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晴与家公第7章:堵住子宫怀孕np

李耐结实的身子,似乎要比自家丈夫还要雄壮几分,不知不觉间,也就放弃了挣扎,转而沉默着配合李耐脱起了衣服。

  不多时,一副水灵白净的诱人身躯,就躺在了李耐身边。

李耐仔细打量起这副身体来。

  不同于张桂芳的丰腴,杨小雪的性感,刘悦的身子,可以说有些娇小,羸弱。

  如果不是在大学里学到过一些知识,李耐可能真会以为,这副娇弱的身子有什么问题。

  那细长的玉腿,前一天还被自己抱在怀里,虽然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动作,但如凝脂般的触感,和那股沁人的幽香,李耐至今都还没有忘却。

  吞了口吐沫,李耐忍不住摸了一把,如触电一般的感觉,总令他有一番想要把这身体摩挲个遍的冲动。

  “耐子,你干啥呢,不是要帮我看病么?”刘悦脸颊微红,缩了缩腿,随手扯了一堆衣服想要盖住身体。

  李耐这才回过神来,嘿嘿一笑:“小悦姐,你得把腿张开,我才能看病啊,这样我怎么看?”

  刘悦娇羞,还是夹紧着双腿,俏脸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李耐便试探性的伸出手:“你要是不配合,我就抓你上面了!”

  “不行!”

  刘悦顿时就急眼了,本能地弓起双腿,虽然还是没有分开,但那处已经被李耐看得一清二楚。

  李耐趁机卡住,仔细观察了一番,不禁有些疑惑:“小悦姐,你和大壮哥做过那种事儿吗……就是那个。”

  也难怪李耐这样问,他看到的,分明就是一副未经人事的模样,比杨小雪的还要白嫩几分,要知道,杨小雪可是个货真价实的黄花大闺女。

  可这刘悦分明已经结婚了,怎么会这样呢?

  而此时的刘悦,在羞涩的同时也显得有些疑惑:“啥事儿啊?”

  李耐顿时瞪大了眼睛。不会吧,难道这小悦姐真的还不懂这些事情?她已经结婚一年多了啊!

  看来不止是因为高壮有问题了,很可能那家伙根本就是个太监,没有男人的那东西吧?

  李耐更加狐疑。

  话说回来,刘悦那白净的地方,让李耐心底也冒起了阵阵邪火

  “呀,这是啥啊,咋这样呢?”

 文学

  刘悦无意间发现了李耐身体的变化,不禁惊呼一声。

  自家丈夫的那东西,小得像笔帽一样,还是软绵绵的,刘悦又是个单纯的姑娘,以为那种大小就是正常的,办事的时候,顶多就是就是蹭一蹭,几乎没有什么感觉。

  可如今见到李耐的家伙,她真以为自己是见了鬼,这还是长在人身上的东西吗?这李耐该不会是驴子转世吧?

  “刘悦姐,这个是治病的家伙,你要是想一次性治好,我就用这玩意儿来弄,只是第一次用的话,你要受点儿罪,要是不想用,咱们可以慢慢来,从按摩开始做起。”

  李耐眼珠一转,笑眯眯道。

  “耐子,按摩能治这种病吗?我想试试按摩。”

  那大家伙让刘悦心惊不已,哪里还敢随意尝试?如果按摩能治好,自然要选择轻松一些的方法,就凭李耐这双有力的大手,说不定,还能按得很舒服嘞?

  李耐心知急躁不得,便点了点头,将手缓缓伸向那,轻轻地抚摸起来。

  刘悦俏脸通红,想要躲闪,无奈两只长腿被李耐抓着,根本没法挣扎。

  触碰到的瞬间,异样的感觉让刘悦忍不住哼了一声:“耐子……你,你为啥要摸这里?”

  “小悦姐,我不是说了嘛,哪里出问题就要从哪里治,是这里面的问题,自然要按摩这里。”

  李耐满口跑火车地忽悠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不知不觉中,竟然误入了那处……

  “嗯……”

  刘悦眼波似水,身子早就瘫软成了一滩烂泥,发出了一声惹人遐想的声音。

  这声音更让李耐兴奋:“小悦姐,坚持住,就是要靠这种按摩刺激,才能治好你不生孩子的病。”

  刘悦忍住身体里的酸胀感和酥麻感,红着小脸微微点头。

  其实她虽然未经人事,但也不傻,李耐的话有几分可信度,她怎会不知道?

  没有阻止李耐的主要原因,是这种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奇妙感觉,自家丈夫的家伙还没有手指头大,哪里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刺激?

  “耐子,俺有点儿疼,不会弄裂开了吧?”刘悦皱起黛眉,气喘吁吁地轻声问道。

  李耐的手指被束缚着,听到刘悦问话,不禁又是一笑:“放心吧姐,多弄几次就好些了,以后生娃娃都还要从这里出来呢,不适应一下怎么行?”

  刘悦满脸潮红,娇躯已经在微微颤抖了:“行……耐子,你,你动一下……不动的话我更难受。”

  李耐知道她来感觉了,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也缓缓活动起来。

  起初,刘悦只是小声哼唧,但随着李耐的动作,她的声音也逐渐高亢,忍不住夹紧了双腿。

  “受不了了,耐子,姐受不了了……”

  刘悦红润的小嘴微张,娇躯簌簌颤抖,某一刻,她忽地弓起身子,一阵颤抖过后,彻底瘫了下来。

  李耐强忍着心底那股火,嘶哑着开口问道:“姐,感觉怎么样?”

  刘悦喘息了许久,身体上的潮红才逐渐褪去,最终回过了神来,急忙再次夹紧了双腿。

  “挺……挺舒服的。耐子,这是不是说明按摩治疗出效果了?”

  李耐微笑着点了点头:“当然,舒服了,自然是有效果了。小悦姐,每有一次这种感觉,就算是一个疗程,这第一个疗程算是做完了。”

  第一个疗程,这意思不是,还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第四个疗程?

  刘悦本能地想要拒绝,但忽然间想起什么,俏脸更红,到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竟然鬼使神差般点了点头。

  就在她准备穿衣服的时候,外面却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李耐忍不住嘀咕一句,怎么每次做这种事都有人来打扰?

  “小悦姐,快钻到被子里,虽然是治病,但让人看见也不好!”

  敲门声愈发急促,李耐急忙道。

  刘悦早吓坏了,俏脸煞白,不用李耐提醒,她就抓着衣服藏进了被子里。

  李耐深吸口气平复了下心情,又简单收拾了一下,才去开门。

  当看到敲门之人时,李耐吃了一惊,差点被吓得一哆嗦,竟然是村主任的儿子,刘悦的丈夫,高壮!

  这小子虽然名字里带个壮字,可其实身形并不是很高大,却常年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让李耐有种想狠狠抽他的冲动。

  “大壮哥,来买点儿啥?我去给你拿。”

  “耐子,这大白天的,你自个儿躲家里干啥呢?”

  门一开,高壮就一脚迈了进来,丝毫没有避讳,就像进了自家后花园一般。

  李耐翻了个白眼,心里怒骂,当这儿是你自己家了啊?

  看到炕上的被子鼓囊囊的,高壮意味深长地猥琐一笑,伸手就要去抓:“耐子,你这里边藏了啥货啊,也不给我看看呢?”

  李耐吓了一大跳,急忙冲上去抓住了高壮的胳膊。

  “大壮哥,这个不能动……”

  “有啥不能动的?”高壮一脸不爽。

  李耐心中一沉,决定铤而走险,便笑嘻嘻开口解释道:“大壮哥,我也不小了,这不是有那方面的需求嘛,被子里……嘿嘿,没想到让大壮哥撞上了,怪不好意思的。”

  “女孩子家家的,脸皮薄,大壮哥你看……”李耐一脸为难之色。

  高壮愣了愣才听懂了,敢情这小子是找了个对象,大白天干那事啊?

  “耐子,哥不动,哥就帮忙看看,你这对象长得咋样,能不能配得上咱村的大学生!”

  李耐本以为这么说,这家伙就不会继续了,没想到高壮却忽然间再次伸手,一脸淫邪之色。

  李耐瞳孔猛然一缩,心跳都漏了一拍。

眼看着高壮的手捏住了被子一角,李耐的心也彻底沉到了谷底,刘悦被发现,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柳沟村里,谁不知道高壮这家伙心眼儿小,睚眦必报?到时候就算能用看病的理由解释,他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就在李耐的大脑一片空白时,高壮却忽然间松开了被角,然后缩回了手,嘿嘿一笑:“耐子,看把你吓的脸都白了,跟你开玩笑的!”

“年轻人嘛,喜欢弄很正常,但以后还是别在白天乱搞了。”高壮用力拍了拍李耐的肩膀:“到了晚上,随便你们怎么折腾,是不?”

“是是是!”李耐急忙点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回去,嘴角也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意。

到了晚上随便折腾?如果这家伙知道被子里藏着的是他媳妇儿,会是啥表情?

正想着,高壮开口道:“耐子,走,跟哥去喝点酒吧。”

说着,他又笑吟吟地冲着被子里的人叫道:“弟妹,待会你帮耐子看门!”

被子里,刘悦早就听出外面的人是自己丈夫了,吓得花容失色,好在没有暴露。此时又听他这么说,心里有些好笑。

“大壮哥,我不会喝酒的,还是别了吧……”

李耐苦笑着推辞道,眼珠子又转了转,心里不知盘算着什么。

“哎,老爷们不喝酒怎么行?”

高壮红着鼻子吼道:“喝酒喝不开,怎么做一家之主,怎么催女人干活?”

说着话,一股腥臭的酒气便从他嘴里飘散了出来,李耐皱了皱眉头,这家伙一大早就喝酒了?

“我跟你说,我家那个不要脸的婆娘,整天就他娘的知道往外跑,今天连饭都没给老子做……让我逮到,看我不抽死她!”

“娘的,害得老子只能喝酒解闷,这B娘们,孩子生不了,干活也不好好干,指不定是和哪个野男人私会去了!”

李耐顿时就乐了:“大壮哥,其实事情未必像你想的那么糟……行吧,既然你想喝,那老弟就陪你喝两盅。”

说着便翻箱倒柜找了瓶白酒,拉着高壮到了外面,俩人坐到门口就开始喝。

高壮本来就喝了一些,这会儿又尝到酒香,顿时心花怒放,两杯下肚,就大大咧咧吹起了牛皮:“耐子,哥不知道你啥眼光……你,你看那隔壁村的小翠儿,漂亮不?”

“漂亮啊!”

李耐一愣,下意识地回答道。

小翠也是附近村里有名的水灵姑娘,虽然不及杨小雪漂亮,可也看得过去……高壮怎么突然提到她了?

难道说,这高壮居然在背地里,和那小翠儿有染不成?

“大壮哥,你不会和小翠儿好上了吧?厉害呀!”

李耐眼珠滴溜溜一转,假装佩服地问道。

但他心里想的是,如果高壮和其它女人有染,不就等于是背叛了刘悦?

在早些年,李耐可是把刘悦当作姐姐一样的,现在刘悦嫁到高壮家里,可是受了不少的委屈,何况这些委屈大多都是冤枉下来的。

如今高壮不但打骂刘悦,还背着刘悦和别的女人偷情?他有什么脸面怀疑刘悦偷男人?

李耐不能忍了,心中暗道一定要好好治一治高壮,让他吃上点儿苦头,也算替刘悦姐出口恶气……嗯,这个理由很正当。

“你不知道,小翠儿的屁股有多大,我背着我爹给她偷偷送去十斤苞米,她就让俺摸了一把。啧啧,那叫一个舒服!你要知道,哥最不缺的就是苞米。”

“就是她总骂我,说进不去,你说这不是羞辱我吗?你是学医的,这儿有没有啥药能让俺那方面厉害一点儿?”

李耐一听,顿时乐得一拍腿:“这你可找对人儿了,大壮哥,你等等,我去给你找找。”

说着,李耐就起身进屋,翻起角落里的一个木箱,边翻边笑吟吟道:“老爹为我娶媳妇准备,留了不少名贵药材,都在这里边,全是宝贝。”

“大壮哥,你可……”

李耐还没说完,高壮就借着酒劲冲了上来,劈手夺过了一把黑乎乎的东西,直接塞进嘴里,然后猛灌了一口酒。

“耐子,哥就谢谢你了。我这就去找小翠儿,让那小娘皮尝尝我的厉害,看她还不敢不敢瞎说!”

“哥,你喝多了,还是我带你去吧。”

李耐急忙扶住高壮向外面走去,同时抽了抽嘴,这喝了也没多少,就醉成这样了?还以为这家伙有多厉害呢。

更让他无奈的是,那药本就性烈,只要泡酒的时候加一点儿就足够金枪不倒了,没想到高壮居然吞了一大把……这要是发作起来可咋办?

出了门,正发愁怎么安置高壮,却忽然间看到隔壁张桂芳家的牛棚敞开着,老母牛肥硕的屁股正冲着外面,李耐顿时眼睛一亮,计上心来。

“大壮哥,你看,小翠儿在那儿呢。”

李耐叫了一声,指了指牛棚的方向。

高壮揉揉眼睛看了过去,顿时大喜:“老弟,我没吹牛皮吧?都告诉过你了,小翠儿的屁股就是大!”

说着,他便跌跌撞撞地走了过去,看着老牛的屁股,迷离的双眼中满是情欲:“翠儿啊,咋连姿势都摆好了呢?”

“嘿嘿,你放心,我明天就拉一车苞米给你送过去……现在,先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听到这里,李耐就知道,这家伙要遭殃了。

憋着笑等待了片刻,果然,一声惨叫忽然间从牛棚里传出,高壮被老牛踢了出来,疼得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这小翠儿咋这么大力气?”高壮哀嚎。

这一踢把他肚子里的酒都踢出来了,忍不住脸色一青,又趴在地上大吐特吐了一番。

“大壮哥,你咋这么不小心,这牛的屁股你怎么能认成小翠儿呢?”

李耐叹了一口气,心里却乐开了花。

这下动静可就闹大了,很快的,不少人都发现高壮被牛踢了,一群人前来围观,也有好事儿的村民跑去通知了村主任高文虎。

村主任一来,便扑进了人群,满脸惊慌失措:“大壮,你这是咋了啊,是被谁给打成这样了啊?”

李耐上前一步,哭丧着脸开口道:“高主任,大壮哥来找我喝酒,他自己喝多了,就去摸牛屁股,说是摸起来比女人的还要舒服。”

“儿啊,你咋这么蠢呢,牛屁股是你能摸得来的吗?”

高文虎一阵心疼,又不知该如何责骂,便将矛头转向了李耐。

“李耐,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在搞鬼?”高文虎一瞪眼睛,质问道。

李耐摇摇头:“主任,你这就是冤枉人了!他自己要喝酒,我也没得办法,摸牛屁股的时候,我可拦他了呀!”

高文虎心里门清,这里面一定有李耐的原因,否则自家儿子再怎么糊涂,也不会无缘无故把牛当作女人,还去摸牛屁股,这不是找死吗?

可他偏偏说不上什么理来,只得冷哼了一声,扶着儿子回家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8820.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