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想要嘛人家那里很痒:舔浪妇大阴唇小说

林少城没听见一般地往前走去,他昂着头,直视蔡盛。

蔡盛倒有点为他的这股气势所慑,不过从小学五年级就跟着云飞社的人混到现在,他还的底气还是壮的。

“哥,你来做什么?”蔡清香从教室前跑到后门,挡在中间。

蔡盛是很头痛这个妹妹的,他说道:“他们说他想……反正我就是要来教训他,你接近我妹妹做什么?昨天拳头没吃够啊?”

林少城看蔡清香突然跑了出来也就站着了,说道:“我从没主动接近过她。”

“你还不承认!”蔡盛说着就要往里面冲。

蔡清香双手推出,皱起眉头,说道:“你到底要做什么啊?快给我走开,天天打架!回去我告诉爸去。”

全班的同学都看着这一幕,不过看的有点云里雾里的。

蔡盛后面跟着的三个人笑了起来。

蔡盛觉得十分的没面子,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妹妹,每次遇见自己打架,总要拉着自己,他说道,“好,林少城,你小心点,别被我堵到你!还有,识相的就离我妹远点!”

“哥!”蔡清香喝道,“你说什么呢!别乱说话行不行!”

“盛哥,他们的老师来了。”一个人跑了过来,显然他是事先被派去把风的。

蔡盛狠狠伸出食指,凶相毕露地指了指林少城。

林少城很清楚跟这种人讲理没用,扭头就回到座位上。他只是很好奇,为什么蔡清香要来跟自己搭话。

蔡志明看着林少城,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外乡人,还是他的背后有什么大靠山?这么不怕死?

班级的部分男生又佩服起林少城的冷静来,当然,也有一些人的看法是,林少城就是在装逼!

还是没有什么人找林少城说话,林少城倒也不觉得有什么,第一节晚自习下课的时候蔡清香又走了过来,她说道:“可不可以跟我出去一下。”

“好啊。”林少城站起来就往外走。

坐在后排的男生是看着林少城和蔡清香一起走出去的,有人说道:“我靠,他是真不怕死啊!”

“人家会装逼嘛,到时不知道怎么死的!知不知道,听说上次一个初二的学生,就应为学习比较好,为人太骄傲,星期五放学回家被蔡盛他们打的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蔡盛他们不是在差生班吗?”

“那个学习好的就是差生班里学习比较好的,被老师表扬之后四处炫耀,结果……我觉得,不出几天,林少城肯定也是要被狠揍一顿。”

林少城和蔡清香说着往教室外的走廊走去。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来跟我说话,你看,自从班级里的同学知道我的事后,没几个敢来跟我聊天的。”林少城倒是先开了口。

蔡清香也是直接回答道:“因为我不喜欢我哥打架,而且他打架都是叫上好几个人,我就会觉得那些被他打的好可怜。所以,对不起……”

“以为我可怜啊!”林少城呵呵一笑,“没事,我不可怜,我也不怕他们。”

“我是想问……”蔡清香有点吞吞吐吐,“问一下,你以后,可不可以避开我哥?”蔡清香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这是一个很无理的请求。

“不行!”林少城斩钉截铁,“我可不会躲任何人!”

蔡清香在问这个问题之前就已经想到了,不然林少城面对着哥哥他们几个人的时候是一脸的无惧呢!

林少城继续说道:“不要觉得我可怜,同情我什么的。因为再遇到你哥找我麻烦,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文学

蔡清香看着林少城脸上还未褪去的青色,心想,他这人这么犟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为了争一口气!人活着不就是为了争一口气吗?

住寝室的第一个晚上,林少城失眠了。不过,第二天还是起了一个大早,因为要早读要做早操。

接下来的几天到时风平浪静的,林少城也感觉到了一些学习的氛围,不过,学习至于他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

林少城听着老师的讲课,做着笔记,可他就是不理解,他听着听着就想睡觉。一节地理课上,林少城听着听着睡着了。地理老师走了过去,一把揪住林少城的耳朵,林少城这才醒了过来,差点大骂,看清是老师后才收住了嘴。

林少城一直在努力学习,可那些题目还是不会做,背过的课本还是会忘掉,他想,或许有些人生来就不适合学习,自己应该就是其中之一了吧。

周末可以回家,所以星期五一放学,许多学生就收拾好奔出学校去等车。林少城想到终于可以回去见一见方一清和小学同学,心里也是倍感欢喜,一周以来,最开心的时刻就是这时候了!

可是,就在林少城刚要走出宿舍的时候,蔡志明急冲冲地跑了进来,他一脸的担心,似乎是看见了什么很可怕的事,“少城,你还是等等看跟哪个老师一起走出去吧。”

林少城正在将衣服收进背包里,问道:“怎么了?”

“蔡盛他带了一群人在校门口等着堵你!”蔡志明惊恐地说道,仿佛那些人是要等着堵自己!

乍一听到这消息,林少城想了想那一群人等着自己一个人的情形,心里怵了一下,但是随即他将这股“怵”压了下去,将包背起来就往外走:“怕他我就不是林少城!”

蔡志明上前拉住林少城,说道:“不行啊,你这样不就是送上门去给他们揍吗?还是找个老师一起走的好!”

“好个屁!我从来就不喜欢找什么人来保护我,现在保护的了,以后呢?”

林少城的一字一句直刺蔡志明的内心,他是拉不住他了,看着林少城大踏步往外走去,他觉得他好悲壮,甚至有点想哭。

远山的山头,残阳如血。学校里满是欢声笑语,同学们结伴回家,商量着这个周末去做什么。

林少城远远地就看见了蔡盛一伙,蔡盛的身旁还站着蔡小军和额头上有道疤的那个人,而他们的身旁还有好几个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的人,他们无不是嚣张地在大声喧哗。旁边走过去的学生都是远远避开。

蔡盛看着林少城远远走了过来,用手指了指林少城又向地下指了指,意思是说,不要逃跑!

林少城不紧不慢地往前走去,什么手势也不做,什么动作也不做。

蔡志明跟在后面,不过因为害怕,他空出了很长的一段距离。

正当林少城走到门口的时候,学校的老门卫走了出来,他指着蔡盛一伙说道:“干什么,你们干什么?放假了还不赶紧回家?”

蔡盛笑着说道:“就要回家了,我们在等一个同学。”蔡盛说着一指林少城,“他来了,来了,快点啊,我们要回家了!”

见到老门卫的时候,蔡志明转忧为喜,他想林少城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跟老门卫说一下,然后再出校门。

但是,他却看到林少城一句话也不说地走到了蔡盛他们身旁。

“走!”林少城面不改色地说道。

蔡盛将手搭在林少城的肩上,笑着对老门卫说道:“阿伯呀,我们走啦。”

老门卫心想虽然这个蔡盛平时经常打架闹事,但是他们现在一起走应该没事。他转身走进了门房里。

蔡志明只是暗暗着急,这林少城!这老门卫是老了糊涂了吗?

他看着他们一伙人将林少城带到了前边的树林里。

蔡志明一阵纠结,我该不该跟上去?

这是一片果林,果树下有大片的空地,更重要的是没有行人。林少城看着这些人驾轻就熟地走到了这里,心想,不知道多少人在这里着了他们的道。

蔡盛一把将林少城推向中间,其余人则散在一旁。

林少城冷笑一声,说道:“我不会逃的,不用那么看着!”

“哟呵,你胆子够大啊!”一个穿着红绿衣服的人说道。

旁边的人像一群狮子困住了一只猎物地看着林少城。

蔡盛吐了一口痰,一下子冲了过去,起脚就朝林少城的肚子踹去。林少城早就是暗暗戒备着,他抱住他的腿,往后一拖,就在刚想往旁边摔出去的时候,背后却被人踹了一脚。

林少城失去平衡俯冲向前,但是他还是没有松手,而是重重打了蔡盛的大腿一拳。

蔡盛的腿被林少城抱住的时候他一直在挣脱,当被林少城重重打了权后,他只觉得马上有点站不稳。“你们给我打死他!”

除了蔡小军,所有人一拥而上,林少城在狂风暴雨一棒的拳打脚踢之中坑也不吭一声,他护着自己重要的部位,同时不忘还手。”

在树林外的学生隐约看到了这一幕,看着一个学生被一群人围殴,他们只是觉得害怕,没有一个人去报告老师。

林少城一咬牙,不管不顾地打了起来,他朝着那个穿红绿衣服的人连踢几脚,直将那个人踹翻。其他人微微一愣,但是仍是继续狠狠地打向林少城。

林少城被摁在了地上。

正当蔡盛大腿的伤痛缓过来要冲过去的时候,又一群人走了过来,“蔡盛,你什么什么时候这么不要脸了?一群人打一个,有种,跟他单挑啊!”

蔡盛回头一看,是刘行一伙,他不知道刘行怎么会突然出来多管闲事,而且还似乎将跟着自己的人都带了过来,7个人。

所有人立刻停下围殴林少城,退到一旁。

林少城的嘴角已经流血了,他向地上啐了一口,“呸!”

蔡盛说道:“我干什么关你什么事,你是不服啊?”

“就是不服,怎么样!要打来啊,兄弟们准备着!”说这句话的正是劝刘行不要收林少城的人,他的名字叫黄政。

黄政已经完全改变了对林少城的看法,就因为刚才林少城一个人对8个人全然不惧死战到底的样子。

刘行也收起了平常嘻嘻哈哈的样子,说道:“老实跟你说了,蔡盛,要不你跟他单挑,要不今天他我是罩定了!”

“你倒是有种啊!”蔡盛骂道,不过他也很清楚,以自己这八个人的实力跟他们打时毫无胜算,刘行这么说完全是给云飞社面子!“好,就单挑!”

林少城还是倔的很,他说道:“刘行,就算你帮我,我也不会跟你们的!”

黄政就是受不了林少城的这一点,“你先顾好你自己吧!”

蔡盛刚在被林少城重重打了一拳,他恨的已经是牙痒痒了,他走了出来,“就我跟你挑!你们听着,最后不管谁输谁赢,都不能再出手了!”

所有人都没想到,蔡盛,这个横行校园的家伙,单挑数一数二的人物,只被林少城几下就放倒了。

而且是在林少城已经被揍的伤痕累累的情况下。

刘行一众人等都被震撼了,蔡盛一伙想着一拥而上却被蔡盛喝住了。

林少城骑坐在蔡盛身上,双手按着他的双手,大声说道:“我再一次告诉你们,我不是来打架的,但你们要是想打,我随时可以奉陪!”

林少城骂着站了起来,他过去拿起背包,拍起尘土,单肩背上往树林外走去。

“杂种,你嚣张什么!”蔡小军喊着就要冲过去,他知道,自己动手的话,刘行一伙肯定不敢动自己。

蔡盛却拦下了他。

刘行一伙本来已经做好拦住蔡小军的准备了,刘行见蔡盛拦住了蔡小军,喊了一声“好”!“蔡盛,你也算个男人!兄弟们走了!”

蔡盛咬牙切此地看着刘行一伙。

“阿行,林少城走了。这小子怎么回事啊,谢谢也不会说!”黄政说道。

刘行一伙走出树林,刘行说道,“小子有个性啊!”

林少城在路上又吐了几口痰,他看着马路上的车辆,想着回家之后,该怎么跟父亲交代。

该来的总是回来的,林少城坐上了车。

林父是在晚上七点多回家的,一进门,他就喊道:“少城,给我泡茶去!”

“哦。”的一声,林少城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哦!”这个字大概是林少城回答父亲最常用的一句话了。

“等一下!”林父喊道,他细细看了一下林少城,怒道:“你是不是又打架了?你脑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装的是屎吗?你除了打架其他就不会了吗?”

林少城没有说话,他忍着,承受着!

“死小子!”林父抬脚重重踢了林少城的屁股一下,林少城往前迈出一步,但是他很快又将那一步收了回来。

林父继续骂道:“你就不会坐在教室里好好读书啊,书读的跟屎一样,打架倒是很在行啊!打架能当饭吃吗?”

“又不是我想打的!”林少城抬头看着林父。

“你的意思是别人无故找你打架了?西徐中学校风那么好,你不去招惹别人,他人会招惹你!”

林少城看着父亲,为什么父亲总认为是自己错了,为什么什么事都是先骂,他觉得心想被扎了一下的痛,林少城冷笑一声,“你就不会问问是怎么伤的吗?不会问问是谁犯错在先?我吗?什么事都是我吗?打架,打架,你以为我想啊,我有病啊,打架疼的是我啊,你什么时候问我疼过没有!你问过我在学校是不适应没有,没有,回来就只会骂骂骂,你生意没做好就把气撒到我身上算是怎么一回事?”

“你干什么,你刚才说什么?敢吼你老子!你给我出去,出去!”林父火冒三丈。

林少城的眼里噙满了泪水,他转身就走了出去。

无论遭到什么疼痛,从没流过一滴泪,而现在……

林少城正想出去就被林母叫住了,她在进家门口的小巷就听到了吵闹声,所以疾步赶了回来。

“少城,回房间里去!”林母拉住往外走的林少城。

林少城还想往外走,他这一挣,眼泪落在了地上。

“你是要做什么啊,回房里去。”林母近乎是哀求地说道。

林少城不想让母亲看到自己的眼泪,转身回了房。

林父也自是话说的重了,就没再说什么。

林母叹了一口气,大感头疼,他们父子俩怎么就跟仇人一样!

星期六,林少城和方一清约好了在莆闽中学的门口见面。

与方一清一起到的还有两个男生,方一清还没来的及介绍,看到林少城的伤就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几个人?”方一清很清楚,单挑的话,没几个人是林少城的对手。

“那边的一个帮会,我因为床铺被占了,不爽,就跟他们的人打起来。星期五的时候他们叫了一批人。”林少城坦白地说着,不然以方一清的个性,到最后还是会被全挖出来。

“是不是看你是外乡去的就欺负你!”方一清说着看着那两个人,说道:“兄弟几个下周一起过去一趟?”

“好!”

“去去去!”

林少城不是那种轻易就让兄弟出面的人,他说道:“先不用了,这阵子他们应该也不敢了,要真有事,到时再叫你!对了,这两人是?”

“你们自己说吧。”

其中一个体格健壮的男生说道:“我叫吴天,是一清的同桌。”

另一个看上去是四个人之中最高的男生说道:“我叫陈翰南,是一清的隔壁桌。”

“陈翰南,那陈浩南是你什么人?”林少城开玩笑道。

众人就一起笑了起来。陈翰南崇敬地说道:“他是我远方亲表哥吧,听说在香港混的很好,哪天我混不下去了就要去投靠他。”

林少城从口袋里摸出省出的生活费买来的好烟,抽出分给每个人:“我叫林少城,是一清的发小,哈哈!”

“哇,你这么说别人误会了怎么办?”方一清拿出打火机。

众人又是一起欢笑。

四根香烟白烟袅袅。

“少城,真的用不着兄弟们过去啊?”方一清又提了起来,“我想想就不痛快。”

“嗯,少城,实在不行我去叫我表哥浩南,让他带一票人来!”

“翰南,你正经点好不好,别开玩笑了!”吴天心想你这人,都跟少城还没熟就这么说话。

林少城却不是那种要接触一段时间才能确定能不能做兄弟的人,他笑着说道:“以后我们就叫他浩南表弟好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8407.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