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污色的小说:在苞米地我把村花给要了

她现在为了抓住罗曼云的把柄,也是豁出去了,还好仓库钥匙在她这里,而且一个傻子也没多识货,到时候随便敷衍一下就好了。

 

马元良也知道不可以得寸进尺,而且去仓库里找账本,可是比现在把这个女儿给那样了,来的划算,于是,他兴奋的拍拍手说道:“好啊,好啊,我要去仓库里。”

 

柯会欣这时才松了一口气,她让马元良先待在这里别动,然后她回到仓库里,随便挑了那两个工人的错处,打发掉了。

 

等她做完这些事的时候,她就锁好仓库,前往海边,到海边的时候,只见马元良真的在那傻傻的待在原地等着,为了表现她满满的诚意,她上前拉着马元良的手,朝仓库走。

 

马元良想着,反正是柯会欣有求与他,也就没有想太多,而且被这手牵着走,还真的是舒服啊!

 

等到了仓库门口时,柯会欣想到,如果她就这样和这个傻子进去了,等下突然来人看到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的话,可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毕竟谁也不敢保证刚刚那样的事情不会在发生。

 

 文学

于是她打开仓库门后,对马元良说道:“小傻子,你就自己进去挑选吧,我在外面给你看着,要是有人来了,我就会大声提醒你,你到时候记得要找个地方躲起来,知道吗?”

 

马元良听到可以自己进去找东西,心里乐开了花,这样他就可以肆意的找账本了,就算拿走了,也不会有人知道,真的是想睡觉都有人送枕头啊!

 

他立即傻傻的说道:“好啊,好啊,我要躲起来。”

 

柯会欣也不管这个傻子是不是真的明白她的意思,就直接放马元良进去了。

 

到时候就算这个傻子没有明白她的意思,被人发现的话,她就说这个傻子是来偷东西的好了,反正就算这个傻子要狡辩,也不会有人信的。

 

这样想着,她就把仓库门关上,找了个隐秘的地方躲了起来。

 

仓库里,马元良看着只剩他一个人的仓库,立即开始翻找了起来,但是只这个仓库实在是太大了,而且他又没有见过那个账本,这让他找的时候,一点头绪都没有。

 

但他还是不想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继续努力翻找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门外的柯会欣等的有点焦急了。

这个傻子怎么挑个东西这么慢啊,她本来还以为马上就好的,她看了一下四周,发现没人后,立马冲到仓库门口,把门打开。

 

只见那个傻子竟然傻傻的坐在地上,她先是愣了一下,随机反应过来,赶紧进来把门关上。

 

至于马元良为什么会坐在地上,还是他听到开门声,本能的想要躲起来,后来又想到这附近没有别人,只有他和柯会欣在这,而且他也没有听到柯会欣提醒的声音,那开门的就只有柯会欣了,于是,他立马放下手上的东西,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傻傻的看着来人。

 

柯会欣来到马元良的面前,说道:“你坐在这里干嘛,不是叫你挑东西吗?”

 

马元良傻傻的说道:“这里一点都不好,连糖都没有,我要回家。”

 

反正他在这个仓库里面连一张纸都没有找到,而且这里东西就算拿回去,也会被别人认出来的,到时候他们在反咬一口,说是他偷的,可就得不偿失了。

 

柯会欣听后,先是在心里吐槽着,这还真是个傻子,要知道这个仓库里面的好东西可是不少,随便拿一个会去,都够他家过上一段时间的好日子。

 

不过,她还是为表现诚意,说道:“要不你就随便拿一个回去?”

 

马元良继续傻傻的说道:“糖,我要糖。”

 

柯会欣看他这么不识货,也就没再纠结上面了,只是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糖,递给马元良。

 

马元良看到糖,立即接过,放到嘴里,一脸满足的吃着。

 

柯会欣怕被人发现,赶紧把坐在地上的马元良拉起来,说道:“这可是你不要的,你到时候和罗曼云做完游戏,还是要告诉我的,知道吗?”

 

马元良傻傻的点着头,笑嘻嘻的伸手说道:“糖,我还要。”

 

柯会欣看他点头答应了,一边给马元良糖,一边说道:“诺,你要是到时候告诉我的话,我还会给你很多糖。”

 

马元良接过糖,继续点点头。

 

柯会欣心情很好的,把马元良带出仓库,锁上门后,就先行离开了。

 

至于为什么没有带马元良离开这里,她表示不行,因为这要是让人看到她和这个傻子在一起,可是会影响到她的声誉的。

 

马元良等柯会欣走后,也没待在那,但也没有回家,因为现在还心里好像更郁闷了,先前他以为只要在仓库里找到账本,就可以扳倒权永福,结果现在发现,这件事根本就没有这么简单。

 

可要是账本这条路行不通的话,他又什么办法可以扳倒权永福呢?

 

他就这么一边想着,一边散步,没一会他就不知不觉的来到海边,他看着波涛汹涌的海浪,一波又一波的拍打着沙滩,就连些许的海鲜都被海浪给带了上来。

 

海鲜?好像他们家都好久没吃到海鲜了,自从哥哥死了,他傻了以后,他家就再也没有吃过海鲜了。

 

他记得,以前嫂子可是最爱吃海鲜的了,现在她应该很久没吃了吧!

 

这么想着,他的心都有点抽痛了,他现在他恢复过来了,一定会努力让嫂子过上好日的。

 

他脱掉衣服,跳下海里,没一会,上来的时候,手里就多了一些个大的螃蟹和龙虾。

 

他满意的看着今天的收获,这些海鲜可是很鲜美肥嫩的,就算是拿到县城里去卖,都是很值钱的。

 

他想到这的时候,脑袋里突然灵光一现,他怎么忘了,当初权永福这个村长好像就是用钱买的,要是他也有钱的话,是不是就可以用钱,把权永福的村长职位给买下来了。

 

至于钱的话,他可以利用这些海鲜赚钱,这个事绝对很赚钱。

 

而且这里的海鲜都是纯野生的,比那些人工饲养的不知道好上多少倍。

 

这里村民也会经常打捞一点上来,自己吃,可能是因为吃太多了,竟然他们觉得这些海鲜还没有猪肉值钱,也就没人会想到拿海鲜出去卖。

 

其实还有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中间村是一面靠海,一面靠山的落后小村庄,要去县城里的路不可能走这旷阔无边的大海,就只能走山路,因为这个村庄实在是太落后了,所以前往县城里的山路也是异常的难走。

 

但是他从小体力就异于常人,可以到时候先扛一些海鲜出去试试,如果卖的好的话,他就可以利用这个商机发家致富了。

 

马元良想到这,心中不禁狂喜了起来,他好心情的拎着这些鲜美肥嫩的海鲜朝家的方向走。

 

到家后,他把这些海鲜摆在了,嫂子的面前,立马就看到嫂子欣喜的表情。

 

但是柳春岚高兴的表情还没坚持多久,脸色就黑了下来。

本来她看到这些海鲜,也是很高兴的,因为她都快不记得,她都有多久没有吃过海鲜了,但是她马上就开始疑惑了,这个海鲜是从拿来的,不会是偷来的吧。

 

想到这,她立即说道:“小良,这些,你都是从哪拿的?”

 

马元良也没多想那么多,回道:“海里拿的。”

 

柳春岚一脸的不信,说道:“小良,告诉嫂子,这些到底是从哪来的?”

 

马元良虽然很想解释,但傻子怎么会解释呢,于是他继续说道:“就是从海里拿的。”

 

这回柳春岚的脸色彻底变了,训斥道:“海里?不是让你不要去海边吗?那里那么危险,你要是有个什么意外,你要我怎么办?”

 

要知道,就算普通人去海里打捞海鲜,都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更别说马元良还是一个傻子。

 

她只要一想到这,就有点后怕,而且她可是答应过马元亮给马家留下后人的,这要是马元良出了什么意外,这让她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去见马元亮。

 

马元良听到这,总算是明白,嫂子为什么不高兴了,原来为了担心他的安慰,可是自己却不能在这个时候告诉嫂子,他其实已经不傻了,让嫂子放心。

 

他在这个时候,更加觉得扳倒权永福的计划一定要加快点了,这样他就可以让嫂子果然幸福的生活。

 

但是他看着脸色惨白的嫂子,心里就一阵一阵的抽痛,他想看到嫂子高兴的样子,于是,他故意在柳春岚的面前显摆他那强壮健硕的肌肉,傻傻的说道:“嫂子,小良很厉害的,你看。”

 

柳看到这一幕,注意力全被那一身强壮健硕的肌肉给吸引住了,她看着就情不自禁的伸出手上前摸了摸,只感觉这么结实有力的肌肉,让她的心中掀起一片涟漪。

 

随后,她反应过来后,小脸爆红的收回手,尴尬的拎起海鲜就要朝厨房走去时,她忽然说道:“以后还是不要去那里,很危险。”说完,就去厨房了。

 

虽然她想起了,马元良以前的水性很好,但是现在他就算身体水性好,心理上还是一个孩子样的人,怎么可能放心他去海边。

 

这一晚,是他们这几年,吃的最丰盛的一顿。

 

吃过后,两就各自洗漱了一遍,然后回房间休息了。

 

马元良躺在床上,思考着接下来要做的事,他现在要扳倒权永福的话,就只有两条路可以选,一个是赚钱,一个就是找账本了。

 

虽然赚钱的方法有了,但是他还是不想放弃找账本这条路,最主要还是因为这条路,可以把那两个女人都给那样了。

 

要不还是明天去看一下权永福那里,看一下情况好了。

 

就在马元良思考正投入的时候,院子里突然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这个屋子里就只有他和嫂子,现在他在床上,那在院子里的就只有可能是嫂子了,他这么一想,顿时激动的床上坐了起来。

 

这嫂子也太不注意了吧,就算他是个傻子,也不应该在院子里洗澡啊!

 

他听着外面的水声,挣扎着要不要偷看,但是现在光是想象,就已经让他血气上涌,心火难耐了,要是去偷看的话,他怕会忍不住出去直接办了嫂子。

 

外面的柳春岚,其实也一直在注意里面的动静,她这几天看到马元良,感觉神志像是恢复了一点,不告诉她,可能是他自己都没发现吧。

 

为了试探一下,她特地在院子里洗澡,就是要看下马元良会不会在一边偷看,如果有偷看的话,就代表他可能恢复了神志,毕竟傻子是不会躲在一边偷看的。

 

屋内的马元良,听屋外的水声,内心无比的煎熬,要知道他和嫂子现在可是只隔着一扇窗户,那水声就像是在自己的耳边无限放大,让他联想到了那次在浴室里的情景,只感觉火气蹭蹭地往上冒。

 

可是他不能在嫂子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对嫂子做出什么龌龊的事情。

 

自从他彻底好了以后,他就知道自己是喜欢嫂子的,而且嫂子在他心里是神圣的不可侵犯的。

 

再说了,以后迟早是要告诉嫂子,他恢复了的,那次在果园浴室里的事,还姑且可以默认为他那时候还傻着,可是,要再来一次的话,可就说不过去了。

 

里面的马元良在,强行的压制心中蠢蠢欲动的渴望,双手紧握拳头,一直在心中告诫自己,不要过去…..

屋外的柳春岚,一边洗澡,一边注意里面的动静,可是知道最后,马元良都没有来偷看,她不禁有些失落。

 

第二天上午,马元良就去了海边打捞,他要尽快赚到钱才行,然后扳倒权永福,在跟嫂子摊牌,让嫂子过上幸福的生活。

 

他在海边打捞了的时候,发现竟然有高贵海扇蛤,他记得以前这种扇蛤就有卖到三十多一斤,现在应该更贵了吧!

 

他扛着扇蛤,前往县城,这曲折的山路,马元良脚步一深一浅的,走了近三个多小时,才抵达县城。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32974.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