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太大了吃不进去:纯肉短篇

表嫂应该没想到这个点儿还有客来,所以稍微随意了点,惹得我刚下去的热情又蹭蹭地往上涨。

这是我头一回正面美人出浴,经过温水一番蒸腾,表嫂本就白晰的脸蛋儿更显娇嫩,淡淡的水雾仍旧缭绕在她脖颈,衬得她肌肤如玉,仅是看着就让人赏心悦目。

“你表哥出门有事,很快就回来,要不你在这儿吃晚饭?”表嫂试探性的问。

表嫂声音清冷,脸上也没有多少欢迎的意思,她招呼我,仅仅是客套而已。

“不用麻烦了,家里煮好了,”我马上知趣的推托,顺便指指地上的材料,“表嫂,那个,东西我搁这儿了,麻烦你跟表哥说一声。”

“嗯。”表嫂轻轻嗯了声,她秀发随意盘在脑后,几缕被水打湿的碎发垂落下来,调皮地在她后颈里随风起舞。

“你刚才,有听到电话响吗?”表嫂解开发筋,将一头泼墨般的长发抓到手里,沿着门口吹来的晚风缓缓松摆。

“什么?”我故意反问。要是承认我听到电话声,不直接告诉她,我知道她刚在干啥?但毕竟做贼心虚,我眼珠莫名地往外飘。

“没什么。”表嫂扬手套一下手腕上的玉镯,浴袍宽松的袖子随着她的手转动,及膝的袍摆也悠悠飞扬,像是古代女子那般,风姿绰约。

我想起风靡一时的小龙女,表嫂身形高挑,神情疏淡,若有似无的冷感,不正是小龙女的写照?

“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想先去换身衣服,你表哥该回了,你们男人的事情,还是自己说好一点。”表嫂眼睛不眨,却是连捎句话都懒得掺和。

文学

哎哟我的表嫂,完全就是不将我放在眼里啊,这明显的距离感,能不能别忘记咱是亲戚啊?

“哦,那我再等会儿。”可惜我空有一身医术,在表嫂面前,却青涩得像个二愣子。

此时我真希望自己也能巧舌如簧,一句话给她顶回去。不过想想刚才我瞅了她好一会儿,心里一称,得,平了。

表嫂踢踏着拖鞋转身走向过道,湿搭的鞋底不时踩上积在地板砖上的水,我禁不住一股恶劣偷乐:表嫂这踏着的,是混合了自己汗珠的水呢。

我明目张胆地盯着表嫂背影,表嫂臀部紧实,随着走动一翘一翘,似乎在逗我追上前。

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如果表嫂表现得娇羞依人,我可能会心怀愧疚,但表嫂即然当我陌路,我也就不必压制,乐得用眼睛吃吃她这块冰凉但不失鲜美的豆腐。

“砰——!”表嫂身影刚拐过转角,就用力关上了房门,我心里一阵嘀咕,表嫂这么个性子,表哥真能忍啊。

因为表嫂一句话,我回去的时间给担误了,我看着天色渐渐黑下来,可表哥愣是没个影。

表嫂换了身简单的白衬衣,下面配一条A字牛仔短裙,虽然没有蹬高跟,整个OL的气质也出来了。

平时表嫂在单位里,应该也是冷美人吧,让人远观而不敢亵玩。

说实话我肚子有点饿了,可表嫂出来后就自己坐在对面的沙发看杂志,压根没有做饭的打算。

怎么说表嫂嫁给表哥也有一二年了吧,但她手指纤秀,看起来仍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主,哪里有人妻的模样?

真不知道表哥这日子怎么捱得,要是我,准得狠狠把她压在沙发上,用我那饥渴多年的玩意要她连声告饶,乖乖地爬着做饭去。

邪恶的念头一长出来就压不下去,我神情平静,可目光却开始变得炎热。

表嫂翘着修长的脚,低头假装认真的看杂志,但我仔细瞧她小腿,发现她穿了肉丝,这精心却不露骨的装扮,让我不自觉地乐:表嫂可是看上我了?

接理说表嫂晚上不出门,不会特意穿个丝袜在自家里走动,那么,表嫂就是为我打扮的喽?

也许表嫂知道我刚在门外偷看?她心里恼怒,又不便明说,所以,在给我使性子?

这么一想,忽然觉得表嫂可爱极了,这隐忍的怒气,分明就是撒娇呢。

我目光不由更大胆了,沿着她光滑的丝袜直爬上她侧露的腿,表嫂的腿又长又细,美得让人流口水。高高交叠的后腿部,自然地露出延往三角的射线。

我喉结滚动,悄悄吞了口口水。表嫂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将左腿放下,换了右腿叼上去。

腿露得更多了,让人忍不住想越过身前阻拦的矮茶几,拿手直接戳破她的丝袜。

狂野的恶魔在体内窜高了,我眸里的渴望呼之欲出,但表嫂就是当没看见,还是悠闲地翻着手中那本杂志。

真想要表嫂那双手翻我,她温凉的手抚过我的皮肤,会带来不一样的触感吧。

表嫂准是内敛的闷马蚤型,她要在卧室里,不定多开放呢。

大龙又毫无畏惧地冲出来了,我双手交叉尴坐在沙发里,感觉柔软的沙发垫子成了一片火炉。

表嫂的美腿逗得我眼神飘来飘去,明知盯着人家看很无礼,仍不由自主地就给她吸了过去。

表嫂喜欢被人窥看?她脸不红心不跳,精美的侧脸带着丝若有若无的妩媚,白衬衣领口微开,即不过分暴露,也不过分隐藏,恰如其分地展示着胸前那片冰肌玉雪。

我心难耐,坐在表嫂对面,简直如坐针毡,她并没有逗我,可她放松的状态,却似乎在告诉我:林子,你可以随时扑倒我。

不行!她可是表嫂!沾亲带故的,我怎么能推?我偷看表嫂精致的下巴,她抿着鲜红的嘴唇,似乎感觉到我的眼光,上唇微微咬了口下唇,司马昭之心啊,我可敢揭?

哎,女人心海底针,我决定不猜测表嫂了。

“哟!林子,今儿怎么有空来坐,正好,我打了野鸡,一块儿喝酒!”我正思付着告别呢,表哥就拎着野味进屋了。

“不了,表哥,我哥还在家里等我呢。”我如释重负,真心欢乐得站起,跟表哥两下寒暄,就推着自行车飞一样走了。

满天的星光已经推开云层,映得乡村大地银若霜雪,我弓着身子发疯般朝前骑车,以此缓解内心的焦躁。

我这两位嫂子啊,都是天生尤物,我必须得时刻保持警惕,才能不坠入她们的温柔乡。

自行车带着我一路飞奔,不小心就跑过了村子,反正已经晚了,哥嫂应该以为表嫂留我在那边吃饭,我索性放开手脚,将车轮踩得跟火车一样嗖嗖往前冲。

坑洼的泥土路不好走,但我不介意,颠簸的泥坑一如我糟乱的心,慢慢把表嫂迷人的大长腿驱赶入车轮底。

路漫漫其修远,前方一片星光,但我的未来,在何方?如今普遍就业难,我不过一届新手,就是找单位,也只能从实习生混起。

我心里浮起一阵忧伤,骑自行车环游世界的梦想不请而至,我自嘲似的喊一声,“干脆骑它一晚上,一直骑到路的尽头吧!”

“不要……”在星光笼罩的蒿草间,忽然传来一阵抽泣般的呻吟。

我放慢了车速,心里的忧伤更重了:现在民风也真开放啊,都敢在乡间野战了,哎,如胶似漆的人啊,考虑下单身狗的感受行么。

“不要!救命——”呻吟猛地转成嘶叫,我眉头一跳:玩什么呢,太刺激了吧?

我不由停下车,朝远处一丛晃动的蒿草望,两条人影在夜色里纠缠,但现场战况激烈,明显超出了野战范围。

不对,有事儿!

心里的怒火呼一下就来了,好家伙,胆子也太肥了,犯法的事儿也敢干?

我将自行车朝路边一丢,撒腿就朝蒿草里闯,以我百里冲刺的速度,没用两分钟就钻入了激战现场。

我懒得分辨情况,一把抓起压在姑娘身上的禽兽就朝阴沟里丢,“臭东西,滚开!”

“喂,小子,你干啥?关你屌事儿,我跟我对象亲热,你嫉妒啊?”那张麻子脸狰狞地瞪上我。

“唔,唔!”姑娘被透明胶封住了口,想来是呼叫太大声,那麻子脸不好动手,匆忙封上去的。

“哟,这不是王二嘛。”我冷笑一声,冷冷地瞅着他还想狡辩的嘴。

“又是你!”麻子脸一见我,唇角抽了抽,爬出沟就准备跑。

“别跑啊,我拳头跟你亲热亲热!”麻子脸分明是外强中空,软得跟河里的死虾子有一拼,我两步追上,提着他没来得及提上的裤腰,用力将他朝地面掼。

“老东西,我好好教教你,犯人姑娘清白这种下作事儿,是什么下场。”我捏捏拳手,一脚踩上麻子脸胸口,正好怒火无处可发,一时手脚并用,把麻子脸揍得半死。

那姑娘光着上身,呆呆地瞪着我狂揍色狼,好像给吓傻了。

搞出人命不太好,我控制住踹麻子脸的脚,悠闲地说,“你是自己报警咧,还是我来?”

“对不起,兄弟,我错了!我该死,我他妈没用,实在忍不住啊!”麻子脸挨了我一顿拳脚,居然没用地哭了起来。

我这人心软,一听他告饶,拳头就松下来了。

“对不起,姑娘,我真他妈该遭天谴,遭雷劈,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麻子脸摸不透我心思,转头就咚咚朝姑娘磕,磕得满头满脑的血,让姑娘犹豫起来。

“兄弟,我真的没办法,我都一把年纪了,没尝过女人滋味,这回也是犯贱,连这事儿也干,你们要抓我也应该,但求你们别让我老娘知道,我不能让老娘跟我丢这脸儿!”麻子脸一把眼睛一把血,瞧着姑娘心生不忍。

虽然给他剥了一半,但好在我来得及时,也没给脱下什么,姑娘咬咬嘴唇,默默扣好上衣扣子,求助似的望向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5291.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