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下面太紧了夹死我了:陈正林子慧

“李耐,这次多亏你帮忙,不过姐可能出不起这医药钱了。”刘悦道谢一番之后,不知又想起了什么,神色逐渐暗淡起来。

李耐拍拍胸脯,笑嘻嘻道:“说啥呢姐,都是乡里乡亲的,以后要是身体有啥不舒服了,我免费帮你检查,小时候我在村里被欺负那会儿,你可没少帮我出气呢。”

“呸!”杨小雪骂道,什么免费检查,都是李耐骗色的伎俩。

“什么声音?”刘悦有些疑惑,“好像有谁在说话。”

李耐拍拍额头,光顾着看刘悦的大腿,忘了杨小雪还在这儿躲着了。

  好在刘悦没有多在意:“那姐先回去了,你大壮哥还在等我做饭呢。”

  村主任的儿子叫高壮,也就是刘悦的丈夫,早就听说这高壮好吃懒做,还打骂媳妇儿,名声极臭,可毕竟是村主任的儿子,大伙儿也是怒不敢言。

  李耐自然也不愿招惹高壮,不过今天间接看了他媳妇儿的身子,还占了几分便宜,心里也是在暗中叫爽的,高壮这犊子,有这么水灵的个小媳妇儿,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莫不成高壮也和隔壁的王铁柱一样,是个快枪手,结果就拿媳妇儿出气?

  刘悦走出房门,和几人道谢之后,就自己回家去了,这就免不了婆娘们在背后嚼舌根:“悦儿这个命啊,真可怜。”

文学

  李耐实在是好奇,出声问道:“张婶儿,大壮哥因为啥对她不好呢?”

  “你没听说吗?悦儿都结婚一年多了,还没怀上孩子,大壮家里人早就不高兴了。”

  “依我看呐,她就是命里克夫,你看自从悦儿嫁进去以后,大壮就像变了个人儿似的,一天比一天懒,还不是被这妖精给迷住了?”

  “可不是咋的,大壮这二年都没下地了,我看悦儿就算是受了点苦,也是克夫克出来的,怨不得谁。不能给人家里继承香火,搁谁愿意娶这媳妇?”

  李耐眼睛一眯,他在这块也算个文化人儿了,可懒得跟这些婆娘嚼舌根,刘悦怀不上孩子这事儿,目前还没看出她身体有什么问题来。

  将几个婆娘打发走,这才打开柜子想让杨小雪出来,杨小雪脸上满是怨气,这可把李耐吓了一跳:“小雪,你咋了?”

  “李耐,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这样?”杨小雪问道。

  李耐眼珠子一转,才明白过来,这妮子是吃醋了!

  “小雪,这次你是真的误会了,刘悦姐被蛇咬了,我在帮她吸毒血出来呢,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之前和桂芳嫂子的事儿就不是误会了吧?还以为你在大城市上几年学能有点儿文化了,没想到净是学了些骗女人的手段!”

  杨小雪甩开李耐,翻了翻白眼,可她娇嗔的神色实在让李耐心动。

  “小雪,你是真的误会了,刘悦姐的脚被毒蛇咬了,我是在吸她的脚啊,你以为是在吸哪里呢?”李耐扬起嘴角,挑逗性地问道。

  “真的吗?我以为……我以为你是在吸……”杨小雪羞红了脸,支支吾吾不敢说下去了。

  “那你说,你吸她的脚,她为什么要那样喘?搞得我以为你们在偷偷做那种事。”

  杨小雪以为,他是跟之前和桂芳嫂子暧昧时一样,是在吸那个地方呢,否则又怎么会发出那种哧溜哧溜的羞耻声音?

  李耐看着杨小雪羞涩的模样,又是一阵邪火从小腹下升起。

  “因为吸脚会很舒服,你看城里人不都是按摩脚的?脚是敏感部位,吸一吸很舒服的。”

  “那……”杨小雪听着这套解释,竟也勉强信了一半,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道:“那既然这么舒服,你能不能……也帮我吸一下?”

  此前,杨小雪鼓起勇气让李耐帮她检查身体,虽然险些丢了处子之身,但想起李耐那双在她身上游走的手,弄得实在舒服,若是这嘴巴也能带来这种好处,那岂一举两得?

  又免得破身,又能享受……

  这正合李耐的心意,他嘿嘿一笑,马上让杨小雪躺下,再次端起那双精致小脚摆弄起来。

  李耐用湿毛巾不断擦拭着,杨小雪被弄得有些,李耐便用力按了起来,这才让她觉得一阵舒爽,这双手实在是太有力了。

  看着杨小雪欲拒还迎的样子,李耐决定发起攻势,缓缓将脸凑近,呼吸的温热气息喷在杨小雪的一只脚上。

  脚确实是敏感部位,这种刺激让杨小雪浑身酥软,彻底放弃了矜持,李耐自知得逞,趁机伸出舌头……

  “啊……好痒,不要……”

  杨小雪发出一声娇弱的喘息声。

  李耐怎么会放过这种机会,舌尖在杨小雪光滑的脚心上不断游走着,不知不觉的,就把着双脚放在了自己的那活儿上面。

  “嘿嘿,小雪,我这儿有个按摩用的棍子,得让它蹭一蹭才能有效果。”李耐说道。

  “流氓!好烫……”

  杨小雪骂了一声,虽然隔着裤子,可她也能明显感觉到那玩意儿

  她虽然也上过学,却也只是看过课本上的隐晦描述,从没看过那种片子,不清楚居然还有这种玩法,不禁有些怀疑,难道用脚去蹭这个东西,真的会很舒服?

  这么想着,杨小雪就微微用力踩了几下,暗道这东西可真奇怪,居然能这么变,她都还不知道。

  “隔着衣服怎么能行,看我给你变个魔术。”

  李耐又是嘿嘿一笑,杨小雪心生疑惑,脱裤子就脱裤子嘛,还能耍什么花样?

  李耐看她不信,便猛的一用力,居然顶开裤子前拉链,自己出来了!

  “啊,不要脸!”杨小雪一愣,然后骂了一句,眼睛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样东西。

  居然真的能这么雄厚,这要是和我那啥,得可疼了吧?

  还好没让这家伙得逞!

  “小雪,快蹭蹭!”李耐抓住杨小雪的脚蹭了起来,杨小雪娇呼一声,却无力反抗,只能任李耐抓着双脚上下动作。

  “对,就是这样,蹭蹭它,就起作用了。”

  李耐继续忽悠,其实杨小雪还是懂得一些的,不过她也不知怎么,居然很享受和李耐偷偷摸摸做这种事的感觉。

  等到杨小雪双脚发酸,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李耐才舒爽得抖动了一下,然后收进裤子里。

  杨小雪舒了一口气,看着脚上的,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李耐帮她仔仔细细擦了个干净,杨小雪却说:“李耐,我们以后不要这样了。”

  “小雪,怎么了?”李耐疑惑道。

  就在杨小雪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李耐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糟了,今天小萱要回来放两天假,我忘记去接她了。”

  李耐一拍脑门,这下糟了,自己真是急色,竟然连自家妹妹都忘记接。

  说起这个妹妹,李耐可算头疼坏了。

  因为是领养来的,所以唐萱一直都沉默寡言,不喜说话,自从老爹西去之后,她更是连话都懒得和李耐多说一句。

  何况在李耐上大学的这几年,两人连见都没有见过几面。

  虽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当哥哥的,也总要撑起这个责任来。

  老爹离世后,李耐就背负起了整个家,这种状态实在尴尬,想着如果两人能像亲兄妹一样,就好了。

  好在唐萱和杨小雪的关系倒还不错,这让李耐很欣慰。

  俩人正说着,房门就开了,进来的正是穿着校服的唐萱,李耐没去接,她自己回来了。

  “小萱回来啦,我就先回去了。”杨小雪不自然地笑了笑说道。

  李耐点了点头,眼珠一转:“行,小雪啊,体检还没做完,记得还得来。”

  杨小雪俏脸绯红地瞪了李耐一眼,到现在,她哪还会不知道这家伙口中的“体检”是什么意思?

  就是想着占自己便宜罢了!

  尤其是当着妹妹唐萱的面,还敢说这种没羞没臊的话,简直让她一秒都呆不下去,急忙红着脸离开了。

  唐萱显得很沉默,李耐则有些心虚,笑着打哈哈:“哥忙着帮你小雪姐体检,没来得及去接你……在学校吃得咋样?”

  “挺好的。”

  唐萱突然吸了吸鼻子,黛眉微皱,似乎在闻什么东西:“房间里怎么有女人身上的味道?而且不只是小雪姐的味道。”

  李耐正要解释,唐萱又道:“这里还有女人的衣服。”说着,便从床边捧起一样东西。

  李耐一看,顿时被吓了一条,居然是一条白色胸罩

  “这个,可能是之前来体检的哪个姐姐没穿好落下了吧……”

  李耐磕磕巴巴道,他可没想到还有这茬!

  那么问题来了,这条胸罩,究竟是桂芳嫂的,还是杨小雪的?他实在有些不记得了……

  好在唐萱淡淡地看了李耐一眼,就随手放下了那条胸罩,没有再多计较。

  李耐这才松了口气,也不知她究竟有没有看出什么来,妹妹长大了,不好骗了。

  “先吃饭吧,不早了,高三挺累的,回家了就要多休息。”

  唐萱点了点头,就坐到桌旁去看书了。

  李耐不擅长做饭,自己一阵手忙脚乱捣鼓了两样菜,也还勉强能吃,只是苦了他这妹妹,要拿这种鬼东西充饥。

  好在唐萱倒是不在意,低着头吃了起来,似乎,在学校吃得也不怎么样。

  安顿好妹妹,李耐就偷摸找来那条胸罩,这玩意儿在这放着也不像回事儿,总要给人送回去,可,它到底是谁的?

  想着,李耐决定去问问隔壁的张桂芳。

  进了张桂芳家的院子,她正坐在地上洗衣服,双腿分得老开,胸口更是在隐约之间透出迷人春光,那雄伟的规模,又让李耐一阵心猿意马。

  这尺寸对不上呀,看来不是桂芳嫂子的……难道是杨小雪的?

  李耐眉头微皱,看着张桂芳的胸脯,暗中心想。

  张桂芳埋头洗着衣服,过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李耐来了,再看李耐目光盯着的地方,忍不住羞涩地唾了一口:“你小子看啥呢?没大没小的!”

  “嘿嘿,嫂子,那个东西还是有大有小的。我来就是问问,嫂子穿多大号的罩子?”

  李耐眼珠一转道。

  张桂芳愣了愣:“知道了,肯定是小萱要戴这东西,你不好意思帮她买,是吧?”

  李耐一愣,不禁老脸一红:“这个,不是,嫂子……”

  “你说这有啥害臊的?嫂子这儿多两条,你拿去就行了。小萱长大了,是该穿上这东西了。”

  说着,张桂芳就起身进了屋,开始翻箱倒柜。

  李耐有些无语,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看着张桂芳找出了一红一白两条罩子,塞进了自己怀里。

  “嫂子,小萱应该不缺这个,这几件衣服也还挺新呢……”

  “你这个当哥的都没关注过这些,哪里知道她缺不缺?这几件嫂子都没怎么穿过,稍微小了点儿,给小萱穿应该是正好的。”

  李耐一想,妹妹确实没什么好的衣服穿,平日见她都是套着校服,脱了校服,就显得有些寒酸了,在县城上学,总归要穿得体面一些。

  “谢谢嫂子!”李耐急忙道谢:“以后嫂子有困难我肯定多帮忙,嘿嘿。”

  这话一语双关,张桂芳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自家丈夫不在,她也是寂寞的很,又想起此前与李耐发生的羞臊事,不禁再次红了脸颊。

  这脸一红,因为洗衣劳作渗出的汗珠便从脖颈间滑落,从好看的锁骨上,缓缓汇聚流进那深深的沟壑之中。

  这一幕美景,让李耐的魂也随着汗珠被勾了进去。

  那片雪白,简直令人目眩神迷,如果能趴在上面美美睡上一觉,该有多舒服?

  看着桂芳嫂子的媚态,李耐心里又开始痒痒了,忍不住道:“桂芳嫂,我帮你擦擦汗吧?”

  张桂芳明白,这小子八成又想做那事儿了。

  她本要拒绝,但又想起早上的事情,芳心也是一阵火热,鬼使神差地,便轻轻点了点头,起身进了屋。

  李耐心中大喜,也急忙跟着进去,随手关上了房门。

  进屋之后,张桂芳就躺倒在了炕上,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李耐也不浪费时间,直接扑了上去,撩起上衣。

  感受到李耐年轻身体和那双有力的大手,张桂芳没有想到,这小子的欲望居然这么强盛,身体便愈发燥热起来,忍不住轻轻喘息起来。

  就在两人闹腾正欢的时候,临近隔壁的那面墙上,一块红色的砖头,却被缓缓抽了出来。

这块红砖头,李耐最熟悉不过了,若不是如此,他还真不会发现自己被偷窥。

就在前一天,他还拿掉砖头偷看张桂芳和王铁柱夫妻俩的羞臊事,今天终于找到机会要做一次隔壁老王了,自己却也成了被偷看的那个。

心里这样想着,李耐也不敢再乱动,只好放弃下一步动作,急匆匆套好了衣服。

这个时候,那砖头也被放了回去……难道是唐萱想偷窥?

发生了这种事,李耐也没心思再跟张桂芳做下去了,随便编了个肚子疼要拉屎的理由,就急匆匆出了门,留下衣衫凌乱的张桂芳满脸幽怨。

告别了娇媚的桂芳嫂子,李耐回到家里,此时唐萱还是端端正正坐在书桌前写作业,似乎完全没有干过别的事情。

李耐心里忐忑,嘿嘿一笑:“小萱啊,隔壁的桂芳嫂子让我给你带了两件衣服,穿上试试合不合身吧。”

说着便把怀里那两条罩子放到一旁。

唐萱扫了一眼,当看到那一红一白两条罩子时,握着笔的手都忍不住抖了几下。

“哎,你别乱想,哥只是看你没啥新衣服穿,这才……”

李耐耸了耸肩膀:“我先去睡了,你别学到太晚,身体重要。”

唐萱这才放下了紧张,淡淡开口问道:“你在桂芳嫂子那干嘛了?”

“这个……小萱啊,你也知道检查一些病的时候要脱衣服,有人看着不太方便,所以就去她家里弄一下,其实我也挺害臊……”

李耐心中一慌,急忙解释道。

唐萱别过头,冷哼了一声:“小雪姐姐跟我说过,你是个不正经的流氓骗子,八成没什么好事。”

李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知该如何回应。

这杨小雪真是什么都敢说,不怕连自己的事都败露出去?

而且今天妹妹怎么像个查岗的一样,神神叨叨的,这以后还怎么给桂芳嫂子看病?

无语之下,他干脆回房睡觉。

躺在炕上回味着一天的风流事,李耐昏昏沉沉的睡下了。

“李耐,村主任叫你有事儿,快跟我走一趟。”

第二天一早就有人在敲窗户,李耐迷迷糊糊睁眼,拉开窗帘一看,杨小雪正俏生生地站在那里,他瞬间就清醒了起来。

“小雪?村主任找我能有啥事儿呢?”

李耐想不明白,难道那老货知道自己摸了他的儿媳妇,要报复自己?

不过转念一想又不太可能,以刘悦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将这种事说出去的。

那会是什么事?

心里寻思着,李耐急忙穿好衣服,给杨小雪开了门。

“你去了就知道了。村主任说要找个秘书,我文化没你高,想介绍你去试试……”

杨小雪俏脸微红,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小雪,这村主任是不是点名要用你,你不想干,才来找我?”

李耐透过她的神情察觉出了点什么,只见杨小雪脸蛋更加羞红,轻轻点头。

“那就对了,有事儿秘书干,没事儿干秘书,你可千万不能去,别让那老流氓占了便宜。”

李耐恍然大悟,心头顿时无名火起。

村支书那老家伙都50多岁了,竟然还想着啃杨小雪这样的嫩草,真是不要个脸!

“什么干秘书?”

杨小雪疑惑地瞥了他一眼,这羞涩的一眼又是媚态尽出,李耐突然想起了什么,将目光放到杨小雪的胸前,毫不避讳地打量了一番。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8894.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