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几把太大:12岁时就开始和爸做

 虽然我不了解张立昌,但我也是个男人啊!这种地方是个男人都不想离开,这张立昌又为什么要离开呢?

当然,我并没有过多去想,也许张立昌真的是累了也说不定。

 

 

“张诚,你愣着干啥呢。喝酒去!”孙海看我站在原地发愣,随即朝我摆了摆手,让我去屋顶喝酒。

 

 

就这样,我、孙海和阿豪,我们三在屋顶喝着酒,上句不接下句的聊着。

 

 

喝了没多一会儿,我就晕乎乎的下去睡觉了,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七点。

 

 

我睁开眼,首先看到的就是孙海和阿豪两人聊天呢,随即孙海察觉到我醒来,对我打趣道:“你小子可算醒了,真能睡,跟猪似的。”

 

 

“行了,咱们行动吧!我还是去找我的春花。”阿豪再次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文学

 

 

“豪哥,等会儿我啊,我也去!”孙海一看阿豪往外走,给了我一个快点起床“作战”的眼神后,紧跟着离开。

 

 

我大脑不在昏沉,刚坐起来,张立昌竟然来到了我的单间里。

 

 

“张哥,刚睡醒?”我笑着问道。

 

 

“是啊,我还去找我的老相好阿青,你小子昨晚应该是没做那事吧?”张立昌话里有话的看向我。

 

 

尼玛?他怎么知道我昨晚上没做那事?

 

 

按理说这不应该啊,我昨晚回来的时候,张立昌应该还没回来,他怎么就知道呢?难道只是猜的?

 

 

见我迟迟不说话,张立昌拍了拍我的肩膀道:“这里是地狱也是天堂,祝你好运吧!”说完,他就离开了。

 

 

我压根没听明白他啥意思,天堂?地狱?总之,我隐隐觉得,这地方没那么简单了,还是留个心眼最好。

 

 

不一会儿,我再次来到了村子里,路过阿美家时,我突然有一种想要立马冲进去的心思。

 

 

可我还是很快把这个想法给掐灭了,现在再去她家的话,不管如何,都相当于给自己找不自在。

 

 

想了想,我还是准备换一家。

 

 

走着走着,我看到一家院门上挂着一个绣着我不认识的图案的肚兜,很吸引我。

 

 

看到这精致又漂亮的肚兜,我停了下来,我决定,今晚就到这家了!

 

 

当然,进去之前,我还是先偷偷拨弄了自己下那里,看了看有反应,这才找回了自信,悄悄推门。

 

 

门被我推开后,我走进院子,可是一排的木板挡住了我的去路。

 

 

这么高的木板,怎么进去?

 

 

就在我没办法往里面走的时候,阁楼窗户边出现了一个女子对了嘻嘻的笑。

 

 

我趁着月光还算明亮,抬头一看,这不是今天白天的圣女么?

 

 

这个圣女我见过,今天白天整个村子得活动都是为她举行的。

 

 

她的样貌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好看不止一个档次,好似仙女下凡,让我无法升起一丝的亵渎之意。

 

 

因为当时距离太远,我看的不是很清楚,现在有了机会,我可不能放过!

 

 

她噘着嘴对我做了个鬼脸后就离开了窗户边,而我则是恰巧发现木板最边缘处有个乌漆嘛黑的洞口。

 

 

我站在原地,想到刚才那个圣女的绝色,一咬牙,决定从这洞里钻进去!

 

 

洞口很窄,也幸亏我长得够瘦,但还是钻洞可不是那么容易,我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是钻了过来。

 

 

当我稳住身形,拍了拍身上的土时,发现我的正前方的圣女正好奇的打量着我。

 

 

她身穿特殊的服饰,好似百褶裙一般,包裹着她那惊人的好身材。五官也是端正秀丽,她遮遮掩掩地更增几分韵味

 

 

她的秀发披垂素肩,姿色动人,有如柳杨醉舞东风。

 

 

真是艳若天人,国色天香。

 

 

对,她真的很美!

 

 

“你进来吧,我去给你倒酒!”圣女有些害羞的看了我一眼,示意我进屋。

我走进阁楼里面,跟阿美家的风格完全不同,这里的装修典雅且传统。

 

 

很快,她就给我倒好了一杯茶,有些放不开似的,把茶递给了我,倒:“喝了吧。”

 

 

我接过这杯酒,一饮而尽,对她问道:“你就是今天的圣女吧?你们今天到底在干什么啊?”

 

 

“是这样,我们村子有习俗,符合条件且满十八周岁的女子可被选为圣女,将来管理村子。”圣女慢悠悠的说完,好似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盯着我看个不停。

 

 

“这样啊,这就跟村长差不多呗。”我暗自好笑,一群女人玩的还挺高。

 

 

“村长是什么啊?”圣女听到我的话,一头雾水。

 

 

我一听,大小是个圣女,怎么消息这么堵塞呢。

 

 

随即道:“村长就是一村之长,你连村长都不知道是啥,难道你们村子一直都是女人管着吗?没男人?”

 

 

“不懂。”她没有回答,而是摇了摇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很是清澈,让我有一种想要疼爱她的感觉

 

 

“不对,那你是圣女,也是刚满十八?你还还是处女?!”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

 

 

被我这么一问,圣女的脸突然红了,大胆的对我点了点头。

 

 

听到她的话后,我第一反应却不是很高兴。

 

 

因为,像她这样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现在却要被我这个陌生人轻易的夺走贞洁。

 

 

我反而很郁闷,觉得自己整个胸腔就像一口锅,一口高压锅,压力加大,加大,就要爆炸了,可还是挥发不出来。

 

 

尤其是当我看到她听到我那么一问,眼中明显闪过的挣扎之色时,我就知道,她不是心甘情愿的!

 

 

这个村子有问题!

 

 

我突然意识到,这里真的不简单,一开始我就觉得这里很蹊跷。

 

 

而且,我今晚来这之前,张立昌又跟我说了奇怪的话,现在这样女子,在村子里有身份地位的女子,竟然摆脱不了被陌生人这样的命运!

 

 

“你既然不愿意,为什么还要留门,要我过来?”我深呼出一口气,问道。

 

 

“这是我们村里的规矩,任何一个村子里的女人都逃避不了的宿命,我是圣女也一样。”圣女眼中有着一丝落寞和无助,更多的是诧异,应该是没想到我会这么问。

 

 

“封建迷信害死人,你是个人啊,你有你的自由。”

 

 

我认真的看着圣女,此时却对她升起怜悯之心,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我竟然想把她给带出这里。

 

 

“我别说这么多了,既然你喝完了,咱俩就赶快开始吧!”她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鼓起勇气对我说道。

 

 

我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她话音落下,就开始脱起衣服了,紧接着,她走向了床。

 

 

被她这样一搞,我哪里还受得了?把刚刚的念头直接抛在了脑后。

 

 

一个人间极品摆在我面前,我要还能克制的话,真就不像个爷们了。

 

 

她就这么赤果果的在床上等我,举手投足间,优雅而恬静!

 

 

可能是我太过激动,也可能是我心虚,怕我自己再次不争气。

 

 

趁现在我反应正浓,我迅速来到她的身边,大手粗鲁的放在了她的身上,身子压了上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4595.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