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过大掌覆上自己饱满:她用一对肥大的外了把我挟住

兰兰空着一只手,拿着他伸到面前,拉到自己的嘴边,吹起了气,她呼气如兰,阵阵暖气吹到他手上,虽然达不到给他手指冷却的效果,却温暖着他的心,他开心不已。

 

 

 

可当他的眼光移到她胸部的时候,他顿时血液翻涌,因为她那诱人的美胸与他近在咫尺,只要他一伸手,就可以抓个正着,只是他现在还没有这个胆子,他只敢看,不敢动手,因为她毕竟是他兄弟的老婆,他要真捏了她的胸,只怕无法向王二庆的交待。

 

 

 

所以他还是那样,呆立着,用他的那贪婪的眼睛肆意地看着她雪嫩的肌肤。

 

 

 

兰兰在帮他吹手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他火热的眼神,她甚至可以听见他的心跳。

 

 

 

而她自己的心,也如被狼追着的野鹿跑得飞快。

 

 

 

“好了,差不多了”兰兰放开了他的手,他的手收了回去,可是人却立在她面前一动不动。

 

 

 

兰兰面红耳赤,她娇羞地说“大哥,你这样,我怎么喂?”

 

 

 

“哦,”张富贵晃过了神来,他也脸红了,兰兰说的对,人家奶孩子,你站这里看什么。

 

 

 

“汤……你……快……喝,要……凉……了”说着张富贵便走了出去。

 

 

 

兰兰见他出去了,马上就后悔了,她干嘛要说那句话,她只是想叫他站远一点,没想到这个傻大伯听她这么一说,就出去了,真是的,傻到家了。

 

 

 

张富贵把她扔在外面的尿布拿去洗了。

 

 

 

兰兰看见了他在井边搓洗尿布,她心里一惊,他重伤未愈,就帮她洗尿布,这怎么可以?

 

 文学

 

 

兰兰抱着孩子,走了出来“他大伯,你把尿片放那,你伤还没好,就不要洗了。

 

 

 

“我……没……事”张富贵说着,继续搓洗着。

 

 

 

兰兰忍不住了,她走了过去,用脚轻轻地踢他,“叫你别洗了,你听到没有?”

 

 

 

“快……好……了”张富贵没理会她,继续洗着。

 

 

 

兰兰泪流满面“你坏蛋,从来不懂照顾自己,叫你别洗了,听到没有?”

 

 

 

“哦……,洗……好……了”张富贵站了起来,他把洗好的尿布拿去晾了。

 

 

 

这时他看到兰兰脸上挂满了泪,他拿了块干毛巾,帮她擦着泪。

 

 

 

“我干嘛不听我的话?”

 

 

 

“我……心……疼……你”张富贵的话极为简单,但却很直接。

 

 

 

兰兰哑然,张富贵对她好,她不反对,可是他这样为了她不管自己,让兰兰又喜又气,听到他说的“我心疼你”,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四个字正浓缩了张富贵为她所做的一切,凝聚了所有他对她的情感。

 

 

 

可是到此为止,兰兰仍然没有让他得到什么,她决定报答他。

 

 

 

“你跟我来”兰兰说着,抱着孩子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张富贵如她所说,跟着她进了房。

 

 

 

此时孩子已经喝好奶,睡熟了。

 

 

 

她把他轻轻放在床里边,换上了干净的尿布,他睡的很熟,他居然打起了小呼噜。

 

 

 

兰兰转过身来,她的上衣已经被溢出的奶弄得一塌糊涂。

 

 

 

“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把门关上”兰兰低着头对着张富贵说。

 

 

 

“哦”张富贵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兰兰有些气恼,这他大伯真是傻得可以,又没叫他出去,他出去干嘛?她赶紧打开了门,而张富贵就站在门外,“我只是叫你关门,你出来干嘛?”

 

 

 

“你……换……衣,我……就……出……来”

 

 

 

“我的傻哥哥啊”兰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干脆什么都不说了,一把将他拉了进来,然后关上了房门。

“这……不……好”张富贵倒不好意思起来。

 

“正叫你看,你不看,却喜欢在外面偷看”

 

“我……”张富贵说不出话,因为他被兰兰说中了,他就是这样的人,现在叫他呆在她房里,他浑身不自在,可是他在外面又忍不住要偷看。

 

“我什么?别以为前几次,你偷看我,我不知道”兰兰说这话的时候是背对着他的,她已经面红耳赤了。

 

“啊……你……发……觉……了?”张富贵大惊,没想到他的偷看,兰兰她已经知道了。

 

“嗯,反正你看都已经看了,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再隐瞒你的了,你就呆在这,哪也别去”说着兰兰从里面栓上了房门。

 

兰兰坐到自己的床上,面对着张富贵。

 

“富贵哥,你瞧仔细了”兰兰说着,开始宽衣解带,张富贵则睁大了眼睛,他不明白兰兰为什么会让他这样看,但他还是非常期待可以这样光明正大地看看她的身体。

 

兰兰低着头,解开了她所有的上衣扣子,她的一双饱满之物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展现在张富贵的眼前,他目瞪口呆。

 

兰兰用湿毛巾轻轻地的擦拭着自己的上半身。

 

然后兰兰脱下了自己的裤子,“他大伯,你过来”

 

张富贵万万没料到,兰兰不但让他这样近距离地观看,还叫他过去,叫他过去干什么?张富贵开始胡思乱想了,同时他不禁起了生理反应

 

张富贵如被兰兰招了魂一般,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她移了过去。

 

张富贵就站在那与兰兰近在咫尺,他火辣辣的眼睛盯着她的身体,特别是她的内裤。

 

兰兰抬起头,再次对上了他火热的眼神。

 

要不是王二庆长时间不在家,她的身子长期没有得到男人的料理,她也不会如此大胆放肆与孩子他大伯玩暧昧

 

要不是她对张富贵动了情,她不会如此主动地将自己的身体如此近地让他观看。

 

她不知道,她这是在做什么,她的脑子一片空白。

 

张富贵还像一根木头一样傻愣愣地站着,兰兰并没有怪他,因为她了解他就是这么个傻样,也可以这么说,她就是看上了他这个傻样,每天傻傻地看着她如痴如醉,每天傻傻地照顾她母子俩如父如夫,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而情感可以是良药,也可以是毒药。

 

而此刻近在咫尺,随时都可以走上不归路的她与他,就是中了这情感之毒。

 

他与她在情与伦理之间徘徊不定。

 

“哦,大哥”兰兰发出勾魂一般的声音,她抓住他一只火热的手,她的眼继续看着他的眼,而他的眼却盯着她的两腿之间,他的嘴角开始在流唾液,他的喉结在上下个不停。

 

兰兰把他的手放在了她那软绵绵的隆起上,这让张富贵立马感受从他手掌传来的柔软和快意,他的眼睛便移回到了她的胸口,太美了,他几乎要流鼻血了。

 

“大哥,这样”兰兰教着他,按着他的手在自己胸口。

 

而张富贵本就动手能力极强,他很快就学会了,他的动作很轻、很柔、很到位,兰兰闭上眼睛,她享受了起来,马上嘴里喘了起来。

 

兰兰浑身发烫,可是这张富贵是傻的,兰兰叫他动一下,他就动一下,他自己却不会有进一步的动作。

 

兰兰摇了摇头,差点就晕了过去,这傻大哥,真是说一下动一下,他自己不会主动一点,难道这个也要教,此刻的兰兰,分不清他是真傻还是假傻。

 

你说他不傻吧,他连如何与女人亲热都不会。

 

你说他傻吧,他下地干活,下河抓鱼,上山打猎,样样精通。

 

晕倒,没办法,人没有完人,兰兰既然喜欢上了他的傻,就不应该再对他的傻有不满的情绪。

 

兰兰见这样也不是办法,她一把将他拿了过来,他们就这样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兰兰站了起来,小嘴贴上了他的唇。

 

兰兰一边与他吻,一边解开了他的上衣……

只听张富贵一声“啊……”,他抱紧了她,他的表情极为痛苦。

 

 

 

兰兰心知不妙,她拉下他的裤子一看,粘糊糊一片。

 

 

 

兰兰失望极了“他大伯,你这是?”

 

 

 

张富贵赶紧提上裤子,跑了。

 

 

 

张富贵躲进了自己的屋里,他哭了,哭得很伤心,为什么爸妈生了他,让他有这么多的缺陷,长得有点傻没关系,他心里不傻就行了,可是他偏偏结巴,不能跟别人流畅的表达。

 

 

 

结巴也不是很大的问题,总算兰兰还看得上他,可是就在关键时刻,他偏偏那东西不争气。

 

 

 

这件事不仅深深地打击了他,而且让他自卑,抬不起头。

 

 

 

所以他躲在了里面不出来,他以后将如何面对知道他这个缺陷的兰兰?他自己也不知道。

 

 

 

兰兰的心情很复杂,就在关键时刻,张富贵衰了,这场战争就打不起来,这场仗打不起来就不会背叛她老公王二庆,也就在那关键的时刻,她却不能一尝云雨,她摸着自己柔美的身体,大为惋惜。

 

 

 

兰兰穿起了衣服,看着张富贵紧闭着的房门,她也知道他在为那事难过,她又将如何安慰他?或者说她应该如何帮他恢复男人的信心?

 

 

 

张富贵在屋里躲着不出来,自己无脸见人,可是到中午了,今天的中饭没人做了。

 

 

 

兰兰只能自己去做。

 

 

 

饭菜做好了,可孩子他大伯也得吃饭吧?要不然做神仙啊?兰兰这么想着,过去敲他的门,虽然自己也很不好意思。

 

 

 

兰兰的脸羞红着站在张富贵的门口敲起了门,“咯,咯”

 

 

 

“嘿,大哥,出来吃饭吧!”

 

 

 

“我……不……吃”张富贵依然是那么言简意骇。

 

 

 

兰兰有些急,“可是你不吃饭怎么行呢?”

 

 

 

“我……不……饿”

 

 

 

兰兰拍着门,“大哥,你不要这样,不管怎样,饭还是要吃的。”

 

 

 

“你不……用……管我”

 

 

 

任兰兰怎么叫,他就是不出来,这个话又不好说,兰兰明白对于男人来说,这种事确实是重中之重,她叹了口气自己吃饭去了。

 

 

 

兰兰吃完了饭,洗好了碗筷,还不见张富贵出来,她不忍心他挨饿。

 

 

 

于是盛了一大碗饭,各种菜装了一满满一盘,都热气腾腾,有股浓浓的野免香,因为兰兰把所有的免肉夹到了这个盘子里,可见兰兰对他还是比较上心的。

 

 

 

兰兰把饭和菜都放在他的窗台上,咳了一声,“富贵哥,饭菜都给你搁这了,你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说着,她就转身,但想了想,她又走了回来,对着窗口,“大哥,”她的脸一下子红了,因为她接下来要说的话,是她憋了很久,一直又说不出口,她的声音很轻“大哥,其实你这事也没什么,或许你第一次太激动了,其实我们可以再试试。”

 

 

 

她越说到后面声音越细,以致于,她说的“其实我们可以再试试”的话,张富贵没有听清。

 

 

 

“啊……,你说……什么?”张富贵在屋里说。

 

 

 

兰兰本就脸皮娇嫩细薄,他这么一问,她的脸一下子红得发紫,火辣辣地,扔下一句,“没听见算了”,便急急地走了,她心里在骂自己“怎么这么不要脸?你可是有老公的。”

 

 

 

张富贵在房里躲了好几天,这天早上终于还是出来了,一出门就看见站在他门口的兰兰,两人一见面生疏了不少。

 

 

 

兰兰脸一下红了,她本来是想叫他起床的,没想到他自己起来了,只见他的胡子长得更长,脸色有点苍白,憔悴了不少。

 

 

 

兰兰看着有些心疼,“富贵哥,你终于肯出来了。”

 

 

 

“这……几天……你……辛苦了。”张富贵看见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他的眼神恍惚着,他自卑啊,不敢正眼看她,要不是看兰兰一个人又要带孩子又要洗衣做饭,还有地里有活,他还是不想出来的。

 

 

 

“没什么,你出来就好。”兰兰明白他心里的感受,“大哥,看你脸色都不大好,你没事吧?”

 

 

 

“我没事”

 

 

 

“饿不饿?我做点早餐给你吃。”

 

 

 

“我……来”说着,张富贵进了厨房开始做起家务。

 

 

 

兰兰跟了进去,只见他手脚麻利,动作熟练,淘米,下锅,放水,生火,一气呵成。

 

 

 

兰兰在旁边发现他真的是个好男人,可能其它的女人真的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嫁给他多有福气,你再看他那脸,虽然胡子没理,虽然不算帅,肩阔体壮,方脸大眼,很阳刚,也极具男性气概和魅力,兰兰看得砰然心动。

 

 

 

张富贵坐在灶前,开始把柴草熟练得扎成团往灶里塞。

 

 

 

兰兰走了过去,站在了他身后,张富贵知道她站在背后,但没有理他,还是很专心地添着柴火,灶里的火旺了起来,照映着兰兰粉润的油,使得她的脸蛋更加红润水嫩,锅里响起了“唭唭”声,可以想象得见锅水的水正在欢快地冒着水泡,很快蒸气在袅袅上长升,蜿蜒着飘上屋顶。

 

 

 

兰兰感到温暖,家不就是这样吗?这种感觉真美,真踏实,真切。

 

 

 

她不禁靠了过来,两只小手轻柔地搭在他的双肩上。

 

 

 

张富贵顿时感到两只温热的小手柔柔地放在他的肩膀上,是那么舒服和舒心,让他倍亲切和温馨,兰兰见他没有反应,她得寸进尺地靠了过去,丙团饱满而柔软的东西贴着他的后背,让张富贵很舒服,但他不敢多想,因为他马上就想到他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他试图摒弃一切想法,反正他与她不应该有什么结果,这样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这是他关在屋里想通的结果。

 

 

 

兰兰见他没有反应,觉得很奇怪,这孩他大伯,是身体真有问题还是已经不喜欢她了呢?为什么他现在对她没有一点反应,她不相信,于是进一步试探他。

 

 

 

她再一次贴紧了他,她的头伏了下来,小脸贴着他的脸,轻轻地摩擦着他粗糙的脸。

 

 

 

她的心儿怦怦地跳着,脸火辣辣的,身体很快燥热了起来,双手轻轻从他的双肩滑了下去,滑到了他的胸前,隔着他的粗布衣服,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胸口,他在用行动说,“大哥,我们再试一次,让我来帮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9865.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