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开 花唇 手指:坐上来学长给你

进门一看,原本张素芬的家具都搬走了,只留下桌子和一个书柜,就剩下一张大床架子。

 

她的床不仅比老林的要大,竟然还弄了个厚厚的床垫,也不像老林那样干脆利落地铺上一床席子,而是铺了一层淡粉色的床套。

 

除此外,宽大的床上除了一床绣花毛毯,还放了个大大的枕头,难不成她有男朋友了?

“林师傅,不好意思,我刚搬进来,东西都没来得及整理,让您见笑了。”赵玉梅见他跟在后头许久不开腔,略有些不好意思。

 

老林笑着摆摆手:“没有啦!这个我理解的,你这儿可比我那要好太多了,床这么大,你和你男朋友睡刚好!”

 

赵玉梅当然知道老林的意思,顿时红了脸,“我和男朋友不睡一张床的,都是我睡床,他睡沙发。”

 

老林一听,顿时大喜,还没和男朋友睡过,看来多半还是个处!

 

妈的!这个女人他一定要想法子搞到手!

 

老林虽然内心早已掀起波澜,脸上却半点不显地说:“着男女朋友住都住一起了,哪能不睡一起啊!我可是过来人了,你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得先得到他的人啊!”

 

赵玉梅更是羞臊的不行:“林师傅,您说什么呢!我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孩儿,还没到结婚的时候,是不可能跟男朋友睡一起的……”

 

老林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竟然还这么单纯,第一次还保留的好好的,看来这就是上天给他的机会,让他好好抓住机会体验一下这个小姑娘的身子!

 

两人说这话,就来到了浴室。这已经不是老林第一次进这个浴室了,热水器还在,只是浴缸被拆卸掉了,照样还是厕所和浴室共用。

 

老林熟门熟路,自然知道有问题的地方是哪儿,却还是装作第一回进来的样子,先打开洗手台,发现有水,但热水器没有进水,自然也就没有水出来。

 

凭老林的经验,要换个水龙头当然没什么难度,况且这本来就是他之前换地劣质水龙头。

 

只要把房间的水源关了,十分钟不到,就能搞定。

 

“赵小姐,你不必担心,这个只是水龙头坏了,十分钟之内就能修好。”

 

赵玉梅一直站在门口看老林检查,听说很快就能修好,笑着说:“真的吗?那太好了,谢谢您啊林师傅!”

 

“不客气,小事一桩!这样,我家门没锁,你去我床头的桌子抽屉里找一个这种水龙头赶过来,然后在门口的水阀那儿顺道关了阀门就行。”老林指着坏了的水龙头说。

 

“哦!好的!”赵玉梅点点头,转身就出了门。

 

到了老林家,赵玉梅直接进了卧室,看见窗边放着一张书桌,并排有两个抽屉,想起刚才老林说的位置,她想也不想,就打开了其中一个。

 

抽屉里放着一些杂七杂八的生活用品,但最上面的赫然是一条女士小内内,还是很潮流的那种三角蕾丝花边。

 

赵玉梅顿时脸颊滚烫,很难为情,不明白老林这样的年纪,抽屉里为什么会有一条这样的女士内内。

 

赵玉梅急忙关上,深呼吸了一下,才打开另一个抽屉,发现水龙头原来放在这个抽屉里,就赶紧找了一个一模一样的。

 

等出了门,看见转角处有红色两个大阀门,上下排列着,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哪个。

 

她想了想,将最上面的关了,想着如果关错了,就再出来关另一个。

 

 文学

老林见赵玉梅红着脸回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结果她递过来的水龙头就开口确认:“赵小姐,阀门关了吗?”

 

“嗯。”赵玉梅点头,心里还在纠结那条蕾丝内内。

 

“好的,那一会儿你端个盆过来接水吧,我要拆水龙头了,虽然你关了阀门,但水管里的存水就这样流了也是浪费,不如装起来留着用。”老林头也不抬的叮嘱。

 

“哦!好的。”赵玉梅听老林说的有理,就端着一个洗脸盆,放在水龙头下面准备接水。

 

“好……”老林话还没说完,一股激流猛地喷射出来,吓得他一窜,这股激流就全部往身后的赵玉梅身上射去。

 

由于热水器水龙头离地一米多,整个喷射出的水珠正好落在赵玉梅胸前,瞬间就将她那轻薄的布料全部淋湿了。

 

而毫无防备的赵玉梅被水柱冲得一个趔趄,就往后倒。

 

老林暗道不好,闪开后向拉住赵玉梅,见她往后倒,赶紧上前拽住就往身后的墙体靠去,这才松了一大口气。

 

正想问赵玉梅怎么回事,就听到赵玉梅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老林心里一急,还以为磕到那儿了,急忙抱着她上下打量。

 

“赵小姐你没事……”

 

话还没说完,老林脑子里的一根弦就绷紧了。目光所及,赵玉梅的裙子全部湿透了,紧紧贴在她凹凸有致的身体上,群里面那薄薄的肉色内衣,已经无法遮掩那因受了刺激而挺立的小樱桃。

 

老林顿时一阵口干舌燥,想不到才认识一天的美女邻居,竟然给了自己这么大一个惊喜。

 

那两座雪峰虽然比不上孙苗苗的那么壮观,但也很坚挺了,老林真相伸手去摸摸。

 

心情一激动,身下的大兄弟就又开始抬头了。

 

赵玉梅被水柱冲到脸上,鼻子口腔里都进了水,一时被呛得特别难受,咳了好一会儿才舒服点。

 

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老林的怀里。

 

正想开口道谢,她蓦然发现,自己的臀部正被一根又硬又热的东西顶着,而老林的眼睛又紧紧盯在自己身上。顺着他的目光低头,赵玉梅这才发现自己全身湿透,就跟没穿衣服一样了。

 

赵玉梅意识到顶着臀部的是什么,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挣扎着站起身来,双手护在胸前,浑身颤抖的靠着墙蹲下去。

 

老林这才回过神来,急忙转过身去,拍了拍耀武扬威的大兄弟,一边不好意思的说:“那个……赵小姐,你快去换身衣服吧!小心感冒。”

 

赵玉梅抬眼瞥了他一下,见他转过身去,并没有偷看自己,这才稍稍安心。

 

她知道事发突然,老林也不是故意的,而且他还让自己赶紧换衣服以防感冒,不由地心下一暖。

 

可若是老林在这里,她又怎么可能坦然地换衣服?就算老林年纪大,但也是个男人啊!而且刚才他明显是起了反应。

 

“那你还不快点出去……”赵玉梅羞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垂着头紧紧抱住自己。

 

“哦!好!我这就走!”老林急忙起身,快步走了出去,然后又将房门关上,气恼地拍了下没出息的大家伙

 

要是因为这次的事儿,赵玉梅对他有了不好的印象,那以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见老林出去了,还关上门,赵玉梅这才从墙角站了起来,望着自己犹如落汤鸡一般的身子,想着刚才老林像要喷火的眼神,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就这样被一个老头子给占了便宜,不由得又气又臊。

 

老林待心情平静下来,看了看墙边的水源开关,这才恍然大悟。

 

这个赵玉梅,关个水源开关竟然会关错,这分明是将他家里的给关掉了,怪不得刚才拆下赵玉梅家里的水龙头会有那么大的水柱喷出来。

 

想到这里,老林不由得哑然失笑,也得亏是赵玉梅关错了水源,这才让自己一饱眼福,看来,这真的是上天的安排啊!老天待我不薄啊!

 

将赵玉梅家里的水源关掉,打开自己的水源,又在外面呆了十分钟左右,估摸着赵玉梅已经换好了衣服,这才轻轻的敲了敲门。

 

“赵小姐,衣服换好了吗?开开门,我要将水龙头装上去。”

 

赵玉梅听见老林敲门,一时心里乱的很,不知道该怎么办。

 

老林见赵玉梅没有说话,也没有来开门,出了这么一档子事,知道她肯定脸皮薄,不好意思了。

 

但这也不能怪自己啊,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关错了水源。

 

“赵小姐,你刚才关错水阀了,你关的是我家的,所以,所以才会发生刚才的事情,不过,我现在已经关掉了。”

 

听老林这么一说,赵玉梅终于知道了,暗暗拍打了自己脑袋,原来还真的是自己错,自己刚才明明还记得如果关错了,就回来关另一个,可刚才老林确认的时候,她竟然忘了,真是笨的可以。

 

想到这里,赵玉梅赶紧将门打开,只不过再也不敢看老林一眼了,低着头靠着门边一句话也不说。

 

老林见赵玉梅这样,暗笑了一下,径直走到浴室,拆掉水龙头的水管已经不喷水了,只慢慢流着了。

 

于是,老林赶紧将完好的水龙头给装了上去。

 

又检查了一遍,估摸着应该不会有漏水之类的隐患,老林这才收拾好工具。

 

出了浴室,见赵玉梅还是靠在门边,老林又道:“赵小姐,水龙头已经给你装好了,我等下开了水阀,你看看会不会漏水,有什么事随时叫我,我就先走了。”

 

赵玉梅点点头,轻轻地说了声谢谢,待老林出了门,就将门给关上了。

 

老林回到家,等了半个小时,没看见赵玉梅来叫他,估计没什么事,想着刚才的情景,忍不住又是一阵激动,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刚才发生的一幕。

 

……

 

但就在老林激动不已,难以入睡的时候,突然电话铃声响了。

 

老林拿过手机一看,原来是便利店的钱宝清打来的电话,心里有些奇怪,都这个点了,她怎么会打电话给自己,按下接听键,忍不住就开始调戏。

 

“怎么了,这个点给我打电话,是想我想的睡不着吗?”

 

“想你个头。”钱宝清笑骂。

 

“什么,这就想我的头了,太快了吧!”老林虽然不知道钱宝清打电话的目的,但还是抓住机会就调戏。

 

“呸,你个老色鬼,我给你说正事,刚看了开奖直播,你一直买的那个号中了三等奖。”

 

“什么?”老林又惊又喜,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

 

“我中奖了?而且还是三等奖?”老林有点不敢相信。

 

三等奖每注两千元,自己买了5注,那可是一万块钱啊!

 

今天什么日子啊,又是美女邻居,又是买马中奖,感觉真的是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啊!

 

“嗯,应该没错,你经常买的号码,我记的很清楚。恭喜你啊,老林。”钱宝清也替老林感到高兴。

 

“哦,好好好,谢谢你啊!”老林仿佛看见了眼前堆满了钱,掩饰不住的高兴。

 

“不用客气,行了,我也准备关门回家了。”既然将好消息送到了,钱宝清也准备将电话挂了。

 

“你还在店里啊!”

 

“是啊,今天开奖,一直忙到现在。”

 

“还没有吃饭?正好我也没吃,咱俩一起吃个饭吧!”

 

老林顿时来了兴致,心想,要是能将她灌醉,然后……不就是自己想干嘛,就干嘛了?

 

想到这,老林激动不已,挂了电话就往便利店里赶。

 

赶到便利店,只见钱宝清果然还在,梳着高高的贵妇髻,露出修长雪白的脖子,一身露肩的紧身裙,将她傲人的身材衬托的玲珑有致,丝毫不像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少妇。

 

老林上下打量着钱宝清,假装色眯眯的说:“啧啧,老板娘,没想到你还挺有料的,这裙子真漂亮。”

 

“去你的!糟老头子一个,还这么油嘴滑舌。”钱宝清娇嗔的说道,不过听到老林说自己漂亮身材好,钱宝清心里还是很高兴。

 

“说吧,准备带我去吃什么?那咱们可说好了,你都中奖了,可得出出血。”

 

“行,没问题,今晚你最大,吃什么都可以,就算是要吃我,我也会拼了这把老骨头,让你满意。”老林有些暧昧的笑道。

 

“去你的!越说越不正经,再说我回去了。”听老林越说越露骨,钱宝清不禁有些脸红。

 

在钱宝清的提议下,两人准备去吃烤串。

 

老林知道有一家大排档,很多工人下班之后都会去那吃烤串,喝点啤酒,消费也不贵,酒喝得少的话,100块左右。

 

老林知道钱宝清为什么会选烤串,就是因为那里便宜,嘴里说要宰自己一顿,却还是在替自己省钱,不免有些感动。

 

坐在新疆佬烤肉店里,在等烤串上桌的间隙,老林仔细的看着钱宝清。

 

只见钱宝清肤白貌美,胸前一对胀鼓鼓的巍峨高耸,双腿交叉翘着,一双光滑的手臂放在大腿根,手心向上叠放着,充满了少妇风情。

 

“老板娘,你说我们这算不算约会啊!”见钱宝清正襟危坐,老林又忍不住开始调戏了。

 

“约会?谁跟你约会,都几十岁的人了,说话也没个正经。”钱宝清笑骂道。

 

“嘿嘿,几十年了,老毛病,改不了了。”老林将碗筷递给了钱宝清。

 

“哎,你再整天没个正经,等你老了以后,连个伴都找不到!”钱宝清伸手接过筷子,打趣道。

 

“找啥伴啊,有你不就行了……”老林怕了拍胸脯,边说,便给钱宝清倒了一杯酒。

 

老林可没有忘记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给钱宝清灌酒,尝一尝这个少妇的美味的。

 

钱宝清不禁笑了起来,胸前颤巍巍的:“我可不想跟你作伴。”

 

老林嘿嘿笑着,也不接话,跟钱宝清干了一杯。

一杯啤酒下肚,钱宝清觉得胃里翻滚起来,浑身开始发烫,不由得抚住胸口,狐疑的说道:“这酒也不怎么样啊!真不知道你们男人这么喜欢,要我说啊!还不如喝饮料呢。”

 

“这你就不懂了。”老林给自己钱宝清又倒上了一杯,又给自己加满了:“男人喝酒,喝的是压力。”

 

钱宝清白了他一眼,啜了一口酒才说:“就你会说,整天满嘴甜言蜜语的,净哄小姑娘呢吧!看来你年轻的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林嘿嘿一笑道:“我要是年轻的时候遇到你,早就把你给哄到手了……”

 

老林边说边给钱宝清倒酒,钱宝清在全然不知的情况下,一杯接着一杯地喝……

 

等结账的时候,钱宝清已经醉了,老板看着一桌子菜几乎都没怎么动,怪异地看了看老林。

 

老林才不理会他们,半搂着钱宝清起身。

 

酒醉的钱宝清被风一吹,哇的一声吐了,捂着头哼哧哼哧的呼痛。

 

老林拍拍钱宝清的脸,温柔的说道:“我送你回家。”

 

钱宝清半睁着眼看了老林一眼,醉醺醺的点了点头。

 

钱宝清的家离世纪花园不远,是她老公还在的时候买的房子,三室一厅。

 

一路上,老林不停的叫醒昏昏欲睡的钱宝清,走了两个多小时,凌晨2点才终于到了她家。

 

钱宝清的儿子读高三了,在学校住,所以家里就钱宝清一个人。

 

老林没有给她脱衣服,扶着她到床上睡觉。

 

钱宝清一上床就四肢摊开平躺着,胸前的高耸微微起伏着,原本齐膝的裙子卷了上去,从张开的大腿往上,隐约可见那包裹住幽幽溪谷的红色底裤。

 

老林看着眼前的美景,喉头有些发紧。

 

这时钱宝清喉咙一响,侧起身子来。

 

老林知道,这是要吐的节奏,急忙上前想要搀扶着她,却已然来不及了,只听见哇的一声,一股酸臭的味道迎面而来,将她的衣服弄的到处都是。

 

望着又躺下睡去的钱宝清,老林是哭笑不得,恨不得将钱宝清拽起来,在她圆滚滚的臀部上狠狠的拍几下。

 

只能把钱宝清一把架起,慢慢扶到了浴室去洗一洗。

 

钱宝清的家非常豪华,浴室的装修也很好,光一个大大的电动按摩浴缸,都值个好几万了。

 

老林将钱宝清的衣服两三下就扒光,将她放了进去,同时打开了浴缸的水源,哗啦啦的水流冲在钱宝清丰满的身子上,闪着点点星光。

 

老林瞪大了眼睛,双手颤抖着放在了钱宝清的胸脯上,开始了清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32449.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