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女人用过杏鲍菇:男友说洗干净等他

寡妇哀求道:“唉哟,我的冤家啊!弄死我了啊!”

  翠娥急道:“快,快到我了!你平时里不是很厉害的吗?今天怎么就怂了啊?你知道你最会吹牛了!”

  李寡妇一声长叫喷了,整个人像抽风似的一阵一阵抖颤。

  此时我休内的阳草才耗废了一小半,全身还是爆裂难受

  如此这般的对付这三个女人,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阳草丝毫不见消退。

  再这样下去我除了打持久消耗战外,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我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同样是女人怎么差别那么大啊?

  差不多弄了有一个多小时我好像那里终于有了些反应,黑色的细线断断续续的流了出来。

  李寡妇已经是陷入半昏迷状态,鼻子哼哼声越来越快了。

  翠娥是不济事的,弄几下就求饶了!

  我也记不清弄了多少次,竹木床腿咔嚓一声断了。

  三个女人猝不及防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动弹不得,我在床脚的破口里看见了一个油封纸包。

  纸包的底下还压了封信,我看到信封上的字迹不由的打了个寒战!

文学

  尽管三条肉虫赖着不想走还是被我打发了,床脚竹筒里的信封竟然是我父亲的字迹。

  除了信笺外油纸包内还有一枚硬币大小黑黢黢的铜卦盘,在卦盘的正面刻着阴阳鱼背面是我看不懂的殓文。

  这枚卦盘就是父亲随身佩带的天师印,就是这么个小东西引起了千百年来的明争暗斗。

  我把天师印藏进了皮夹内迫不及待的拆开了信封,信很长而且都是清秀的蝇头小楷看着信我才知道了一切!

  原来雪姨的真实身份竟然是我的母亲,在信中开头她向我道歉这二十多年来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然而这一切全都是为了我们父子。

  当年就在这个老张沟母亲怀疑是张家有内鬼向仇家通风报信,要不是母亲机警使出调虎离山之使张家必然会被仇家一举歼灭!

  母亲引仇家去了竹山跳崖侥幸被挂在树枝逃过了一劫,可重伤之下母亲只能是躲在崖底养伤。

  等到伤好之后母亲才发现仇家因为找不到张家人,迁怒于村民大肆屠杀村里的男丁。

  一直过了许多年母亲才打听到了父亲的下落,然而纵使相逢不敢去相认。

  要是让张家的内鬼知道母亲还没死必定会找我父亲的麻烦,母亲料定在我的成人礼上肯定有人会对我们父子下毒手。

  以张家目前的财富地位他们就算不惜毁了天师印也要争夺当家人,所以母亲暗中联系了父亲并制定了计划!

  果不出母亲的预料有人给我下了降头,为了保全我的小命她安排了媛媛救我又选择了和父亲一起赴死。

  只有这样张家人才会留我一命,母亲最后的心愿就是和父亲同葬在竹山为她当年赎罪!

  看完信我嘶声力竭的大喊大叫吼出这二十多年来的委屈,也自责和母亲短暂相处的时光没有珍惜。

  张家人不能流眼泪我却哭的像个孩子,这一切都是来的那么突如其来我甚至来不及去回忆

  极度的悲愤让我昏厥了过去,我感觉自己就像在无尽的黑暗中过山车的失重疾速下坠!

  “你醒了啊!”

  恍恍惚惚我被人在摇晃,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哭成泪人般的媛媛!

  “我!我这是在做梦吗?媛媛!媛媛!你个傻丫头!谁让你去死的啊!”

  我紧紧的抱住了媛媛,在她周身散发着阴冷之气。

  “傻!傻老公!我不是回来了吗!我回来了啊!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你现在这个样子就算叔叔看到也会难过的!”

  我们相拥而泣久久不能分离,媛媛突然问道:“老公!这些天我不在的时候你的毒发过没?”

  我毫无保留的把刚才那三个女人给我下药反被我收拾的事告诉了她,媛媛起初还有些生气可后来却反问道:“你是说她们三个人都没办法把你的毒化解吗?”

  我直言不讳的摇头道:“没有,和她们三个做了许多次都不如你,甚至她们都比不上堂姐帮我吸毒消耗的阳草!”

  媛媛吃醋的啐道:“你连你堂姐都!”

  “我跟张犁是没做过,但是你也知道阳草发作必会爆体而出。

  堂姐也是为了救我!”

  媛媛释怀道:“哦!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毒性还厉害吗?”

  “阳草刚才就流出了一些,但大部分还在筋脉里。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女人之间还有这么大的区别,我和你就一次能消除大半的阳草啊?”

  媛媛羞答答的道:“她们几个女的就是这个样子的,村子里大部分的女人还是很正常的。

  怪只怪村里早几年男的太少都是女人说了算,到如今村里还是那个样!你以后在村里一定要小心啊,她们真的会吃了你那个哦!”

  我不知不觉中那里已经是箭张弩拔了,我意外的发现原来在梦里是不需要脱衣的吗?只要是一个念头就能是光溜溜的啊,这可比现实中方便多了!

  媛媛的手冰冰凉的触碰到我那里时引起了一阵颤颤巍巍,早听说有冰火两重天看来今天是涨见识了。

  筋脉里的阳草似乎是对媛媛的突然袭击很有反应,顿时阳草拼命的在我全身奔涌胀的我苦不堪言。

  “不行了!痛!又开始闹腾了!”

  我痛的蜷成了虾米。

  媛媛咬牙开始慢慢动了起来,阳草并没有预料的那样消耗很大而是一点一点的流出跟那三个女人差不多的效果。

  媛媛见我难受急的哭了,我连忙去安慰她!

  我忽然想起了堂姐说过大伯就是通过招唤阴鬼控制住的阳草,然而我现在并没有多大变化啊?这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要不就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我试着用脑子里的意识对筋脉流动进行控制,可惜我的意识太弱了根本就没办法阻碍阳草的横行!

  阳草既然是极阳之物,而媛媛如今已经是阴身为什么效果反而不如以前?阴阳之道即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

  治病必求于本。

  故积阳为天,积阴为地。

  阴静阳躁,阳生阴长,阳杀阴藏!

  一道灵光我幡然醒悟,不论是媛媛还是张犁都是未经人事的姑娘。

  她们元阴是最强大的然而一旦有做过了那种事,元阴势必就损耗减弱了。

  阳盛而衰自然就会效果变差了,难怪大伯用天师印招唤阴鬼可以控制住阳草!

  “天啊!难道我要用天师印去招唤一些未出嫁的死去姑娘来吗?”

  我心里格登了下,这个困难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经过媛媛的几次努力后我才消除了胀痛,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媛媛。

  没想到媛媛却告诉我在她被我招唤过来之时就看到一个小姑娘在村口画画,但是怎么能把人家姑娘招唤来就是个问题了!

  媛媛问我是怎么做到把她招唤来的,我琢磨了一下想到了皮夹里有媛媛的头发。

  我突然明白天师印招阴鬼的法门了!

  原本宁静是小山沟仿佛是由于我的到来变的热闹了起来,总有人向李寡妇她们几个在打听我的事。

  可是当他们看见我身穿着一身孝服时都开始议论纷纷了,三人成虎众口铄金之下他们就认为雪姨也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为了保全母亲生前的名节,我就在众人面前承认李雪二十多年前失散的儿子。

  就这样村里的流言才慢慢的平息,她们就像很关心的问长问短。

  当她们得知了我母亲是死于车祸都索然无味的离开了,我现在后悔的是母亲活着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留下。

  李寡妇等到了吊丧的人都走完了后揶揄道:“你说说这世间的事谁能说明白啊?阿雪姐她们母女俩都是安分守己的人,可是阎王爷叫你三更死谁又能活到五更啊?”

  “你到底想说什么?”

  “呃,我的意思就是逝者为大入土为安不是吗?但是你也要注意身子啊!别伤心过度,毕竟这里还有人心疼你啊?”

  “哼哼,你是对我下了安眠药是事忘了吧?我是重孝在身的人啊?”

  “哎呦,我又哪里知道这些吗?再说了你不是也没吃亏吗?”

  我瞪了她一眼道:“你们村里有没有卖香烛冥纸的地方啊?我亏欠她们太多了,我现在连个像样的灵堂都办不到!”

  李寡妇近身就想动手动脚道:“咱们村里只有村东口的姚家是卖纸扎的,不过你要当心他们家的狐狸精啊。

  要不我去帮你买啊!”

  我甩手道:“不必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李寡妇的献媚落空气的跺脚就走!

  老张沟村子不大,东头离着竹山也就三四里地。

  在一家土坯房门口摆着纸糊的童男童女,我猜想这里应该就是纸扎店了推门进去却发现没有人在。

  刚准备出门去打听店老板去向就听见后面的屋里有声响,难怪是店老板在忙活吗?

  可仔细一听就感觉不对劲了那分明就是男女间鱼水之欢的声音,从破旧的窗棂里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两个正在做活塞运动。

  大白天也没关门这就让我有点尴尬了,没料想里面那男一句话把我惊呆了!

  “刚来村子的小伙子真的是雪姨的儿子吗?这不大可能啊?你真的问清楚了吗?”

  女的声音甜腻道:“死鬼,你当我三岁的娃啊!人家披麻戴孝的在阿雪家杵着,谁吃饱了没事干会愿意当人家儿子!快点动啊!你没事去管那小伙子干嘛啊!再过会儿天贵和新珍父女就要回来了,你这个冤家啊!”

  “嘿嘿嘿!我的好运气要来了,香袖啊你就等着发财吧!”

  “啊哟!!就会嘴巴抹了糖来骗我!你都说了几年带我进城去住洋楼!可是!可是到现在还是八字没一撇!快!我要来了,唉…”

  “你这小烧包!就惦记着去城里,咱们现在不是还没本钱吗?你再等等!我干票大的就带你走!”

  “整天!就知道吹!前几天我给你的钱!天贵已经在查帐了!”

  “不就那仨瓜俩枣的事吗?瞧他那点出息!不过我想带上新珍!你是不知道城里那些个漂亮小妞!往街边一站就有人来给钱了!”

  “真舒服!你又满嘴跑火车,哪有缺心眼的凭白无顾的给人钱啊?不要!这几天不安全别!天贵都几年没碰我了!别给老娘找麻烦!”

  就在这对野鸳鸯打情骂俏的时候门被推开了:“香袖!香袖!怎么又没开店啊?”

  我和屋里的那两个人都是吓了大跳,就听到后窗悉悉索索的一阵开关。

  女人慌慌张张的穿了条长裙出来了,我在院里看的清清楚楚那女人的长裙里竟然是什么都没穿!

  “你是谁啊?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雪姐家的儿子吧!你!刚才的事你都看见了?”

  “我只是来买香烛白幡的,其他的事与我无关!”

  香袖瞄了眼我道:“小伙子很会说话嘛,等你什么时候有空了!我自然会给你好处的!“说话间姚家父女俩擦着手狐疑的看着我们!

  “天贵啊,这是雪姐家儿子。

  雪姐和媛媛那丫头进城出了车祸,他儿子是扶灵回乡办丧事的。

  这不过来买点东西,我带他到院里瞧瞧白幡布呢!“香袖从容不迫道。

  姚天贵叹了口气道:“这年头啊!好人都命不长啊,你跟我到前面店里看看有什么缺的尽管说。

  新珍啊,你把那些刚砍的竹子烤一烤!”

  同样是美女,眼前的这个女孩给人最深刻的印象是她眉宇之间有种超越了她年龄的惊人的朴实。

  淡淡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象把小刷子,亮得让人觉得刺目的一双漂亮到心悸的大眼睛只可惜花一般的季节却是忙于生计。

  我随着姚天贵进了店选择香烛火纸等物,姚天贵突然问道:“小伙子,你阳虚过旺啊?这病可耽误不得啊!要不等你忙完了过来我给你看一下!”

  香袖抱着一匹白幡布道:“这些是给你搭灵堂棚子的,要是你人手不够我们还能帮你搭。

  咱们总要风风光光的送送雪姐,天贵你去看看那个啥!檀木香还有没有。

  小伙子搭把手一起裁下幡布,这可是从城里进货的啊!”

  姚天贵木讷的转身回屋去找了,香袖一会儿扯布头一会儿弯着身裁剪。

  看她的样子倒也个手脚麻利的人,可是背着老公偷吃还能这么镇定的也算是奇人啊!

  从姚家出来已是暮色沉沉了,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算是布置了一间灵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5732.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