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乖我们试试在这里

这种只在那种小黄书里见过的事情居然会成为真的。

 

“我说老王,你这是怎么了?”

 文学

 

同事今天晚上第三次把王大海不知道跑到哪儿的思绪给拉回来。

 

王大海猛然回神,不好意思地笑笑:“没事儿,就是家里有点儿事儿,走神了。”

 

“你昨天晚上过的怎么样?那美女正点吗?”

 

同事一副色眯眯的样子。

 

王大海看了一眼他的裤裆,不屑地道:“就你那条小肉虫,还想干什么?我看你还是老实歇着吧。”

 

“小肉虫怎么了?我老婆好看。”

 

王大海倒是知道他老婆。

 

一个上岸的小姐,不知怎么的就看上他了。

 

要说那女人也是前凸后翘,一张网红脸,当下很多年轻人都喜欢的类型,而且经验丰富,床上的花样也多。

 

王大海忽然凑近那个同事,说:“你们以后有什么花样,跟我说说?”

 

“碰见极品了?”

 

“天机不可泄露。”

 

王大海故作神秘

 

同事他老婆叫小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名,反正每天都会来接同事下班。

 

这天又来了,穿着低胸的短袖,恨不能把里面的两团给挤出来。

 

“王大哥,你还没下班呢?”小香弯腰把东西放下,乳房就在王大海眼前晃悠。

 

话说,食色性也。

 

王大海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小香的胸部,被她发现了也没收回来。

 

小香晃了晃胸口,满不在乎地道:“王哥,你也别害臊,你都几十年没老婆了,让你看看也没啥。”

 

王大海尴尬地笑笑,眼神儿一直往她身上看。

 

同时进来,似乎有些不满:“你们在干什么呢?”

 

“没什么,你要带我去吃好的,这点儿就给王大哥留下了,希望他不嫌弃。”

 

“切,我看你就是寂寞了,等会儿好好收拾你。”同时在小香屁股上抹了一把。

 

肉感十足的臀部,被他捏了一把以后不甘寂寞地抖了抖。

 

小香把自己胸口贴近自己老公,道:“你有那个本事吗?还不是靠那些道具?”

 

王大海又是尴尬又是好奇地听完了。

 

到最后自豪地瞥了一眼自己裤裆里的东西,他可用不着道具就能把白薇薇上的要死要活。

 

不过想着白薇薇躺在床上,浑身光溜溜自己用假道具弄自己的模样,他就感觉浑身发烫。

 

所以等换班的人来了以后,他偷偷摸摸地跑到成人用品店,在店员鄙视的目光中拿着那个硅胶做的东西跑了。

 

一觉醒来,他看着手边的盒子,先打开看了一眼。

 

不得不说现在的年轻人还真会玩儿,这东西虽然是假的,长得也跟真的差不多,而且据那个店员说还会发烫,也能自己震动。

 

他咳嗽一声,故作镇静地敲响了隔壁的房门。

 

白薇薇打开门,一见是他,就想把门关上。

 

王大海赶紧挤进来,把手里的东西地给她:“这是给你的。”

 

“王哥,就算是说了之前的那种事儿,你也没必要……”

 

说到底,白薇薇在清醒的时候不太能接受这种事情。

 

王大海看了一眼她夹紧的双腿,正不甘寂寞地摩挲着。

 

他看的心头火热,忍不住有了期待:“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白薇薇一打开,看着那根假道具,俏脸满是红晕

 

王大海心中一动,坐在沙发上,故作严肃地道:“薇薇,虽说我们是为了刘洋的病,但是你也不能把我当做工具吧?”

 

“这怎么会?”白薇薇连忙解释。

 

王大海把裤裆里的东西掏出来,那东西已经直挺挺地竖立在空气中,顶端正一点一点地往外吐口水。

 

白薇薇的两条腿又夹紧了一些,手中握紧那个假道具,不舍得放开。

 

王大海叹息一声,挺着弟弟就要站起来:“算了,还是你们什么时候有需要再找我吧。”

 

“王哥你别走!”

 

王大海身后猛然贴上一对丰满的肉团子。

 

心里不自觉地和小香的那一对做对比,还是白薇薇的更大一些。

 

而且因为喂孩子,身上一直带着一股子奶香味儿。

 

混杂着她身上属于女性的馨香,王大海卖不动步子了。

 

回过头,就见白薇薇羞涩地红着脸,低着头。

 

“那,那王哥你想怎么样?”

 

王大海抑制住嘴角想上扬的欲望,冷着脸说:“你坐桌子上,岔开腿。”

 

白薇薇咬着嘴,纠结了一会儿。

 

眼看着那眉头皱在一起,王大海有一种放弃的冲动。

 

只不过想着自己今天过来的目的,他还是忍住了。

 

眼前的女人坐在桌子上,刚好和自己胯下的位置高度一样。

 

两条长腿分开,露出被内裤包裹的鼓鼓的丘阜。

 

王大海表情严肃地指着她中间已经湿了一块的位置,说:“你还说不想,下面怎么已经湿了?”

 

这海货,下面都湿成这样了,还装正经。

 

白薇薇红着脸,把自己的裙子掀开的更高一些。

 

王大海急不可耐地把自己的裤子脱了,大弟弟滚烫地顶着白薇薇花心的位置,敏感的头部顶着洞穴的位置摩擦。

 

“呼~”

 

王大海看着白薇薇羞涩地低下头的模样,情不自禁地说:“把你的胸罩掀开。”

 

他以为自己说的有些过分,没想到白薇薇没有一点儿犹豫地解开衬衣,把胸罩脱掉。

 

两只大兔子蹦着挑着贴在王大海身上。

 

王大海倒抽一口凉气,差点儿没有交代了。

 

他紧紧绷着小腹,想着自己今天过来的目的,往后退了退,得到了白薇薇一个埋怨的眼神。

 

王大海哼了一声,说哦:“把我带来的拿东西拿出来,自己弄进去。”

 

想着这种风景,王大海心中火焰翻腾,马上就要把自己给烧了。

 

白薇薇也只迟疑了一会儿,就握着那个和王大海的弟弟差不多大小的东西,盯着自己的小缝。

“噗嗤!”

 

“嗯啊~”

 

明显的水声房间里的两个人呼吸都变了频率。

 

白薇薇稍微喘息一会儿,才把那东西慢慢往里送。

 

肥厚的花瓣被撑开,以往被自己的大弟弟弄开的森林被假道具慢慢扩张,那一点薄薄的嫩肉艰难地把巨大的蘑菇状顶端吞进去。

 

接着就顺利许多。

 

王大海听着房间里没有停下过的滋滋的响声,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他上前,握着自己的巨根,顶在白薇薇失神的红唇边。

 

“给我舔,舔的高兴了我再弄你的森林。”

 

粉嫩的唇碰到那地方的瞬间,王大海心中身为男性的骄傲和征服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白薇薇不情愿地张开嘴,粉嫩的舌舔上那紫黑色的顶端。

 

软软的舌尖舔到中间的小孔,王大海差点儿往后退了两步。

 

等到整个头部都被白薇薇放进嘴里,王大海觉得自己的脚仿佛踩在棉花上,飘飘欲仙。

 

“对不住了,王哥实在忍不住。”

 

王大海激动地说完,就按着白薇薇的脑袋用力往里弄。

 

任凭白薇薇被弄的翻白眼,口水都流到乳尖,随着剧烈晃动的乳房被甩的到处都是他也没停下。

 

等到激动处,他地把白薇薇掀翻在沙发上,噗滋一声拔出她森林里的假道具,带出一股子黏液。

 

蓄势待发的激动处顶着饥渴的嫩穴,王大海腰一沉,挤出里面不少粘稠的液体。

 

暖烫的甬道包裹住滚烫的弟弟,王大海再也忍受不了,用力挺弄起来。

 

一时间,房间里的温度都升高了几分,伴随着不断的呻吟和肉体碰撞的啪啪声,以及活塞运动的滋滋的声音。

 

等到一番云雨过后,王大海痴迷地趴在白薇薇身上,弟弟停留在温暖的森林里。

 

白薇薇痴迷地说:“王哥,要是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怎么会这么说?”王大海忍不住动了两下,本来合适的森林慢慢变得紧致。

 

王大海喘息两声,说:“薇薇,王哥真的好喜欢你的妹妹,要是没有你,王哥的大弟弟该怎么办?”

 

“那我就一辈子给王哥你弄穴,我的妹妹就是给王哥准备的,嗯~嗯~”白薇薇动情地贴上王大海的嘴唇。

 

嫣红的小嘴里满是甜蜜的津液,王大海沉沉喘息几声,腰部仿佛不知疲倦的打桩机,又开始运动。

 

弟弟被温暖的内壁紧紧吸附,他感觉自己就是一辈子都不拔出来都可以。

 

可惜不是自己老婆。

 

他狠狠动了几下,把自己的精华全都交代给身下这个不停吸绞弟弟的森林。

 

浓稠的液体顺着森林慢慢往下滑,混合着水液到达粉嫩的菊花。

 

紧闭的褶皱还没有被人开拓过,正泛着诱人的粉色。

 

王大海瞅着那紧闭的小缝,伸出一根手指碰了碰,小花随着他的动作羞涩地紧缩。

 

他喘息着,抱着怀里温软滑腻的丰满躯体,顶在那紧闭的小缝。

 

“薇薇,王哥求求你,你让我进去好不好?”

 

“这怎么可以?”白薇薇脸色一白,“王哥你的大弟弟太大了,进去肯定会裂开的。”

 

被人夸奖自己那里大,王大海没有一点儿心虚。

 

不过他看着那地方,舔了一下嘴唇。

 

因为欲望,小腹紧绷。

 

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脸颊流到嘴边,咸咸的。

 

他说:“不会,我会好好做准备。”

 

白薇薇注意到他紧绷的神色,还有背后贴着的像是石头一样硬的身体,心软了。

 

“那……那你一定要做好准备。”

 

她红着脸转身,趴在那里,自觉地把臀部送到王大海面前。

 

王大海的呼吸都忍不住放轻。

 

那朵秘花随着自己的呼吸喷洒在上面,羞涩地紧缩。

 

他的手指沾染了一些浪水和液体的混合液体当做润滑液,进入了那朵没被人采撷过的蜜处。

 

一番情事,不管是王大海还是白薇薇都酣畅淋漓。

 

两个人身上都满是汗水,两个人分开的时候,都有微微的吸力。

 

白薇薇失神地躺在那儿,忽然开始流泪。

 

王大海像是被那泪水烫到了,紧张地坐起来,啵地一声,弟弟从森林里拔出来。

 

“薇薇,你怎么了?”

 

“没什么,王哥,就是觉得刘洋还没有你对我好。”想到刘洋嫌弃自己下面松,她就觉得生活黑暗。

 

王大海把人抱在怀里,叹息一声:“要是你不开心,就去找我,反正刘洋治病也需要,我看他也不会在乎。”

 

就算他有这个心思,那也是男人对女人的觊觎。

 

而刘洋自己无能,还要看着自己老婆被别人上才有快感,这人就是变态。

 

王大海也没了兴致,匆匆扯了卫生纸擦了擦两个人下面,就说:“以后你有需要,随时可以去找王哥。”

 

白薇薇红着脸点头。

 

她如今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说实话,就是没有他这个事儿,刘洋那持久力也满足不了。

 

王大海回到家里,心满意足地到头大睡。

 

等一觉醒来,梦中被黄色填的满满的梦境更是让他心满意足。

 

只是里面的女主角不是又性感还海的白薇薇,而是同时老李的老婆,小香。

 

王大海心中有了这个心思,到岗位上的时候,看到老李就觉得心里发虚。

 

不过今天不一样的是,老李居然带着自己老婆来上班了。

 

小香笑的甜蜜:“我们明天就出去旅游,今天晚上我在这里等着他,明天一早我们就走。”

 

她一只脚踩在凳子上,错开的腿露出里面大红色的丁字裤。

 

不像是白薇薇那种保守的款式,而是细细的,还没有一根手指头宽。

 

红色的布料被花瓣包裹在里面,卷曲的黑色阴毛露全都露在外面。

 

王大海猛地转头。

 

老李还在呢,他怎么能想这种事儿?

 

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像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老李的事情一样。

 

赶紧扭头,目光盯着酒吧里来来往往的客人。

 

只不过有一位美女喝多了,被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抱着,按在酒吧门口就开始亲。

 

好巧不巧地正好在他这个位置对面。

 

那女人醉醺醺的,衣服被人从下面掀开,露出整个饱满的胸部。

 

这女人没有穿内衣!

男人急不可耐地掏出自己那根短短的性器,在女人裙子底下急切地抠了两下,就把下体顶进去,迫切地耸动,顶的女人的胸脯一晃一晃,雪白的顶峰缀着一颗暗红色的葡萄粒,晃得人眼晕。

 

噗嗤噗嗤的声音在他们这里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王哥在这里工作这么久,现在看这种场面还会有反应?”小香忽然贴在他背后说。

 

王大海被她的话喊回神,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正常男人,当然会有反应。”

 

他心虚地左右看了看,发现老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这才松了口气。

 

可是小香还不满意,伸手在他裤裆中间挺立的小兄弟脑袋上按了一把,极具技巧性地挑起他更多的火气。

 

“王哥这里好大啊,老李都不能跟你比。”她艳羡地说着,舌尖在嘴唇上舔了一下。

 

王大海最近重新开荤,那也只有白薇薇。

 

哪儿受得了这种经验丰富的勾引?

 

他红着脸转头,说:“没有。老李的也很大。”

 

“要不然让我亲手量量?”

 

小香说着,没有干过任何体力活的细嫩手指贴上他的腰带。

 

虽然他们是保安,这制服也没有偷工减料。

 

可是小香的手像是有魔力,轻轻两下,裤子拉链就开了。

 

没了束缚,里面那巨龙更是生龙活虎地跳出来了。

 

隔着内裤,弟弟就和小香粉嫩的嘴唇打了一个招呼。

 

“呀!”

 

小香惊呼一身,似乎是有些惊讶。

 

紧跟着就是眼馋地道:“王哥,我帮你解决吧。”

 

她对着王大海抛了个媚眼。

 

王大海紧张地看了一眼门口,夹着腿,毫无效果地想把大大咧咧暴露在空气里的东西藏起来。

 

“不用,等会儿老李就回来了。”

 

“没事儿,外面有人打架,没有一个小时他回不来,还是说,王哥你至少能坚持一个多小时?”小香说着,难耐地呻吟一声。

 

王大海红着脸,扭到一边去:“你要是想,就弄吧。”

 

“好大,差点儿就吃不进去,王哥,你也替我摸摸。”

 

小香拉着王大海粗糙地大手往自己两腿中间的秘密花园过去。

 

她一边费力地含着王大海的蘑菇,一边按着他的手摸自己的下体,还不忘记抽空说:“王哥的手就是厉害,光是摸摸,我下面流水就不停。”

 

“是吗?”

 

王大海被夸的飘飘然。

 

弟弟被人含着的感觉更是让人飘飘欲仙。

 

他心里还忍不住想,老李还真会享受。

 

小香虽然名声不好,但是口活儿好,下面的功夫想必也很好。

 

那根舌头像是能理解自己的想法一样,往往他刚想到哪里,那根舌头就伸到哪里。

 

情动处,王大海忽然感觉弟弟顶端被比白薇薇的妹妹还紧的东西紧紧箍着,快感触电一样一阵一阵地从那里传到全身,让他整个人都发软。

 

“呜嗯~”

 

王大海仰着脖子喘息一声,低头一看,小香整个脑袋都埋在他茂密的毛发里,艰难地替他深喉。

 

小香忽然抬头,有些怨念地说:“王哥你下面也太大了,我吃不下去。”

 

“那怎么办?”王大海正到妙处,怎么可能就这么停下,顿时有些着急。

 

他没有注意到小香眼里一闪而过的得意。

 

小香岔开腿,王大海的手被她引着到那个已经湿润一片的花园,食指和中指拨开那小小的一片布料,伸进一个湿润的洞穴。

 

这时候,小香舔着嘴唇上残留的前列腺液和口水,动情地闭着眼:“人家这里能吃下去,就是不知道王哥介不介意。”

 

“可是老李马上就……”

 

剩下的话被一个吻堵回去。

 

贴在嘴唇上的两片软肉和白薇薇的不同,还带着淡淡的香味。

 

小香媚笑着说:“他不会回来那么快的,王哥你放心。”

 

王大海已经完全被人牵着走了。

 

小香没有把里面的内裤脱了,而是把那条线拉到一边,轻轻松松地就把王大海异于常人的弟弟给吞了下去。

 

而且一点都不松,他甚至有一种下面被挤着的感觉。

 

小香动了动屁股,王大海瞬间就感觉到了下面的大不一样。

 

小香的下面像是一个肉套子,会自己活动,甚至都不用王大海费力。

 

这个时候,他怎么还能忍着,当即就活动下面的大弟弟,让身上的女人为自己的大弟弟而疯狂。

 

“好大啊~真好,老李的弟弟小小的一条,每次塞进去都没有感觉,甚至我还没激动,他就已经结束了,最后只能我自己用道具。”

 

小香情到深处,忍不住吐自己的苦水。

 

王大海凶猛地顶了两下,听着身上女人的呻吟,别有深意地说:“王哥这个绝对能满足你!”

 

“好撑~”

 

小香仰着脖子,两条胳膊抱着王大海的脖子,胸前的柔软已经从低胸的上衣里跳出来,两颗黑色的葡萄也挤出来了。

 

王大海含住一颗,手上捏着一颗,又吸又咬的,下面夹着自己的妹妹也随着他的动作越来越紧,越来越会吸。

 

“你真是个极品。”王大海吐出沾染了自己口水的葡萄,上面亮晶晶的一片。

 

小香得意地晃着腰肢:“你是说我这个人还是说我的森林?”

 

王大海摸了一把两个人连接的紧紧的地方,嘿嘿笑着说:“当然是你的妹妹,你人是老李的,我也就只能尝尝你下面的味道了。”

 

“嗯~嗯~哈啊~”

 

小香忘情地扭着脖子。

 

忽然,她松开手,把两颗葡萄塞到胸罩里面,把白兔也挤回去,也不管上面是不是还有王大海的口水。

 

下面也是毫不留恋地把他的弟弟吐出来,留下大弟弟孤零零地竖立在空气中,还有些可怜。

 

王大海被挤的一阵舒舒服,再看那人已经起来,顿时有些不满。

 

可是回头一看,老李已经到门口了。

 

小香飞快地整理了一下头发,甜甜蜜蜜地凑近老李亲了一口:“老公,你回来了?”

 

“你们刚才干什么呢?”老李脸上有些不舒服,刚才那几个客人太难缠了。

 

王大海飞快地从旁边扯过来外套,盖住还露在空气中的弟弟。

紫黑色的柱身上青筋勃起,隐隐能看出血脉搏动的动静。

 

现在上面亮晶晶地涂了一层黏液,露在空气中有些微凉,毫不客气地说着自己的不满。

 

他赶紧把裤裆盖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啥,刚才小香喝水,水洒在我裤子上了。”

 

他盖住裤裆。

 

老李看了一眼,立马明白了。

 

他摆摆手,说:“你赶紧去换了,不然别人还以为你这么大年纪了还尿裤子呢。”

 

王大海赶紧出门。

 

只是刚出门就被人给拦住了。

 

“呦,大爷,你很厉害嘛。”

 

那人看上去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可不就是刚才在他们酒吧门口跟别的女人做爱的那一个?

 

他尴尬地弯着腰,以免下面的凸起引起别人的注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5925.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