臀奶揉:穿着婚纱和别人做

 

何雅苏激动的难以自持,终于有人发现自己了!她急忙转过头去,然后就看到那个死去的保安正在向自己飞奔而来!

 

 

诈尸了,冤魂索命!何雅苏脑子里飘过这个念头,当即双眼一翻,直挺挺的晕倒在地。

 

 

“嗳?咋还跑晕了呢?”叶锋呼哧带喘的奔过来,搔着脑袋,一脸的茫然。唔,侠肝义胆是我辈之风,这必须得抢救啊。掐人中不管用的话,只能来个人工呼吸

他趴下身去,露胳膊挽袖子就要下手。何雅苏大汗淋漓,淡淡的体香冲入叶锋的鼻子,让他心尖猛然一跳!

 

 

真漂亮啊,这么水灵,算了,别唐突佳人了,直接上人工呼吸比较好……

 

 

何雅苏因心情激荡晕过去,脑袋在地面上一碰已然醒了七八分。忽觉一股热气喷在自己脸上,不由得悠悠醒转。双眼刚刚睁开,就看到叶锋那张脸。

 文学

 

 

也不知从哪儿来的一股力气,她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没命的逃。叶锋一把拉住她的胳膊,触手柔弱无骨:“你跑什么?我长得像个鬼啊?”

 

 

他本来是说个笑话,没想到真刺激到了对方。雅苏一边呼喊一边挣脱,叶锋就是死拉着不放:“听我说好不好?我不是死鬼,是个帅哥。嗯…让美女开心的合不拢腿的帅哥……”

 

 

叭的一声轻响,拉扯中何雅苏白衬衣上崩下一粒扣子。女式衬衣本就是大开领,这再去掉一个扣子,顿时风光外泄。

 

 

叶锋一呆,目光就这么被拽住了。

 

 

他的手一松,何雅苏终于得脱樊笼。她正在死命挣扎,哪想到对方突然松手?一个措手不及,脚下趔趄。嗤啦一声,一步裙裂开了半拃长的一道口子。她愣愣的趴在地上,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脸上写足了绝望。

 

 

唔,她总算是安静下来,肯定听我解释了。叶锋长出一口气:“跑什么啊?我没死,刚才…刚才在那儿躺着玩呢。”

 

 

何雅苏惊疑不定的看着他。

 

 

“如假包换,有血有肉的大活人一个!卢云公司保安叶锋!”叶锋把自己的手伸过去,帮她擦掉脸上的泪水。

 

 

何雅苏猛然拉过他的手,狠狠的咬了上去,似乎要把心中的惊惧和委屈全发泄出来。

 

 

她这张樱桃小口,全公司的男人都想用手碰一碰。叶锋得偿所愿,却疼得直咧嘴,压根也没什么软玉温香之类的感觉。他猛然把手抽出来,刚要发飙,忽然瞥见对方那被吓得苍白的脸,终于作罢:“好啦,咱们两清。”

 

 

他伸手把何雅苏扶起来,还没站稳。不远处拐过一辆香槟金的翼虎,笔直的远光射过来,将二人照的纤毫毕现。然后一个加速来到他们身前急刹,从里面走出一个男人来。

 

 

他一个大光头,壮的像头牛,脖子上小指粗细的金链熠熠生辉。他袒露着胸膛,挥舞着手机,说话声音像打雷:“雅苏,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

 

 

一句话没说完,他脸色忽然微微一变,然后冷眼盯着叶锋:“这小子是谁?你们在干嘛?”

 

 

此时叶锋和何雅苏的样子有些暧昧,两人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叶锋一手提溜着坤包,一手扶着何雅苏的肩膀。而何雅苏衣衫不整,连鞋都丢了,身上还沾着不少的尘土。

 

 

“你们俩玩的挺嗨啊。”他死死的盯着叶锋,像一头要择人而噬的野兽。

叶锋双眼一亮,眼前这家伙的发晶手链吸引了他,这玩意儿内含的针状阳起石,能帮自己拓宽经脉。想个什么法儿弄到手呢?

 

 

何雅苏把叶锋的手甩开,脸上一红,但声音却软中带硬:“金志远,你来干什么!我六点下班,你六点堵我。九点下班,九点堵我。现在是半夜,你怎么还堵我?你是不是一直在跟踪我?”

 

 

金志远脸上闪过一抹讥笑,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何雅苏的酥胸,目光像刀子,似乎要把她的衣服剖开:“如果早知道你这么开放,我他妈早就上手了!”

 

 

“请你说话注意一点!”何雅苏赶紧整理自己的衬衣,想要走开。

 

 

“保安玩得,我玩不得?”金志远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连这种看门狗你都要,饥不择食么?还特么跟我装纯洁!我就跟个傻子似的,还颠颠儿的跟你献殷勤,我呸!”

 

 

何雅苏脸色一变,气的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她哪里听过这种粗话,不由得又气又急,又羞又恼。

 

 

“看门狗骂谁?”叶锋笑嘻嘻的插了一句,心中杀机陡升。

 

 

“看门狗骂你!”金志远说完就发觉自己上当了,他朝着叶锋呸了一声:“别以为自己吃拖鞋饭有多了不起,小子,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叶锋刚要接口,何雅苏忍着屈辱摇摇头:“天要亮了,回去上班吧,不用理他。”

 

 

“嗬,知道心疼姘头?你以为这次还走得了?”金志远越发肆无忌惮。他存心要找茬,绝不会这么容易放走他们俩。一想到自己对何雅苏看走了眼,他就恨得牙痒痒。

 

 

何雅苏迈步刚走,叶锋一把拉住她,笑嘻嘻的道:“这孙子心里有块火毒,咱得给他拔出来。”

 

 

金志远大怒,将手机揣回裤兜,一拳打向叶锋。

 

 

他刚一出手,叶锋就看出来至少七八个破绽。但那又怎样?自己这副身体比人家更渣。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就是经验和智慧啊。

 

 

“妈呀,杀人了。”叶锋扯着嗓子大喊,滴溜溜绕到了他身后。顺势一推,金志远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回身一拳打了个空,叶锋早就退了开去。

 

 

金志远怒火攻心,追着他打。叶锋退到翼虎旁边,对方的拳头向他小腹招呼。他顺势轻轻一带,砰地一声,金志远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翼虎的前盖上。还别说,这车钣金真不赖,前盖只是微微凹陷一个小坑。金志远的拳头可受不了了,当即皮开肉绽,鲜血涔涔。

 

 

“混蛋!”他心疼的吼了一声,这车是这个月刚提的。2013款2.0排量四驱运动型,自己到手还没捂热乎,钣金就破了相。是可忍孰不可忍!

 

 

雅苏扑哧一笑,随即生生憋住。这一声笑不打紧,严重刺激了金志远的神经。他双眼通红的又朝着叶锋杀过去,一副不共戴天的架势。

 

 

叶锋一个骨碌翻上车身,双手一撑爬到了车顶。蛤蟆似的一蹦,重重的砸了一下:“我好怕啊,你上来弄死我吧。”

 

 

“你给我下来!”金志远这回是真肉疼了,尤其是对方那一蹦,似乎砸到了自己的心尖上。

“你上来。”叶锋涎着脸挑衅。

 

 

金志远怒骂一声,打开车门发动了汽车。只要脚下油门一轰,这小子非摔下来不可。到时候最少也要碾断他两条腿!

 

 

他可没看见,就在自己打开车门进入的那一刻,叶锋也跟着钻了进去。这里才是叶锋的战场,车内诸多障碍,黑咕隆咚,这狗熊一样的家伙根本舒展不开,在自己眼里就像一头四蹄攒捆的肥猪,岂不是等着挨宰?

 

 

何雅苏惊讶的看着两人一前一后钻进了车厢,然后车门闭合,汽车发动。她的心顿时揪了起来。只见车身不住摇晃,间或传出沉闷的吼声,砰砰的击打声。车身摇晃的更加厉害了,闷吼也变成了惨叫。

 

 

这还是第一次尝到被人保护,有人给自己出头的滋味。何雅苏心里暖暖的,有一种很奇怪的安全感。没来由的,她开始为叶锋加油,担心。两人在车内干什么?叶锋有危险么?

 

 

到底怎么回事?

 

 

她刚想大着胆子过去看看,忽然翼虎一声嘶吼,轰足了油门向前冲出十多米,结结实实的撞在一棵老桦树上。别说这辆美系车,就算是火星车也经不起这么糟蹋。只见车前身凹进去老大一块,颇有些神似沙皮狗,发动机估计都移位了。车灯报废,四周又黑了下来。

 

 

翼虎如同吃了兴奋剂,四轮空转着使劲推那老桦树,仿佛要同归于尽。树身簌簌而抖,车轮溅起无数泥土。忽然那车向后一倒,紧擦着树拐了个弧线,牙酸的摩擦声中,彻底毁了一身好钣金。然后撞飞了旁边的垃圾桶。连干带稀,无数的垃圾洒满了车身。漂亮的翼虎成了废铁,发动机彻底熄火趴窝。

 

 

三个保安跑过来,为首的一个高高瘦瘦。他上衣扣子也没系,满嘴的酒气。他喘着气站到何雅苏身边:“何总监。”

 

 

何雅苏气的直跺脚:“我说闹出这么大动静也没人出来,徐明水!你身为保安队队长,值班期间喝酒算怎么回事?”

 

 

徐明水明显喝的有些大,现在将近黎明了他还有些头晕。眼见老板千金发火,他忙不迭的道歉。何雅苏现在没工夫追究他违反规定的事情,她一指翼虎:“快去看看,到底——”

 

 

哗啦一声,翼虎碎了一块玻璃,叶锋从里面爬出来。猛然看见徐明水,心头不由得狂震。就是这家伙,唆使保安叶锋去了那个让他最终送命的地方。他快速的在脑海里扒拉残存记忆,找出关于这家伙的一切资料。

 

 

徐明水是卢云集团保安队的队长,也就是自己这具身体的顶头上司。练过跆拳道,被老板破格录用。官小架子大,尾巴翘的比天高。保安叶锋傻傻不懂规矩,是所有队员里面唯一没请过他的人,因此常被穿小鞋。再加上窝窝囊囊,逆来顺受,到后来作弄他就成了惯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6116.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