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 黏腻:骑木驴的皇后

陈壮便说:“铁柱哥你尽管喝吧,我去给嫂子帮忙。”

陈壮跟着雪梅嫂子一起进了厨房,跟在后面的陈壮立刻就把门给关上了。

关上门之后,他一把从后面将雪梅嫂子抱住,两只手直接顺着雪梅嫂子的衣摆摸了进去,绕过肚兜,一边在她耳边说:“嫂子我好想你!一整天都在想你,想你想的快疯了!”

雪梅嫂子被他这么一抱着,浑身瘫软在他怀里,她动情地说:“嫂子也想你啊壮子,想的心发慌!”

文学

陈壮嘿嘿一笑,从口袋里掏出六百块钱,塞进雪梅嫂子的手里,说:“嫂子,这钱是我今天卖野味赚的,你拿着,改天去城里买件新衣裳!”

雪梅嫂子急忙说:“壮子,这钱嫂子可不能要,你自己留着吧!”

陈壮急忙说:“嫂子,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的钱都给你花,你就放心拿着,买了新衣裳穿给我看,我看了也开心!”

雪梅嫂子见陈壮一脸认真的样子,感动的眼眶都红了。

跟赵铁柱这些年日子过得紧巴,她已经两三年都没买过新衣裳了,上次去镇里,看见一条裤子才卖六十块钱,她犹豫半天都没舍得买。

没想到,陈壮竟然对自己这么大方,这么疼自己,看来,自己以后真是找了个好归宿。

雪梅嫂子转过身,摸着陈壮的脸,红着眼说:“我的好冤家,你对嫂子这么好,嫂子该怎么报答你啊……”

陈壮嘻嘻一笑,说:“嫂子不用报答我,只要好好伺候我就行了……”

雪梅嫂子低头一看,陈壮的反应如此强烈,她脸上一红,心念一动,说:“那嫂子一边做饭,一边伺候你,好吗?”

陈壮惊讶的问:“嫂子,你怎么一边做饭一边伺候我?”

雪梅嫂子羞赧一笑,转过身去,将裤子脱了下来,丢到一边,对陈壮说:“傻子,这样子嫂子不就能一边伺候你,一边在前面干活了吗?”

陈壮昨天才初经人事,根本就不知道这事儿还能有这么多花招。

他甚至一度以为,这种事只能在床上躺着来,没想到,竟然还能这样子。

当雪梅嫂子带着他,陈壮仿佛发现了一个新大陆!

于是,厨房里,雪梅嫂子无论在做什么,后面都紧紧粘着一个陈壮。

雪梅嫂子给山鸡去毛、给野兔扒皮的时候,陈壮在她身后跟着;

雪梅嫂子把山鸡和野兔开膛破肚、斩成块的时候,陈壮还在她身后跟着。

以至于雪梅嫂子后来连做饭的力气都没有了,全被后面的陈壮给掏空了去。

这顿饭,“做”的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待两人磨磨蹭蹭把饭做好的时候,赵铁柱已经喝的有点迷迷糊糊了。

雪梅嫂子穿好裤子出来,赵铁柱正在院子的小破竹椅上一口口的咂着白酒,她急忙把饭桌支起来,把他叫过来一起吃饭。

陈壮又陪着赵铁柱喝了几杯酒,饭吃到最后,赵铁柱一个人就喝了一斤多。

醉醺醺的赵铁柱吃饱喝足,站起来对两人挥手道:“媳妇……壮子……你俩……你俩回屋接着……接着办事去吧!我……我……我回小屋睡……睡觉去了……”

陈壮大喜,急忙扶着赵铁柱说:“铁柱哥,我送你回房间。”

这一夜,陈壮与雪梅嫂子更加放肆。

雪梅嫂子已经全身心都扑在了陈壮,一晚上使劲了浑身解数来讨他的欢心,把陈壮伺候的美妙无比。

……

翌日,陈壮没有再赖床,一大早就醒了。

见雪梅嫂子还在熟睡,他便悄没声的下了床,穿好衣服,从赵铁柱家溜了出去。

陈壮心里惦记着地里的农活,昨天因为给马玉倩做床,所以把活耽搁了,今天得赶紧把这些活干完。

一个人扛着锄头来到地里,陈壮埋头干了一上午活。

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两天每天晚上跟雪梅嫂子都跟疯了一样,陈壮都数不清自己跟她到底开始了多少次,可是这身体却一点也没感到疲累,反而是越来越觉得精神。

快到晌午,赵铁柱找了过来,拉住陈壮在地头坐下,低声问陈壮说:“壮子,这两天跟你嫂子做那事,感觉怎么样?”

陈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感觉还挺好的,多谢铁柱哥了……”

赵铁柱拍拍他的肩膀,说:“自己兄弟,说什么谢谢,太见外了啊。”

说完,赵铁柱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之后,这才说:“接下来,咱们得抓紧时间了。”

陈壮急忙问:“铁柱哥,你说的抓紧时间,是啥意思?”

赵铁柱说:“马来财的事儿呗!我看你这两天跟你嫂子表现也挺不错的,是时候盘算一下,怎么让你勾搭上柳凤娇那个骚货了,赶紧给马来财扣上一顶绿帽子!”

陈壮点点头,问:“柳凤娇那个骚货,前几天把我头砸个大包,妈的,气死我了,真要有机会睡她,我一定睡得她跪地求饶!铁柱哥,你说吧,该怎么整?”

赵铁柱嘿嘿一笑,说:“你先别急,我就是跟你打个招呼,这两天我再好好观察一下,然后再好好给柳凤娇设个套,你到时候就完全听我指挥,你放心,柳凤娇到时候一定会乖乖钻进套子里!”

陈壮当即说道:“铁柱哥,你盘算好了,直接告诉我怎么做就行,我都听你的。”

“行嘞。”赵铁柱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黄土,对陈壮说:“壮子,你先忙,我家走了,待会儿我让你嫂子给你送饭来,你嫂子正弄你昨天打的公山鸡呢,说是要辣炒,你待会有口福啦!”

陈壮摸着肚子,笑道:“正好饿了,还不知道中午吃啥呢,铁柱哥替我谢谢嫂子!”

……

陈壮又埋头干了半个多小时农活,正午太阳最热的时候,他便跑到路边的树荫了躲着太阳休息休息,远远的便看到雪梅嫂子穿着碎花布裙,提着饭盒向这边走了过来。

雪梅嫂子一扭一扭的来到跟前,笑着对陈壮说:“壮子,忙活一上午,累坏了吧?来,嫂子做了辣炒野山鸡,赶紧吃点!”

陈壮嘿嘿一笑,说:“谢谢嫂子,嫂子真疼我。”

随后,他接过饭盒,便开始大快朵颐。

野山鸡的肉特别香,再加上雪梅嫂子的厨艺精湛,所以味道更是好的没话说。

雪梅在一旁看着他吃饭,一边眼神往他下面瞟,看到陈壮那儿,想起这两个晚上以来的销魂滋味,不由得心里又是一荡。

往近凑了凑,雪梅看似不经意的胸脯在陈壮胳膊上蹭了几下,柔声问他:“壮子,你这一上午都干啥了?”

陈壮含糊不清的回答道:“就下地干活啊,其他的啥也没干。”

雪梅笑了一声问道:“光干活啦?干活的时候就没想些其他的什么吗?”

陈壮好奇的问:“想什么呀?”

雪梅双目含情,问:“不想嫂子吗?”

雪梅心痒的,自从这两天被陈壮睡了这么多次以后,她就被陈壮彻底征服了。

今天她起床没看见陈壮,心里一直空落落的,这一上午都在想着陈壮。

陈壮嘿嘿一笑,对雪梅嫂子说道:“我当然想你了嫂子,我刚才下地干活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你,有反应了一上午了,难受得要死。”

雪梅往四周看了看,这大中午的,太阳正晒,整个地里除了他们俩,一个人也没有。

于是,她便羞涩的说道:“壮子,现在正是大中午,大家都在家里吃饭呢,地里也没人,你要是想的话,嫂子现在可以给你。”

“在这儿?”陈壮一脸的惊奇。

雪梅往左右一看,再次确定没人之后,便直接趴在了树荫下的草地上,轻轻将陈壮的裤子扒了下去,娇羞不已的对陈壮说:“嫂子用别的先,你还没试过这种滋味吧?”

说着,没等陈壮反应过来,她便毫不犹豫的低下头去。

陈壮舒服的倒吸一口凉气,只感觉雪梅自己浑身上下都像过电一样。

这种滋味,比起占有嫂子的时候,当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片刻后,雪梅抬起头说道:“壮子,嫂子也忍不住啦,你快开始吧。”

说完话,雪梅便把裙子提了起来,趴在了草地上,陈壮看到,里面竟然是啥都没穿,空空的。

“嫂子,你咋连小裤裤都不穿啊?”陈壮奇怪道。

“这不是为了方便嘛,壮子你别问那么多了,快点进来。”雪梅脸红了一下,回答道。

陈壮哦了一声,然后一挺腰。

“哦……”

雪梅舒服的叫出了声,陈壮连忙一把捂住她的嘴,提醒道:“嫂子,你别出声啊,在外面要是被别人看到,他们肯定会在背后议论你。”

雪梅娇声说:“放心吧,大中午的,这里没人来。”

说着,她更是微微的抬起丰臀,努力迎合着陈壮。

大白天在野外做这事儿,无论是雪梅还是陈壮都还是第一次,两人都感觉到一种别样的刺激,这种刺激让两人感觉更加亢奋。

雪梅身子不断体验着快乐,陈壮也是感觉无比刺激,一时间没忍住,也终于结束。

在陈壮身上趴着好一会儿,雪梅嫂子这才依依不舍的起了身,拿出一团纸巾打扫了一下,四下瞅了瞅,对陈壮说道:“壮子,嫂子先回去了,不然一会让人看见就坏了!”

陈壮一边提裤子,一边点了点头,说:“嫂子,回去的时候小心点,你裙子里没穿裤衩,万一吹风,当心让人瞧见!”

雪梅嫂子娇羞一笑,说:“咋啦,别人瞧见你不乐意啊?”

陈壮伸手探到雪梅嫂子裙底道:“当然不乐意了,嫂子是我一个人的!”

雪梅嫂子听了这句话,身心格外愉悦,嫣然一笑,羞赧道:“有你这句话,嫂子就满足了,你放心,除了你,其他男人谁都别想碰嫂子一下,哪怕是你铁柱哥都不行!”

……

陈壮今晚原本还想去赵铁柱家里跟雪梅嫂子好,但不凑巧的是,雪梅嫂子她娘从邻村来看她,晚上住在她家里。

没办法,陈壮只能一个人在自己家的小破屋里睡了一觉。

这一晚,陈壮不但梦见自己又跟雪梅嫂子睡在了一起,甚至还梦见自己把马玉倩也给睡了。

马玉倩的小胸脯虽然不够大,但结实得很,梦里摸起来别提多舒服了,而且马玉倩不一样的感觉,舒服的让陈壮差点就在梦里走了火。

第二天早晨,陈壮正在梦里跟马玉倩天人交战,便听到门口传来了啪啪的砸门声音。

“谁啊,拍什么拍!”陈壮被吵醒,心情很不爽,大声嚷了一句。

“壮子,赶紧开门,我是你凤娇婶子!”

“柳凤娇?”陈壮顿时慌了神,心想这柳凤娇莫不是因为自己偷看了她撒尿,砸了自己一下还不够,又找上门来了?

柳凤娇见他半天不开门,便继续砸门道:“臭小子赶紧给老娘开门!”

陈壮急忙套了条短裤下了地,跑出来把院门开了一条缝,隔着缝隙,他一脸谨慎的看着柳凤娇,没底气的说:“凤娇婶子,你来干啥啊?我那天真不是故意看你撒尿,而且你看我的脑袋,到现在还鼓着包呢,你可千万不能再动手了。”

柳凤娇撇撇嘴,推开门走了进来,一进门,首先便看到了陈壮精壮的身体,线条优美,肌肉棱角分明,看起来就充斥着一种活力。

盯着看了好几眼,柳凤娇凑到陈壮旁边,用手捏了一下陈壮的腹肌,笑道:“壮子,还别说,虽然你年纪不大、家里也穷,不过这身体倒是长得很好,是不是你爹给你留下啥好补品了?”

陈壮被她手一捏,感觉浑身都一阵酥麻,连忙红着脸闪到一边,问道:“凤娇婶子,你到底是来干啥的?”

柳凤娇见陈壮那担惊受怕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几声,说道:“放心吧,之前的事儿婶子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计较了,我今天来找你,是我们家来财让我来喊你到我家去一趟。”

“去你家干啥?我不去。”陈壮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马来财可不是什么好人,万一去了他家,被他堵在家里打一顿怎么办。

柳凤娇听他还在拒绝,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哼了一声说道:“可以啊壮子,村长说话你也敢不听了?想过后果没有?”

陈壮一下子有点慌。

马来财是村里的霸王,谁也不敢惹他,他要真是动了怒,搞不好马上来几个壮劳力把自己家给拆了。

没办法,陈壮只好跟着柳凤娇一起出门。

两人并肩走,陈壮偷瞄着柳凤娇那两团柔软,不由得心里痒痒。

说实话,柳凤娇确实比雪梅还长的好看几分,就是这女人性子太泼辣,而且又是村长的媳妇,谁都怕她。

不过,要是能把这柳凤娇给睡了,那滋味肯定舒服得要死。

也不知道铁柱哥到底有啥不得了的计划,能让自己顺利的睡了她。

陈壮一边想着这些,一边被柳凤娇扯着往前走,很快,便到了马来财家里。

一进院子,陈壮首先就看到了一辆奔驰越野车,车很大,而且方头方脑的,看起来就应该特别贵。

来不及细看,柳凤娇便把他推进了屋子。

马来财正坐在沙发上抽烟,在他对面,坐着一个二十多岁,梳着油头,脸面白净的男人。

马玉倩就坐在他旁边,但她好像故意要离他远一点,所以屁股只坐了一小半。

看见陈壮进来,马来财才哈哈一笑,大手一挥,说道:“阿成,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向导陈壮,他爹以前就是我们村最好的猎人,有他带着绝对没问题。”

蒋成点点头,瞥了陈壮一眼,从身边的手包里取出十张百元钞票,满脸傲气的说道:“小子,这一千块钱是预付款,只要你这次好好给我带路,出来之后我再给你一千,如果能带我找到黑瞎子,我再给你加一千!”

“黑瞎子?你要进山找黑瞎子?”陈壮听的目瞪口呆。

蒋成哈哈一笑,说:“没错,最好是能打个一两只黑瞎子,我从美国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机会打猎,手痒得很!”

陈壮一听这话,急忙摆手说道:“我不去,再多钱也不去。”

马来财皱起眉头道:“壮子,瞎说什么呢?蒋老板有的是钱,你要是办好这件事,能挣好几千块呢!别不识好歹!”

陈壮毫不犹豫的说:“村长,进山本来就很危险,我平时进山都要躲着黑瞎子走,他还要主动去找黑瞎子,这不是找死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5812.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