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吻花蒂:唔好满流出来了

国字脸慌乱的答应了一声,赶紧伸手去抱老者。

“别动,病人现在已经有了冠状动脉梗塞症状,如果你再贸然移动,会加重病人心脏负担,导致病情更加恶化,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已经有了祖上医学传承的彭程忍不住大喊了一句。

刚从老者身边站起来的眼镜男一听,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他看着彭程,不悦的说道,“小伙子,不要危言耸听,他应该还没有到冠动脉梗塞的地步吧?”

彭程刚想反驳,旁边有人劝了一句,“小伙子,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澄海市中医院的李院长,他说病人不是心肌梗塞,那肯定不是。”

“对呀,不要想着出风头,要知道那是需要实力的。”

……

听到那些议论,李院长看着彭程,威严的问道,“你是医生吗?把你的行医资格证拿出来我看看。”

“我不是医生,也没有行医资格证。”彭程毫不掩饰。

文学

李院长看着彭程,鄙夷更盛,“连医生都不是,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胡言乱语?”

国字脸男人也不悦的看了彭程一眼,又准备抱起老者。

“放下,你这样搬动病人,会引起严重后果的。”彭程急促的喊道。

国字脸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不送医院,难道就一直在这里拖延不成?你倒是给我说说该如何处理?”

“我给他按压穴位,就可以控制病情。”彭程已经来到了老者身边。

“他病情这么严重,按压穴位能管用吗?再说了,你知道按压什么穴位吗?哗众取宠。”李院长毫不客气的说道。

“我绝对有把握治好老人的病。”彭程镇定的看了李院长一眼,迅速蹲在了老者身边,直接就想出手。

“你给我走开!”国字脸瞪着彭程,眼神冰冷的吼了一句,“要是耽误了我爸病情,你负担起这个责任吗?”

彭程还想说什么,旁边响起了林清雅的斥责声,“彭程,你干什么,你懂医术吗,你怎么就有胆在这里胡说?还有,你知道那老者是谁吗?他就是我们集团公司的肖锦成肖董,耽误了肖董的治疗,你负担不起,快点让开。”

林清雅虽然斥责彭程,但是彭程却听出了那话中的担心。

得了祖上传承,他已经是杏林高手,见死不救,他做不到。

他转过身看着林清雅,郑重的说道,“不论他是谁,现在在我眼里,他就是个病人,我要是不出手,他就有生命危险,你,就相信我一次。”

“连医生都不是,你有什么资格让人信你?你给我滚开。”国字脸终于发怒了,他伸手推了彭程一把。

彭程瞪着国字脸,毫不相让,“再耽误一会儿,你爸就真的危险了。”

国字脸低头看了一眼老者,发觉老者的眼白已经翻了起来。

国字脸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快点让开,不然就真来不及了。”彭程说完,已经蹲到了老者身边。

正在这时,李院长在后面阴阳怪气的落井下石,“小伙子,你要是给患者治疗,出了意外怎么办?”

彭程转过身,逼视着李院长,一字一句的说道,“要是他在我手里出了意外,我愿意自杀偿命。”

国字脸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周围的群众也愣在了那里。

这个年轻人,真的太冲动了啊!为了面子,值得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吗?

林清雅眼睛都急红了,“彭程,你给我过来。”

可是彭程就像没有听见一样,迅速蹲到了老者身边,把他的鞋子脱掉,手指飞快的按压老者涌泉穴,太溪穴,公孙穴,足三里,三阴交穴,同时把从吊坠中传承的真气,顺着手指输送了过去。

旁边的林清雅看着老者,心都快跳出来了,她真怕老者被彭程弄出个好歹来,那彭程可就完了。

她心里暗怪彭程,这是逞能的时候吗?人命关天呀!

正在林清雅提心吊胆的时候,旁边有人喊了一句,“病人缓和过来了。”

林清雅赶紧一看,只见肖锦成的脸色,已经缓和了不少,他的呼吸也变得平稳起来。

彭程拉着肖锦成的手腕,迅速按压内关穴,神门穴,手三里穴,劳宫穴……真气透入,温养老者心脉,把那尚未完全梗塞的血块软化粉碎,疏通冠动脉阻塞的地方。

二十分钟后,彭程的手,终于停了下来,他坐在地上,脸色苍白。

刚才的治疗,已经抽空了他所有的力气,现在他甚至连呼吸都觉得费劲。

肖锦成缓缓坐了起来。

周围的人都欢呼了起来,“患者真的没事了啊!”

“哇塞,这个小伙子真神了。”

“他的医术真是高超啊!”

旁边站着的李院长狠狠瞪了彭程一眼,转身消失不见。

“爸,你没事了?”国字脸惊喜的喊道。

肖锦成点了点头,让国字脸男人扶了起来,他来到了彭程身边,握住了彭程的手,感激的说道,“小伙子,谢谢你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彭程大口喘着粗气,还没有缓过劲来。

林清雅赶紧过来,看着肖锦成恭敬的回答,“肖董,他是我们第一分公司员工,彭程。”

“是我们的员工啊,热忱,坚持原则,有能力有担当,清雅,强将手下无弱兵啊!”肖锦成呵呵笑着说道。

林清雅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自豪的感觉,她看了彭程一眼。

彭程分明感觉到,那眼神中,竟然有着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温柔

这时候国字脸看着肖锦成说道,“爸,我们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毕竟刚才你的情况那么严重。”

肖锦成点了点头,看着彭程说道,“小伙子,我记住你了啊,我们有机会再聊!”肖锦成说完,转身准备上车。

“肖董。”彭程在后面,虚弱的喊了一句。

肖锦成转过身,看着彭程,慈祥的笑着,“彭程,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和林总找你有事,是关于公司服装设计评比的。”彭程挣扎着站了起来,这一次他救了董事长的命,事情就好办了,可是他身体踉跄了几下,差一点摔倒。

旁边的林清雅赶紧过来扶住了彭程。

当彭程的胳膊,碰到林清雅的柔软时,他的心剧烈跳动了起来。

林清雅也感觉到自己那个地方受到了挤压,她慌乱的松开了彭程,可是彭程的身体又踉跄了起来,林清雅无奈的又扶住了他。

林清雅的心里,竟然有种小鹿乱撞的感觉。

正在这时,肖锦成开口了,“清雅,彭程,你们上我的车子,我们边走边谈。”

林清雅点了点头,扶着彭程上了车子。

国字脸驱车,朝医院驶去。

“彭程啊,什么事情,说给我听听。”肖锦成慈祥的说道。

“肖董,是这么回事……”彭程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肖锦成听了,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又很快舒展开来,他看着彭程,“彭程,你那张设计图纸带了吗?”

“带了。”彭程赶紧把自己设计的图纸拿了出来,递给了肖锦成。

肖锦成打开了图纸,略微看了一下,就频频点头,“好,抓住了设计的精髓,回归自然,大道至简,这产品要是生产出来,一定会大卖的。”

林清雅一听,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清雅,你有那个冠军方案的图纸吗?”肖锦成看着林清雅。

“我手机上有照片。”林清雅打开手机图片,恭敬的递给了肖锦成。

“嗯,不错。”肖锦成淡淡的说道,那神情,和看到彭程方案时大不一样。

肖锦成说完,直接拿起电话打了出去,电话很快接通,里面响起了谢光天恭敬的声音,“肖董,你好。”

“光天啊,参加产品展示会的设计方案,评选出来了吗?”肖锦成温和的问道。

“肖董,已经评选出来了,我正准备向你汇报呢!”

“哦,你把前五名的设计图纸,都给我发过来,让我看看我们公司的实力到底有多强。”肖锦成声音温和。

“好的肖董,我这就给你发过去。”

谢光天挂了电话,赶紧把图纸给肖锦成发了过来。

肖锦成看了一阵,又把电话打了回去,“光天啊,我看前五名设计方案都不错,特别是第一名和第二名,不分伯仲,不过我还是觉得第一分公司的设计方案更好一些,也更能够代表我们公司水平,你说呢,光天?”

电话沉默了一下,谢光天有些无奈的声音才又响了起来,“好吧,肖董,我重新评定一下。”

肖锦成挂了电话,然后看着林清雅和彭程笑着说道,“清雅,彭程,这个结果你们满意吗?”

“十分满意,谢谢肖董。”林清雅和彭程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

肖锦成摆了摆手,看着林清雅笑着说道,“清雅啊,彭程这么有才华的人,你却不重用,让他担任一名办公文员,你这是浪费人才啊,如果你再不给他展现自己的机会,我可要把他调到总公司了哟!”

“肖董,我明白了,回头我就给他升职。”林清雅赶紧说道。

“谢谢肖董,谢谢老,林总。”彭程激动地喊道。

升官,发财,世间人,有几人能够抵御这种诱惑

“好了,肖董,你还得去医院检查身体,我和彭程就不打扰你了,要不我们下车吧。”事情已经得到了完美的解决,林清雅很有眼色的准备告辞。

“哦,我们还是陪肖董到医院去看看吧,要是肖董身体没事了,我们也放心不是。”彭程没大没小的说了一句。

林清雅狠狠瞪了一眼,心里话你怎么这么没眼色?

“呵呵,还是一块儿去吧。”肖锦成微笑着说了一句。

林清雅闭上了嘴巴。

车子很快到了医院,彭程和国字脸且搀扶着肖锦成,到医院做了相关检查。

医生看着检查结果,对比了肖锦成以前的病历,眼睛一下子瞪直了。

“怎么样?我爸的情况很严重吗?”国字脸紧张的问了一句。

医生摇了摇头,“不是,是病人的情况太好了,他以前的病历显示,他的冠状动脉已经十分狭窄,随时都有阻塞的危险。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8995.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