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抓住我头发让我口:吻上两座山峰gl

抱着这种心态,我快步走向小区,却不料忘了家里已经换了锁子,我现在,连进都进不去……

“小俊……我有钥匙……”是嫂子。

我没有回应,她低着头站在我身侧打开了房门,快步走了进去。

一进门她直接转身把我抱住,脚一抬把门直接关上!

“嫂子,我收拾东西就走。”我冷哼一声,转身去了我的房间。

 文学

却不料嫂子还是不松手,一直拉扯着我进了房间,我有些不耐烦的想把她推开:“嫂子,你这是做什么?”

“小俊,是我不好,我决定了,我离开范小龙,咱们一起走,去哪都行,我跟定你了!”说着,嫂子就开始对着我上下其手!

原本她刚刚从范小龙那里回来已经大战一场,此时她脸颊微红的喘着气,直接不管不顾的就把自己的上衣脱掉露出了完美的身材。

“唐心怡,别再逗我了,你不烦我都烦了。”我拦住她脱衣服的手,没好气的想要打开衣柜,却不料不知道她从哪里来的力气直接一把按住我把我压在了身下!

“要了我吧,小俊,我爱的人是你……”说完,她细密的吻就落了下来……

说实话,我怂了,她是我爱了多年的女人,再加上她的主动,很快我就沦陷了。

她弯着腰,撅着屁股,以我的角度,正好能从房间里的穿衣镜里欣赏到臀部的诱惑

臀部浑圆,曲线优美,犹如两半星月,释放着无尽的诱惑。两腿之间的部位微微隆起,带着一丝神秘感,让我忍不住想看个清楚。

不知不觉间,腹部就热乎乎的,某处也有了反应

我把脸埋在她脖子里,深深地嗅着她身上的香味儿,心猿意马地说:“让我无时无刻都想得到你。”

说话时,我就解开她的裤子,轻轻往下一拽,连同内裤一起脱到大腿处,臀部大小适中,肌肤堪比婴儿肥嫩,充满了弹性.

情到浓时,我迅速拉开裤链,猛地挺腰,从后面滑进去。

面对我猛烈的进攻,嫂子配合的呻吟着,发出舒服的叫声。

“嫂子,舒服吗?”

“别叫我嫂子……”嫂子娇喘吁吁地说,我知道她很介意我们叔嫂关系,可我佯装不明白,问她为什么。

嫂子干脆不说话,我猛地一撞,说快说,不然我就一直做下去。

嫂子哪受得了这种撞击,当下就露出痛苦的表情,痛呼了一声说:“小俊,我在想什么你还不清楚吗?你还故意叫我嫂子,你好坏……”然后又让我轻点,疼。

用这种近乎QJ的方式占有她,让我心理上获得了巨大的满足。随后我加速运动,嫂子的喘息越来越急促,身体微微颤抖,最后的冲刺中,她终于放开喉咙,哼着美妙的乐章。

嫂子的温润,让我也坚持不了太久,没想到就在我搂着嫂子的身体颤抖时,卧室门忽然被推开,范小龙居然回来了……

范小龙忽然推开门,看到嫂子和我在床上大战,屁股贴着我的腹部,当下双眼腥红,一股杀人的气势瞬间笼罩了我们。

看到这一幕,嫂子也吓了一跳,急忙推开我,提起裤子,脸上尽是惶恐的表情。

“老子弄死你们这对狗杂种!”范小龙举起梳妆台前面的凳子朝我冲上来,我一边想提起裤子,一边又想躲开范小龙的攻击,可他的速度太快了,几乎只是眨眼时间,凳子就结结实实地落在我肩膀上,砰地一声,感觉肩膀已经塌了。

也幸亏我反应快,不然凳子砸在头上,估计就没我了。

就在我踉跄退后时,范小龙手里的凳子再次落在我身上,我被放倒在地,冷汗瞬间冒出毛孔,额头青筋暴起,疼得直抽嘴角。

“狗杂种,连嫂子都敢碰,你死不足惜!”范小龙彻底怒了,面目狰狞,眼中浓浓都是杀气。

嫂子见我被打,给吓坏了,哭着跑过来说:“别打小俊,我是自愿的。”

听到这话,范小龙更是暴跳如雷,吼道:“唐心怡,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早知道你们有一腿,可没想到原来你个贱货这么饥渴,老子饶不了你们!今天老子就当着你的面,弄死他这个杂碎!”

说着,范小龙就狠狠地踹了我几脚。

嫂子哭个不停,随后干脆用身体护住我,说:“要打你就打我,别打小俊。”

“心疼了?还敢护着他,你以为老子不敢打你是吗!”范小龙瞪着眼睛,凶形毕露。

“嫂子,你快让开!”我连忙开口,这范小龙下了毒手,再这样下去嫂子肯定会受伤!

可嫂子却不肯走开,像保护小鸡仔般保护着我。

而这一幕,无疑更加刺激了范小龙,猛地一掌推开嫂子,然后高举凳子,作势要朝我脸上砸下来。嫂子被吓坏了,急忙说:“住手!范小龙,到底怎样才能让你放过小俊,你说啊,我照办就是了。”

“嗬!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在乎他!唐心怡,老子都替你臊得慌!想救他是吧,那老子给你一个机会,老子也想爽了,用嘴给老子弄出来,把老子伺候舒服了,老子就放过他。”范小龙脸上带着狞笑,如同恶魔,令人忌惮。

嫂子顿时愣住了,当着我的面给他口,她怎么能答应。

我虽然自身难保,但无论如何我也不想嫂子因为我答应范小龙无耻的要求。

“不能答应他,有种他就打死我!”

“还敢嘴硬,老子就弄死你,反正你这条命也是我们范家给的!”

几拳下来,我鼻子和嘴里都是血水,脑袋嗡嗡直响,毫无还手之力。

嫂子见我被打成这样,哭个不停,用力推开范小龙说:“我答应你就是了,但你必须先放了小俊。”

“嫂子,不能答应他!不然我这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范小龙,你威胁她算什么男人,你冲我来啊!”我试图站起来,可站起来都摇摇欲坠,哪有力气打架。

“他不能走,他走了就没意思了,唐心怡,你必须当着他的面给我口!”范小龙狞笑着说。

嫂子听到这话,忍不住紧蹙眉头,睫毛抖动得厉害,一股莫大的羞辱感瞬间出现在脸上。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我抽空全身的力气,扑向范小龙,可刚冲过去,就被他一脚踹倒在地,想再爬起来都难。

范小龙拿着凳子走过来,右脚踩在我胸口,用力碾了碾,整个胸膛都生疼起来,感觉呼吸都特别困难。

他冷笑着对嫂子说:“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如果你不同意,那老子今天就弄死他!”

我拼命摇头,只希望嫂子别答应范小龙猥琐的要求,可结果却不如人意,挣扎了几十秒,嫂子最终还是同意了。

她用一种歉意的目光看着我,希望我能理解她,可作为男人,一个爱她的男人,我怎么接受这种事情。

我不能!

那时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废物,那么的没用,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心如刀割,疼得不能呼吸。

嫂子蹲在范小龙面前,迟迟不动。

范小龙却急了,抱着她的头,使她的脸埋进双腿之间,兴奋地说:“贱货,快给老子弄啊,你不是想救他嘛,弄完老子就放过他!”

嫂子好像被憋得快窒息了,使劲推开范小龙,大口喘气。犹豫了好久,才缓缓抬起手,拉开范小龙的裤链。那里早已怒然昂头,将内裤顶得老高,兴奋的笑容在范小龙脸上扩散,眼中尽数都是躁动的欲望。

范小龙已经按捺不住冲动,抱住嫂子的头,将下面伸向她红润的小嘴……

嫂子脸色通红,下意识地闭紧嘴巴,而她的反抗,让范小龙更加兴奋。

看到嫂子受辱,我简直比死都难受,正当范小龙所有注意力都在嫂子身上,我忽然一口咬住他的腿,咬得很紧,宁死不松口。

范小龙疼得大叫,青筋瞬间补满额头,双眼赤红地说:"狗杂种,老子弄死你!"说着就举起凳子,准备朝我的头砸下来。

而谁都没想到,就在这时候,门口忽然又出现了一道身影,这人居然是小姨。

范小龙没想到小姨会来,裤链拉开,那里还昂着头。急忙扔下凳子,拉上拉链,满脸惊慌失措。

"你们在干什么?!"小姨蹙着眉头,冰冷的目光一扫我们仨。

“小姨,你来的正好,范小龙想强了嫂子!”我心里一合计,立刻脱口而出。

“范小俊,你他妈胡说什么,根本就没有这事!"范小龙说。

小姨没那么好骗,看到我满脸血迹,显然是挨了打,自然是相信我的。

一听这话,小姨一脸冰霜,她直接开口:“范小龙,我只想要一个答复,你选唐心怡还是选我?我想你心里应该有数。如果你最终的选择是她,那你的鞋厂的事情,我也不管了,你得罪了张老板,自己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小姨这话一出,带着十足十的气场和威压,这年头别管是什么人,有本事的就有话语权,比如现在的小姨。

范小龙的脸色立刻变了,一提到张老板他巴不得给小姨跪舔,所以他直接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小姨。

而我,带着一身的伤,拉着嫂子从家里走了出来。

“疼不疼?”一边说着她伸出手就要扶住我。

我一把将她的手推开,站在楼梯间开口质问:“为什么要答应范小龙的要求,想过我的感受吗?”

嫂子听到我这话,满脸复杂道:“小俊,我不答应他,他就要伤害你,你知道如果他手里的凳子砸在你头上,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吗?”

“哦?那你在办公室里为什么不反抗?”我借着生气直接问了出来。

哪怕嫂子已经选择了我,可那天的举动还是像我心里的一根刺,生疼。

“我……我能有什么办法?离婚还没办下来,如果我不顺着他,他可能死都不会跟我离婚,我是为了跟你在一起啊!”

“在一起?跟他睡完跟我睡?护着他也看不得我受伤,你到底怎么想的?!”

“你……范小俊!如果你不能接受,那你就走吧,以后咱们不要见面了。”

嫂子说完就下了楼,背影是那么的凄凉,我心里猛然一痛,急忙下楼追上她。当时的情况,如果我是嫂子,也同样会这么做,因为我爱她,必须保护她。

我恨的人不是嫂子,而是我自己,但凡我有点用,嫂子也不会被范小龙逼成那样。我从后面搂住她,不停地道歉。我说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其实我是恨自己没用,连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嫂子消了气,柔情似水地说:"小俊,你不用自责,你已经很好了。昨晚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酒店,我就失身了。还有那天我爸晕倒了,也是你救了他呀。咱们都刚进入社会,现实和理想总会有差距,但在这种环境中,我们才能成长。"

我忽然觉得嫂子好善解人意,心里暖暖的,却不知道怎么表达内心的感受。

随后几天我边找工作边找房子,找了一套房很小,一室一厅,但我一个人也够住。几天后工作也有了着落,一家广告公司的策划师,正好我大学就学的这门专业。

我以为生活从此能走上正轨,没想到上班第一天,我就遇见了一个不可理喻的女人,张雨荨。

上班那天,作为新人,总要和同事打好关系,可我和张雨荨打招呼的时候,她很讨厌地瞥了我一眼,说:“屌丝,别想跟我套近乎,姑奶奶不吃这套。”

我当时就愣住了,怎么还有这种女人?只不过是个打个招呼而已,又不是怎么她了,至于反应这么激烈么?

热脸贴人家冷屁股,这事遇谁都有气,不过我初来乍到,不想跟她计较。我以为只要躲着她,不搭理她,我就能平安无事。可部门主管却让张雨荨带我入行,让我叫她师父,硬生生把我推进了火坑!

张雨荨二十出头,长得挺好看的,五官比较立体。只是她身材略瘦,胸部也不是很饱满

她这人脾气古怪,一言不合就让我忙的脚不点地。

“师父口渴了,去给为师倒杯水!”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屁颠屁颠接满水杯递给她。

她端着杯子说:“桌子上这几份资料没用了,丢垃圾桶吧。”

我感觉自己就是她的佣人,心想又不是你给我发工资,牛气什么呀!

就在这时,张雨荨忽然将杯子里的水泼在我脚下,地板沾了水特滑,我脚一滑,当下摔了个四脚朝天。

脑袋猛地撞在地板上,顿时头晕目眩,我下意识甩了甩头,视线才变得清晰。可这时我却愣住了,她穿着银灰色的短裙,美腿裸露。以我的角度,正好看到短裙里面的景色……

我倒在她脚下,目光正好能看到浑圆的大腿,两腿之间的部位微微隆起,穿着一条性感的内裤。我当时就傻了眼,没想到摔倒后,能看见这么香艳的一幕。

张雨荨本来笑得前合后仰,忽然间意识到自己走光了,笑声戛然而止,接着整张脸都变得绯红。她怎么都想不到,本来想捉弄我,结果却被我看了下面,可谓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王八蛋,敢偷窥,踩死你!"张雨荨恼羞成怒,也不顾走光了,直接一脚踹向我肚子。

我肚子吃痛,站起来难受地说:“你有完没完,我来这里就想好好上个班,你为什么要针对我,我到底怎么你了?”

遇见张雨荨这么个女人,真他妈是日狗了。

"哎哟喂,瞧瞧你那副德行,还是不是男人呀,开个玩笑能死吗?"张雨荨见我冒火,满脸的鄙夷。然后又说:"这点委屈都受不了,你怎么在公司里混,怎么在社会上立足?"

明明就是她做错了事,居然还给我讲这些大道理,真是服了。

"为师不仅要教你工作上的事情,还得教你怎么做人,怎么生存。范小俊,你要理解为师的一片苦心呀!"

我直翻白眼,简直要疯了。

可面对生活的压力,我不能由性子胡来,只能无底线地向张雨荨妥协。同样都是女人,怎么就和嫂子的差距那么大?

那天刚下班,嫂子打来电话说,她去租房做饭,等我回去就能吃饭了。

回到家里,嫂子已经做好饭菜,租房里到处都是饭菜的香味。或许多了一个女人,这里真有一点家的感觉。

桌子上放着五六个菜,都是我喜欢吃的。不得不说,嫂子的手艺真的很好,色香味俱全,堪比大师的手艺。

嫂子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那天我吃了好多,最后实在撑不下了。吃完饭,嫂子清洗碗筷,我则靠在门口,看着嫂子婀娜的背影。

她穿着一条修身牛仔裤,将美腿衬托得更加修长,臀部微微上翘,轮廓曲线优美。上身是一件白色的宽松雪纺衫,优雅中流露着慵懒,特别迷人。

温饱思淫欲。看到嫂子妙曼的身材,我忍不住想入非非了,走进去从后面抱住她,下巴搁在香肩上,深深吸着淡淡的香味。

"嫂子,今晚别走了,留下来陪我吧。"我闭着双眼,好想搂着她渐渐老去。

嫂子放缓手上的动作,说:"是不是又胡思乱想了?我已经给我妈说了我想离婚,如果我晚上不回去,他们会起疑心的。小俊,你知道我现在最担心的事情是什么吗?我怕我妈他们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不同意才正常,同意反倒奇怪了。不过就算这条路再难走,我都会坚持。

我说这件事交给我,我会让他们明白我对你的心意。

后来待了不久,嫂子就要回去,我闲着没事,就送她回去。夜幕降临,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嫂子挽着我的手,迎着微凉的晚风,感觉真好。

送她到楼下,我才往回走。当时不禁想起嫂子说的话,她父母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

我嘴上说的轻松,但心里却倍感压力。

我刚大学毕业,一无所有,拿什么给嫂子幸福,她爸妈凭什么放心地把她交给我?难道就凭我几句苍白无力的保证?

脑子里正想着这些事,丝毫没察觉一辆面包车停在路边,下来两个穿着背心的壮汉,直到拦住我的去路,才意识到有问题。

"你叫范小俊吧,我们老板想见你,请你跟我们走一趟。"一个留着板寸的男人说。

“你们老板是谁?我不认识你们!”

我一边说着转身就要跑却被大汉直接拽住了手臂,硬生生塞进了后备箱……

几十分钟后,车停在一家会所后面,从后门上了三楼,来到一间房的外面,大汉轻叩房门,说道:"张老板,你要的人带来了。"

里面有人应了一声,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但一时想不起来。直到大汉推开门,我才看到里面的沙发上,坐着被我打过的那个供应商,张老板。

我忍不住皱了下眉头,麻烦来了。

我下意识想离开,可那俩大汉紧紧盯着我,没有任何机会。

张老板翘着二郎腿,手里夹着香烟,似笑非笑道:“范小俊,没想到吧,咱们又见面了。”

“你想干嘛?”

落在他手里绝对没好事,我时刻做好了要跑的准备,全身紧绷。

张老板挑眉道:"别紧张,我只想跟你好好聊聊。"然后摆摆手,示意那俩手下出去。

"我听说你刚大学毕业,有没有兴趣跟我干?这几年我的生意越做越大,我也需要有能力的年轻人加入,而你也比较适合,我希望你来跟我干。"

我打过他,可他不仅没追究那件事,还想招揽我,这里面肯定有蹊跷。

皱了皱眉头,我开口直说:“张老板,你到底想干嘛?”

“上次你坏了我的好事,还动手打了我,按理说我应该狠狠教训你,让你知道我的厉害才对。”

他说着顿了顿,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向我:“不过我选择再给你一次机会,我不仅不计前嫌,甚至能重用你。事成之后,服装城和会所的工作任你挑选。”

“什么?”

“把唐心怡送到我床上……”

这个王八蛋,居然还在打嫂子的主意!

我脸色微沉,说:“张老板,其他事都好商量,惟独你这件事,我决不答应!你死了这条心吧!”

张老板抖了抖烟灰,说:“年轻人,火气别这么大嘛,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毕竟这件事关系到你的前程,只要你答应我,我保证让你在三年之内买房买车。”

我猛然挥手直接开口:“我不同意!”

“就算你不同意,我也有办法上她!”张老板起身就走,我看着他大腹便便的样子只觉得格外的恶心!

谁知道,张老板前脚刚走,立刻有两个大汉就冲了进来!

我不由得一慌,今天这顿打是躲不掉了,但就算挨打,老子也得让他们付出代价。我一把抓起茶几上的玻璃烟灰缸,冲他们吼道:“来啊,看老子敢不敢还手!”

这俩大汉对视一眼,脸上皆是闪过一丝不屑,而后就直接朝我走过来。

见状,我心猛地一沉,举着烟灰缸就冲上去,照着其中一人的脑袋砸下去。没想到那家伙的反应倒不慢,侧身躲了过去。与此同时,另一个大汉猛地一脚踹在我腰间,我如同风筝似的,朝另一边扑倒。

失去了最有利的时机,我再想逃出去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俩大汉猛扑过来,拳打脚踢,很快我就被打倒在地,丧失了还手的能力。

几分钟后,我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浑身都剧烈的疼痛,那俩大汉才罢手。

我拖着沉重的双脚,慢慢从楼上下来,站在会所外面,我发誓早晚要报仇!

“咦,这不是范小俊吗?”正当这时,耳边忽然响起张雨荨惊讶的声音:“喂,你这是怎么了?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是谁打了你?”

我扭头一看,张雨荨和两个陌生女人正朝这边走过来,我没说话,低头就准备走。

张雨荨忽然抓住我说:“你哑巴呀,连打你的人是谁都不敢说,你还是男人嘛。这家会所是我爸开的,你在会所被人打了,我爸也有责任。告诉我是谁,姑奶奶马上去找他。”

张雨荨竟然是张老板的女儿?!

我彻底愣住了。

真是没想到,张雨荨的爸就是张老板,难怪都长了一副让人作呕的嘴脸!尤其是张雨荨,脾气古怪的不是一般的!

“雨荨,这小子是谁呀,长得挺帅嘛,不会是你包养的小白脸吧?”一旁的女人笑着开口。

“去你的,别把我想的跟你似的。”

“小子,来告诉师父,谁揍的你,师父帮你报仇!”

“不用你管。”张老板是她爸,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情,按照张雨荨的性子只会把我揍的更惨,也很可能让我在现在的公司待不下去,我咬了咬牙还是选择了尽快离开。

一整晚我都没有睡着,翻来覆去的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直到我突然接到了嫂子的电话。

“喂,小俊?范小龙同意跟我离婚了!”嫂子的语气流露着一股轻松和愉悦,我一听这话立刻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真的?!”

“真的!”

“太好了!你现在在哪儿?”

“待会儿去民政局办手续,办完吃个散伙饭。”

“好,那你注意安全,我晚点过去找你。”

挂断电话,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只要拿到了离婚证,那么我们两个的关系就可以更进一步,现在我是个不折不扣的觊觎嫂子的混蛋,可只要嫂子恢复单身,那一切就都有机会。

如果不是我脸上有伤,我恨不得现在就去找嫂子。

挂了电话不久,手机又响了,但这次是张雨荨打来的。

我本来对她就没好感,没想到她居然还是张老板的女儿,心里更是憋了一股怒气,接通就问有事吗?

"范小俊,姑奶奶心情不好,出来陪我喝酒。快点,半个小时内,姑奶奶要见到你人,不然你就完蛋了。"她那边的声音有点嘈杂,显然是要借酒浇愁。

“你心情不爽?我他妈更不爽!爱找谁找谁去,非赖着我干什么?饥渴啊?”这女人也是无敌了,凭什么对我呼来喝去?

在公司里明里暗里的调侃我,给我脸色看,我请假在家也不放过我,真是岂有此理!

"范小俊,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嘛!我给你脸了是不!我提醒提醒你,你的实习期考核是我写的,半个小时见不到你人,明天你就不用去上班了!"张雨荨说了位置,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妈个比的,气死老子了!

老子堂堂的七尺男儿,竟然被一个女人逼到这种程度,靠,男人的脸都让我给丢尽了,我他妈不配站着撒尿。

我立刻起身收拾一番,倒不是因为害怕她,而是我想趁着她醉酒报复她一下,新仇旧恨足矣让她付出点代价了!

她在一家酒吧里,我见到她的时候,她脸蛋红润,眼神毫无光泽,显然已经喝得差不多了。

“干嘛一个人喝酒?”说完我顺势把她揽入了怀中,她身上的味道和唐心怡的不同,带着几分浓烈的香水味儿,混合着酒精的味道倒是也还不错。

张雨荨瞥了我一眼,却没有制止我的动作,相反的她直接一手摸在了我的胸膛上!

“范小俊,你觉得我美么?”她凑了过来,唇瓣微微张开,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更加大胆,甚至半个身子都靠在了我的身上。

“美啊。”我故意顺着她的话说,随后一只手毫不顾忌的贴在了她的胸口:“这里更美。”

说完我的手直接捏住了她的玉兔,让她轻呼了一声。

“小俊啊,我失恋了,你说我身材好不好?嗯?你摸着舒服么?”她双眼红红的,一边说着还朝我伸着舌头,迫不及待的就亲在了我的脖颈上!

轰!

从没有接触过这样女人的我不得不承认,醉酒之后的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情欲的味道,正合我意!

既然你爸想上我的女人,我就先上了她的女儿!

“走走走,哥哥带你去开房,咱们好好玩儿。”说着,我直接起身带着她一晃一晃的朝着酒吧门口走。

她居然也不拒绝,任由我带她去了一家酒店,一进门立刻就脱掉了鞋子,整个人摆了个“大”字躺在床上。

她穿着一条连衣裙,一张开腿立刻就露出了大片的春色。

我也不客气,直接就坐在了床边上,故意动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着她,从唇瓣到胸前,再到小腹……

很快,张雨荨嘤咛一声自己控制不住的朝我这边靠了过来:“小俊啊,来啊,睡我啊。”

一边说着她一边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显然是已经彻底醉了。

虽然我一心想报复,但我毕竟不是范小龙那样的渣男,我只是想着吓唬一下张雨荨,可没想到这家伙醉酒以后这么可怕。

我直接伸手挡住了她的动作,随后一把把她推开,躺在床上,她立刻闭上了眼睛,呼呼大睡……

我摇了摇她,叫她的名字,可她就跟死猪似的,毫无反应。

盖好被子,我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她表面上装作没事,其实内心还是放不下,否则今晚也不会把自己灌醉,没想到还是个痴情的女人。

将她弄上床,我就准备走了,而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以为是嫂子打来的,没想到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视频通话,屏幕里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居然是张老板。

张老板身后的背景像是在一家酒店里,他脸上带着一抹冷笑,说:"范小俊,我说过,就算你不帮我,我也能把唐心怡弄上床。看看这是谁?"然后他转动摄像头,很快屏幕里出现了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昏迷的女人,正是嫂子……

我心里猛地一紧,嫂子怎么跟他在一起?!

正当这时,视频中又出现了一个男人,这人正是范小龙,他走到床边,手指轻轻滑过嫂子的脸蛋,看着镜头狞笑道:"范小俊,把唐心怡交给你之前,我和张老板决定好好享受下。我还没玩过3P呢,想想都他妈刺激,哈哈。"

“哦对了,除了我俩,我还准备了一个大套餐,哈哈哈,这些人可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身强体壮,一定让这婊子欲仙欲死!”

镜头一转,在床边上齐齐的站着一排壮汉,他们的眼神全部落在床上的嫂子身上,那种带着情欲的贪婪的眼神让我一阵恶心!这是要轮!

“范小龙!你他妈还是不是人!那是你前妻!”

我一拳狠狠的砸在墙上,几乎疯狂的喊出来!

这个范小龙!我早就该想到他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嫂子,但是却没想到他会和张老板合起伙来欺负她!

一个两个的都不是好东西,简直不是人!

“你也知道,前妻,前妻就是以前了,先玩爽了再说!”范小龙说着一把按在了她的前胸!

“把你的脏手拿开!信不信我给小姨打电话?”这种时候可能也就小姨能够威慑一下他了。

"呵呵。她手机关机了。不信你打下试试。"范小龙无所畏惧地说,紧接着右手缓缓滑向嫂子的沟壑处,狠狠地捏了一把,而嫂子却丝毫没有反应。

张老板也把持不住了,走到床边,肆意揉捏嫂子的身体,边猥琐地笑着说:“范小俊,你嫂子长得真是不错,有脸有胸,身材也好,手感真不错,不枉我费这么大工夫,嘿嘿嘿。”

"王八蛋!"我快气炸了,想过去救嫂子,却不知道他们在哪。而且江城这么大,我总不能挨个酒店找,就算找到也晚了。

人在气头上就容易犯糊涂,当时我浑然没意识到张雨荨就躺在床上,最后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才看到张雨荨。

我直接一个箭步回到床边,一把掀开了张雨荨身上的被子,冷笑道:"张老板,你看看这是谁?"

我将摄像头对准张雨荨,张老板眉头一紧,喝道:"范小俊,你怎么会跟我女儿在一起,你对她做了什么,我警告你,你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我就把你大卸八块!”

“张老板,你女儿的手感同样不错,你看她现在这个状态,你觉得我会怎么做?”说着我直接扯开了张雨荨的衣领,原本她进屋的时候就饥渴难耐的想要扒衣服睡我,此时她的衣领敞开着,连内衣的颜色都漏出来了。

“住手!范小俊!我杀了你信不信!”张老板越生气,就越说明他不想让张雨荨出事。

我继续冷笑道:"我敢不敢碰她,你很快就知道了。张老板,其实你女儿长得也不错啊,瞧瞧这双脚,啧啧,真够白嫩的。老子都看硬了,真想狠狠地C她。"

我把镜头挪到张雨荨的美腿之上,我沿着她的小腿缓缓向上抚摸,一种细腻温润的触感传遍全身每个细胞。

摸到大腿处时,张雨荨忽然扭动了下身体,吐字不清地说:"不要……走开……"

此时的她,已然没有任何反抗力,我想上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张老板,不知道你女儿还是不是雏儿,如果是的话,那我就赚大了。当然,如果不是也无所谓,我不会介意的。"我这样说着,就将手伸向张雨荨的胸部,准备解开扣子。

张老板双眼腥红,彻底受不了了,喝道:"范小俊,你给我住手!唐心怡在欣嘉酒店5008号房,我女儿在哪?"

果然,张老板还是不敢拿张雨荨的身体做赌注,只好向我妥协。

“张老板,让你们的人都走开,把房卡给我,我要确定嫂子没问题,在告诉你在哪个房间。”

“好,我等你”

随后我打车到了地方,正好看见张老板带着一群人,正脸色铁青的在门口。看到我上来,立马走过来。

“范小俊,你小子给我等着,房卡给你,你告诉我闺女在哪。”张老板看着我一个人,明显想直接把我制服,然后逼问张雨荨的下落,我抓紧拿过房卡呛到:

“张老板,放心吧,我安排人在门口看着你闺女那,最好嫂子没事,不然我可不保证,你闺女会不会被别人给上了……。”

张老板一听,周身都散发着一股戾气,将房卡丢过来说:"范小俊,我警告你,以后离我女儿远点,不然我他妈弄死你!走吧,带你上去看看你嫂子"

到了5008,见到嫂子还躺在床上没有醒来,身上也没有酒味,可又不像是睡着,唯一的解释可能就是被范小龙下了药。

我把房卡拿给张老板,房间号跟地址都在都在卡上。张老板也没说什么,直接就走了,可范小龙却没有离开,此时他看到我一脸慌张的样子站在一旁笑了起来。

“范小俊,真没看出来,一个女人就把你给迷得七荤八素的,怎么样,要不要一起玩啊?”

此时的他好像疯癫了一样,一边说着直接凑上去扯开了嫂子的衣服,我冲上去一拳就把他打倒在床上!

“范小龙,你最好赶紧走,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虽然范小龙是个人渣,但他毕竟是我养父母唯一的儿子,我气急了真怕控制不住杀了他……

“有本事就来啊,我还告诉你,范小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儿心思,唐心怡是个骚货!婊子!为了她,值得么?我可是你哥!”

一边说着,他从床上爬起来,一把掀开了嫂子的裙子,白色的底裤漏了出来,他还不知死活的上前就要拽!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当即大吼一声冲上去一脚把他踹下床!

他闷哼一声起身直接抄起床头柜上的台灯就朝我砸了下来。

原本我身上就有伤,此时来不及闪躲,台灯结结实实的砸在了我的头顶,顷刻间我就觉得眼前一阵模糊,有温热的液体沿着额头流了下来。

我伸手一抹,操你妈,血!

“哥?你不配!”我咬牙强打精神帮嫂子盖上被子,遮住身体,随后从床上下来,把酒店里的衣架子拿在手上。

酒店里的衣架子很有分量,打在人身上绝对疼。

见我真的生气了,范小龙仍旧不服软,他直接从桌上拿起了酒店配的水果刀,明晃晃的刀子直接对准我:“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倒要看看你小子还能撑到什么时候!”

这话说完,他直接朝着我飞快的跑了过来,我躲闪之间衣架子狠狠地甩在他脸上,立刻就是几道红印子!

“操!”他啐了一口,玩命一样的再次向我冲来,锋利的刀刃直接捅进了我的手臂上!

疼,疼得我倒抽一口冷气!

从小到大就没这么疼过!

血立刻就涌了出来,范小龙捅完我立刻把刀子给抽了出来,血流如注!

“老子杀了你!”在疼痛的刺激下我直接暴走,一边吼着一个猛冲直接把他按倒在地!

水果刀应声而落掉在地上!

可就在这时,一直处于昏睡状态中的嫂子却突然醒了,她坐起来看到扭打在一起的我们两个立刻惊叫出声:“别打了!要出人命了!”

我身上的血显然是让她害怕了,她蜷缩在床上,浑身发抖,一边不住的开口让我们住手,可现在我们两个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打的难舍难分,根本听不进去。

见我有一瞬间的走神,范小龙直接一个闪躲从地上爬了起来。

手臂上失血过多让我眼前有些迷糊,强打精神,我去摩挲着找那把水果刀,却不料正当我的手要碰触到水果刀的时候,范小龙一个猛冲将我的水果刀一脚踢到了更远的地方!

“咣当”一声,是水果刀碰到了茶几的桌脚。

“嫂子,快帮我!不弄死他咱们谁也活不了!”

范小龙已经疯癫,不杀了我决不罢休,而嫂子到时候也就难逃一劫,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更解气,我太了解范小龙了,他就是个自私自利的混蛋!

一听我这么一喊,嫂子立刻浑身一个激灵下了床,虽然动作有些慢但她的行动却表明了,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她选择的人是我!

我立刻拽住了范小龙的腿,死死的抱住不让他接触到水果刀,那把水果刀现在就是救命稻草一般的存在!

谁掌握了就掌控了生杀大权!

趁着我和范小龙拉扯的空档,嫂子把水果刀拿在了手上,她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慌,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把刀给我,然后你快走!”我拼尽力气喊出这句话,却不料手上力气一松,范小龙立刻冲了出去,不偏不倚的朝着嫂子而去!

“快闪开!”来不及多想,我大吼出声。

却听到“噗嗤”一声!

范小龙的身子突然就停了下来,他站在离嫂子很近的位置,一动不动……

“嫂子?”我努力地站起来走过去,却发现此时的范小龙因为冲力太猛,那把刀不偏不倚的插在范小龙心脏的位置!

嫂子面色呆滞,范小龙满眼的难以置信,有血从他的胸前涌了出来,怎么止都止不住……

“小俊……我……我杀人了!”嫂子说话间直接一松手,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

范小龙随即倒在了地上,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就闭上了眼睛……

“别急,不会的,我们打120,还有救!他不会死的,你没有杀人,你没有杀人!”我慌忙上前把嫂子搂进怀里,不住地安慰着,一边颤抖着找到自己的手机拨打了120。

我和嫂子紧紧的抱在一起,嫂子已经哭成了个泪人,我们谁都没想到,哪怕是我已经报了必杀他的决心,也从没想过真的要杀掉他……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我和嫂子都不知道120是什么时候来的,再回过神来,我已经躺在了手术台上,刀口太深,流血时间太久,需要手术缝合,手术室的灯很亮,我闭着眼睛,感觉着医生手术刀的声响,累极的我直接陷入了昏睡之中。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迎上的首先是养父的目光……

“小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哥怎么好端端的就被捅了?”养父的脾气一直很好,他也对我不错,发生了这种事情之后还能开口询问事情因果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一旁站着的就是唐心怡,此时她身后是她爸妈,病房里不见范小龙的身影,我心里“咯噔”一声,难道是真死了?!

“范小龙呢?”我没回答养父的问题,直接开口询问。

“小龙进了手术室到现在还没出来,你们到底是在搞什么?好好的日子不好好过,非要离婚!”唐母一脸责怪的看着唐心怡。

“妈……”此时的唐心怡目光闪躲,显然是不可能承认她误伤了范小龙的事情。

酒店、深夜、两男一女,外加还是刚刚离异的夫妻,还有一个对嫂子有觊觎之心的小叔,发生什么根本说不清楚,她也不可能承认,哪怕承认了也不会被人相信……

想到这里,我看了看唐心怡的目光,狠下心开口:“爸,是我不对,我哥都离婚了还纠缠嫂子,我气不过,一时……”

“好你个范小俊!你怎么能这么做?他们离婚也是在气头上!男人在外面有些花花草草的很正常,过去就好了,要不是你从中搅和,也不会离婚!我们还等着他们复婚呢,你可倒好,现在怎么办?”

唐母一听这话立刻开口,咄咄逼人的架势仿佛范小龙就是她的亲生儿子……

“妈,您别这么说小俊……”唐心怡一脸感激的看向我,她心里明白我是为了她,此时我看到她帮我出面说话,心里也是暖洋洋的,为自己心爱的女人挡下灾祸是我这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我并不觉得委屈。

还没等唐母开口,那边医生直接推门进来:“谁是范小龙的家属?”

“我们都是!”养父立刻开口。

“嗯,勉强维持生命,刀口距离心脏太近,伤到了血管,现在病人陷入重度昏迷,你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医生这话就像是晴空霹雳一样顿时炸响在我们头上……

重度昏迷?!

医生说完就走了,养父立刻跟了上去,紧跟着唐家父母也跟了出去,唐心怡走在最后,她来到床边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谢谢你,小俊,我……”

“别说谢谢,这是我应该做的,就算你没有误伤,我也会亲手杀了范小龙,所以你不用内疚……”

“嗯。”她低下头来轻轻的吻了我一下,眼中有泪光闪烁,随后她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病房。

范小龙昏迷了,鞋厂无人管理,养父没办法只好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上,重度昏迷的他住进了ICU,每天需要大量的医药费,而因为我的坦白,医药费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了我的身上,可我,一穷二白……

养父把这么多年的积蓄全部拿了出来,可还是禁不住高昂的医疗费,而唐家父母也没有再来过医院,说是要去庙里拜拜给范小龙祈福,其实我心里知道,到了花钱的时候,他们就怂了。

唐心怡出现的也不多,很多时候就是来看我,一星期之后我出院了,出院当天就接到了唐心怡的电话,约我到医院附近的酒店。

我想都没想直接就去了,一打开房门,就看到了从浴室中出来的唐心怡。

白皙的皮肤,完美的身材,还有裸露在外的小腿和锁骨,瞬间让我血脉喷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5422.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