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一路给司机睡:解开班主任的白色的乳罩

 

  想弄清雪姨的真实身份我只有去找堂姐张犁了,我就是从小由她带大的我们之间根本没有秘密。

 

 

 

  出门的时候我让管家忠叔不要清理我卫生间的烟灰缸,并且在浴缸放好热水!

 

 

 

  堂姐喜欢清静住在城郊的别墅里,都三十五岁的人还没找男朋友。

 

 

 

  她在公司好歹也是财务总监,多少人想进张家追求她就没一个被看对眼的。

 

 

 

  我的车远远的停在别墅外面,就怕打扰了她的安静。

 文学

 

 

 

  二楼的书房有亮光晃动敲了几下门却没反应,我踢开门垫就看见了备用钥匙!

 

 

 

  我轻声的走到了书房门口果然见她戴着耳机趴在电脑桌前,我决定童真一回吓吓她可凑近了我就尴尬了。

 

 

 

  电脑屏幕中是两个白花花的女人在玩磨镜,我真没想到堂姐还好这口啊?

 

 

 

  堂姐满脸都是陶醉神情根本就没发觉身旁有人,随着屏幕里两个女洋鬼子的频率加快堂姐敞开了袍子的绳带整个人变的光光的。

 

 

 

  面对着如此火爆热辣的镜头,我又有了反应

 

 

 

  张犁已经是完全沉醉的电脑画面里的状态,她的手睡袍下摆里抖动着嘴里荡气回肠的胡乱哼叫着。

 

 

 

  我特么的是犯了什么烂桃花运啊,昨天是表妹今天是堂姐关键我还特么的有了剧烈的反应。

 

 

 

  我隔着耳机都能听到片子里的嗷嗷声,真难想像两个女的都可以玩的那么嗨…

 

 

 

  从堂姐颤抖的程度来判断差不多是要到了,她的叫声变的高亢迷离。

 

 

 

  看到她拿起了电脑桌旁类似于麦克风大小的东西,请原谅我的见识浅薄那个不是话筒而是高频振动器。

 

 

 

  书房里顿时充斥着嗡嗡声,堂姐空洞的张大了嘴巴想叫又叫不出声脸颊全然是高强度的兴奋。

 

 

 

  随着堂姐一声绵长的叫声后无力的瘫软在椅座里,那个高频振动器也一点点的滑了出来落在地毯还在发出嗡嗡声。

 

 

 

  我也算是看过爱情动作片的人,但是今天与堂姐相比较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堂姐闭着眼睛应该是在回味着刚才的惊涛骇浪,过了很久才张开了眼睛!

 

 

 

  “啊!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堂姐看到了我,她的声音充满了戾气。

  “我!我!我本来是找你问事的,敲你门又没人开所以拿着备用钥匙进来想等你回来!”

 

  堂姐用着凶巴巴的眼神瞪着我,可是她看见我的自然反应后却冷笑了起来!

 

  我无意之中撞见了堂姐的秘密,而这个秘密是足以让她杀人的。

 

  虽然不相信堂姐会杀了我,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是今天的事处理的不好就会给我带来无尽的麻烦!

 

  “你知道我这个人是最讲究公平的,事到如今我也没必要瞒着我。

 

  我是个蕾丝!我对男人没兴趣,但是你不一样!你是我从小带大的!”

 

  “姐,你放心!今天的事就算刀架在我脖子!也不会说一个字!”

 

  堂姐捡起袍子披了面无表情道:“滚!我要公平!在张家我从来就没有受到过公平!都脱了!你刚才看到什么,那我也要看到什么!要不然你就会变成最后一个太监!”

 

  张犁绝对是说到做到的那种女人,她在我毫无防备之下抓住了我那里。

 

  以堂姐的脾气完全不会顾及到张家的开枝散叶的,我痛的冷汗涔涔的冒出!

 

  “放手!哎呦!放手,我投降!你要怎么样都听你说了算!要碎了!”

 

  我就在堂姐强势之下就范了,真不敢相信以后谁敢娶她?

 

  “开始吧,少来叽叽歪歪的!“张犁的口气明显已经柔和多了,她估计是因为看到了我上半身西装革履,裤子却被褪到了膝盖!

 

  “嘿嘿嘿,时间不够,还没软,重来!你刚才看了我多久现在就要还我多久啊!”

 

  张犁点了根烟笑道。

 

  “姐,不带你这样玩的啊!”

 

  “少废话!公平知道吗?”

 

  我彻底无语只能是继续了,可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的那地方丝毫没有疲软的样子反而是胀的厉害。

 

  这有点匪夷所思了,那里胀的腹腔隐隐约约的痛了起来原本鲜红的肤色变成了暗紫!

 

  堂姐张犁也看出了我的不对劲问道:“喂,你怎么了啊?”

 

  “姐!我那里好痛啊!”

 

  张犁伸手检查了我那里,又在我的脐下三寸点戳了几次。

 

  一股又腥又臭的怪味从我嘴里喷了出来,张犁的脸色顿时就刹白了了!

 

  “你别乱动啊,我一会儿就回来!“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蹬蹬蹬的跑出去了,我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最高记录是一天内跑马十一次,可今天我却!

 

  没多久张犁拿着个药瓶子跑了回来,我认识瓶子印有的德文是镇定剂。

 

  吃了两小片后我的肿痛感觉才略微缓解了些可是堂姐的脸色是越来越凝重了。

 

  “你这几天有没有吃过陌生人的东西或者是接触过陌生人,我的天啊!该来的始终还是来了!”

 

  “我这几天都是在家吃雪姨做的啊,张家有规矩不吃外人之食啊!”

 

  “雪姨是谁?”

 

  堂姐的反问让我后脊梁骨一阵发虚,看来堂姐并不认识她啊?

 

  “雪姨说是我母亲的表妹啊,是我父亲带她们母女回家的啊!”

 

  “放屁!七婶娘根本就没有表妹,七叔肯定是被人暗算了!后天就是你的成人礼了,幸亏发现的早要再过两天你就必死无疑了!”

 

  我被堂姐的话吓的目瞪口呆,但是她的话应该不会有假。

 

  我的脑子里乱成一锅粥,难道是雪姨用了什么办法迷惑了我父母来害我?可我父亲是张家的当家人,他都能被人暗算了仇家会不杀他吗?这个问题连堂姐也没办法回答,雪姨的身份就成了个谜团。

 

  “犁姐,你怎么知道我不及时发现就只能活两天了啊?”

  “因为我亲眼见过和你差不多症状的!而且那个人就是我爹!张家前任的当家人!你猜我爹为什么会把天师印传给七叔吗?”

 

  “我哪时候还没出生会怎么会知道啊?我也没听父亲提起过啊!”

 

  “这是张家的秘密,七叔当年资质平平。

 

  他能够做当家人全靠你七婶娘救了张家全族人的性命,所以这些年来张家的大大小小对七叔还是顾及三分的。

 

  而你就没那么好运了,你虽然在张家同辈里算是最好的可也成了众矢之的!”

 

  “姐,你就别卖关子了。”

 

  “二十多年前张家分裂成了几派目的就是争夺天师印,谁能拥有天师印就可以号令鬼神。

 

  就在这时张家的仇人们也来了,张家忙于内斗我爹中了阴阳降头草。

 

  阴阳草粗为阳细为阴可滋生于人的筋脉组织中,一旦人动了那种念头阳必寻阴!”

 

  “那我不动那种念头呢?”

 

  “晚了,你方才已经那个了!降头已经催发,要是再晚两天阳草就算你不动念头也会破体而出!”

 

  “那大伯是怎么化解的啊!”

 

  “这个降头只有两种办法可以化解,一是找到传说中的龙骨以毒攻毒,两是找阴鬼之身做那事除此之外再无他法!”

 

  “龙骨是什么东西?阴鬼之身又是什么意思啊?”

 

  “传说古代波斯商人在海面看到了巨龟化龙,而龟壳就留在了海里。

 

  商人知道那就是个宝贝派人凿开龟壳脊骨取出二十四枚龙骨,可这种东西早就不知去向了。

 

  阴鬼之身你先得有天师印招出女鬼与其梦中那你,当年我爹正在与阴鬼办事仇人杀来了。

 

  七婶娘刚产下你不久以声击西引开了仇家,而她也跳了断崖!”

 

  “快给我镇定剂!”

 

  “天啊,才不过一个小时阳草又做怪了啊,镇定剂已经压制不住你那里了。

 

  你这样会死的,你坚持一会啊我去找医生!”

 

  “犁姐,痛!痛死了!那里有东西想破体而出啊!”

 

  “不行啊,你一定要撑住!我来想办法!你是张家当家人的儿子,我是不会让你有事的!你小子也给我争点气别特么的就死了啊!”

 

  我已经痛的说不出话了,只能勉强的点点头!

 

  豆大汗珠子顺着脸颊吧嗒吧嗒的往下滴,我咬牙双手擎紧了椅背痛的死去活来。

 

  再这样胀下去我知道就要爆阳了,手臂的青筋就像蚯蚓一样鼓起。

 

  腹腔内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撕扯,疼痛在我全身流动在奇经八脉忽然眼前一黑我昏死了过去!

 

  我慢慢的恢复了正常才看清楚犁姐的脸庞和上身都有了汗珠子,可她依然在辛苦的帮我跑马减轻胀痛。

 

  原来在筋脉里乱钻的东西正一点点的被抽走,我无意之中想去控制那些洪流却被反抗了回来!

 

  犁怒气冲冲呕道:“我的天啊,刚把你那个弄老实怎么你一醒又不听话了啊。你再撑一会啊,医生马上就到了啊。”

 

  “什么!我这个样子怎么见人啊?要是被张家人知道那我还是死了干净,姐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爆阳而死吧,你放心我给你找了省一院的好姐妹。

 

  她是不会说出去的,但是她要我先给你把那里减压才可以撑下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6121.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