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你流的水真多:求饶哭泣抬高双腿

孙立伟冷笑着走到了林宇身旁,跟着一拍他肩膀道:

 

“本来今天大喜的日子我不想搭理你,但你这个废物也是太不开眼了!之前你敢让宋小姐在你身后站了这么久,你真是好大的排场啊!你算个什么东西?今天我必须教训一下你为宋小姐出气!”

 

 文学

说完话后,孙立伟冲着宋曼云就是谄媚一笑道:

 

“宋小姐,您不必跟这个窝囊废置气,刚才这些酒菜最少也得个四五万,我看这废物怎么收场!”

 

宋曼玉知道他们之间可能有矛盾,也没说话。

 

这时那服务生也接过了紫金卡,孙立伟跟着又笑道:

 

“宋小姐,我听你之前说喜欢那耳环是吗?这事就交给我了,我一定托人帮你买一对回来!”

 

虽然嘴上说的信誓旦旦,但孙立伟也知道就凭他那关系网,想买银河落九天是绝对不可能的,但借此在众人面前装个逼也没什么问题。

 

“那就麻烦了。”

 

宋曼云微微一笑点头道。

 

也就在这时,刚才走下去的那个服务生又走了回来,跟着把卡又递到了孙立伟的面前。

 

“不好意思孙先生,您这张卡钱不够。”

 

孙立伟立刻就瞪大了眼睛:

 

“你说什么玩意?我这张卡里面有一千三百多万,不够一顿饭钱?!”

 

“实在抱歉,真的不够。今天一共三十九桌酒菜,除去一桌外总共是三千六百一十万。”

 

服务生不动神色的开口道。

 

看到这一幕的林宇差点没直接笑出来!

 

这个孙立伟脑子可能真的有问题啊!刚才服务生给每桌拿上来的那瓶酒或许别人不知道是什么,但林宇可比谁都清楚啊!

 

五十年份的五星茅台,市场标价九十万整,刚才拿上来了整整三十九瓶啊!

 

“你说多少钱?!”

 

这一下孙立伟当场差点没跳起来,跟着喘着粗气道:

 

“不过三十几桌酒宴,就三千多万?!你们的菜是拿金子做的吗!去给我把你们管事的喊来!”

 

“稍等。”

 

那个服务员也似是见多了这种事情,点了点头就转身走了下去。

 

跟着没多一会,一个穿着马甲的油腻中年人就走了上来。

 

“先生你好,我是这里的主管,有什么事可以帮助到您的吗?”

 

“事大了!”

 

孙立伟怒喝一声,跟着直接拽住了那总管的衣领大喊道:

 

“你们是不是看我们有钱,想要宰客?!一桌酒席九十多万,你怎么不去抢!你信不信我这就给工商部打电话!”

 

看到孙立伟那急眼的样子,那总管也没生气,只是推开了他的手跟着微笑道:

 

“先生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艳阳小楼连续十年拿下优秀商家的称号,怎么会宰客?您刚才要的酒是五十年份的五星茅台,这种酒在别的地方有钱都买不到。一瓶九十万已经很公道了。”

 

“你特么放屁!”

 

孙立伟这下子更生气了,直接就是摔碎了酒杯跟着咆哮道:

 

“别的地方都买不到的酒你们能拿出来小四十瓶?你特么在这糊弄鬼呢!我也没说要这个酒啊!”

 

那总管闻言冷笑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说实在的,自从他当上总管到现在小十年了,什么人物没见过,但敢在这里耍无赖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这让他不得不佩服面前这位兄弟,胆子真是不小!

 

“首先我要告诉你一点,要不是看在今天孙家太奶奶的面子上,这酒你就是有钱我们都不会拿出来。其次是你自己说要最好的酒,这一点所有人都听见了。还有,刚才你摔碎的那个酒杯是象牙做的,价值五万。如果你想耍无赖不付钱的话,请考虑一下后果。”

 

“是谁在这里闹事!”

 

那总管话刚说完,就看到电梯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了数十个身材壮硕,戴着黑墨镜的彪形大汉。

 

这些人都是这里的安保人员,艳阳小楼虽然名字很低调,但却是整个东江市最大,最豪华的消费场所之一,从创立至今还从没有人敢在这里耍过无赖!因为知道这里的人都清楚艳阳小楼老板陈月生的手段有多么大,黑白两道通吃!敢在这里闹,除非是不要命了!

 

众多彪形大汉的前面站着的是一个穿着太极服,手里盘着佛珠的男人,这人,正是陈月生!

 

虽然成名已久,但熟悉的人都知道,其实陈月生如今不过才三十出头。

 

果不其然,一看到陈月生出现,在场所有的人都是急忙站了起来打了个招呼。

 

此刻孙立伟更是被汗水打透了衣襟,整个后背都湿了!

 

此刻他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喝多了酒一时糊涂乱说话,竟然把这里的老板是谁都给忘了!

 

那可是陈月生啊!在东江市没人敢得罪他!

 

刚才接到服务员通知的时候那总管就已经给陈月生打了电话,此刻更是冷笑了起来。

 

“你们孙家怎么也算是世家了,难道还想做这种吃了喝了,然后赖账不给钱的事情么?”

 

“不!绝对没有啊!”

 

孙立伟的脑袋立刻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三千六百一十万是吧,我给…我给…”

 

说着话,孙立伟一脸苦相的看向了太奶奶。

 

就是他现在把公司卖了也都凑不齐这么多钱!但要是不给的话,估计今天他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那个,陈老弟啊,实在是不好意思…”

 

这时,孙家太奶奶也没办法,只好走了过去,对着陈月生道了个歉。

 

虽然她年长陈月生很多,但辈分在这可不好使。她也得罪不起陈月生。

 

“小孩子喝了些酒口出狂言,你不要放在心上啊。”

 

孙家太奶奶先是对着陈月生鞠了个躬,然后道:“回去我就狠狠地教训他!今天这事咱们就当没发生过,你看可以吗?钱,我们一定会给的。”

 

看到自己的太奶奶对一个三十来岁的人如此低声下气,在场的孙家人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但他们能说什么?这一切都得怪孙立伟这个家伙,惹了祸现在却要让太奶奶来给他擦腚!

 

刚才不少人已经在微信上问过了懂酒的朋友,这瓶酒货真价实的是五十年份的茅台,九十万已经是很公道的价格了。

 

太奶奶都开口了,孙家的子孙们也急忙过去跟人家道歉了起来。唯独只有林宇一个人,一看到陈月生出现转身就往楼下走!

 

不走不行啊,这陈月生跟他可是老相识了!

 

十年前,陈月生刚刚出道,来林家想寻求合作,但因为一没名气二没靠山,林家根本就没人拿他当一回事。

 

也就是当时还年轻的林宇觉得陈月生这个人很不同寻常,为人还不错。就悄悄地瞒着所有人给了他五十万的资金支援,那可是他整整两年的压岁钱了!

 

原本已经绝望了的陈月生看林宇居然愿意相信他,当即就是感动的哭了出来,说什么也要拉着他一烧香二磕头,两人拜了把兄弟。

 

但说是资金支援,其实更像是送钱,因为林宇压根就没要求他回报。

 

得了五十万的陈月生当即就出去打拼了,这一下子就是十年过去,林宇都快把这事给忘了,但没想到今天又看到了陈月生,而且他还成为了东江市的知名人物。

看起来,自己当初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林宇蹑手蹑脚的想悄悄走下楼梯,但就在这时候。

 

“那个人,你站住。”

 

陈月生突然冲着林宇喊了一声,跟着直接走向了他。

 

这一下孙家的人全都是脸色一变,眉头紧皱了起来。

 

林宇这家伙是不是脑残啊?本来这事都道歉的差不多了,跟着把单买了就没事了,但这家伙居然想跑?你这不是没事找事?!

 

“孙月眉!你老公想干什么?逃跑?!”

 

孙家几个长辈立刻就对着孙月眉斥责了起来。

 

“早就跟你说过了这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是个十足的窝囊废,你就是不跟他离婚!”

 

“现在可倒好了,他这一跑又让陈先生不高兴了,要是出什么事都是你的责任!”

 

听着长辈的指责,孙月眉低着脑袋直感觉自己没脸见人了。

 

林宇在这时候想逃单,这丢的全都是她的人!她现在只恨为什没个地缝让自己钻进去。

 

“陈先生!”

 

这时,孙立伟急忙小跑到了陈月生的身边,一指站在那里的林宇赔笑道:

 

“陈先生啊,您别跟他一般见识,这家伙是我们孙家的赘婿,就是个窝囊废,遇到什么事都想着一跑了之!您为了他动肝火可太不值了!我们孙家这就埋单…”

 

“我让你说话了么?滚!”

 

陈月生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冷喝道。

 

这一声冷漠无比的呵斥立刻就让孙立伟整个人都是浑身一颤,一脸不知所措的楞在了那里。

 

没有再搭理孙立伟,陈月生迈步走到了面前那人的身前,跟着满脸都是无比震惊的神色!

 

他怎么也都没有想到,自己这辈子居然还有机会能看到自己的恩人!

 

整整十年了!十年前,他离开校园出来闯荡,想要拼搏一番事业。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投资他这么一个一穷二白的傻小子。

 

只有林家的大公子,一个很精明的少年,给了他五十万,让他有本钱去打下自己的一片天地!

 

如果当年没有这五十万,他陈月生绝对没有今天!对于这份恩情,陈月生永远也不会忘记!

 

虽然林宇低着头,但他还是把林宇给认了出来!

 

“你是….恩公吗…”

 

陈月生此刻激动的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看的周围那些手下都是一阵错愕。他们还从没见过自己这位一个人面对几十把钢刀都面不改色的老板,居然还能有这一面!

 

完了,这下是真走不掉了!

 

林宇只得无奈的抬起了头,跟陈月生对目而视。

 

“哗啦!”

 

这一下,陈月生直接就是手一松,那名贵的佛珠掉在地上散了满地!

 

“恩公!我苦苦寻了您整整五年了!今天终于找到您了!请您受我一拜!”

 

说着话,陈月生就痛哭流涕的对着林宇跪了下去磕了个头!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一时间整个顶层安静的连呼吸声都能听见!

 

没办法,实在是太让人不敢置信了!

 

堂堂陈月生,不仅是艳阳小楼的老板,更是身价几十亿,出入上流社会的顶层富豪,此刻居然跪在一个窝囊废的面前,还对他磕头!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啊?陈先生您这是怎么了?被什么东西绊倒了吗?”

 

林宇急忙俯身下去将陈月生给搀扶了起来,中间还不停地对着他使眼色。

 

陈月生是何许人也?一下子就明白了林宇可能是因为什么原因不想现在与自己相认。跟着陈月生直接推开了林宇的手,冷冷道:

 

“不需要你扶我,不小心罢了。”

 

“呼,老天爷!”

 

这一下,在场的众人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果然是不小心摔倒了啊。

 

想一想也是,林宇那个一事无成的东西,绝不可能跟陈先生有关系。

 

“我看这样吧。”

 

这时,孙家太奶奶环视一周,跟着沉声开口道。

 

“虽然这件事是立伟错了,但他也是好意,我看这笔账不能让他一个人承担。”

 

闻言,孙立伟再松了一口气,果然只有太奶奶在乎他啊!

 

“咱们邀请来的客人就免了,剩下的本家人平分一下吧。”

 

太奶奶的这个提议所有人都没有异议,虽然现在孙家势弱,但今天来的人不少,分下来一人几万还是能拿的出来的。

 

可这里面却有两个人一下子面露难色了起来。

 

不是别人,正是林宇的丈母娘刘蓉蓉和孙月眉。因为公司的资金链断了太久,所以除了林宇的几百万之外她们也拿出了自己的所有积蓄,身上并没有多少钱。

 

“表姑表姐,怎么你们脸色这么难看?不会是连几万块钱都那不出来吧?要不,我借你们?”

 

大难不死的孙立伟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他很清楚孙月眉母女的情况,故意高声开口道,为的就是让她们难堪。

 

“这…”

 

看着周围注视过来的目光,刘蓉蓉一下子就红了脸,感觉烧的发热,跟着有些艰难的开口道:

 

“我们这次出来的匆忙,没带卡…”

 

“哦?这次提前通知都能匆忙到了忘带卡?表姑你也太健忘了吧?”

 

孙立伟冷笑一声,跟着又看向了孙月眉。

 

“表姐,不会那么巧,你也忘了吧?”

 

“对…”

 

“哦?两人一起忘了?哈哈哈!”

 

这一下,周围有些跟孙立伟走得近的宾客都是大笑了起来。

 

“那这么说的话,林宇也肯定忘了带卡了吧?您这一家三口该不会是提前准备好了来吃白食的吧?”

 

听着那一声声讥讽的言语,孙月眉紧握着玉手,有些无地自容。

 

但就在这时,林宇却迈步走了过来。

 

“我没忘,可是…”

 

林宇说着话拿出了自己的钱包,可还没等他说完,孙立伟一把就将钱包给抢了过去。

 

“才三百块钱?”

 

看着钱包里薄薄的那几张蓝票子,孙立伟不屑的讥笑一声,跟着抽出卡扔给了服务员。

 

“拿去刷,看看里面有没有二十七万!”

 

孙月眉当即就想把钱包抢回来,上次林宇已经拿出了八百万,他哪里还有那么多钱?这要是不够,那更丢人!

 

孙月眉根本忍受不了周围那些人等着看笑话的眼神了!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从刚才开始就被众人给忽略的宋曼云突然走了过来,拿起了林宇的那张银行卡,一张俏脸上满是惊讶的颜色。

 

“天…天呐!这难道是瑞士银行的黑曜石卡?!”

 

轰!

 

这一声好似惊雷,炸响之下直接就让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此刻仔细看去,众人发现这张卡真的好似用黑曜石打造的一般,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无比的漂亮,上面还有着金色的八个小星星,在卡的正面用英文印着瑞士银行几个字,背面则是龙飞凤舞的用隶书刻着“林宇”两个字!

 

这绝对是瑞士银行的黑曜石卡没错,而且还是私人订制的!

 

这代表着什么?

 

孙立伟的那张紫金卡代表着需要在瑞士银行存进去一千万RMB。

 

而这只不过是高端级别,再往上还有顶端的蓝金卡,需要五百万美元才能办!

 

蓝金之上则是金钻卡,那需要你至少有八百万美元的存款才能申请,而且还不一定能通过!

 

而最厉害的还是黑曜石卡,能拥有这卡的人无一不是身价千万美元的大富豪,而且还需要很大的关系才能申请加入黑曜石俱乐部,不然有钱都没门去办!

 

放眼整个东海市,能拥有这卡的人绝对不超过一掌之数!而且就算是陈月生也不可能有这张卡!

 

听到林宇的卡居然是黑曜石卡,孙立伟那张狂的表情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这,不会是假卡吧?”

 

也就在这时,突然不知道谁张口说了这么一句话。

 

闻听此言,所有人都是长舒了一口气。

 

对啊!就林宇这种窝囊废,怎么可能配得上拥有黑曜石卡呢?

 

嗯,没错,这张卡百分百是假的!

 

“呵呵,林宇啊林宇,你还真是无能到了可笑的地步了。”

 

孙立伟再次冷笑了起来。

 

“你说你没钱就算了,你弄张假卡出来装什么逼?乖乖认你的穷鬼命不好吗?”

 

“拿去刷吧。”

 

林宇懒得搭理他,直接把卡给了服务员。

 

服务员走下去了之后,孙月眉急忙把他拉到了一边,低声道:

 

“林宇,你真是太糊涂了!这样做只会更丢人啊!你现在哪里还有二十七万这么多的钱?”

 

“我有,每个月买菜的钱都能剩下两千,这么多年攒下来,加上我的存款,足够了。”

 

林峰轻声开口道。

 

“买菜的钱?哈哈哈!!”

 

虽然二人交流的声音不大,但还是有人听见了,跟着又是引起了一片嘲笑声。

 

林宇结完了账之后去下面拿卡,也就在这时陈月生跟着把他拽到了自己的凯迪拉克上。

 

“恩公!这么多年了,您过得还好吗?”

 

陈月生一边发动着汽车,一边有些激动的开口问道。

 

“还行吧,你拉我上车干什么?”

 

“我刚才把您出现的消息告诉之前的几个老朋友了,他们都迫切的想见您一面!”

陈月生红着眼眶道:

 

“请您务必去见一见他们!”

 

看着陈月生那副又要哭的模样,林宇无语了。

 

“行,我跟你走一趟。”

 

半个小时之后,凯迪拉克停在了一座山庄的外面。

 

揽月山庄,东江市真正上流人士的娱乐场所!

 

什么天悦会所,那只不过是面向大众的消费地,真要说高端,揽月山庄才是第一!

 

这里连站岗的保安都是从国外请来的专业人员,只为保护每个客人的隐私安全!

 

“不是见人吗?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看着那熟悉的山庄大门,林宇疑惑的开口道。这地方他以前常来。

 

“他们都在这里等您!”

 

陈月生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

 

“而且,揽月山庄的新老板您也认识,是刘兴业那小子!”

 

刘兴业?

 

林宇思索了一会才想起来这个人。

 

七年前,刘兴业在林家当园艺师,林宇觉得这个人很会办事,所以就让他做了管家,干了两年后随着自己被逐出家门,听说他也离开外出打拼了。

 

真没想到短短五年,他居然能买下这鼎鼎有名的揽月山庄,真是让人有些意外。

 

“恩公,您先去揽月阁喝喝茶吧。”

 

陈月生把林宇带进去了后开口道:

 

“我去找刘兴业那小子,他们给您准备了一份礼物,您肯定会喜欢的!”

 

跟着不等林宇说话,陈月生就一路小跑离开了,哪里还有一个大老板的样子。

 

林宇无奈的摇了摇头,跟着走进了楼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8339.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