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奶水:拿起一颗葡萄缓缓推入黑化

林茜和小雅都被这几个汉子拖到了楼道里。

"你们快点放开我。"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这么做,是要犯法的?"

"你们这群混蛋。"

这些女孩越是挣扎,这几个汉子脸上越是感觉兴奋

而我无力躺在地上,像一条死狗一般,眼睁睁看着这几个女孩子被人欺负,自己却无能为力。

文学

"妈的,老子躲了警察这么久,没想到来工地里避避风,还能碰到这几个小娘们,真是幸运。"

听到他们的声音,我听出来了,他们一定是惯犯。

当我在仔细听声音的时候,我知道这个人是谁了?原来就是包工头。

"头,我们赶紧弄吧。这几个女人打扮成这样,一看就开放的很。"

"先不着急,先解决了这个麻烦再说。"

包工头拉着我头发,狠狠在我的后背上轮了一棒子。

妈的,好痛。

"草泥马,我让你要钱,给你几天好脸,不知道自己姓什么?还让老子赔钱,妈的害的老子差点又进局子了。"

我被打的晕乎乎的,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断了。

可是包工头还是不解恨,又在我身上踹了几脚。

"头,先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了,那可就麻烦了。"

站在包工头旁边的男人直接抓住了包工头的手说道。

"草,等老子享受完,在收拾你。"

说完,包工头直接带人钻进了楼里!

我躺在地上,感觉自己头里的粘稠血液在慢慢的往外流淌,身体冰冷,意识越来越模糊。

这一刻,我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似乎这个世界离我越来越远,我痛恨这个世界!我李晓明从小到大一直本本分分,老天爷你凭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屏着一口气,不让自己放松,就像古代被五马分尸的人,嘴里秉着一口气,如果当初这口气,就会立马被分尸一样。如果我现在松了这口气,我可能就这么死了……

可能人在死之前,都会秉着这么一口气,这谁又会知道呢?毕竟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机会,死人又怎么会告诉活人死了的感觉呢?

我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听着楼洞里撕扯声和耳光声,以及我心中对这个世界的怨念,最后我竟然疯了似的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奋力的冲到楼洞里。

当我冲进去,第一眼看到的确实,一个粗壮的男人,正在撕扯小雅的毛衣,那双脏兮兮的大手与雪白的毛衣搅和在一起。

我用尽身上仅存的所有的力气,把那个男人使劲拽倒在一旁,冲着小雅大喊,"快跑!快打电话报警!!"

小雅还在刚才的噩梦中,突然感觉原本撕扯着自己的脏手不再拉扯自己,缓过神来,脸上带着泪痕,迅速冲向门口跑去。

看到自己的同胞被拽到一旁,其他几个粗壮的男人停下了撕扯衣服的手,瞬间奔向了我。

而剩下的几个女人,也迅速的朝向门口奔去。

我死死的抱住向我奔过来的几个男人,不让他们冲出去追上小雅她们。就算今天豁出去我这条命,也不能这群龌龊的人得逞。

"喂,110吗?我要报警,华美大厦的旁边的工地,有几个嫌疑犯,拜托你们,你们快点过来,他们要杀人!!"小雅边跑边朝电话大声的说道。

那群混蛋,几乎疯了似的一齐冲向了我,对我一阵拳打脚踢,"咣!"包工头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啤酒瓶子,狠狠地砸在了我的头上,我感觉到一阵恶心,眼前一黑,向后仰去,倒在地上,没有了知觉。

这一次。我真的以为我已经死了,我才二十岁,这么年轻。我还有患病的母亲,我还不能死!

可是后来,我不但没死,还遇到了我生命中的贵人–林茜。

大年夜,我缓缓的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白色的病房。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天堂。而身上的疼痛感让我意识到,我还活着。

外面白雪纷纷,病房外面走廊上的电视里,主持人们齐声倒数,当倒数到一时,大街小巷充斥着鞭炮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有人们的欢呼声。

"你终于醒了!"一只嫩白的小手,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臂,大眼水汪汪的看着我,激动的说"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咳咳,现在已经是2017年了吧?"我张开干涩的嘴唇,咳嗽了两声。才说出话来,沙哑的声音像是七十岁的老人。

"对。现在已经是2017年了,春节联欢晚会刚刚播完。"她抓着我的手,愧疚的说道。

我冲着她点了点头,又咳嗽了两声。窗外夜空中绽放的烟火,把整个天空映成了五彩的天空,也把白色病房照的五彩斑斓。

"您,您有手机吗?"我虚弱的问她,声音小到只有我们两个人可以听到。

她立刻从包包里翻找出来一个粉红色的手机,递给了我。

我颤抖着双手,拨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邻居二娘的声音。"二娘,我是晓明,能不能让我妈接电话?"

二娘听到是我的声音,迅速跑出屋子,喊着,"晓明他妈,晓明来电话了。"

我妈接过电话,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抽搐声,"晓明,过年了你怎么不回家啊?你知道妈有多担心你吗?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啊?"

我忍着眼中的泪水,呼了一口气,让自己语气正常的说"妈,我在外面打工,等我有钱了,我就有钱给你治病了!"

母亲在电话那头,担心的说道,"打工?你不念书了?好不容易考上的大学,你可不能糊涂啊!"

我急忙回答"当然念了,只是找了个兼职,不耽误我学习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五味杂粮,因为我不打算念了,连期末考试都没有参加。

"那就好,那就好"听到我的回答,母亲放心了,"妈,新年快乐,电话费贵,就先这样吧。"我忙挂上了电话,终于控制不住哭了出来。

"你怎么哭了?有什么难处你可以跟我说,我能帮就帮!"她见我哭了,拿出纸巾,过来给我擦眼泪,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哽咽着说,"谢谢你救了我。"

她笑了笑,愧疚的说"该说谢谢的人是我,要不是你,我们几个姐妹,可能……"她抿了抿嘴唇,没有继续往下说。

我们两个都不再说话,望着窗外的烟火,想要暂时忘记那些伤心事。

她突然转过头来问我"你是大学生吗?"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一个月前我是,现在不是了。

"为什么?”她好奇地看着我。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念了。”

“刚才还在电话里跟妈妈承诺说好好念书,怎么现在又说自己不想念了?”她微撅着嘴,有些生气的看着我。

我没有反驳,像她这种女人,一看就是衣食无忧无虑,怎么会明白,我这种穷人的困难。

我问她,"对了,包工头抓住了没有?"她点了点头,说已经被抓到了,正在审问。

大年初一那天,我出院了;虽然茜姐极力劝我,让我再在医院修养几天,我拒绝了,除了头上被缝了几针,身上的都是皮外伤,犯不着再在医院住着,我也没钱付住院费。

她扶着我下楼,埋怨着说:“你这孩子真倔,说什么都不听,好气人呦!”她说话带点南方口音,很好听,也有些好笑。

我想逗逗她,就模仿她的口气说:"感觉你好啰嗦呦!"

她瞪了我一眼,“你好烦人呦!”

出了医院,上了她的车;那是辆紫色的兰博基尼。坐在车上,我紧张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可能我几辈子赚钱都买不起车上的一个座椅。

她启动了车子,问我去哪儿?我说把我送到华美大厦工地就行了,那里有工棚,我住那里面。

“那哪儿行?”她踩了一脚刹车,"你的伤还没有好,那里有没有暖气,万一伤口复发怎么办!"

世界这么大,居然没有我的容身之地,我想了想说:“那你把我送工大吧。”虽然现在放假,但宿舍不关门,应该可以去凑合几晚。

可她听到“工大”两个字,立刻吃惊地看了我一眼:“呦!还是工大的学生,不简单哦呦!就这么辍学,可惜了……”

她的话戳到了我的痛处,我抿抿嘴,终于忍不住,眼泪瞬间落了下来。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样,它不会因为你可怜,便赋予你同情……

到工大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外面飘着小学,刮着冷风,我站在宿舍楼前,裹着黄大衣,不停地搓手。

“都一个小时了,外面这么冷,先上车里暖和一会儿吧。”她打开车门,示意让我进去。

"茜姐,要不您先回去吧,我自己在这儿等就好了"

她反对道,"怎么能留你一个人在这里呢!还要等多久?"

我回头望了一眼宿舍楼,说"再等等,肯定会有人的"。

“那万一没人来呢?你别忘了,今天可是大年初一!大家都回家过年了。”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先上来吧。"她又向我招了招手。

出校门的时候,我问她"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她愣了一下,脸颊微微泛红,"要不,先去我那儿吧"

我赶忙说:"这怎么行?我一个陌生男人,你不怕我又坏心眼儿,你怎么能放心带我去你家呢?"

可她却对我笑了笑,毫不在意的说:"没事儿,你一个工大的高材生,还是个孝顺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有坏心眼儿呢!"

"不行不行,大过年的,我怎么能去你家呢?"我看着她不好意思的说。

"没事儿的,我一个人住。"她坏笑着对我说。

看着后视镜里远去的工大校门,我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茜姐把车来到了香樟路,不远处,有一栋别墅,而她,是这座别墅的女主人。

"喂,你傻站在那儿干嘛?快进来呀。"她用指纹解锁,打开了房门,向我招手示意我过去。给我了一双深黑色的男士拖鞋。

我忐忑的走进屋里,看着房子里面的内部结构,清新淡雅,和她的气质一样。

她向我递过来一件男士睡衣,对我说,"去洗个澡!这大过年的。"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满是灰尘的衣服,一时间手脚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接过睡衣怯怯的说了声谢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5616.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