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多了然后把她睡了:一边啪一边闺蜜打电话

 一个苗条的身影从里屋走了出来,披散着头发,满脸倦意,身上穿着一件白汗衫,胸前圆鼓鼓的,走起路来一颤一颤,腿上穿着个黑短裤,两条大长腿又白又嫩,一边走一边打着哈欠:“都几点了,还在喝。”

一看到王秀梅,徐良才的眼神就有点飘了,王秀梅是镇上初中老师,今年二十七八,人长的秀气可人,平时不显山露水,没想到这胸居然这么大,要是能搂在怀里揉两下,不知道有多爽。

王秀梅揉揉眼,俏脸一红,小声说了句:“良才过来了啊。”

同时迅速拿起黄鳝袋子,扭着小腰进厨房去了。

看着她那肥硕的屁股,徐良才小腹涌起一股邪火

 文学

老张眼睛盯着自己媳妇丰腴的背影,嘴上却问徐良才:“你觉得你秀梅嫂子长的咋样,漂亮不漂亮。”

徐良喝的有点大,随口说道:“那还用说,秀梅嫂子要啥有啥,水灵的跟地里的大白菜一样,咱村里就属秀梅嫂子最漂亮,张哥你可真有福气啊。”

老张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又问道:“那你想不想和你嫂子睡一回?”

“啥?”

徐良才心里咯噔一下,陪着笑脸说道:“张哥,你是不是喝多了。”

“唉!”

老张叹了口气,低头望着面前的酒杯,一言不发,失魂落魄。

徐良才试探着问道:“哥,到底啥事啊?”

老张端起酒杯,一口闷下,咬牙说道。

“哥把你当自己人,给你交个底,我这前两年得了不举的毛病,后来看了不少医生,还是硬不起来,你秀梅嫂子守活寡都快两年了。唉,看来老张家的根要在我这断了啊。”

“哥,这事你也别太往心里去,肯定能治好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

“不,所有办法都试了,没啥球用,就剩这最后一个办法了,有个医生给我说,这是心理疾病,需要特殊的刺激,简单的说就是找个人和我老婆睡,我在一边偷偷的看着,受了刺激兴许我这病就好了。你给个痛快话,愿不愿意帮忙。”

一听这事,徐良才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一来老张为人不行,当村长这几年,没少在村上作威作福,现在得了这病自然大快人心。

二来,王秀梅那么漂亮的女人,傻子才不愿意睡呢。

徐良才故作真诚:“张哥,既然是你的事,兄弟就是再为难,也得给你帮忙。”

老张气的一哆嗦,又没有办法发作,确实是他求着别人来弄自己媳妇。

“这事我要是在村子里听到一点风声,我弄死你。”

徐良才赔笑道:“张哥你就放心吧,我这人嘴牢的很。”

正说话呢,王秀梅端着一大碗黄鳝汤走了进来,徐良才赶紧迎了上去殷勤道:“嫂子,我来,我来。”

趁着接汤的功夫趁机,在她白嫩的小手上摸了一把,那滑腻的感觉,顿时叫徐良才骨头都轻了二两。

王秀梅瞪了他一眼,也没说啥就扭着腰走了出去。

徐良才舔舔嘴唇,心中想着一会儿该怎么和王秀梅玩个三十六式,那滋味光想想就激动。

他兴冲冲的把汤碗放桌上问道:“哥,那咱啥时办事啊,是不是待会就办,这事你给我嫂子说没,我嫂子答应了?”

老张愁眉苦脸的说道:“说了啊,你嫂子死活不同意,说我再敢提这事就跟我离婚。”

徐良才一下傻眼了:“这你叫我怎么帮你啊,我总不能硬来吧。”

“要不咋找你呢,咱村里勾搭女人的本事谁比得上你?你跟张小花那事以为我不知道嘛,你怎么搞上张小花的,就怎么弄你嫂子呗。”

徐良才有点尴尬的笑了笑,还以为自己和张小花的事情挺保密呢,没想到连老张都知道了。

“嫂子跟张小花不一样,张小花没啥文化,连哄带骗就成了,嫂子那肯定眼光高,绝对不会看上我的。”

老张一下急了:“那你说咋办,事情都到这了,你不会给我说你没办法吧。”

徐良才琢磨一会说道:“这事也不是不行,但是急不来,待会我先试下嫂子的反应。”

老张点点头:“一切都听你的。”

徐良才轻手轻脚的走到厨房里,王秀梅正撅着屁股刷锅呢,远远望去像个水蜜桃儿,随着动作颤悠悠的。

王秀梅被吓了一跳,猛地站起身,身子没站稳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肥臀儿立即被戳了一下。

“啊!”王秀梅惊叫一声,赶紧躲开身去,又羞又气的看着徐良才。

她是村长老婆,又有文化,村子里的闲散汉子一般不敢挑拨她,没想到这个徐良才居然胆子这么大了,今晚从一进门就觉得这小子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果然没安好心。

“嫂子,灶上有馒头没,我哥想吃馒头了。”徐良才笑嘻嘻的问道,就跟没事人一样。

“没有!”王秀梅没好气的说道。

“这不是馒头吗?”

徐良才说着用手指了指王秀梅的前胸,王秀梅低头一看立即羞的满脸通红,举起巴掌就想打。

徐良才却笑着绕到她背后,从她身后的案板上的盆子里抓起一个大馒头。

王秀梅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也摸不准刚才的事是自己多想了还是徐良才故意撩拨自己,只能恨恨的放下了自己的手,寒着脸说道:“既然找到了,就赶紧出去。”

徐两才却不走,先是用手捏了捏那馒头,然后张口大嘴咬了一口,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嫂子,你的馒头可真好吃啊。”

他说的含糊不清,王秀梅也没听清到底是说嫂子你的馒头还是嫂子你蒸的馒头,但是她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呼吸也有点急促,胸前涨的难受,两条腿也不禁拢紧了一些,低着脑袋一句话不说。

徐良才看她这反应心中顿时乐了:看来有戏,说不定今晚就能和秀梅嫂子…

他试探着靠近了王秀梅,大着胆子伸出了自己的手搭在了她的腰上,小声说道:“嫂子,你长得真好看。”

王秀梅身子一抖,居然有一种不想反抗的感觉。

她家老张有那毛病,心中愁苦自不用说,有时候没人的时候也会自己偷偷用手指解决一下,可她是一个好面子的人,老张又是村里干部,所以这事只能憋在心里,更不可能跟村里有些女人一样去找个姘头,这是她那高傲的自尊心所不能容忍的。

可今晚不知道怎么的,居然对这比自己小了三岁的半大小子有了感觉,是因为他长的帅气,还是他的嘴巴太能说了,王秀梅自己也不知道,只不过觉得被这小子一撩拨,自己脸红心跳就好像又回到了少女时代一样。

气氛有点暧昧,看王秀梅到现在还不反抗,徐良才的胆子更大了,悄悄的往王秀梅的脸上亲去。

“嫂子,你皮肤这么好,是不是每天都是用洗米水洗脸的?我听说城市里的女孩都用这招。”

“你知道的倒是挺多,不过你说错了,我没用洗米水。”王秀梅没好气道。

“啊!嫂子,你没用洗米水皮肤都这么好,要是用了,那不是美若天仙?”徐良才震惊道。

要不怎么说徐良才嘴巴讨女人喜欢,几句话,就让王秀梅没了之前的成见。

“你张哥在外面等着呢!你在这厨房干什么?”王秀梅无奈道,说话时脸色通红,胸前鼓鼓的非常不舒服,主要是之前被徐良才勾动起来的火没有下去,浑身燥热比较难受。

“看你啊!嫂子!”徐良才在身后笑道,然后一语双关的道:“馒头可真大,我能摸摸吗?”

一句话,王秀梅顿时又羞恼了起来。全身开始躁动难耐,说实话,自从嫁给老张后,她从未真正体验过一个女人的快乐,此刻被徐良才一说,不知道为什么,居然鬼使神差的没有反对。

徐良才可不放过这等好事,一双手覆盖了上去。

“好软啊!”徐良才感慨道,身体也贴合了上去。

“啊……”王秀梅哪里受过这样的,不由得声音都酥了,尤其是感受到身后被徐良才那挨着,下意识的,居然扭动了一下屁股。

这一下却让徐良才胆子大了起来,手开始不老实,往下移去。

“嫂子,你的皮肤弹性真好。”徐良才开口道。

“恩……”王秀梅轻珉嘴唇,淡淡的迎了一声。

“嫂子,你真香。”徐良才把自己完全跟王秀梅贴在一起,头埋进她秀发里,深吸一口。

王秀梅扭动着身体,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就像是主动用自己肥硕的屁股,挨着徐良才那里。

徐良才摸着王秀梅的蛮腰,没有一丝的赘肉,顺滑无比,好像是上好的丝绸一般。

王秀梅微昂着头,迎合徐良才紧紧贴合着自己的那一处,她能感觉到,不同于老张,这个男人非常的灼热。女人的本能,让她浑身燥热,眼神迷离。

徐良才在心中窃喜,手开始不老实,在王秀梅蛮腰的肌肤上滑动着,时不时往下延伸:“嫂子,我能进去吗?”

王秀梅按住男人粗糙的大手,脑海里最后一丝清明:“良才,不要,嫂子还要干活呢。”

徐良才腰部一挺,在女人耳边吹着气:“嫂子,我这不就在跟你一起干活吗?”

王秀梅抑制不住的从喉咙里钻出一个颤抖的音符,柔软的身体竟然颤抖了一下。

徐良才抓到这个机会,手掌从女人裤带里滑下去,入手一片温热。

这是王秀梅身为女人最神圣之处,本能让她使劲的按着徐良才的双手。

可这景象,分明就像是急不可耐的女人抓着小情人的手,往自己那里带。

“嫂子,锅里的泥鳅快糊了。”徐良才不急不缓的施展着手指上的动作。

“你又在诓我,我放了三勺水的。”

“那倒也是,放的水多,倒是不怕泥鳅煮糊了。”

说着,徐良才手指一勾。

王秀梅不可抑制的叫出声来。

老张在外面咳嗽了一声。

王秀梅身子一绷,像是做了错事一样,直接推开徐良才:“不要告诉老张……你……你就当先前什么也没发生……你出去吧!我是不会跟你好的。”

徐良才一听,也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灰溜溜的走出来,心中十分不爽:“小娘们,迟早叫你自己脱裤子求我弄你。”

走进客厅,老张立即投来了询问的眼神,徐良才装作一脸无奈:“我看这事有点难办,嫂子这气性大。”

老张也犯了愁:“那咋办?”

“这事得慢慢来,哥,再喝两口我走了,我要再呆着,嫂子怕是要赶人了。”徐良才嘿嘿笑道。

喝完了黄鳝汤徐良才就走了,走时给王秀梅打了个招呼,人家理都没理他,倒是老张一直把他送到了大门外,还千叮万嘱叫他别忘记答应的事。

徐良才骑着自行车吹着晚风在村子里溜达着,心里却全都是王秀梅的影子,老张不说这事还好,一提起这事徐良才心里这团火就怎么也灭不下去,烧的他浑身难受。

徐良才偷偷摸摸的来到了村里张寡妇的窗檐下,轻轻的拍了拍窗户,屋子里亮着灯,张小花应该还没睡。

张寡妇名叫张小花,今年二十一比徐良才大一岁,她老爹是个财迷,前年要了十五万彩礼把她卖给了本村的赵德贵,不过赵德贵是个病秧子,结婚两年就死了。

徐良才能言会道,常做些暖人心的事,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好上了。

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过不了几天就要幽会一番,张小花虽不如王秀梅那么娇俏,但是胆大泼辣,把徐良才伺候的跟神仙一样。

“谁呀。”屋子里传来了张小花警惕的声音。

“汪汪汪。”徐良才发出了一阵狗吠。

咯吱大门打开了,张小花披着外衣站在了门口,一看到徐良才在外边顿时喜笑颜开,一把揪住他的耳朵笑骂道:“赶紧进来吧,老娘还当你今晚不过来了呢。”

徐良才一进去就搂着张小花亲了起来,一只手用力的在她胸前揉捏着,张小花在徐良才的怀里扭动着身子,小声说道:“别,别,哎呀,门还没关呢。”

徐良才狠狠在她的肥臀上捏了一把命令道:“赶紧去把门关了,老子今晚要弄死你。”

张小花给徐良才抛了个媚眼,笑道:“来呀,老娘还怕你不成,就怕你没那本事。”

张小花刚关好门,徐良才就一把从背后搂住了她,一边在她脸上亲着一边用那里蹭着她,喘着粗气问道:“小骚货,是不是今晚一直没睡觉就等着哥哥来喂你?”

张小花双手扶着墙,用力的挺着自己的翘臀上下扭动:“快点来啊,别光说不练啊,你个棒槌有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啊。”

徐良才怒吼一声,拦腰把她抱起直接扔到桌子上,三两下剥成了白羊:“今儿个让你见识一下,我有几斤几两。”

弄了三五回,张小花已经不行了,身子软的像面条,一边叫一边催促道:“好了没有,饶了我吧,我实在受不了了,你这狼崽子今晚是吃啥了咋这么猛,这都第五趟了。”

徐良才一边运动一边捏着她的胸,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今晚刚在老张那喝了一碗黄鳝汤,劲大着呢。”

张小花在徐良才身下苦苦哀求,等他完事之后,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徐良才在她的光屁股上怕了一巴掌:‘咋样,今晚爽了没有。’

张小花点了点头:“嗯,爽死了。”

徐良才的身心都得到了满足,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美美的吸了一口,张小花却突然用力的在他的脊背上扇了一巴掌,不高兴的问道:“我问你,你刚才和我做的时候,为啥叫人王秀梅的名字,你是不是对她有意思?”

徐良才心里一慌,矢口否认:“胡说啥呢,谁叫她名字呢?”

张小花用力的踢了他一脚,生气的说道:“你装个毛啊装,你不但叫了还叫了三次,我看你就是想弄王秀梅。”

说到王秀梅,徐良才就想起她那厌恶的眼神,没好气的说道:“我就是想上她,怎么了,想想还犯法吗?”

徐良才原以为张小花会跟自己哭闹撒泼,谁知道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自己,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

“大狼狗,你要真想睡王秀梅的话,我给你想想办法。”

徐良才不耐烦的说道:“胡说啥呢,我就没那心思。”

张小花搂着他的脖子吧唧吧唧亲了两口:“你就当帮我个忙嘛,你去把她弄了,以后你叫我干啥我就干啥。”

徐良才瞅了她一眼问道“咋了,你跟王秀梅有仇?”

张小花撇了撇嘴:“没仇,就是看不惯她那高傲劲,不就多读了点书吗,神气啥啊。”

徐良才默默的抽着烟,故意叹了口气:“王秀梅傲气的很,这事要想弄成,你得帮我。”

张小花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你就放心吧,明天等我电话。”

早上四点多,徐良才从张小花家里溜了出来,到底是年轻人,弄了一晚上现在还是精神百倍。

回到家里徐良才倒头就睡,迷迷糊糊的做了很久的梦,一会在和张小花弄一会又和王秀梅在弄,张村长在一边拍手叫好,还拿着手机在拍照…

一觉醒来,已是傍晚,躺着眯一会儿,张小花打来了电话:“大狼狗,快,快,王秀梅要去洗澡了,我今晚和她一起去,你先去水潭那埋伏着。”

“哪个水潭?”

“北边那个小山坡,往里边走四十来米,往左拐,里边有一个小水潭,村里的女人都爱去那里洗澡,一般都是几个人一起去,外边留一个把风的。”

徐良才的心立即热乎起来,没想到王秀梅还有这么大胆的一面,也不知道她脱光了长的是啥样…

徐良才一时间想入非非没有说话,张小花不满道:“想啥呢,是不是在想王秀梅光屁股的样子。”

“没有,没有。”

“想也没事,反正我就看那女人不顺眼,你快过来。”

徐良才立即从床上一跃而起,趁着夕阳的余晖,偷偷摸摸的找到了那个水潭,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过了一会,王秀梅和张小花一人提着个小包来到了水潭边上,两个人说了一会话,张小花就往外走去,应该是去放风了。

王秀梅四处张望一阵,缓缓的解开自己衬衣的纽扣,露出一片雪白。

咕咚,徐良才咽了口口水,一眼不眨的看着王秀梅接下来的动作。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4458.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