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尺寸强行害怕痛哭:乡村留守女人献身于我

秦梅是个大美女,脸蛋白皙光滑,五官完美精致,身材更是没的说,胸前两团饱满沉甸甸的挂着。

 

偏偏她也是个很悲惨的女人,才三十来岁,正是味道十足还如狼似虎的少妇年纪,老公却出了事儿,变成了植物人。

 

秦梅倒是也忠贞,每天都守着自己的老公。

 

她的公爹刘江看的是既高兴又担心。

 

高兴的是这儿媳妇没有离开,担心的则是自己家可能要绝后。

 

刘家三代单传,到了他这一代,更是老婆早早就去世了,只留下这么一个儿子。

 

愁归愁,却没有任何办法,时间一长,他就开始动歪心思了,竟产生了一个荒谬的念头。

 

儿子不行,不如就由他来代劳,反正都是刘家的种。

 

这心思一动,刘江每天看着儿媳妇的眼神都不对了,充满了渴望和冲动,心里也越发惦记着想搞这个儿媳妇。

 

这天,秦梅给植物人老公擦身体,刚好洗到了下身那里。

 

她望着昏迷不醒的老公,还有他胯下那根软趴趴的毛毛虫,不禁幽幽叹息一声,眼神满是哀怨。

 

刘江推门进来,全然不顾自己儿媳妇只穿着简单的睡裙,道:“梅梅,我有事儿跟你说。”

 

秦梅吓了一跳,她正跪趴在床上,那超短的睡裙根本遮盖不住她的屁股,两瓣雪白圆润的肥臀,恐怕已经被公爹看光了!

 

她很是羞耻,红着脸低下头,略带埋怨的说道:“爸,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啊?”

 

刘江看着儿媳妇那性感火辣的娇躯,心中越发的痒痒了:“这是咱们自己家,有什么好敲门的,难道你还能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成?”

 文学

 

秦梅低下头,咬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跟公爹说才好。

 

而刘江却是大步走过来,将手放在秦梅雪白纤细的肩膀上轻轻抚摸:“梅梅,别怪爸说话难听,你这个年纪正是女人最饥渴的时候,我也是担心你做出什么对不起我刘家的事情。”

 

听到这话,秦梅的脸烫红,羞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爸,您瞎说什么呢,我可是你儿媳妇。”

 

“别装了,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也是过来人,会不懂你的心思?再说,若是你真的一点想法也没有,怎么会对我儿子做这种事情?”

 

秦梅见到自己老公的下身还在外面,连忙给盖上,羞耻道:“我……我这是帮他洗洗呢……”

 

“洗洗?”

 

刘江似乎有些生气,抓住秦梅的手臂,猛地将她拉了起来。

 

秦梅没控制好身体,直接被拽到了公爹刘江的身上,柔软的娇躯和他紧紧贴着,尤其是胸前那两团雪白,更是紧紧压着公爹的胸口,都成肉饼子了。

 

“爸,你干什么!”

 

秦梅惊叫一声,感觉到公爹的手正放在自己的柳腰上。

 

刘江却指着她刚才坐过的地方:“你帮我儿子洗,怎么你坐的地方床单都湿了?还要我掀起你的裙子来检查一下吗?

“不,爸……”

 

秦梅只觉得脸上烫红,慌乱的推开自己公爹,死死捂住自己的裙子,解释道:“我……我……”

 

“行了,我也知道这是人之常情,你这么年轻,有想法也正常,但我只求你别被人搞大了肚子,乱了我刘家的血脉行吗?”

 

刘江忽然叹息一声,松开了秦梅。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他这样子,让秦梅觉得心酸,甚至还有一丝愧疚:“爸,其实我也知道你们刘家三代单传,若是我真的离开你儿子,恐怕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可是这情况你也看到了,我就是想要帮忙传宗接代,也没办法啊!”

 

刘江听到这话,心中大喜,装作很惆怅的坐在床上:“梅梅,其实我也没有啥大愿望,就是想有个自家的孩子,若是你能满足爸这个心愿的话,我愿意把这个房子和家里的钱都给你!”

 

秦梅有些生气:“爸,您觉得我留下是贪图您的房子吗?我是觉得您一个人撑不下去,想多陪陪您,若是有办法给刘家延续血脉,我肯定配合!”

 

刘江大喜过望:“真的?那我想让你帮我生个孩子!”

 

秦梅一愣,随后面红耳赤的低下了头:“爸,你瞎说什么,我……我可是你儿媳妇啊……”

 

刘江已经顾不上这些了,直接上前一步抱住了儿媳妇。

 

用手抓住秦梅的肥臀,看着怀中娇羞惊慌的美艳儿媳妇,他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好儿媳妇,我知道其实你也很想要对不对,其实我只是想要传宗接代,你让我弄一次,只要你怀孕了,我保证不再碰你!”

 

“不……不行……”

 

刘江见她还是不从,粗暴的将她身上的睡衣扯下来,露出那具白花花的性感娇躯。

 

秦梅惊叫一声,抱住胸口,同时捂住两腿之间的敏感地带。

 

但她的胸实在是太大,那两团饱满根本遮盖不住,反而被双臂一挤,更显得硕大饱满,那种粉嫩,看的刘江不停舔嘴唇,想要含进嘴里尝尝那东西的味道。

 

刘江眼神往下看,滑过秦梅平坦的小腹,死死盯着她的两腿之间。

 

秦梅的身材高挑,洁白双腿也很长,虽然夹得很紧,手也挡住了下面那早已湿漉漉的地方,但还是有一些春光从她手掌的缝隙中乍现了出来。

 

见到刘江贪婪的盯着自己,秦梅想逃又无处可去,只能哀求道:“爸,你别看了,我是你儿媳妇啊,而且你儿子就在旁边啊!”

 

刘江好像一头发情的老公牛,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说道:“儿媳妇,我只想给我刘家传宗接待,我保证,就这一次!”

 

说着,他不顾秦梅的反抗,直接扑了过去,将秦梅压在了床上,就在他儿子的身边,将儿媳妇的一双玉腿强行分开。

 

秦梅果然已经动情,刘江能看到那肆意横流的水渍,早已经流淌到了她的大腿上,将雪白的大腿弄得亮晶晶的,散发出诱惑的味道。

 

这女人的身体,可不像她嘴上那么抗拒,甚至有些妥协,毕竟她也是个如狼似虎的女人

刘江深吸一口气,激动的说道:“梅梅,我就知道你也想要了,不如我替我儿子满足你一次,省的你出去找其他男人!”

 

秦梅被公爹盯着下面,羞耻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哀怨的哭诉道:“爸,你不要看了,咱们不能这样啊!”

 

刘江却不管,扒开秦梅的手,想尝尝她的滋味。

 

可是这女人双手死死捂着下面,气得刘江将她的一双腿扛在肩膀上,然后往上一压,趴在了她的胸口。

 

秦梅的双腿被举过头顶,整个人都折叠起来,这姿势让她有些痛苦,但更多的还是羞耻,她不停的流着泪:“爸,不要……啊……”

 

哀求变成了呻吟,秦梅娇躯猛然紧绷,她低头看了一眼,不知何时,公爹已然将她的顶翘的前端含到了嘴巴里。

 

刘江抱住秦梅的一团饱满,又大又软,而且皮肤光滑弹嫩,他兴奋的揉搓着,只见那饱满的柔软就好像一个大面团,在他的手中不断变换着各种形状。

 

同时他的嘴里也含着,用舌头不断的拨弄刺激,明显能感觉到上面的褶皱,而且还在不断变大,慢慢硬了起来。

 

刘江轻轻用牙咬住那里,还没有发力,秦梅就扛不住了,张开小嘴急促的哀求:“不要……哦……好疼……爸……你看看你儿子啊……他就在咱们旁边……咱们怎么能做这种事……呜呜呜……”

 

“乖儿媳妇,没事儿的,我儿子不会怪咱们,我这是在帮刘家传宗接代呢!”

 

刘江抓住秦梅的两团柔软疯狂揉搓,看着自己儿媳妇哭泣的时候也那么美,下面那地方,反应更加剧烈了许多。

 

他迫不及待的将裤子脱下来,然后对着儿媳妇的两腿间一阵乱顶,着急的想要进去。

 

但秦梅对他很抗拒,手一直捂着那里,被他顶了两下弄得有些疼,下意识的抓住了那作恶的大家伙

 

好大

 

秦梅惊了,整个人都是一颤。

 

她见过老公的那个部位,也尝试过被弄进去的滋味,可无论是尺寸还是硬度,完全不是自己公爹的对手!

 

此时她必须双手才能抓住那大家伙,而且那东西滚烫的就像是一根烧红的烙铁,上面青筋暴起,摸上去很是狰狞!

 

秦梅到底是个女人,而且是个三十多岁欲求不满的女人,本来反抗强烈的她,摸到公爹的那个地方,瞬间心脏狂跳,娇躯软如面条。

 

而且她很羞耻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不停的痉挛,似乎是期待着这个大家伙进去,甚至水流不停,滴落到了床上,屁股下面的床单早已经湿了一大片。

 

不由得,秦梅轻轻扭动着肥臀,甚至一双小手也无意识的抚弄着公爹的那里。

 

当然,她更想的还是让男人进入自己空虚的下面。

 

刘江没想到儿媳妇表面那么抗拒,实际上也是个骚货!

 

而且这女人的小手摸和自己弄就是不一样,那冰凉却又柔嫩的小手掌,给刘江带来了强烈的刺激,眼睛瞪得老大,仿佛一头老公狗一样,压在儿媳妇身上,气喘吁吁说道:“乖儿媳,别着急,我这就让你知道做我刘家的女人有多舒坦!”

 

秦梅双手还在抓着男人的那里,但她的两只小手都不能完全抓住,所以刘江顶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好几年没被滋润神秘地带,终于迎来了第一个访客,粗暴的就闯了进来…

“啊……”

 

秦梅哀鸣一声,没想到自己公爹这么大,自己明明不是什么黄花闺女,竟然也撑不住,下面被撑得要裂开了一样。

 

而且这还是因为她拼命阻止着公爹的全部进入,只能进去一个头部,否则她会更加痛苦。

 

秦梅慌了,她害怕自己今天会被公爹干死在床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开公爹,访客也连带着被拔了出来。

 

但从那里离开的时候,竟然发出‘啵’的一声,足可见刚才有多么严丝合缝。

 

刘江本来就在床边,被推开的时候直接摔在地上,那个部位直直的朝天竖着。

 

秦梅第一次看清自己公爹狰狞的大家伙,顿时面红耳赤,心中更慌。

 

她在想自己婆婆怎么承受的了这东西,连忙光着屁股进了浴室。

 

坐在浴缸边缘,惊尤未定的拍打着胸口,羞臊的想着刚才自己竟然和公爹差点弄了那事儿,而且还是在老公的床上!

 

她觉得自己很下贱,也很放浪,可想着想着,又不自觉的想到公爹那根大家伙,她红着脸低头看了一眼。

 

只见刚才被公爹撑开的地方,因为没有异物了,正在一点点的合拢恢复,重新关上了大门。

 

秦梅忽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空虚,她竟是怀念起刚才公公在里面的感觉,那饱涨十足的快乐,让她心跳加速,下面又开始流水。

 

“不行,不行,我怎么能想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秦梅心中暗骂自己太放浪,可下身的空虚又一阵阵冲击着她的心灵,伸手去拿花洒,想要用凉水冷静一下。

 

谁想到一不小心,竟然滑倒在了浴缸里。

 

“啊。”

 

外面正等着不知道该怎么跟儿媳妇解释的刘江,听到动静赶忙跑过来:“梅梅,你怎么了?”

 

说着,刘江就来开门,却发现门锁着。

 

秦梅听到公爹的询问,红着脸不想开口,她要怎么说?

 

难道说自己发情了,想要冲澡,一不小心摔倒了?

 

刘江听到浴室里没动静,吓坏了,一脚将门踹开,跑进浴室一看,发现自己儿媳妇正躺在浴缸里,一双玉腿却耷拉在外面,微微分开,可以清晰的看见儿媳妇那湿的不像样子的地方。

 

“梅梅,你这是干嘛呢?

秦梅耳根子都红了,拼命的想要爬起来,可浴缸滑的很,竟然没站起来,只能哭着说道:“爸,你别看……求你别看了……”

 

刘江板着脸:“我这不是担心你出事儿吗!”

 

秦梅哭诉:“我知道,可是……您能不能给我个浴巾啊。”

 

刘江装作没听到,关心的问道:“你没摔伤吧?”

 

不问还好,秦梅听到公爹的话,还真感觉尾椎有些疼痛:“爸,我摔到尾椎了。”

 

“什么?那可不是小事儿,当初我儿子不就是伤到尾椎才植物人的吗!”

 

刘江大吃一惊,立刻跑过去将秦梅抱起来。

 

秦梅也吓坏了,她可不想变成植物人,慌忙说道:“爸,咱们去医院吧?”

 

刘江不吭声,抱着秦梅来到客厅,将她放在沙发上,让她跪趴在沙发上,姿势好像是一只小母狗,屁股高高的撅着,双腿也分开,两个洞都清晰可见。

 

这羞耻的姿势让秦梅抬不起头,颤声问道:“爸,你这是做什么啊……”

 

“你不懂,之前医生说我儿子摔伤之后,这个姿势尾椎就不会伤的那么严重,也不会变成植物人,不信你现在感觉一下,是不是不疼了?”。

 

秦梅哪里懂这个,动了一下,好像屁股真的没那么疼了。

 

她松了口气,刚想说话,却感觉自己的屁股被一双粗糙的大手抓住,正在缓缓的揉搓。

 

顿时,她娇躯一颤,紧张的回头,却发现公爹正瞪大眼睛盯着自己的下半身,甚至他的大手还肆无忌惮的将自己的屁股分开。

 

秦梅能感觉到男人灼热的视线,正在自己最敏感的地方上扫视,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要遮掩,却控制不住里面流出更多的……

 

她哭诉道:“不要,爸……求你别看了……”

 

“梅梅别怕,爸跟医生学过几手按摩,这是帮你按摩呢,让你减少点疼痛。”

 

他没想到能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儿媳妇的那里,很粉嫩,看起来跟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有的一拼了。

 

或许是秦梅真的害怕变成植物人,真的就一动不动,咬着嘴唇忍耐,她想着反正公爹刚才什么都看见了,而且按摩应该很快就能结束,一会儿再去穿衣服也一样。

 

刘江没想到儿媳妇真的如此听话,他被那里散发的诱人气息刺激的面红耳赤,不禁开始兴奋的大力揉搓儿媳妇的肥臀。

 

只见她那里的反应更加剧烈,时不时的就有液体顺着大腿滑落到沙发上,将真皮沙发都弄湿了一大片,散发着诱人的味道。

 

秦梅已经许久没被男人碰过,此时被公爹揉搓了一会儿,就有点扛不住了,竟然偷偷看向公爹裤裆

 

见到那里已经再度顶起来了,她吓一跳,生怕会发生之前在房间的那种事,气喘吁吁的哀求道:“爸……你别揉了,我自己来好不好……”

 

刘江怎么会同意,看着儿媳妇娇嫩的身躯,他还有了个新想法,立刻把手放在儿媳妇那里上摸了一把。

 

那满是老茧的大手贴在自己那里,刺激的秦梅惊叫一声,剧烈挣扎着要逃走。

 

啪!

 

刘江却用湿透了的大手拍了一记那扭动不安的屁股,看着臀肉翻涌,心中激动,却故意板着脸教训道:“你跑什么,按摩需要精油,可是家里没有了,我只能用你的水了,谁让你这么多的?”

 

这话让秦梅羞耻的恨不能晕过去,她感觉到温热的液体被公爹的大手抹匀在屁股上,更加抬不起头,拼命的控制住,却怎么也挡不住,反而越来越多。

 

刘江在儿媳妇又肥又圆的屁股上揉搓,让他兴奋的额头都有青筋暴起。

 

毕竟他已经有很多年没碰过女人了,而且面前的女人不光漂亮身材好,还是他的儿媳妇,那禁忌的关系,让他有种异常的快感

 

渐渐的,他有点扛不住了,看着儿媳妇不停痉挛的娇躯,下身更加肿胀难忍了

“儿媳妇,你摔得似乎有点严重啊,我需要深入的帮你按摩一下!”

 

“不……不行……”

 

秦梅不傻,很清楚这所谓的深入刺激是什么,慌忙晃动着屁胡抗拒着。

 

刘江怎么会听她的话,看着儿媳妇不断晃动的肥臀,他立刻将自己的裤子脱下来。

 

秦梅见到那个恐怖的大家伙,更加害怕了,哭泣着向前爬走。

 

刘江控制住她的柳腰,沉声道:“梅梅,你真的想变成植物人吗!”

 

这话让秦梅动作一顿,她哭着哀求:“可……可是爸……你真的不能进去啊……你是我的公爹……咱们这样对的起你的儿子吗……”

 

刘江皱着眉:“你怎么这么骚,我什么时候说要进去了!你难道不知道摔伤是需要热敷的吗,可是煮鸡蛋的话需要等很久,我只能用这家伙帮你了!”

 

秦梅听到这话,羞愤难当,她没想到公爹竟然会骂自己骚!

 

可她看着公爹那里,发现顶端确实好像鸡蛋一样大,顿时心跳加速,有种迫不及待想要被那东西塞到下面的感觉。

 

刘江一手扶着她的柳腰,一手抓着那里凑过来,然后贴在了秦梅的尾椎上,顿时让她一激灵

 

确实,那滚烫的好像鸡蛋的宝贝贴上来,让秦梅感觉尾椎很是舒服

 

但很快,刘江就开始轻轻动了起来,那里贴着秦梅的尾椎上下摩擦,甚至还往她的臀缝里钻,不断用顶端摩擦着。

 

秦梅感觉到那个东西将自己的屁股蛋子都撑开,在她身上一上一下的这么摩擦着,心尖儿都在颤抖,强烈的刺激让她不断的颤抖着,屁股也时不时的收缩,甚至有时候还会夹住那个东西,让她羞耻异常,但心里真的很爽,甚至想要将那大家伙吸进里面去!

 

刘江感觉到那柔柔的两瓣臀肉夹住自己,也爽的倒吸凉气,随后控制着自己的那里缓缓往下滑。

 

本来是摩擦着秦梅的臀缝,随着刘江的下滑,那根滚烫的东西慢慢贴上了秦梅的关键点。

 

那地方被刘江的东西烫了一下,猛地收缩痉挛,秦梅更是呻吟一声:“爸……你……”

 

“别动,这是按摩的关键时刻。”

 

刘江已经连理由都懒得编了,直接用顶端顶住了儿媳妇的洞口。

 

但他并没有直接进去,因为他很清楚儿媳妇还会反抗,虽然她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脸上也潮红一片,可依然带着抗拒。

 

刘江故意用那里轻轻触碰了一下儿媳妇。

 

秦梅被刺激的张开嘴哼叫一声,呼吸急促,下面的那个地方更是好像变成了缺水的鱼儿,不停的开合着小嘴儿,也不知道是想要喝水,还是想要什么……

 

“爸……你不是按摩吗?怎么……怎么……”

 

秦梅没好意思说你干嘛碰我的那里。

 

刘江见到儿媳妇反应这样大,当即又凑过去轻轻顶了一下,看着儿媳妇激动的仰起头,笑呵呵的说道:“梅梅,我这是帮你减轻疼痛呢。”

 

秦梅眼中带泪:“可……可你这分明是……”

 

刘江又顶了一下,这次更过分,竟是将洞口都顶开了一些,但又迅速离开,还故意问道:“我是什么?”

 

秦梅被公爹若即若离的弄得浑身难受,下面好像有无数的蚂蚁在爬一样,心中渴望无比,眼神也变的迷离,气喘吁吁的哀求:“爸,你不要折磨我了好不好……你要是想进来……就……”

 

刘江装作听不清的样子,故意往前凑,但这样一来下面却瞬间顶住了儿媳妇,他侧着头问道:“你说什么?”

 

秦梅被顶的猛然仰起头,娇躯紧绷,断断续续的说道:“我……我说……”

 

刘江故意皱眉的往前凑,下身也在一下一下的顶撞着秦梅的身体,他假装道:“我听不清,你再说什么?”

 

秦梅瞪大眼睛,虽然嘴巴张开,却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她能感觉到,这个老男人已经缓缓的进入了自己…

蛟龙入洞,如鱼跃沧海!

 

刘江正准备放开手来策马奔腾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每一声都好像敲在刘江的心上,让他青筋暴露,恨不得杀了门外边的人。

 

眼看自己就能和儿媳妇双宿双飞了,结果竟然有不长眼的来坏自己好事!

 

尽管气,但又有什么用呢,敲门声一响,秦梅就跟触了电似得,立马就缩了回去,接着还跑进房间把门反锁了。

 

刘江只好无奈的穿上裤子,脸色不善的开门去。

 

这一开门,刘江脸色就变了,不耐烦的神色立马下去,转而满脸笑容的开口说道:

 

“呦,是小张啊,怎么了,有什么事找你刘叔吗?”

 

门外的漂亮张圆圆个头高挑,穿着紫色吊带睡裙,勉强盖住圆润的美臀,那双丰腴白皙的修长玉腿更是让刘江魂牵梦萦,恨不得扑上去狠狠的揉搓。

 

少妇名叫张圆圆,是两个月前搬来楼上的邻居,刚搬来总是遇到问题,而刘江正好是做水电工的,所以帮过她几次,而刘江也因此对这个性感的张圆圆上了心。

 

“刘叔,你快帮我看看,我家隔三差五的就停电,这都好几次了,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

 

张圆圆娇滴滴的撒娇道。

 

这个女人很会利用自己的优势,让大多数男人都无法拒绝她的请求,当然刘江也不例外。

 

听她这么说,感觉一双眼睛都快黏在她身上了,也顾不上还在家中的漂亮儿媳妇,直接就点头道:

 

“行,没问题,等我去拿了工具包来就跟你上去!”

 

说完,屁颠屁颠的就跑回屋内拿好了工具。

 

进门后,刘江用万用表在墙壁电箱那测量,也在跟这个性感成熟的小少妇套近乎聊天:“小张啊,你看我来帮你检查好几次了,怎么也没见你老公啊?”

 

顺手把香肩上挂着的吊带整了一下,性感魅力的张圆圆说着:“我老公做业务的,经常出差不在家,要不然就不用我这么麻烦了。”

 

听到这里刘江心里一动,一个阴暗的想法从心里冒出来。

 

“那很好啊,跑业务的都很赚钱。”刘江又找话题聊天。

 

张圆圆充满风情的眉眼微微皱了一下,带着一股子幽怨:“赚钱有什么用,一年到头在外边跑,聚少离多的。”

 

“那可惜喽,你这么漂亮性感的大美女放在家里,他也真舍得。”刘江感慨了一句。

 

张圆圆白了他一眼,感觉这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言语有点随意,可被他这么夸赞漂亮性感,她的心里还是有些得意。

 

“小张啊,你一个人在家晚上不害怕吗?”刘江扯着电线测通断的时候,向张圆圆问着。

 

张圆圆点点头:“习惯了,不过下雨打雷的时候还是会害怕。”

 

“来,帮我把工具包的尖嘴钳递给我。”刘江盘腿坐在光滑的瓷砖地面上拆线头说着。

 

张圆圆走到工具包那,蹲在那翻找工具,蹲下来的时候,那圆润的臀肉几乎完全暴露,深紫色的性感睡裙下边,衬托着她的臀肉那么的丰满白皙,而且里边的黑色内裤款式性感,紧紧包裹着她的美臀。

 

刘江转头直勾勾的看着她。

 

张圆圆找到了钳子转头,哪知道他那双炙热的眼睛盯着自己,就好像一只野兽看一个猎物。

 

在她一愣的时候,刘江赶紧回过神来,点点头说着:“对,就是那个。”

 

张圆圆突然有些紧张,抿着性感的红唇款款走到刘江跟前。

 

刘江说话的时候一直用炙热的眼睛色眯眯看着张圆圆,从她的脚腿到腰、一直向上看。

 

张圆圆弯下腰递给了蹲在地上拆线头的刘江。

 

他的眼睛一下子钻进了她的睡裙领口里面,黑色的文胸把她的皮肤衬托的那么白皙娇嫩。

 

吊带睡裙性感又低胸,这一弯腰把张圆圆丰硕的圆球露了大半边,挤出一道夸张的沟壑。

 

张圆圆紧张的直起身体赶紧用手捂着领口。

 

刘江尴尬的笑笑,眼睛转移装作忙活的时候,又盯着那张圆圆性感的水晶高跟凉拖和美足看了起来。

 

查了电箱也没弄好,刘江看着厨房的灯有些发暗的痕迹,就让她帮忙找个椅子来,想打开灯罩看一下。

 

张圆圆应着,转身扭动着性感的腰臀搬来一把椅子。

 

刘江又查了下灯有没有短路的地方,俯视偷看这张圆圆吊带睡裙大开的领口,白皙的沟壑那么深,刘江甚至想着要是夹住自己的话那该多爽。

 

张圆圆抬头看着椅子上的刘江。

 

正巧看到刘江俯视着自己领口深处,心慌意乱中才发现刘江的裤裆高高的搭起了一个大帐篷,那夸张的帐篷,看的张圆圆心惊肉跳的。

 

张圆圆忍不住气恼,在心里暗骂刘江太下流。

 

可她还忍不住心里感叹那东西真够大的,比他老公的可大了太多。

 

刘江被张圆圆发现了偷窥,脸色泛红有些发烫,背转身把灯罩又恢复好。

 

刘江下来椅子又去电闸那,在厨房跟张圆圆错身而过的时候,狭窄的空间里,刘江故意侧身从她身后蹭了过去。

 

那一瞬间刘江美妙的浑身酥麻,身体反应更加强烈。

 

而张圆圆在被刘江有意从后边顶蹭了一下后,性感诱惑的她浑身紧绷颤抖了一下。

 

张圆圆的面色臊红,刚才那如同触电的酥麻感觉,差点让她不争气的哼出来。

 

她狐疑的看了一眼刘江的背影,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接下来张圆圆不好意思再跟着刘江,总是感觉这家伙不正经。

 

忙碌很久,刘江见她羞臊的躲一边去了,忍不住说着:“小张,你能不能帮我接杯水?检查这么久了,口干舌燥的。”

 

客厅的张圆圆答应着,然后起身用纸杯帮老王去接水。

 

弯腰在饮水机那边,刘江直勾勾的盯着小少妇的动作,弯腰翘臀之间曲线毕露,看起来那么诱惑,圆润如蜜桃美臀让刘江总是贪婪的看不够。

 

刚才在家里就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了,现在看着这个性感诱惑的小少妇,身体反应剧烈的快要爆炸了。

 

张圆圆端来水带给了刘江,这次他的裤裆鼓起来的更加夸张,可他跟张圆圆面对面站着,没任何掩饰身体反应的动作。

 

“刘叔,查出来哪里的毛病没有?”张圆圆把额前的秀发梳拢到耳根后,那双漂亮的眼睛不时的向老王的裤裆大帐篷看一眼,漂亮迷人的脸庞愈发的红润。

 

“短路的地方还没查出来,一会儿再去卧室看看。”老王喝着水,那双眼睛就没离开过张圆圆的身体。

 

放下杯子去卧室查了一会儿,趁着张圆圆不好意思跟他独处一室,刘江又偷看了几眼衣橱,衣橱里放着的内裤和丝袜款式性感火辣,可惜房间门没关,老王心痒痒也不敢动。

 

在卧室里总算查出来问题了,而且这个带来问题的东西让刘江很感兴趣。

 

把电源断掉之后,刘江喊张圆圆来到了卧室。

 

张圆圆疑惑的走进卧室里,在这里跟别的男人待着,总让她感觉很有些心里慌乱。

 

她感觉自己在陌生男人面前,身体的燥热有些羞耻,刚才被这个粗鲁男人的炙热目光注视下,张圆圆心跳加快,呼吸都不顺畅

“妹子,你们怎么把摄像头装这了?之前我还没注意呢,这看起来没经验的人装的,装的乱七八糟,有的线虚接有黏连的地方,所以电源不稳定,偶尔接地会短路跳闸。”刘江拿着拆下来的针孔摄像头跟少-妇说着。

 

张圆圆不可置信的把摄像头拿在手里,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之间眼眶都红了起来。

 

她一下子扑倒在床上,委屈的捂着俏脸哭了起来,这突然情况让刘江措手不及。

 

该不会是她老公怀疑她,偷偷在家里装了摄像头,想验证一下这个性感少妇有没有出轨吧?

 

刘江盯着张圆圆成熟韵味的身体在猜测。

 

“妹子,你这是怎么了?这摄像头我给你拆下来了,之前的线路也都给你恢复了,应该不会再跳闸了。”刘江缓缓迈动脚步,走到了张圆圆面前,直勾勾的看着她性感的美背与翘臀。

 

“没想到是这样,肯定是我老公不放心我偷偷装的,他为什么这么对我,这事情真是把我的心都伤透了。”张圆圆带着哭腔,似乎烦闷委屈的情绪无处发泄。

 

刘江已经坐到了她的床边,看着面前的火辣身体触手可及,强烈的欲望在不断的驱使着他想要享受一下这个魅力的小少妇。

 

欲望的燃烧,让刘江的胆子变大,他装作安慰张圆圆的时候把粗糙的大手放在了她柔滑白皙的肩膀上。

 

一边用手掌享受美妙的触感,一边假装安慰这个女人,被自己心爱的老公怀疑,用这样的方式偷偷防备自己,张圆圆气恼委屈之下,根本没在意老王那只大手在她的肩膀后背上慢慢的游走。

 

摸着摸着,刘江的胆子越来越大,手开始不老实的往少妇性感美臀的边缘上游走。

 

圆润的两瓣臀肉高高翘起,因为睡裙很短,刘江一撩就露出了些许白皙臀肉,配上白皙的玉腿看起来那么的诱惑,蛮腰跟丰臀的冲击下,愈发显得高耸的美臀性感十足。

 

刘江手上动作不停,甚至感觉头皮都快炸开,身体的充血在不断的变得强烈。

 

恍惚之中,刘江的呼吸变得急促,就连那双直勾勾的眼睛也变得有些泛红,像极了一头发情的公牛。

 

而小少妇好像也发现了他的异样,但刘江若即若离的抚弄让空旷许久的她颇为享受,这时候也只是羞红着脸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

 

而这一刻,刘江感受到了她并不是很抗拒的内心,内心的火苗一下子蹿高了,一把把这个性感火辣的少妇反身扑倒在床上。

 

当身体跟这个美妙的身体紧贴在一起的时候,刘江感受着少妇臀缝的美妙,正好卡住自己的分身,他满足的哼了一声。

 

张圆圆本来只是想感受一下被男人抚摸的快感的,但她做梦都没想到刘江会这么大胆,只感觉一个明显的东西狠狠抵在自己的屁股上。

 

汗味和男人独有的气息传来,张圆圆短时慌了,开始挣扎叫喊起来:“刘叔,你在干什么?快放开我,我老公很快就要回来啦。

 

你要是乱来我可就喊人了,到时候让警察把你抓走送进监狱去。”

 

张圆圆挣扎着想推开压在身上的刘江,她最后一句话让刘江真的有些怕了。

 

但多年的单身汉,看到性感的女人,那种欲望的强烈是别人体会不到的。

 

刘江身下继续压在少妇的翘臀上研磨,享受美妙滋味的同时,一边贴在她耳边蛊惑道:

 

“圆圆,你真性感,我第一次见你就忘不了你,我想你快想疯了,没见过你这么性感迷人的娘们,让我满足一次好吗?我保证不跟任何人说,你肯定也很想吧?你看你都湿成什么样子了。”

 

张圆圆听了这话其实也有些动摇,老公常年出差不在家,她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快乐了,今天卧室里发现的摄像头也让她知道丈夫对自己的不信任,这时候干出这种事,总是让她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你不是觉得我会出轨吗,那我就真出给你看!

 

这时候她感觉睡裙被撩起,一直冰凉还带着粗糙质感的手掌钻了进去,身体那种止不住的兴奋感觉也开始变得强烈。

 

刘江兴奋无比的把手放进去,可以感受到张圆圆已经慢慢的迎合了起来,他便更加兴奋的向少妇的深处伸手。

 

啊的一声叫喊,少-妇的声音竟然带上了颤抖,那种酥麻的感觉更像是一种诱惑。

 

张圆圆的雪白柔软被刘江一只手紧紧握在上边野蛮的搓揉。

 

刘江剧烈的呼吸着,这一刻他额头的青筋都冒了出来。

 

感受着女人的动作越来越配合,但叫喊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刘江怕被人听到了,赶紧伸出嘴巴堵住了少妇性感的红唇。

 

滋味那么软,那么美,刘江一边疯狂亲吻着女人的红唇,一边抬手,没多大用力,很容易就把身下少妇的吊带睡裙给撕扯了下来。

 

刘江现在就像是一头发情的野兽,迫不及待的把小少妇浑圆的美臀上的小裤裤拨到一边,快速的拉开拉链。

 

接下来刘江快速的握着调整角度,然后抵在了少妇美妙到极致的臀缝上,在这极致的兴奋中,刘江几乎美妙的全身颤抖。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32547.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