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灌满了你们快停下:不小心跟亲人发生性

 “你快脱,脱了吧?回去我给你十万!要不十五万?”

喵了个咪,这人不是别人,是赵大胆

说起赵大胆,是远近闻名的恶汉。他老婆受不了家暴,逃到沿海城市再也没回来。

赵大胆脑子挺灵光,金钱攻势使出来,就是好使。一下就击溃了那女子的防线,里面传出一阵窸索声。

江小鱼很想知道庙内的女人是谁。

可不知怎么的,手脚不听使唤。因为赵大胆,给人的感觉就是恐惧。

再说,他上山,是为了帮女友家筹钱,没必要多管闲事。

没多一会儿,赵大胆就缴械投降了。

“赵大叔,说好的十五万哦,你不能赖帐!”

 文学

“啊?这,这……喵了个咪!”江小鱼才知道,那女人不是别人,是吴玲,是他碗里的吴玲啊!

霎时间江小鱼天眩地转,一屁墩跌坐在地。

双眼圆瞪,大口大口喘息,如同拉动了风箱,呼呼作响!

啊——!

江小鱼发了疯的冲入古庙,肩起脑袋瓜,对准赵大胆的狗肚,就撞了上去!

赵大胆见好事撞破,本来有点心虚。蔸眼见小鱼摆出拼命的架势撞过来。他一闪闪了过去,江小鱼没撞中,扑了个空。

赵大胆嘿嘿偷笑一声,照准小鱼的尾椎骨就是一脚。

咚!

江小鱼被赵大胆的几百斤大力踢得飞起来,重重的跟庙里的神像接了个大吻!

蓬起了一团尘烟,小鱼跌了一跤,身上被砸了一下,顿时血水飞溅。

赵大胆撒腿就跑了出去。

吴玲哭着摇了摇他道:“小鱼哥,我妈要看病,没办法,赵大叔有钱,以后我就是他的人了,你保重!”

“你还在磨蹭个啥,快跑啊,不然要你赔钱!”赵大胆一把拖起吴玲,扛在肩上,叮叮当当的跑下山去了。

而江小鱼倒在地上,血沫子淌到那神像下面,竟是滋溜溜被吸了进去。那尊神像见血就活,只见虚影浮现,构画出七八枚印章的图案。

这些虚影图案冷不丁钻入了小鱼的体内!

啊!

江小鱼脑瓜欲裂,大头一歪,就躺尸去了。

不知多久,小鱼一睁眼醒来,吓了一跳,只见神像碎成八瓣。

摸摸身上,发现砸伤的部位痊愈了!

随即他又嗯?了一声,只见地下散落着七八枚印章,捡起来看,都是木头刻的。卖相古朴,有的大,有的小,最大的一枚,有火柴盒那么大。

随即,他脑内出现提示信息,说这几枚印章是天师神器,日后有大用。于是他就把印章蔸入口袋。

此时小鱼心里乱糟糟的,对象跟村霸跑了,那村霸还当着他的面,把他对象那啥了。想到那一幕,江小鱼就要爆炸,姓赵的,我跟你是三江四海恨,九天九地仇!

一蹦,从破庙内蹦了出来!

哔!

忽听脚底下传来一声细小的爆裂响。小鱼低头一看,天哪,这么大一块石砖怎么就裂缝了呢?

江小鱼蹬蹬蹬来到一颗大树底下,在树枝上打了一掌,卡啦啦!

手臂粗的树枝应声折断。

我去,难怪体内有一股气四下流窜,原来这是长力气了!

忽然,小鱼的注意力集中在一株陌生的草本植物上。

目光一定格上去,脑内立即出现提示信息,原来这是三七!

破庙的四周,悬崖上、山头上、大树底下……到处长满了三七。

江小鱼心说喵了个咪,这就叫因祸得福。于是他埋头挖了起来,挖了有三十斤左右。看看是午晌时分,他这货提着三七,回家弄饭吃。一路上身轻如燕,手拎着一袋药材奔跑,都不带一丁点儿喘气。

吱呀,才一推院门,三不知就听见个女的叫:“小鱼!”

眼前一花,江小鱼蔸眼就见来了一个落汤鸡。

那落汤鸡惨白惨白,披头散发。江小鱼嚎一声:“哦尼玛,鬼啊!”

“你个狗犊子,是我!”

“大浪,你怎么掉水里了?”江小鱼一蹦蹦起老高,一双贼眼滴溜溜的,一落就落在柳大浪丰腴的身上。

“小鱼,关好你家院门!”柳大浪发号施令道。

柳大浪因为后摆大,前围也大,村里人给她起个绰号,叫大浪。

柳大浪急着找小鱼,因为她发现吴玲跟恶霸腔赵大胆跑了。她怕小鱼蒙在鼓里,要跑来告诉他大新闻。哪晓得,一不小心落水里了。

“小鱼,快架火,帮老娘烤衣服!”柳大浪噗哧乐了一声,下鱼饵道:“小鱼,等下有福利给你咯!”

啊?有福利?

于是这货就急得抓肝抓肺道:“虾米福利?”

对象变了心,小鱼的性情也随之大变,变得玩世不恭。

看他猴急成这样,柳大浪没好气,上前钉了他一个暴栗:“小鱼,看把你馋得,快架火!”眼下是六月初,落到湖里,柳大浪冻得都打哆嗦了。

“好嘞!”江小鱼就去柴垛上,搬出柴火来。一古脑地,在客厅架起火堆,一会儿,燃起了熊熊的火苗。

柳大浪几次想开口,又怕小鱼受不了。一时装没事人的调笑道:“小鱼,你长得像个男人啦!”

“我不止是男人,还是个大男人哦!”江小鱼眼神飘荡的看着柳大浪道。

“哈,狗犊子,想干坏事,没门儿!”说着说着,柳大浪的连身裙就离开了身,一古脑地,拿到火头上烘烤,蒸汽弥漫。

江小鱼一下子荡漾了,鼻头一凉,一摸,摸到一把鼻血。

柳大浪见时机拿捏得差不多了,这才道出真章:“小鱼,我找你是有大事和你说。你对象被恶霸腔撬了知道不?”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好了。她是为了母亲筹钱,不怪她!”江小鱼变成熟了。

“恶霸腔有钱,你没钱!唉!”

说话间,大浪姐的衣服烤干了,穿回身上,拍拍屁股就回去了。

回头大浪姐扔过来一句:“小鱼,你十八岁了,赶紧出门赚钱去啊。男人没钱,娶不到媳妇的!”

“我知道啊。不过我不用出门,在乡下也能赚钱!”江小鱼心说,大浪姐说得对哦。老子十八岁了,不能浪啦。再浪的话,将来要打光棍呢!

“你个狗犊子,就这鸟不拉屎的穷山村,毛都没见一根,哪来的钱赚呀?你想学村里的七八个老光棍,就窝家里浪吧!想想我的话,回见!”大浪姐说着,很快在门口不见了。

“额,老光棍!”在贫穷的白鹭村,老光棍特别多。这些人真没几个出去打工的,就在自家的地里刨食。有俩钱就去镇上大保健,要不就酗酒。回到家形单影只,再丑的女人都不愿嫁给他们。

“我怎么可能做光棍呢?等着吧,等我赚到大钱,一定娶个漂亮的女人做媳妇!”江小鱼暗暗发誓道。

第二天,江小鱼正在家院内晒药材,好死不死就听怦怦怦,爆起打门声。

吱呀,院门打开,就掉进一具丰腴的身子。不是别人,是柳大浪。

江小鱼见是她,大跌眼镜道:“大浪,你这是……干嘛呢?”咕咚,望着女人身上,这货就口水横流,意念萌动了起来。

“小鱼,恶霸腔又发狂了。硬说我抢了他的生意,撵着我打!”

一说他就懂了,这两家的店面就隔着条村道,为了争夺客源,吵架吵了好几年。

“怕什么,恶狗来了,打跑就是!”想到是赵大胆抢走了自己的对象,江小鱼就气得要爆炸。

“你个狗犊子,唉!”大浪姐还真怕连累他,扭头就走。

江小鱼把柳大浪拽了回来。粗了脖子道:“就在这呆着。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小鱼!”柳大浪浓桃艳李的一扑,娇嘀嘀,白嫩嫩。倏尔地,两张嘴碰对碰吻在了一起。

忽听院门爆起一声巨响:“怦!”

紧接着,一声巨吼差点没把破院门掀翻:“柳大浪,出来!尼玛老子今天不征服了你,老子不姓赵!”

“小鱼,怎么办?”柳大浪吓得腿打颤,一屁墩跌坐在地。

“我去打发他!”江小鱼伸手去口袋里一捞,捞出了一枚法印。这是城隍印,根据脑内信息流的提示,城隍印是召鬼请神的法器。

赵大胆是凶神恶煞,武力值在白鹭村,他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吱呀,院门打开,江小鱼从门内闪身出来,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道:“村霸,你是一条狗!”

“尼玛,你个狗东西,神像没砸死你啊,你才是狗!快把柳大浪交出来!”赵大胆两眼一瞪道。

“交给你干毛啊!”江小鱼死攥着城隍印,琢磨是先盖章好,还是先揍一顿再盖章。

“小鱼你个狗东西,老子要征服了她,你交不交?”赵大胆壮硕的身躯挪前一步,就听地面发出了震动。

“做梦!”

“小鱼你不知道疼是吧?我刚抢了你对象,信不信老子把你腿也卸了?”赵大胆叫嚣着看着江小鱼。那眼神好像在说,就凭你,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呢。

“知道啊,看腿!”江小鱼体内那股气来去如风,流入腿部,他的腿顿时霸道起来。

啊!

一脚踢中村霸的肚皮,那健壮如牛的村霸毫无招架之力,倒飞出去七八米远!

怦!

重重的甩在泥地里,啃了一嘴烂泥。村霸面孔扭曲,发出痛苦的哼哼声。

眼前一花,就见小鱼拿着个印章,飞快的在村霸脑门上盖了一下。

印章一盖下去,立即释放出一道白色虚影,那白色虚影瞬间没入了他的脑门!

很快,赵大胆硕大的身躯就像触电了一样,狠狠的抽搐起来。

村霸再站起来,就成了一具失魂的躯壳。只会咧着嘴傻笑,又蹦又跳,蹦回家去了。

见状,江小鱼爽翻了,心说娘西皮,原来城隍印这么逆天啊!

见恶霸腔萎了,柳大浪一脸蒙圈的道:“妈呀,小鱼,恶霸腔怎么了?”

“大浪姐,这下村霸不会粗暴你了!”江小鱼笑得露出一排白牙来。

柳大浪还是一脸的不信:“天哪,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看到你把村霸踢飞了,天哪!”

“我也不知道,好像力气变大了!”江小鱼盯着柳大浪,当面就流起了口水,一把把她拽入门内,嘴对嘴吻作一团。

柳大浪心慌慌的甩开他道:“你!来真的啊。那个,我超市那边没人!”

望着妇人跑了个一溜烟,这下小鱼没得爽了,眼馋不已的道,到嘴的鸭子飞啦!

我要赚钱,赚钱钱啊。有钱才有肉吃,才有女人啊啊啊!

这丫看时间是午晌时分,便从家里捎了把锄头,带上蛇皮袋,打出家门。

一路绿柳夭桃,得啵走到村口那株槐树底下,江小鱼忽然想起一个人来,那就是村里的代课老师王丽霞。

王丽霞是白鹭村公认的村花,芳龄二十,只比小鱼大两岁,但是长得白嫩条子、鹅蛋脸子、粉藕脖子。

就是这么个美人儿,偏偏生在穷人家。王丽霞打小就没了娘,爹是个酒鬼,嗜酒又烂赌,王家里里外外,都是王丽霞独挡一面。

可能是同病相怜的原因,江小鱼很同情王丽霞。王姑娘呢,她也喜欢找小鱼解闷儿。有什么心事,都乐于跟他分享。两个在村里,也算是投机的朋友。

午晌,日头当空照,一阵凉风吹,树叶沙沙暴响。

江小鱼来到一栋用水泥砖做的房前,才蹦到门口,凭白窜出一条大黄狗,汪汪汪!

对着这货一顿狂吠。须夷,从院内传出一道银铃般的娇斥声:“大黄,回来!”

大黄还真听话,摇着尾巴进去了。

就听王丽霞在院内喊他:“小鱼,进来呀!”

江小鱼一蹦就进去了,蔸眼见王丽霞蹶着扇大磨盘,在院内井台前洗头发呢。一边勾着俏头梳头发,一边侧着脸蛋看过来。“小鱼,你中午不睡一觉,这是要下地?”

“丽霞,告诉你好消息,我在山里发现了一种好药材。你去不去?”闻到洗发水的香味,江小鱼狠狠的吸了两口。一对狗眼,一眨不眨的盯着王丽霞。

“呀,我家小鱼学会认药材啦?是什么东东呀?”王丽霞见他小子盯着自己的后尾,噗哧一乐。

“先保密!就说你去不去?”

“去呀!”王丽霞辛苦代课一个月,月薪才八百元,还经常拖欠。所以,她也想赚点外水。

两个就抄起家伙,朝着白鹭山进发。

白鹭山的原始森林茫茫荡荡,一眼望不到边。

两个沿着进山的小道,一直朝大山深处走。

江小鱼下山的时候,做了标记,这样不用担心迷路。半个小时后,重新找到了那间破庙。

“就是这里了。”

江小鱼照准一株野生的三七,一锄头下去,就挖出生姜一样的块茎物体。兴冲冲的道:“丽霞,这东西叫三七,可以补血,还是止血神药!”

“原来你说的就是这个呀!这东西是可以治伤。不过,没人买呀?”

她所在的位置是大山深处,村里人都说山上有野猪,还有黑熊,要是碰上黑熊,给它拍一掌……

想着,王丽霞害怕的道:“山上有黑熊呀!”

“丽霞姐,放心挖!”说着,小鱼就几步踱入林子里,掏出一枚霄光火文印来。

霄光火文印可以发雷电,请风雨,还能驱逐飞禽走兽。

只见这家伙口中默念咒语,猛地把霄光火文印朝地下一按,一圈白色印轮朝四面八方荡漾了出去。以破庙为中心点,一口气荡出了一个直径五十米的圆圈。

哗啦啦,方圆五十米内的动物惶急逃窜。天上飞的,地上跑的,一阵鸡飞狗跳过后,破庙的周围,很快归于一片寂静。

王丽霞还啥啥不知道,见附近的飞禽走兽纷纷逃走,惊讶得瞪大眼睛道:“小鱼,动物都跑了,怎么回事呀?”

“呵呵,我也不知道啊。现在安全了,挖吧!”江小鱼本来还想在附近盖一枚城隍印,请出鬼神来。这样可以防止陌生人过来抢食。不过,等他拿出城隍印,才知道这东西有限制,一枚印章,一天只能使用一次!

城隍印刚刚在赵大胆身上用过,现在不能用了。

 

说着江小鱼就动手挖起了三七。王丽霞也是干活的好把式,她挖起三七来,一点不慢。

不知挖了多久,两个人挖了都有小二十斤。

由于这片山林是野兽出没的地方,平时少有村民涉足。因此,这一片的野生三七都长了好几年,有的长了十几年。挖出来,一大串,又肥又大!

“好了,今天就挖这么多,看看行情再说!”他这货家里还有三十斤呢。

“嗯,先试试好不好卖,什么价钱。”王丽霞说着说着,春眉紧蹙起来。只见她扔下锄头,捏着裤头就走。她不敢走远,就在附近蹲下去,原来是方便去了。

“小鱼,你这么盯着我干嘛呀?”王丽霞羞得用小手捂住了脸蛋。

“丽霞……”江小鱼打心眼里喜欢王丽霞,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原因很简单,那是他太穷了!

一会儿,王丽霞蔸起裤头,大磨盘左一扭右一扭,好似风摆柳,走回来悠悠的说:“小鱼,想泡到我,说难也不难!”

“丽霞,说说看,你的择偶要求是什么?”江小鱼抓肝抓肺的道。他晓得,王丽霞是白鹭村的一朵村花,脾气好人品好,手脚又勤快,来她家说亲的媒人,多得几乎快踏破门槛。

甚至还有城里的富家子弟,慕名而来。不过,王丽霞都拒绝了。

“要求就两个。第一,要我喜欢!”说着王丽霞偷偷瞟了江小鱼一眼,羞涩的眼神中释放出浓情蜜意。

“第二呢?”

“第二,让我当上白鹭村的村长!”王丽霞别看她表面上柔弱娇羞,骨子里的野心却不小。她对现任村长江老棍的所作所为,就颇有微词。江老棍在村长任上,几年了,白鹭村还是那个全镇最贫困的村落。江老棍占着茅坑不拉屎,天天喝酒赌牌不说,还在特困户的低保上做手脚。

更可疑的是,卖给电子厂的上百亩村地,所得巨额款项,白鹭村的村民一分钱都没得到。

作为一个高中毕业的代课老师,王丽霞生于斯,长于斯,对白鹭村有着特殊的感情。她见大多数村民的生活还是那么穷苦,又有一个不干实事的村长压着一头,她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就希望有朝一日,取代江老棍,为村民贡献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把白鹭村带上致富之路。

 

“丽霞姐,你的要求不高,我能办到!”要是放以前,江小鱼真不敢夸这海口。现在不同啦,他意外得到了天师的七枚法印。这七枚法印,拥有不凡的法力,江小鱼就相信,他迟早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小鱼,那我等你的好消息!”

商议妥当,两人拎着采挖的野生三七,从原路逶迤下山。

天擦黑的时候,江小鱼睡醒了一觉,床头爬起来,开灯走到厨房。厨房冷冷清清的,他就不想动手炒菜了,打个手电,上柳大浪家蹭饭。

这货不走正门,而是绕到后院来。见后院的小门虚掩,一闪就闪进去了。

才闪进去,就听到一阵粗喘声。

江小鱼顿时热血上涌,摄手摄脚的摸进去,才知道那娇喘声是从客厅发出的。倏尔地探头进去,只见柳大浪穿着一件大红的吊带背心,下穿一条蓬松的大脚裙裤,越发把傲人的上围显山露水出来。

哦尼玛,餐桌上的菜一看就刚上桌,都没动筷子。柳大浪不吃饭,她在沙发上忙活啥呢?

小鱼不看还好,一看下惊呆了!

原来柳大浪的裙裤早褪到了大腿上,她一手拿手机,一手就在身上自给自足起来。

伴随着身子的扭动,柳大浪的俏脸泛起了醉酒般的潮红。“小鱼!啊小鱼……”

虾米?这娘们怎么回事,她不叫阿七,反而叫我的名字。难不成阿七是个阳萎?

一想到阿七可能是个阳萎,江小鱼就一阵暗爽。

 

为免柳大浪尴尬,这家伙哧溜猫出了院外,装作是刚来的不速之客,礼貌的敲了门。

“是你呀,快进来!”柳大浪欢天喜地把他接进家门,把大磨盘拱了他一下,摸摸他小子的脑瓜儿。打趣道:“你个狗犊子,厉害厉害,赵大胆给你收拾妥了。一个劲对着人傻笑呢,哈哈!”

“赵煞神没来欺负你了吧?”听大浪姐的形容,赵大胆应该当真是被城隍印摄魂啦。想到这里,江小鱼爽翻了!

“有小鱼当保护神,十个煞神都不怕!过来,坐下吃饭!”柳大浪心血来潮的拿出一瓶红酒来,开酒道:“今天姐高兴,陪你干一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4460.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