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珠串毛笔惩罚

那天下班回家,他感觉头疼,体温38度,他心里顿时惊了。

他一直在心里祈祷,希望明天可以退烧,于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2016年的12月24日。

那时候的他,还在上大学!

他发疯一般,逛着分别已久的校园,看着那熟悉的一幕幕,脑海中随后又是四年的全部经历,犹如非常真实的梦一般……

对现在的他来说,不管是真实的梦也好,还是真回到了过去,都因一件事,让他认清了事实。

大学生活,对于踏入社会后的萧辰来说,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但这件事,他却记得非常清楚。

犹如时间长河中的锚,点醒了他!

互联网上,有一种叫比特币的东西,从2016年到2017年,最疯狂的时候暴涨到单价2万美元。

而从2万美元后,开始一路狂降。

而他此时正好可以对它下手,这让萧辰不禁看了希望!

他将全身继续以及撸的钱都拿了出来,全部买了比特币,一口气便赚了十多万,看着丰厚的回报率,萧辰眼红了!

文学

萧辰瞒着家里人,开始抵押房产等东西,全部一股脑的砸进比特币投资上,最终在2017年12月18日全部抛售出去了,扣除手续费后,他足足赚了一个亿!

如果只是这些钱,足以够萧辰挥霍一辈子了,但越有钱,人的野心也会随之增加变大!

虽然他赚到了一辈子都不敢想象的巨额财富,但野心也逐渐形成。

2017年到2018年,正是新媒体大火的时候。那时候做公众号非常的赚钱,以至于2019年年底,粉丝价格足足涨到很多倍。

如果趁机将钱全部用在公众号上,在两年内利用流量变现,甚至两年后将流量卖掉,也能赚不少钱。

让怎么能让他不心动?

正当他琢磨这件事的时候,卧室的房门被踹开,他吓了一跳。

他回过头去,就看到父母怒气冲冲的闯进来,身后还有他伯父伯母。

“混蛋,还有脸玩手机?房子是不是被你抵押了?”萧辰父亲指着萧辰质问道,脸色看起来十分难看。

萧辰意识到了什么,他站起来道:“是的,我……”

“啪!”

话还没说完,素来强势的萧父一巴掌狠狠的甩在萧辰脸上:“混蛋,你竟然敢抵押房子?你知不知道这房子是我跟你妈打工一辈子攒出来的?”

“哎呀,有话不能好好说啊,你打孩子干嘛?”萧母有些心疼的看着萧辰。

“辰辰……抵押的钱去哪了?”就在这时,萧辰伯父紧张的问道。

此言一出,萧父终于反应过来:“钱呢?还有,你抵押房子干什么?”

萧辰摸着火辣辣的脸颊,看向伯父一家的眼神深处闪过一抹怨恨。

上一世,伯父家要买房,怂恿萧辰父母抵押自己家房子,借给他家全款买房。

伯母借款之前,可谓是说得比唱的还好听,什么住房公积金,老宅卖了又能筹到二三十万,剩下的,由他们家每月还款承担。

父母好心,又是自己亲弟弟,便答应了。

借款之后,前两个月的银行还款,伯父一家还准时还,结果两个月之后,伯母一家嘴脸大变。

各种借口迎面而来!总之,到处都用钱,就是没钱还抵押款……

萧辰一家为了帮他们买这套房子,早就掏空了积蓄,还借了不少钱。

这下好了,房子等于买给了伯父一家。

萧辰毕业后,家里可谓一穷二白,每天一睁眼就是银行每月九千多块的抵押贷款,父母两人工资合起来,也就勉勉强强还这抵押款。

看着伯父一家,拿他们家的钱,买房,买车,讨老婆,自己一家却在辛辛苦苦还抵押贷款,那憋屈简直令人发狂!

偏偏……借钱如大爷!

每次还得好言哄着,最多要个三两千,就这伯母一家还拉着驴脸,一脸难看,说什么‘我们家吃饭钱都给你要走了!’

这无耻之极的言语,气得萧辰父亲几次发飙,奈何自家被伯父一家坑得连打官司的钱都凑不出来,加上萧母优柔寡断顾忌父亲跟伯父的血脉,以及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证据不足。

伯父接收萧父转账,借口同行免手续费,因此早有预谋用的是第三方账号。

因此每次提起打官司,最终都不了了之。

想到这段经历,萧辰微微吸了一口气,压抑着声音道:“爸,对不起,抵押钱被我炒股了!”

他没说比特币,因为这种新鲜事物,他父母根本理解不了,还是说炒股更通俗易懂。

“什么?炒股了?”伯父跟伯母面面相觑,随即大急:“你一个娃娃炒什么股?这钱怕不是要打水漂了!”

“是啊,我们单位有个领导,就因为炒股,不仅把房子车子炒没了,还欠了一屁股债,现在是妻离子散,过得比乞丐还惨!”

“你现在才多大啊,你能炒个屁股!还抵押房子炒股,你疯啦!”

“什么炒股?这分明就是借口啊!”

伯父跟伯母你一言我一句,根本不容萧辰解释。

“败家子!”萧父伸手又要去打萧辰,结果又被萧母一把拦住。

“我供你吃喝,供你上大学!你不好好学习,竟然还学炒股!还把房子抵押了,你……你个混蛋玩意儿,简直要气死我了!我打死你个败家子!你给我让开,让开!”

萧父气急败坏的推搡着萧母,扑过来就要打萧辰。

“话还没问清楚,你发什么疯?”萧母拼命拦着萧父发飙,甚至还挨了萧父几个巴掌。

萧辰神色复杂的看着这一幕。

“住手!”萧辰忽然大吼。

场中顿时寂静了下来。

萧辰看着父亲夹着白色发丝,气喘如牛的愤怒模样,心中也怨不起来。

“爸,对不起!我不该不跟你们说一声就擅自抵押房子,不过你别担心,抵押款一分不少,我还赚了两百多万!”萧辰道。

“一分不少?”

“没少就好……”

萧父萧母松了一口气,随后眼珠瞪眼,失声惊呼:“什么?你还赚了两百万!”

“两百多万!”

伯父伯母的惊呼也蓦然在卧室里响起!

霎时,卧室里落针可闻,萧辰父母和伯父一家面面相觑,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浓浓的震骇和不可思议!

两百万啊!

在清远市这个三线小城市,这几乎是大多数人家一辈子的积蓄啊!

“辰辰,你……你没骗我?”萧母一脸紧张。

“我怎么会骗你们,你们可以跟我去银行看看!”萧辰一脸肯定。

萧辰笃定的表情,令萧辰父母的心情瞬间从地狱升到了天堂。

“两百万?哎呀!你……你这孩子,简直要吓死妈了,你赚钱了怎么不说一声,怎么突然就会炒股了呢?”萧母惊喜得几乎语无伦次。

“我同学教我的,我有个同学,家里关系特殊,搞到一些幕后消息,我试了几次,所以……一激动就把房子抵押了。”萧辰随口找了个完美理由。

“这……”萧母一时惊呆了。

倒是萧父,大概因为之前的冲动,现在反倒不好意思起来,涨红着脸,抬着的手,打也不是,放下也不是,颇为尴尬

但是他不吱声,萧辰伯母却等不了。

她脸上余惊未消,便强挤笑容道:“哎呀,萧辰出息了啊!真是厉害!这下好了,连房子都不用抵押了,直接就能借我们了,真是太好了。”

“借什么?”萧辰故作糊涂。

萧辰母亲连忙将事情说了一遍,伯母也在旁边添油加醋。

“谁能想到咱们家萧辰竟然这么厉害,一下就赚了两百万!哎呀呀,真是厉害!这下好了,房子都不用抵押了,直接就能帮我们全款买房了。”

伯母此刻眉飞色舞,似乎那两百万是她们家的一样,心中更是开始琢磨着,借多少合适。

“爸!妈!你们疯了吗?你们知不知道,我抵押房子就一年时间,交了多少利息吗?十几万啊!”萧辰故作震惊大喊。

“啊?这么多?”萧母一脸错愕。

“当然了!我这还是短期,要是长期的,三四十万都是轻的。”萧辰夸张道。

伯母连忙辩解道:“哪有这么多!再说了,我们就是周转一下,等你伯父住房公积金取出来,立马就能还你们。”

伯母说着,还用胳膊肘戳了丈夫一下。

伯父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道:“是啊,我住房公积金还有二十来万呢,算上积蓄四十万,这都有六十万了,首付已经出来了……”

不等萧父萧母开口,萧辰果断道:“不行!”

此言一出,伯母脸色骤变,她下意识就想破口大骂:‘赚了两百万,借一百万都不行,有你这样的亲戚吗?’

但是话到嘴边,她又强行忍住了,陪着笑脸道:“辰辰,不就一百万嘛!你先借给伯母,很快就还你。再说了,一百万对我来说是大钱,对你来说算什么啊,你再炒炒股,别说一百万,一千万都是小意思对吧?”

这一番马屁,萧辰还不觉得什么,萧父萧母脸上已经忍不住浮现出一丝骄傲

如果说学生攀比的是成绩;

成年人攀比的是事业;

那么做父母的,攀比的就是孩子!

没有什么比孩子优秀,更值得父母骄傲了!

面对伯母的马屁,深知其一家卑鄙无耻的萧辰,自然不会感到高兴,反而越发恼怒。

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萧辰想了想,故作一脸无能为力道:“伯母,不是我不想借给你,而是机会难得啊!”

“实话告诉你,我那位同学的父亲,马上就要调到其他岗位,到时候这种幕后消息可就不好搞了,所以人家才想着趁最后一点时间捞一笔,我也是凑巧才搭上这条线,这一百万借给你,我等于就少了一只下金蛋的鸡,到时候损失的可不是一百万,而是五百万,甚至一千万!”

萧辰的话令伯母一家愣住了:“这……没这么夸张吧?”

“夸张?我突然赚了两百万夸不夸张?”萧辰反问:“你要知道,对于我们这些工薪阶层来说,这种发财机会有多么难得,我真不想错过,也许我这一辈子就这一次机会。”

“这……”他们二人面面相觑。

“弟妹,你看这……”萧母开了口,又戛然而止,一脸难色,这表情实际上已经在暗示他们一家,这钱不好借了,你就别为难我们了。

至此,萧辰以为,他在保护父母面子的情况下,已经很委婉的拒绝了伯母一家。

但是……他低估了人性之恶!

伯母眼珠子一转,露出看似陈恳的表情道:“辰辰啊,别怪伯母说话难听,伯母见过不止一个人因为炒股家破人亡,所以不是伯母阻拦你发财,而是炒股真的有风险。”

“你看不如这样,先把房子抵押款还了,你还不赚了两百万嘛,留下一百万,另外一百万拿来炒股,这要是赚了自然最好;要是亏了,这还不还有一百万嘛,多好!”

说到这,伯母看向萧辰父母道:“弟弟、弟妹你们说是吧?”

萧辰父母闻言顿时心动了。

“辰辰,你伯母说的有道理。”萧辰母亲道。

伯母连忙煽风点火:“对啊,我还能害你吗?你还年轻,以后多的是发财机会,现在又赚了两百万,起点不知比别人高多少,稳点,肯定是好事。”

萧辰看向父亲,他没吱声,露出思索神色。

萧辰抿了抿唇,冷笑道:“你让我拿一百万炒股,剩下一百万就能借给你买房了对吧?”

话落,卧室里气氛顿时一僵。

伯母露出尴尬的笑容:“我这是为你好……”

“为我好?请你摸摸良心!这话是怎么说出口的?”萧辰质问道。

他的话,将卧室里众人惊得膛目结舌,谁也没想到,萧辰说翻脸就翻脸。

“辰辰,怎么跟你伯母说话的!”萧辰伯父急了。

萧辰指着伯父道:“我告诉你,我是看在我爸面子上,才叫你一声伯父!没我爸,你又算什么东西?”随后萧辰将手指向伯母:“还有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龌龊心思。”

“你儿子都二十八了,别说赚钱了,家底都要被败光了,你骗我爸妈抵押房子给你家买房子,你安的什么心,能骗得了我爸妈,骗得了我?”

伯母脸色骤变,气急败坏的吼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胡说八道?”萧辰怒极而笑:“我就问你,借钱之后,你有钱还吗?你拿什么还?”

“别跟我说住房公积金!”

“住房公积金早就被你儿子败光了,你以为我不知道?”

“你老家宅子,年初就卖给了租户,你以为能瞒天过海?”

“还有,你怂恿你儿子把女朋友肚子搞大,本以为能省彩礼钱,谁知道对方强行要房要车,不然就把你宝贝孙子打掉,所以你才把歪脑筋动到我们家头上对不对?”

萧辰实在是忍无可忍,直接将伯母一家老底揭了个一干二净。

如果卑鄙可以做通行证,那么高尚就是墓志铭了!

“你瞎说什么!”萧父大吼起来。

萧辰母亲则一脸震惊而难以置信的看着道貌岸然的那一家人。

“萧辰,你……”

“你什么你?滚!赶紧给我滚出去,我没你这伯母!”萧辰翻脸。

“啪!”萧父一巴掌打在萧辰脸上。

萧辰生生承受,不躲不闪,伯母一家虽然恶毒,但终究是亲伯父,心中焦怒,情有可原。

但是他不后悔!

这种亲戚,仗着所谓的血脉联系,就知道趴在亲人身上吸血为生,他们比邻居甚至陌生人还不如,留着有何用?

“萧国盛,看看你教出来的儿子!不愿意借钱就直说,说这话给谁听的!我家得罪你了?不就是赚了几个臭钱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还炒股,我看你家早晚得家破人亡。”伯父怒极而骂。

萧父见状,勃然大怒:“我儿子教成什么样,用不着你来教训,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伯父红着眼:“做人别太嚣张,谁家没个大灾小难急用钱的时候,我不信你家就能一直没事!”

说着,拉着老婆道:“走!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伯母在伯父的拉扯下,一边谩骂一边走了,什么恶毒话都骂了出来。

萧辰看着,懒得回应。

此时,萧母倒是想追出去,可惜被萧父拦住了。

萧母急得原地跺脚,指着萧辰道:“辰辰啊,你怎么……唉,那是你亲伯父啊!你让你爸怎么跟他面对啊!”

“妈!他们家都欺骗我们到这程度了,还给他什么面子?这事就是说出去,我们也占理,谁敢说我们家不是?”萧辰无奈,父母这辈人什么都好,就一点不好,太好面子。

为了所谓的面子,宁愿打肿脸充胖子。

“行了,事情都发生了,说什么都迟了。”萧父开了口。

他随即又看向萧辰:“辰辰,你之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他们家住房公积金都被你堂哥败光了?”

“当然是真的,不是真的,伯母刚刚还不反驳我?”萧辰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

“听朋友说的,那人是堂哥的狐朋狗友。”

萧父点了点头,不再追问,一脸庆幸道:“幸亏你发现的早,不然真借了钱,我们家可就被坑惨了。”

萧母闻言道:“就算这样,辰辰那话也不该说,你可以私下跟我们说嘛!”

萧辰知道母亲这是维护他面子,心理年龄早有而立之年的他,没有倔强,干脆低头认错:“对不起!妈,我也是被气坏了,一时冲动。”

“好了,你也别说辰辰了,这种不要脸的哥哥不要也罢!”萧父显得十分理智。

萧母也知道脸皮已经撕破,已经无法修补,只能无奈叹气。

晚间,她预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晚上七点多钟,萧辰叔叔、婶婶,还有堂哥萧志来访。

叔叔婶婶结婚早,所以萧志自然比萧辰大。

婶婶方一坐下便道:“我听说,今天大哥大嫂来你家借钱被骂走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叔叔家跟萧辰家关系十分要好。

深究起来,性格原因。

爱屋及乌之下,两家关系也因此相处得一直很不错。

萧母听到弟妹发问,脸色难看,连忙将事情解释一遍,顺口又数落了萧辰几句。

萧辰坐在沙发上不吱声。

婶婶闻言一拍大腿:“大嫂也太不是东西了!说句难听话,你就是坑外人,也不能坑亲兄弟啊!”

“哎呦,二嫂,你是不知道,我听说,她后来满世界说你教子无方,儿子太嚣张,有钱就狗眼看人低,还跑去大姐家哭诉,说你家有钱了,就不认兄弟了,不借钱也就罢了,还贬损大哥……”

萧母听得脸色忽青忽白,又气又怒。

两个女人一台戏,两人就伯母之事,巴拉巴拉聊了起来,从各家琐事矛盾,到冲突升级,再聊到过世的父母,不免低头抹泪,唏嘘不已。

“我听说,大姐借了大哥十万块,听你刚刚那么一说,我看这十万块怕是要打水漂了。”婶婶道。

“希望大哥家就是一时困难吧!”萧母好心,感慨一句。

话题聊着聊着,婶婶转向萧辰:“辰辰,我听说你炒股票赚了两百万,真的假的?”

“啊,是赚了两百万。”萧辰应道,心中却咯噔一下,婶婶不会也是来借钱的吧?

前世,婶婶家跟他家关系还不错,奈何利字关头,人心善变啊!

这么一想,萧辰暗下主意,婶婶家要是借个十万八万,别说借,直接给都行。

但是要是像伯母家那样,一下借个五十万、一百万,那做梦去吧!不是他吝啬,而是这般借法,根本就没指望还。

他是有钱,但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在萧辰定下主意之时,就听婶婶道:“是这样的,咱家条件你也清楚,一家挣得不多,本来还指望老家房子拆迁给小志买套房子,怎料这拆迁风刮来刮去,就是迟迟也拆不到,志宏年纪也不小了,真怕耽误下去后面更难找到对象,现在姑娘也现实,结婚哪个不要房子车子……”

婶婶说到这的时候,萧辰心中叹息——标准借钱套路啊,先诉苦,博同情,然后再借钱。

“行了妈,不用说这些。”就在这时,堂哥萧志开了口。

萧志比萧辰大五岁,但看起来就跟三十岁人似的,又成熟又沧桑。

主要是因为他早早就辍学进了工地,整天风吹日晒,人虽魁梧,但皮肤又黑又糙,一看就是卖苦力的,年纪自然显大。

此时,他看着萧辰道:“辰辰,哥没你有本事,小时候调皮,没念好书,现在后悔也没办法。好在这几年打工也攒了不少钱,但是这钱买房子连首付都不够,我不想把爸妈养老钱都给吸干了。”

他顿了顿:“辰辰,你给哥透个低,炒股真赚钱吗?真赚钱,我给我攒的十几万放你那,你帮我炒炒,权当帮帮哥。”

此言一出,萧辰愕然,心中可谓又惊又惭愧,他怎么也没想到婶婶家竟然是这目的。

相较于借钱,主动将钱放给别人手里,而且还是毫无权威之人手中,说真的,这有利益的诱惑,但是更多的也是一种信任!

萧辰略一琢磨,道:“帮你炒股不是不行,不过,我最多帮你到年底,因为我朋友家里那位年底就要调走了,以后可就没有这种幕后消息了,我也打算只炒到年底就收手。”

“至于能赚多少,这我就没法给你保证了。去年一年我抵押房子,赚了两百万,算是翻了一番,今年也许也能翻一番,但是也许最多赚个本金三五成,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撒这谎,一方面是为了防止斗米养恩,担米养仇;

另一方面,他重生优势也十分有限,没法无限制帮助别人,哪怕是亲戚也不可能。

“别说翻一番,能赚三五成我就很满意了,毕竟钱放我这,也就只能吃利息。”萧志闻言大喜。

“哎呀,真是谢谢你啊辰辰。”婶婶看到萧辰答应,也一脸高兴。

一时间,两家气氛越发热切起来,直到夜色渐深,婶婶一家才满意而归。

翌日,堂哥萧志给萧辰转账十六万。

萧辰收到这笔钱时,已经想好了,看在堂哥的这份信任上,年底自掏腰包给堂哥这十六万本金翻一番,要是今年投资情况好,百万送上。

……转眼2018年1月1日,萧辰一家在颇为复杂心情中,渡过了新年第一天。

过去几天,萧辰家名誉在亲戚口中彻底两极分化起来,有人鄙夷他家发财了狗眼看人低;当然了,也有知晓内情的亲戚对他家遭遇表示同情。

不过,名声这东西,本就是庸人自扰。

萧辰豪赚两百万的事实,还是让整个萧家上下十分高兴。

2月22日,也就是正月初七,萧辰以给朋友拜年,联络感情,拉拢关系为名,乘飞机离开清远市,前往燕郊。

他瞄上的第一头猎物,正是刚要出第二部网络大电影的一个团队,他们从开始的艰难,到当前拍摄了100多集短剧从而广受关注,而他们的公众号也是每集10万+的阅读量,将钱投资在他们的身上,对于后期来说,也很不错。

因为2019年下半年,各大领域也都涉及到了一种叫短视频的行业,而现在,这个行业并未被大多数人关注,所以他也不着急。

没有移动4G网络的普及,也没用如今的时势造英雄!更不会有这样一个草根出身的拍摄团队崛起!

今年将是萧辰拿下那个拍摄团队以及投资一个短视频平台最好的机会。

清嘉园小区。

萧辰看着手中的地址,看着眼前拥挤的高层居民楼,说实话,要不是他做了充足调查,他很难相信,这样一个有实力的团队,竟然诞生于这么一座普通的住宅小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7625.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