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到你下面水的文章:这逼真紧 水真多

盲针,是古代那些医道圣手必备的绝技,因为他们经常会遇到被帝王将相请去,替嫔妃们医治各种顽疾,在当时男女设防极严的时代,没有一手盲针绝技,很可能因为摸了看了某位帝王爱妃敏感部位而遭记恨,即便治好了病也难逃杀身之祸……

 

 

当然,这种盲针绝技,必须是医道圣手才能施展,因为对于穴位的判断要求实在太高了,寻常中医根本做不到。

 

 

而自己之所以练成,完全是师父另辟蹊径,融合相术中的气场学,教会自己寻找气感。

 

 

万物皆有气场。

 

 

只要能够感应这些气场,便能做到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踩着一个个气场节点,就可以凌空踏步而走,还能敏锐地感应到潜藏杀机,或者隔着身体就能感应疑难杂症独有的气场……

 

 

而人体穴位对应天上星宿,更是气场强烈的地方,只要学会了感应,认穴寻脉简直易如反掌!

 

 

年辰驱除心头杂念,开始专注于寻找奶奶身上堵塞的经脉节点。

 

 

其实这种经脉堵塞,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办法可以解决——用狂猛的法力强行冲开。

 

 

然而年辰只体内法力才刚刚衍生出来,非常微弱,根本无法强行冲开经脉堵塞,所以只能辅以针灸之术,化解经脉堵塞。

 

 

这就是法力低微的无奈,只能面对现实。

 

 

然而年辰并不着急。

 

 

已经走出第一步,接下来就只需要刻苦修炼就可以了。

 

 

在没有修炼出法力之前,自己连奶奶身上经脉堵塞节点也找不出来,根本无从医治,那才是真正的憋屈啊……

 

 

接下来一个小时,年辰不断地找到经脉堵塞处,连续下针。

 

 

特别是老人已经残废十多年的右腿上,更是密密麻麻地扎满了银针,像个刺猬。

 

 

韦依然,刘敏和李小雅三人,一直静静地看着年辰不断地将一根根尖锐银针扎下去,紧张得三人身上都汗湿了!

 

 

左侧茅屋内,李德禄老人将火烧到最旺,药罐子里汁液翻涌,一股刺鼻药味飘散出来。

 

 

而此时的年辰,法力几乎耗尽,精神也因为过度紧张而变得满脸憔悴,几乎累坏了,全凭一股意念在苦苦支撑。

 

 

 文学

还有一整条左腿,经脉几乎全部枯萎,必须要动用银针法力,一鼓作气将老人左腿经脉打通!

 

 

这个时候的年辰,终于意识到法力对于行医的重要性。

 

 

如果自己法力强大充沛,哪里需要这么辛苦啊……

 

 

然而年辰的双手依然稳定,左手一直搭在老人手腕脉搏,注入法力,右手不断地捻起一根根银针,开始扎在老人左腿上。

 

 

三名少女已经紧张得连呼吸声都变得沉重起来。

 

 

茅屋内,李德禄老人将药罐子从火上端下来,快步走出茅屋……

 

 

而年辰还在不断地朝着老人腿上刺出一根根银针。

 

 

这一幕,让李德禄老人脸上露出了担忧。

 

 

以前年辰扎针,最多也就二三十根银针,可这一次,竟然已经用掉不下两百根,将老伴弄成了刺猬!

 

 

但是老人相信年辰,缓缓放下手中药罐子,静静观望……

 

 

半个时辰后,躺椅上的奶奶,左腿上也布满银针。

 

 

引发双腿残疾的经脉,终于全部打通了!

 

 

当把奶奶身上银针全部拔下来的时候,年辰已经累得够呛,噗通一声跌坐地上。

 

 

“爷爷,盛一碗药过来!”年辰声音急切。

 

 

必须趁着经脉打通的时候喝下汤药,这些药都是行气冲关之用,药力趁着经脉疏通的机会来回游走,预防经脉重新萎缩闭塞。

 

 

老人李德禄赶紧拿过碗来,直接从罐子里舀了满满一碗汤药,快速走过来扶起老伴,将汤药快速喂老伴喝了下去……

 

 

“不够,继续,一罐子药必须全部喝光!”

 

 

李德禄闻言,连续把罐子里的汤药一碗碗舀出来,心疼地喂老伴喝,最后干脆直接用强灌,才将大半罐子汤药全部喝完!

 

 

“二蛋你这龟孙,奶奶快被你的药给撑死了!”

 

 

刚一喝完,躺椅上的奶奶忍不住笑骂起来。

 

 

年辰瘫坐地上,连抹汗的精力都没有了,却还是勉强笑道:“嘿嘿……您老受了这次苦,就不用整天躺床上了,很划算啊!”

 

 

而这个时候的韦依然和刘敏,李小雅三人,却是死死盯着躺椅上奶奶的双腿,恨不得老人立刻站起来,让自己亲眼见证奇迹。

 

 

“你们看啥?”年辰无语地问。

 

 

“你……你不是说扎针灌药下去,奶奶的腿就能治好吗?”韦依然疑惑地看向年辰。

 

 

“幼稚,我又不是神仙,哪有这么快药到病除啊,现在药力都还没散发开呢!”

 

 

韦依然热不住露出一抹失望。

 

 

“原来你这家伙吹牛,我以为奶奶受了这么大苦,就能马上站起来走路呢!”

 

 

韦依然的话,却引起了李小雅的不满:“依然姐,治病总得有个过程啊,哪有这么快的!”

 

 

“哟……这么维护你年辰哥哥啊!”刘敏在一旁调侃。

 

 

年辰嘴里不说话,心头却有些失落。

 

 

其实,韦依然想要看到的结果,也不是没可能,只可惜自己现在法力太弱,很多更厉害的手段还无法施展,只能用这种内外结合的方法恢复奶奶腿上顽疾,效果自然就慢了很多。

 

 

然而这一次的治疗,还是令自己非常满意的。

 

 

在如今法力低微的情况下,自己几乎做到了完美,唯一的遗憾就是半个小时后才见效,而且自己精疲力尽,装逼效果大打折扣啊!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杂乱脚步声。

 

 

扶着老伴的李德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一群人出现在门口。

十几人拎着大锤,钢钎,涂料桶走进院子。

 

 

这群人大部分身上穿得花花绿绿,满身破洞,而且一个个膀大腰圆,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很社会。

 

 

涌进来之后,这些人也不说话,开始用笤帚沾满涂料,在院墙上写了个大大的“拆”字。

 

 

“李天赐,你要干什么?”

 

 

李德禄气得浑身颤抖地站起来,指着其中一个三十来岁的胖子怒吼。

 

 

年辰则是皱着眉头看向这名男子。

 

 

他是爷爷的亲孙子,名叫李天赐。

 

 

李爷爷有两个儿子,分别是李天赐和李小雅两人的父亲,可惜都在出海打渔时遇台风死了。

 

 

那次海难,李小雅父母双亡,李天赐母亲没有出海,幸免于难,

 

 

早就分家搬出老宅的李天赐母子,这些年从未看过爷爷奶奶一眼,而现在……

 

 

李天赐叼着烟,走到自己爷爷身前。

 

 

“干什么?拆迁没看见吗?这么大院子留着当墓地啊!”

 

 

李德禄气得浑身颤抖:“你……畜生,我还没死呢,这个家轮不到你糟蹋!”

 

 

李天赐冷冷地看了自己爷爷一眼:“你还能活几年?这老宅今后不也是我的?不趁这次拆迁卖个高价,等你死的时候还值个屁钱啊!”

 

 

李德禄气得抓起旁边的削竹刀。

 

 

这个举动把李天赐吓了一跳,嘴里半截烟掉了都茫然不知,眼神紧张地盯着自己爷爷:“你要干什么,我可是你亲孙子啊!”

 

 

“我没你这孙子!”

 

 

李德禄将削竹刀丢在李天赐脚下:“想要卖祖屋,除非你先弄死我这把老骨头!”

 

 

发现自己爷爷不是要拼命,李天赐脸色终于放松下来,重新点了根烟:“你要不是我爷爷,早就弄死你了,我跟你说别给脸不要脸,这可是村委决定,合同我都签了!”

 

 

听到这句话,另一名三十来岁的秃头汉子走了过来,笑嘻嘻地看着李德禄:“是啊李老汉,拆迁是百年大计,这是政-府和德隆集团签订的协议,搞开发,村委负责实施,你们都是些老……你们这些老辈人啊,思想太落后了,这次拆迁每家每户都能领到几十万补偿款,全村发财,干嘛要阻止呢?”

 

 

李德禄看了秃头汉子一眼,没好气地说:“我这辈子没发财命,只想呆在祖屋安安静静过一辈子!”

 

 

秃头男子看向李天赐,脸色显得很阴沉。

 

 

李天赐脸色也有些气急败坏,伸出右手食指,就差一点就指自己爷爷脑门上:“你怎么回事?刘哥可是村长委派的拆迁负责人,这么苦口婆心解释半天,你别敬酒不吃吃罚……”

 

 

话音突然一顿。

 

 

李天赐看着出现在自己爷爷面前,并且一把拽住自己手指的年辰,脸色一愣。

 

 

“哟嚯,这不是二蛋吗?怎么,真把自己不当外人啊?”

 

 

说话的同时,李天赐奋力想抽回被对方抓住的手指,却感觉像是生了根似地纹丝不动。

 

 

李天赐脸色微微一变,然而回头看向秃头和一群围上来的壮汉时,底气又足了起来:“告诉你,这是我们的家事,你只是个顺手捡来的野种,而且早就不在我李家,你没资格管这事!”

 

 

啪!

 

 

一个大嘴巴扇在李天赐左脸上。

 

 

“谁特么愿意管你那些破事,这是教你做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32274.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