎,要是他的话,应该肯定能满足自己的吧?

 

一想到张大奎那雄厚的本钱,还有昨天在校长办公室里的情景,文若娴就觉得某个地方难受的厉害,甚至还有些口干舌燥的。

 

上次她还没尽兴中途就被叫去开会了,欲火没有得到宣泄的她昨晚缠着老公狠狠的要了两次。

 

只可惜两次加起来时间还不到五分钟,这反而让文若娴更难受了,最后甚至还骂了周一蒙一顿。

 

周一蒙也不敢辩驳,他自己那方面不行,满足不了老婆,当然说起话来也就没什么底气。

 

别说文若娴只是骂他了,就算是打他,他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万一惹怒了文若娴,直接和他离婚怎么办?

 

文若娴开始幻想张大奎了,在她的幻想中,她和张大奎都没穿衣服躺在床上,而张大奎也尽情的帮自己。

 

可是一想到这种场景,文若娴反而觉得自己更难受了,而且都有些止不住的样子

就在这时,她朝思暮想的人突然出现了,张大奎竟然跑到办公室门口,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哎,大奎你来干什么,还累成这样子。”办公室里的秃顶男人问道。

 

“校……校长有事找……找文老师过去一趟。”张大奎一边喘粗气一边说。

 

闻言文若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上午时候李德柱跟她说自己要去县城,估计晚上才回来,怎么现在就要找她?

 

不过她还是点点头:“好,既然校长找我,那我就过去。”

 

说完文若娴还下意识地瞥了张大奎某个地方一眼,那是她最渴望的东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有机会体验这宝贝。

 

等文若娴和张大奎走出办公室,张大奎却低声道:“文老师,校长没找你,是我想找你帮忙治病。”

 

“什么?”文若娴愣了下,但旋即眼中露出喜意,张大奎要找她治病,那不就意味着自己又可以体验那宝贝了!

 

“好啊,那文老师就再帮你治病一次。不错,今天你还换了宽松的短裤。”文若娴说着忍不住心跳加速起来。

 

穿着短裤的话,那待会岂不就可以……

 

她实在是太激动了,一时间竟没发现张大奎身上少了平日里那份傻里傻气。

 

“文老师,咱们去东头教室吧!”张大奎说。

 

“好啊!”文若娴欣然应允。

 

东头教室是学校的杂物室,位置非常隐蔽,而且平日里根本没人去那里。

 

两人从后面绕过去,见四周没人才走进杂物室。

 

这时隔壁教室正在上课,里面传来周一蒙的声音。听到他的声音文若娴才想起来,老公就在这个教室里上课。

 

一想到老公在隔壁上课,而自己却要帮张傻子“治病”,文若娴的心砰砰直跳,既紧张又刺激!

 

张大奎也听到周一蒙的声音了,他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哼!周一蒙,待会老子就要在你隔壁把你老婆文若娴给干了!

 

进了杂物室,因为里面堆积了不少东西,所以光线显得有些昏暗,但却给这里增添了几分幽静。

 

隔壁上课的声音这里听得清清楚楚的,张大奎嘴角挂着冷笑,一步步走到观察环境的文若娴身后。

 

与此同时,文若娴瞬间感受到臀部被什么给重重的一碰!

 

“啊……”文若娴忍不住叫出声来,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她当然知道后面的是什么,那是她梦寐以求的宝贝!

 

“文老师,我那里又难受了,你快帮我治病吧!”张大奎的声音虽然带着傻气,但傻气中却透着一丝快意。

 

周一蒙,你逼着老子搬砖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老子会在你上课的隔壁拨撩你老婆!

 

文若娴颤抖着转过身子,目光落在张大奎那,她的声音带着颤抖:“大奎,文老师这就给治病!”

 

听到文若娴颤抖的声音,张大奎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虽然此前他早就设想过这种情景了,但是真当这一幕发生时他还是觉得非常刺激,而且还非常兴奋。

 

文若娴可是全校第一美人,虽然气质不如林嫣然,但容貌却是一等一的。

 

可现在这全校第一美女却要帮自己“治病”,想想就刺激,简直冒火!

 

不过张大奎可不敢表露出这种情绪,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傻子,所以他只能装作傻呵呵的样子:“文老师,那你快帮我治疗吧,我……我这里好难受。”

 

但他内心却是想直接扑上去把文若娴的衣服全部撕破,然后主动上去进攻,那才是真正的治疗方法。

 

文若娴缓缓蹲下,很快就把她要的东西拿了出来。

 

张大奎忍不住嘶了一声:“文老师,你……好舒服!”

 

文若娴妩媚的瞥了他一眼:“这就喊着舒服了?待会你会更舒服!”

 

隔壁教室,周一蒙在课堂上讲课,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的右眼眼皮总是一跳一跳的,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似的。

 

他心里也有些发堵,但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么难受。不过他也有自己的解忧妙招,那就是随便叫一个学生回答难题。

 

如果回答不出来,那就让学生顶着书罚站。看着学生罚站的滑稽样子,周一蒙心里就会觉得舒服多了。

 

要不然他那方面不行,夫纲不振,还要整天被文若娴骂是个废物,恐怕早就得了精神病了

周一蒙故技重施,再次让一个老实的男生顶着书罚站了。这种方法只能对这些老实学生用,调皮捣蛋的可不能惩戒,他们会报复的。

 

看着下面站着的男生,周一蒙心里觉得舒服多了,脸上也重新露出笑容。

 

不过他再怎么也想不到,隔壁教室里,他最疼爱的老婆正发出“唔……唔”的声音,这是给张大奎治病发出来的。

 

看着蹲在自己身前的文若娴,张大奎舒服的也差点轻语出声:“文老师,你说的真没错,现在比刚才更舒服了!”

 

文若娴白了他一眼,嘴里含糊不清:“这还不是最舒服的,待会……还有更舒服的。”

 

“还有更舒服的?”张大奎瞪圆了眼睛,看起来痴痴傻傻的样子。

 

隔壁教室里,周一蒙讲课的声音再次大了起来,声音里还很高兴的样子。

 

听到他高兴的声音,张大奎心中大乐,还高兴,你丫脑袋上都顶着青青草原了,竟然还能这么高兴的讲课,周一蒙啊周一蒙,这就是你得罪老子的下场!

 

如果没有昨天发生的事情,张大奎绝对不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毕竟他现在还不能失去这份工作,低调行事才是他应该做的。

 

让文若娴给自己“治病”固然舒服,可那也是有风险的,万一自己某些地方没有伪装好被她看出来怎么办?

 

“不对啊文老师,你刚才说要帮我治病,可是我怎么感觉现在比之前更难受了?”为了继续伪装傻子,张大奎故意在脸上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神态。

 

听他这么说,文若娴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说清楚,否则万一这傻子待会跑了该怎么办?

 

自己还没把自己治疗好呢,要是让他跑了哭都没地方哭。

 

所以她认真的看着张大奎:“大奎,文老师这样帮你,是为了把你体内的毒素给吸出来。只有毒素出来了才能治病啊!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吗?”

 

张大奎恍然大悟似的:“我明白了,所以文老师是在帮我吸出毒素啊!”

 

“对呀,就是这样,文老师这就是给你治病,你可千万别再像上次那样跑了,那样可就前功尽弃了,没准以后你会更严重的!”文若娴还恐吓了张大奎一下。

 

闻言张大奎满脸惶恐:“文老师你快继续,一定要把毒素都吸出来啊!”

 

“嗯,这才乖嘛,乖乖站在这里,文老师待会就给你吸出来。”文若娴满意道,“对了,你有没有觉得身体和刚才有什么不同,比如说感觉肿的地方酥酥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

 

张大奎茫然摇摇头,他当然知道文若娴问的是什么。不过他现在还真没有要释放的念头,毕竟身板在那搁着,想要轻易释放也是不容易的。

 

文若娴眼里现出几分惊讶,她从刚才进来已经帮张大奎治疗了足足十几分钟了,可张大奎依旧没有任何要出来的感觉,他难道这么强?

 

一想到这里,文若娴也觉得更加兴奋了,自己真是捡到宝了,张大奎一个人简直就能抵得上她周围所有男人,看来今天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她继续忙活了一阵,见张大奎还是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这下她干脆横下心来,不等第二次了!就直接来!

 

“大奎,你过来,老师刚刚给你进行了初步的治疗,现在该进行最后的治疗了;你按老师的吩咐来,过来坐下。”文若娴说着走到一把椅子旁边,示意张大奎坐在椅子上。

 

张大奎走过去,傻头傻脑道:“文老师,只要能治好我的病,我什么都听你的。”

 

等张大奎坐下,文若娴走过来,分开腿,略弯着腰,咬着下唇,柔情似水,一手搭着男人的肩膀,另一只手把裙子撩起。

 

张大奎傻傻的问到:“文老师,我…我要做什么吗?”

 

“大奎你什么都不要做,老师自己来….

很快张大奎就知道她要做什么了,心情激动的同时也忍不住腹诽,这女人也太浪荡了吧,上来就想要。

 

不过眼下他却是不能主动,必须要让文若娴把控着节奏,这样才不会被她发现自己伪装傻子的事情。

 

听着隔壁老公在上课的声音,文若娴心里还有些忐忑,万一待会自己的声音太大让他听到该怎么办。

 

可没想到的是周一蒙竟然这么配合,直接带领全班学生朗读起课文来。

 

他朗诵一句,下面的学生就跟着朗诵一句。

 

就在学生们齐声朗诵课文时,文若娴也就趁机和张大奎开始最后一步的动作,而她也不由自主发出了痛苦的轻语声。

 

她的声音很大,要不是隔壁正在朗读课文,她的声音肯定能被隔壁听到!

 

张大奎心知肚明是自己太厉害了,但他却故意装傻道:“文老师,你怎么了,为什么你的声音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啊?”

 

不过这会文若娴实在没法回答他的问题,因为她太疼了。

 

“没……没事的,这是给你治病的正常反应。”文若娴强忍着疼痛勉强笑道。

 

张大奎点点头,傻傻道:“不过真像文老师你说的,我现在可舒服了,就是感觉有点不适应,文老师你平时给人治病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文若娴瞥了他一眼,心里却是忍不住苦笑,眼前这个傻子当真什么都不懂吗?

 

不过她还是强忍着笑道:“这个是……正常的,你不要说话,让文老师给你治病就行。”

 

说完她就用自己最喜欢的方式给张大奎治疗起来,只不过对手实在是太强大了,她用最擅长的方式还是觉得落了下风,更关键根本压抑不住自己想要喊出来的欲望。

 

隔壁的朗读还在持续着,她老公周一蒙朗读一句,下面的学生跟着朗读一句。

 

每当学生们齐声朗读时,文若娴就趁这个机会发出声音一次。而当到了周一蒙朗读时,她就咬紧牙关不吭声。

 

看着文若娴的样子,张大奎舒服的同时也忍不住想笑,周一蒙要是知道他老婆就在隔壁教室干这事,而且还是和他眼中的傻子一起,估计恐怕得直接哭晕在教室吧!

 

隔壁的周一蒙也觉得有些奇怪,每当学生们朗读时,他总是隐隐约约听到妻子文若娴的声音,似乎还是那种轻轻的喊声。

 

不过因为学生声音太大,所以他分辨不出来。这时他直接对学生喊道:“大伙先不要朗读,阅读课文一分钟!”

 

话音刚落,隔壁刚想叫出来的文若娴赶忙捂住小嘴,这才没叫出声来。

 

她吓得额头都渗出汗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吓得还是因为刚才做了这么激烈的运动。

 

张大奎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隔壁朗读到一半突然就停止了。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文若娴紧紧捂着小嘴巴,一动也不敢动。她倒不是真的不敢动,只不过她怕动一下的话自己会忍不住叫出声来。

 

周一蒙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却再也听不到文若娴的声音了。他以为自己刚才是听错了,也就没在意,只是心里却是想赶紧放学见到老婆。

 

下午两节语文课都是他的,上完这节课他还得再上一节课。而之后文若娴又要上课了,所以两人只有等放学后才能见面。

 

不过他再怎么想也想不到,他老婆文若娴其实就在隔壁,距离他的距离甚至还不到两米!

 

“好了!大伙继续朗读吧,跟着我一起朗诵!”周一蒙喊道。

 

随后他们就恢复了之前的朗读,而文若娴也终于松了口气,双手勾着张大奎的脖子继续为他“治疗”。

 

张大奎觉得舒服死了,这种感觉简直没法想象,从生理到心理都是那么的舒服。最舒服的还是那种报复性的快意感!

 

他犯傻的这几年里,虽然人傻,但是记忆却保留下来。在这个学校里大多数人都看不起他,李德柱、周一蒙包括文若娴他们都看不起自己,认为自己只是张傻子。

 

这种记忆让张大奎觉得非常压抑,但是现在他体验到了报复性的舒服感。你们这些人平日里自诩高高在上看不起我,可是没想到吧,老子现在却以这种方式玩弄着文若娴。

 

她老公周一蒙就在隔壁,但是她却在给老子服务,而且绝对比给周一蒙和李德柱服务时要卖力的多!

 

一想到这里,张大奎觉得更加舒服了。为了进一步加强报复,他还故意对文若娴说:“文老师,我看你现在好累啊,要不……咱俩换一换,你坐着我站着?”

 

两人进行到最后一步也有十几分钟了,文若娴还真是有些疲累。

 

她看了张大奎一眼,看到对方脸上满是“真诚”,心里竟还有些小感动,没想到这张傻子还挺懂得疼惜女人的。

 

可惜了,他是个傻子,如果他是正常人的话。就凭这么有料的本钱,肯定会有不少女人喜欢他。

 

文若娴甚至愿意和周一蒙离婚,然后嫁给张大奎,哪怕以后她工作养着张大奎都没问题,她心甘情愿这么做!

 

“没事的张大奎,我还能撑得住。”文若娴说着还擦了擦额头的汗。

 

不过张大奎却主动抱着她站了起来,在她惊讶的眼神中把她放到椅子上坐下,神色认真:“文老师你给我治病我已经很感激你了,不能再把你累着!”

 

文若娴惊讶过后不禁苦笑,就算是想让她休息下也没必要把她放椅子上吧?

 

“大奎,你要是想让文老师休息会呢,那咱们就换个地方,看到那边的垫子吗?待会文老师躺在上面,然后你趴在文老师身上,这样好不好?”文若娴谆谆诱导。

 

张大奎瞥了一眼,她说的垫子就是体育课上做仰卧起坐和俯卧撑用的垫子。

 

“没问题没问题!”张大奎脸上挂着笑,心里却在想着,以前都是老子拿垫子让别人在上面做运动,现在终于轮到老子做运动了,还是跟全校最美的女老师文若娴一块做运动。

 

见张大奎这么快就领会自己的意思,文若娴很高兴,她步履蹒跚着走到垫子旁,一屁股坐到上面,随后缓缓躺下,再次撩起了自己的裙子

张大奎快步走来,正要趴到她身上时,文若娴却突然想到一件事,要是自己待会忍不住发出声来该怎么办?

 

正当她想阻止张大奎时,突然隔壁再次响起郎朗的读书声。

 

原来周一蒙觉得领读太累了,干脆直接让学生们大声读书,他自己则是坐在讲台上看他们读书。

 

这下文若娴也就不再阻止张大奎了:“张大奎,你跟着文老师的行动来,文老师待会对你的所有动作,你不要有抵触。”

 

得到张大奎肯定的回复后,没过多久文若娴就开始叫了一声。这会隔壁都在大声朗读,她的声音根本听不到。

 

张大奎也意识到这点,所以干脆正儿八经和文若娴战斗起来,而文若娴的轻语声也一直持续不断。

 

“慢点,慢点,张大奎,慢点”文若娴眉头紧皱痛苦道,张大奎主导自然比她来主导更好一些。

 

张大奎并没有理会文若娴的诉求,反而傻呵呵的说着:“文老师,我感觉这样可以更快治疗呢!”

 

见对方这么说,文若娴也就只好尽量咬紧牙关不叫出声来。可是等两人战斗到最后阶段时,她还是忍不住了,声音简直划破天际。

 

庆幸的是,这会隔壁班里还在大声朗读。周一蒙万万想不到,正是由于他这个错误的举动,才使得他不明不白又被戴了顶绿油油的帽子。

 

事毕,张大奎从文若娴身上起来,语气里带着惊喜:“文老师,真治疗好了哎!”

 

此时文若娴哪还有力气回答他,只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但是她眼里却是前所未有的满足。

 

从出生到现在,她第一次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女人。跟这次相比,以前的经历简直什么都不是!

 

良久,等文若娴休息好,站起来整理好衣服。她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媚意,眼前这个男人真是块宝啊。

 

她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和周一蒙离婚了,哪怕眼前这男人有点傻,可是却能让自己舒服,让自己体验什么是真正的女人。

 

不过她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两人保持现在的关系就不错,而且瞒着自己老公和张大奎这样,她自己也觉得非常刺激。

 

“文老师,这次治疗是不是就完全治好了啊?”张大奎故意装傻问文若娴。

 

闻言文若娴连忙摇摇头:“当然不是,文老师只是帮你把这次的毒素吸出来了,以后还会有毒素的。”

 

“那怎么办啊?”张大奎一脸紧张。

 

“不要紧的,以后文老师会定期帮你治疗,这样就没事啦!”文若娴笑着说。

 

张大奎装作长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道:“哎呀,文老师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啊,你看你都……都累成这样了!”

 

“你的病最重要,再说文老师也不是那种半途而废的人呢!”

 

“那……那我的病就全靠文老师你了!”

 

张大奎这会儿心里都乐开花了,看来自己果然征服了眼前这个小浪妞,以后还不是想什么时候给周一蒙戴绿帽子就什么时候给他戴绿帽子!

 

这时下课铃响了,文若娴蹲下来帮张大奎把衣服整理好,又恋恋不舍的看了看自己最迷恋的地方,这才悄悄离开。

 

至于张大奎,文若娴让他过一会再出去,所以张大奎还得再等一会。

 

而张大奎也乐得休息会,毕竟刚刚那么剧烈运动,还是休息下再出去比较好。

 

傍晚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张大奎和门卫李大爷刚刚吃过饭,正在学校门口纳凉时,突然校长李德柱来了。

 

校长来到,李大爷和张大奎赶忙站起来给李德柱打招呼。

 

看着和往日一样道貌岸然的李德柱,张大奎心说大伙可是不知道李德柱背地里有多无耻,那身体都快不行了还要吃千鞭丸勾引学校的女老师。

 

不过从今天开始,文若娴估计就对李德柱没什么兴趣了。

 

李德柱本来是想溜达着去村头医务室送钱,上次他委托郑雪云的老公帮自己带千鞭丸,可是钱还没送去呢。

 

这时看到张大奎给自己打招呼,李德柱瞬间有了个好主意。他原本是打算自己走到村口送钱去的,可是这里距离村口还有很远的距离,还不如让张大奎代替自己过去。

 

反正张大奎虽然呆呆傻傻的,但是做事还算认真,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

 

于是他咳嗽了声:“老李,大奎,你们吃饭了吗?”

 

等两人回答后他点点头:“那好,大奎,我现在有个事让你办,你跟我过来。”

 

说完李德柱就把张大奎叫到一旁,把五百块钱用纸包着递给张大奎:“大奎,把这钱给村头诊所送去,快点去,要不然待会他们就关门了!”

 

农村人一般都习惯早睡,所以郑雪云的诊所关门也比较早。

 

张大奎闻言点点头,心里哪还不知道这是什么钱:“校长你放心,我这就跑着送过去。”

 

说完张大奎一把抓过钱,转身撒丫子就跑。

 

虽然他的动作粗野,但李德柱却是很满意。这种事情就该交给张傻子去做,他只会做事,不会想太多。

 

如果是换做个精明的人,弄不好立刻就能猜出来他李德柱的秘密,所以李德柱只对张大奎一个人放心。

 

张大奎现在不傻了,前半段路他大跑着过来,但是等李德柱看不到自己时,他也就放慢了脚步,脸上露出不屑之色。

 

“老子的工资都被李德柱这老混蛋拖欠两个月了,没想到他买壮阳药送钱倒是这么及时。”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34195.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