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着自己红紫狰狞的硬物:我们班男生一下课轮流上

 夏春娜用柔媚的声音说,“别紧张,我就是想问问你昨天打架的原因,对不起,娜姐昨天太冲动了,动手打了你一下,现在还疼吗?”

 

说着,她伸出修长的右手怜惜地地去摸小龙那张有些“小帅”,棱角分明的脸庞。

 

温暖柔软细腻的触感传来,小龙感到很舒服,与此同时,他还嗅到阵阵手香。有点淡淡的桂花香味,令人陶醉。

 

“还疼吗?”夏春娜睁着一汪水汪汪的大眼睛,微微上翘的睫毛扑闪着,她关心地问。右手还在轻轻抚摸小龙的半边脸颊。

 

“嘿嘿,早就不疼了!”

 

“小龙,你为什么打架啊!”夏春娜问道。

 

 文学

夏春娜和小龙是一个村的,她和小龙的嫂子白兰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所以,小龙习惯了喊她娜姐。

 

“谁让王小涛说我和嫂子之间不干不净的有情况!哼!不管是谁,侮辱我可以,但别侮辱我嫂子!”

 

如果不是白兰肯收留小龙,说不定现在他还穿梭在村子和村子之间,做乞丐要饭呢。

 

小龙是个孤儿,白兰对他恩重如山。

 

可惜啊,红颜命薄,听说白兰克死了自己的丈夫。

 

于是,篱笆村传得沸沸扬扬,说白兰是“天煞孤星”,克夫命。

 

白兰是篱笆村,甚至十里八乡公认的美人,虽然和她生活在一起,小龙承认自己有过邪恶的念头。

 

但是,他们之间一直都是清白的。

 

如果谁敢侮辱白兰,那么小龙就会拼命三郎似的要谁好看!

 

夏春娜听后怔了良久,然后她站起来,转到小龙身边,小龙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也跟着起身,面对她。

 

小龙足足高出她半头。

 

“小龙,你嫂子才二十六岁,便死了丈夫,很不容易,如果不是怕你没人照顾,她早就改嫁了,你将来长大了,一定要对她好,不能辜负她,知道吗?”夏春娜语重心长地说。

 

“恩,我知道!”小龙道。

 

“好啦,娜姐不怪你,你回去吧!”夏春娜道。

 

“嗯,好的娜姐,那我走了!”小龙走出办公室

 

放学后,小龙刚出学校门口便被几个学生拦住了。

 

“你把我兄弟王小涛打进医院,我们是来报仇的,小龙,今天要你好看!”

 

一个家伙朝小龙踹来一脚,“麻痹的,去死吧!”

 

小龙打架都打出精了,早有防备,他一下可抓住了踹来的脚,然后两手猛地朝上一推,把那家伙推坐在地。

 

不等那家伙反应过来,小龙一个箭步上去,骑到他身上,拳打脚踢。

 

其他三人这时一涌而上,小龙从地上那家伙身上跃起,一脚先揣倒扑来的中间那一个。

 

而另外两个见小龙如此利索给力,便僵持在原地。

 

被揣倒在地的那个家伙叫王胜涛,他是王小涛的哥哥,他看到四个都对付不了一个小龙,觉得太丢人了。

 

王胜涛从地上爬起来,灵机一动,说,“我觉得四个打一个太不人道,咱们来个文斗!”

 

文斗是三中最近最流行的打架之法。

 

并不是双方舞文弄墨,而是双方面对而立,我打你一拳,你打我一拳,一直打下去,直到一方受不了求饶为止。

 

文斗期间,双方不可躲闪,每个人都能打到对方,如有一方躲闪,也算输。

 

王胜涛这小子够机灵,他觉得只有这样他才可以打到小龙,给弟弟出口恶气。

 

为了让小龙上当,他激将道:“怎么?不敢?想做缩头乌龟?”

 

“嘿嘿,你不用激将我,放心吧,没有我不敢的,文斗就文斗!”

 

说完,小龙和王胜涛心照不宣地面对而立。至于谁先出手打对方,要看运气了,因为是由石头剪刀布来决定谁先出手的。

 

先出手者,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抢占优势,如果你够生猛,完全可以一拳打得对方求饶。

两人划拳对决时,小龙握着右拳,给王胜涛造成一个要出“石头”的假象。

 

果然,那小子上当,出了个“布”,与此同时,小龙却变戏法似地出了个剪刀,结果小龙胜。

 

王胜涛气急败坏,脸色铁青,但又无可奈何,只好说,“好,你赢了,你先来吧!”

 

说完,他岔开马步站稳,做随时挨打的准备。

 

“嘿嘿,你放心,我很善良,不会一招致命的!”小龙话音未落,霍地出击右拳,狠狠地砸到王胜涛左脸颊。

 

王胜涛被砸了个右侧身,一下可歪倒在地,趁他伙伴们去搀扶的机会,小龙飞上电动车绝尘而去。

 

按照文斗的规矩,小龙打过对方,就要让对方还击,可他却耍赖一溜烟跑了。

 

“妈的,无赖的家伙!”王胜涛等人气的七窍生烟,嗷嗷直叫。

 

“妈了个比的,凡是想文斗的家伙都是二百五,老子才不文斗呢,嘎嘎!”小龙骑单车上得意地想。

 

一走进家门,小龙便听见从堂屋传来白兰的求救声。

 

接着是男人的叫骂声:“妈的,你装什么清纯啊”

 

“妈了个比的!”小龙火冒三丈,捞摸着院子里的一把铁锹,一脚踹开了屋门。

 

他二话不说,抡起铁锹就朝村里的老光棍夏老懒身上砸去。

 

“妈了个比的,老不死的,就凭你还想对我嫂子动手动脚,我一铁锨拍死你!”小龙骂道。

 

四十多岁的夏老懒吓得魂飞魄散,一下个软在地上,给小龙跪了下来。

 

“小龙,小龙,我错了,我错了!”

 

“妈了个比的,还不快滚蛋!”小龙的目光都快杀人了。

 

夏老懒慌不择路地逃之夭夭。

 

白兰抿着香唇,直抹眼泪。

 

“嫂子——!”小龙话说一半,呆住了。

 

因为少妇白兰的上衣刚才在挣扎中被夏老懒撕破。。。。。。

 

白兰和夏春娜是一个级别的大美人,唯一不同的是,夏春娜性格泼辣,白兰性格温顺,甚至有点软弱。

 

看着这样的画面,小龙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

 

“小龙——,你的脸怎么受伤了?”白兰担心地走近他,竟然不顾被撕破的衣服。

 

或许她从心底把他当成十五六的小男孩而已。

 

“你又打架了?”白兰心疼地伸出右手,轻摸小龙脸颊,她柳眉微蹙,抿着香唇,像个母亲担心儿子一样。

 

看着白兰白玉无瑕的面容,和担心的表情,小龙内心升腾起阵阵悸动。

 

“嘿嘿,一点轻伤,没事的!嫂子!”小龙笑笑。

 

白兰似乎也意识到了小龙目光的异样,她垂下头来,秀发遮挡住半边玉容,脸红得发烫。

 

“小龙,你去村里门诊看看吧!”白兰低着头说。

 

“没事的,嫂子!”

 

“怎么没事嘛,你看你一回家就弄得全身是伤,小龙乖,还是去门诊擦点跌打药吧!”白兰心疼地生小龙的气。

 

她生气的样子不怒,眉头微皱成一个川字,美眸里闪着水汪汪的心疼,轻咬香唇,一脸担忧,看起来很美。

 

像是落入尘世间的仙女儿,一颦一笑都牵动你的心。

 

小龙每次打架都像拼命三郎,村里人人敬畏,谁敢招惹他嫂子?

 

今天夏老懒不过也是稀里糊涂的吃了豹子胆,结果被小龙这一吓,以后纵使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就范了。

晚上,小龙去村头超市买跌打药酒的时候,超市已经关门。

 

他正要返回,却看一个黑影鬼鬼祟祟地敲响了超市老板娘香萍的门。

 

借着开门刹那间投来的灯光,小龙目瞪口呆,那黑影居然是三中的王主任!

 

“妈了个比的,你们休想得逞!”小龙暗道。

 

小龙返回超市门前,大声喊道:“香萍婶儿,开门,我买跌打药酒!”

 

这一喊,王主任的腿一下可软了,惊慌失措地想逃之夭夭。

 

“是小龙啊,我已经睡了,明天吧!”屋子里的香萍说道。

 

小龙却二话不说,一脚踹开了门。

 

原来由于刚才两人的紧张,居然忘记把门反锁。

 

小龙三步并作两步走近王主任,然后故意大声惊讶地说,“王主任?”

 

由于小龙把王小涛打进医院,王小涛的大伯王主任知道后把小龙叫到教导处,狠狠地批评了他一顿。

 

原本想着批评过后也就算了,可王主任却说要在下周一开学生大会,宣布开除小龙。

 

这件事,小龙对谁都没说,甚至连班主任夏春娜都不知道。

 

今夜,小龙觉得自己翻身的机会到了。

 

“小,小龙,我——!”王主任被逮个正着,自知理亏,一脸尴尬

 

“王主任,你说今晚的事怎么办吧?香萍婶儿一个弱女子,你竟然欺负她,不行,明天我要去你们村告诉你媳妇去!我还可能去学校——”

 

“小龙——!”王主任竟然当着老板娘香萍的面给小龙跪下了,“小龙,别,求你了,别告诉我媳妇,别到学校告我状,你在学校打架的事,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你看行不?”

 

小龙偷笑,却依旧做生气的样子道,“你欺负我香萍婶儿,我很生气。”

 

王主任苦笑,然后从口袋里摸出钱包,掏出三百块钱,塞给小龙,“帮帮忙,求你了小龙!”

 

小龙接过钱,心中暗喜。

 

“好了,小龙,我想王主任也不是有意欺负我的,就算了吧!”香萍婶怨恨地瞪了小龙一眼,心里骂道:“这小子有勇有谋,不是省油的灯啊!”

 

“好吧,既然我表婶说算了,就算了!那么王主任,我在学校打架的事儿?”

 

“你放心小龙,我保证不再追究!也不再开什么学生大会宣布开除你了,其实,不就是打个架吗,很正常的呵呵,不至于开除!”王主任心有余悸地说。

 

如果今天的事让他媳妇母夜叉知道,让学校老师们知道,那么他会死的很惨,赔了夫人又折兵。

 

“好了,我要睡了,你们走吧!”香萍婶懊恼地轰小龙走。

 

“等一下,我还要卖一瓶药酒呢!”小龙坏笑。

 

而王主任却道,“哦,我这就走,这就走!”他很难堪地站起来,拍拍膝盖上的土。

 

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大面子,他失掉小面子挽救成功已经算是万幸了。

 

“小龙,我走了,有什么麻烦和难处的话尽管到教导处找我!”王主任临走前又不放心地巴结一句。

 

“走吧,王主任,你放心,这件事我当没看见,明天会风平浪静的!”小龙给他下个定心丸。

 

王主任走后,小龙买了药酒扬长而去!

第二天早上第一节课是英语早读,小龙的英语本来就不好,他拿起英语滥竽充数。

 

在朗朗读书声中,班主任兼英语老师夏春娜走进班里。

 

“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夏春娜恨铁不成钢地说对小龙道。

 

来到娜姐的办公室,夏春娜劈头就教训,“小龙,你争点气行不行?整天就知道打架,看看你的成绩,有哪一门不是倒数的?啊?”

 

“有,体育成绩就名列前茅!”小龙到很会接话茬。

 

“你——!”娜姐突然就扬起了巴掌,小龙伸一下舌头,缩脖子闭眼睛。

 

可是,娜姐的巴掌停在空中,然后落在他脸上,抚摸着,关心地问,“上次打你一耳光,现在还疼吗?”

 

“不疼了!”

 

“呃?你昨天又和谁打架了?看你的脸,还带着伤痕呢!以后不许跟人打架,知道吗?王小涛这件事也不知道学校会怎么处理你,不过我听说王小涛的医药费要你掏!你掏是应该的,谁让你出手这么狠,这件事你千万别让你嫂子知道,她知道你在学校惹事生非会很伤心的,医药费的事,估计你掏定了,如果你需要钱,就说一声,我借给你,不过要还的啊”

 

小龙却一点也不急,因为他知道王主任会摆平此事,但是为了感谢娜姐的好意,他还是装作很感动的样子,故意一下可抱住了娜姐。

 

“呜呜呜,娜姐谢谢你,小龙知道错了!”

 

娜姐的娇容像滴进水中的红色颜料,荡漾开来。

 

她又羞又怒,“小龙,你干嘛”

 

“谢谢你娜姐,你对我太好了,呜呜!”小龙一边装可怜地哭泣着。

 

“小龙,你起来啦!再不起来我要生气了!”娜姐脸色一沉。

 

然后,她又尴尬地说,“小龙,你先回去吧!”

 

“哦,娜姐我走了!”小龙打个招呼,转身离开娜姐办公室。

 

回到教室,小龙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由于想着娜姐一时分心,竟然越过了课桌上的三八线。

 

一支钢笔尖就扎上他的胳膊,“喂,过线了!”同桌女生王雪柳眉倒竖,凤眼圆睁。

 

小龙瞪了她一眼。

 

王雪也瞪眼反击

 

王雪是班里男生们捧出来的班花,但小龙却不承认她是班花,因为她对自己一向很坏!

 

这是班主任的课,班里男生忽然变得乖起来,就连平时喜欢睡觉的都拿着课本,坐得端正,滥竽充数。

 

看着美丽动人的娜姐,小龙美好的情愫在小龙心中升腾着,心湖上激荡起层层涟漪。

 

“娜姐,我爱你!”小龙在心里想到。

 

正当他分心时,忽然发现课桌微微晃动起来,原先以为是地震了,小龙诧异地举目四望,赫然发现王雪一载一载的在昏昏欲睡。

 

“这样也行?”小龙余光看着王雪。

 

忽然,娜姐讲课声嘎然而止,小龙竟然发现她朝王雪径直走来。

 

小龙预感到王雪要倒霉了。

 

小龙急中生智,推醒了王雪。

 

“王雪你在干嘛?”夏春娜严肃地看着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4461.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