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晚跟狗做了拿不出来:早上见老公硬我就直接坐上去

老板娘在说,这我当然是十分乐意,我也十分的开心,嗯,当即我就按照老板娘的说法,躺好。

 

 

然而更让我奇怪的是,老板娘居然带着我的另一只手,附上了胸口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哈。”,老板娘轻轻地说着,在我耳边喊着出去,立刻激起了我的渴望,我立刻点头示意,然后伸出手。

 

 

我已经急不可耐了,我只觉得有一股奇妙的感觉传遍全身。

 

 

“嗯,啊,李总,你好棒哦。”老板娘刺激着我,我知道他说这个话是假的,只是刺激我,但是我也十分的受用。

 

 

感受到老板娘的肌肤,还有那精致的手指,我一下没忍住。

 

 

老板娘啊了一声,这才松开了手。然后还十分细心的用纸巾帮我擦拭着,感受到这样的场景,我真是无比的舒畅。

 

 

20多年来,我女朋友也没有谈多少,像老板娘这样贤妻良母典型,简直是我心中的典范女生,我突然起了心思,要好好伺候她一番的心思,但是我不敢,因为老板就在外边,而且我也不能亵渎我的女神。

 

 

好不容易将身体擦干净了,老板娘这才让我出去,然后嘱咐我,绝对不能跟老板说这样的事情,并且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得向着她。

 

 

我马上点头,保证,这已经不知道是我多少次保证了,但是,却十分的有效,老板娘点点头,这才让我出去,然后再用纸巾把身上给擦干净。

 

 

不过我刚起身,却发现,老板娘,刚还坐在床边上,有一块地图,我心里一动,难不成刚才老板娘也来了反应吗?

 

 

“李总,你真是厉害。”老板娘面红耳赤的说着,而且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渴望,但是却被理智给压制下去。

 

 

 文学

“嗯,老板娘,我先走了,在吗?嫂子,下次有什么事情你直接打我的电话,我的号码这个。”

 

 

我给老板娘报了手机号码跟微信号后,我才走了出去,小声的在地板上,走着,然后还叮嘱老板娘戴上眼罩。

 

 

一直到了门外,然后见到我出来,老板娘,没有走出来,他才喊了我一声,老板也是光秃秃的,我瞄了一眼他确实比我小了不少,难怪,刚才,老板娘帮的时候一下就感觉的出来,这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杨贺并没有注意这些,而是悄悄地问我:“怎么样了?事情成了吗?她睡了没有?”

 

 

有了刚才老板娘的那一出,我现在感觉杨贺,十分的无耻,真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干了,这到底是什么人来着?

 

 

我开始替老板娘感到不公平,毕竟这么一个好的冰山美人就糟蹋在杨贺这里,现在我越看然后越不是人,但是,他始终是我的老板,给我发钱的,我现在还不能作出任何出格的事情。

 

 

“杨总,放心吧,而且老板娘面罩还没摘下来,他并不知道是我,保证没浪费。”我急忙说道。

 

 

杨贺居然还低下头,确认无误之后,他才放下心来,轻轻的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干得好,李东,这个月奖金给你翻倍,这样吧,下次还有机会还得继续来,要不然我怕中不了标。”

 

 

我心里大惊失色,心想现在都被老板娘知道了,还来,我有点疑惑的看着老板,那意思是询问,这样真的还来吗。

 

 

“老板要不就算了吧,你看我都提心吊胆的,而且要是被老板娘发现了,那不太好,我们两个都得有麻烦,刚才我已经,够那啥的了。”我小心翼翼的问着。

 

 

可是杨贺并不买单,只见他叉着腰,低声喝道:“哪有那么容易的,你以为自己是标签手啊,你要知道人家是怀不上,她娘家那边大把的财产我就拿不到了,你也一分钱也没想拿到。”

 

 

我有些无奈,心想你还不知道,我们已经被发现了,还拿什么财产,不拿你开涮已经算很不错了,这还是老板娘心里不知道打的什么算盘,要是被他追究下来,咱们两个都得玩完。

 

 

我心里这么想着,但是,脸上可不敢这么说,也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只是有些无奈,问老板:“杨总,可是那是你老婆啊,我总来你家也不太好吧,而且今天晚上我已经很努力了,你不信的话你可以去,房间里进去闻一下,味道很大的味道呢。”

 

 

我想拒绝,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杨贺给打断了:“不行,下次必须来,你要知道李东你现在可是弄了我老婆,我要是叫你告上去,那你可不得了,你必须听我的,而且咱们还是做你有你的钱吗?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再看几次,要是成了,就不需要你了,到时候我答应给你一笔,可以够你用一辈子的钱。”

 

 

老板软硬兼施,一边威胁着我,一边给我许下诸多好处,这让我进退两难,但是也没有办法,我只得点头表示答应。

 

 

老板见我点头,这才笑呵呵的,让我离开,然后表示她要赶紧回去了,要不然会让老板娘怀疑,我点头示意穿上我的衣服,蹑手蹑脚的走到家门口,心里想着,然后这个家伙真的是个疯狂。

 

 

“老杨,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来?那我把面罩给摘下来了哈,真是的,非要弄这些东西。”里边传来老板娘的声音,事故演讲者表达着不满。

 

 

“马上来,我刚才就是去上了个厕所,哎呀,面罩比较刺激嘛,来了来了。老婆,我刚才表现的怎么样呢?”老板一边说着,一边冲我竖了个大拇指,然后才屁颠屁颠的走到了里边。

 

 

我穿好衣服,拿起手机,到了家门口,这才收到,老板发来短信,意思无非就是说让我回去准备一下,好好休息,明天给我放一天假,表示我这次非常不错,我心里摇摇头,暗自苦笑,什么好啊,计划都被人发现了,还好。

 

 

想到这,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往租房里赶,一边,路上还给老板娘发短信,因为既然选择站在老板娘这边,通风报信是必不可少的嘛。

 

 

亏爆了老板让我下次再来的消息,老板娘十分的气愤,一边骂着杨贺是个混蛋,这个家伙,怎么这么无耻。

 

 

我在微信上不敢回,静静的等老板娘骂了一通,然后才收到老板娘的短信,说让我下次就按这,老板的想法再过来。

 

 

我心里一愣,老板娘竟然知道了,我跟老板的关系还有目的,为什么还让我下次再来呢?我有点摸不着脑袋,但是既然这么说,我怎么办就是了,一边想着我就回到了出租屋。

 

 

然而我刚回到租的房子里,上楼梯的时候,却听到一股耐人寻味的声音,一听声音我就明白了。

 

 

声音十分清晰,视乎有窗户没有关好,我心里起了想法,蹑手蹑脚的,跑到那间房子的窗户里,往里观瞧。

 

 

借着月光,当我看到里边两个身影时后,不由大吃一惊。

 

 

我一看那个男的我认识,是我的同学陈威,陈辉是我的初中同学,他怎么会搬到这里来呢?以前可是跟我无话不说的好哥们。

陈辉在初中的时候可是我们班的学霸,家里又有钱,是许多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而那个时候我家里比较穷,也只有程威,跟我走的比较近,但是后来高中他读了贵族学校,我去了比较偏僻的中学里,然后就没有再联系,关系也渐渐生疏了不少。

 

 

现在能看到陈威,可真是让我十分的开心,按理说成为不应该出现我们这种比较平民的出租屋里,可是眼前的人却视她无物,在看那个女的长得十分的漂亮,此刻他在床边上,陈威在后边,那个女人的身子,让我一览无遗。

 

 

按理说我不应该在门外偷看,但是为什么我敢看呢?因为我知道这个女的绝对不是成为的老婆,陈卫的老婆,我见过,也是之前我们班的人,据说他们初中就一起拍拖,到大学,毕业后终于走到了一起,可谓是有钱人终成眷属。

 

 

对,就是有钱,而不是友情,在如今这个社会上没有感情一说,只要有钱,无论你干啥事儿,女的都能接受,就比如现在这个美女,我猜应该就是三儿。

 

 

我不想打扰陈威的好戏,只是默默的看着这画面,女的长得十分漂亮,但是,从脸上可以看出些许的风尘气息。

 

 

陈薇一边努力,一边打着那个女孩,女孩不但没有叫骂,反而让他大力点,陈威十分的激动。

 

 

此时的我,早就有了强烈的反应,再对比一下,陈威那个尺寸,我心里不由得喜上眉梢,按理说陈威虽然有钱,是我羡慕的对象,但是我的本钱,足足比他大两倍。

 

 

男人嘛,为这事自豪,这也是正常的事情,我心里纳闷着,你这么大也没用啊,毫无用武之地,看看什么时候等一下你去耍一耍了。

 

 

我开始羡慕起陈威来,为家里有钱,人长得也算不赖,可是他并没有我帅,但是人家有过的女人个个都是模特的标准,不说别的,就看面前这个女孩,二十五六左右长的那是一流的吧,身材也是没的说。

 

 

“怎么样?今天舒坦吧,让老子再好好快活一下,已经好久没这么舒坦了。”陈威叫着,一只手拍打在女孩子的后面,借着月光,我能看出女孩并没有愤怒,反而十分享受。

 

 

“讨厌,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你也不好怜惜。”女人娇滴滴的说着,一听这语气就让人骨头都酥了,听他的话,我断定这个女人应该就是是出落在风尘的那些女人,要不然,说话哪能这么直白呢?

 

 

我突然浮现起一种想法,以我跟陈威的关系,我要不要敲门进去,要知道初中的时候,我跟陈威可是无话不说的好兄弟,面对这些女人,大家应该互相分享嘛。对于兄弟来说,除了老婆,什么都可以分享。

 

 

不过到最后我还是犹豫了,虽然我很想进去,但是理智告诉我,陈威还在里面呢,我要是贸然进去,会不会出现什么事情引发出许多不好的东西,要是发生矛盾就不好了。

 

 

这么想着,我又收起了心思,静静的看着里边的变化,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没过多久,我的想法就得到了验证。

 

 

“嘿,你居然还会疼,你不是最喜欢这样子吗?现在居然跟老子说起温柔来,老子今天不把你征服,我还就不姓陈了。”

 

 

可以看出他此时十分的兴奋,借着月光,我能看清,他娘的,居然清洁溜溜的?

 

 

我心想,成为这小子可真有福气,这种女孩都被他找了过来,也不知道这个女孩是风尘女子,还是三儿,要是风尘的女人,我也改明儿去试一下。

 

 

陈威也是真的被刺激到了,只见他陡然加快了速度,终于,我见到他身体哆嗦,然后软趴趴的趴在那个女孩身后。

 

 

不过那个女的似乎还意犹未尽,我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忧郁的神色,但是他十分会懂得男人的关心,一边说着陈威厉害,一边还问陈威是不是经常锻炼,然后帮他擦拭着。

 

 

“对了陈总,我服侍得你舒服吧,那你看,我弟去你公司的那件事情……”

 

 

美女有些紧张的看着陈威,默默的说着,然而这句话信息量巨大,我从中似乎读出了什么?

 

 

很明显,这个女的应该不是风尘女人,从他说的话哦,我应该明白了,是他的弟想进陈威的公司。

 

 

陈威家里有钱,这是众所周知的,我也知道他家里开了个,矿产的公司,好像是挖煤的吧,之前他爸是煤老板,连我们初中学校的校长都要礼让三分,陈威每次上学放学,都有豪车接送,那应该是他继承了父母的产业。

 

 

想到这里,我并没有贸然的开门,而是依旧,蹲在窗边上,听着里面的对话,我想听一下陈伟是怎么说的。

 

 

在老板娘柳莺家里,回来的时候,我就没有满足,现在又看到了这样的一出,我实在是难以忍受。

 

 

“这样吧,你让你弟明天到人事部去面试,明天我会到人事部走一趟,时间就定在下午3点到4点这个区间,你跟他说,千万不要迟到,然后你把他的图片发一下给我,我看一下是哪个人,确定了之后,下个星期就可以来上班,很简单的一个事情。”

 

 

陈伟躺在床.上,十分恰意的吸着烟,我心想他弟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为她这么付出。

 

 

“行,真的是十分谢谢你的陈总,你也知道,我弟之前因为吸毒,在里边呆过两年,出来后,因为履历的问题,很多公司都不愿意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真的是难为陈总您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32605.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