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肉文:我把美女日出了白将

操之过急,既然有这个词汇,那么自然有它存在的意义。我不能像这词汇里字面意思似的太着急,所以我稳稳的亦步亦趋着,在随后对她道歉并解释,解释我没有任何亵渎的意思,只是她真的很美,是我心目中的女神,远胜那些俗艳的明星。

在我道歉过后,她轻轻点了点头,显然是接受了我的这种致歉。

随后,她又问我,“你……怎么不找个女朋友?”

我很诚实的对她说,“我家是乡下的,现在结婚城里得有楼房而且名下还得有汽车,我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劳保都没有,哪个女孩愿意跟我,哪个父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跟着我?”

“唉!”徐晴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现在的社会,真是变了。以前是情谊至上,现在是利益至上,人与人的婚姻更像是一场利益的交换……算了,不说这个了。刚才你说没有劳保?没关系,晚上我跟双刚说下,让厂子帮你交上。”

文学

对于徐晴的好意,我连声拒绝,“别,李总这人心眼……说了你别生气,心眼真的有些小,万一你这一提他再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影响了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那也太不合适了。”

我的话,换来了徐晴又一声的长长叹息,不过叹息之后却没有再就劳保的事情说什么,显然是我说的话换来了她内心中的认同。

不过随后她告诉我说,其实她家也是乡下,当初她母亲得了重病需要许多钱救治,恰好李双刚在追求她,又为她母亲垫付了诸多的医疗费。她无法偿还那些救命钱,又感觉李双刚对她真的很好,所以就跟他结婚了。

徐晴透露出的信息就只有这些,但她没有透露的我也清楚,她真正想说的是,没想到李双刚根本就不能行人事。只是这话她不好意思说出口,也不能说出口,所以才会如同此刻这样显得有些小委屈……

大约十几分钟后,我推拿结束,她重新下地,脚踝的伤患彻底消除,不留任何遗症,这让她再度赞美起了我的推拿技艺,并且向我表示感谢。

这空口白牙的道谢,也体现不出个诚意啊,于是我主动试探着提起,“晴姐,你能不能送我件你不穿的内衣或者丝袜,我想如果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也能勉强解决一下……”

说这话的时候,我显得特别羞赧,特别不好意思,一副大老实人的模样和口吻。

徐晴听到这话更是瞬间变得脸色通红,她很明白我要她的内衣或丝袜做什么。但在羞涩中沉默了近一分钟后,她还是从床上摸起了那双肉色的长丝袜递给了我。

随后,她羞声说道:“这个我可以给你,但是你别误会,我们不可能发生什么的。我只是不希望走上弯路,所以、所以……才会给你。”

羞声解释完,她又赶紧补充道:“对了,用完记得还给我,我得监督着你,不能让你恣意的做那种事情,次数太多的话会伤身子的。”

真是个善良的女人啊,连这种事情都替我考虑到了,真好。只不过,她会不会是更想接触我解决完后的遗留物呢?

越想,我愈发觉得这很有可能,毕竟她做过那我裤衩塞她裙底的举动。

思来想去,加之见她这么好说话,我愈发的想要更进一步,于是我鼓足了勇气,在色胆的加持下准备向她提议,提议让她用那只白皙的玉手帮我解决一次。

望着她那迷人的娇躯,我都已经准备开口了,结果就在这时候‘咚咚咚’的敲门声再度响起,而且这次敲门的显然不再是上门推销,因为有人喊‘李双刚’。

意识到敲门者是李双刚的朋友,徐晴当时就吓坏了,赶紧把捂在胸前的白衬衣穿上,更是急切的往屋外推搡着我,显然是怕别人见到我们在一起产生误会。

可我特么还没拿上那双肉色丝袜呢,你让我拿上啊!

没给半点回身的机会,徐晴就把我给推到了屋外。

很无语,我只能回到自己屋子收拾收拾,准备到点上班。

临出门时我见到了来人,确实是李双刚的朋友,刘振,也是家机械厂的老总。

听他跟徐晴的谈话,好像是李双刚让他带什么东西来家里的。只不过见到我的眼神时有些畏畏缩缩的,仿佛偷了人家裤衩又见到了本主似的。

你一个老总,怕我个干活的干毛,你又不是不清楚我在这租住。

骑着电动车,出门后我往厂子的方向去了。

只是路上越想越不对劲,且不说刘振这家伙风评不太好,对女人色到要死要活的,单是他那临进门时看我的畏缩眼神,就足以让我对他登门的动机产生怀疑。

到了厂门口后,那种怀疑愈发的强烈,于是我忍不住的又调转车头骑车回家了。

哪成想还没来得及进门的,我就听到了院子内的、属于徐晴的旖旎声音——

“啊……啊~!老公,我好难受,我真的好难受,快给我……”

听到这源自徐晴口中的旖旎声音,我当时就懵了,下意识的认为是她跟刘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这让我心里莫名的疼了一下子,如同针扎。

但以她的为人,我又总是觉得不太可能,于是放停电动车后我悄无声息的进门了。

蹑手蹑脚的回到院内,我看到了背对着我的刘振,以及面对着我的徐晴。

这时候刘振正兴奋的往嘴里倒着什么东西,含糊不清的说着‘稍后弄死你’之类的话语,想来是类似于万艾可等激情类药物。而徐晴则表现的……有些魔障。

她此刻脸蛋儿通红通红的,不是因为羞涩,更像是一种病态的被撩骚到极致的红,而且那双白皙倩手正在胸前不停的磨蹭着、,给予自己身体最为强烈的刺激,乍看起来像极了某种电影里的女演员。

同时,我注意到她的双眼,此刻那双眸子里那还有半分先前的晶亮,有的仅是一种醉酒般的迷离神散,纵然是在面对着我也依旧没有任何反馈,感觉就好像是睁眼瞎一样,只管享受着自我爱抚,寻求对于欲的强烈刺激。

我都懵了,完全不了解她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跟刘振之间的奸情使然,还是她受到了某种意外的影响?

直至看到水泥地面上的一个饮料空瓶,以及听到刘振口中的话,我这才真正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刘振咬牙切齿的发着狠,“之前我多次勾搭着你让我弄弄,你偏不,今天怎么样,一瓶加了料的饮料就把你弄到手了,还让你哭着求着的让我弄,徐晴啊徐晴,你这个夹着腿的大骚货,也有劈开腿求我的这一天?!”

他还在兴奋中狠狠地说着什么,但我却无心再听下去。

我说刘振先前来的时候眼神躲避如贼,原来真的是来行贼事的,只不过却是个大色贼,他是带着饮料过来骗徐晴喝下,然后想趁机跟徐晴发生关系的!

这个狗东西,听他的话他显然早就打起了徐晴的主意,只不过被徐晴一直拒绝,所以怀恨在心又色字当头的他弄了加药的饮料,骗徐晴喝了下去,才会导致眼前这放浪的一幕出现。

眼瞅着他低头扯起了腰带,我当时就急眼了。别说徐晴是我心中的女神,我对她有所觊觎,即便是个普通女人,我也见不得有人靠这种龌龊手段去占有!

于是我二话不说大踏步的冲了上去,铆足了力气对着刚刚回过身的刘振就是劈蛋子一脚。这一脚我可真是用足了老劲,估摸着就是根手腕粗的小树都能踢断。

而这么大力气带来的结果,就是刘振当时就把脸憋成了绛紫色,额头更是瞬间见汗珠,双手捂着裤裆放慢动作似的跪倒在了地上,随即脑门子更是接触地面,看起来就像是在给身前的徐晴磕头赔罪似的。

不过下一瞬他就倒在地上,弯腰蜷腿的好像一只大虾米,眼睛紧闭额头凸显青筋,显然是痛苦到了极致。

活该,该给我中意的女人下药,我特么劈你蛋一脚都是轻的!

正准备再给补上几脚以泄心头愤恨的,结果我的身体突然被人给抱住了,随后耳畔更是传来徐晴的魅转娇吟声,“老公,我好热,我好难受,帮帮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5296.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